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社會)我個仔被老屈藏有炸藥

440 回覆
170 Like 26 Dislike
2019-10-06 23:28:16
輕輕一推
大家都安全嗎
2019-10-07 09:40:57
我平安

但最希望眾義士都平安無事
2019-10-08 22:04:15
出結局之前update一下角色示意圖

頭盔:以下人物圖同故內角色無關,歡迎各位自行代入其他人物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極度不幸

劉律師/劉Uncle - 劉卓仁


阿禮 - 劉學禮


鄭議員 - 鄭志城


然仔 - 楊浩然


歐陽大狀 - 歐陽楓


Jason/何大律師 - 何啟明


鍾官 - 鍾國仁


梁華大律師 - 梁華

(左上角果個)

何翠兒/翠兒/徐穎雯 - 徐穎雯



結局仲趕緊工,請睇住圖先
2019-10-09 22:46:06
三十六

我望住徐穎雯。

佢雖然著住麥○勞外賣員制服,頂帽又遮住左佢既樣唔少,但其實細心一睇佢個人又真係好憔悴。只係佢本身就係一個靚女,所以唔會咁易留意到佢精神狀況。

可能要避開跟蹤同埋面對良心既責備,所以先搞到自己咁憔悴喇。

不過,佢總算肯企出黎承擔返責任,肯去做啲野去補償返自己既過錯。

當然,我咁講唔代表我唔嬲,我仲好嬲,但佢肯出黎做證已經係目前我地呢單官司最好既方案。

「多謝妳。」Jason點點頭:「我地大概都明白個來龍去脈。」再望一望個鐘,道:「而家都四點幾,不如大家都恰一陣?」

徐穎雯點點頭。

「妳留響度聽日同我地一齊出發?」Jason問。

徐穎雯偷偷地咁望一望我,再向Jason問:「可以?」

Jason意會徐穎雯既考慮,轉頭望住我。

哎,你兩個咁比壓力我係冇用架,我係唔會驚架。

不過…

為免徐穎雯會發生乜野事出唔到庭做證,例如被消失又或者被自殺,留響度再同我地一齊出發,似乎係一個最好既選擇…

「…我冇異議。」我目無表情咁開口。

「呵呵。」Jason笑左出黎。

「多謝…多謝你,劉律師。」徐穎雯終於抬起頭望住我,眼中儘是感激的眼神。

我比佢呢種眼神搞到好唔自在。

「我只係為大局著想。」我繼續面無表情咁回答。

「係喇,係喇!」Jason笑一笑,又轉頭問徐穎雯:「徐小姐,妳真係決定左要咁做?」

徐穎雯點點頭。

Jason面上有小小擔憂:「到時…就算監視妳果班人唔搞妳,妳都有可能被控妨礙司法公正而被捕…」

「我已經決定左。」徐穎雯堅定地道。

「嗯。」Jason沉默左一陣,再定睛打量左徐穎雯全身上下一眼,突然問:「妳有冇衫換?定妳諗住聽日著住件麥○勞制服上庭?」

「放心。」徐穎雯指一指個麥○勞外賣箱:「我帶左另一套衫,放左響入面。」

Jason笑一笑:「咁就好。」

*

我訓唔著。

於是去一去洗手間,順便洗個臉,令自己精神啲。

啪。

有人推門而入,我由鏡中既倒影中,望見係Jason。

「訓唔著?」佢問我。

「嗯。」我響鏡既倒影入面望住佢:「你都係?」

「我好想訓架。」Jason又自信咁笑一笑:「不過我要準備一下聽日場官司,今次…應該真係最後決戰喇。」

「不如你都訓一陣喇。」我建議:「聽日唔夠精神既話你轉數唔夠快呀。」

「你同我定喇,我成日都係咁架喇!」Jason笑道:「又唔見我輸?」

「你次次都贏架咩?」

「唔係架。有啲hopeless case就算點努力都冇用,你做呢行應該都知架。」Jason聳聳肩。

「Hopeless case…」我沉思一陣,苦笑道:「我地呢單case又何嘗唔係?你睇鍾官既審案方式,我地真係未打已經輸左八成。」不認不認還需認。

「都黎到呢個階段喇,冇得諗住認住求情架喇。」Jason笑道。

「求佢老…」我強行忍住,差啲唔小心爆粗。

「哈哈。」Jason見狀哈哈大笑。

「你覺得徐穎雯信唔信得過?」我轉一轉話題。

「我地有得揀咩?」Jason回答:「何況,我覺得佢應該係真心想幫我地。」

的確,佢流露出黎既表情並唔似扮野。

不過,我更擔心阿禮佢地見到徐穎雯出現既時候會點…果種打擊一定好大…

但呢啲都唔係最大既問題…最大既問題係…

「鍾官一定會百般阻撓。」我將我既憂慮講出黎:「你諗住點拆?」

「到時你咪知囉。」講完之後露出左一個高深莫測既笑容。

既然你都咁講,我就相信你喇。

*

「Court,起立!」法庭保安又再一次叫道。

已經黎到審訊既最後階段。

「點呀?何大律師?你個證人點呀?」鍾官其實應該知道保安哥哥今日冇可能上到庭。

「法官閣下,證人仍然昏迷不醒訓左響醫院,今日冇可能上到庭。」Jason企起身回答。

「咁樣既話,唔好話本席冇比個機會你地。」鍾官面上掩飾唔到佢既笑意:「好,就等我地進入結案陳詞既階段喇。」

「請等一等。」Jason不慌不忙地道:「雖然果位證人仲響醫院留醫未出到院,但我地有另一位更好既證人出庭作證。」

「哦?」鍾官咪埋雙眼望實Jason:「仲有?」

「冇錯。」Jason從容一笑:「請問我地可以傳召佢入黎未呢?法官閣下。」

鍾官再望一望班「外國勢力」,再望一望Jason,勉為其難咁點點頭。

「然仔,麻煩你幫幫手搵徐小姐入黎。」我向旁聽席上面既然仔道。

然仔點點頭,離開內庭往向大堂走出去。

似曾相識既畫面,求神拜佛,千其唔好再出咩差錯…

不過比起呢樣野,我更加擔心阿禮同埋佢班朋友一陣間見到「何翠兒」幫佢地做證既時候既情緒…

醜婦終需見家翁,要來臨既始終會來臨。

呢次完全冇意外,徐穎雯換左件suit,由法庭大門徐徐咁行入法庭。

當阿禮佢地見到徐穎雯既時候,個個都顯露出驚喜既神情,以為徐穎雯係專誠黎救佢地…

嗯,咁雖然都係事實黎…只不過佢地唔知,徐穎雯同時都係陷害佢地既真兇…

由徐穎雯踏入法庭開始,我既視線就冇離開過阿禮佢地…

唔係,應該話冇離開過阿禮先啱。

跟住落黎,焦點應該係落響徐穎雯身上先啱,但我眼中只有我既寶貝仔劉學禮…

我好擔心佢知道自己比鍾意既人背叛既時候,會受到點既傷害…

徐穎雯緩緩咁步上証人台。

我知我應該係要專注返徐穎雯響証人台作既証供,但我既目光依然只停留左響阿禮身上。

算,聽證供既責任就交比Jason喇,呢個係佢責任。

徐穎雯比既口供大家都聽過,而佢亦都比得好有信心,響控方既盤問之下完全冇動搖。

但更重要既係…班學生既反應…

一聽到徐穎雯既真名原來唔係叫何翠兒而係徐穎雯既時候,大家首先係愕然。然後當徐穎雯承認自己係警察卧底既時候,其中幾個男仔已經好憤怒地爆粗鬧佢。

「屌妳有冇搞撚錯,我地咁信妳,妳係卧底!我地根本乜都冇做過!」

「肅靜!」鍾官喝令。

之後徐穎雯講到自己點樣接受上司命令插贓嫁禍既時候,有幾個女仔已經係咁喊,而男仔就嬲到係咁鬧,鬧到中間有幾次鍾官發嬲休庭咁滯。

但我最擔心既,始終係阿禮。

佢由得知徐穎雯係卧底果一刻開始,並冇好似其他學生咁情緒化,反而係呆左咁雙眼放空。

之後既審訊,佢都係好似一尊佛咁坐左響度,目無表情咁雙眼完全放空。

我唔知佢係咪有聽緊啲供詞,但我知佢個心一定係好痛。

我知呢個仔係一個好重情既人,對身邊既人付出係100%,但如果向一個自己鍾意既人付出之後,反而被對方陷害,果種打擊可想而知。

*
2019-10-09 22:46:29
正如前述,徐穎雯比口供比得好好,係中間有喊過小小,但唔影響佢既可信性。

而家剩返既,係點樣應付鍾官…

「好有趣既証人,何大律師。」鍾官摸摸自己下巴。

「係好有力既証人先啱,法官閣下。」Jason微笑回應。

「但係而家本席向陪審員你地發出法律指引,」鍾官唔理Jason轉移望向陪審團:「本席覺得你地參考辯方証人既供詞既時候,要諗清楚佢有冇講大話,而本席認為佢講大話呢個可能性好高。」

又黎!

呢啲唔係指引,係干涉陪審團!

明明徐穎雯響盤問之下根本冇絲毫動搖,正常法庭既推論一定係屬於可信既証供!

「憑佢既委任證影印本,又點証明佢曾經係警察呢?」鍾官續道。

「法官閣下,証人響面對控方大律師既盤問之下毫無動搖,而且好多細節位都講得好清楚。」Jason企起身反對:「而且我地拎得出証人既警察委任証副本,而家係到控方提出証據去反駁,唔成功既話咪即係推論出我地既証人係前警察!」

「何大律師,本席話唔係就唔係。」鍾官回答,冇任何轉彎既餘地。

Jason坐返低。

下?唔係咁易就放棄下嘛?

只見佢同其他被告既大律師交頭接耳,突然個個大律師既表情都出現一啲驚愕既表情,但大部分諗左一陣之後都點點頭。

然後…

「法官閣下,」Jason率先企起身:「我地咁多個被告既代表大律師,而家正式向法庭申請,要撤換主審法官。」

!!!

佢講完呢句之後,全部大律師一齊企左起身,全場一片嘩然。

又黎We connect!

我都呆左…佢地今次玩咁大?

「本席倒係好想知道你地既理據響邊度。」鍾官道:「你地覺得本席會咁輕易批准?」

的確,正常黎講,向主審緊既法官申請要撤換佢,根本係冇可能咁滯。而且撤換唔成之後個主審法官一定會針對果位律師,係一個極高風險但好低回報既決定。

我唔明點解佢地咁大膽。

不過轉念一想,反正鍾官不嬲針對開我地,其實呢個申請反而冇野好輸。

「法官閣下,我手頭上有証據,証明法官閣下並唔適宜繼續處理呢單案件。」Jason自信地笑笑,冇等鍾官回應,就將一個小型播音器拎左出黎。

我明白了。

鍾官鐵青住臉咁望住Jason,但已經黎唔切阻止。

Jason快速咁㩒開左個播放制,將傻仔鄭議員既錄音響庭上面播出黎。

一路播,全場一片嘩然,議論紛紛。

鍾官喝令:「何大律師,麻煩你收起個播放器!呢度唔係戲院,唔係你話播咩就播咩!」

Jason正想回應之際,陪審團之中有一個短髮灰色恤衫既阿伯突然間企起身:「咁多位,或者我都代表陪審團講幾句!」

全家法庭突然比呢位伯伯雄厚既聲音嚇左嚇,紛紛停落黎凝神靜聽。

「講法律,我地咁多位陪審員全部都係外行。但係,我地知道乜野係良知。我唔知鄭志城議員收買左幾多陪審員,但係我絕對唔係其中一員!由第一日開始我地見到既,就係法官大人你既處事方式非常唔公平。」伯伯眼光凌厲咁望住鍾官。

「我好懷疑法官大人你既人格係有問題。但本住法庭比我地既指引,我地本來都逼於無奈要接受你既引導。

「但係聽完段錄音之後我就明白點解你既審訊方式係咁唔公平!呢度係香港,仲係一個有法治既地方,唔到你呢啲貪官亂黎!法官大人,如果你係都要堅持繼續由你去處理呢單案件既,我地係唔會考慮你之前既法律指引,只會全部一致裁定所有被告既罪名不成立!」

全場鼓掌。

估唔到,陪審團竟然會出聲。

唔怪得鄭議員仲要恐嚇我地,原來係因為佢地收買唔到陪審員。或者至少收買唔到全部陪審員。

「仲有,我想提一提法官閣下,唔好再諗住想下令傳媒唔準報呢件事就以為可以當冇事發生。」Jason笑一笑:「我一早響開庭之前已經將段錄音send左比好多記者朋友,恐怕你一走出法庭開返個電話就會見到自己同鄭議員上左毒果動新聞。」

鍾官鐵青住面,不作一聲,忽然下令:「退庭!退庭!」

*

呢段錄音最大既結果,就係令到鄭議員同埋鍾官因為妨礙司法公正同貪污等等罪名比廉署拉左,並且被落案起訴。

事實上土共港共似乎唔諗住保佢地,完全當佢地係棄卒。

而且呢件事響國際上面引起左好大迴響,所以對家似乎被逼放棄左用阿禮佢地黎殺雞儆猴既方案,佢地響另一次公平既審訊入面全部被判無罪釋放。

我果陣開心到衝入犯人欄抱住阿禮係咁喊,而Jason就響旁邊笑住咁望實我地。

總括而言呢盤棋,因為鄭議員既智障花式自殺,令到對面輸到一敗塗地。

*

然仔同Emily響呢件事之後繼續響我公司幫我手,主力做大陸人樓宇買賣同商業法既我地雖然生意一落千丈,但要維持基本生活同出埋佢地兩個既糧都仲勉強可以。錢?最多咪搵少啲!

Jason同我相反,專做刑事案件既佢,因為今次既案件聲名大噪,案件排山倒海咁黎,做都做唔切。睇黎我都要考慮下改接刑事案件喇!佢話遲啲會帶埋女朋友同我地食餐飯,但佢咁忙,都唔知約到幾時喇!

保安哥哥醒返之後好健康,但係就冇左份工。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Jason介紹左佢去一間偵探社幫手,佢響果度做得好開心。據聞間偵探社係佢女朋友個朋友開,個偵探好似叫遙遙,同佢女朋友由中學玩到大。

徐穎雯作供完之後比黑警拉左,被控妨礙司法公正。係我同Jason去保釋佢,當時佢全身傷痕,我同Jason自然知係乜野一回事。反而係徐穎雯一副逆來順受既樣子,睇黎佢為左贖罪,真係好甘心去承受懲罰。而我同Jason將會做佢既辯護律師。

至於阿禮?佢就繼續專注響港大既學業。佢被判無罪之後雖然係好值得高興,但佢反而日日都愁眉苦臉,一副行屍走肉既樣。

唉,身為爸爸你估我唔知發生乜野事咩?但就算阿禮過到自己果關,都唔會過到我果關。我係唔會比佢同徐穎雯拍拖既,最多比佢地做朋友既啫!

講起朋友,佢地既圈子入面,好似真係得返阿禮有同徐穎雯繼續保持聯絡。但係睇佢個樣,就知阿禮仲未能夠真正將心入面條刺拔出黎。

唉。

我望住電視發呆咁諗緊過去呢幾個月發生既事,好似一場夢咁。

「爸爸。」阿禮突然間叫我。

「禮?」

「聽日我會去遊行。」阿禮道:「抗議禁蒙面法同反警暴。」

「我同你一齊去。」我唔會比你再出事。

阿禮征征咁望住我,突然衝埋黎攬住我。

哎呀,仔,你就黎22歲架喇!

「要食催淚彈同警棍架喎,而家仲出埋水炮車添,你唔驚咩?」阿禮問。

「唔見左你我先驚!」

「放心放心,我地十幾個會一齊行動架喇,唔會有事既。」阿禮道:「你唔好同我地去喇,到時黑警捉人果陣你又跑唔郁,咪盞加重義士佢地既負擔。你仲有另一個重任呀!記得留意住個電話,隨時好多示威者要搵律師幫手架!」

差啲唔記得講,我加入左Jason所屬既義務法律組織。

「咁你一定要平安無事。」

「應承你。」阿禮笑一笑。

(我個仔被老屈藏有炸藥 全文完)
2019-10-09 23:23:32
結尾有啲突然v有少少趕收工feel
希望香港都可以有一個好嘅結局
2019-10-09 23:32:17
可能今次埋尾埋得唔夠靚,我諗有啲位可以再寫好啲

不過字數已經係平時一集既3倍
2019-10-09 23:32:44
希望出下個故既時候已經光復左香港…
2019-10-09 23:33:31
後記

又,完故了。

今次首先要講聲抱歉,故事後期間中會甩期,尤其是結局,拖左差唔多成個星期稿先出,對唔住。

我冇諗過自己會寫政治小說。

正如一開始所講,我係因為逆權大狀呢套戲先寫呢部小說,我希望可以用自己既文字去影響人。

我唔會忘記第一次睇逆權大狀時既震撼,尤其是我係知道電影係由真人真事改篇而成。

當我完左人生第一部小說《我和一個o camp女女的故事》既時候,有讀者真係同我講佢因為我篇故而努力讀書想考入大學既時候,我先知原來自己既文字真係可以影響到人。

我知我呢個故仔仲有好多好多可以改善既地方,而我第一次寫呢類型既故真係仲有好多進步既空間,都多謝好多巴絲留言鼓勵我。

心水清既讀者可能會發現:

一,故事入面單案係影射緊:火炭工廈案、環保倉當武器庫案同埋亞視蠔涌炸彈案。

呢幾單案係真實發生,黑警用一啲莫須有既罪名高調拉人,低調放人。而蠔涌案更加似係一個局,案中既咁多被告係比人設局加入一個乜9全國獨立黨,再聳湧佢地去做閃光彈去陷害佢地。

詳情唔多講,太多疑點 大家可以去Google相關新聞。

二,故事入面大部分借用既情節都係612之後香港實實在在發生既事,我只係借用小說既形式去用講故仔既方式講返出黎,側面咁記錄呢啲事。

故事入面講既果條爭議條例就係反送中,我本來有諗過寫出黎,但最後都係決定隱晦咁提一提就算。唔明言呢條係乜野條例係喻意呢啲惡法響香港根本唔止一條。

至於黑警濫暴方面,可以話現實仲恐怖過個故。而司法方面,即使冇鍾官咁誇張,但我覺得現實已經有好多低層法官已經染紅左。

三,部份角色原形黎自逆權大狀,例如劉律師原型係宋律師、阿禮係黎自鎮宇。

四,最辛苦係寫法庭舌戰。樓主唔係專業法律人士,法庭的概念係黎自cctvb同法內情果類電影,寫得唔好請多多包含(我知專業法律人士一睇應該得啖笑lol)

原本個結局係諗住以悲劇告終,但寫寫下果陣諗起,香港需要既係正能量,我又何苦on99咁整死阿禮同劉卓仁?

何況我而家既結局,係希望香港可以好似故仔入既結局一樣,會贏!

都係果句,當下社會局勢,可能已經好多人覺醒左,但我希望將來既時候,都仲可以有人受呢部垃圾小說既啟發。

btw,呢個故係同o camp故連動的。

樓主又會深潛一陣,下個故見,希望到時已經光復左香港。

P.S.但樓主仲未決定下個故究竟繼續寫阿熙故?定係繼續寫呢類有政治喻意既故?


ig: leafopen3
fb: leafopenleafopen
2019-10-09 23:36:46
其實幾合理 段錄音都有交代 但本身好多阻礙 結尾一下就冇曬 睇落有少少怪
可能分返一兩part開會好啲
2019-10-09 23:39:05
可能係我太執著想一集就解釋晒所有伏筆。而我想解釋既野好多,變左今次一集既字數其實可以砌到3集出黎

下個故會注意
2019-10-10 01:23:48
希望香港都會有個好結局
2019-10-10 08:23:46
希望喇
2019-10-10 15:50:00
我地呢代人嘅命運就係要抗爭落去 為左下一代同香港 咁先有改變嘅一日
2019-10-10 16:36:27
2019-10-10 19:29:22
預左要長期抗爭
而家至少激起左國際關注先
2019-10-10 19:29:42
你想知現實定故先
2019-10-10 19:34:29
兩個都想知
2019-10-10 19:35:03
你肯認個故係自傳嚟啦?
2019-10-10 19:39:41
等我賣下關子先
2019-10-10 19:41:22
well
呢題我要小心啲答,我唔想好似鄭議員咁花式自殺
2019-10-10 23:44:24
多謝師兄,故仔好好睇
但願香港亦有一個好既結局
2019-10-11 04:30:06
多謝 巴打 完美故事
信念 令我 堅持
同行兒女 為 正義 時代革命💪
努力
2019-10-11 09:08:43
多謝巴打!
最緊要我地最後會贏,香港要贏
2019-10-11 09:09:16
冇錯!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同路人共勉之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