《有一日,我同拍拖十年嘅佢講分手。》/《初戀3650天》

627 回覆
134 Like 6 Dislike
2021-04-25 00:52:55
女人話分手,好多時候都唔係真係想分手,只係想係對方挽回自己嘅過程之中,測試對方有幾愛自己。我知道,依種做法其實好幼稚,更加清楚人嘅愛從來都經唔起考驗,所以係依段關係裏面,無論發生過啲咩事,我都從來無提出過分手,甚至係依段關係碎裂嘅時候,都心甘情願充當挽回嘅嗰個。

「我地都係⋯⋯分手啦。」

我無諗過有一日,我都會講出依句說話。但原來感情唔係數學題,唔係努力就可以搵到嗰條解決嘅公式,而係毫無道理可言嘅掛畫,愈係抽象無規律,先愈顯得佢獨特,足以掛係你心裏面,一世都唔甩色,再係你失眠嘅時候返黎撩動你嘅心弦,成為你每個無眠夜嘅下酒菜。

James, what if I say, I’m still loving you?

-------------------------------------

為咗《有一種鍾意》嘅番外有地方放,都就到五月,我決定開定個後續故
依個故唔知會寫幾長,可能好短好快就收工,都可能長寫,睇大家反應
點都好,請正評+推文!!夠一定數會加速
多謝大家收睇,都歡迎Follow Jessie IG
https://www.instagram.com/jessie_lannn/
收睇更多Jessie嘅日常同頹文


《有一種距離,是HKU和IVE仔的距離。》/《初戀2000天》
連登版:https://lihkg.com/thread/1982596/page/1
紙言版:https://www.shikoto.com/articles/198589.html
(Penana亦有上載,但條Link太長無擺上黎)

《有一種鍾意,係我鍾意你鍾意我。》/《初戀1000天》
連登版:https://lihkg.com/thread/2044737/page/1
紙言版:https://www.shikoto.com/articles/208674.html

《十七歲嗰年,我做咗Miss隻兵》
連登版:https://lih.kg/aKoQfJU
紙言版:https://www.shikoto.com/articles/216449.html
(Penana亦有上載,但條Link太長無擺上黎)
2021-04-25 01:03:52
https://youtu.be/7FPL4DRizgk

《有一種鍾意》番外上


「連環錯愛
有誰夠我不幸
被留在 地雷陣 覓熱吻」
〈E先生連環不幸事件〉



凌晨兩時,整個房子只剩Jessie的房間還亮着燈。

屏幕上的字打了又刪,刪了又打,這個動作重複了幾遍,最後還是決定把這句刪去,可刪去後,手懸在鍵盤上,一時三刻也不知道要寫些甚麼好,再看看左下角的字數,才二千多字,提醒着她距離目標還有一段距離。

可再看看右上角的時間,若再不入眠,明天私補時,恐怕又會不夠精神,在小朋友前睡着了。

「唉。」Jessie無力地嘆了口氣。

腦袋不想轉動了,手指卻蠢蠢欲動,無法自控地爬到被扔到床腳的手機上。雖然只是沒看手機一會兒,可對嚴重手機中毒的Jessie而言卻像三秋不見,連忙按亮手機屏幕。

可惜,畫面不如她所想。

屏幕上,除了數之不盡的WhatsApp Group,沒有他的信息。

雖然這已不是第一次,可是每次看到James很久也沒有找自己,Jessie還是有點失望。

Jessie已習慣James很少主動找自己,他們也曾為此吵過幾次,雖然每次吵完,James都會在那段時間主動找Jessie,可是很快又會故態復萌,這次亦然。

為甚麼他總是不主動找她?是不夠想她嗎?這些問題經常在Jessie的腦海浮現,可她不敢深究。

「你在做甚麼?」Jessie按下送出的按鈕,把這則以書面語寫成的信息發送出去。

這是他們之間獨有的溝通方式。

「打機。」James很快便回覆了Jessie的信息。

又打機,聽日返工又遲到,Jessie心想,轉化了一下語言,又傳了一則信息:「還不睡?」

「就快。」James回覆。

次次都得個講字,唉,Jessie心想,深知道這只是James敷衍她的方式。

「叮!」

正當Jessie在想要怎樣才能讓James快點去睡覺時,手機傳來了一則新的訊息。

是Joey,Jessie連忙點開信息來看:「Jonathan最近返咗黎喎,要唔要搵日一齊食飯?」

前兩天,Jessie看到Jonathan在那似極了山頂公園的草地拍的IG Post時,她已懷疑他回來了,沒想到,最後竟是由Joey把這消息轉達給她。

這使Jessie內心的天秤突然有點不平衡——明明曾經是最要好的朋友,今天竟陌生得連吃個飯也要由第三者的口來傳達。

「好呀。」Jessie回覆。

「27號?順便去睇埋最近上嗰套舞台劇呀。」

「可以呀。」

「Good. 等我問埋Jonathan先。」Joey回覆。

距離上次見面,已是一年半前,他們替Jonathan送機的時候。沒想到時間一晃,已是他留學的第二個年頭。

雖然從Jonathan那些周遊列國的IG Post來看,他的留學生涯過得很好,可是Jessie知道內斂的他從不會和人說心事,更不可能寫在IG上,所以當他的Post愈精彩,她便愈是好奇,很快知道他是不是真的過得那麼好。

更想告訴他,她過得不好。


向來以遲到見稱的Jessie,這天也不負所望地,比約定時間遲了好一段時間才到,連晚餐也來不及吃,便要趕去看舞台劇。

「又遲到,今次仲遲咗成粒鐘。」Joey搖搖頭,無奈地看着Jessie說。

「Sorry呀,今朝⋯⋯八點個補習⋯⋯遲咗開始,連帶成日嘅堂都遲晒,就遲咗黎。」剛從地鐵站跑過來的Jessie氣喘吁吁地說道。

「唔緊要,你抖順條氣先啦。」Jonathan說。

Jessie的呼吸逐漸回復正常,抬頭仔細端詳了Jonathan一番。

今天的他竟不如往常般,穿着T-shirt、短褲和波鞋,取而代之的是襯衫和長布褲,全黑的打扮,加上又瘦了一圈的身型,看起來也就更高挑了。再往上看,本來烏黑的頭髮被染成了啡色,額前的頭髮也被Gel了上去,左邊耳垂還多了隻十字架形狀的耳環,和去留學前的他判若兩人。

「你係咪都覺得佢MK咗好多?」Joey笑着問道。

「邊到MK呀,我本來都係差唔多咋嘛。」Jonathan無奈地為自己申辯道。

「差好多喎同學。」Jessie也笑着附和道。

「你再笑呀,唔比玉子燒你食。」

「玉子燒?」Jessie疑惑地問道。

「佢話驚你無時間食飯會肚餓,啱啱幫你打包咗份玉子燒,你想依家食,定睇埋先食?」Joey問道。

「咁好?」Jessie驚喜地說。

「你講到我好似依家先好,以前好衰咁。」Jonathan笑着說。

「係架,你以前都幾衰,成日整我個筆袋,又聊交嗌。」

Jessie想起從前常追着Jonathan打鬧的日子,明明是昨天發生的事,今天說起來卻恍如隔世,一切都變得遙遠,被時間磨得只剩下最精華的部分,成為他們餘生說不完的話題。

「我邊有?」Jonathan也笑着否認道。

「你仲唔食,就唔好食住啦,都夠鐘入場,睇埋先食啦。」

「好啦。」Jessie說。


完場後,Jessie想去趙洗手間,可Joey忙着趕回家處理莊務,便先行離開了,獨留Jonathan在門外等Jessie。

「拿,你個玉子燒,你諗住幾時食?」Jonathan對剛從洗手間出來的Jessie說,把玉子燒遞到她面前。

「um……拎返屋企食?」Jessie話剛落,肚子便傳來一陣叫聲。

「咕——」

聽到這聲連綿不斷的巨響,Jonathan忍不住笑了,問道:「不如我地出去搵個位食咗先?」

「都好。」Jessie尷尬地說道。


於是,二人來到文化中心前的長梯。這天是週末,長梯上早已坐了不情侶,Jessie和Jonathan找了一會才找到一個比較穿曠的位置坐下來。

Jonathan替Jessie把盒子打開,再拿出裏面的叉子遞給Jessie,說:「我記得你好似鍾意食芝士,就叫咗依個芝士玉子燒,我有無記錯?」

「無呀,係估唔到你去咗外國咁耐,都仲記得。」Jessie喜滋滋地叉起一塊玉子燒放進口裏,說:「嗯!好味!」

「你以前食咩都加芝士,有一排你直程朝朝帶咗塊芝士返黎當早餐,點會唔記得。」

「好味呀嘛。」

看着Jessie這滿足的模樣,Jonathan突然有種回到中學時的感覺。如果可以,他也很想回到過去,或許,她就不會被傷害了。

「你最近點呀見你好似好忙咁?」Jonathan問道。

「都幾架,Sem尾又要寫Paper,又要補習,琴晚都係半夜三點先訓。」Jessie滿口玉子燒道。

「仲要忙住拍拖添。」Jonathan說。

「咁又唔算好忙,佢要返工,我地都唔係成日見。調返轉,外國咁多靚女,你先最忙呀嘛?」Jessie反問道。

記得中學的時候,Jonathan的畫作大部分都是擁有一頭金髮,且輪廓突出的外國明星,這叫Jessie取笑了他幾乎整個中學階段。

Jessie一直以為金髮、大眼和高鼻是Jonathan唯一的理想對象,也是他中學沒有談戀愛的原因,只要他到了外國,肯定很快便會找到女朋友。

「無囉。」Jonathan申辯道。

「真心咩?」Jessie驚訝地看着Jonathan,想了想,說:「我唔信,你明明成個IG都係歪國人。」

「都唔一樣,鬼妹唔會同你拍拖囉。」

「哇,你係我地中學嘅男神喎,竟然咁都睇唔上眼,唔係掛。」Jessie對此還是感到難以置信,畢竟Jonathan擁有一張輪廓突出的臉,還有一雙會彈琴的巧手,在人群中即使未必是焦點,也絕不會被忽視。

可Jessie沒意識到,即使在她的認知裏,Jonathan是那麼的完美,到最後,她也還是沒有選擇他,更遑論留意到Jonathan依然單身的原因。

「你呢咁?」

「咩?」Jessie的焦點還是在芝士玉子燒的身上。

「你同佢最近點?」

「無呀,咪都係咁,無咩特別。」Jessie說。

他們還是一樣各自上班、上學,偶爾James會到大學找他,而她也會到他工作的地方接他下班,再一起覓食,覓那份簡單而平凡的快樂,足以支撐她所有的壓力與不快。

只要有他在,再平凡也變得不平凡,再小的快樂,快成了最大的幸福。

「你介唔介意我問你一個問題?」

「問呀。」Jessie漫不經心地回答道。

「點解你接受到?」

雖然不確定,可Jessie也大約猜到Jonathan所謂的接受是指哪件事,卻還是問道:「接受啲咩?」

Jonathan不太敢說出口,猶豫了一會才說:「佢去搵其他女仔,再返黎搵你。」
2021-04-25 01:30:53
jessie
2021-04-25 01:37:32
Jonathan你唔好問啦屌
2021-04-25 02:13:39
屌Jonathan駛唔駛咁耐冇見Jessie,一見返就挖佢啲傷心事呀,嫌Jessie之前未hurt夠??
2021-04-25 02:20:27
唉 James 真係死性不改
2021-04-25 02:28:55
推 冇路啊
2021-04-25 02:37:02
新故留名
2021-04-25 03:43:13
好耐冇睇呢個故啦

話說Jessie用書面語果啲對話係平時我阿媽會用 似到十足十
2021-04-25 06:11:45
終於
2021-04-25 10:28:00
留名
2021-04-25 11:38:55
嘩 終於有啦
2021-04-25 11:39:38
我要推爆佢
2021-04-25 12:26:29
2021-04-25 19:23:41
推呀 好耐冇見jessie
2021-04-25 19:50:53
push
2021-04-26 00:29:10
2021-04-26 02:23:35
終於返嚟
2021-04-26 07:15:25
2021-04-26 09:35:58
Lm
2021-04-26 12:52:55
2021-04-26 17:34:21
做咩唔開心!?
2021-04-26 17:34:33
2021-04-26 17:46:32
《有一種鍾意》番外下

「連環錯愛
有誰夠我不幸
被留在 地雷陣 覓熱吻」
〈E先生連環不幸事件〉



Jonathan不太敢說出口,猶豫了一會才說:「佢去搵其他女仔,再返黎搵你。」

聽到這句話,Jessie突然僵住了,嘴巴也停止了咀嚼,一時不知作何反應。

「Sorry,我係咪問得太直接,你唔想講可以⋯⋯」

「唔知呢,可能⋯⋯我太蠢掛。」Jessie回答道,吞下嘴裏的玉子燒後,漸漸把手上那份明明快吃完的玉子燒放到大腿上。

看到Jessie這模樣,Jonathan有點後悔自己竟真的問了出口,嘗試挽救道:「你喎,年年考第一,仲入到三大,邊到蠢。」

「係咩?」Jessie苦笑道,很想繼續說下去,把所受的委屈通通都告訴他。

告訴他有多少個晚上她是哭着渡過的,告訴他她那些失眠的晚上是如何熬過來的,告訴他她曾想過找他傾訴,卻怕時差的關係,他正在休息,而她會打擾了他⋯⋯

然而,對上他目光的瞬間,說話卻像卡在喉嚨的魚骨,說不出來,也吞不回去。

她不知要怎麼辦,只好把目光放到遠處中環的高樓大廈上。

每次諗起,你係咪都會咁,都係咁唔開心?Jonathan心想,卻不敢再深究,也不知說些甚麼好。

這份沉默維持了好一陣子,Jonathan開始後悔剛才說的話。

「如果我真係夠聰明,我就唔應該同返佢一齊,你話係唔係?」Jessie突然打破沉默,問道。

係,Jonathan很想這樣回答,卻又怕太直接換來的是又一次的沉默。

「算啦,都過咗去,佢對你夠好咪得。」Jonathan微笑道。

咁如果佢對我根本唔好呢?Jessie在心裏問道——問那總是選擇逃避的自己。

這不是她第一次有這樣的疑惑,只是她始終無法找到答案。

像是裝睡的人,你始終叫不醒,若要對問題視而不見,便始終不會找到解決的出口。

「你覺得你地會唔會永遠係埋一齊?」

永遠?我都想,Jessie心想,沒有回答Jonathan的問題。

「其實,中學嗰陣,咁多女仔追你,你有無鍾意過邊個?」Jessie突然轉移話題,回過頭看着Jonathan問道。

「吓,我?邊到有好多女仔追我?」Jonathan無奈道。

「邊到無,我仲爭啲因為你搞到犯眾憎呀。就算唔鍾意,好感都會有掛?邊個姐?最多我唔講出去啦。」Jessie追問道。

如果我話我有鍾意過你呢?Jonathan看着Jessie雙眼,卻終於沒有勇氣宣之於口。

「都話無囉。」

Jessie突然哄近Jonathan的臉。

「做咩呀你?」面對進擊的Jessie,Jonathan有點不知所措。

「你⋯⋯唔通係gay嘅?」Jessie懷疑地問道。

「費事同你講,夜啦,你唔食就返去啦。」Jonathan突然站起來說。

「邊個話唔食,你等多陣唔好咁心急啦。」Jessie連忙把最後那塊玉子燒塞進口裏,再把盒和叉放進膠袋裏,從長梯上站了起來,續說:「行啦,灰王子。」

「咩灰王子?」Jonathan不解地問道。

「你同灰姑娘一樣趕住返屋企,仲唔係灰王子?你架南瓜車呢?」Jessie挖苦道。

「驚你夜返危險咋,你返Hall定返屋企?」

「都唔係。」

「咁你準備去邊?」

「可能⋯⋯去搵James掛。」

「咁夜仲去搵佢?」

「都唔係好夜姐,我又唔係灰姑娘。」

「佢唔黎搵你?」Jonathan還是覺得女孩子太晚不應該還在街上到處走。
「佢返工忙呀嘛。」

Jessie堅持,Jonathan只好說:「咁我送你去等車啦。」


二人沿着海演一直走到巴士總站,一邊走,一邊提起中學發生的種種趣事,如中學同學Christina會在游泳課時擱淺,女同學為了Jonathan而吵架、女班長與男班長那未開花結果的愛情故事、Chole和Andy打鬧的日常⋯⋯

明明都歷歷在目,如今卻已成了歷史,成了一本埋在心底的相冊,只能偶爾拿出來翻閱,而每翻一遍,會發現時間又把裏面的照片偷去了幾幀,到最後,連翻閱的機會也不知道還有沒有。

來到車站前,還有十分鐘才有下一班車,二人仍舊聊着中學時的往事。
「你知唔知嗰陣Andy有暗戀過你?」Jessie笑着說。

「吓,你講笑咋嘛?」Jonathan驚訝地問道。

「你Feel唔到咩?佢嗰陣成日借啲倚癡埋你落你到喎,你生日佢仲送親手整嘅生日卡比你,咁有心思喎。」Jessie反問道。

「癡線,點會Feel到係依種鍾意?我一直都以為佢係同Chloe囉。」Jonathan還是未能相信這事實。

「咪就係你搶咗佢個Andy囉。不過如果你Feel到嘅話,會唔會接受佢?」Jessie追問道。

「吓,你依條咩問題,咁你又Feel唔Feel到邊個暗戀你呀,Feel到你又會唔會接受佢?」

「我一早就同James一齊,仲邊有人會暗戀我?」

「都可以有架。」

「唔會啦。」

「如果我話有呢?」

「吓,真心咩,邊個?」Jessie張大雙眼,好奇地問道。

看着Jessie靈動的雙眼,Jonathan想去初中時,James和Jessie還未在一起,他們放學後還會一起等車的時光。每當他提起美食或她感興趣的話題時,她的眼神都會變得雀躍,靈魂的窗口隨之打開,他能赤裸裸窺探她那單純無防備的內心世界。

「⋯⋯」Jonathan張開口想說些甚麼,卻久久也說不出半個字來。

「諗唔到呢,都話無架啦,咪諗住轉移話題呀你。點姐,Andy咁細心又體貼,溝你受唔受姐?」Jessie再三問道。

「唔會囉。」

「咁我真係蝕晒,嗰陣佢仲試過因為呷你醋嬲咗我!」Jessie想起便覺得冤枉又無奈。

「唔出奇呀,我都有呷過你醋。」

「你呷我醋都好正⋯⋯咩話,你呷過我醋?」反應遲鈍的Jessie這才發現Jonathan話裏的意思,驚訝地問道。

看着Jessie驚訝的樣子無半點喜悅,看來比起驚喜,這句話更讓她覺得驚嚇。

他不想疏遠她,畢竟二人可以見面的機會已少得可憐。終於,Jonathan說:「你就想。」

「車,你估我好想比你鍾意,無呷過就最好啦吓。」Jessie故作不志在他說,心卻像坐過山車一樣起起伏伏。

「咁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你會點做?」

「我會幫佢溝你!哈哈。」Jessie說,腦海已開始FF Jonathan和Andy在一起的畫面,想着想着忍不住笑了出來。

「除咗依樣野呢?有無咩中學嘅遺憾係你好想彌補,或者好想返去同嗰陣嘅自己講?」Jonathan又問道。

Jessie低下頭,仔細想了近一分鐘,久得Jonathan以為她不會回答自己,Jessie才幽幽吐出一句話,「我會叫自己唔好同佢一齊。」

「點⋯⋯」然而,Jonathan還未說完,巴士已到站。

「多謝你份玉子燒,好好食!下次返黎記得第一時間話我知,希望到時你會帶住個靚靚鬼妹黎搵我啦,再約啦,拜拜!」Jessie對Jonathan說完這句話後,掏出八達通,正準備隨踏上巴士。

看着Jessie的背影,竟與記憶裏,她穿校裙的模樣重疊。

如果她最大的遺憾是和James在一起了,那他最大的遺憾大概是沒阻止他們在一起。

而他沒想到,再見這天,那份遺憾竟未被時間打磨成圓月,依然是缺了口半月,還是會被它刺痛。

「Jessie。」Jonathan突然叫住了Jessie。

始終,他無法放下她,但或許,今天他可以彌補這份遺憾。

Jessie站在巴士門旁,回頭疑惑地看着Jonathan,問道:「做咩?」

「我⋯⋯」Jonathan始終猶豫,像遊戲中使出必殺技前,需要先儲氣,而他那道氣顯然還未儲夠。

再多給他幾秒,他就能說出口。

「鈴!鈴!鈴!」,可就在這個時候,Jessie的手機突然響起。

是剛下班的James。

「我電話響,你有咩WhatsApp我啦,讀書加油呀!」話畢,巴士門正好關上。

隔着車門,Jonathan還能看到Jessie。她就在他的面前,她嘴角上揚的弧度還是沒有變過,笑容還是和中學那時一樣燦爛,更多了一份甜蜜,像燒烤時那片塗了蜜糖的吐司。

只是今天的她已不再是昔日那個每天與他打鬧度日的Jessie。她的世界已繞着別個他轉,繞出了他們之間的距離,而這距離只會不斷變遠,終有一天,會遠得他再看不見她,就像眼前這輛漸漸遠去的巴士終究會消失於他的視線。

而他只能目送它遠去。只期望那時候,地球另一端的她會過得安好,James會把她捧在手心疼。

那就夠。
--------
《有一日,我同拍拖十年嘅佢講分手。》會係依個系列嘅最終章
想快啲睇到就快啲正評+留言推文!!
btw最近有諗過自資出版,但
會有人買嗎?求意見
2021-04-26 17:54:07
我會買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