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社會)我個仔被老屈藏有炸藥

440 回覆
170 Like 26 Dislike
2019-08-07 08:00:04
2019-08-07 12:16:20
等出文
2019-08-07 13:33:33
多謝樓上幾位支持,今晚會繼續更新!
2019-08-07 21:27:46


「唔好意思,我諗我地合作唔到,我要將個期預留比其他同案既被告。」歐陽大狀禮貌咁回應:「一係如果我真係有期既話再通知你?」

已經食左第五個檸檬。

全部有相關幫示威者打官司經驗既大律師或者資深大律師都拒絕左我。

全部都話要留返個位比其他被告…

但我覺得,佢地唔接阿禮呢單case,係因為我個人既原因。

我急道:「錢唔係問題,歐陽大狀,你要幾多錢我都可以商量。」

我賣左層樓、當晒所有家產都要救返阿禮出黎!

歐陽大狀默然無語。

「麻煩請你開個價吖?」我見狀再試探地問。

沉默左陣。

「唉。」歐陽大狀開口嘆左口氣:「其實…都唔係因為錢既問題。」

「哦?」我內心湧起不安既感覺:「因為…我?」

歐陽大狀凝視住我,又再次嘆左口氣,冇直接答我:「你知唔知,呢單唔再係一單普通既官司?」

「哦?」正如我上一集所講,我隱約感覺到呢件案件唔尋常。

係極度唔尋常。

「佢地要搵人祭旗。呢班後生只係不幸被選中既細路。」歐陽大狀道:「上面要為最近既示威活動降溫,再分化群眾,改變輿論既方向。」



的確,針對政府強行推出既絕對不公平既條例,最近既示威仍然係連綿不絕。

「點降溫?」我估到,但我唔想講出口。

「你信唔信香港既司法制度?」歐陽大狀問:「你信唔信香港既法官?」

制度係由英國引入黎既,佢地經過幾百年既歷練,經得起考驗既。

但…點解突然改變話題?

同降溫有乜野關係?

「相信。」我簡短地回答。

「連你呢個專業既律師都相信,」歐陽大狀泛起左一個帶有嘲笑意味既微笑:「一般自以為中立既香港既普羅大眾又點會唔信?」

「咩意思!?」

「如果經香港呢個看似中立、公平、公正既法庭審判之後,將佢地定晒罪,其他人會點諗?」歐陽大狀嘆一口氣:「當權者既計劃入面,響一般自稱中間派既眼中,所有示威者即刻會變成暴徒,用暴力衝擊法治。但其實…法庭真係中立?真係冇紅色背景既官?」

「…」我回憶起獻世聚會入面見過唔少法官出席…

「哈…佢地覺得…醒覺既人,仲未夠多…」歐陽大狀嘆口氣:「而呢個…可能都係事實。」

佢已經嘆左好多口氣。

「仲有,最重要既係佢地想殺雞儆猴。將呢班人定罪,再判重刑,去威嚇其他示威者。」歐陽大狀話:「但佢地唔知道,好多人根本已經豁左條命出去。」

「…」

「情況唔樂觀呀…」歐陽大狀又嘆氣:「無論係法庭內定外…」

「呢啲…係你自己估既?自己個人既推測?」我問。

我從來唔相信呢啲咁黑暗既政治陰謀,會發生響香港。

但而家偏偏發生響我個仔身上。

「兩樣都有喇。」歐陽大狀淡淡地道:「我自有我既消息來源。」

「咁樣…你地唔係更加應該要救我既當事人咩?」我急道:「為左公義、為左香港既法治!儘你地既能力去幫呢班後生仔!」

歐陽大狀定睛咁望住我,緩緩地道:「你突然咁上心做乜野?同你以前既作風完全唔同。」

我呆左,諗緊好唔好將真相-即係阿禮係我個仔呢件事講出黎好。

「老實講,我地唔係唔想幫你。」歐陽大狀見我唔出聲,於是繼續道:「但我地信唔過你。你知你以前對選舉既參與程度,同加入左獻世派參唔多。」

「咩意思?」始終都係關我事?

我以為出力幫獻世派助選係想靠佢地搵多啲生意咋!

當然…我曾經好不智咁同過反對派既助選團起過劇烈衝突…

咁…我都要做個樣出黎比班獻世派睇架嘛!如果唔係佢地點會信我?仲將咁多生意介紹比我?

「我都打開天窗說亮話。你突然咁高調去幫呢班學生…我地覺得唔係偶然。」歐陽大狀話:「係上面要你洗底,然後再接近我地?」

「吓?」你想像力唔係咁豐富吓嘛?

「定係…你想自己出黎選,搶我地大狀黨啲選票,然後扮假中立真獻世?」歐陽大狀咄咄逼人。

我唯有無奈咁反問:「你響度講乜野呀?」

「防人之心不可無。」歐陽大狀再嘆一口氣:「請回喇。如果其他被告都搵晒大狀而我仲係有空檔既話,我會再考慮接你呢單case。」

「果個係我個仔架!」我決定照直講出黎:「我當事人係我個仔黎!」

「咁講法我都係你個仔…」歐陽大狀嘲笑我一下:「你都係請回喇。」

「呢啲就係你地所謂既公義!?」我忍唔住拍枱:「你咁樣同見死不救有乜分別?」

「有。」歐陽大狀道:「我救,不過唔係救你個仔。」

「…」

「況且…」歐陽大狀係咁嘆氣:「我地根本冇把握去打呢一場仗。」

*

我低頭離開歐陽大狀既辦公室,心情好沉重。

其一係歐陽大狀唔肯接阿禮呢單官司…但最重要既係,我了解到呢場官司好可能只係一個政治陰謀既一部分。

唔會咁易解決到。

法律…真係會公正?

「劉律師。」突然有人叫住我。

我抬起頭。

一個著住西裝,斯斯文文好英俊下而且神采飛揚既後生仔企左響我前面。

「你係?」但我冇印象我識呢位先生。

不過…佢個樣又有啲熟悉…

「我係何啟明大律師。」呢位後生仔微微一笑:「或者你可以叫我做Jason。」

(待續)
2019-08-08 00:52:19
法治社會
2019-08-08 13:25:50
唉,冇左好耐…
大學生買枝鐳射筆都任你班狗拉,告唔入都搞你48粒鐘,仲唔係人治?
2019-08-08 18:22:24
理得告唔告得入
屈你上法庭先
增加示威成本
2019-08-08 18:59:12
一條係生路,一條係不生路
政治故第一次睇
個結局係會跟現實走落去?
定係一定係殘酷既結局
2019-08-08 19:12:02
方仲賢已經放左出黎,據浸大學生會所講係無條件釋放
根本黑狗就知告唔入,拉你返去搞9你
屌9佢班仆街
2019-08-08 19:14:49
多謝支持先
其實今次都係我第一次寫呢類型既故
可能好多地方會寫得唔好,請多多包涵

另外個結局其實已經諗好…
2019-08-08 20:00:36
但有好多人唔係單野都比人亂拉
2019-08-08 20:02:52
係,痴9線,響差館行過既街坊又拉,個袋有頭盔又拉,問狗攞委任證又拉,dklm,黑狗玩撚晒
2019-08-08 20:03:53
好多直接叫非法集會之類
又要請律師
黑警死全家
2019-08-08 20:09:39
有啲仲on9,連律師都唔比見
天水圍果班仲要將佢地轉移去上水,再凌晨放人
班仆街視法治如無物
2019-08-08 20:46:42


「何啟明大律師…?」呢個名…有啲熟悉…好似響邊度聽過咁既?

佢…

應該係近年先嶄露頭角,但上位上得好快既新晉大律師?

而且我冇記錯既話佢好似專打刑事案件…幫佢既客打贏一啲贏面好低既案件…間中報紙都有報導下,所以響我地法律界既圈子佢都開始出名…

但話說回來,佢贏既官司始終唔係啲乜野大case甚至係轟動全港既官司,所以只有我地呢一行既人先會識佢…

何啟明大律師…佢響我面前出現究竟想點?

「咁既…其實我唔係有心想偷聽,但係你地講野咁大聲,我間房響正隔離好難聽唔到。」何啟明笑一笑:「入唔入黎我間房坐坐?」

反正今日都差唔多天黑,要搵下一個大律師都要等到聽日,我不妨入去佢間房聽下佢想點。

「好。」我點點頭。

「呢面。」何啟明將佢間房度門打開,作勢請我入去。

真係響正歐陽大狀間房隔離。

「隨便坐。」何啟明指一指佢間房入面佢張辦公桌對面既幾張空凳,再問:「飲唔飲野?咖啡?茶?」

我搖一搖頭,響其中一張空凳坐低,問:「何大律師,你邀請我入黎你間房,應該唔係淨係想請我飲咖啡?」

「Jason,叫我Jason得喇。」Jason坐響佢辦公桌後面,對我笑了笑:「咁我叫人拎杯水比你喇。」之後佢拎起個電話,㩒左幾㩒:「Mary,麻煩拎一杯水同一杯咖啡入黎。」

我望住Jason,估唔到佢葫蘆入面到底係賣乜野藥。

「劉uncle。」Jason繼續用佢果副自信既笑容對住我:「你唔介意我咁叫你?」



其實我介意。

仲有佢果副自以為是既樣,非常唔討好。

我望住佢冇出聲,令佢果副自以為是既表情開始有啲尷尬。

「係咁既,因為我識劉學禮,所以諗住咁叫親切啲。」Jason嘗試解釋佢同我扮熟既原因。

「你識阿禮?」我有啲好奇。

喀。

呢個時候Jason間房度門打開左,一個年約二十五、六,樣貌都唔錯既女士捧住兩個杯入左黎,並且放響Jason既辦公桌上面。

「唔該晒Mary。」Jason又用佢果副自信笑容望住Mary:「妳今日真係好靚,今日睇左咁多次,但係睇極都睇唔厭!」

「口甜舌滑。」但呢個Mary似乎好受落。

但我聽到不禁皺起我雙眉。

呢個後生仔咁樣撩女士…好似好輕浮咁。

「咳!咳!」我忍唔住扮左幾下咳示意自己既存在。

「呃,劉律師響度要傾野…」Jason向Mary笑住揮揮手:「妳返出去先,一陣再搵妳。」

「記得搵我呀~」Mary笑得好嫵媚咁走出房。

「呀…我地啱啱講到邊呢?」Jason望返我笑道。

「你識我個仔?」我提佢講到邊。

「嗯…叫做有過幾面之緣。」Jason飲啖咖啡,再緩緩地道:「但我印象好深刻。」

「嗯。」我等Jason講落去。

「自從我贏左幾單報紙都有報導既官司,同埋加入左個義務法律組織做發言人之後,我母校同母校既唔同學會就好鍾意邀請我返去做分享。」Jason笑一笑:「我都好樂意咁做。」

「黎聽既學生入面有好多都係法律系既學生,劉學禮係其中一個。

「每一次完左分享之後,佢都會特登走埋黎問我野,或者同我分享佢既睇法。

「佢最鍾意問既,係人權既問題。老實講,我唔算係人權律師,但工作上點都會接觸到呢方面既資訊,再加上我自己都係果個法律義務組織既發言人,所以我好樂意分享呢方面既睇法。

「有一日,我終於忍唔住問佢,點解佢對人權法或者一啲社會時事等呢幾方面好似咁執著咁既?始終而家好多人讀法律只係諗住搵大錢。」

我聽到呢度,突然覺得有啲羞恥,比起阿禮呢個仔,我真係有啲…自慚形愧。

Jason突然直直咁望住我:「你知唔知佢點答?」

我有啲愕然比佢咁望:「佢點答?」

「因為你。」Jason收起果副不可一世既笑容,一副認真既表情對住我講:「劉Uncle。」

「我?」我而家既表情應該比啱啱更加愕然。

「阿禮佢開始講佢揀讀法律既原因。佢係一個讀書好叻既叻仔黎,雖然佢文科出身讀唔到醫科、精算等,但如果要搵大錢,BBA都有好多神科。

「佢話佢細細個既時候,見到你幫好多窮人比法律意見、打官司,無論係刑事定民事…有時直情唔收佢地錢添,所以覺得你好有正義感,好想學你,追隨你既後路。」



以前既事,可唔可以唔好提?

刑事民事…都起碼十六年前既事…

而家…搵錢先係最重要既,唔係咩!?



一諗到呢度、一諗到自己淨係顧住搵錢…

果陣悔疚既感覺…好似…

「你做好多既義務法律工作,就好似我而家咁幫組織出力咁。」Jason續道:「唔同隔離班老屎忽,你同我都唔係為左選票。」講到呢度,Jason既語氣充滿輕蔑。

「佢大左之後有開始留意社會既時事,會注意呢個世界究竟有乜野唔公平,諗如果做到律師可以點幫到佢地。佢會咁做係因為劉uncle你響佢細個既時候都係咁。」

「你一直為社會付出,直至到…Auntie過身。」

「唔好講喇…」我唔想聽…「我唔想聽呀!」

(待續)
2019-08-08 22:36:54
LM
2019-08-09 01:49:44
唔夠喉
2019-08-09 07:41:21
希望係good end
2019-08-09 07:54:47
2019-08-09 08:05:48
好好睇 睇到係咁喊
2019-08-09 09:07:30
多謝鷹嘜巴
2019-08-09 09:08:49
多謝支持呀
因為本身我打文速度唔算快,加上最近成日都分心追新聞,所以有時會甩期…
樓主會儘量加速架喇!
2019-08-09 09:09:28
最緊要今次香港係good ending
2019-08-09 09:09:46
多謝史提芬巴!
2019-08-09 09:10:51
第一次寫呢種題材,聽到印度巴你既comment我都覺得寫落去值得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