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萬字][RPG][冒險]一起討伐魔王吧!

890 回覆
164 Like 3 Dislike
2016-12-20 01:17:18
快出

有沒咩位係大改嫁

近排變左Gfriend fans

你快d出新文等我脫毒啦
2016-12-20 08:54:03
快出

有沒咩位係大改嫁

近排變左Gfriend fans

你快d出新文等我脫毒啦


大改冇乜,自己都幾滿意伏筆同劇情。

不過結尾會將後記直接係最終章出埋,好多人話一開始唔明要睇埋後記先得。
2016-12-20 16:10:10
新毒留下言啦
2016-12-20 17:52:59
出交未 雖然睇哂,都想係呢到追多次
2016-12-20 17:57:15
出交未 雖然睇哂,都想係呢到追多次


岩岩收工,番去出

巴打之前有冇留名?
2016-12-20 21:55:59
第十章-紅人
2016-12-20 21:56:37
慢慢向古滋城前進,翠綠的山丘草原變成枯黑色。

樹幹扭成奇怪的形狀,偶爾有兩三條色彩鮮艷的昆蟲爬出。

「不行。。。」真子深呼吸,用盡全身的氣力控制自己。

她像氣泡一樣被微風一吹也會爆破。

「走吧~沒有退路了~」松美硬拉著真子走。

「不行阿!!!這是蟲窩阿!!!」真子的情緒炸彈終於被引爆。

紫紅色的巨形肉繭金字塔───古滋濕台最直接的形容。

古滋濕台是三角錐形,表面長滿一層濕滑反光的肉。

當你踏上地上的肉繭時它會收縮,發出噗滋的潤滑聲,然後你的靴底
會沾著透明的黏液。還好,它並不臭。這就是‘濕台’二字的由來。

跟普拉姆斯截然不同,古滋濕台並沒有城牆,它的入口是底部的一個
大洞,很多肉藤垂吊在半空,把半個入口擋掉。

兩邊也沒有衛兵把守,中門大開。

「進城吧。」松美用手撥開紫肉條走進去。

真子嚇得不停抽搐,想趴在地上爬進去但不想碰到地上黏液。她只好
半蹲身體從肉藤下方鑽進去。

不是劇情需要,肉藤滑到了真子的後頸。

「嗯!!!!!!!!!」真子一聲嗚咽,向後昏倒下去。

「真子!難道這些肉藤有毒?!」帕修斯立即跑到真子旁扶起她。

他把真子的眼睛撐開,發現真子陷入昏迷。

「不可能吧,我沒感到不妥。」松美掐著肉藤擠出黏液研究,並沒有
發現異樣。

「她身上沒中毒狀態,只是嚇暈了。」尼菲特說。

她把銀十字吊墜垂在真子眉心上。

「聖母禱文。」尼菲特嘗試用神官的技能治療真子,但沒有改變。

「先找旅館休息吧。」六口彌生抱起真子往城堡深處前進。



古滋濕台內部中空,在頂部錐尖有一個白色的魔法光球,不時噴出虹
焰,把整個古滋堡內部照亮。盡管能夠清晰視物,但依然感到陰深恐
怖。不像普拉姆斯般有縱橫交錯的道路,古滋城的結構十分簡潔。

內部中央是一個小金字塔,三個斜面均有一條梯級走上尖頂的洞口。

洞口裡燈火通明,每個入口也有玩家站著,明顯是公會大廳。

大街上的玩家也跟普拉姆斯有天淵之別───起碼二轉。

每人的裝備和武器也明顯比普城的新手精良。沒有新手傻呼呼對你微
笑問路,也沒有繁榮的商業大街。古滋城的玩家眼神份外老練,對陌
生人總有戒心。



他們走進酒館,發現這裡沒有NPC。

牆上掛著一個個漲卜卜、皺皮的毛囊,底下有一個滴著黃色汁液的
洞。

其他玩家把一狼幣塞進囊後用杯盛走流出來的黃汁。

六口彌生把真子低在椅上後走到牆邊買了一杯黃汁。

「PASS~」松美立即別過臉。

「不用了謝謝。」尼菲特斷然拒絕。

六口彌生掐開真子的嘴巴。

「沒其他餐館了嗎?」帕修斯四處打量食客,大家也是拿著一個杯而
已。

「可能蟲族主城的特產來~事後不告訴真子就可以了。」六口彌生奸
笑說,把黃汁倒進真子的口。

真子的疲勞值馬上回升。

「嗯~~~好甜!是蜜糖嗎?」真子張開眼,用舌頭舔乾淨嘴唇邊的
黃汁。

四人努力低下頭忍笑。

「我們有甚麼計劃嗎?」帕修斯,手指雀躍敲彈桌面。

「我要試新技能阿~~~!」松美拿出銀匕首把玩。

「我不清楚古滋城呢。」六口彌生說。



「你好~請問你們知道哪裡可以買到古滋城周邊的地圖嗎?」帕修斯
跟旁邊的兩個食客搭訕。

男的穿著重型裝甲但只有單臂護甲、大腿也只有單邊甲裙,方便跑動
──浪人。

女的穿著紅色的薄紗袍,戴著魔法高帽──巫師。

二人看著帕修斯搖頭苦笑。

「古滋。。。」巫師女正打算說,被男浪人制止。

「為甚麼我要告訴你?」男浪人反問。

帕修斯打頓,沒想過問路也被拒絕。

「給我100龍幣就告訴你。」男浪人開價。

「吓~不就一張地圖。100龍幣也太多了吧。」帕修斯不接能受。

「不成交便拉倒。地圖上的資訊遠比100龍幣珍貴,笨蛋。」男浪
人輕蔑一笑,喝下一口黃汁。

「嘖!100是吧?我買!」帕修斯無奈掏出錢包。

「現在變成150龍幣了。」男浪人奸笑說。

「你這傢伙~~~我買!」帕修斯怒不可遏,卻萬般不情願付錢。

「等等。他說賣情報,並不是賣地圖。無從判斷是真還是假。」六口
彌生在帕修斯耳邊說。

「可惡~~~~~!」帕修斯握緊拳頭。

「怎麼了?交易嗎?」男浪人問。

「滾!」帕修斯怒喝。

食客二人見狀沒趣,離開了。
2016-12-20 22:35:16
「城戰後我們得到數張經驗卡,現在150級。我知道古滋城再西邊
有兩張160-190級的地圖。但人太多升級不會快,無論如何我
們也要得到地圖。」六口彌生說。

「為甚麼城內沒有NPC,在普拉姆斯城滿街都是。」尼菲特想起連
酒館也沒有NPC大感奇怪。

「牆上的刻文也讓我蠻在意。我在精靈森林看過同樣的雕刻
。」六口彌生指著藏在肉繭下若隱若現的刻文,一段意義不明的文
字。

「咦。這應該是遊戲劇情呢。離開普拉姆斯城後再沒有主線任務,全
部由玩家自行探索。也許古滋城在劇情上跟精靈有關。」尼菲特說。

「要先找到NPC呢。」帕修斯說。

「分頭行動吧~首都一定有傳送師及拍賣商人。只不過沒有地圖很難
找而已。」六口彌生說。

「阿~今晚我要外出呢。」尼菲特說。

「男朋友嗎?」松美輕撞尼菲特笑問。

「家人而已,先下線了。」尼菲特揮手,變成黑影消失。

「沒有神官的話想農怪也不行阿~那麼我去做運動了。近一星期都沒
運動呢。」帕修斯摸著自己肚子說。

「那麼明天繼續吧!我也下線了。」松美說。

「我出城外探路~晚安了。」六口彌生揮手道別。

「我去看看主城限定的時裝~~~」真子興高采烈說。

「別昏倒阿真子~哈哈。」帕修斯笑著,變成黑影消失。



穿過幽黑的森林,六口彌生來到一望無際的'高木湖'邊。

高木湖最特別的地方就在湖中心長著數十棵高幼的白樹。

現在湖中心的玩家數量不多,他們都三五成群圍著白樹敲打,樹冠便會掉下大量巨型白色的百足蟲。

六口彌生觀察其他玩家得知一棵樹大約五分鐘重生一次百足蟲。只要
在五分鐘內擊殺所有怪物便可以永無止境農怪。

她走進腳踝深的湖水中,挑選玩家數量最少、外圍的白樹輕輕敲打。

樹上掉下三隻百足蟲,對著六口彌生不斷鉗動小蟲腳。

「哼~正好!」六口彌生把紅鐵大劍扔進水中,左右腰間拔出兩把武
士刀。

「讓我試試技能吧!」六口彌生微笑,舉劍刺向百蟲足。



「嗯~~~哇!蟲族的時裝會夜光呢!!!」真子憑著對時裝的熱愛
繞了三份之二個古滋城,終於找到了時裝NPC。

蟲族時裝的裙擺是透明的清藍蟲羽,再披上一層映射著虹光的甲殼。

上衣則是黝滑反光的黑色低胸貼身衣,要是配上白絲后的絲襪簡直完
美。

「系統提示:首都戰爭24小時PVP限制解除。」

「老板!這套時裝有紅色嗎?」真子問長著蜻蜓翅膀的大叔NP
C。

「紅色嗎?是季節限定喔~在楓葉節才會推出紅色。現在只有黑色和
綠色的款。不過你可以先給訂50龍幣金。」大叔問答。

「50龍幣?太貴了吧。真子的錢要跟朋友共用呢。。。」真子失望
說。

「季節限定不只是限時,更是限量。遊戲中只會推出200套,另外
特別版的粉紅色只推出50套。整套時裝要400龍幣,其他玩家都
付全額直接買。」大叔說。

真子交出一個皮袋。

「我要粉紅色。」真子毫不猶豫說。

「真是豪爽的勇者大人呢!請問是全付嗎?」大叔NPC笑說。

「嗯,請問。。。」真子說著。



「系統提示:好友 六口彌生 血量剩餘20%。」

真子掉下錢袋,呆望著系統訊息。

「系統:傳送到 六口彌生身邊。(Y/N)」

「絕對要阿!!!!!!!!!!」真子狠狠按下Y。

她突然被吸入進一條七彩的隧道,淚水不斷掉下。
2016-12-20 22:39:57
啪!真子踩在水中。

六口彌生身負重傷靠在白樹邊,她腰間及後背均有傷口,鮮血把四周
的湖水染紅。

「六口姐姐!你怎麼了?!」真子急忙蹲下來。

「小心。。。」六口彌生血流披臉,掩著腰間傷口指著前方。



浪人男跟巫師女站在水中,分別拿著大斧跟大魔杖。

但,他們並沒有‘開紅’,他們依然是平常裝束。

「咦?甚麼事阿?!真子不明白。」真子慌張得不斷查看兩邊。

「我在城戰‘開紅’殺了諾克斯,系統判定我是‘戮魂’。PVP解放後隊
伍以外的人都看到我是‘紅人’。被偷襲後才發現,太大意了。」六口彌
生痛得臉容扭曲,蒼白如紙。

「喂!快走開!雖然不會傷害到你,但不要阻礙我們獵殺紅人。」浪
人男用大斧指著真子說。

「等等!六口姐姐是有原因才‘開紅’的。」真子急忙解釋。

「你把我們當笨蛋嗎?」巫師女生氣說。

「六口姐姐是在城戰上為了阻止叛軍才殺城主的!」真子激動大叫。

「喂~你聽到嗎?」巫師女蔑笑問浪人男。

「聽到阿~為了阻止叛軍所以殺城主,哈哈!城主大人~你的護衛
呢?」浪人男站前一步問。

「那個。。。很難一時三刻解釋。希望你們不要。。。」真子嚇呆
了,聲音變小,只懂得流淚。

「不要?!‘紅人’是兇手。我們是替天行道!何況~她好像很有錢呢,
裝備和經驗值一定不少。」浪人男舔唇說。

「不要。。。」真子軟浸在六口身邊水中,血湖水慢慢把真子的魔袍
染紅。

「快走吧。。。趁他們還沒打算開紅。你不是紅人不會受傷害的。」
六口彌生用盡力氣撐著武士刀站起來。

「還想逞英雄?好友傳送證明只剩20%血量了。讓我一擊超渡你
吧!」巫師女大笑,舉起魔杖。

「熔石術!」一個橙紅色,滴著溶岩的巨形火球激射向六口彌生。

真子和六口彌生對望。

「聽著!我的電郵是Loku。。。」六口彌生還沒說完,火球已經射到
六口彌生面前。

碰!火球炸出一陣濃煙。

「哼~耍帥。」巫師女和浪人男走向黑霧。

一個黑衣人站在六口彌生面前硬擋下火球。

「我不會再逃避了!!!」真子披上黑斗篷撐大雙眼,魔狼也發出紅
光。
2016-12-20 22:48:48
「愚蠢的決定。」浪人男扛起大劍說。

「我沒血量了。這樣下去你也跑不掉的。」六口彌生勉強站起來。

「這次~哪怕是最後一次。我要守衛朋友!」真子怒吼,雙手激動得
顫抖。

她很害怕戰鬥,但更害怕看到朋友變成星塵。

強大的意志力終壓下恐懼。

「哼~買一送一。來吧。」浪人男轉動大斧熱身。



「魔力共鳴!」真子舉起召喚杖高呼。

她身上浮出紅色的光紋,魔狼的毛髮下滲出藍光,口中發出低吼。

浪人男和巫師女稍微猶豫,畢竟第一次跟召喚使對打。

真子直瞪二人,腦海裡亂作一團,想不到任何戰鬥計劃。

浪人男先發制人,舉起大斧從真子的左邊突進。

真子立即向後跳開,魔狼跟上真子的動作。

浪人男狠狠敲進湖水,激起水花。

「斧風!」浪人男轉動大斧掀起一把泥水潑向真子,真子進入‘盲目’狀
態兩秒,不能視物。

「星火燎原!」巫師女插下魔杖,真子腳下的湖水冒起氣泡但沒有傷
害。

「笨蛋!水區域不要用火魔法阿!」浪人男提點同伴,舞動大斧衝向
真子。

「炎牙!」真子指著浪人男大叫。

魔狼的牙縫竄出星星火舌,跳咬向浪人男。

浪人男見勢色不對急忙跳到旁邊,避開魔狼的撲擊。

魔狼的動作遠比浪人男敏捷,它前足著地後馬上甩動尾巴修正方向,
再撲咬上去。

當他正想回斧砍向魔狼時後肩傳來一陣劇痛。

「鳴!!!」浪人男蹦緊右臂肌肉,左手扳開魔狼的口。

魔狼的牙齒深深咬進他的臂肉,它突然雙眼變紅,口裡含著火焰灼燒
浪人男的手臂。

「哇阿~~~~~」浪人男吃痛大叫,手臂被咬著不斷承受燃燒傷
害。

「天洪!」巫師女急忙召出水柱噴走魔狼。

魔狼被推開數米,隨即繼續搶攻。

「冰晶暴!」巫師女乾脆在隊友頭上使用範圍技逼走魔狼,空中結成
大量冰刺激射向地。

「回來!」真子大叫,魔狼靈巧地跳回她身邊。

「讓我也。。。」六口彌生拿起雙武士刀想參戰。

「坐下。讓我保護你。」真子冷靜看著敵人說。

沾上水花的真子臉掛微笑,月光把她照得像白梨花一樣動人。

六口彌生驚訝地看著真子堅毅的背影。

浪人男的右肩出現數十個肉洞,整片傷口被燒黑,沒有流血。

他急忙灌下一瓶綠色的回復藥水,把空瓶扔進水中。

「可惡!想不到那匹狼這麼煩。」浪人男摸著傷口跟巫師女說。

「要不要一起秒掉狼?」巫師女說。

「不,你去。。。」浪人男說。

「冰牢!」真子主動搶攻,浪人男腳下瞬間變冷。

「炎牙!」真子連技,魔狼再次撲向浪人男。

他千鈞一髮間跳開,在水中翻滾兩圈再用大斧斬向魔狼。
魔狼立即閃到右旁撲擊。

浪人男跟魔狼鬥得難分難解。

「快攻擊本人!很弱的!」浪人男大叫。

「白箭術!」巫師女大叫。

「白箭術!」真子回敬。

她們互相轟出一炮白光。

澎!

兩條白光炮在空中相撞爆出一陣強風,把附近的水面吹皺。

「甚麼?!嗚!」巫師女被真子的光炮擊退數米,拉出一條水花。

「召喚使的魔法比巫師更強?!」巫師女大吃一驚,掙扎站穩。

「導雷術!」真子乘勝追擊,一條紅色赤雷從天轟向巫師女。

「嗚阿~~~!!!」巫師女跟身邊的浪人男同時發出悲鳴。

看來在水屬區域使用雷屬攻擊有環境追加傷害。
2016-12-21 00:07:34
「直接用二轉技吧!看來那隻狗強化了她的魔攻!它動作太快我摸不
到。它的輸出很高,不能不管。速戰速決吧!」浪人男舞動大斧繼續
跟魔狼纏鬥。

「冰晶暴!」巫師女大叫,數十枝冰刺飛射向真子。

「嗚哇!!!」真子在尖利如劍的冰晶暴中絲毫不動,背胸刺著數枝
冰刺,鮮血直流。

「熔石術!」巫師女看到真子被範圍技牽制著,立即使出攻擊力最高
的火屬性單體攻擊。

焰球再次轟向真子,它沸騰的表面把水面蒸發,冒出一條白色蒸氣尾
巴。

「真子躲開阿!」六口彌生大叫。

「白箭術!」真子大叫,想用白箭術彈走火球。

光炮直奔向火球。

轟!岩漿四濺,湖面爆出大量蒸汽。

「系統提示:好友 真子 血量剩餘20%。」

失敗,白箭術沒有用。

真子再次硬接火球,身上的布衣被燒出數個破洞。

「笨蛋!法師PVP要保持移動阿!」六口彌生痛罵真子。

遍體鱗傷的真子眼神毫不動搖,喘著大氣死守原地。

「我明白了。」巫師女站正身體,佩服著真子。

「甚麼阿?!」浪人男問,一邊跟魔狼纏鬥。

「她在保護身後的‘紅人’,怕我的魔法會打中她。」巫師女說。

「你是笨蛋嗎?!PVP以戰勝為首要阿!」六口彌生忍不住大罵。

「真子是笨蛋,一直依靠同伴才走到今天。六口知道同伴為你死去的
感覺嗎?告訴你,是比自己死掉更難受阿!」真子大哭說,眼前閃過
加奈和諾克斯的樣子,心如刀割。

「好孩子~你得到我的尊敬了。讓我成全你吧。」巫師女再次舉起魔
杖。

「跑阿真子!沒用的,我走不了!你GameOver後我也會GameOver
阿!倒不如活一個吧。」六口彌生跳起來推走真子,傷口立即血如泉
湧。

「熔石術!」一顆更大的焰球出現,轟向二人。

「走阿!」六口彌生出盡力也推不動真子。

「不!就算賠上性命。。。」真子擦去眼淚,雙眼變成紅色。

四周的湖水被異力吸向二人,她的長紫髮慢慢浮起,身邊開始飄著紅
色的焰塵。

「真子。。。難道你。。。」六口彌生放開真子退後。

「嘴巴逞強也沒用了!」巫師女說。

焰球馬上要擊中二人。

「絕對要保衛你!」真子燃起熾熱的靈魂,渾身發出紅光。

轟隆!!!
2016-12-21 01:12:39
二人面前爆出數十米高的蒸氣柱,爆風把湖水吹得翻起皺皺白浪。

白霧裡看到一隻龐然大物擋在真子及六口前方———一隻巨形的三頭
煉獄狼生吞並咬碎了巫師女的火球。

它渾身黑色,毛髮末端燃燒著焰火,滿嘴尖牙滴著岩漿,獸眼猙獰地
看著浪人男和巫師女。



「甚。。。甚麼怪物?!」浪人男和巫師女嚇得跌倒在水中。

「炎牙!」超載的真子指著二人聲嘶力竭怒吼。

三頭煉獄狼開血盤大口,噴著黑紅色的業火撲向二人。

「不要阿~~~!!!」二人嚇得胡亂揮手,哭著求饒。

三頭狼一躍而起,一口咬著巫師女的半身。

熊~~~~~~!

真子突然四肢乏力,倒在水中暈倒,三頭狼隨即變成一團炎塵消失。

「喂!醒醒阿!」浪人男把重傷的巫師女喚醒。

二人驚魂未定站起來。

「幸好。。。這麼強大的‘超載’立即耗盡了她的疲勞值。」巫師女咬緊
牙關掩著自己腰上的血洞說。

「笨蛋!最後同伴也救不到的蠢材!垃圾!」浪人男指著水中昏迷的
真子說。

只剩下六口彌生一人站著。

「被那個只會‘超載’的白痴搶了戲份。乖乖受死吧。」浪人男舉起大斧
指著六口彌生。

「我的朋友是一個白痴。」六口彌生閉著眼說。

「對!白痴!死一個跟死兩個也不會計算。」浪人男嘲諷。

「不會計算。」六口彌生重覆。

「對阿!你也說了。只不過會‘超載’就來裝兇作勢。保護朋友?!哈哈
哈哈。等我殺了你後會好好‘照顧’她的。」浪人男說。

「不幸。她是白痴,但她令我。。。也不會計算了。」六口彌生雙眼
流出螢光藍。

她拔出兩把武士刀,曲腿單踏在水上,背後聚集了一團藍光。

「喂。。。難道你。。。」浪人男和巫師女看到勢色不對,打算逃
跑。

「斷影。」六口彌生輕輕說。

她原地消失,水面只泛起一圈薄弱的漣漪。

六口彌生以眼睛不能捕捉的速度跑到巫師女身後急停,刮起一股巨
浪。

兩把武士刀從巫師女背後插入,穿胸而出。

六口彌生雙手向外扳動,武士刀像剪刀一樣把巫師女切成兩截。

「旋風斬!」

浪人男未來得及吃驚,看到一個閃著藍光的旋風吹到,穿過他的身
體。

六口彌生猛然停止旋動,刀鋒甩出兩滴血液。

龐大的旋轉力拉濺出圓弧水花。

紛飛的水花在空中靜止,六口彌生低下頭,深藍長髮在半空散成扇
型。

。。。。。。。。。

世界靜止下來追上六口彌生的速度。

水花像雨點般落下,時間再次流動。

浪人男像碎紙一樣變成光塵飄散。

「這就是。。。‘超載’嗎?」六口彌生微微一笑,看到四周的玩家紛紛
拔出武器聚集過來。

「我都說PVP‘超載’。。。沒意思呢。。。」六口彌生苦笑,倒在水
中昏去。
2016-12-21 01:19:19
推!
2016-12-21 02:19:47
其實你開始緊作第2季未?
2016-12-21 06:13:49
其實你開始緊作第2季未?


當然寫緊,打算第一季出多小小就停,唔出哂,自己都等唔切
2016-12-21 10:52:57
其實你開始緊作第2季未?


當然寫緊,打算第一季出多小小就停,唔出哂,自己都等唔切

點樣唔出哂?
2016-12-21 13:00:00
留名等第二季
2016-12-21 13:03:12
其實你開始緊作第2季未?


當然寫緊,打算第一季出多小小就停,唔出哂,自己都等唔切

點樣唔出哂?


純粹想快出第二季節性
2016-12-21 13:03:27
第二季*
2016-12-21 13:06:03
第二季*


等你

我角色諗好未?
2016-12-21 14:51:14
第二季*


等你

我角色諗好未?


角色就諗好,但係我係到同第一季比較緊。

好似冇咁緊湊同刺激,創作樽頸
2016-12-21 21:00:09
快啲出
2016-12-21 21:07:55
第十一章-冬精靈
2016-12-21 21:08:09
快啲出


即到
2016-12-21 21:12:50
吱~

甚麼東西在真子的肩膀跳來跳去。

真子張開疲倦的雙眼,視野一片模糊,只看到一片白霧。

她正靠在白樹旁坐在水中,輕微挪動身體,每個關節震痛欲裂,骨頭
格格作響。

吱吱~~~

三隻小白鳥停在她的肩膀,叼著一張小紙片。

真子取下紙片,小白鳥化成花粉飄走。

「密語 帕修斯:你在哪?我做完運動了。──00天02小時37分
前。」

「密語 帕修斯:看不到密語嗎笨蛋?──00天02小時12分
前。」

「密語 帕修斯:六口也沒有回應呢,你們在一起嗎?──00天01
小時03分前。」



真子急忙揉擦雙眼,左顧右盼,。

「六口。。。在哪?」真子口齒不靈說著。

突然肩上觸感一軟,發現六口彌生靠在她旁邊昏睡。

她視力慢慢恢復,發現浪人男和巫師女消失了,四周空無一人。

她們仍然在高木湖邊。

滿天星宿點滿黑色的天空,平靜的湖面像鏡一樣倒映著星空,她們像
置身在浩瀚的宇宙中心被無盡的星光包圍。

樹上、湖面、四周的空氣也浮著白色光點,深夜的高木湖像仙境一樣
有種難以言喻的美。

真子握著六口彌生的手,閉上眼享受洗滌靈魂的感覺。

「勇者大人~你醒了嗎?」某人打破仙境的恬靜。

真子嚇一跳,回頭查看。

樵夫出現在白樹後,肩上挑著一些木柴。

「你是?白絲洞的樵夫?」真子在依稀記得他的樣子。

「嗯。勇者大人。我在這裡劈柴時發現你跟朋友暈倒在水中,所以扶
起你們休息。我用你送的龍幣買了更好的農具,工作更輕鬆了!」樵
夫舉起手上的收割刀笑說。

「你跟我的好感度有多少?」真子好奇問,原來好感度會大幅影響N
PC互相的內容。

「勇者大人指‘感情’對嗎?我已經把你當成‘恩人’了。」樵夫笑說。

他放下木柴走到真子身旁,交出兩片銀色樹葉。

「這是箔葉,可以消除勇者大人身體的負面狀態。」樵夫看著銀葉
說。

「多謝。」真子把銀葉敷在六口彌生額上,她的表情立即舒暢起來。

「老伯,在我們昏迷時發生了甚麼事?」真子吃力站起來,樵夫急忙
扶著她。

「老夫不清楚,來到時只看到兩位昏迷不醒而已。」樵夫答。

六口彌生突然跳起來,拔出武士刀戒備。

「咦?敵人呢?」六口彌生看著平靜的高木湖大感奇怪。

「誰阿~?」真子笑問。

「最後我‘超載’殺了他們,但被更多人包圍了。我們昏迷了多久?」六
口彌生全神貫注看著白樹,提防樹後有人偷襲她們。

「兩小時左右吧~帕修斯在尋找我們,他也跟你密語了喔。」真子指
著六口彌生肩上的小白鳥說。

「密語 帕修斯:你跟真子在一起嗎?她沒有回覆我,很擔心你們。
我來找你們了!──00天01小時03分前。」

「他獨人前來?!」二人大驚,立即拔出武器跳起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