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社會)我個仔被老屈藏有炸藥

440 回覆
170 Like 26 Dislike
2019-08-29 21:32:21
二十

正當Jason講完等黑警回答之際…

「何大律師,請你留意你既用字,唔好再用呢啲咁過份既用字。」鍾官突然插口。



我真係完全睇唔出邊一粒字過份?

最多係突然用一個比較重既語氣去同證人講野啫?但打官司用呢種做法盤問證人好常見呀。

「唔好意思,法官閣下。」Jason處變不驚地微笑道,然後轉個頭再對住黑警警長追問:「咁警長先生,你同唔同意我啱啱所講既事呢?」

得到法官既暗示撐腰,黑警登時自信滿滿咁道:「我唔同意,當時既情況真係好危急!」

「如果係咁既話,」Jason慢條斯理咁繼續進逼:「麻煩你睇下呢幾幅相。」

Jason將幾幅相交左比法庭既書記,再由書記分別再遞比鍾官同黑警警長,應該係幾幅現場既相黎,上面係響現場拍攝既照片,上面有好多唔同食物散落一地既相。

「呢幾幅係你地警方響現場拍攝既。警長,你同唔同意現場有好多小食、下午茶餐、有啤酒、有紅酒、仲有其他飲品?」Jason問。

黑警警長望住啲相,點一點頭。

有相為証,冇得唔認。

「嗱,呢啲相係你地警方無意中拍埋啲食物落去,咁冇得作假啦?」Jason又問:「你同唔同意,響相入面,根據啲食物既分佈位置,同埋啲枱枱凳凳既擺法,班被告人似係開緊Party多過策劃恐怖襲擊?」

黑警警長張開口未答之際,Jason加多左句:「你諗清楚先好講,你睇第四幅相上面個豬扒包仲有個牙印響上面。」

鍾官又突然皺住眉頭咁同Jason講:「何大律師,請唔好中斷證人發言。」

黑警根本就未開始講野,何來中斷證人發言呢?

「係既,係既。」Jason再笑道:「唔好意思,法官閣下。」

「er…就算佢地開緊Party,都唔代表佢地唔會開完Party之後就開始行動架?」黑警沉住氣反駁。

「但係警長,你記唔記得你自己啱啱講過乜野?」

「乜野?」

「係你自己話,當時你地一入到去既時候,全部被告人已經準備好,拎晒所有裝備去禮賓府。」Jason自信地微笑道:「定係你口中既裝備,係一杯珍珠奶茶?」

旁聽席響起一陣細小既笑聲。

「肅靜!」鍾官喝令旁聽席既小市民。

旁聽席即時靜左落黎。

「警長,定係你地警方係每次行動之前,都會一樣又煙又酒又開大食會、全身配備珍珠奶茶咁,所以你地已經認定佢地可以隨時出發?」Jason再質問黑警警長。

「…唔係。」黑警猶豫左一陣,又道:「我地警方好專業。」

「咁你同唔同意,其實佢地根本只係響度開緊Party,並冇任何危險既舉動?」

「唔同意。」

「我向你指出,你地警方由頭到尾都知道上述地址既學生只係響度集中埋一齊聚會,根本冇咩計劃要夾埋一齊整炸彈,更加唔好提恐怖襲擊。」Jason有力地道:「根據我個客人指示,呢個聚會純粹係因為佢前一晚離家出走而突然舉行既聚會,所以你地收到消息之後根本冇合理懷疑去法庭申請搜查令,亦都冇時間去申請搜查令,所以先突然集合警力,夾硬爆門入去捉班學生,目的係搵佢地祭旗,幫近日既示威降溫。你同唔同意?」

「唔同意!」黑警警長怒道:「佢地有收埋爆炸品響間工業大廈單位入面架!」

Jason搖搖頭,道:「警長,不如你睇下你地警方既報告先?啲所謂炸彈、炸藥,上面係冇提過有任何人既手指模響上面。」

「…」

「冇野講啦嘛?」

「佢地整炸彈既時候可以全部帶晒手套架嘛!」黑警警長怒道:「而且我地份報告冇提呢樣野唔代表冇!可能係唔記得寫落去啫!」

「如果你地冇寫到落份報告入面,係你地既失職,亦都係一個疑點。」Jason淡然地道:「基於疑點利益歸於被告呢個法律原則,你地根本證明唔到我當事人有整過炸彈甚至乎有掂過果啲炸藥。」

「何大律師。」鍾官突然插口,用一副嚴肅既口吻道:「本席覺得警方點做野有佢地既自由,佢唔鍾意寫落去又點?你作為一個局外人,唔應該諸多意見。」

乜話!?

局外人?

佢係代表緊其中一個被告人架!

點會係局外人呀!?

Jason先係呆左一呆,再微笑道:「法官閣下,我係希望向陪審團帶出一個訊息,就係警方既證供存在明顯漏洞…」

Jason都未講完,鍾官就打斷佢既發言:「本席唔覺得呢個係啲乜野證供漏洞,亦唔覺得呢個係啲乜野疑點。本席覺得警察點做野唔駛你教。」

有冇搞錯,鍾官究竟知唔知自己講緊乜野!?

只見鍾官意猶未儘,轉頭向陪審團道:「本席需要比一比法律指引各位陪審員。剛才何大律師講既野,正如本席所言,並非疑點或者漏洞,只係警方做事既另一種方式,所以各位陪審團並唔需要將剛才何大律師既說話作任何考慮。你地當佢冇講過既野就得架嘞。」

我眼中如噴出火來。

Jason面上儘量保持住冷靜,但我見到佢緊握住雙拳,心入面應該都係同我一樣充滿不憤!

而黑警警長就露出一副勝利既笑容…

可惡!

可惡呀!!

鍾官響審訊既咁早階段已經偏幫到出面!

之後既審訊…仲可以點?

(待續)
2019-08-29 22:00:36
2019-08-29 22:27:07
多謝苦人巴
2019-08-30 01:51:58
前兩作已經開始追
但近兩個月差唔多晩晚mon post
見到出新文都唔得閒睇
今晚先一次過追到live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2019-08-30 02:03:13
2019-08-30 03:02:48
睇鍾官講野睇到我咬牙切齒
寫得好到肉 晚晚入黎睇
2019-08-30 03:19:30
2019-08-30 09:00:42
多謝支持呀!

好明白呢種感覺…
呢兩個月真係晚晚訓唔安樂…
有時會連打文既動力都冇埋

總之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
天佑義士
2019-08-30 09:01:03
多謝雞髀巴
2019-08-30 09:02:04
我其實有啲悲觀,我相信而家既司法體制下面充斥住唔少呢啲官,尤其是裁判法院
2019-08-30 09:08:30
多謝苦人巴
2019-08-30 10:06:45
新讀者留名
2019-08-30 13:11:23
多謝WFC巴!
2019-08-31 11:35:19
2019-08-31 13:19:42
大檸樂巴
2019-08-31 13:21:16
咦,今日有演唱會聽喎

//
Tommy - 阮民安

琴日同左幾個唔同嘅傳媒做訪問,做到好夜,之後睇電話,發現有九個手足因為莫明奇妙嘅理由俾人拉左!感覺無奈又憤怒!

今日起身又發現上唔到連登,咁啱今日又無野做,好悶,咁不如出嚟唱歌啦~

好,我喺度正式宣佈---[沒有國泰,還有民安] 港島區流動演唱會,喺下午三,四點左右銅鑼灣隨時開始。

如果順利,一路同您地唱到去金鐘,中環,好唔好?想聽我唱歌嘅您地,唔使諗啦,快D出嚟啦!想聽咩歌,喺留言話我知啦🤗

今日只係一個好普通嘅一個星期六,無咩特别,人生流流長,有排都未完,有排都未endgame,香港人行街睇戲食飯係好基本,總之所有手足,齊上齊落,幾多人出去,幾多人返屋企,OK?

我嘅性格就係咁,你越唔俾我唱,我就要唱得越大聲,咁多位手足,一陣,街上見!

今日,我地一齊唱,一齊笑,一齊喊!香港人加大油!!!我會在❤

//
2019-09-01 12:07:31
2019-09-01 21:52:37
對唔住,咁多位讀者,樓主唔知自己呢排仲可唔可以keep到每日一更,呢兩日發生既事真係令到我個人好撚嬲,同時又好撚灰

我應承大家,呢個故絕對唔會爛尾,但樓主想響度請幾日假先,幾日之後一定會繼續寫落去,只係我而家真係乜野都寫唔出…大家休息完之後一齊繼續上路,記住同路人大家要互相扶持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皇天擊殺 香港警賊
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
2019-09-01 21:53:10
香港人加油
我地係唔會輸架
2019-09-01 22:05:09
樓主 we are with you!!!
一定一定要寫埋落去
等幾耐都等
2019-09-01 22:06:10
一定!
大家響逆境都千其唔可以放棄!
We stand together !
2019-09-02 20:08:43
加油啊葉開巴
2019-09-02 22:49:38
大家都要加油!
比起前線同黑警搏命既義士同記者,我只係好渺小!
2019-09-02 22:57:12
一個廢中的自白

望住床上面既Jenny沉沉睡去,我都由床上面起返身,緩緩咁落返床。

望住Jenny疲倦既樣,再望住佢微微隆起既腹部,我心入面真係忍唔住痛愛既感覺,輕輕咁錫左佢塊面一啖。

「老婆,辛苦妳喇,陀住BB都同我企出黎行。」我望住Jenny喃喃地道。

Jenny依舊都係咁善解人意,而且知道最近就算係和平既遊行,響班黑警出黎之後都會一遍混亂,又催淚彈又乜又柒,但佢擔心我危險,所以就算粗身大細都堅持要陪我一齊行。

好慚愧,我唔撚夠膽搏命。

我好撚好彩,讀中學讀大學果陣淨係可以掛住踢波、搞外遇,果陣就算係政治問題,都只係年年七一遊行,好次晨運咁,之後就拍下比啲掌聲自己。

港豬就係咁鍊成的。

我慢慢咁、靜靜咁行返出廳,開著N○W新聞台,再次見到無數既手足響奮戰下被黑警殘暴咁捉走…

我好撚心痛,係好撚痛!眼淚不停咁流落黎!

好慚愧,我冇撚用,自問只係和理非,做唔到前線手足做既野。真係做到既,只係和理非可以做既野,同埋捐錢比星火同盟。

兩個幾月喇…

我最接近戰場果次,都只係響戰鬥初期同幾個素未謀面既手足幫下手搬下物資…

果陣好撚深刻既係,有個應該係唔知頭唔知路既人影相,有幾位前線手足突然怒喝佢,唔比佢影。

果條友應該真係唔小心個鏡頭對準佢地,佢即刻解鎖手機比幾位手足check,手足check完之後同佢道歉,話因為佢地之前都比人影過大頭,所以先至會咁大反應…

我響旁邊目睹呢一切,果度已經完全唔係前線,班手足都咁大壓力,真係衝鋒陷陣果班手足面對既心理壓力可想而知…

而我而家望住新聞,望住一班痴撚線既黑警無差別咁鳩打市民,再諗起果班素未謀面既手足…

我唔敢再諗落去…

當日同我同場既果一班大家都唔識大家、但會互相幫忙既手足,你地安好嗎?

願大家都平安呀。

記住,當打贏場仗既時候,我地會有響煲底除口罩相認既一日。

到時,你再話我知,原來果日就係你同我呢條柒頭搬野架喇。



我望一望個鐘。

十點。

我打開窗。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我和一個o camp女女的故事 廢中自白篇 完)
2019-09-02 23:02:19
Push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