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萬字][RPG][冒險]一起討伐魔王吧!

890 回覆
164 Like 3 Dislike
2016-12-30 13:51:02
「慢慢來。。。中勾形的起點在9點。。。」尼菲特咬緊嘴唇努力調
較方位。

血池裡隆隆作響,不斷翻起血浪花。

不消一會勾形陣已經按六口彌生的拼圖砌好。

「我去吧。」六口彌生深呼吸,跳上石製大勾形。

她低頭看著腳下窄小的白光石路,下方就是腥紅色的鮮血池塘。

六口彌生保持專注,不容許自己想像多餘的事。

她撇開一切雜念,全神貫注在下一步。突然前方出現一塊紅磚,她不
知不覺間已經走到大勾形的盡頭。

中勾形的藍地磚起點就在數步之外,唾手可得。

「我要上了!」六口彌生高呼壯膽。所有隊友再次聚焦在她身上。

六口彌生輕輕一躍,輕描淡寫跳到中勾形上。她立即勒緊肌肉紋風不
動,靜靜觀察變化—————沒有,勾陣依然是白光。

六口彌生自信大增,身法輕盈小跳步走到中勾形末端,然後跳上小勾
形———也沒異樣。

六口彌生肯定自己已經破解了這個迷宮,輕快走到小勾形的末端,她
突然愣住———中央的光點地磚向6時延伸,但她卻在3時。

「中間的光點地磚要從6時方位進入,你把小勾形逆時針轉動一次
吧!」六口彌生高呼。

尼菲特馬上把她送到6時方位,光點地磚終於出現在她面前。

六口彌生輕快跳上位於最中央的地磚,把它一腳踩平。

但光點地磚異常堅硬,無論六口彌生如何用力踐踏,它連一毫米也沒
有陷進去。

六口彌生惱羞成怒,乾脆在地磚上不斷彈跳,想用體重把它壓下去。

「怎麼了?!」眾人本來萬分期待,怎料六口彌生的動作越來越古
怪。

「我。。。我不夠力。。。」六口彌生哭笑啼非,喘氣說。

「我來試試看。」加奈馬上跳到大勾形上,光點地磚馬上下陷少許,
六口彌生大吃一驚,差點失去平衡。

她馬上抬頭看到加奈離開藍磚,沿著白光路走向末端,光點地磚再次
升起。當加奈跳到中勾形起點時她腳下的地磚再次下陷。

「我明白了!每個藍地磚也站著一人便可以啟動中央的地磚。你們一
逐個走上來吧,一次一人免得觸發陷阱。」六口彌生恍惚大悟。

她們按著六口彌生的指揮分別站到藍地磚上,六口彌生腳上一沉。

勾陣所有光茫同時消失,它們同時轉向12時方位,所有直線連結一
起變成一條直路送她們到彼岸。

黑領帶骷髏正等待她們。

「只是麻煩,並不困難。」六口彌生微笑伸展腰骨。

尼菲特雀躍萬分跳到彼岸,腳上沉實的感覺令她倍感安心。

突然,一個黑衣人從左前方憑空出現,身法輕盈跳到大骷髏身上把它
的黑底金十字領帶脫下。
2016-12-30 13:55:50
「可惡阿!!!!!!」加奈再次目睹自己努力的成果被奪去,立即

暴跳如雷舉起魔杖。

黑衣人上方出現一團閃雷烏雲,該區域不斷被落雷轟擊,黑衣人急忙
左閃右避,沒有反擊空間。

加奈再使出一招大型範圍技,黑衣人應接不暇,接二連三被技能擊
中,移動速度開始變慢。

「受死吧小偷!!!火葬術!」加奈把技能接得天衣無縫,一條烈焰
巨柱從黑衣人地上噴發,馬上把他燒成灰燼。

9道白光炮從後突襲轟向加奈,她已經進入完全PVP狀態,神經全
開。

她回頭伸出手掌,前方結出一道厚冰牆。

磅一聲,整道冰牆光炮擊碎,變成一堆白色冰冷的雪粉飄散。

「是。。。我阿。」松美痛苦尖叫。

「慈悲的眼淚!」尼菲特聞聲色變,馬上為黑衣人回血。

加奈撥開冰粉,發現神神及帕修斯正站在入口的平台。

「吓?」加奈苦惱皺眉。



眾人回到入口的圓形大廳———

「這就是‘相位轉移’的BUG阿。只要跟鏡像師處於‘敵對’關係,鏡像
師的‘相位轉移’便可以把你傳送走。早跟你們提起但你們毫不重視,
你剛剛差點燒死我阿。」松美生氣說。

「嘖~我剛才的確要殺死你。你知道我們在這裡花了多少腦汁嗎?我
以為像城戰一樣臨門一腳被人搶走成果了。」加奈不忿說,但心裡暗
暗興幸有驚無險。

「我們那邊有一個釘刺機關,走到一半我突然記起這個BUG,輕鬆
過關。我們完成了兩個機關喔~~~你們4人也追不止我們2人的速
度。哈哈哈。」松美搭著目無表情的神神子肩膀舉起勝利的手勢說。

「是3人好不好。」帕修斯生氣說。

「你們在左邊找到甚麼道具?」六口彌生問。

「白底紅十字的主教領巾。」帕修斯在背包拿出跟黑底金十字一式一
樣的領巾說。

「嗯。。。有甚麼用?」尼菲特看著領巾思考。

「沒有特別屬性,披在身上只覺得毛骨悚然,像垃圾一樣。」松美用
討厭的目光看著領巾。

真子欲言又止,在旁扭動身體。

「怎麼了?」六口彌生注意在真子的異樣。

「我。。。我認為掛它們掛到入口石門兩旁的骷髏頸上便可以打開石
門。」真子害羞說著,怕別人取笑她。

「哦~~~~~合理阿。」眾人驚訝看著真子。

他們把黑色領巾纏在拿著黑色鐮刀的骷髏頸上;把白色領巾纏在拿著
白色權杖的骷髏頸上。

現場靜默數秒———

隆~~~~~~~~

中央的石門打開了。
2016-12-30 14:13:04
石門後像墨水般漆黑一片迴盪著潺潺流水聲,似乎黑暗的空間非常巨大。

帕修斯身為肉盾,第一個闖進伸手不見五指的空間。

他隱若聽到腳底、身邊的牆壁也傳出滑溜溜的流水聲。

帕修斯握緊盾牌,帶領隊伍向前遘進。

噗~~~

前方突然亮起綠火光—————一個頭骨被鑲在一幅石牆中央,雙眼
冒出綠火光,跟諾克斯的骷髏杖一樣。

綠光照亮附近四周,他們發現沿路的牆壁鑲滿頭骨。

它們空洞的眼窩骨流著數條血絲,血液在牆下匯聚成一條小血河注滿
他們腳下地磚間的空隙。

加奈大感噁心,馬上抽起一邊腳掌避免沾上血液。

六口彌生研究擋在路中央的頭骨石牆,發現它是一張地圖。

上面畫著一個十字架形狀的空間,頭骨位於十字交匯處。

「看來我們在這裡。。。」六口彌生指著十字架地圖底部的一條幼直
路。

他們繞過石牆向前進發,兩邊的頭骨開始隨著他們的位置發光。

步步為營走著,兩邊牆壁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突然崩塌,揚起大量灰
塵擋著他們的視線。

躂~躂~躂~躂~躂。

灰塵中傳來整齊有力的步操聲音—————多不勝數的骷髏兵從破口
中湧出來。它們手執劍盾、身穿鏽鐵甲、兩個並肩站立,填滿了前方
去路。

「太多了吧。。。。。」帕修斯驚訝看著骷髏兵說。

「真子,你的雪兔需要休息多久?」六口彌生立即問。

「大約半小時呢。。。」真子打開介面檢查,苦惱回答。

「六口跟松美是單體輸出,帕修斯是肉盾。我的‘聖燃術’可以幫你們
的武器 附上‘聖屬’15秒時間,恐怕不足夠打敗它們。」尼菲特打開
技能表研究。

「開炮轟它們吧!我們有神神子在阿!」加奈用銀杖輕刮地面,躍躍
欲試。

「骷髏有魔法抗性。」神神子冷冷重覆。

眾人一籌莫展,意外地骷髏並沒有進攻,只是把路封著而已。

「對了!群隱吧!」六口彌生靈機一觸,想起他們還有群體隱形技
能。

噗~他們馬上隱形。

骷髏兵眼神畢直注視著他們,大概因為只有一個方向的關係並非看到
他們,但被多具空洞洞的骨頭盯著叫人忐忑不安。

「慢慢穿過它們,盡量不要碰到它們身體。」加奈提示。

帕修斯打頭陣第一個走向骷髏兵,他像小偷一起掂起腳掌,放輕腳步
慢慢前進。

「快點!群隱只有30秒!」六口彌生焦急起來。

帕修斯逼不得以加速,他感到不寒而慄—————骷髏兵的頭骨竟然
跟著帕修斯的方向移動。

「它們好像。。。」帕修斯嚇得立即煞停腳步,松美整張臉撞向他堅
硬的銀甲上。

「快一點!群隱沒時間了!」六口彌生在大後方看不到帕修斯的情
況。

她害怕群隱只剩下十多秒會來不及穿過骷髏兵線,乾脆用力一推
—————她們像骨牌一樣向前推撞。

帕修斯從後被推向骷髏兵,他在幾乎撞上骷髏兵的瞬間煞停。

兩個空空如也、幽幽白骨的骷髏頭停在他面前。

骷髏兵馬上舉劍砍向帕修斯,身後的骷髏同時向前衝鋒。

「魂護衝擊!」帕修斯乾脆舉起盾牌迎頭痛擊。

「我已經說明‘不死族’是看到隱形物阿!」帕修斯用盾褲奮力擋著三
把鏽劍,一邊說。

加奈召出冰晶暴刺向骷髏,但它們對魔法嗤之以鼻。

六口彌生從後擠到前線,跟松美及帕修斯奮力對抗排山倒海而來的骷
髏兵。

無論多次被長劍或拳刃劈傷,骷髏也無動於衷繼續強攻。

它們的劍擊像暴風雨般打向前線三人,從沒間斷。

敵人有魔法抗性及隊伍物理傷害不足,前線三人開始節節敗退。

松美更不得不閃回後方讓尼菲特回血。

本來薄弱的前線由三人勉強支撐,現在少了松美,六口跟帕修斯的壓
力倍增。

骷髏也沒有浪費機會,趁機從松美的缺口湧入。
2016-12-30 14:13:47
加奈、真子等魔法師對著骷髏兵無計可施只能後退,前線二人立即陷入重圍。

「敗血術!」六口彌生的刀刃狠狠斬斷了骷髏的右臂,但它並沒有像
屍鹿一樣倒地,反而繼續用另一隻手攻向六口彌生。看來它根本沒有
血跟肉,所以‘血魔’的技能也廢掉。

六口彌生不斷左閃右避,她敏捷的身手在狹窄的地型難以發揮,因為
根本沒有空間讓她走動。

「嗚~~~」六口彌生左肩被刺傷,右腹同時中劍。

帕修斯正擋著更多的骷髏,鐵劍敲在他的銀甲上時噹噹作響。

後方的輔助職業開始被骷髏兵逼退,跟前線的六口彌生及帕修斯距離
越來越遠,馬上離開尼菲特的治療範圍。

「聖十字驅魔地符!」

地上冒出一個白銀色光十字,所有骷髏兵的腳掌骨立即冒煙。

「它們被‘破防’了!」尼菲特指著骷髏兵的狀態大叫。

六口彌生及帕修斯抓緊機會反攻骷髏兵。

「重力異常!」加奈伸出手,把整隊骷髏兵重壓向地上的聖符。

真子乾脆拿著召喚杖上前敲打,通道裡頓時光粉四濺。

「趕快!一鼓作氣衝破它們!」六口彌生一拳秒殺一個骷髏,為大家
開路,一舉殲滅骷髏兵。



他們猶有餘季但繼續移動。

不消一會,他們注意到綠光再沒有前進,已經到了小路盡頭。

「這裡就是‘聖骸大殿’了。。。」六口彌生握緊拳刃凝視四周。

‘聖骸大殿’驟眼看是一個正方型、樓高百米的巨型結構。

左右兩邊各有一條骨頭砌成的擎天巨柱,鮮血不斷從柱子表面流下。

中央是一座骸骨山,上面建著一座用骸骨砌成的巨型教堂管風琴。

一道白色聖光斜射著它,慘白色骨頭反射著純潔白光,跟四周幽暗的
環境形成強烈對比,散發令人心寒的異類美感。

他們慢慢走近巨型管風琴,發現它底部缺少的三塊巨骨碎片已經被補
回。

紅色血液的在管風琴下方的骸骨山上畫出一個五茫星陣,陣中央下陷
一人大小的長方形坑洞。

「三塊碎片被收集好了?」尼菲特看著管風琴被補上的碎片不可思議
說。

「本來應該要分開三處收集碎片。。。隨便吧~節省我們很多時
間。」加奈暗暗高興。

「這些是甚麼文字。。。」六口彌生看到地上的五茫星陣有一行血
字。

「只有神聖的力量才可以觸發。」尼菲特看著血字說。

「你怎解讀的阿?」六口彌生驚問。

「轉職主教時要回答‘拉洛經’的內容,裡面寫著的就是這類姆大陸的
古字。」尼菲特微笑說。

六口彌生思考著那一句血字的意思。

熊~~~右邊的空間冒出綠色火光。

眾人不以為然,繼續低頭研究五茫星陣及骸骨管風琴。

「這個星陣跟管風琴一定有關連,應該滿足星陣的‘條件’後弄響管風
琴便會召喚出‘魔骸聖獸’。打敗它後便可以得到大寶箱。」六口彌生
推測。

「但到底神性的力量是指。。。」尼菲特說著,綠光越來越強,開始
騷擾到她思考。

她突然心寒起來,馬上舉起神杖。

「拉洛的頌歌!」尼菲特馬上為隊友上減傷加持。

「誰?!」尼菲特壓下恐懼大叫。

眾人如夢初醒,記起綠光會隨著玩家移動。

骸骨管風琴右邊的通道入口站著一個玩家。

他穿著紅色的鎧甲、右肩頂著一個牛頭骨護甲、左大腿蓋著一張白狐
皮、同時手中拿著一把大劍,它表面像鱗甲一樣粗糙、彎曲同時長滿
尖刺——————火龍上顎巨劍。

「嗨。。。。。」玩家向眾人禮貌打招呼。
2016-12-30 14:40:02
第二十四章—暴力美學
2016-12-30 14:40:50
盡管他沒有‘開紅’,隊伍也不敢鬆懈,迎面瞪著他。

「嗨。。。一個人?」六口彌生馬上試探他口風。

紅劍士點頭。

「你如何找到這裡?」六口彌生嘗試摸清他的底勢。

紅劍士側著頭打量‘Kanatheon’的隊伍。

「你們是公會團?」紅劍士反問。

「是的。我們偶然闖進這個深淵,請問你知道如何離開嗎?」六口彌
生不動聲色隱瞞自己知道的情報。

在姆大陸上,情報就是虛擬的貨幣,例如眾多新手聚集的普拉姆斯酒
館已經變成一個成熟的情報收集地點。誰也不願意洩露對己方有利的
資料。

「那邊直走,回到地面。」紅劍士指著他們進入的通道說,並沒有欺
騙他們。

眾人面面相覷,放下幾分警戒心。

尼菲特繼續低頭研究五茫星陣及血字。

「這裡是‘開放副本’,我需要你們才能通關。要合作嗎?不然我可以
付錢。」紅劍士站在骨山下說著,他處之泰然的語氣像跟NPC聊天
一樣輕鬆,絕對自信的表現。

「副本?有甚麼獎勵?我們不缺錢也不缺裝備,不太感興趣。」六口
彌生以退為進,裝作不耐煩說。

「是嗎?那麼自便~」紅劍士放低火龍劍盤膝而坐。

「喂,哪傢伙的葫蘆究竟賣甚麼藥?」加奈跟六口彌生耳語。

「不清楚,但他目前為止沒有欺騙我們。看看那把龍族大劍,記起
嗎?」六口彌生面有難色說。

「記起甚麼?」加奈瞇起眼睛打量紅劍士的裝備。

他明顯十分高級,但看不透到底有甚麼特別。

「目前為止,只有安多莉亞及安德魯有龍族的裝備。。。」六口彌生
如臨大敵,額頭冒汗。

「你指。。。他是四轉?」加奈驚醒,悄悄用唇語跟六口彌生說。

「很有可能,他獨自面對6個陌生玩家也悠然自得,明顯對自己的實
力充滿信心。另外他好像十分富有,不打算‘開紅’搶劫我們。」六口
彌生皺眉嚥下口水說。

「喂~我們仔細一想,對你的交易有興趣,可以告訴我們內容嗎?」
加奈擠高聲線,強勢發問。

「不可以,除非你們接受交易。」紅劍士對加奈不屑一眼說。

「荒謬!我們不知道內容怎能接受?」加奈不憤大罵。

「我出價總共1000龍幣。價錢公道,信不信你。」紅劍士斬剃截
鐵說著,不慍不火的語氣大大提升說服力。

六口彌生第一次遇到比安多莉亞更強勢的玩家,心裡七上入下。

「1000龍幣,怎可能隨便開出這個天價。。。」帕修斯震驚說。

六口彌生苦苦思良,決定接受紅劍士的提案。

「我們不要龍幣,選擇保留戰利品可以嗎?假若掉落重甲及大劍你優
先選擇,我們則拿取其他職業的掉落品。」六口彌生反提議。

紅劍士沉默。

「好吧。我們成交了嗎?」紅劍士扛著大劍慢慢從骨山下走向他們
說。

「好。成交。」六口彌生爽快答應。

「不要緊嗎?」尼菲特對他有保留。

「先聽他解說,如果不對勁便反口。」六口彌生冷酷說。

「我需要神職者,你是‘主教’對吧?」紅劍士向上指著尼菲特說。

「正確。我是‘主教’,有何貴幹?」尼菲特站到隊伍前方。

她緊握著神杖,其實心裡害怕得很。

紅劍士慢慢走上山坡,低頭看著五茫星中央下陷的長方形。

「我要你躺下去,但很可能會死,有護心石嗎?」紅劍士若無其事說
著。
「我們會自行評估風險,不用你操心護心石。為甚麼會死?」六口彌
生站到尼菲特旁邊說。

「我收集了三邊壁畫的碎片,把它們拼到管風琴上吹響,地上便浮出
這個星陣。我嘗試躺下去立即被大量的唸經的噪音攻擊,每秒失去
5%體力。上方寫著‘只有神聖的力量才可以觸發’,我猜這個機關必
須要‘神職者’去啟動。」紅劍士說。

「會不會你錯過了其他機關?」尼菲特問。

「沒可能。我一直獨自解開所有迷宮及副本,這次我花了快四小時也
找不到新線索。我肯定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紅劍士說。

「那麼你知道其他情報嗎?」六口彌生追問。

「你們自己查看三面的壁畫再決定吧,我在這裡等待。」紅劍士說。

六口彌生暗暗吃驚,紅劍士隨意洩露大量報情給他們,像富人施捨窮
人一樣毫不在意。

「你的名字是?」加奈問。

「雷克斯。」雷克斯回答。
2016-12-30 14:42:59
松美踏著帕修斯胸口,雙眼有如毒蛇一樣看著他。

雷克斯不假思索一劍橫掃向松美,她馬上蹲下來。

橙光大劍就在她頭皮擦過,削下少許紅髮。

松美雙腿蓄力一彈,舉起雙匕刺向雷克斯的紅鎧甲。

如此接近的距離狂戰士完全跟不上影鬼的速度,雷克斯無法閃避。

雷克斯突然跨張踢起左腳,畢直指著天空形成一字碼。

「唯我獨尊!」雷克斯大喝一聲,左腳重跺向地。

磅~~~~~~~一個強大的震波從雷克斯身上爆發。

松美被衝擊波彈向山頂,身體牢牢貼在管風琴上。

他一腳踏下,四周的骨頭同時被震成粉末,變成一個白色的漣漪綻
放。

沙啦沙啦沙啦沙啦沙啦沙啦沙啦沙啦沙啦沙啦沙啦沙啦沙啦~

大量骨頭滑下山坡,佔滿了半個大廳地面。

帕修斯對雷克斯簡單粗暴的戰鬥力大感震驚。



六口彌生已經招架不住,她左挑右刺同時不斷使用血魔的技能牽制骷
髏。

但骷髏的數量多如螞蟻,六口彌生開始避開戰鬥。她知道一但被骷髏
兵纏上便返魂乏術,加上自己沒有護心石,她只能不斷重覆施放技能
後拉開距離等待冷卻。



現在六口彌生獨自堅守山腰,加奈及神神子負責推開左右邊的骷髏。

雷克斯及帕修斯跟黑化的松美及原罪者戰鬥。

只有真子如漁得水,她站在最高的位置指揮雪靈兔攻擊—————雪
靈兔像保齡球一樣在骨海中橫衝直撞,所到之處骨粉紛飛,如入無人
之境。

但四邊通道依然有數之不盡的骷髏正擠湧向大廳內,漸漸收緊對玩家
的包圍圈。

「不對!這個骷髏數量根本不可能掃清!意味著它們的行動只是‘拖延
我們’!快想想我們錯過了甚麼!」六口彌生左邊劈來四把刀、右邊刺
來七把矛。她的大腦已經沒有思考的空間,只能緊守門戶。

「神神子!快告訴我們破解方法阿!」加奈正左手叉腰,右手對著山
下的骷髏伸出食指橫掃。

噹~~~~~~~~~~~~

粗壯的黑雷跟隨她的小指頭橫掃千軍,整片骷髏同時倒地。

後方的骷髏立即湧上缺口,連同倒地的骷髏站起來數量變成雙倍。

「我能夠分析,但鮮有條件令我‘發問’。反映我依然沒有很強的‘創造
力’,意味著可能我知道答案但我並不意識到它就是答案。你要‘發
問’引導我說出‘答案’。」神神子一邊說,雙眼不斷跳動追蹤目標,鏡
盾時高時低,忽左忽右一直調整位置開火。

「厄。。。我們錯過了甚麼?」加奈也手忙腳亂難以有效思考,只有
神神子能夠一邊戰鬥一邊冷靜分析。

現場不斷響起骨架敲擊的格格聲,加上骷髏走動時骨架不斷晃動,漫
山遍野的白骨像野草一樣雜亂無章擺動造成視覺疲勞,開始頭暈眼
花。

「頭上的白符。當它— 「相位轉移」 —消失後松美— 「白箭
術」 —被‘精神腐蝕’開始攻擊同伴。然而‘4’字代表‘觸發機關’應該
— 「熔石術」 「黑雷」 —是複數。例如大廳四角的血池、五茫
星的尖角或管風琴的琴鍵。」神神子眼睛盯著敵人、口裡七嘴八舌說
話同時詠唱技能、手臂不停指揮鏡盾移動,然而她的表情一如既往木
納,彷彿輕而易舉。



帕修斯順勢衝到松美身前把她狠狠摔在骨地。

「快醒醒阿松美!」帕修斯怒吼。

「重新組合。」黑尼菲特舉起紅右臂握拳。

格勒格勒格勒格勒格勒格勒~~~~~

山下再次傳骨頭敲擊的聲音,眾人眼前白骨紛飛。

「松美!!!醒醒阿!!!」帕修斯乾脆抓起松美的頭敲向地面,希
望利用痛楚把她喚醒。

突然~地上黑影略動。

帕修斯奇怪抬頭—————數十隻骨蝙蝠在空中盤旋。

它們用不同的骨頭重組,變成大小不一、左右不對稱的異形。

「屍泥。」黑尼菲特在山下朝玩家一指。

他們雙腳被一團霉爛的肉醬黏著,移動速度—30%。

肉醬並沒有安份停止,它們居然開始像蟲子一樣爬向眾人的身軀。

「糟糕!減防!」六口彌生的物理防禦被減去15%,她馬上離遠骷
髏退到隊友身邊。

空中的骨蝙蝠突然發爛,同時俯衝向眾人。

「聖光障壁!」原罪者突然舉起黑左臂,在小隊上方召出一個護盾把
骨蝙蝠擋在外面。

「嗚阿~~~~~~~」原罪者頭痛欲裂,不斷抓扯自己的頭髮。

「尼菲特?!」六口彌生靈機一觸。

「松美!!!!!!!!」帕修斯把她狠狠一摔,竟然把地上的頭骨
敲碎。

「天阿。。。。。為甚麼我的頭。。。這麼痛。。。」松美的黑蒸氣
消失,恢復神智坐起來。

「剛剛原罪者一拳把你打昏了。」帕修斯眼睛不眨說。

「來了來了!!!是我!!!快告訴我到哪裡啟動機關!」加奈突然看
到自己頭上出現白色的‘4’字。
2016-12-30 14:43:39
「音樂!我被‘精神腐蝕’後腦海很多雜訊,我渴望有音樂可以撫平我
的情緒!」松美大叫。

「松美,你的臉怎麼了?」神神子略微驚訝問。

「吓?」松美伸手一摸,發現自己原來鼻腫臉青,牙也掉了數隻。

「那試試管風琴吧!你渴望聽音樂可能是系統設定,暗示黑化後的玩
家如何破解。」六口彌生已經無路可退,骷髏兵的刀矛再次逼近。

「原罪者正走向右下方的血池,推測將會得到第二塊殘肢。」神神子
指著角落慢慢走動的黑尼菲特說。

加奈馬上跑到管風琴底下的鍵盤。

「喂!有白色跟黑色的鍵,那個才算第4個鍵阿?!」加奈並沒有音
樂知識,對著黑白琴鍵感到無從入手。

「左邊開始,黑色不算,只看白!」松美已經跑到前線擋著骷髏,回
頭大叫。

一把骨刀突然刺向松美肚子,她並沒有看到。

「白箭術。」其中一面盾鏡噴出白炮把刀子打歪。

松美驚覺回頭,把骷髏一腳踢開。

「呼~」松美得戚地向神神子豎起大姆指。

神神子淡然一笑回應,隨即變回冷臉繼續專心戰鬥。

「4。。。這個!」加奈按下第4個白鍵。

嗚——————————————

整個大廳響起平穩沉實的琴聲。

「嗚阿!!!!!」黑尼菲特再次頭痛欲裂。

「大地聖歌。」黑尼菲特對著玩家伸出黑左臂。

他們四周突然冒出大量嫩綠光茫———所有人血量幾乎回滿。

「阿!!!!!!!好煩阿!!!!!」原罪者似乎陷入痛苦的心靈
掙扎,在地上打滾。

‘4’字憑空消失,變成一粒白色寶石掉在加奈手中。

「這粒破石又要如何阿?!他們的設計不能乾脆一點嗎?!」加奈開
始不耐煩。

「血池!拋進血池!!!」六口彌生如雷貫頂大叫。

「但。。。不要說接近血池。。。這個盾破後連保命也是問題。」帕
修斯看著盾外密不透風的骷髏海擔心說著。

「你有甚麼秒計嗎?」松美問雷克斯。

「我來開路,你們跟上。」雷克斯拔出橙光大劍說。

「不行!你一個狂戰士也太勉強了,隨時白白送命。」六口彌生衝口
而出。

「哼~你關心我嗎?」雷克斯冷冷一笑。

六口彌生馬上歪過頭沒有回應。

雷克斯把大劍扛在肩上用左手握著。

「放心吧。。。。。」雷克斯蹲下向背包摸索。

「我。。。嗯~!我。。。應付得來。」雷克斯說著—————他從
背包抽出另一把藍水晶銀花大劍。

眾人瞠目結舌,靜靜看著雷克斯雙手各握著一把巨型重劍。

他輕輕舞動大劍,一橙一藍的光影像水蛇一樣優雅靈活。

「單手。。。。持雙手武器。。。?!」帕修斯嚇得目瞪口呆。

澎勒~~~光盾開始被骨蝙蝠撞出裂痕。

「呼~」雷克斯深呼吸一口氣,慢慢蹲下來抬頭看著裂痕。

「讓你們見識一下吧。。。這就是。。。」雷克斯微笑著。

砰!!!!!!光盾碎裂。

雷克斯把橙光大劍擲向高空。

「龍騰萬里。」雷克斯奮力跳到空中,踏在橙光大劍劍身上。

他鋒利的眼神盯著地面多如嘍蟻的骷髏海,右臂肌肉暴漲,把銀花大
劍狠狠拉到背後蓄力,全身發抖。

雷克斯的頭髮瞬間焚燒起來,他上方憑空出現一把超巨型、燃燒火焰
的橙光巨劍,它像航空母艦一樣浮在空中,幾近佔了四份一個大廳。

「我是四轉的。。。。。」雷克斯默默說。

「君!臨!天!下!」雷克斯雙眼也噴出烈焰,他連同巨型火劍像隕
石一樣炸向地面。

轟!!!!!!!!隆!!!!!!!!!!!!!

小隊的視力被足以致盲的強光奪去,腳上感受到彷彿地球被劈成兩半
的激烈震動,他們的身體不由自主伏在地上。

整座骨山幾乎消失,地上留下大量幼如麵粉的骨粉。

地面深深下陷十多米,形成一個直徑快二十米的巨圓坑之中。

「—暴君。」雷克斯說。
2016-12-30 14:45:11
已知職業表: (四轉已經完成設計,只係未公佈)


一轉  二轉  三轉    四轉(隱藏)       

         血魔  -
     浪人<
         狂戰士 - 暴君(單手持雙手武器)
劍士<
         禁衛軍 - 守魂使(雙生靈魂)
     騎士<
         騎兵  -翼騎兵(唯一飛行座騎)  
------------------------
         行刑官 -
     神官<
         主教  -
神職者<
         木靈  -            
     異教徙<
         修羅  - 狂熱者(控制超載)
------------------------

         賢者  -
     巫師<
         鏡像師 -
魔法師<
         馭魔師 -
     召喚使<
         靈媒  -
--------------------
         影鬼  -
     刺客<
         毒劑師 -
弓箭手<
         陷阱師 -
     獵人<
         狙擊手-
2016-12-30 15:36:03
睇黎下年先有第二季睇
Btw樓主加油唔好斷故
2016-12-30 15:57:28
斷故係咩意思?
2016-12-30 16:34:36
岩岩係高登追埋結局
成個故愈發愈大 期待第2季
2016-12-30 16:46:34
大家已經唔等我依到出第二季。咁我出到星期日就停啦,為第二季做準備。

喂我一日差唔多出兩萬字,你地有冇睇得咁快
2016-12-30 16:48:06
有冇巴打係打算慢慢係依個post追?

因為第一季同第二季劇情係連埋。我怕一出第二季就劇透左第一季尾
2016-12-30 16:57:06
大家已經唔等我依到出第二季。咁我出到星期日就停啦,為第二季做準備。

喂我一日差唔多出兩萬字,你地有冇睇得咁快


你敢出我敢睇
2016-12-30 16:58:32
大家已經唔等我依到出第二季。咁我出到星期日就停啦,為第二季做準備。

喂我一日差唔多出兩萬字,你地有冇睇得咁快


你敢出我敢睇


我係怕大家要番去高登睇唔方便姐
2016-12-30 16:59:48
大家已經唔等我依到出第二季。咁我出到星期日就停啦,為第二季做準備。

喂我一日差唔多出兩萬字,你地有冇睇得咁快


你敢出我敢睇


我係怕大家要番去高登睇唔方便姐


我懶五想番高登
2016-12-30 17:16:13


你敢出我敢睇


我係怕大家要番去高登睇唔方便姐


我懶五想番高登


好~~~ 咁同步出啦
2016-12-30 17:18:22


我係怕大家要番去高登睇唔方便姐


我懶五想番高登


好~~~ 咁同步出啦


加油
2016-12-30 23:35:51
所以我覺得出晒先出第二季都ok ge

Btw血池個度其實我本身都明

見你好似簡化左咁
2016-12-31 00:01:57
所以我覺得出晒先出第二季都ok ge

Btw血池個度其實我本身都明

見你好似簡化左咁


係改左,加提示用字,刪去冗句。

依家明未?
2016-12-31 00:56:35
斷故係咩意思?


作作下故唔作
2016-12-31 13:01:14
提前星期二出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