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寫故][打喪屍] 請先輸入名字

720 回覆
56 Like 8 Dislike
2018-11-25 16:37:29
D


「好似有危險,不如我地走另一條路。」

「好啊。我地行向右邊呢條直路啦。」

小遙說走這邊比較遠,但總好過被公園裡那兩隻喪屍吃掉。那條路就只是一條在馬路旁的行人路而已。我走在左邊,小遙走在右邊,所有的危險都一目了然。我們走到直路盡頭後,突然一個黑影從左邊向我撲將過來。我無法看到那是人還是喪屍。

此時我應該?

A.向右閃避
B.用肉身幫小遙擋住
C.推小遙出去幫自己擋
D.用警棍攻擊對方
2018-11-25 16:38:44
好感度到幾多先有得扑野?

30或以上+劇情觸發
2018-11-25 16:41:25
D
2018-11-25 16:43:39
資料整合:
角色名字:天才小朋友
姓別:男
年齡:20

能力:
力量0
智力0
敏捷0
幸運10

資源:
一袋紅白藍膠袋(食物+飲料+燒烤架+燒烤叉+玩具劍+玩具弓)
電筒
警棍
???

好感度:
小遙+5
2018-11-25 16:47:30
D


「好似有危險,不如我地走另一條路。」

「好啊。我地行向右邊呢條直路啦。」

小遙說走這邊比較遠,但總好過被公園裡那兩隻喪屍吃掉。那條路就只是一條在馬路旁的行人路而已。我走在左邊,小遙走在右邊,所有的危險都一目了然。我們走到直路盡頭後,突然一個黑影從左邊向我撲將過來。我無法看到那是人還是喪屍。

此時我應該?

A.向右閃避
B.用肉身幫小遙擋住
C.推小遙出去幫自己擋
D.用警棍攻擊對方

B
2018-11-25 17:10:29
D

出於本能,我一棍打在黑影身上。但是警棍卻被對方秒速奪走了。

「連武器都揸唔實,點樣打喪屍呀?」

眼前是一個抽著煙的大叔,他滿面鬍鬚,又有一個脾酒肚。如果不是親眼見識過,真想不到他的身手如此敏捷。

小遙道:「龍哥唔好玩啦,佢點同你比呀? 話哂你年輕既時候係保鑣黎架喎!」

龍哥自豪道:「哈哈,唔好玩啦,幾廿年前既事仲提。」

小遙尷尬笑道:「我同你介紹,佢叫做天才小朋友,係我岩岩搵資源既時候遇到既;呢位係龍哥,負責防守基地最前線既精英一員。」

龍哥將警棍遞回給我,拍了拍我的膊頭,也打了個眼色。我微笑點頭,然後跟著小遙回到基地去。

基地是位於太古城中心最高樓層的戲院。一路開門進去,絕大部分都是男人,而大家見到小遙時都自然流露出笑容。唉!我也是男人,我明白這是很正常的。到了這光線充足的地方,我終於望清了小遙的容貌,她扎著長長及腰的馬尾,留了平陰的瀏海,給人一種鄰家女孩的感覺,卻又同時擁有著林嘉欣的笑容,教人憐惜,想好好保護她。

沿路小遙給我介紹了基地的各個分區丶各人的分工等,例如:資源區丶練習區。雖說這戲院不是很大,但是用作基地也算是很合格的了。每一個院用作一個用途,看來運作得井井有條,是個很有規律和規模的對抗喪屍基地。

正當我想要問小遙誰是基地隊長時,她已經把我帶到他的面前。

基地隊長原本跟另外兩人在桌前站著商討事情,聽到小遙的聲音,緩緩的轉過頭來。

小遙道:「佢係天才小朋友,岩岩我出去做任務時遇到既,帶返黎俾你睇下可唔可以加入我地基地。」

基地隊長是個三十來歲的中年漢,五官清秀,想必年中食女無數。他用看不起人的眼神向我望過來,令我感到不被尊重。

突然,他從腰包中拿出一支手槍,指向我的頭。

此時我應該?

A.反攻隊長
B.靜觀其變
C.合眼等死
D.跪地求饒
2018-11-25 17:21:37
D

出於本能,我一棍打在黑影身上。但是警棍卻被對方秒速奪走了。

「連武器都揸唔實,點樣打喪屍呀?」

眼前是一個抽著煙的大叔,他滿面鬍鬚,又有一個脾酒肚。如果不是親眼見識過,真想不到他的身手如此敏捷。

小遙道:「龍哥唔好玩啦,佢點同你比呀? 話哂你年輕既時候係保鑣黎架喎!」

龍哥自豪道:「哈哈,唔好玩啦,幾廿年前既事仲提。」

小遙尷尬笑道:「我同你介紹,佢叫做天才小朋友,係我岩岩搵資源既時候遇到既;呢位係龍哥,負責防守基地最前線既精英一員。」

龍哥將警棍遞回給我,拍了拍我的膊頭,也打了個眼色。我微笑點頭,然後跟著小遙回到基地去。

基地是位於太古城中心最高樓層的戲院。一路開門進去,絕大部分都是男人,而大家見到小遙時都自然流露出笑容。唉!我也是男人,我明白這是很正常的。到了這光線充足的地方,我終於望清了小遙的容貌,她扎著長長及腰的馬尾,留了平陰的瀏海,給人一種鄰家女孩的感覺,卻又同時擁有著林嘉欣的笑容,教人憐惜,想好好保護她。

沿路小遙給我介紹了基地的各個分區丶各人的分工等,例如:資源區丶練習區。雖說這戲院不是很大,但是用作基地也算是很合格的了。每一個院用作一個用途,看來運作得井井有條,是個很有規律和規模的對抗喪屍基地。

正當我想要問小遙誰是基地隊長時,她已經把我帶到他的面前。

基地隊長原本跟另外兩人在桌前站著商討事情,聽到小遙的聲音,緩緩的轉過頭來。

小遙道:「佢係天才小朋友,岩岩我出去做任務時遇到既,帶返黎俾你睇下可唔可以加入我地基地。」

基地隊長是個三十來歲的中年漢,五官清秀,想必年中食女無數。他用看不起人的眼神向我望過來,令我感到不被尊重。

突然,他從腰包中拿出一支手槍,指向我的頭。

此時我應該?

A.反攻隊長
B.靜觀其變
C.合眼等死
D.跪地求饒

B
2018-11-25 18:10:47
B


第一眼看到這基地隊長已經不大有好感,他這行為更是令我憤怒。

「好,我就睇下你係咪真係敢開槍。」我心中默默念,雙目與基地隊長交投。

過了十多秒,基地隊長把槍放回口袋中,笑道:「果然係好漢子,被槍指住頭都不動如山,能成大器呀你!哈哈」

面對基地隊長的態度大轉變,我未來得及反應,又聽他道:「我叫阿威,岩岩係一個測試黎,之前試過有個間諜黎想加入我地,偷取情報。但經岩岩一試,你應該唔係間諜黎。哈哈。」(阿威好感度+5)

小遙道:「我都冇考慮過呢方面......但估唔到天才小朋友你咁英勇呀,睇黎我先前睇錯左你。」(小遙好感度+5)

我尷尬點一點頭,基地卻有一陣廣播聲:「佢地打到黎啦!快啲出去迎擊!」

聽聲音,作廣播的應該是龍哥,而且他好像受了傷。究竟是什麼攻擊基地?阿威立即通過廣播分配人手準備戰鬥。而小遙亦一支箭般衝了出去。

此時我應該?

A.跟著小遙出去看個究竟
B.留在基地保平安
C.問阿威自己應該如何是好
D.檢查物資及評估自己能力
2018-11-25 18:12:28
B


第一眼看到這基地隊長已經不大有好感,他這行為更是令我憤怒。

「好,我就睇下你係咪真係敢開槍。」我心中默默念,雙目與基地隊長交投。

過了十多秒,基地隊長把槍放回口袋中,笑道:「果然係好漢子,被槍指住頭都不動如山,能成大器呀你!哈哈」

面對基地隊長的態度大轉變,我未來得及反應,又聽他道:「我叫阿威,岩岩係一個測試黎,之前試過有個間諜黎想加入我地,偷取情報。但經岩岩一試,你應該唔係間諜黎。哈哈。」(阿威好感度+5)

小遙道:「我都冇考慮過呢方面......但估唔到天才小朋友你咁英勇呀,睇黎我先前睇錯左你。」(小遙好感度+5)

我尷尬點一點頭,基地卻有一陣廣播聲:「佢地打到黎啦!快啲出去迎擊!」

聽聲音,作廣播的應該是龍哥,而且他好像受了傷。究竟是什麼攻擊基地?阿威立即通過廣播分配人手準備戰鬥。而小遙亦一支箭般衝了出去。

此時我應該?

A.跟著小遙出去看個究竟
B.留在基地保平安
C.問阿威自己應該如何是好
D.檢查物資及評估自己能力

D
2018-11-25 18:22:49
阿威好感度+5
到時同阿威
2018-11-25 18:38:29
D


既然加入了基地,基地既存亡便與我有關。我把背上的紅白藍膠袋放在地上,找了又找,發覺在超級市場找的所謂武器沒一件及得上小遙給我的警棍。

我又猛然驚醒,從我在廣場裡無故醒來之後,我都沒有搜尋過自己的口袋裡有什麼。我快速的把它們翻了翻,發現在身上的確是不少。(幸運10) 我的口袋裡有手機丶銀包丶家中鑰匙和一把3.5吋的生果刀。

我右手一把生果刀,左手一支警棍,打算採取從旁偷襲的戰術來迎擊喪屍。我就這樣衝了出去,到得戲院大堂,只看到把守在門口的兩個同伴剛好被擊倒在地。

原來來襲的不是喪屍,而是人類。

「入面既人聽住,你地已經被我地重重包圍,識趣既就投降,我地可以俾條生路你地行。」敵方頭目對著擴音機道。

只見眾人沒有發聲,拿著各種武器等候阿威的指令。

「識趣既就你地即刻同我扯,唔係既話我地會將你地殺個片甲不留!」一把嬌嫩的聲音清澈透明,居然是小遙撐著腰,站在最前面回答敵人。

剛認識小遙時,已經見識到她殺喪屍的威武,但我未想到她面對敵方數十人之時,卻居然如此從容不迫。女漢子捨她其誰?

「係咩?等我黎領教下。」說罷,敵方頭目一拳擊碎了基地的玻璃門,向小遙衝過去。

此時我應該?

A.飛奔向前救小遙
B.將生果刀飛過去
C.靜觀其變
2018-11-25 18:39:02
D


既然加入了基地,基地既存亡便與我有關。我把背上的紅白藍膠袋放在地上,找了又找,發覺在超級市場找的所謂武器沒一件及得上小遙給我的警棍。

我又猛然驚醒,從我在廣場裡無故醒來之後,我都沒有搜尋過自己的口袋裡有什麼。我快速的把它們翻了翻,發現在身上的確是不少。(幸運10) 我的口袋裡有手機丶銀包丶家中鑰匙和一把3.5吋的生果刀。

我右手一把生果刀,左手一支警棍,打算採取從旁偷襲的戰術來迎擊喪屍。我就這樣衝了出去,到得戲院大堂,只看到把守在門口的兩個同伴剛好被擊倒在地。

原來來襲的不是喪屍,而是人類。

「入面既人聽住,你地已經被我地重重包圍,識趣既就投降,我地可以俾條生路你地行。」敵方頭目對著擴音機道。

只見眾人沒有發聲,拿著各種武器等候阿威的指令。

「識趣既就你地即刻同我扯,唔係既話我地會將你地殺個片甲不留!」一把嬌嫩的聲音清澈透明,居然是小遙撐著腰,站在最前面回答敵人。

剛認識小遙時,已經見識到她殺喪屍的威武,但我未想到她面對敵方數十人之時,卻居然如此從容不迫。女漢子捨她其誰?

「係咩?等我黎領教下。」說罷,敵方頭目一拳擊碎了基地的玻璃門,向小遙衝過去。

此時我應該?

A.飛奔向前救小遙
B.將生果刀飛過去
C.靜觀其變

B
2018-11-25 18:39:05
阿威好感度+5
到時同阿威

諗起都興奮
2018-11-25 18:42:29
阿威好感度+5
到時同阿威

諗起都興奮

等陣變gay故
2018-11-25 18:45:16
B
2018-11-25 18:50:40
B


我離小遙很遠,就算有保特的跑速也趕不過去救她。我只好將手上的生果刀用力飛過去(潛能激發,力量上升2),希望可以擊中敵方,為小遙爭取時間!

生果刀在空中飛啊飛,可惜這距離實在是強人所難,它就這樣落在小遙的腳上。

只見小遙腳板上中了生果刀,隨即她一聲慘叫,蹲了下來按著自己的腳板。

就是這樣的剛剛好,敵方頭目擊向小遙上半身的拳擊空了。而在小遙身後的同伴們也剛好趕到了他敵方身旁,想要將他制服。

其中一個同伴將受傷的小遙拉出了前線戰場,而敵方也開始向我方衝過來。

此時我應該?

A.找另一把武器迎戰
B.握著警棍衝上去
C.躲在後面保平安
D.靜悄悄從旁偷襲
2018-11-25 18:53:00
B


我離小遙很遠,就算有保特的跑速也趕不過去救她。我只好將手上的生果刀用力飛過去(潛能激發,力量上升2),希望可以擊中敵方,為小遙爭取時間!

生果刀在空中飛啊飛,可惜這距離實在是強人所難,它就這樣落在小遙的腳上。

只見小遙腳板上中了生果刀,隨即她一聲慘叫,蹲了下來按著自己的腳板。

就是這樣的剛剛好,敵方頭目擊向小遙上半身的拳擊空了。而在小遙身後的同伴們也剛好趕到了他敵方身旁,想要將他制服。

其中一個同伴將受傷的小遙拉出了前線戰場,而敵方也開始向我方衝過來。

此時我應該?

A.找另一把武器迎戰
B.握著警棍衝上去
C.躲在後面保平安
D.靜悄悄從旁偷襲

D
2018-11-25 19:36:51
D


我拿著僅有的警棍,靜悄悄的走到自助取票機後,偷偷望出去,準備施展突襲。

只見那敵方頭目似是力大無窮,大喝一聲,將撲在他身上的人都推開。他更是拿出短刀,劃傷了不少人。而眾人亦一擁而上,打得一片混亂。

站在後面的阿威拔出一把日本武士刀衝了上去。他身法劍術之快,令他身旁圍著一環又一環的劍氣,逐漸把敵人迫到門外。

我慢慢的向前移動,四周的目光都在阿威身上,沒有人發現到我。四周都是受了傷的人,鮮血通處流,他們更是發出悽厲的叫聲。

而敵方頭目卻是一夫當關,仍站在原地對抗著我們,他的一手短刀短小精悍,有如東方不敗使那繡花針一樣,眾人圍攻亦未倒下。

眼見圍攻著他的同伴逐漸被打倒,我知道我再不施展偷襲的話,我們便可能要輸了。

我走到他的身後,將警棍當劍使,一棍穿向他的腦袋去!

哪料到我只留神在敵方頭目身上,沒留意到身前原來躺著一個傷者。就在我全速跑向頭目時,我撞到那傷者而絆倒了。我雙眼合起,只道這次手肘或是下巴要撞到重傷了。

「啊!」一聲慘叫,正是由敵方頭目發出的。

此刻時間好像停頓了一樣,我沒感覺到身體受傷,於是把眼睛慢慢打開,卻見到眾人都把奇異的目光投到我身上。

我再看看手上警棍,原來是我誤打誤撞的插了半支進他的屁眼之中。(幸運10)

「我粒痔瘡啊!」敵方頭目放開了短刀,雙手摸著自己的屁股。

「唔好意思。」我連忙把警棍拔了出來。

「啊!!!!!!!!!!!!!!」怎料敵方頭目發出震耳欲聾的叫聲,就此在地上昏了過去。

阿威忍不住笑道:「你地大佬已經被我地制服左,你地係咪仲要打落去?」

只見敵方數十人你眼望我眼,猶豫不決,有的二話不說就跑掉,有的卻跪著說要加入我們。

走的走,留的留。原先受傷的敵人也慢慢的離去。阿威就像個仁者般無任歡迎。就這樣,我算是幸運地幫助了基地平息一場風波。

眾人開始清理基地丶扶傷者去治療等。

此時我應該?

A.出去找受傷的龍哥
B.找小遙道歉並為她療傷
C.什麼都不做
2018-11-25 19:38:51
D


我拿著僅有的警棍,靜悄悄的走到自助取票機後,偷偷望出去,準備施展突襲。

只見那敵方頭目似是力大無窮,大喝一聲,將撲在他身上的人都推開。他更是拿出短刀,劃傷了不少人。而眾人亦一擁而上,打得一片混亂。

站在後面的阿威拔出一把日本武士刀衝了上去。他身法劍術之快,令他身旁圍著一環又一環的劍氣,逐漸把敵人迫到門外。

我慢慢的向前移動,四周的目光都在阿威身上,沒有人發現到我。四周都是受了傷的人,鮮血通處流,他們更是發出悽厲的叫聲。

而敵方頭目卻是一夫當關,仍站在原地對抗著我們,他的一手短刀短小精悍,有如東方不敗使那繡花針一樣,眾人圍攻亦未倒下。

眼見圍攻著他的同伴逐漸被打倒,我知道我再不施展偷襲的話,我們便可能要輸了。

我走到他的身後,將警棍當劍使,一棍穿向他的腦袋去!

哪料到我只留神在敵方頭目身上,沒留意到身前原來躺著一個傷者。就在我全速跑向頭目時,我撞到那傷者而絆倒了。我雙眼合起,只道這次手肘或是下巴要撞到重傷了。

「啊!」一聲慘叫,正是由敵方頭目發出的。

此刻時間好像停頓了一樣,我沒感覺到身體受傷,於是把眼睛慢慢打開,卻見到眾人都把奇異的目光投到我身上。

我再看看手上警棍,原來是我誤打誤撞的插了半支進他的屁眼之中。(幸運10)

「我粒痔瘡啊!」敵方頭目放開了短刀,雙手摸著自己的屁股。

「唔好意思。」我連忙把警棍拔了出來。

「啊!!!!!!!!!!!!!!」怎料敵方頭目發出震耳欲聾的叫聲,就此在地上昏了過去。

阿威忍不住笑道:「你地大佬已經被我地制服左,你地係咪仲要打落去?」

只見敵方數十人你眼望我眼,猶豫不決,有的二話不說就跑掉,有的卻跪著說要加入我們。

走的走,留的留。原先受傷的敵人也慢慢的離去。阿威就像個仁者般無任歡迎。就這樣,我算是幸運地幫助了基地平息一場風波。

眾人開始清理基地丶扶傷者去治療等。

此時我應該?

A.出去找受傷的龍哥
B.找小遙道歉並為她療傷
C.什麼都不做

B
2018-11-25 19:48:11
B


望著混亂的場景漸漸回復原狀,而敵方頭目亦被阿威拖了進其中一間院中,我卻望到小遙坐在一角。

「對唔住呀,我唔係有心。當時情況太緊急啦,我冇諗過把生果刀會整傷你。」

小遙笑道:「你都算係誤打誤撞咁救左我丫! 我諗如果果個人一拳打中我,我會受更重既傷呀,而且你又擊退左啲敵人,我應該多謝你。」(小遙好感度+5)

我露出尷尬的笑容點頭,心想我只不過是個死好運的普通人罷了。

此時我應該?

A.讓小遙以自己身體作支撐並肩走向醫療室
B.直接抱起小遙到醫療室
C.叫其他人來帶小遙到醫療室
2018-11-25 19:50:29
食飯九點返黎繼續寫
2018-11-25 19:52:48
資料整合:
角色名字:天才小朋友
姓別:男
年齡:20

能力:
力量2
智力0
敏捷0
幸運10

資源:
一袋紅白藍膠袋(食物+飲料+燒烤架+燒烤叉+玩具劍+玩具弓)
電筒
警棍
手機
銀包
家中鑰匙
3.5吋生果刀


好感度:
小遙+15
阿威+5
龍哥+0
2018-11-25 19:53:57
B


望著混亂的場景漸漸回復原狀,而敵方頭目亦被阿威拖了進其中一間院中,我卻望到小遙坐在一角。

「對唔住呀,我唔係有心。當時情況太緊急啦,我冇諗過把生果刀會整傷你。」

小遙笑道:「你都算係誤打誤撞咁救左我丫! 我諗如果果個人一拳打中我,我會受更重既傷呀,而且你又擊退左啲敵人,我應該多謝你。」(小遙好感度+5)

我露出尷尬的笑容點頭,心想我只不過是個死好運的普通人罷了。

此時我應該?

A.讓小遙以自己身體作支撐並肩走向醫療室
B.直接抱起小遙到醫療室
C.叫其他人來帶小遙到醫療室

A
2018-11-25 22:50:41
A
2018-11-25 22:59:35
B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