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社會)我個仔被老屈藏有炸藥

440 回覆
170 Like 26 Dislike
2019-08-22 08:44:34
我諗分分鐘劉律師成gip利是都肯比
2019-08-22 22:14:46
唔好意思,今晚樓主有事做,今日暫停更新一次
2019-08-23 21:52:29
十六

保安哥哥諗左一陣,緩緩地搖頭:「其實真係冇乜特別…佢地只係一班好普通既大學生。」

「嗯…」睇黎此行真係冇乜收鑊。

白行一躺。

「佢地間中會搬下野上去,但都係一啲好似宣傳品既野,你話班死差佬話佢地整炸彈,真係痴撚線…」保安哥哥又再淊淊不絕咁講落去。

「唔該晒。」睇黎都係問唔到啲乜架喇,我都準備轉身想走。

「哎呀!有一樣好似有啲特別!」保安哥哥好似突然間醒起啲野咁:「佢地其中有個女仔好特別架!」

「哦?」我開始凝神細聽。

我直覺話比我聽,呢個保安哥哥口中好特別既女仔係何翠兒。

「佢地成班學生次次都係一大班人上黎。」保安哥哥回憶道:「但除左一個女仔例外,佢成日會自己一個人拎住一袋二袋走上去。」

似乎…

此行並唔係零收獲。

「佢帶左啲乜野上去?」我追問。

「睇唔清楚。」保安哥哥搖一搖頭:「總之係一袋二袋野喇。」

「你認唔認得個女仔?」我繼續追問,呢個應該係重點:「或者知唔知個女仔叫乜野名?」

「係一個斯斯文文好可愛既女仔黎。」保安哥哥回答。



我根本唔知翠兒係乜野樣、身材係點…究竟保安哥哥係咪講緊佢?

正當我諗得入神之際…

「佢好似係叫翠兒!」保安哥哥道:「其他學生都係咁叫佢!」

Bingo!

「你肯定果個女仔係叫做翠兒?」我問。

我好似搵到一個好重要既線索!

「肯定,因為呢個名好易記,而且佢又好靚女,一定唔會認錯或者記錯!」保安哥哥實牙實齒地道。

或者…

呢個保安哥哥可以證明呢單案件係有疑點既!

一個成日自己一個人拎野上去既目標人物,案發當日亦響現場,竟然拉唔到!

我地或者可以指出呢個翠兒有插贓嫁禍既嫌疑。

一旦有疑點,而疑點利益歸於被告,話唔定可以憑呢個疑點打得甩!

「如果…要你幫手出庭做證人,你肯唔肯…?」我試探性咁問。

呢單官司其實牽連好廣…

普通人同阿禮佢地非親非故,唔幫手出庭根本先至係正常。

「冇問題!」估唔到保安哥哥一口就答應左:「我都睇唔過眼好耐,仆佢個街…個死人政府屈班學生既…」

佢一路鬧一路鬧…

鬧到最尾佢突然停左一停:「咁其實我要做啲乜野架?」

「到時上庭我地會問你問題,你照直答得架喇!」我暫時唔將翠兒呢疑似臥底既身份講出黎,始終呢一刻唔可百分之百相信眼前呢個保安哥哥:「如果有時間既上黎我度開個會先,好嗎?你比你個電話我先?」

「梗係冇問題喇!不過仲有一樣野…」保安哥哥突然細細聲同我講:「律師先生…可唔可以唔好爆我偷懶訓覺既事出去…我再收警告信就炒得魷架喇…」

我哈哈一笑:「冇問題!」

*

我離開之後即刻同Jason講返今日既收獲。

雖然個效果一定冇翠兒直接為我地做證咁好,但係應該唔多唔少都幫得到我地。

Jason都同意我既講法。

反正都黎到呢個地步,不妨乜野都一試。

之後Jason同意搵保安哥哥上黎開會,順便睇下究竟呢個保安哥哥係咪一個值得我地信任既人。

開完會之後我地一致認為佢係一個可以信賴既人,不過個人好似有點戇直…最後我地只係有限度咁透露左一啲我地手頭上有關呢單案件既資料比佢聽。

「希望佢真係幫到手。」我坐響Jason間房,望住保安哥哥啱啱離開既果度門,歎左口氣。

「唔好咁悲觀。」Jason安慰我:「最主要其實都係睇對面會唔會有小動作,正常黎講應該就唔難證明到班細路係被冤枉。」

「正常黎講…」我苦笑左一下。

乜而家係正常咩?

正常就唔會比人咁老屈喇…

「Uncle,唔好年初四咁既樣喇!」Jason自信一笑。

我聳聳肩,不置可否,然後繼續睇文件。

就響呢個時候,電話突然響起。

「你聽左電話先喇。」Jason善意提醒。

我點點頭,拎出電話。

究竟邊個搵我呢…?







我望住個來電顯示。

Jason見到我神情有異,都抬起頭望住我。







個電話螢幕上面顯示既…

係鄭志城議員。

(待續)
2019-08-23 22:03:10
本身以為係一個超短篇
即時諷刺藍絲家人
2019-08-23 22:34:02
唔算超短,但我諗都唔會作得太長
2019-08-24 09:10:35
個保安會唔會被滅口
2019-08-24 09:46:04
話時話嗰個翠兒會唔會已經被用完即棄…
2019-08-24 10:09:47
港共/支共乜都做得出…
2019-08-24 10:11:14
有可能…當件事搞到好大既時候就會變棄卒一名…

希望現實中黑警都快啲比土共當棄卒
2019-08-24 10:49:06
睇到好撚心up
2019-08-24 11:13:42
現實中好多事仲恐怖過故仔
故入面阿禮最多係比人打到滿身損傷
但現實入面811手足至少有30義士骨折…
唔比見律師更加成為左常態
仲有好多好多…
現實…比故事更荒謬
2019-08-24 12:49:25
2019-08-24 13:40:34
仲有荃灣被斬嗰位手足!佢左腳肌肉幾近全被斬斷,將永久失去知覺
https://s.nextmedia.com/realtime/a.php?i=20190824&s=10829391&a=59966568
2019-08-25 12:34:04
最仆街係班黑狗唔做野
叫你自己去報警
你去報警咩,佢分分鐘拉返你轉頭

元朗唔係搞到咁大件事,佢地都唔會求其交果三個人出黎
北角、荃灣直頭冇事發生過咁
已經唔係政見問題,係良心問題,班狗已經冇晒良心
2019-08-26 05:23:24
加速
2019-08-26 08:31:39
多謝巴西巴,今晚會更新!
2019-08-26 18:41:28
新讀者留個名
2019-08-26 21:51:53
多謝!
2019-08-26 21:52:03
十七

再次坐響B's bar既吧枱前面。

入到黎呢間經常光顧既酒吧,心入面升起一種恍如隔世既感覺。

呢間酒吧主要係同鄭議員傾「生意」既時候,佢指定要到既酒吧。

今日…又會有乜野「生意」好傾?

「黎左好耐?」鄭議員把聲響我後面響起。

都係個幾鐘啫…

約親鄭議員見面,真係冇一次佢唔係遲成個鐘以上。

「一陣啫。」我裝出一副微笑既笑容。

「似乎…」鄭議員坐左響我隔離:「你揀左條不生路。」

「唔好咁講,我當事人只係履行香港法律賦予佢既基本權利啫。」我望住我酒杯入面金黃色既液體淡然地道。

「照舊。」鄭議員笑住對酒保道,然後擰轉頭對住我笑。

鄭○誠式既笑容。

望左我一陣,佢終於開聲同我講:「你仲有一次機會,亦係最後一次機會比你返轉頭。」鄭議員面上既笑意更深:「過左今次機會,你想返轉頭都冇可能。」

鄭議員既笑容真係同大台既御用奸人鄭○誠一模一樣,充滿住奸險既笑意。

老實講,我大不了就執左間律師樓。

就算你要左我條命,我都要救返阿禮出黎!

「whisky on rock,請慢用。」酒保將酒杯輕輕咁推比鄭議員,打斷左我地之間既談話。

我繼續望住自己隻酒杯。

見我望住酒杯唔出聲,鄭議員陰深地笑道:「唔好以為我地有野唔敢做呀?你只係一間小小律師樓既老闆,間firm隨時消失左都唔知乜野事呀。」

我心中火氣上升,企起身,由銀包入面拎出錢黎:「講完啦嘛?」我將錢放響吧枱上面:「唔好再打擾我。」再拎起酒杯一飲而盡。

「睇黎你已經選擇好。」鄭議員笑道:「好,好!我都想睇下你點樣掙扎。」

「你咩意思?」

「你以為呢場會係一場公平既審訊?」鄭議員keep住佢果副奸險笑容:「我地只要做小小手腳,法官、陪審團、甚至乎其他辯方律師,全部都可以變成我地既人。你好自為之喇。」

我唔理佢,準備離開B's Bar。

「聽日6點。」鄭議員道:「最後限期,唔好話我冇提過你。」

我冇再理鄭議員,揚長而去。

*

又過左幾日。

「聽日就係正審喇。」我望住面前既墓碑:「老婆,妳一定要保佑阿禮今次大步檻過。」

我將手上既鮮花擺低,默默咁望住墓碑上我太太既遺照,心入面有千語萬言,卻不知從何說起。

我企左響墓碑前唔知過左幾耐,然後再慢慢咁離開。

就響我慢慢咁沿住樓梯咁落返大路,呢個時候我既電話突然間響起。

我望一望,係我既徒弟然仔。

「然仔?」我接左電話。

「師父!Office…Office…」然仔氣急敗壞咁講。

我心入面湧起不祥既預感。

「慢慢講,發生左乜野事?」我嘗試冷靜然仔。

「火燭,火燭!」然仔好急咁講:「好多消防員黎左!」

我晴天霹靂,不過冇左間律師樓唔緊要,最緊要我既同事都冇事。

「然仔,唔好急!」我壓抑住心中既不安,道:「有冇人受傷?」

我唔敢問有冇人死…

如果有既話…

分分鐘…

係我既過錯…

「冇事。」然仔回答:「好彩應該係午飯時間起火,我地今日又咁啱全部人都出晒去食飯。」

我鬆一口氣,再問:「咁啲文件?」

然仔回答:「唔知,但應該至少有一半燒左…」

「我而家即刻返黎!」我諗我應該知係邊個做。

而且唔係「咁啱全部人都出晒去食飯」,而係佢地睇準午飯冇晒人呢個時機黎放火。

*

「咩情況?」我返到公司,問一問秘書Emily。

Emily只係搖搖頭唔識答,佢應該都被嚇得好犀利。

而家場火已經救熄左。

由於縱火既目標似乎只係針對我公司,加埋消防都好快黎到,所以並冇波及其他單位。

不過我公司燒左起碼一半,入面唔知有幾多文件燒毀晒…

好彩有買保險…

另外,我見到然仔好勞氣咁同幾個黑警拗緊。

「連消防員都話起火原因有可疑,你地點可乜都唔理話走就走架?」然仔好勞氣。

「我地話冇可疑就冇可疑。」其中一個黑警回應。

我行過去。

「我係呢間公司既負責人。」我望住幾個黑警:「可唔可以比我了解下而家既情況?」

幾個黑警上上下下咁打量下我,其中一個開口道:「哦,你就係劉律師,最近威啦!『一個人獨闖警署既大英雄』,果份毒果係咪咁寫?」

「唔好咁講,況且篇報導同而家呢件事完全冇關係。可以講返而家既情況未?」我沉住氣問。

「冇特別喎,我地而家準備收隊!」黑警輕挑地回答。

「你…」然仔嬲到想衝埋去,我阻一阻止佢。

你掂一掂佢,班黑警都話你襲警呀。

「師父,啱啱啲消防都話起火原因有可疑,點可以就咁算!」然仔好嬲咁望住班黑警。

「我地話冇就冇啦!」黑警輕挑咁回應道:「阿sir做野唔駛你教!」

「唔順超?去監警會投訴囉!」另一個黑警奸笑道。

係香港人都知監警會係廢既。

投訴成功率得果0.02%。

我地無可奈何之下只能目送班黑警離開。

(待續)
2019-08-27 21:51:14
十八

「師父,點可以就咁算?」然仔急問。

我望住自己辛苦經營既律師樓,起碼燒毀左一半,慘然咁搖一搖頭。

「Sorry…」然仔見到我個表情,即刻向我道歉:「我只係想幫師父你攞返個公道…」

「然仔,如果你啱啱掂左一下班差佬,佢地分分鐘即場拘捕你,再告你襲警。」我轉頭望向然仔。

「…係。」然仔dup低頭:「Sorry,係我太衝動。」

「你知佢地而家乜都做得出。」我補充多一句。

「唔…」然仔默然無語。

我拍一拍佢膊頭,再對住佢同埋其他同事講:「你地返去抖下先喇。之後既工作安排,我再WhatsApp通知大家。」

望住其他同事仲有另一個徒弟Andy離開,我轉身返去公司睇下公司既損毀程度如何。

「師父,我同你一齊入去吖。」然仔同我一齊行入去公司。

老實說,真係有點感動。

公司的確損毀嚴重,好多文件既正本都燒晒,好彩既係我公司所有文件都有響cloud back up副本,已經叫做將損失減至最低。

「師父,你最近好有型。」然仔忽然爆左句出黎。

我先係愕一愕然,之後先笑住咁指一指周圍,道:「型係要付出代價架。」

「公道自在人心。」然仔回應。

呢個時候,Jason都收到消息過左黎。

「…」Jason望住我公司:「你諗住點?」

「報左案,黑警話無可疑。」我好無奈:「我唯有搵第四權去申訴喇。」

第四權即係指傳媒、公眾。

「你估…係佢地做?」Jason問。

「佢地」自然係指今次事件既主謀。

「好大機會。」我點頭:「或者至少傳媒報導左之後,佢地會收歛下。」

Jason不置可否:「好難講,不過呢樣係你現階段可以做得到既野。」

「嗯,不過…都預左會比人搞。」我苦笑:「冇諗過玩到放火啫。」

「槍打出頭鳥。」Jason都陪我苦笑左一下。

頓了一頓,Jason又問:「你唔會退縮架可?」

「執左我間律師樓都唔會退。」我堅定咁回答。

「咁聽日朝早法庭見。」Jason伸出隻手,握成拳狀。

「不勝無歸!」我打起精神,同Jason擊一擊拳。

一老一少,合作無間。

明天,決戰法庭!

*

因為全晚都訓唔著,所以我一早就起左身,換上整齊既西裝(事務律師著西裝就可以,大律師就要帶埋假髮兼著律師袍),準備前往高等法院。

去到高院正門已經見到有兩批人響度互相叫口號。

有一班著住藍色衫既老人家或者啲鄉下裝束既大媽,個個目露凶光,個個大大聲咁用普通話叫口號:「殲英犬!滅港獨!」「支持香港驚察嚴正執法!」「嚴懲反中亂港暴徒!」

有個白衫光頭大叔仲拎住把西瓜刀響度舞…

現場有黑警上過去了解,淨係聽到個光頭大叔講:「我鍾意食生果,所以去到邊都帶住佢,榴槤乜乜乜…」

黑警聽完解釋就好滿意咁行開左。

有冇搞錯!?咁危險都唔理?

再望一望佢地果啲banner…

香港「驚」察…

呢班人究竟細個有冇讀書架?

見到佢地真係眉頭都皺埋,感覺極度嘔心。

另一邊就全部世代既人都有,有銀髮族、年青人、大學生、中學生、家庭主婦、上班族,甚至有政黨既議員,總之形形色色既人,男男女女都有。

佢地都有拎住啲橫額,亦都有間歇咁叫一叫口號,例如「香港人加油」又或係「追究警察濫權」之類。

但更加顯得突出既,係佢地既表情。

全部都係一副憂心忡忡既表情。

要我形容既話,我會用「憂國憂民」呢個成語黎形容佢地而家既表情。

我覺得佢地真心擔憂緊阿禮佢地既案件,再加埋為左香港呢個家既前景而擔憂。

除左班政客喇…佢地可能係為選票…

不過佢地至少肯企出黎。

突然,有個記者似乎留意到我,於是走過黎,其他記者見狀都一湧而上。

「劉律師,你間律師樓尋日比人放火,你覺得同呢件事有冇關?」

「劉律師,你覺得呢單官司既贏面有幾多?」

「劉律師,班學生係咪無辜架?」

我輕輕咁揚起手示意我趕時間,並道:「唔好意思咁多位記者朋友,我有小小趕時間,總之,我相信我既當事人係無辜,法律會還佢地一個清白。」

然後向高院大門行過去。

班藍衣人突然指住我。

「漢奸!」

「賣國賊!」

「反中亂港!」

其中一個仲諗住向我掟雞蛋,但被我先行察覺,低頭避開。

「啪!」

隻雞蛋中左落○公報個記者度,個記者一個企唔穩,仆左落大台記者度,兩個雙雙倒地。

我冇理會身後既鬧劇,進入高院大堂,準備會合Jason。

(待續)
2019-08-28 00:06:13
O公報同大台
2019-08-28 09:06:36
十八

O公報同大台[img]assets/faces/pig/clap.gif[/img]



下次加埋文○報
2019-08-28 19:40:55
推呀葉開威
2019-08-28 21:40:43
多謝Alex巴!
2019-08-28 21:40:53
十九

好唔容易終於上到法庭門口個lobby。

「睇黎你啱啱比記者圍完喎。」Jason已經到左,離遠望住我有小小狼狽既樣問。

「你都應該有喇。」我邊行過去邊回答。

「點夠你多吖,英雄!」Jason笑道。

「英乜鬼野雄吖。」我望一望周圍,唔見其他被告既代表律師,即係大狀黨果班大律師。

「其他人呢?」我問。

「九成九響下面做緊訪問喇。」Jason嘲諷地笑一笑:「有得拉選票仲唔仆出黎咩。」

突然Jason話鋒一轉,有啲擔心咁問我:「你知道左邊個老爺審未?」

老爺,即係指法官。

我點點頭,心下都開始擔心起黎。

今次主審既法官叫鍾國仁。

一睇個名就知佢背景有幾「紅」。

而事實上,雖然佢從來冇公開表達過自己既政見,但佢毫不避嫌咁出席獻世派既唔同活動,已經等於話比人知佢既政治取向係點。

想當年我仲幫緊獻世派既時候,都親眼見過鍾官響好多呢啲場合出現,甚至仲同佢傾過幾句。估唔到,我地會響今次呢個場合再會。

我唔知咁既安排係巧合定有人安排喇。

「有陪審團架嘛,我諗應該冇問題既。」我道。

「但願如此。」Jason回答,但語氣中有點擔憂。

我明白。

陰謀論黎講,如果連官都可以安排既話,咁安排陪審團既名單都唔係乜野難事。

而家可以做既,就係唯有相信香港既司法制度喇…

又諗起鄭議員果番說話了…

「我地果庭開左門架喇,入去先喇。」Jason打斷我既思路:「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好!

我微微一笑,學Jason尋日咁伸出個拳頭。

Jason微一愕然,應該係估唔到我呢啲老野都會學佢,然後笑起黎,向我既拳頭輕輕咁擊左一拳。

「不勝無歸!」Jason微笑。

「冇錯,不勝無歸!」

決戰…終於要來了!

*

「Court,起立!」庭警響庭內叫道。

戴住假髮官袍既鍾官向法官席走去並坐低。

我地一眾辯方大律師就坐左響對住既律師席上,而由於被告眾多,所有既事務律師都要坐響最近內庭既旁聽席上面。

我地後面就有一班記者同埋坐滿黎旁聽既市民。

咁多位被告就坐左響犯人欄入面,我響開庭之前有同阿禮打過眼神,佢做出一個ok既手勢,示意我唔駛擔心。

唉。

唔擔心就假既。

法官出黎,我地坐返低之後,就係由主控讀出案情,一眾被告再否認控罪。

經過揀選陪審團同埋各位控辯雙方既一大輪開案陳詞之後,正式進入左傳召證人既部份。

「傳召控方第一證人,警長,警員編號DOG4477。」庭警宣告。

我望向法庭既入口,一個似曾相識既身形映入眼簾。

然後我雙手緊握成拳頭,眼中如要噴出火來。

係葵涌警署果個恐嚇我既黑警。

佢就係令到阿禮佢地遍體鱗傷既兇手!

黑警警長DOG4477走左上證人台宣誓,之後就由控方問佢問題,都係問返口供紙上面既野,冇乜特別。

之後幾個辯方大律師問埋啲無關痛癢既問題之後,終於到Jason問了。

我真係懷疑班大狀黨係咪真係已經妥協左。

「警長你好。」Jason既開場白。

黑警警長點頭示意。

「我想問案發當日,你響行動入面負責既角色係乜野?」Jason問。

「果日我同其他同事負責調查葵涌工廈既一單藏有爆炸品既案件。」

「你地當時有冇向法庭申請搜查令?」

「冇,因為情況太危急,而我地有合理懷疑佢地當日會響禮賓府進行恐怖襲擊,所以唯有先發制人,爆門拘捕所有被告人。」

「情況真係好危急?」Jason質問。

「冇錯,正如各位被告人響警誡供詞入面承認既一樣。」呢個黑警警長都好野,講大話仲要面不紅耳不赤咁。

「份警誡供詞我地容後再處理喇。咁根據你到達現場之後既判斷,情況又係咪真係咁危急呢?」

「呢層當然。我相信如果唔係我地警方及時行動制止左呢場恐怖襲擊,禮賓府已經被夷為平地。我地去到既時候,就好似佢地既警誡供詞所講,已經準備好、拎晒裝備,準備即時出發去禮賓府。」黑警講既時候,個樣仲要充滿自豪感:「我地對自己能夠及時制止佢地呢次恐襲感到好自豪。」

簡直毫無廉恥。

同某禮義廉政黨一樣。

Jason微微一笑:「似乎警方真係做左好多野喎。」

黑警都笑住點頭。

「但係,我向你指出,啱啱你講既野根本就係一派胡言,為既就係要將你地不當既行為合理化!」Jason突然有力地說。

(待續)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