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槍】《病港II》(23)

1001 回覆
989 Like 6 Dislike
2021-02-23 01:26:57
金鐘m記開始多人
排到天光
2021-02-23 01:37:35
2021-02-23 01:38:47
2021-02-23 01:53:09
推啊
2021-02-23 01:55:52
pish
2021-02-23 01:55:53
2021-02-23 01:59:18
2021-02-23 02:07:21
只有等文只有等文
2021-02-23 02:08:19
2021-02-23 02:14:00
2021-02-23 02:22:16
2021-02-23 02:28:04
「怪、怪、怪物馬克勝利!!!!」司儀宣佈後,觀眾的呼歡再次炸天。

「嗄......」我喘氣。

「虐待佢!馬克虐待佢啊!」樓上的艾寶琳貴族,不斷灑出艾幣到擂台中。

他都經已半死了,

還要虐待?

我看向觀眾群,港豬也示意我多打重拳者幾拳。

相較於虐待,我想先問重拳者經理人的意願。

如果他想投降的話,我總沒可能把他打死廢人。

「要投降?」我問他經理人。

「邊個會要啲輸咗拳賽嘅廢物,帶咗個咁嘅拳套都輸。」其地下經理人冷冷地抽煙。

「咁嘅拳套?」我走去脫下重拳者的拳套,竟發現了一件驚人的事情。

其拳套內不是海棉,而是很硬的東西。

「咦,睇嚟怪物馬克發現一啲嘢......」司儀說。

我再細心把拳套拆開,發現入面抹上了石灰。

石灰一旦遇著手汗,自然就會變硬。

難怪......

他的拳頭那麼重......

「竟然係加咗石灰!」司儀大感驚愕。

拳賽評審又說:「石灰並唔係出自人體本身,嚴格上嚟講「重拳者」違反咗比賽規則!」

艾寶琳貴族們一片罵聲。

「加石灰你都做得出......」我坐上重拳者的身子,拳頭拉弓準備毆打:「係咁嘅話,你都唔好怪我。」

「呯!呯!呯!呯!呯!呯!」

一陣陣的打擊聲下,我把重拳者打得全是瘀腫。

並且將他十隻手指和腳指完全扳斷,終結他的黑市拳手生涯。

賽事結束後,我獲得了豐富的勝出獎金、艾寶琳貴族給予的虐待獎金、對自己下注的獎金、主辦方對於審慎不力的慰問獎金,和地下中介人港豬分成後,獲得總共六十萬艾幣。

我的獎金比例中,賭注佔最多。

因為我是新人的關係,加上大家都下注在重拳者身上,所以我賠率較高。
2021-02-23 02:28:15
艾寶琳,酒吧。

我數著鈔票,心裡計算著足夠博海德住院多少天。

「一個月......」意味著,我又有一個月時間繼續賺錢。

「幾出色啊,仲諗唔諗住打?」港豬問我。

「仲打?差啲死。」換作一般人,恐怕被他的作弊拳套打死。

「黑市拳係咁,打唔長。」港豬喝口子彈酒。

「有冇其他一樣報酬高嘅差事?」我都喝酒,止止身上的痛楚。

「反正你都要養傷先,可以俾件輕鬆嘅你做先。」港豬果然有很多差事。

「咩工作。」

「送貨。」

「送咩貨。」

「保密。」

「運去邊?」

「到時話你知。」

「酬勞?」

「一萬艾幣,係咪覺得好少?贏過大錢嘅人,係唔會睇得起小工作。」港豬嘿嘿一笑。

「都可以,積少成多,反正拳賽唔可以成日打。」

「咁啊,你星期三再嚟依到。」

拳賽全數的獎金,我都交付了明雲。

並且什麼都不做,直至休息到星期三。

到約定日子,我又到酒吧同一個卡座找港豬。

向來他只獨個喝酒,今天卻多了個人陪他玩啤牌。

「蛇!」

「金剛。」

「同花順!」

「皇家同花順。」港豬手上的牌都打出了。

「呃......」

「可以做嘢未。」我問。

「緊係得,我最鐘意就係返工。」港豬站起,手放到旁邊那位人兄的膊頭:「佢叫金有裘,會係你今次嘅拍擋。」

「拍擋?」我想了一想,續問:「即係個一萬要兩個人分?」

「分幾多你哋就自己傾,總言之我只係提供到一萬。」港豬舉起一隻手指。

「就升五五分帳,我同你每人都有五千喇。」金有裘反而沒太介意。

老實說,五千的確算多了,一般工種沒可能賺到那麼多。

「咁佢會同我一齊送貨?」我問港豬。

「係,你兩個一齊。」他答。
2021-02-23 02:28:25
「要用到兩個人,睇嚟都有難度。」

「難度係有,不過你嘅實力嚟計應該無問題,因為運送地點喺外面,途中可能會有病者,或者有啲人嚟搶貨,阿金有裘先生喺我旗下做咗段時間,有咩唔明可以問佢。」

「明白。」

「合作愉快。」金有裘跟我握手。

「一路順風。」港豬坐在這兒,等我們好消息。

「開工!。」金有裘行出酒吧。

「直接去目的地?」

「我哋依家去景琳到拎貨,你叫馬克啊嘛?港豬已經講咗俾我聽,話你拳賽到智取對手。」

抵達景林村後,我們上到某個公屋單位。

這些舊屋區彷彿重回千禧年前的美好,家家戶戶的鄰里都打開大門,不怕有什麼偷竊的行為,畢竟大家都家徒四壁。

「咯咯」金有裘敲門。

良久,有位中年婦人應門,但她沒把大門完全打開,只留一點空隙:「你係......」

「嚟拎貨,準備好未,今日係交貨日。」

「準、準備好......」那婦人打開了門,讓我們進入。

這裡面積不大,但要幾個人住還是足夠。

「貨喺到。」中年男子聲音帶點顫抖,推出一個大木箱。

「啪」金有裘上前,拍一拍木箱。

兩夫妻則站在一旁,凝視著木箱不作一聲。

「你哋嘅酬勞。」金有裘伸手入自己搖滾風格的夾克,取出一個信封給他們。

夫妻接過信封後打開一看,立即連忙道謝:「多謝、多謝你......」

「馬克,幫手搬出去,小心啲,唔好撞到。」金有裘指示。

我兩手一托,將大木箱搬出屋外。

走廊有些瘦骨伶仃的孩子,經過我們旁邊追追逐逐,差點就撞到箱子了。

領取貨件後,我們一直搬落到樓下,幸好金有裘有備而來,帶了輪手推車,讓我把木箱放到上面。

「之後?」我續問下一步。

「帶出倖存區。」

「帶得到?正常關口嘅士兵會檢查貨物。」雖然不知道入面有什麼,但肯定是犯法的東西。

「每逢六點換更,都有自己內應,再俾少少過路費飲茶就搞掂。」

「呢單生意都養幾多人。」包括那對夫妻、我們還有關口受賄的士兵。

「哈,所以我哋更加唔可以失敗。」

說回金有裘,他是個年近四十,嗓門和外表帶點粗獷的男人。

搖滾夾克和牛仔褲下,隱藏住虎背熊腰的身材,是典型的大漢子。

來到關口附近,我和他等了半個小時,等待到士兵換班的一刻。

等待的時候,我跟他談起一些有的沒的,包括港豬這個人。

「你幫咗港豬做嘢好耐?」我靠著箱子旁。

「都幾年。」他坐在箱子上,吃著小攤檔買來的乾拌麵。

「佢係個咩人。」

「你有興趣知?」金有裘瞄我一眼。

「我應該有一大段時間,都應該會喺佢身邊工作,當係了解下。」港島區沒有一年半載我是回不了,更何況我要照顧捨命犧牲的博海德。

「依行唔可以做得耐,如果你想珍惜生命嘅話。」

「咁你......」

「哈,我都唔知自己幾時死嫁,話唔定就係今日。」金有裘指指大陽穴,搖頭淺笑:「我只可以同你講,佢好重視原則。」

「我都係最近先知,有佢依種地下中介人。」

「全艾寶琳進行緊嘅罪案,有一半都喺佢掌控之下。」金有裘又指向自己雙眼。

「佢叫咩名。」

「你指真名?」

「唔講得?」

「哈,點會唔講得,但到某個時刻你先可以知。」

「某個時刻?」

金有裘對我斜眼打量:「你遠遠仲未到啊......」笑一笑又繼續低頭吃麵。

半小時後,關口士兵終於換更,我倆亦都動身把貨物推到邊境。

這排隊等候的感覺,有點像帶了毒品於機場等待過關。

「下一個。」士兵喊。

我們行上前,士兵先搜遍一次身體。

「衣袋拎到嘅嘢,拎去飲茶。」期間,金有裘嗓門聲音變小。

士兵伸手入袋一摸,摸出個信封來。

接著,他又打開往入面看一眼:「呢兩個,安全。」

就這樣,我們成功出到關口外。

「要送咩位置。」

「康盛,知邊到?」

「好似喺翠林附近?」

「無錯。」

「嗰到有人住?」

「係個小社區嚟。」

「估唔到。」

「出發吧。」金有裘拿出枝上滿釘子的棒球棍。

我們負責推著車子,金有裘則負責帶路。

途中自不免遇到病者,但都不用我出手,金有裘獨個足以應付。

我從寶康路上到寶琳南路,打算藉此入到康盛花園。

運貨過程自然是沉悶,待我們把貨物運到青年營那邊,金有裘主動提出休息一會。

「抖陣先。」

「就快到,唔行埋上去?」

「前面太平靜。」金有裘說。

「你意思係......」

金有裘點點頭,示意我的猜測。

街道上一隻病者都沒有的情況,確實十分罕見。

將軍澳不同於港島區,這裡病者種類較少,但數量相對可觀。

要是某一區沒有病者的話,通常只有一個原因......

附近曾經有人類經過,並將其清理掉。

「呢頭都有村屋民居,我以往嚟依到運貨都會遇到病者,遇唔到都至少聽到佢哋嘅笑聲。」金有裘看著前方的大馬路,緩緩吐出一句:「但今日,特別平靜啊。」
2021-02-23 03:04:57
墨b
2021-02-23 03:05:35
2021-02-23 03:16:17
2021-02-23 03:21:01
2021-02-23 07:49:40
2021-02-23 07:50:02
2021-02-23 07:54:21
「緊係得,我最鐘意就係返工。」港豬站起

鐵血港豬姓黎?
2021-02-23 08:03:00
又要等聽朝啦 呀呀呀呀呀
2021-02-23 08:34:28
Push
2021-02-23 08:38:01
豬生應該係單車館班人
2021-02-23 08:53:20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