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社會)我個仔被老屈藏有炸藥

440 回覆
170 Like 26 Dislike
2019-09-22 08:32:49
一早做好長期戰鬥嘅準備
利申 物理系盾兵
2019-09-22 10:15:17
唔係淨係戰鬥方面 培養人才都要時間 老實講我預左要至少十年 復興返香港文化都要俾時間
2019-09-22 12:04:12
大家行到出來 一早做好攬炒嘅準備
香港去到今時今日 唔係因為地理環境 而係因為一班香港人
2019-09-22 12:07:38
係呀 正正我地係香港人 因為愛香港 愛香港嘅文化 如果文化都消磨哂 莫講話香港人呢個身份 呢個香港都唔係我地想要嘅香港
2019-09-22 12:09:18
如需要地方呻發夢的情緒 但又唔方便留言/CD-ROM 可以TG搵我呻 情緒是需要適當地發洩 不專業的樹洞 希望可以盡力量幫助前線 光複香港 時代革命
https://t.me/Treetreetree123
2019-09-22 12:46:02
有文未
2019-09-22 14:48:51
唔好意思,今個weekend有啲忙
另外預告一下,如無意外下星期應該係結局篇
2019-09-23 22:13:22
二十九

老婆婆一臉愕然咁望住Jason。

「婆婆,妳唔駛驚,我冇惡意架。」Jason對住老婆婆微笑地道:「我地係良仔啲朋友呀。」說著向自己同埋我指一指。

我見狀都慢慢行埋過去。

老婆婆既表情有啲警誡,又有啲唔相信咁望一望我地:「良仔有你地呢啲咁官仔骨骨既朋友?」

「係呀,我地都估唔到呀。」Jason響佢個袋拎左張支票出黎,響上面寫左個銀碼:「我地都係響佢做野果度經過所以先識到架咋!緣份就係咁奇怪!」

老婆婆既目光突然由我地轉過去Jason張支票度,閃閃發光。

「婆婆,呢度小小心意,希望可以幫手分擔下良仔既醫藥費。」Jason將支票向老婆婆遞去。

「咁…點得架?」口裡說不,雙眼卻很老實。老婆婆雙眼冇離開過張支票。

不過我相信老婆婆呢一刻真係好需要呢筆錢。從老婆婆既衣著可以睇得出,佢同保安哥哥都唔係好有錢,而且應該係得兩個人相依為命。

如果唔係保安哥哥出左事之後都唔會淨係得老婆婆一個黎醫院睇佢喇。

Jason將張支票塞落老婆婆雙手,再道:「錢,我好快搵得返,見到良仔咁,唔通唔幫佢咩。」

「咁…」

「唔好再咁咁咁喇,收起佢啦。」Jason堅持:「良仔醒返既時候,請我飲下野、食餐飯就得架喇!」

老婆婆見狀都卻之不恭咁將支票收起,然後突然用雙手捉住Jason衣領。

Jason嚇左一跳,完全閃避唔切。

老婆婆開始係咁搖:「多謝你呀後生仔!我一見到你呢啲小鮮肉就知你好好人架喇!你呢…」

見到Jason步上醫生既後塵,我不禁莞然一笑。

睇黎知道保安哥哥冇生命危險,Jason既心情都放鬆晒。

其實我都一樣。

而且照醫生既講法,保安哥哥醒返既機會都好大。

聽日場官司暫且不理先,冇人命傷亡畢竟係件好事。

正當我想行埋去加入佢地既時候,電話突然間響起。

我拎出個電話…







鄭志城議員。



黎得好,我正要搵你算帳!

「喂。鄭議員?」我接起電話。

「劉律師!好耐冇見喇喎!」鄭議員用佢把神憎鬼厭既聲扮到好興奮地道:「收唔收到我送比你份厚禮?」



!!

「係你做既!?」我把聲有啲激動:「係你搵人撞個我地個辯方證人既!?」

我開始行開小小,離老婆婆越黎越遠,始終驚佢聽到我地既談話內容,唔知佢會有咩反應。

「哈哈哈!係呀!Surprise?」鄭議員吃吃地笑道:「你地都算收得密架喇!差啲黎唔切令佢收口!不過佢又真係幾易氹,搵人扮佢朋友請佢食枝煙就呃到佢落去,幾驚真係要夾硬黎捉走佢呀!」

「你…!」收口!?你而家係滅口呀!

「唔好你你我我喇!」鄭議員道:「我今次打比你,係比你同何大狀一個最後既警告。」

「哦?」點呀?想溶左我地?

「你地冇勝算架喇,唔好再垂死爭紥落去。」鄭議員續道:「而家你地收手,唔好再辯護落去,都仲可以放過你地。」

「如果唔係呢?你想點唔放過我地?」我仍然決定唔退讓:「想車死我地?」

「你地今朝個證人就係你地個人辦。」鄭議員恐嚇我地:「再加上鍾法官係我地既人,相信你都睇得出。再打落去你地都唔會有勝算,係咪?」

「我相信陪審團會作出公平既裁決。」我呢個問題其實係嘗試引導鄭議員回答,睇下啲陪審團係咪比佢地班人做過手腳。

「哈哈,你同我講呢樣野?你唔係唔知我地既影響力有幾大下嘛!」鄭議員冇直接答我呢個問題,但佢暗示左佢地係有能力影響陪審團既。

「哼。」

「唔好再作垂死既爭紮嘞。總之,今次真係你地最後既機會。」鄭議員正色地道:「既然場官司一定會輸,咁不如乖乖地投降喇。」

「我公司比人縱火單案都係你地做!?」我咬牙切齒地問。

「哈哈!係又點?吹呀?」鄭議員奸笑起黎:「同你講左有兩條路比你揀,你偏要揀條不生路!」

「哼。」

「橫掂都係輸,你做乜仲要搞咁多野?你已經失去左好多野喇,仲搞落去就唔止燒你公司,燒埋你都仲得!」已經係刑事恐嚇!

「…」其實如果鄭議員真係覺得我地輸硬既,應該就唔駛咁恐嚇我地投降。

如果佢係恐嚇得我地既,咁推論返可能陪審團至少好可能唔係真係全部都係佢地既人。

另外,可能佢都擔心響庭上做得太過份既,會比外國黎果班官員、議員睇在眼內,隨時會影響香港既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你係聰明人,你識揀既。係咁先喇!」鄭議員講完冇等我答覆就cut左線。

我征征咁望住部電話…

然後…

我露出左個微笑。

發自內心既微笑。

「嗯…你都識得講我係聰明人…」我自言自語:「不過,我覺得你就係一個蠢人嘞…」

我打開個電話mon,再㩒一㩒其中一個app。

係一個錄音app。

(待續)
2019-09-24 09:55:27
好緊張呀師兄, 好想快D睇點打大佬
2019-09-24 13:05:31
多謝書童巴!
如無意外,今個星期應該會埋尾
2019-09-24 17:44:41
啱啱想講點解主角唔錄音
2019-09-24 18:59:17
錄音黎打大佬!
2019-09-24 21:54:34
三十

我拎住個電話,慢慢咁行返過去Jason同老婆婆既位置。

「劉Uncle…」Jason見我掛住副詭異既笑容過緊去,於是問:「發生左啲咩事?邊個打黎架?」

我冇直接答佢,反問:「你覺得鄭志城議員係個點既人?」

「係佢?」Jason首先征左一征,然後道:「佢係…一個好寸但講野又唔經大腦既立法會議員,淨係鍾意出風頭,但係又同中○辦關係非常密切,結果成日搞到好多爛攤子要佢啲隊友幫佢執屎。佢仲可以響立法會入面搞咁多野,都係因為背後有人幫佢撐腰…」

「唔止講野唔經大腦,」我面上的笑意更深:「我懷疑佢根本冇腦。」

「哦?」

我望一望老婆婆既位置,Jason即刻意會過黎:「婆婆,妳快啲去睇下良仔先喇,有媽媽響身邊,可能佢好快就醒得返!我地一陣間都會過黎!」

「好呀好呀!」老婆婆行開,手上面仲揸住張支票fing下fing下。

「佢送左啲彈藥比我地。」我笑了笑,再搖一搖手上面既電話:「send啲野比你聽下。」

「好呀。」雖然我未講,但Jason已經開始get到發生乜野事:「又睇下條友做左啲乜野蠢事…」

我send左段錄音比Jason。

自從上次鄭議員恐嚇過我之後,我就已經有預感佢會因為貪方便而用電話打多幾次過黎,於是我叫然仔幫我響電話度裝左啲可以將電話對話錄音既app,再教我點用,有備無患。

結果今次真係大派用場。

「哈哈,條友恐嚇人都咁低莊既?」Jason聽完段錄音即刻笑左出黎:「乜佢唔知電話可以錄音架咩?」

「我諗佢真係唔知…」我笑住咁點點頭:「本身我呢個年紀都唔識呢啲野,係然仔教我用呢個錄音app…」

「咁又係…佢地呢種人連Telegram同連登都以為係特務用既通訊工具…成班都真係科技盲黎!」Jason一針見血地道。

一個掃帚頭女人即刻浮現響我腦海中。

我感到有小小嘔心。

「劉Uncle,放心交比我喇。等我諗下呢段錄音可以點用先…」Jason露出左一個罕見既古古惑惑既笑容。

呃…呢個笑容出現響一個男仕面上有點怪怪的…

呢個純粹係我直覺…可能佢係受某個影響得佢好深既女仔影響吧…

「不過,」我望住保安哥哥被推走既方向,苦惱地道:「保安哥哥聽日冇可能比到口供…」

我嘆口氣。

「冇錯…」Jason同意:「就算佢而家即刻醒返,醫生都冇可能比佢出院…聽日唯有見招拆招喇。」

頓了一頓,又道:「何況…佢已經被盯上左,先唔好講佢仲肯唔肯繼續幫我地比口供,我都唔想再累佢身陷險境。」

「你驚?」

「哼,未驚過。」Jason堅定地笑住咁道:「只係我唔想連累其他無辜既人。」

「佢而家暫時都應該唔會有危險既。」我道:「對面唔想佢比口供啫,目的達到左,唔會冒險滅佢口既。」

「嗯。」Jason點點頭表示認同。

「反而我地兩個要小心啲。」我道:「我地兩個目標太明顯,佢地未必敢明刀明槍咁對付我地,但明槍易擋,暗箭難防,響官司完結之前,我地要小心啲。」

「我地去望下保安哥哥,之後再去我辦公室開會?」Jason道:「保安哥哥冇事,我地都係時候要諗下聽日既對策。」

我點點頭,忽然諗起一件事,於是問Jason:「你啱啱比左張支票婆婆…上面寫左幾多錢架?」

「應該夠佢幫良仔換間私家醫院…」Jason道:「不過我覺得瑪麗幾好,如果佢唔轉醫院既,剩低既錢咪當佢既生活費囉。」

我點點頭,Jason似乎唔願意透露張支票既銀碼,但應該都唔少錢,我都無謂再問。

於是我地響病房離望左保安哥哥一陣,再同老婆婆傾左幾句就離開了。

呢個時候老婆婆除左需要人關心,可能都想自己靜下。

不過佢見到Jason既時候好開心好熱情,對我就反而有啲冷淡。

金錢既威力呀。

之後我地就離開左瑪麗醫院,Jason揸車車埋我一齊返佢既大律師辦事處。

*

午夜十二點。

「段錄音你覺得有冇用?」我問Jason。

老實講,我覺得一定有用,問題係點用。

「你信我喇!」Jason笑了笑,又開始重覆聽段錄音:「到有用既時候你自然會知我點用!」

我聳聳肩,本身諗緊我自己拎段錄音去威脅鄭議員,但Jason話唔好住,佢有更好既計劃。

咁我都信佢既。

不過對於聽日證人作供最後一部份黎講,我地真係好頭痕,因為所有既牌已經出晒,難聽啲講已經山窮水盡。

不過Jason聽完段錄音之後好似輕鬆左。

問題係段錄音唔係同呢單案有直接關係,好難當證供呈堂…

就響我地準備通宵苦惱既時候,我地聽到有門鐘聲。

我地相視一下,變得警誡起黎。

「我去開門。」Jason企起身道。

我都跟埋出去。

因為而家成個大律師辦事處剩返我同佢,reception當然亦冇人,所以Jason唯有由佢間房行出門口開門。

Jason小心翼翼咁打開大門。

有個女仔,低住頭,著住麥○勞外賣員既制服,企左響門口。

Jason保持警誡,唔敢行得太近,道:「我地冇叫過麥記外賣,妳係咪送錯左…」

「我唔係送外賣既。」個女仔道:「或者,如果我話你知我叫何翠兒既話,你會對我有興趣。」

(待續)
2019-09-24 23:15:45
斷咗呢度
2019-09-25 00:06:16
好吊癮啊
2019-09-25 00:27:16
Jason 條女...阿冰...?
2019-09-25 00:43:03
捨得出黎啦咩
2019-09-25 08:48:30
緊張時刻係要賣下關子既
2019-09-25 08:48:54
今晚繼續
2019-09-25 08:50:35
呢個響今個故應該會保持神秘先
未來樓主仲會有故出,到時慢慢分曉
2019-09-25 08:51:25
2019-09-25 08:51:26
佢出黎比人鞭屍
2019-09-25 21:23:16
三十一

其實,我自己都以為當我見到何翠兒呢個人既時候會好冷靜,如果唔係我之前都唔會嘗試自己去搵佢出黎。

「何翠兒!?」殊不知呢個名令我瞬間失去理智,令我不由自主咁衝上前捉住呢個女仔既衣領!

已經冇諗到男女有別、長幼有序!

就係呢個女人假扮大學生,再插贓嫁禍比阿禮同佢班朋友、係令佢地身陷囹圄既罪魁禍首!

我唔知邊度黎既力氣,捉住佢衣領,將佢成個人揪起,大叫:「係妳!係妳令到阿禮佢地搞到而家咁既!係妳令到佢地比班黑警折磨到體無完膚!一切既野,都係因妳而起!」

意外地,何翠兒並冇任何爭紮,只係低頭不停咁喃喃地道:「對唔住…對唔住…」

Jason響我隔離見到我失去理智咁揪起何翠兒,亦都走過黎㩒住我,嘗試令我冷靜:「劉Uncle,你冷靜啲,冷靜啲先呀!」

「冷靜啲!?我好冷靜喇已經!我唔冷靜已經打死左佢!!」我咆哮!

「陷阱呀!可能係陷阱呀!」Jason都大叫:「你自己都話要小心啲架!何翠兒點會無端端著住件老麥衫出現呀!可能有攝影機影住我地架!」

不無道理。

我強忍怒氣,雙手輕輕一推,何翠兒應聲跌倒在地。

我充滿殺氣咁一言不發,淨係望住跌左響門口既何翠兒。

Jason見到靚女,難得唔係走去撚撩女仔,而係帶有警誡心咁問:「妳到底係邊個?黎呢度做乜野?」

何翠兒一言不發,響佢褲袋入面拎左張學生證出黎。

一張城大既學生證,上面個名係「何翠兒」。

我諗起城大回覆既信件入面提到,響城大入面根本就冇一個叫做「何翠兒」既學生,怒氣徒然又生,怒道:「妳唔係何翠兒!妳究竟仲想玩啲咩!」

「對唔住…我唔知會搞成咁架…」何翠兒把聲開始喊埋出黎。

但妳喊幾多次喊得幾大聲,都唔會補救到阿禮佢地受既苦。

我仲想繼續開口鬧佢,Jason呢個時候阻止我道:「劉Uncle,等我黎問。」

我不發一言,讓一讓個身位比Jason行前。

「我地問過城大,佢地既回覆係根本就冇一個叫何翠兒既學生。」Jason保持住警誡地問:「妳究竟係邊個?」

「我係警察…何翠兒唔係我個真名…」何翠兒止住喊聲,深呼吸左一下:「我…係臥底。」

Jason眼光一閃,好似思考緊啲野,並冇答話。

倒係我,心中怒氣又再湧現,又想開口破口大罵。

見到我神情有異,Jason舉一舉手示意我冷靜。

「哼。」我哼完之後默不作聲。

「如果妳真係卧底既話…」Jason問:「咁妳黎搵我地做乜?」

「我已經辭左職。」何翠兒悽然地搖搖頭:「響我意識到我自己犯左幾愚蠢既錯誤之後,我已經辭左職。」

「哈,辭左職走左去做麥○勞送外賣呀?」我忍唔住出言嘲諷。

Jason望一望我,眼中有小小責怪既意思。

哼,見到靚女就唔記得左邊個係敵人。

「唔係…」何翠兒難過地搖搖頭:「我辭左職之後,一直比人監視緊。如果我唔喬裝一下,根本冇可能順利過到黎搵你地。」

Jason似乎慢慢咁放低誡心,問:「妳喬裝走過黎搵我地,斷估唔係黎請我地食麥○勞?」

聽到呢度,慢慢地我都冷靜返。

我之前唔係博晒命想搵何翠兒睇下可唔可幫我地手作供既咩?而家佢成個人棟響度我反而想走埋去打佢…

唉,做左成五十年人,一牽涉到自己個寶貝仔,就會失去冷靜。

已經唔係第一次。

做人做到我咁…唉。

「我想幫班學生做證人。」何翠兒道:「根本就冇任何炸藥。」

果然!

「我…想贖罪。」何翠兒低頭難過地道:「我根本冇諗過件事會發展成咁。」

「不如妳入黎我間房傾?」講完之後Jason望一望我。

我點點頭,表示冇異議。

如果保安哥哥係皇牌,咁何翠兒直情係皇牌之中既皇牌。

啱啱我只係情緒失控啫(已經唔係第一次…)。

而家皇牌中既皇牌話要黎幫我地做證,我諗唔到拒絕既理由。

但係證實到佢係真心幫我地之前,我覺得仍然係要小心為上。

對面可以無所不用其極咁對付我地。

「呢面,請過黎。」Jason帶路入去。

「嗯。」著住麥○勞外賣制服既何翠兒,拎住個外賣袋跟埋入去。

我向門口踏出一步,左右望一望,確認附近真係冇人,我就關好門,然後轉身緊隨其後。

(待續)
2019-09-26 00:07:31
想洗白起碼都請佢地食個魚柳bell Chan先
2019-09-26 00:18:36
1人1Q之後先原諒佢啦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