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社會)我個仔被老屈藏有炸藥

440 回覆
170 Like 26 Dislike
2019-08-18 10:04:07
tor tse fung yan ba!
yat chen wai yuen kin!
2019-08-18 14:53:30
wai yuen geen
2019-08-19 09:27:58
dai ning lok ba
2019-08-19 11:01:51
又係我
2019-08-19 13:14:20
早晨大檸樂巴
2019-08-19 16:19:47
等你出文
2019-08-19 18:49:48
多謝大檸樂巴,今晚準時更新!
2019-08-19 20:59:56
十三

「預計之中…」Jason低頭望住份文件:「驗傷報告都寫得好清楚…如果佢地唔係要逼供既,咁殘忍去對待你地就講唔過去…不過呢班仆街純粹當係發洩都有可能…」

頓了一頓又道:「佢地今次咁精心部署,斷估唔係純粹想打你地一身。」

我點頭同意。

「你可唔可以再講清楚小小,由黑警破門拘捕一刻,直至到逼供,再去到驗傷既經過?」Jason抬起頭問。

阿禮雖然面容仲係有啲扭曲,好明顯仍然承受緊逼供經歷既陰影,但眼神已逐漸變得更堅定,並且點點頭。

「當時翠兒返左黎之後,我地就響個單位入面食tea同小食,有人響枱食,都有人地而坐,大家一路食,一路大家都想抖下,但個話題不知不覺咁又去返近日既示威話題上面…

「突然之間,一啲預兆都冇既情況之下,我地單位道門突然比人爆開!我地全部人都嚇到唔識反應。

「響大家都黎唔切反應既時候,一班警察已經衝晒入黎話我地整炸彈,其中有一啲揸住槍指住我地,另一啲就㩒低我地,並且用警棍不斷毆打我地…」

「一入黎就打你地?你地已經比佢地㩒低左喇,仲有得反抗咩?佢地憑乜野打你地!?」我問。

對住已經冇反抗能力既學生濫用暴力,咁樣根本就係用左過份武力!

「冇…成件事發生得好快,我地根本冇人黎得切反應,已經全部比班黑警制服晒…」阿禮回答:「佢地…根本就係發洩…」

「佢地㩒低你同拉你地既時候,有冇正式同你地講已經拘捕左你地或者出示搜查令?」Jason插口問。

「當時情況好混亂,我都比班黑警用警棍狂毆,所以唔係好肯定…」阿禮諗左一陣再搖搖頭:「但依我既記憶就唔覺有…佢地入到黎除左第一句話我地整炸藥同打我地之外,根本就冇講過任何野…甚至連佢地係差佬都冇講過…只係知班人著住晒制服…」

「嗯…唔好意思打斷左你,麻煩你繼續。」Jason道。

「唔緊要。

「佢地無視我地既慘叫同質問,打左我地一大輪之後就幫我地上手銬,再將我地捉落樓,而響比班黑警捉住既時候,我地已經意識到係差佬帶走左我地,所以我地之中已經有人不斷咁大嗌我地要見律師…

「但係班黑警點會理我地?佢地將我地分別帶左上幾架唔同既警車,我同Brian,Alexander,Frankie比班差佬捉左上其中一架警車入面。

「一入到去架警車佢地突然熄晒燈…其中一個黑警衝埋去Brian度,黑暗之中隱約見到佢提膝撞落Brian個肚度,一面講:『屌你老母,你啱啱唔係好撚威要見律師既咩?律你老母!』,一面撞過不停。

「我地其他三個見到咁既情形,即使雙手被扣住,都奮不顧身咁想撞向果個黑警,阻止佢繼續傷害Brian。

「我地都未衝到埋去,已經有至少兩個黑警㩒低晒我地,一路打一路嗌:『你地急乜春呀,一陣你地都有撚排玩呀!』

「之後班黑警對住我地拳打腳踢…我諗我身體比較弱,所以比佢地打打下我已經不省人事…

「到我醒返果陣,我已經響一間審訊室入面,坐左響張凳度…雙手被手扣反扣住…」講到呢度,阿禮已經開始有小小口震:「佢地…除晒我啲衫褲…唔比我飲水…唔比飯我食…廁所都冇得去…」



我緊握住雙拳,心中既憤怒不能以言語黎形容。

阿禮閉起雙目,繼續說道:「之後佢地不停用電筒照住我雙眼,連合埋眼都比佢地徒手撐返大…

「冇得去廁所…咁就…瀨左…之後佢地就不停用語言去侮辱我…仲踢我下體…」

我已經唔想再聽落去…

「你有冇要求見律師同驗傷?」Jason問。

「最初有…但後尾已經比佢地折磨到…乜野都講唔出…」阿禮低住頭咁答…

禮…

Jason搖一搖頭:「我收返啱啱既說話。班仆街死黑警真係想發洩。」

唉。

「唔知折磨左我幾耐…」阿禮再次開腔:「終於…有個似乎係senior小小既黑警入左黎…」

我諗起第一次響葵涌開門比我果個警察…

唔係…

或者我應該都改口做黑警先啱。

「佢一入黎就拎住條藤條咁既物體一下咁打落我背脊度,我痛到大叫出黎,之後佢就話會控告我地十幾個藏有爆炸品,我係到果一刻先知我地被控既係乜野罪…

「黑警拎左一疊文件出黎,叫我地簽左佢,然後再背熟佢…

「我最初都有嘗試反抗,因為我知道簽左之後意味住啲乜…但我一拒絕個拎住藤條既黑警就一下又一下咁打落黎…最後我都逼住簽左同認罪…

「之後…佢要我開始背稿…但我一記錯小小佢就係咁用藤條打我…想訓既時候又用燈射住同埋用條濕毛巾遮住我塊面…到我就黎窒息既時候先至拎開…」

「根本就係謀殺!」我怒吼。

「冷靜,冷靜。」Jason拍拍我膊頭,轉向阿禮續道:「之後就係劉Uncle見你?」

阿禮抹一抹眼淚,點點頭,道:「係…見完爸爸之後,唔知隔左幾耐,我地終於有得驗傷…」

「得。」Jason答:「我明白晒成件事既來龍去脈,你唔駛再講。」

Jason問夠就停…我覺得…係因為佢唔想阿禮再回憶落去…

「咁…我地都差唔多走喇。」Jason起身。

「…咁快?」阿禮望住我,顯得十分不捨。

「要問既野都問晒,我地仲有好多野要準備。」Jason答:「一分鐘都唔應該浪費。」

「嗯。」

臨走之前,我忍唔住再攬下我個寶貝仔…

「禮…搞到自己咁…你…有冇後悔…企出黎?」政治係骯髒的。

「我唔覺得我有做錯。」阿禮堅定既眼神回來了:「就算我最後真係犧牲…」之後佢直直咁望住我:「只要令到有一個人,好似爸爸你咁醒覺,我已經覺得值得。」

我望住阿禮。

心中湧起既…係敬佩之情。

我以劉學禮為榮!

「放心,我地打贏左場官司之後,爸爸會同你一齊行出黎!」即使咁樣會令到我間律師樓執笠,我都冇悔!

(待續)
2019-08-19 21:13:31
推。 我睇到好投入
2019-08-19 21:31:34
多謝,我會繼續努力!
2019-08-19 21:36:29
P牌正評唔到,但係請你加油﹗
2019-08-19 21:51:02
唔緊要,最緊要大家啱睇!
多謝洛基巴!
2019-08-20 19:00:17
睇完林卓廷記招再睇個故
2019-08-20 19:28:55
其實班黑狗應該成日都咁做
你睇柒警,仲有天琦魚蛋果陣一上警車就熄左燈
近既仲有至少三十義士骨折,都未計仲未爆出黎果啲
黑警全家生愛滋
2019-08-20 22:03:05
十四

「你啱啱果句『放心,我地打贏左之後,爸爸會同你一齊出黎。』又真係幾型既。」Jason響L拘留所走出黎之後,笑住咁同我講。

「喂,唔好玩Uncle我喇…」我老臉一紅:「點都要比支持阿仔既…」

「阿禮佢雖然身陷囹圄,但係佢都有好大既得著。」Jason繼續笑道:「至少可以令佢一直都好尊敬既爸爸同佢企返同一陣線!」



講起呢樣…

我又開始擔心:「我寧願佢冇事。」

「放心,一定會贏!」

真係…?

如果歐陽大狀講既係事實…

呢場唔止係普通既官司…仲係一個政治大陰謀的話…

「唔好擔心咁多喇。」Jason拍一拍我膊頭:「我地做返啲正經野先。上我chamber傾?」

我點點頭。

*

「唔該晒Mary!」Mary放低左兩杯熱咖啡響Jason張辦公枱上面,而Jason就趁機摸一摸Mary隻手:「嘩,隻手都係咁白滑,妳日日都用牛奶沖涼架?」

「衰人!」Mary嬌嗔道:「今晚上唔上我度呀?」

我聽到眼都凸埋…

而家啲後生仔…真係…

「唔喇…」Jason又黎露出佢招牌既自信式笑容,道:「我有排都唔得閒呀,呢排做緊一單非勝不可既官司!」

「噢…」Mary好姣咁扁扁咀:「…咁好喇。」

「贏左場官司之後再晚晚陪妳啦!」Jason再一手打落Mary既臀部上面:「妳出去先喇!」

「一言為定架喇!」Mary嬌笑道:「加油呀!」之後當住我面錫左Jason一啖。

真係…

世風日下,道德淪亡…

Mary走出左Jason間房之後,我忍唔住問Jason:「Jason,呢個係你女朋友黎?」

Jason又黎個自信笑容:「唔係,唔係。只係我個秘書,而我又當佢係個傾得埋既朋友仔啫。」

「世侄呀,我見你工作既時候都好有心,希望你對待感情事都一樣。」講真,我真係唔理解Jason對異性果種玩世不恭既心態。係咪好多後生仔都係咁?我續道:「如果唔係,最後對你自己同埋其他女士都唔好。」

我覺得我措詞已經好婉轉。

「哈哈!劉Uncle,你唔駛同我擔心!」Jason笑道:「我由細已經係咁同女仔相處,你同我定!」

算…

反正你又唔係我個仔,勸你都勸唔住架喇。

「好,真係做正經野先。」Jason收起笑容,擺出一副嚴肅認真既表情。

Jason佢有一樣野好既,就係佢一工作既時候,就會變得好認真,對得住大律師呢個職業。

「你覺得點?」Jason問我。

「擺明係冤案…」我嘆左口氣:「正如歐陽大狀話齋,佢地只係一班唔好彩被選中既細路。」

「我認同。」Jason低頭望住份驗傷報名:「如果響正常既情況之下,呢份警誡供詞應該打得甩。」

「正常情況之下…」我若有所思,而且心入面湧起不祥既預感:「你係指…」

「而家唔係正常既情況。」Jason道:「你都聽過歐陽老屎忽點講架喇?」

我點點頭,諗起鄭議員:「你知邊個係鄭志城議員?」

Jason點點頭:「果條好寸但講野又唔經大腦既立法會議員吖嘛,條友咁賤,點會唔知?」之後佢突然笑住咁望住我:「係喎,立法會選舉果陣我見過你幫佢拉票架喎!」

我好尷尬,老面一紅咁搖住手答:「呢啲野真係唔好再提…」

Jason問:「睇黎佢有搵過你?」

我點點頭:「我估…佢可能係其中一個有份策劃呢次陰謀既人…我去完葵涌警署冇幾耐之後佢就搵左我出黎,叫我唔好搞咁多野。」

「但佢唔會認架嘛。」Jason嘆左口氣:「如果有更加強烈既證據就好喇。」

「果個叫翠兒既女仔…」我問:「你點睇?」

「唔知,但就算唔係黑警既臥底,恐怕就係更高層次派黎插贓嫁禍既人。」Jason道:「你想搵呢個人出黎?」

我點頭,並且同意Jason既分析,再嘆左口氣:「你講得冇錯…但就算我真係搵到呢個人,佢會肯上證人台比口供咩?但係…我想試下…」

Jason搖搖頭:「佢地早左一年派左個咁既人入黎,其實已經一早set緊個陷阱比師弟佢地踩…根本冇得避。而且我估計我地亦都冇可能會搵到翠兒呢個人,更加冇可能要佢倒戈幫我地。」

講完之後我同Jason相對默然無語。

「你覺得…贏面高唔高?」我問。

雖然我一直催眠自己話阿禮一定冇事,但現實世界始終係兩回事。

我心知肚明。

「呢單野咁多疑點,正常就應該甩到。」Jason回答:「只係…你都知道發生緊乜野事。」

我地再次陷入沉默當中。

「不過,劉Uncle你都幫左阿禮佢地好多架喇。」Jason又露起自信笑容,對住我笑。

「何出此言?」

「對呢件事既主謀黎講,你既出現應該係一個好意外既因素。」Jason解釋:「果日你入得到去警署,出黎之後再將所有野話比傳媒聽,由你一個專業律師既口中講出黎,先會令個社會出現輿論。基於社會大眾既壓力,阿禮佢地先會有得驗傷同見律師。」

我嘆左口氣。

呢啲應該係基本人權黎,而唔係應該死求爛求先可以得到既權利。

「如果佢地唔驚你,就唔會搵鄭志城條仆街搵你傾。」Jason續道:「隔黎班老屎忽可能會妥協,但劉Uncle你一定唔會。」

「妥協?」我好難想像…果班自命不凡既大狀黨政客…

「佢地唔敢冇底線咁得罪上面。」Jason道:「當然呢個只係我既推測喇…」

(待續)
2019-08-20 23:17:44
2019-08-21 07:44:35
今次有埋片 更加真實
2019-08-21 08:52:37
多謝
2019-08-21 08:53:33
都好彩有片
條姓謝黑狗仲話因為同事留意唔到房有閉路
真係屌佢老母
2019-08-21 09:46:22
我睇到好撚想喊
你唔係寫緊故, 你幾乎係記者呀
2019-08-21 13:10:48
記者係其中一班英雄,我冇得同佢地相比
2019-08-21 16:35:22
言下之意就係早知揀間冇閉路嘅房
2019-08-21 19:07:39
好明顯…
今次班狗係咁啱睇唔到有cctv先比人祭旗
2019-08-21 22:01:57
十五

「我既感覺…佢地係有條不成文既底線。」Jason話:「畢竟係政客,凡事都有商有量。」

「但…今次…擺明係冤案…」我難以置信:「唔通咁都有得妥協?」

「劉Uncle你又唔好咁快下判斷住…」Jason話:「法庭以外佢地會睇底線同選票,但我相信法庭內佢地會儘力既。佢地都有大律師應有既專業道德…我諗。」

我諗起歐陽大狀果日擺起既果副嘴臉,不置可否。

「你覺得…我地有冇可能搵到個翠兒?」我轉變話題。

我仲係打算搵佢出黎。

「可以試下,但我覺得冇可能。」Jason回答:「而且都係果句,你搵到佢…又可以點?逼佢為我地做證人?」

「…」

見我冇出聲,Jason又話:「定你想打佢一身?」

我都想。

「我純粹…想儘量用任何方法去幫阿禮…」我嘆一口氣。

「我明白既,劉Uncle。」Jason同情地望一望我:「放心,得唔得都好…儘管去做。打官司既準備工作,交比我就好。」

我點點頭,起身離開Jason既辦公室。

*

我首先想確定一下翠兒呢個人係咪真係城大既學生,於是我寫左封信急件寄比城大,而自己更加走左去校務處一躺。

「我地唔會亂咁比我地學生既資料人架,你走喇!」校務處有個肥大姐拒絕我既要求:「我點知你想拎佢地既資料做乜!」

「唔係呢…我唔係想拎佢地既個人資料,我只係確認一下你地有冇一個叫做何翠兒既學生?」我死纏爛打咁問。

「有乜野分別呀!我點知你係咪啲黑警黎問我地攞料呀!」肥大姐一臉不滿咁向我怒吼:「走啦!再唔走我叫實Q黎踢你走!」

又實Q又黑警…

肥大姐都講到咁,我唯有離開…

*

但估唔到我返到律師樓之後,會有個驚奇既發現。

就係城大透過傳真好快就回覆左我既律師信!

我急不及待咁拎黎睇,發覺同我同Jason預期既一樣。

佢封信既內容首先就話佢地唔會透露任何學生既個人資料比外人知,但佢地可以確認一件事,就係響佢地已經註冊既學生入面,根本就冇何翠兒呢個人!

即係佢「無意中」比阿禮見到既果一張學生證,根本就係假既!

我即刻打電話將呢個發現話比Jason聽。

「預計之中。」Jason響電話既另一端道:「但即使係咁,我地都證明唔到啲乜。」

「唉。」我嘆左口氣:「你啱。」

但我唔想放棄。

唔知點解,我覺得如果搵得出翠兒既話,對我地既案情會好有幫助。

純粹係直覺。

幾十年律師既直覺。

*

我決定去一去所謂既案發現場望下,於是自己一個起程去到果個位於葵涌工廈既單位。

都過左成個月有多,個單位仍然比黑警既封條封住左,不過就冇黑警響度把守。

我企左響門口,諗左一陣,都係決定唔闖入去。

小心為上,一陣如果係個陷阱,我踩左入去,連我都比人拉埋,就冇人可以救到阿禮。

我最後乜都冇做到就搭落返去,此行可以話係毫無收獲…

正當我懷住咁既念頭向住個出口行出去既時候,我突然見到有個睇落好後生既男保安坐左響保安亭個counter度恰眼訓。

我心念一動,慢慢走過去。

「保安哥哥,唔好意思。」我試探性咁問一問。

「係!係!對唔住,我唔敢再訓,唔好炒我!」保安哥哥睜開對眼見到我,好似見到鬼咁。

「唔好意思,我純粹想向你查問小小野。」我都比佢搞到有小小唔好意思。

「哦…嚇死我。」保安哥哥上下咁打量左我一下:「冇問題,只要你唔係投訴我就得嘞。」

我微微一笑:「呢層你放心。」

保安哥哥成身鬆晒,好安心咁對我笑左一笑:「咁你隨便問喇!係呢,你著到成身西裝咁,唔似係響呢度返工喎!」

我諗左一陣,決定直接表明來意:「你知道上面發生藏有爆炸品果單案嗎?」

保安哥哥點一點頭:「知道!」

「我係其中一位被告人既代表律師,想過黎睇下有冇啲乜野可以幫到佢地。」我照直講出黎。

「哦!果班後生仔下嘛,佢地成班都好friend架!我其實就真係唔信佢地會整炸彈喇,痴撚線既咩,佢地個個好眉好貌,斯斯文文,有幾個仲好靚女,又成日請我食野…」保安哥哥九唔搭八咁自己一輪咀咁講落去。

「打斷一下你先。」我真係要截一截停佢講野,如果唔係佢一個人自說自話,分分鐘聽朝都未講完。

「係?」

「其實你有冇覺得呢班大學生有啲乜野唔尋常既地方?又或者有冇人監視佢地?」我問。

「呢層…」保安哥哥用力思考。

(待續)
2019-08-22 02:06:30
個保安有冇利是收就睇呢鋪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