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社會)我個仔被老屈藏有炸藥

440 回覆
170 Like 26 Dislike
2019-08-09 21:54:11
雙普選,加取消晒功能組別,呢樣堅過石堅

如果唔係邊條仆街上台都只係扯線公仔
2019-08-09 21:56:49
但係一國兩制下係咪真係有真普選?
2019-08-09 22:01:07
其實真係好難講…

十年前…仲係讀緊書既時候,其實有一刻會相信過,但而家雜種上左台之後越黎越專制,至少響可見既將來,唔好話真普選,做樣假既都唔會比你

所以先會覺得一切都好遙遠…
2019-08-09 22:03:22
我唔係想逼你走向獨立 但係有咩方法係中共搞唔到我地而有真民主
2019-08-09 22:29:03
的確…
小弟不才,真係諗唔出…

或者都係因為到左死胡同而死人垃圾濕鳩政府一路響度拖,黑警濫暴濫權,越黎越多義士們身陷險境,但大家都諗唔出有乜方法先會覺得攰同灰…

只能夠見步行步,至少現階段爭取返可以睇到既野先

之後既路係點,老土都係咁講,總有大家一齊行既…
2019-08-09 22:29:40
今晚會休息一日,敬請留意
2019-08-09 23:18:37
唔駛不才 大家一齊進步咪得 壓力大咪停一停 休息下咪再幫手 仲有好多人幫手頂住
2019-08-12 21:28:05
多謝巴打,大家呢個時候互相扶持同鼓勵喇
2019-08-12 21:29:24
對唔住,早幾日香港發生既事…令到細佬我真係冇乜心情出故,所以用左期,今日繼續,希望大家見諒
2019-08-12 21:29:35


呢件事已經過左好耐,就等佢過去喇!

唔好…

唔好再提喇…

好唔好…

「劉Uncle,請聽我講埋落去。」Jason斬釘截鐵地道:「你要聽下阿禮點諗。你唔一定可以再咁容易見到佢。」



唔會既!

你咁講係乜野意思!

「你咁講乜野意思!?阿禮一定可以大步檻過既!」我開始有啲激動。

「咁你就更加要聽,等佢返出黎既時候你地可以好好咁相處落去,更加清楚你仔仔既諗法。」Jason冷靜咁回應,再堅定地補充多句:「我都相信阿禮可以大步檻過。」

「我知道Auntie既事係悲劇。佢響放工返屋企果陣比個扑頭黨從後襲擊,搶左佢手袋,而Auntie都因為失血過多而過世…」

我聽到呢到,雙手掩住面…

將我既面容深深咁埋藏響我雙掌後面…

就好似…

陷入回憶之中…

我回憶入面…就好似見返老婆過世果一刻咁…

*

響手術室外面…我心急如焚…



我拖住細細個得五歲既阿禮企左響啱啱做完手術既老婆訓緊既病床隔離…



睇住老婆既心電圖條線變平…

聽住維生儀器大聲作響…



睇住身穿白袍既醫生同護士拉埋簾搶救…



「對唔住,劉先生。」醫生充滿歉意咁同我講:「我地已經盡左力。」

我抱住五歲既阿禮,眼淚不斷咁流落黎…

阿禮摸摸我個頭,問:「爸爸做乜野喊?唔好喊喇,等媽媽訓醒覺起返身我地一齊去冒險樂園玩喇!我要同媽媽一齊掟波波!」

我抱得阿禮更加實…喊得更犀利…

*

點解要講呢啲…

點解要我再回憶多一次…

「兇手好快就捉到。」Jason既語氣透住一絲悲傷:「諷刺既係…佢係你一個義務幫助過既客人,一個涉嫌傷人既後生仔。」

「聽阿禮所講…發生呢件事之後你開始慢慢咁改變。」Jason直視住我:「首先係完全唔接刑事案件。」

係…

我話過自己唔係專刑事既律師…

但唔代表我未做過刑事案件…

響十六年之前…

響老婆未過身之前…

即使我唔係專做刑事案,但我間中都有接觸…

仲會幫果啲冇錢冇權冇勢既人做義務法律諮詢…

但係…

果件事發生之後…

我已經分唔清到底乜野先係公義…

已經唔知乜野係啱定錯…

或者…只有金錢係無分對錯?

「然後…你連所有既民事案件都唔做,亦都唔再提供任何義務法律服務。」

因為…

就算連民事都好…

就算係向市民提供法律既義務服務都好…

我都已經分唔清楚…

邊個係啱?

邊個係錯?

我究竟…係咪比緊一啲法律服務果啲窮凶極惡既人?

「然後你變得唔理世事,對社會上面所有發生既事不聞不問,淨係追求自己所謂既穩定。你又開始埋左獻世派堆,依靠佢地既人脈,搵左好多大陸人既生意,你…變得淨係掛住搵錢,只要社會上面有事阻住你搵錢,你就會好嬲。」

呢個世界…

對與錯已經好難分…

唯獨…只有錢…係最好既…

只要有錢,人地就會當你係啱…當你係神…

「阿禮想做律師…」Jason淡淡地道,但語氣入面自自然然有一股說服力:「係想喚返醒你,劉Uncle。雖然印象已經因為細細個而變得有啲模糊…但係佢想見返果個為弱勢社群出聲既你。果個不畏強權既父親背影,真係好有型。」

一滴…

兩滴…

三滴…

原來…

不知不覺間…

已經有幾滴眼淚滴左出黎…

我諗…

我真係時候要訓醒喇。

禮…禮!

「所以…我好想幫助呢個師弟。」Jason再次直視住我:「劉Uncle,比次機會我,代表劉學禮做佢既大律師。」

我望住佢,久久未能出聲。

「呃…我知…我既年資可能冇隔離條老屎忽咁資深…」

我繼續望住佢,其實心入面已經有打算。

「仲有,唔好見我鍾意撩女仔就對我有偏見,我保證我工作既態度係好認真既…」

既然決定左,就唔好再諗咁多…

「雖然好快就正審,但我好快就可以睇晒啲文件…」

「夠嘞。」我截停佢既說話。

今次到Jason望住我。

「希望今次我地會合作得好成功。」我向Jason伸出手黎:「雖然呢單case唔想講愉快呢兩個字…但係…何大律師,希望我地合作愉快。」

Jason再次露出笑容,但今次唔再係果副高高在上既笑容,而係一份真摯既笑容。

好多時,人同人既信任其實好建基於感覺。

的確,我對Jason既第一印象唔係幾好,但係佢響短短一番說話既時間入面完全改變左我對佢既感覺。

兩位律師既合作,最講究既係互相信任。

「事不宜遲,咁我地開始做野。」Jason提議:「我而家去你度睇晒啲文件先,然後聽日入去拘留所見阿禮?」

「好!」

禮呀…爸爸同你師兄黎救你喇。

(待續)
2019-08-14 21:50:34


翠兒…?

「唔…咁你地係點識佢?」Jason繼續提問。

阿禮合埋雙眼好似沉思緊咁,之後打開眼緩緩地道:「果陣有一次示威,我地企到最前線,佢救左我地其中一位同學。」



以前既我冇想像過…

阿禮會選擇企到咁前…

我…

究竟有幾了解自己個仔…?

為左金錢…

我又放棄左幾多野?

「其實果次…我地冇諗過會去到咁前…」阿禮繼續回憶道:「因為其實果次既示威原本好和平,雖然冇乜警察維持秩序,但大家反而好理性咁和理非遊行,所以我地都冇預過會有啲乜野危險。我地果日只係帶左啲宣傳品過去,一路行一路派。

「我地都好順利咁行到去終點,即係政總同立法會果一頭,然後開始拎宣傳單張出黎派。而慢慢地,終點亦都越黎越多人聚集…

「就響呢個時候,我地聽到話突然間有大量既防暴警察趕過黎現場,同最前線既一班手足對峙緊。而前線既人其實真係唔多…

「我地衡量過之後,最後決定所有女仔留響原地,如果有乜野事就撤退先,由我地所有男仔上前去睇下有乜野可以幫到手。

「我地去到既時候其實雙方都只係對峙緊,仲未有乜野衝突發生。點知班防暴警察突然間後退,響佢地同示威者之間留左個空位出黎,於是有手足向前衝,而班黑警就好似等左呢個機會咁一舉而上,用警棍瘋狂咁毆打前面既手足,又開始狂用胡椒噴霧黎射我地,又拘捕已經訓左響地既人…

「果陣既情況極度混亂,而我地其中一個同學Brian響完全冇裝備既情況之中左胡椒噴霧,成個人訓左響度,而班黑警都步步進逼緊,情況極度危急…

「就響呢個時候,有個女仔突然衝上去,奮不顧身咁將Brian拉返後面安全小小既地方同我地會合,又幫佢清洗中左椒既地方…」

「呢個女仔就係…?」我忍唔住插口問。

阿禮突然露出溫柔既微笑,而我懷疑佢自己都唔知自己笑緊:「係,就係翠兒。」

「呢個就係你地相識既經過?」Jason問。

阿禮點點頭:「之後我地返左上去,發現班女仔仲響度等緊我地,而翠兒呢件事之後都好自然咁加入左我地。」

「明白晒。」Jason低頭閉目諗左陣,再問:「佢係你地入面之中唯一一個冇學生會公務既?」

「係。」阿禮回答:「但我地本身聚埋一齊既人都只係咁啱有學生公職在身,其實只要係信念一致既,我諗我地都會當佢係好朋友。」

「你話佢係大學生?」Jason問:「佢有冇證明過比你睇?」

阿禮回答:「佢親口同我地講過。而且我無意之中都見過佢張城大學生證。」

Jason續問:「你有冇佢既Facebook或者IG甚至係其他社交媒體既account?」似乎Jason對呢個翠兒好有「興趣」咁。

「冇。」阿禮搖搖頭:「佢同我一樣,都唔鍾意玩社交網站。」

Jason再次閉目尋思。

我見到Jason對翠兒咁有興趣,都想知道多啲關於呢個人既資料…但我記得我現有既文件上面,完全冇出現過呢個人,於是道:「呢位翠兒應該走甩左,至少呢度咁十幾個被告入面,都冇佢個名。」

阿禮苦笑了笑:「至少我地仲有人走得甩。」

Jason問:「你有冇翠兒個電話?」

阿禮諗都唔駛諗就背左個電話號碼出黎。

好似…擺左響心入面一樣。

「唔該。」Jason抄低左個電話號碼。

「你地會聯絡佢架可?」阿禮有啲心急咁問。

「咁就要睇佢聽唔聽電話喇…」Jason露出一個饒有深意既笑容。

「另一個問題。」Jason抄完電話後繼續提問:「點解你地會租左一個工業大廈既單位?你地響入面又係用黎做乜野?」

「係翠兒既提議。」阿禮道:「平平地咁租間工業大廈既單位,可以用黎存放物資。」

「物資?」Jason戚一戚眉:「唔係真係炸彈下嘛?」

「痴線咩你!」我有小小激動:「禮佢地點會做呢啲野!」

「梗係唔係炸彈喇…」阿禮澄清:「都係一啲宣傳品,有大有細…同埋示威時用既裝備,好似安全帽、頭盔、眼罩、保鮮紙等等。」

「聽落唔係好多…有需要用到一個工業大廈既單位?」Jason問。

的確…

「咁係因為我地都係唔同大專院校既學生會幹事,所以本身既物資仲有宣傳品都可以放返響我地學生會間房入面。」阿禮解釋:「但我地都會有落莊既一日,為左應付呢個情況,我地需要搵一個地方存放我地既物資。」

「唔留比下莊?」

阿禮搖搖頭:「我地雖然落左莊,但仍然好想為左公義而發聲,所以我地打算繼續自發行動。同埋…我地都想有一個聚腳點,響呢個時候,翠兒就提出左大家出錢合租工業大廈呢個選擇。」

(待續)
2019-08-15 01:24:00
翠兒仲唔係狗乸
2019-08-15 08:45:01
預計個故唔會好長,好快會開估

不過,星期日果陣現實就已經開左估
2019-08-15 21:55:31
十一

「翠兒係點樣主動提出黎話要大家租工廈架?」Jason一路寫筆記一路問。

「佢話佢有個親戚係做開地產,所以可以搵到一啲好平既工業大廈租盤。」阿禮回答:「最後佢親戚介紹左一個單位比我地,係響葵涌既工廈入面,月租只係4000蚊,每人圍返都係幾舊水,所以我地決定都係租果個單位黎做聚腳點。」

4000蚊月租?

比起市價平左起碼一半喎,有冇咁平呀?

定…呢個係引佢地租果個單位既策略黎?

「除左業主同埋你地之外,仲有冇人知道你地租左個工廈黎擺野?」Jason續問。

阿禮諗左一陣,搖一搖頭:「應該得我地十幾個知。我地冇帶過任何我地十幾個以外既朋友上黎坐。」

「你地呢個所謂組織有冇啲社交媒體既帳號?」Jason問:「然後有邊條傻仔填左個地址落去?」

阿禮都係搖頭,道:「都話左…我地其實冇當過自己係啲乜野組織,只係一班志同道合既朋友聚埋一齊做一啲大家都想做既事…咁又點會幫自己整個Facebook page、ig account或者類似既野呢?」

Jason點點頭,響佢本筆記上面飛快咁樣drop低notes。

我一邊望住Jason一邊諗緊野…

我由頭到尾都堅信阿禮所講既野…

根本就冇所謂既學生示威組織,更加唔好講係啲爆炸品…

但係…

班警察又點會知道佢地呢班學生既存在?

又知佢地所租既工業大廈?

甚至乎會響個單位搜尋到爆炸品?

諗到呢度…我不由得問左一個問題。

「禮,你地比人拉果日,你所講既翠兒響唔響度?」我問。

「響度,佢仲買左幾袋食物同飲品上黎添。」阿禮回答。



「佢果日有冇比人拉到?」Jason幫我問落去。

似乎大家想法一致。

莫非係拉左再放走左?

甚至乎根本就冇拉過?

「果日太亂喇,真係記唔清楚。」阿禮回答。

如果當日有響現場,應該九成九會比班警察拉喇?班警察係有心拘捕你地既,事前應該有一個好周詳既行動計劃先啱。

咁既話…除非你真係○○7占○邦既啫,如果唔係,點樣逃得離現場?

我再好快咁瀏覽下所有文件…

根本連翠兒呢個人都冇人提過。

「冇…」我望完啲文件後自言自語。

「至少翠兒走得甩…」阿禮細細聲道。

我覺得…阿禮比人呃左喇…

雖然唔知呢個翠兒實際上既角色係乜野,但佢響呢件事上面應該係有關聯…

諗起歐陽大狀講過,阿禮佢地只不過係班不幸地被選中既細路…

會唔會…

由頭到尾…由最初開始,呢個已經係一個佈好晒既局?

「可唔可以講下當日比黑警拉既時候既經過?」Jason打斷我既沉思,轉移左去另一個話題。

阿禮一瞬間露出痛苦既回憶既表情,但好快回復平靜,點點頭:「其實…一切都發生得好突然。」

「事發前一日,我同爸爸鬧翻左,所以返左港大
搵朋友屈蛇。」阿禮開始回憶:「而佢都係我地果十幾個朋友其中之一,係啱啱提過既Brian。」

Brian…果個差小小比警察捉到,響最後關頭比翠兒救左果位…

「我果次係第一次同爸爸嘈得咁大鑊…」阿禮望住我,但眼神入面好似有種好深厚既感情…「我好唔開心,連Brian都睇得出。」

Jason用奇怪既眼神望住我,但冇出聲。

我有小小尷尬…

其實…我真係好後悔好後悔果日咁樣對阿禮…

如果唔係…佢今日會唔會比人拉?

但如果歐陽大狀講既係真既話,其實佢地一早已經比人揀中,踩中陷阱都只係時間既問題…

「我地十幾個人雖然大家好多都讀唔同既大學,讀既年級又唔同,但係因為一齊經歷左好多野,所以大家都好close。」阿禮開始繼續回憶…

「Brian試探性咁問下我,於是我索性一五一十咁同佢講晒。其實大家既屋企人未必政見都相同,所以呢種情況我唔係第一個遇到。

「於是,Brian響我地個WhatsApp Group入面提左出黎話不如大家出黎聚一聚,一來可以分擔下我既唔開心同壓力,二來我地都要為最近既遊行準備下,睇下有乜野可以做得更加好,點樣可以令啲自以為係中立既市民睇到呢個政府既所作所為…

「於是,大家就約好第二日既下晝時間上工廈單位度食lunch兼開會…

「我地都帶晒好多野準備直落通頂…」

「等等…」我插嘴:「即係話…你地之所以聚埋一齊…係因為…禮…你離家出走?」

阿禮對住我苦笑,不置可否。





我心入面…

一陣強烈既悔意升起…

但更加強烈既…

係罪惡感…

因為…

咁即係話…

我係令班後生仔女比人插贓嫁禍既間接幫兇?

(待續)
2019-08-16 14:23:42
2019-08-16 15:46:35
2019-08-16 15:50:13
葉開威繼續推
2019-08-16 21:39:09
多謝大檸樂巴!
2019-08-16 21:39:31
苦人參巴,thx!
2019-08-16 21:39:56
煉奶巴
2019-08-16 21:40:08
十二

或者係見到我面色好難睇而估到我諗緊乜野,阿禮反過來安慰我道:「其實就算我唔係離家出走都好,我地遲早點都會出黎聚架喇,因為我地都想出黎傾下究竟我地想下一步點做,所以其實唔關你事架,爸爸。」

Jason都拍一拍我膊頭:「如果係要比陷阱佢地踩既,上面既主謀點都會搵到個位比佢地踩,就算過到今次,都總會有下一次…劉Uncle,冇事喎,唔好自責。」

唔自責就假既…

不過聽左阿禮同Jason既安慰之後,至少我既感覺冇咁沉重…

「請你繼續。」Jason向阿禮道。

「嗯。總之我地就同平時一樣咁食野同開會喇…之後大家傾到咁上下,都想食個tea,所以之後翠兒就落左去附近七仔同茶餐廳買左啲飲品、啤酒同小食上黎比大家食。」阿禮續道。

「停。」Jason插口問:「你地果度有成八位男士,點解唔展現下紳士風度,而要個女仔落去買呢?」

呢個Jason,呢個時候仲執著男女風度既問題…







咦?

唔係喎…

好似…

有啲唔妥?

Jason呢個問題…

可能問啱左方向…

翠兒…會唔會趁呢個時間去做某啲野?

「佢係一個好女仔黎,從來都唔會好似啲有公主病既港女咁,覺得自己係女仔就乜野都要男仔去做。」阿禮又不自禁咁微笑起上黎:「由識佢開始佢已經好主動咁幫我地手…佢係一個好外向既女仔黎。」



阿禮係一個好單純既後生仔…以我所知佢應該未拍過拖…唔通…佢比呢個翠兒…迷住左?

「呀,爭啲唔記得問…」Jason好似醒起一啲野咁:「佢全名係?」

「何翠兒。」

「好,唔該。」Jason繼續問:「咁即係得佢一個出左去,你地冇人去幫手?」

「嗯。」阿禮回答:「因為佢好堅持。佢平時都係咁,決定左既野就唔會改變。」



真係越問越覺得奇怪…

「即係你地比人拉果陣佢已經走左?」Jason仍然冷靜咁問。

阿禮搖搖頭:「正如我之前提過下咁,佢返左黎架。所以班警察衝入黎拉人果陣佢都響度。」

但呢個翠兒走甩左。

如果佢唔係同警察夾埋既話,咁佢應該係個特工,如果唔係以普通人既身手響現場滿佈警察既情形下點會走得甩?

「禮…其實你覺得呢個翠兒有冇問題?」我其實忍左好耐,但而家終於忍唔住要問。

因為我睇得出,阿禮似乎對呢個女仔有啲好感。

可能…

遠遠唔止好感…

「有乜野問題?」阿禮反問。

即係佢覺得冇問題喇?

「冇…冇。」我續道,心諗都係唔好直接刺激到阿禮住,於是我轉一轉個方向問:「或者咁講,你地成班人有冇話對翠兒有乜野評價?」

阿禮突然直直咁望住我:「爸爸,你懷疑翠兒?」

「我…」

「冇,邊有啲咁既事?」Jason插口道:「劉Uncle想問清楚啲背景資料啫!」

「爸爸,如果你見到翠兒真人就唔會有懷疑架喇,佢個人真係好nice,好好。」阿禮望住我講。

我知呢一刻我講乜阿禮都應該聽唔入耳,於是我只係點一點頭。

對於入世未深既後生仔黎講,要呃佢地真係話咁易。

再講,件事而家都已經發生左,就算阿禮而家都覺得翠兒有問題,其實都已經太遲。

「之後呢?」Jason冇再執著響翠兒呢個人身上。

「翠兒返左上黎冇幾耐,班黑警就爆門入左黎…」阿禮既面容開始有小小扭曲:「佢地…一入到黎即刻好暴力咁㩒低晒我地全部人…情況突然變得好混亂…混亂之中佢地就大嗌…話懷疑我地收埋炸藥,之後不由分說咁就帶晒我地上左幾架唔同既警車…」講下講下…阿禮小小扭曲既面容上面,忍唔住深深咁合埋雙眼…

「好…跟住落黎我問既,好可能會令你回想起痛苦既回憶…」Jason換上一副嚴肅既語氣,問:「你準備好就同我講。」

或者係已經估到跟住落黎會問乜,阿禮已經扭曲既臉容上面,開始有輕微既抽搐…

但佢好堅強咁點一下頭。

我個心痛左一下…

究竟阿禮經歷過啲乜野,先會令佢有咁大既心理陰影?

我地甚至乎都未開始問佢野,佢只係想像到要問既野,已經表現得好恐懼…

「OK,你問喇…」阿禮輕聲地回答。

「關於你份警誡供詞…」Jason問:「點解你…應該話係你地先啱…會全部認晒啲炸藥係你地整出黎既?仲要有晒時間表,要去邊度炸啲高官同黑警?」

阿禮個身震左一震。

我諗起我第一次探監既時候,阿禮六神無主咁不斷重覆:「係!係我地做既!係我地做既!」

再加上當時佢身上既傷痕…

一定係嚴刑逼供!

「禮,你ok嗎?」我見到佢既反應,於心不忍。

阿禮突然睜開眼睛,深呼吸一口氣,將自己冷靜落黎。

「我可以。」即使阿禮係強制咁去冷靜自己,但我已經覺得佢好叻仔。

我以有你呢個仔為榮。

「假架,全部都係假架。」阿禮道:「呢度啲所謂自願比既口供,全部都係差佬作完之後比我地簽。」

果然!

(待續)
2019-08-17 21:54:14
818
2019-08-18 09:09:03
wai yuen kin
2019-08-18 09:40:47
Ho ho tai!!! 818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