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社會)我個仔被老屈藏有炸藥

440 回覆
170 Like 26 Dislike
2019-09-16 21:50:37
二十五

「我地剩返一張皇牌…」Jason落court之後,我同佢響佢既辦事處開會:「保安哥哥。」

我嘆左一口氣,道:「你睇鍾官條冚家富貴,有十個保安哥哥黎都冇用…」

Jason哈哈一笑:「第一次聽劉uncle你講粗口。」

我愁眉苦臉,一啲都笑唔出:「我地就輸喇…難為你仲笑得出…」

「劉Uncle,唔好咁悲觀喇!你人生經驗豐富過我咁多,應該知道呢啲時候咁灰心都冇用。」Jason拍拍我膊頭。

我對住佢只好苦笑道:「第時你生左小朋友,然後你個小朋友出左事你就知架喇…」

而家比人告果個係我親生仔,仲要我地好肯定佢係比人冤枉,係屈打成招既,點可能唔擔心…

「有賭未為輸。」Jason例牌有自信咁笑一笑。

我都笑。

只不過係比啱啱更加苦既苦笑。

「你有冇睇過一套叫○權大狀既戲?」Jason話鋒一轉,竟然講起電影來。

我搖頭。

其實我冇心情講呢啲,但可能Jason都係想鼓勵下我,我就無謂對住佢發作喇。

Jason講得啱,我都成五十歲人,應該要冷靜。

「入面既情節去到最尾同我地而家好似。」Jason突然收起笑容,一臉正經地道。

「哦?」我開始有啲興趣。

「套戲係真實事件改篇而成。套戲入面,一樣係有一班年青人因為莫須有既罪名被屈打成招,主角宋律師一樣係面對住完全唔公平既審訊。」Jason續道:「但去到審訊最尾,佢手上面仲有一張皇牌,去證明班年青人係被班秘密警察屈打成招既。」

「唔係咁啱又係有個保安哥哥下嘛?」我苦笑地道。

哈,估唔到呢個時候我都仲識開玩笑。

「唔係。」Jason搖一搖頭:「有個睇唔過眼既軍醫出黎做證,而呢個軍醫當時係有份醫治果班被虐打既學生。」

「驗傷報告已經有…」我道:「只係鍾官唔接受啫。」

「呢啲其實都唔係重點,只係背景資料。」Jason道。

「哦?」咁重點係乜?

「○權大狀入面既法官同鍾官都一樣,係個仆街人渣黎,宋律師佢地完全得唔到公平既審訊。」Jason道。

「我都知鍾官係個仆街…」顯而易見既事實…

「你聽埋先…為左比壓力呢個仆街,宋律師佢地搵左一大班外國既傳媒去睇呢單官司,將一件韓國發生既案件,煲大到成為國際事件,而因為在場既國際傳媒既監察,令到個法官都唔夠膽亂黎!」Jason將戲入面既情節講出黎。

「唔…雖然有參考價值,但係鍾官已經下令響審訊完結之前,所有既傳媒唔可以報導任何有關於呢件案既新聞。」我嘆一口氣:「咁即係我地做唔到戲入面既效果…」

「有冇諗過玩大佢?」Jason自信地笑一笑。

「哦?」

「唔係搵外國傳媒,而係直接搵外國官員,或者至少係搵外國大使館既大使!」Jason回答。

「你認真架?」

「你覺得我似講笑?」Jason收起笑容,一臉認真地道:「佢唔比傳媒報導,我地就搵外國官員、議員直接入黎睇,究竟香港既制度崩壞到乜野地步!」

唔…

諗深一層,好似幾有道理…

但係香港只係一個彈丸之地,外國官員得唔得閒理你呀?

「真係會work?」我將疑問表達出黎:「班外國官員會咁得閒理我地?」

「劉Uncle,你都唔好將香港睇得太細…」Jason拍拍我膊頭:「得閒你可以睇多啲沈○暉沈教授既文章,擴闊下國際視野,咁你就知道香港其實係一個好有國際特殊戰略地位既地方。」

「係咩…」我仲係唔係幾信…

「連英國、美國咁多議員都響Twitter出聲表達對香港時局既關注,你唔信我都信下佢地喇!」Jason話:「唔好理佢地既出發點係乜野,如果佢地親身黎法庭觀察既話,鍾官都應該唔夠膽亂黎。」

「唔…」又好似…幾有道理…

「如果佢咁都仲亂黎既話,外國大條道理唔再相信香港既司法獨立同制度,到時隨時引起連鎖反應,一大班外資撤資,限制對香港既出入口同埋中轉到中國既轉口,咁就真係攬炒。某經濟強國都一定唔想為左搵十幾個小朋友祭旗而玩咁大!」

「如果係咁既話…就做喇!」我用力點頭!

為左救返阿禮,我做乜都得!

「嘿嘿…特手成日話外國勢力介入…呢鋪我就搵佢地介入比你睇!」Jason難得地露出一個奸笑樣,然後輕輕地哼道:「Sir, this way, sir!」

我都即刻拎起個電話,叫然仔同Emily幫手儘量聯絡外國使館同外國議員。

一切…終於都黎到最後既決戰時刻!

(待續)
2019-09-17 00:09:50
2019-09-17 01:06:02
好睇 但真係會睇到流眼淚
香港法治其實真係崩壞到呢個地步
2019-09-17 09:13:45
sir, this way
2019-09-17 09:24:28
多謝!
2019-09-17 09:25:15
Sir, this way!
大家都幫下手簽!
2019-09-17 09:27:53
呢樣堅…
早前睇新聞,好多裁判官亂咁判兒童保護令,最離譜係有個後生仔由樓上落街睇播映會比狗濫捕,之後個狗官問佢做乜落街睇戲,之後就捉左佢入男童院

屌佢老母,宵禁喇笨
2019-09-17 09:28:10
美軍來了我帶路
2019-09-17 09:29:01
香港只有 兩條出路 ~
增加美國支持,法案審議中,我們必須做好英文Fact checked 事件表/YouTube影片,寄給國會議員!一定要真普選和永遠廢除中聯辦, 高度自治才可以保護外國人在香港的資產/金融財產; 身在美國/加拿大的手足 必須親身拜訪 國會議員!
身處歐洲和日本的手足,請要求當地議員提出人權及民主法案,支援香港呼應美國,親身拜訪當地國會議員

香港人幫外國人食子彈,就是保護全球經濟增長、他們在香港的利益和 自由陣營的最前線 ,眼前的'新西柏林意'義重大

再冇其他選擇 香港人不講獨立不分化
一齊頂硬上!
2019-09-17 09:29:52
所有兄弟,大家加油!
2019-09-17 10:50:13
以前入男女童院真係衰吸毒藏毒打交黑社會先會比人判入去
依家落街睇戲比人拉都要入男童院
真係痴撚線
2019-09-17 13:04:35
純粹我既感覺係越低級既狗官越大機會亂黎
以胸襲警果條仆街陳碧橋都係裁判官

但上訴庭個楊振權都好藍,之前好似話成日去建制聚會,屌
2019-09-17 21:39:05
大家幫手簽!
巴打有用得著呢個post既地方的話,歡迎騎劫!
2019-09-17 21:39:15
二十六

「Court,起立!」

經過週末既等待,案件已經去到審訊既最後階段。

托Jason既計策,雖然時間緊逼,我地都竟然真係可以請到英國、美國、歐盟國家既外交官同埋幾位議員黎旁聽,睇黎香港響國際戰略既地位上面其實唔係低。

果幾位議員咁快趕到黎,唔知我仲以為佢用左叮○既隨○門添。

呀,叮○好似已經改左名做多啦○夢。我真係老餅了。

「法官閣下,我地今日想傳召一位新既辯方證人。」Jason向鍾官道。

旁聽席上面眾人紛紛竊竊私語,就連其他辯方既大律師都一臉奇怪。

哈,咁係因為我同Jason完全冇將保安哥哥既存在公諸於世。

咁做有幾個原因。

第一,可以令對面主謀唔能夠有充足既時間去堆砌假證供去誣衊保安哥哥既可信性。

第二,其實都係最緊要既一點,就係確保呢位保安哥哥既人身安全。

而家咁既時勢,被失蹤真係唔係冇可能…

你睇之前黨鐵太子站入面發生既黑警恐怖襲擊就知,當政府決定封鎖消息既時候,作為一個普通人真係好難去調查到啲乜野。

我地搵得保安哥哥做證人,就有責任去確保佢既人身安全。

而事實上開庭之前我地已經確認保安哥哥已經到達左法庭,見到面,傾左幾句。

「…可以。」鍾官首先望一望大使館外交官同班英美國會議員,再向Jason緩緩點頭。

等左一陣…

冇人入黎。

法庭大門毫無動靜。

我覺有啲奇怪…甚至有啲不安…

我向今日都有黎幫手、而家坐左響旁聽席上面既然仔揮一揮手,等佢行到埋黎既時候向佢道:「然仔,麻煩你叫一叫保安哥哥入黎。」

「Ok。」然仔由旁聽席上面離開,急急腳咁衝左出去。

Jason望一望我,我比左個「ok」既手勢。

真係ok…?

又等左一陣…

「何大律師,你個證人究竟到左未架?」鍾官不耐煩地問。

「法官閣下,已經到左架喇,啱啱開庭之前已經響法庭出面仲打過招呼。」Jason微微一笑地道。

佢個表情睇落唔急。

其實…唔急就假既…

我都係一樣。

如果唔係出左意外,根本行入黎法庭就唔駛等咁耐。

而且然仔已經出埋去幫手。





啪!

門,被打開了。

得然仔一個。

保安哥哥呢?

佢臨陣退縮左?





定其實佢都係對面計劃既一部份?

然仔冇理周圍既人奇異既目光,匆匆咁走過黎我身邊。

「保安哥哥…佢…佢…」然仔吞吞吐吐咁講…

「佢點呀?」我有啲唔耐煩。

最重要既證人,而家先黎出意外!?

然仔有小小口震咁同我講。

「佢…撞左車!」然仔終於講左出黎!

撞車!?

有乜可能!?

佢一早已經到左法庭架喇喎!

「你真係搞清楚?」我認真地問然仔:「我同何大狀今朝先響出面lobby見完佢黎。」

「…」然仔點一點頭:「好似有目擊者話佢落左法庭樓下地下馬路旁邊食煙果陣,有架私家車剷上行人路,撞到佢應一應、當場不醒人事…」

我未等然仔講完,即刻企起身,快步走到去Jason身邊,將呢個最壞既消息話比佢知!

Jason聽完之後面色大變!

隔左一陣,消化左個消息,Jason向鍾官道:「法官閣下,啱啱我接到消息…我地既辯方證人,啱啱發生左件好嚴重既交通意外,我向法庭申請,將案件押後,等我地了解返果位證人既情況先再審理呢件案件。」

鍾官摸一摸下巴,再問:「何大律師,你想押後幾耐?」

Jason回答:「法官閣下,我希望首先向醫院了解下呢位證人既傷勢先,然後希望法官閣下可以押後到呢位證人能夠上庭作供。」

鍾官吃吃地笑左兩下:「何大律師,你都幾好笑。咁如果個證人起唔返身變左植物人,又或者死埋,咁法庭咪要無了期咁押後單案件?個個都好似你咁申請,法庭唔駛判案喇?」

鍾官…做官做到你把口咁惡毒既!?

雖然鍾官提出既可能性唔係冇,但需要用到咁惡毒、咁刻薄既說話嗎?

「法官閣下,咁至少都要等我地確認一下證人既傷勢先講。如果真係有法官閣下所提出既情況,或者到時我地再另行處理。」Jason據理力爭地續道:「因為呢個真係一個極為重要既證人黎。」

鍾官諗左陣,再轉頭望一望班外交大使同外國議員,沉思左一陣:「一日。」

「一日?」

「本席決定將案件押後到聽日再處理。」鍾官道:「唔好話本席不近人情,本席比一日時間你去了解證人既傷勢同情況。聽日上庭既時候,如果證人係可以出庭作證既,本席無任歡迎。但係如果佢出唔到庭既,本席會繼續審理案件,再冇證人既話就會進入結案陳詞既階段。」

「但係一日唔會夠,據我了解,證人當場被撞到…」Jason仲想講落去。

「本席話咁就係咁!」鍾官冇再理Jason,逕自宣佈:「退庭!」


(待續)
2019-09-17 22:34:11
又唔可以講「騎劫」既,只係互相支持啫…
https://t.me/s/WH_infochan
2019-09-17 22:36:21
sorry,我用字用得唔好
但巴打你明白我意思就得!

大家互相支持!
同路人互撐
2019-09-17 23:51:34
葉開巴 想問大概仲有幾集先結局好想知阿禮最後點 利申:由O camp女女開始追到今個故啲故真心高質
2019-09-18 00:24:39
多謝自由hi巴
你地既支持,係樓主既原動力
其實個故都差唔多去到尾聲,我自己預計仲5至10集左右喇~(估10集係因為我有鋪越寫越多既癮…)
2019-09-18 01:15:44
寫多啲好
2019-09-18 01:28:50


以前嘅我都會認同香港係一個法治社會
但依家?不鳥
冇expect 過香港會突然變到咁黑暗
又唔可以話係變嘅
好似一夜之間黑暗面浮囇上水
同電影啲墨西哥/三不管地帶一樣

btw 大家都要加油 煲底見
2019-09-18 03:32:26
被自殺
2019-09-18 09:23:07
多謝!
我會努力寫落去!
2019-09-18 09:26:10
呢樣堅,以警暴為例,班仆街打犯應該不嬲都有,但而家攞正牌打之餘,連普通市民都唔放過,然後公然咁放走打人既藍屍

除左警暴之外,仲有好多…

根本已經將支那果套人治搬左落黎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