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社會)我個仔被老屈藏有炸藥

440 回覆
170 Like 26 Dislike
2019-09-04 18:42:07
仲明唔明點解五大訴求都好似哂氣咁?
2019-09-04 19:03:51
完全正確

【舊五大訴求,只係君子協定】
五大訴求係乜嘢,大家都已經背得到出嚟,因為我哋唔想好似啲畀錢去撐警既藍絲咁,連自己要求係乜嘢都講到1999。

但係我諗無論大家同政府都應該要搞清楚,所謂《五大訴求》,係612警暴冇耐之後提出嚟嘅。兩個幾三個月之後嘅今日,唔怕老實講,原始版本既五大訴求,係好OUT。

好簡單,612 嘅警暴令到我哋覺得冇辦法接受,係因為我哋以雨傘時代作為標準。但係今時今日香港警察濫用暴力既嚴重性同埋頻繁程度,已經係以幾何級數倍增,爆缸聯針當平常,重要日日打暈一兩個, 簡直係去到無法無天嘅地步。暗角七警打完曾健超,個人都起碼仲識行識走;朱經緯都係打橫一棍掃過去,一棍就收手。而家睇返,我哋係咪應該頒返個最克制警員獎畀佢哋 ???

咁多令到示威者身體傷殘嘅警暴發生之後,而家仲講乜嘢獨立調查委員會,就簡直係笑話。如果林鄭而家出嚟話,會成立真正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細節及起因(親,不一定只有關警暴哦!),大家係咪就收貨?

至少我唔會。

呢隊警察係呢三個月以來做嘅事情,大家睇得一清二楚。需要既唔係調查,而係需要懲處相關嘅警察!同埋逮捕並起訴一直以嚟參與暴力事件嘅黑社會同兇徒!

所以就算而家林鄭(終於)話撤回逃犯條例草案,sorry,too late。五大訴求,係有時限性。一早6月9號之前撤回,香港警察都仲係香港警察,亦都唔會有超過一千人被捕,好幾個年青人自殺斷送生命,更加唔好提眾多示威者受到內傷骨折爆眼等等嘅嚴重傷害。之前寧願講"the bill is dead" 都唔講撤回,而家一地鮮血,令香港嚴重分裂之後先至講撤回,然後諗住可以過骨?

呢個世界冇咁便宜嘅事。

我哋一直堅持五大訴求,不過係建基喺一個公平立場上嘅君子拹定。但呢個協定,係呢幾個月橫蠻無理嘅暴力同打壓之下,我哋冇必要繼續遵守。如果真係想個社會安定落嚟,我哋要重新諗過一系列令到大家滿意嘅訴求。施暴嘅警察係要被起訴,相關嘅官員都要問責落台,呢啲係必然。仲有其他,希望大家集思廣益,盡快定出新標準。

如果我哋而家接受撤回草案就好似贏咗咁,我哋已經死去嘅朋友係唔會原諒我哋嘅。 佢哋未行完嘅路我哋繼續行緊,而個終點係有排都未見到。

香港仍未光復,時代革命必須繼續。

SCMP Link: https://www.scmp.com/news/hong-kong/politics/article/3025641/hong-kong-leader-carrie-lam-announce-formal-withdrawal?utm_content=article&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fbclid=IwAR3bLPMmkeLzHxbZ6FoV_ZpHv0-KHu1WPrOTs1kSxt29i3mKuSP5jlHPVG4#Echobox=1567577281

#五大訴求 #撤回 #反送中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HongKong #antiELAB #HKprotests #TerrorAttacksbyHKPolice #freeHongKong #ChiNazi
2019-09-05 09:20:02
可否借Share???
2019-09-05 12:57:57
當然可以,我都係share
2019-09-06 22:17:25
各位巴絲,樓主休息完,今日會更新一篇

香港人加油!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2019-09-06 22:17:35
二十一

「冇錯,冇錯!」黑警警長得意洋洋地道:「法官大人明察秋毫!冇指模又點?啲炸藥響佢地租果個單位入面搵到係事實!咁如果唔係佢地整既話,啲炸藥又可以點黎?嗱,律師先生,等阿sir教精你啦,呢啲就係環境證據喇!」

正常黎講如果一個證人唔係響控辯雙方既問話既時候,係唔應該作出任何發言。如果佢亂咁講野,法官通常會出言斥責。

但鍾官冇咁做,佢反而向住黑警警長微笑。



我好想大聲鬧出黎,但做唔到,因為呢度始終係法庭。

「呢一點,不勞你粗心。」Jason淡淡地道:「我地自然有方法證明啲炸藥唔係佢地整既。」

「哦?係乜野呀?」黑警警長反問。

「而家係你接受緊我盤問定係我接受緊你盤問?」Jason唔客氣咁反擊道。

「佢地既警誡供詞都認晒喇,仲有乜野好爭論呢?」黑警警長一副胸有成竹既口吻地道。

「好,咁我地而家就處理個警誡供詞。」Jason將個盤問重點轉移去警誡供詞上面。

我感覺到,佢係儘量克制自己保持冷靜。

同個法官直接對抗響打官司黎講並唔係一個理智既選擇,因為法官好容易就會因為咁而處處針對你。

「首先,警長,你能唔能夠確認你同你啲同事大約係幾點幫咁多位被告落口供?」

「夜晚九點左右開始。你見份口供上面都有寫喇。」黑警警長好冇禮貌地回答。

同樣地,鍾官都冇出聲阻止。

「咁幾點完?」Jason問。

「第二日下晝兩點左右喇。」黑警警長好囂長咁反問:「你唔識字?」

「麻煩你睇下個驗傷報告。」Jason冇理佢,續道:「個驗傷報告入面指出,我當事人同埋其他被告人所受既傷,係響案發當晚九點至翌日下午二點左右呢段期間造成。所以,咁多位被告人,都係響被警方羈留問話既期間,受到嚴重既傷害,你同唔同意?」

黑警警長聽住冇答,面色有啲唔自然,但仍然係一副胸有成竹既表情,望向鍾官求救。

鍾官望住Jason,緩緩地道:「何大律師,你想指出乜野?」

「既然咁多位被告人既警誡供詞係響案發當晚落,而受傷既時間又咁啱係呢個時間,被告人咁多份既警誡供詞好有可能並唔係響自願既情況之下錄取,而係由警方嚴刑逼供既情況下被屈打成招既。」

「何大律師,呢個係一個好嚴重既指控,麻煩你冇證據唔好再亂講。」鍾官嚴肅地道。

「環境證據已經說明一切。」Jason反駁鍾官。

「環境證據…哼,即係你亂估喇。」鍾官向陪審團道:「咁多位陪審員,你地唔需要響剛才爭拗被告人係咪受到嚴刑逼供呢件事情上給予任何比重。」

有冇搞錯!

啲炸藥冇手指模擺左響工廈入面,你就話係被告人擺入去既,夠一樣係所謂既「環境證據」喇?咁你又接受?

「何大律師,請你繼續。」鍾官對Jason講。

「…」Jason強忍怒氣。

黑警警長倒是得意洋洋咁笑住咁望住Jason,又望下犯人欄入面既眾多被告人。

「你地警方當時係逐條逐條問題咁問被告人?而佢地係逐條逐條咁答?」Jason整理一下情緒之後問。

「係呀。」

「呢份文件,只係得幾頁紙,你有需要由夜晚九點,錄到第二日下晝兩點?」Jason繼續強忍怒氣下再問。

黑警警長好快就答:「佢地每條問題都好口硬,用左好多時間先令佢認!」

佢簡直係間接承認有逼供!

「咁你即係間接承認有逼供啦?」Jason即時作出反應:「你應該知道我地客人有權保持沉默。」

「咦,唔好誤會,係佢地自願講架。」黑警警長聳聳肩:「我地警察係正義既一方,點會逼供呢,係咪呀,法官大人?」

「冇錯,本席都唔相信警察會進行任何逼供,陪審團請務必注意呢一點。」鍾官轉向陪審團道。

「…」

「仲有冇野問?」

「麻煩警長你睇下咁多位被告人既口供。」Jason仲支持到!

黑警好求其咁睇左幾下。

「睇完。」

「有冇留意到有乜特別?」Jason問。

「有!」黑警警長笑道:「佢地自己都招認晒所有既證供出黎!哈,算佢地有悔意啦!」

Jason搖一搖頭:「你睇真啲。」

黑警警長又再求其咁望一望,唔耐煩咁問:「又點呀?」

「所有被告人既每一份既口供,無論問題同答案都好,全部都係一模一樣。」Jason有力地問。

問得好!

「…咁有乜野問題?」黑警警長問,不過把聲明顯冇啱啱咁大咁有自信。

「眾所周知,每次警方錄取口供既時候,都只會向一位對象錄,咁有又乜野可能每個答案入面每一隻字都一模一樣?」Jason追擊。

「…」

「而且你記唔記得啱啱自己講過乜野?」Jason問。

「…乜野?」

「你話啲問題,係逐條逐條咁樣問,佢地逐條逐條咁答。」Jason微笑地問:「咁點解釋所有被告人既警誡供詞全部都係用電腦打定出黎,而所有被告人只係簽左名確認?同你剛才既証供有明顯矛盾喎,警長。」

「…」

(待續)
2019-09-06 22:25:10
一句話唔信就大哂 政治正當都無埋
2019-09-06 22:30:28
其實我覺得香港好多法官都有呢個傾向,覺得自己大晒
越下級既官就越亂黎
係高院有陪審團會好啲
2019-09-06 22:31:18
不過我唔係啲乜野專業法律人士喇,純粹係睇新聞既感覺
2019-09-06 22:35:31
當法律唔能再彰顯公義 仲有無用?
葉開你可以呢條片
https://youtu.be/L6g4QOGqMBY
2019-09-06 22:49:08
你講得啱

法律,如果係用得公正既話就有用既
但你睇下香港,警賊、律症屍同狗官…法律,已經變左武器

同埋有樣野,香港仲有太多藍屍同離地死港豬,唔好話叫佢地反抗,叫得郁佢地轉陣營已經好勁
2019-09-06 22:56:33
當所有合法方法都彰顯唔到公義 武力就係唯一方法

所謂藍絲同港豬只係騎牆派 邊個贏就會幫邊個 因為佢地多數係一班既得利益者 同埋要搞革命同社會變革從來都係少數人 唔需要睇到民意係不可缺少的野
2019-09-09 21:51:19
我就覺得都要睇下民意既,唔係話要完全跟足佢地就晒佢地,但至少要比社會上大部分既人認同。

不過藍屍就免喇,等我地清算佢喇屌
2019-09-09 21:51:30
二十二

今次冇等鍾官出聲,Jason已經向陪審團講:「各位陪審員,呢位警長所作出既供詞,由頭到尾都充滿疑點,而且前後矛盾,根本唔會係一位誠實可靠既證人。希望各位陪審員響之後考慮呢位警長既證供既時候,能夠作出相應既考慮!」

Jason響鍾官出聲之前向陪審團講出呢一席話,好明顯應該係想響鍾官比壓力(即係佢所謂既法律指引)陪審團之前,嘗試影響一下陪審團既思考方向。

冇錯,鍾官係有權比法律上既指引陪審團,但陪審團做出決定既時候有冇考慮鍾官既指引冇人知,佢地亦都唔駛解釋比法官知佢地既決定。

法官同證人偏頗得咁緊要,正常既陪審團應該睇得出,從而再作出相關既考慮。

如果班陪審團唔係獻世派搵返黎既人,呢招應該有機會work。

前提係…係呢班陪審團係普通市民。

鄭議員講過,除左法官之外,佢仲可以令陪審團同其他辯方律師企響佢地果面…

其他辯方律師都算…我諗佢地未必敢亂黎…但陪審團…

希望佢只係恐嚇下我。

希望香港既司法制度仲未崩壞。

唯有係咁…阿禮先有機會被判無罪。

黑警警長望住鍾官,鍾官會意過來,惡狠狠咁望住Jason道:「何大律師,呢度只有我可以比法律指引陪審團,唔該你好好注意自己既言行!」

「無問題既,法官閣下。」Jason微笑地道。

哈,唔講都講左,你奈Jason乜野何?

「各位陪審員,請唔需要理會辯方大律師所作出既意見,因為果啲並唔係由本席所作出既法律指引,根本毫無意義。」鍾官向陪審團道。

鍾官根本一啲都唔持平!

「證人,你可以繼續答問題。」鍾官對黑警警長道。

「請問警長你可以解釋未?」Jason微笑地道:「點解咁多位被告人啲口供完全一模一樣?點解警方可以用電腦print定啲口供比咁多位被告人簽?」

「…」黑警警長突然大嗌:「阿sir做野唔駛你教!」

見到黑警警長失控,Jason微微一笑,向鍾官說道:「法官閣下,我冇野問喇。」

鍾官只係狠狠咁望住Jason,再向陪審團解釋:「本席覺得,警方響處理口供方面做法不完美,但可接受,可以再改善。各位陪審員不必過份解讀呢一部份既證供。」

乜野話!?

呢啲係人講架!?

Jason已經儘左力,面露微笑咁坐低,等下一個證人。

不過我知道,佢絕對唔係好似佢個笑容咁從容。

鍾官干涉盤問既方式已經好有問題,再加上唔知陪審團會唔會有機會係由獻世派禮義廉佢地安排,就算再好既大律師甚至係資深大律師,都唔會有把握打贏呢場仗。

但點都好,至少Jason都要擺個姿態出黎,唔可以有怯場既感覺。

怯,你就會輸一世。

香港都係。

*

審訊一直日復日咁持續落去,由唔同既證人再比口供。

之後既證人比口供既時候,鍾官有意無意間都不斷作出干預。

好似有個法證專家,響Jason既盤問下承認咁多位被告人根本冇任何接觸過爆炸品既供詞低下,鍾官竟然向陪審團作出唔排除證人口供可能出錯呢個機會既「法律指引」。

仲有好多林林總總既干涉,立場極度偏頗。

但最賤格既一招,係第一日審訊開始,鍾官就頒佈左一項法庭命令,命令傳媒唔能夠就住呢單案件作出任何報導,否則會以藐視法庭追究有關傳媒,原因係會影響審訊既公平性!

喂!你已經影響到個公平性好離譜喇!

咁樣落命令已經明顯係踐踏緊新聞自由!

傳媒唔能夠報導既時候,極度不公平既審訊呢樣消息就冇辦法比社會大眾知曉,輿論就好難發揮作用!

之後,即使有傳媒譴責同批評有關既命令,社會上更加有遊行示威甚至警民衝突等等激烈反應,但佢不作出任何理會,我地最後都無可奈何。

只能靠現場旁聽既人士既消息,透過社交媒體流出去。

但由於而家網上太多假消息,加上呢類流出既消息難以fact check,所以反而比藍媒大造文章,因為真係冇乜人相信法官會偏頗到呢一個地步。

恐怕唯有件案件完結,法庭命令解除之後,大眾先可以知道真相。

但到時已經太遲…

另一方面,由於我間律師樓之前比人惡意縱火,加上不停有人滋擾,好多員工都寧願比錢提早辭職,包括我既另一位徒弟Andy,而且生意都一落千丈。

不知不覺間,我公司只係得返我、然仔同秘書Emily。

冇辦法,其實我理解佢地既難處。

就響呢個惡劣既形勢之下,審訊終於到左辯方證人比口供既日子。

(待續)
2019-09-10 21:08:06
sor9ly
今日要睇波,可能要暫停一日
2019-09-11 22:33:52
二十三

「Court,起立!」庭警大聲地叫道。

鍾官亦徐徐步入法庭。

之前其他被告人都選擇親身比口供,全部都係關於佢地被拘留時被折磨既情況,基本上同阿禮大同小異。

不過所有女被告人仲受到更加恐怖既逼害,幫佢地錄口供既,並唔係女警,而係男警!

換句話說,即係佢地被逼全裸咁響班男黑警面前長達十幾個鐘,仲要比佢地恣意非禮、用言語去侮辱!

甚至乎…!完全唔敢想像呢班係警察!

佢地男男女女都好,講既時候全部都眼泛淚光,有幾個女仔更加係講到抱頭痛哭!

通常呢個時候法官都會休庭等被告人既情緒平復小小再比口供,但鍾官冇咁做,佢逼佢地繼續接受控方既盤問!

好明顯目的就係要佢地比唔成口供!

不過,幸好佢地精神上都好堅強,喊完之後都仲可以比出一啲難以動搖既證供(始終直接陳述出事實係好難動搖既),暫時呢一部分都叫做向緊一個唔錯既方向發展。

然後,今日就到阿禮上證人台。

佢上去之前向我微微點頭,我亦都有點頭回應,希望可以比到信心佢。

之後無論控方既盤問同埋Jason既盤問都好順利,阿禮亦都能夠好準確咁樣回憶被逼供當時既細節,亦即係當日探監果陣同我地所講既野,同其他被告人都係大同小異。

鍾官響呢一part上面都冇乜打擾我地。

一切似乎好順利,咁多位被告人將逼供呢件事揭露左出黎。

但係…

有一種不安既感覺…

好似…

太順利喇。

呢次擺明係唔公平既審訊,冇理由黎到呢一刻先至變返公平架?



劉卓仁,係你自己多心諗多左啫,唔好胡思亂想,唔好太擔心。

冇事既,做乜自己嚇自己?

「咁你即係唔承認份口供係自意落架喇?」控方檢控官大律師既聲音將我從沉思中帶回現實。

「唔同意。」阿禮搖搖頭。

「我當事人已經多次否認份警誡供詞係自願落既,再加上份驗傷報告入面顯示既時間同被扣留既時間都吻合,真相可謂呼之欲出。」Jason有力地道:「所以控方根本冇可能依賴呢一份完全唔可靠、甚至可以話內容係虛構出黎既警誡供詞,去支持佢地既案情,話一眾被告人有犯罪。」

之前既被告盤問,去到呢個位都差唔多完結。

而阿禮作為最後一位接受盤問既被告人,響佢接受盤問之後,呢一部份就會完結,輪到其他辯方證人上台比口供。

鬆一口氣。

都話我啱啱既擔心係過慮架喇。

「請等一等。」控方大律師突然插咀:「我呢度有十幾份文件,想交比法庭睇睇。」

所有辯方既大律師,包括Jason,全部一都一臉愕然咁望住控方大律師。

我地一眾事務律師都係,目光全部集中晒響控方大律師身上。

「我呢度呢十幾份文件,全部都係有關咁多位被告人既精神狀態既報告。」控方大律師一面將文件交比書記再轉交法官,一面說道:「報告上面有精神科醫生證明,全部被告人都唔適合比口供。」

乜話!

「我地都冇做過呢啲精神科報告!」阿禮忍唔住響證人台大叫。

「幾時有份咁既野架!?」

「係呀!我地都冇見過精神科醫生!」

「我地既精神好正常呀!」

「呢啲報告根本係生安白做!」

犯人欄入面其他被告都開始有啲情緒激動!

不妙!

「肅靜!」鍾官又再喝令。

「…」犯人欄入既一眾被告人有啲收左聲、有啲轉為啜泣,亦有啲繼續指罵。

有幾位包括歐陽大狀同Jason在內既辯方大律師走埋犯人欄安撫佢地,而鍾官都冇阻止。

隔左一陣,大家既情緒開始冷靜落黎。

幾位辯方大律師都歸返原位。

大家屏息靜氣,就睇呢鋪各位辯方大律師點拆了。

「法官閣下,我地反對將呢十幾份精神科報告呈堂。」歐陽大狀率先發言。

「冇錯,法官閣下,將呢啲報告呈堂,並唔乎合法庭既程序…」好似肯德基爺爺既一位年老大律師梁華大律師道。

鍾官直視住梁華大律師,語氣中對呢位貌似肯德基爺爺既法律界前輩毫無尊重:「梁大律師,而家本席係法官定係你係法官?啱啱你所提到既程序係你決定?定係我決定?」

梁華大律師急道:「你…你…法庭有白紙黑字寫明既…」

鍾官再次無禮地打斷梁華大律師:「但本席有絕對既酌情權。」鍾官奸笑了一下:「就等我睇左呢十幾份報告先,之後再決定比唔比佢地呈堂…」

比你睇完仲有得剩既!?

(待續)
2019-09-11 23:55:28
等佢地上庭受多次傷害先整份假report推翻哂佢地講既野
2019-09-12 09:40:13
仲想令到佢地冇人信…
2019-09-12 21:45:09
二十四

成個法庭都好安靜,只剩下鍾官翻閱文件同揭頁既聲音。

全場人,包括控辯雙方既法律代表、小市民、記者等都屏息靜氣,等待鍾官作出決定。

其實…鍾官會作出一個點樣既決定都顯而易見。

「我睇完晒咁多份文件。」鍾官向住控方大律師滿意咁點一點頭:「精神科醫生報告好詳盡,我批准將呢十幾份有關咁多位被告人既精神科報告呈堂。」

有冇搞錯!?

「經過本席細心閱讀過咁多位被告人既精神科報告,再加埋啱啱咁多位被告人響庭上既表現,本席相信佢地精神並唔適合比口供。」鍾官道:「本席向咁多位陪審員再次作出指引,呢幾日咁多位被告人所作出既口供一概無效,各位陪審員響作出裁決時無需理會!」

有冇搞錯!

「反對!」Jason企起身:「第一,呢份所謂既精神科報告,好可能根本係偽造既,因為控方從來都冇向我地提出過有相關文件既存在,而且我地咁多位當事人都冇向我地提出過警方有搵過任何精神科醫生同佢地做過檢查!換句話說,呢份報告根本冇可能存在!」

「咁可能咁多位被告人都已經痴晒線,唔記得或者冇印象做過精神科報告都唔出奇。」鍾官對住Jason嚴肅地道。

痴線?

所有被告人響被判有罪之前都係清白,你身為法官竟然帶頭響搵到真正既證據之前話佢地痴線!?

「退一百萬步咁講,就算啲報告係真,which我地唔承認呢樣野。」Jason鍥而不捨地道:「驗傷報告上面咁多位被告人受傷既時間已經係一個好有力既證明,證明佢地根本唔係響一個自願既情況之下落口供!」

「何大律師,份驗傷報告淨係話佢地響警署落口供果段時間受傷啫,但冇提過佢地受傷既過程同情況係點吖嘛,係咪?」鍾官道:「佢地有可能係自己整親呢?又或者係比其他拘留室既犯人打呢?你有證據係警方造成佢地果啲傷痕既咩?」

「係冇直接證據,但警方果段時間係同咁多位被告人每個獨立咁落緊口供,除左警方之外根本冇可能有其他人在場!」Jason道:「呢樣野響口供紙既資訊欄寫得好清楚!」

「咁即係無證據喇?」鍾官反問:「冇證據既話本席係唔會接受你地既講法!」

「好!好!就當法官閣下你既講法係啱,咁即係佢地本身有精神病喇?咁根據香港法律,佢地根本連受審都唔應該,因為響法律上面佢地係無精神能力既人,咁今次既審訊應該徹銷!」Jason寸步不讓地同鍾官針鋒相對:「你最多判佢地入精神病院治療,唔可能判佢地有罪!」

如果我唔係局內人既一定會讚佢打得精彩!

鍾官一時語塞,無言以對。

梁華大律師同其他咁多位大律師都同一時間企起黎:「我地都支持何大律師既講法!如果法官閣下你一定要接受呢十幾份精神科報告既話,咁今次呢個審訊就一定要撤銷!」

一時之間法官同辯方一眾大律師針鋒相對,火藥味極濃!

咁先係法律界專業人士應有既風骨!

鍾官面對一眾辯方大律師既抗議,毫不讓步,面不改容咁冷冷地回應:「好多謝辯方咁多位大律師既意見。不過,本席並唔認同咁多位既睇法,更何況本席有絕對既酌情權去處理呢十幾份報告。」

「法官閣下,你既酌情權係法律賦予既。」Jason都寸步不讓,道:「麻煩法官閣下你都跟返法律做野!」

「我贊同何大律師既睇法!」

「法官閣下,你咁樣係濫用緊法律比你既權力!」

一眾辯方大律師突然全部we connect,團結一致咁對抗鍾官!

或者大家去到呢個關頭,知道再唔團結對抗既話,今場官司一定會輸,其他大律師終於都選擇唔再妥協!

係遲,但好過冇到。

旁聽席爆發出一大片掌聲!

前所未有!

「肅靜!」鍾官再一次擺起架子:「如果唔係本席會下令閉門審訊!」

好大既官威!

根本已經唔係按照法律行事!

鍾官目光冷峻地來回掃視一眾辯方大律師,再緩緩地道:「既然係法律賦予本席既權力,本席就算點用都好,都唔算濫用。你地唔需要嘗試再說服本席。」

轉頭向陪審團道:「本席而家鄭重咁向各位陪審員作出指引,首先就係本席接納控方呈上法庭有關咁多位被告人既精神報告,從而撤銷佢地呢幾日響庭上既證供。換句話說,各位陪審員響決定咁多位被告有冇罪既時候,唔需要考慮被告人既證供。」

旁聽席一遍嘩然。

「肅靜!」鍾官道:「再嘈本席首先會叫庭警驅散各位唔守規矩既市民!」



驅散?

夠膽就響度噴胡椒噴霧!

「另外,」鍾官將注意力再放響庭上面:「本席運用酌情權,決定呢十幾份報告,只係適用於咁多位被告人呢幾日比既證供。換句話說,佢地咁多份警誡供詞係仍然有效既,各位陪審員響判案既時候必須考慮埋呢一點。」





鬼話連篇!

我諗起少○足球入面經典既對白。

球證、旁證、足協都係我既人,你點同我鬥?

(待續)
2019-09-12 23:08:08
狗官
2019-09-13 02:47:25
睇撚到燥
仆街狗官
2019-09-13 10:54:34
有咩事不如走佬算啦
2019-09-13 20:34:43
各位讀者中秋節快樂!
希望今日大家好好休息一下,人月兩團圓!
2019-09-14 02:33:44
人肉兩團團
2019-09-16 21:50:27
巴西兄!
雖然今日講係遲左,但都中秋節快樂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