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萬字][RPG][冒險]一起討伐魔王吧!

890 回覆
164 Like 3 Dislike
2016-12-28 11:31:40
岩岩叫做係LIN登有小小人氣


2016-12-28 11:32:00
魔法陣內畫著幾何圖形、外圍一圈寫滿符咒。

符咒從12點方向開始順時針逐一發光。

獸人猶長扛著紅色長柄的單刃巨斧緩緩走向‘Kanatheon’。

斧面滿佈刮痕、上面鑲著幾顆六角型螺絲、鋒刃上沾滿血液、它就像
死神的巨鐮一樣教人不寒而慄。

‘Kanatheon’重甲立即包圍猶長紅牙。

「冰牢!」

猶長雙腳結著一層厚冰。

叮!一聲清乾的破裂聲,冰牢碎成雨點小的冰粒。

「泥沼地!」巫師高呼。

猶長一腳踩在泥沼地上,居然懸浮起來!

「甚麼設定?!」帕修斯大驚。

「看它身上的加持──‘控埸免疫’、‘元素中和’及‘屬性限制’。」尼菲
特從猶長緩慢的動作得知它的攻擊力非比尋常。

猶長黑色的深瞳像魔洞一樣勾起人類被獵食的恐懼,血紅牙不停顫動
甩出唾液。

「炎龍吐息!」一條橙紅色的烈焰正面燒向猶長。

叮叮叮叮叮叮。

猶長身後飛出大量碎冰,灼熱的火焰接觸到它的黑鐵甲後立即變成小
白點。它變成噴雪機一樣把半個魔法陣染白───‘元素中和’的能
力。

「要害掃瞄!」松美的視線陷入無盡的黑暗。

當時討伐布查勉強找到少量弱點,這次連丁點紅光也看不到。

「這。。。根本打不入阿!」松美告訴其他人猶長完全沒有弱點可以
攻擊。

「當心了!」帕修斯舉起盾大叫。

血釘大斧像斷頭台一樣高速劈下。

轟隆~~~激起大量灰塵。

兩個騎士合力用盾檔下巨斧,巨斧出乎意料的輕盈。

騎士背腰發力推開巨斧,一劍刺向猶長胸甲。

啪叮~!

「系統提示:道具 光弧劍 耐久度0%,請維修。」

長劍應聲斷裂成六七塊。

所有人同時發出驚呼,得知近戰不能攻擊猶長。

「散開!和它保持距離!」帕修斯急忙遠離猶長。

猶長像驅蟲劑一樣,它所到之處‘Kanatheon’立即讓開一個區域。

但它動作慢得離譜,慢慢行走也能拉開距離。

「保持移動,拉打!」加奈高呼一聲,繞在外圍的遠程立即轟出五花
八門的技能。

猶長對他們的攻擊嗤之以鼻;電擊、火燒、冰霜、銳箭甚至毒也對它
無效,連它的裝甲也刮不花。

魔法陣的符咒不知不覺間畫了一圈,整個魔法陣閃出一道刺眼藍光。

噹!

‘Kanatheon’突然感到一陣穿胸透背的刺痛,感到被一把無形的利劍
刺穿心臟。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Kanatheon’所有人血量同時暴跌至危急的程度。

「甚麼事?!」松美咳出一泡鮮血,努力撐起身體驚問。

「這是‘系統傷害’,無法避免統一失血。它的防禦力強得不合理,我
們一定錯過了甚麼‘機制’。。。」尼菲特痛苦地揉著胸口說。

「組合回復!」加奈憑藉老練的PvP經驗立即冷靜下來開始戰鬥。

「天。。。天。。。」魔法師口吃了!



熊~

猶長背著的軍旗燃燒起來、獠牙變成螢光紅色、巨斧突然噴發蒸氣,
螺絲母旋轉起來,伸出另一面斧刃變成雙刃。

「吼阿!!!!!!!!!!」紅牙奮起咆哮,白紋發出光茫。

轟~~~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今日香 血量剩餘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無盡加班 血量剩餘0%。」

猶長的速度大幅提升,它舞動雙刃巨斧高速揮斬向身邊的重甲,把他
們攔腰劈斷。

猶長身法之快,在眾人眼中變成一團紅光,動態視力僅能捕捉到它的
紅光殘影。

「組合回復!!!」加奈忍無可忍,對著‘技能組’怒吼。

魔法陣中爆出一個旋風,瞬間回滿血量。

磅!!!

「系統提示:好友 尼菲特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好友 巨蟹座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好友 名字很長玩迷藏的話很可能會被發現喔 血量剩
餘20%。」



神官立即七嘴八舌唸著各式各樣的回血技能。

磅!

磅!

磅!

‘Kanatheon’全軍命懸一線。

「吼阿~~~~~~~~~~~~~~!」猶長紅牙陷入狂熱狀態,
無人可擋。

「看!狀態變成‘屬性解放’了!」尼菲特指著它的加持名字已經改
變。



突然魔法陣的藍光熄滅,紅牙背後軍旗的火焰瞬間消失、身上的光茫
褪去、雙刃斧變變回單刃,變回一開始慢吞吞的龜速。

氣氛立即緩和下來。

「密語 六口彌生:甚麼事!?踩到陷阱了嗎?!快回應!──05
分前。」



魔法陣的符咒再次順時針逐一發光。

「我明白了!只要魔法陣完成‘充能’後便會解放猶長的能力。我們需
要停止或在它完成‘充能’前破壞魔法陣。」加奈看著魔法陣靈光一
閃。

「但。。。」帕修斯用劍刺向魔法陣,只翻開底下的泥土,魔法陣紋
風不動沒有受損。

「如何破壞它?」帕修斯苦惱問。

紅牙慢慢逼近‘Kanatheon’,他們已經不敢從容不迫慢慢移動,全部
飛奔離開紅牙的攻擊範圍。

「我們錯過了甚麼?!」加奈啃緊手指,絞盡腦汁思考。
2016-12-28 11:33:45
她發現神神子正抬頭盯著三座導雷黑木高台,再低頭研究魔法陣。

加奈如雷貫頂!驚覺魔法陣裡並非只有符咒發光,幾何圖形也亮起微
微弱光,只是被符咒的強光掩蓋難以發現。

「三角、圓形、正方。。。三座高台。。。」加奈注意到魔法陣紊亂
的花紋組成三個幾何圖案,現在只有圓形亮起弱光。

「刺客組立即衝上高台,看看有沒有畫著圖案!」加奈轉身指著高台
怒吼。

剌客們不敢怠慢,各自飛奔上高台。

「圓形!」松美大叫。

「我有正方!」丁香說。

「三角!」條理農夫說。

「松美快踩進導雷中!」加奈命令。

松美稍微猶豫,用腳尖輕輕踏到高台中央的藍導雷中。

啪滋~~~滋~

松美的血量立即以每秒2%下跌。

「嗚阿!!!!!」松美發被強勁的電流貫通,身體失控瘋狂抽搐,
全身冒煙。

魔法陣的符咒依舊發光,只剩下四份之一便完成一圈。

「所有神官衝上去陪同松美站在雷中!使用回血技能硬撐過去!」加
奈鐵令如山,沒有人敢違反。

四名神官十萬火急衝上黑木高台,只有尼菲特留在地面。

「高。階禱。文」「回復術」「憐。憫」

五人同時承受雷擊,但似乎把傷害攤分,每人每秒只損耗少量體力。



魔法陣再次發出強光。

噹!

留在魔法陣上的成員胸口被次感到劇痛,但比上次輕鬆萬倍。

「吼呀!!!!!!!」紅牙再次進入狂暴狀態,拿起雙刃斧開山劈
石一樣瘋狂亂砍────但速度明顯降低。

紅牙的殘影掠到眼前,一柄血斧轟劈向帕修斯頭上。

他舉盾一擋。

磅!

四周的地磚瞬間龜裂,他本能刺出一劍反擊。

「糟糕!」他忘記近戰不能攻擊紅牙,長劍已經刺出無法收回。

叮~!清脆的碰撞聲,長劍在紅牙的黑甲上畫小一條小白紋。

時間凝結在剎那,所有人也看得一清二楚帕修斯的長劍並沒有損壞。

「破綻出現了!!!集火!!!!!」加奈立即使出導雷術炸向紅
牙。

轟隆~~~!

紅牙被擊退數米、肩上插著六插箭、右臂流滿獸人黑血、黑鐵甲被打
崩數塊小角───它終於受傷了。

「喝阿!!!」‘Kanatheon’士氣洶湧而出,遠程近戰同時盡傾所有
反擊紅牙。

紅牙一拳難敵四手,左邊三把長劍、右邊六個魔法、正面射來三枝銀
箭。它頓時變成一個大沙包被毆打。

‘Kanatheon’成功對它造成可觀輸出,帕修斯一聲怒吼,把長劍從後
刺進紅牙頸甲的隙縫。

魔法陣突然失去光茫。

叮~

「系統提示:道具 狐靈魔劍 耐久度0%,請維修。」

長劍應聲斷裂。

「我*!」他的髒話被系統過濾了。

紅牙再次沉默起來,慢慢移動。

加奈立即金睛火眼盯著魔法陣。

「圓形和正方!帕修斯和我分成兩組一起衝上去!」加奈果斷下令。

‘Kanatheon’兵分兩路衝上高台,全軍離開魔法陣。

「等等!!!」巨蟹座指著紅牙驚呼。

紅牙四周冒起綠光,血量不斷回復,魔法陣也失去光茫。

「快回去!必須有人站在魔法陣中!」加奈立即更變命令,他們前仆
後繼趴進魔法陣中。

魔法陣再次亮起光茫。

「三角,正方。遠程快去。。。。」加奈已經無力呼喝,她感到肺部
被搾乾,雙腳酸軟。

魔法陣中只留下重甲吸引紅牙的注意力。

這次遠程職業在符咒繞圈時全程站在相應幾何圖案的高台上。

噹~~~

「嘰吼~~~~~~~咕嚕咕嚕。」紅牙一聲哀號,軍旗沒有著火,
它瞬間失去五份之一血量,全身劇痛難耐,單膝跪下───身上的加
持‘屬性解放’變成‘衰弱’。

他們成功利用‘戰鬥機制’把‘系統傷害’反彈到紅牙身上。

「斬他老*!」帕修斯已經渾然忘我,完全投入戰鬥。

紅牙的黑甲盡數被毀,上身赤裸,全身佈滿血肉模糊的傷口。

光茫消褪,‘Kanatheon’已經練熟跳開,跑上高台。

他們開始嗅到城主金鑰的金屬氣味,勝利就在眼前!

符咒的繞圈時間開始變長,相反可以傷害紅牙的‘狂暴’狀態越來越
短。

「這次三個高台也要踩!快去快去!」加奈已經條件反射,看到幾何
圖案立即喊出來。

噹~~~紅牙再次跪下來。

「最後一擊了!!!」加奈怒喝一聲,遠程乾脆留在高台轟出技能。

碰啪喇~~~三座高台同時崩塌。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部份遠程從高處狠狠摔在地上,多處骨折。

三條導雷開始收攏,在魔法陣中央集結成一條粗白隆雷,狠狠劈在紅
牙頭上。

磅呼~~~~~!魔法陣中爆出一個強風,把四周的鐵皮屋頂扯飛。

紅牙變成一隻巨獸人站在魔法陣中,這次連血釘斧也冒出紅光,同時
滴著鮮血。

「阿!!」它聲嘶力竭喊出最後的怒吼。

呼~
2016-12-28 11:38:06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池島夜香 血量剩餘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黑長直 血量剩餘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小雪雪 血量剩餘0%。」

‘Kanatheon’本來聚成一團,隊形被紅牙一斧劈成兩半。

「快後退!這距離不妙阿!」帕修斯大叫。

「不行!離開魔法陣它會回血阿!」加奈自身難保,舉起魔杖沒有空
餘時間反擊。

「淨化術。」神官已經沒有時間思考,看到技能便胡亂使用。

他們紛紛後退,只剩下少量重甲死守在魔法陣內。

紅牙的巨斧再次砍到。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金閃閃 血量剩餘0%。」

重甲潰不成軍,斷手或斷腳在地上爬離魔法陣,哀鴻遍野。

只剩下帕修斯和兩個騎士站在魔法陣邊緣。

「加奈!指令阿?!」帕修斯嚇得六神無主,他再中一斧便會死亡。

「那。。那個。。。。」加奈腦裡亂作一團,進退兩難。

紅牙沒有等待他們說話,大斧迎頭劈下。

「魂護衝擊!」

轟隆!!!整個地面被打陷,地磚被粉碎。

帕修斯用盾護著身體趴在地上,赫見身前站著一人───安德魯。

紅牙的大斧跟黑龍盾頂足對抗,互不佔優。

「炎牙!」

後方撲來一隻三頭魔狼,但被紅牙一斧秒殺。

真子跟六口彌生從大教堂馬不停蹄飛奔回來。

「我的心臟。。。要死了。。。」真子跟六口彌生倒在地上瘋狂喘氣。

「唉~最後。。。也要我出埸呢。」安德魯輕蔑說著。

安德魯強壯的背影是如此可靠,幾乎令人安心得可以在戰埸入睡。

「好了!一起給它最後一擊吧!它已經剩下3%不到的血量了!」加
奈怒吼,‘Kanatheon’正式攻下‘哈格古’。

「煉獄射線!」魔法陣外,遠處一間鐵皮屋轟出一條幻黑粉紅色的死光,直轟紅牙!

‘Kanatheon’眾人嚇破膽子─────這火炮並不是自己的攻擊!

‘深淵之手’存活的7人一直躲在小屋待機使出最強的‘組合輸出技能’,
坐收漁人之利。

粉紅幻光炮如同全速衝刺的火車一樣無法截停,馬上要命中紅牙。

城主之位馬上從‘Kanatheon’口中被‘深淵之手’搶走。

帕修斯停上思考,奮不顧身跳起,用身體擋下幻光炮。

「帕修斯!!!!!」真子驚呼。

他縱身一躍────幻光炮剛剛好擦過他的頭髮,轟向紅牙。

「相位轉移。」

轟隆!!!!!!!!!!!!!



「系統提示:獸人猶長-紅牙 被擊殺。」
2016-12-28 11:38:44
第二十章-南方的號角
2016-12-28 11:40:01
磅滋~~~後方傳來電極脈衝的刺耳音波。

粗圓的粉紅幻光炮把直徑上所有阻礙物熔化成橙金色的熱漿。

神神子召出鏡盾接下幻光炮,但幻光炮直接貫穿鏡盾,以毀天滅地之
勢向紅牙怒衝。

轟隆!!!!!!!!!!!!!

「系統提示:獸人猶長-紅牙 被擊殺。」

「系統提示:‘哈格古’首都戰爭結束,暫時封鎖‘戮魂’功能直到所有首
都戰爭完成。」



現場鴉雀無聲,只剩下灰塵碎石散落的沙拉聲。

所有人停止呼吸等待魔法陣上的灰塵飄散───紅牙已經消失了。


吊引下你地癮先
2016-12-28 12:20:50
2016-12-28 13:28:08
仲未有新?
2016-12-28 13:48:57
四點出多章
2016-12-28 14:11:51
係咪真係一日一萬字
2016-12-28 14:51:10
係咪真係一日一萬字


係!越多回覆出越快
2016-12-28 15:04:21
係咪真係一日一萬字

我想快啲出哂佢
2016-12-28 15:05:58
留名
2016-12-28 15:16:45
2016-12-28 16:11:11
四點啦
2016-12-28 16:29:15
「請各位冷靜一點。讓我完成戰報,系統派發‘城主道具’後再慶祝好
嗎?」GM01眼見玩家完全失控,決定用‘系統公告’強逼眾人聆聽
自己的話。

‘Kanatheon’奮力壓下自己澎湃的喜悅,安靜下來。



「謝謝各位合作。

普拉姆斯中央衛城───防衛成功,由‘銀色龍紋’公會控制。

哈格古───防衛失敗,於‘02天13小時前’由‘Kanatheon’公會控
制。

維妮芙宮殿───防衛成功,由‘精靈議會’控制。

古滋濕台───防衛失敗,於‘01天09小時前’由‘精靈議會’控制。

接下來的24小時將關閉PVP工能。

以上。」GM01說著。

「慢著!」六口彌生一掌推開真子,瞪著GM01。

「古滋城失守。。。被‘精靈議會’攻陷了?!」六口彌生驚問。

眾人如夢初醒,驚覺NPC進攻玩家的首都了!

玩家們立即議論紛紛,人心惶惶,四周瀰漫著濃烈的不安情緒。

「是的。戰報沒錯。再見了各位~」GM01輕輕一笑,消失於空
中。

「到底發生甚麼事。。。」六口彌生嚴肅看著其他公會幹部。

攻下首都的喜悅立即被這個消息洗刷乾淨。

六口彌生肩上站著小白鳥。

「密語 安多莉亞:看到古滋城了嗎。。。我們需要談一談。──0
5分前。」
2016-12-28 16:30:19
‘哈格古’城滿目瘡痍;城外血流成河,本來碧綠的湖水沿著城堡染紅
一圈、碼頭被炮彈轟得支離破碎,破艇在四周浮沉、城牆外的地面像
月球表面一樣被炮彈炸出一個個坑洞,注滿鮮血。

城牆崩塌不齊、被燻黑的城牆滿佈彈孔,凹凸不平。



城內的建築幾乎被夷為平地,廢墟處處。

一條清晰可見的直線軌跡從西南邊直通魔法陣,沿路的鐵片像皺皮一
樣攣捲起來,冷卻後脆弱得可以用手掐碎。



魔法陣亮著藍光,中央地面出現一個磚塊大小的黑間空間。

「甚麼。。。?!」‘Kanatheon’公會以外的玩家被強制傳送到‘華斯
汀大教堂’。



‘Kanatheon’眾嚥下口水,努力壓著心中澎湃的喜悅看著尼菲特。

她環視眾人默默點頭,拿出‘公會基石’塞進魔法陣中。

‘公會基石’完美無縫陷進地面,彷彿它本來就是魔法陣的缺片一樣。

魔法陣瞬間閃爍著彩虹幻光,周邊的磚地開始龜裂,地面劇烈震動。

一波刺眼的白光從魔法陣中爆出,眾人被奪去視力數秒。

他們再次張開眼,魔法陣上方浮著一團金光────‘哈格古之匙’。

他們咬緊嘴唇,尼菲特小心翼翼向‘城主金鑰’伸手。

她剛觸摸到金鑰指尖一冷,‘哈格古’吹起一陣強風。

所有建築物變回原狀、破洞被填平、血跡被洗刷乾淨。

‘哈格古’的城門設計是一個巨形的獸人頭顱張開獠牙大口,兩旁垂下
一面大旗─────長翼的魔法書,‘Kanatheon’會徽。

尼菲特掩著嘴巴,激動的眼淚偷偷滑下她的秀臉,胸膛不斷抽搐。

她舉起發顫的手臂,所有人盯著尼菲特手中的金鑰。

「喝阿!!!!!」‘Kanatheon’喊出勝利的戰吼。



現在‘Kanatheon’的財力捉襟見肘,大家勉強湊出20000龍幣在
魔法陣上興建一座十層高的圓塔公會大廳。

公會幹部集合在頂層的簡陋議事廳,天花、地板、大廳四條樑柱、中
央的圓桌全部用木頭搭成───因為沒有額外的金錢買更好的材料,
議事廳只用簡單的白桌布裝置圓桌,連花瓶也不捨得買。

他們圍著圓桌坐下。

「稅當然抽30%吧!越高越好!」松美氾濫的口水流滿地,貪婪看
著尼菲特的‘首都領主’介面。

「太高了吧?我們要吸引玩家來‘哈格古’逗留,應該設立低稅。」六
口彌生雙手交疊於胸前反對。

「一個月後便要守城,我們當然要盡快賺錢阿!」松美堅持己見,用
力鎚在木桌上。

「神神子,我們現在可以吸引多少玩家以‘哈格古’作根據地?」六口
彌生對神神子投以信任的眼神。

神神子因為過去出色的表現被提拔成公會高層,跟其他幹部一起坐在
議事廳中。

「不能定義。」神神子冷眼看著六口彌生。

「嗯?願聞其詳。」六口彌生虛心下問。

「‘哈格古’位於姆大陸最東邊,附近地區的等級大約在250~30
0左右。現在只有少於3份1的玩家到達250級,意味‘哈格古’在
短時間內難以吸引低級玩家逗留。另外提醒各位,攻城後所有補給品
如藥水、建築材料、火藥、傭兵等等全部缺貨。現在‘哈格古’的物價
比‘普拉姆斯’平均高出23%。拍賣所只有高級玩家使用,成交數目
不高,難以成為我們可靠的收入來源。但隨著玩家等級提升,‘哈格
古’的人口亦會慢慢提升。人口會以被動形式增長,並非可控制範圍。
過多不能控制的因素存在,所以不能定義。」神神子聲調平淡說。

啪嘰~木門被輕輕推開,一個黑衣人鬼鬼祟祟竄到木圓桌的坐位上。

眾人大吃一驚立即站起來拔出武器。

「等等!是我阿!」真子驚呼。

「為甚麼你要穿上黑斗篷?」帕修斯收起長劍走向真子,動手掀起她
的黑斗篷。

「哇~~~帕修斯下流!」真子慌亂中飛膝踢向帕修斯跨下。

他臉色變青,雙眼暴凸,夾著雙腳在地上打滾。

「真子,在會議廳不應該穿黑斗篷,乖乖脫了它吧。」六口彌生苦笑
嘆息,她的口吻像教訓淘氣的妹妹一樣溫柔。

「但是。。。」真子用緊揪緊胸口把黑斗篷勒得更緊,把身體青春少
艾的線條勾勒出來。

「脫。」六口彌生鐵面無私,皺眉命令。

真子萬般無奈脫下黑斗篷。

滋~~~~~大廳瞬間血花四濺。

「哇阿!!!!!!」血液像噴泉一樣從帕修斯的鼻孔湧出。



真子全身幾乎赤裸,紫色的長髮垂在香肩上、白嫩的胴體纏著紅色窄
布條,僅僅把重要位置遮擋、胸部被一張黑獸皮交叉包著,中間露出
小乳隙、頸上掛著大量骨製飾品、腰間垂下四塊破布似有還無地蓋著
兩邊屁股及前方大腿、腳掌穿上簡單的皮繩露趾鞋。



六口彌生的下巴掉到地上、尼菲特急忙掩著雙眼、松美和條理農夫的
鼻孔開始失禁、神神子則瞇起眼睛看著真子。

真子面紅耳赤,扭夾雙腿,雙手掩著胸部,臉頰紅粉緋緋。



「這是甚麼阿?!」六口彌生急忙用桌布包著真子身體。
2016-12-28 16:31:04
「安德魯好壞~」真子用桌布包緊自己。

「他對你做了甚麼?!他傷害你嗎?!」帕修斯馬上跳起來怒吼。

「我可以進來嗎?」安德魯在門外笑問。

「你不能走進來嗎?」尼菲特好奇反問。

「你們把這房間設定成只有‘公會幹部’才能進入,沒有權限的話需
要‘開紅’進來。」安德魯苦笑說。

尼菲特看著六口彌生,她隨意聳一下肩,尼菲特把安德魯的公會階級
升至‘公會幹部’。

「你對真子幹了甚麼?!」帕修斯馬上揪著他的衣領大罵。

「你這樣回報救命恩人嗎?」安德魯奸笑著,握著帕修斯手腕輕掐一
下。

「鳴。。。」帕修斯的手腕筋骨幾乎被他掐壞,手掌無力抵抗鬆開。

「我剛剛到時裝店想試試獸人‘種族時裝’,但覺得太性感不適合我。
怎料到安德魯說試一下無妨,直接買下整套時裝送給我。我試穿後才
發現‘種族時裝’要六小時後才可以脫下。你怎麼不告訴我阿?」真子
鼓著嘴巴盯著安德魯。

「嗯~真子大人生氣時也很可愛呢。哈哈哈。」安德魯笑說。

「你這個渾蛋!」帕修斯一拳揍向安德魯,被安德魯一掌接下。

「找死嗎?」安德魯剔起嘴角皮笑肉不笑,横眉怒目瞪著帕修斯。

「不要太單細胞好嗎?」六口彌生搖頭嘆息。

「雄性在雌性面前打鬥基本上是為了展示力量吸引雌性。以帕修斯跟
真子感情的基礎計算這次戰鬥將會至死方休。」神神子冷不防旁白一
句,冷卻氣氛。



轟隆~~~

城牆外傳來一聲巨響,整座公會高塔感也到震動。

「甚麼事?!」尼菲特大驚,馬上跳到窗外眺望,看到西南邊的城牆
外冒出一大團灰塵。

「難道‘精靈議會’已經攻到?!」六口彌生如臨大敵,衝出房門。



現在大部份公會成員已經下線,在‘哈格古’城中的‘Kanatheon’會員連
同幹部只有不到十人。他們飛奔到城牆向下查看。

灰白色的石龍在地上掙扎站起來,地面上有十人跌盪站起來───安
多莉亞、諾克斯及其他‘銀色龍紋’的高層。



「淨化術。」「憐憫。」

尼菲特為她們治療,安多莉亞不再感到暈眩,但依然頭痛欲裂。

他們扶著‘銀色龍紋’的人進入公會高塔的大廳,布查正在旁邊守備,
渾身散發著逼人的威儀。

她輕輕拍翼撥動空氣,大廳裡微風撫臉,舒服無比。



他們圍著招待大廳的圓桌坐下。

「你怎麼會摔在地上呢?」六口彌生咬著嘴唇忍住不偷笑,當然被安
多莉亞發現。

「我不知道原來不可以‘飛行’接近另一個首都的‘公會基石’,系統在四
周築起一道隱形牆,我稍不留神便狠狠撞上去。我是第一次到訪被其
他公會控制的‘首都’,你們應該感到光榮阿!」安多莉亞不服叫囂。

呼~~~呼~。

布查突然狠拍單翼,一陣強風刮向眾人,似乎她偵測到‘惡意’。

安多莉亞的氣焰立即被布查吹熄。

「你們沒有體力藥水之類的飲料嗎?只有水招呼客人很失禮呢。當時
我買了遊戲裡最上等的食材款待你們阿。」安多莉亞搖著桌上的玻璃
杯、打量‘Kanatheon’簡陋的木大廳說。要不是忌諱大廳旁的布查,
安多莉亞的用字會更尖酸刻薄。

「我們把錢都花在這高塔了。這杯水你懷著感激之情喝吧。」六口彌
生不甘受辱反罵。

「高塔?」安多莉亞抬頭打量四周,嘴角剔起輕蔑的笑容。

磅滋~~~~~

加奈披上黑斗篷,鐵魔枚插在地板上畫出魔法陣。

「哈。你想怎樣?憑那枝鐵棍想挑戰我?」安多莉亞哈哈大笑,毫不
緊張。

「試試看你不飛,我連你的石龍一起煮熟。只懂得橫衝直撞,零技術
的腦殘騎兵。」加奈反唇相譏,恥笑說。

「小妹妹,要認真玩一埸嗎?」安多莉亞收起笑容站起來。

「玩夠了。你來這裡的目的是甚麼?」尼菲特字正腔圓,正坐在椅上
嚴肅問。二人安份坐下。

「古滋城被攻下,你們知道吧。」安多莉亞深呼吸,認真進入正題。

「嗯。我們跟GM確認了不是誤報。」六口彌生說。

「NPC居然會進攻玩家控制的‘首都’,我一開始也以為自己眼花。
你們有甚麼想法嗎?」安多莉亞問。

‘Kanatheon’面面相覷,沉默不語。

「唉~不怪你們,畢竟剛剛當城主。諾克斯~」安多莉亞搖頭嘆息。

「下次城戰,我們其中一方將會陷入絕大危機。」諾克斯嚴肅說著,
從他板直的臉容得知這是‘銀色龍紋’的結論。

「繼續說。」六口彌生皺眉傾聽。
2016-12-28 16:31:48
「如果你們的情報沒錯,高精靈加入了魔王的陣營。意味下一個目標
是餘下的首都───‘普拉姆斯’及‘哈格古’了。精靈族長期處於休戰狀
態,它們是最高等級的種族,單兵戰鬥力已經不容不小覷,假如它們
集結出一支軍隊,我們將會相繼淪陷。」諾克斯話畢,整個大廳的氣
溫驟降。

「這傢伙───大天使長。‘精靈議會’有數隻這級數的頭目,還有更
多未知兵種。現在‘精靈議會’控制兩座首都,只要我們其中一座淪陷
的話剩下一座也會隨之枯萎。所以我們是唇亡齒寒的關係了。」安多
莉亞指著布查認真說。

「數隻布查,到底是何等的毀滅力量。」眾人暗暗吃驚。

「假如所有首都淪陷的話,遊戲會變成怎樣?」松美驚問。

「可能重新啟動吧,我也不清楚。反正屆時的玩家也差不多死光吧。
有十多個逃出‘古滋濕台’的守軍說他們二百多人本來跟6個公會在城
中打巷戰,突然東邊湧進一支銀白色的精靈軍隊。它們無差別攻擊玩
家,見人便殺。‘布拉格戀人’的公會會長是一個三轉的行刑官,他奮
戰兩小時,身邊的衛隊全軍覆沒。看來精靈的戰術十分高明。」諾克
斯說。

「哪你有甚麼建議?」尼菲特皺眉問。

「夠爽快。我們主動出擊,在城戰前先攻下‘古滋濕台’,然後在城戰
裡聯合進攻‘維尼芙宮殿’。」安多莉亞笑說。

「如何在城戰前攻下‘古滋濕台’?」六口彌生問。

「我們‘開紅’殺進‘古滋濕台’屠城,對所有精靈殺無赦,不要再給時
間‘精靈議會’養兵。等到城戰時‘古滋濕台’已變成空城,任由我們收
割。」安多莉亞笑說。

「但我們的首都百廢待興,很難抽身幫你們進攻。」尼菲特擔憂無法
應對內憂外患說。

「不要緊,我早料到你們會面對創業的困難。幾天後我會開始試探精
靈軍隊的實力,大約在兩星期後發動總攻。你們有兩星期時間專心發
展內政及招兵買馬。可以嗎?」安多莉亞豎起兩隻手指說。

尼菲特跟六口彌生相對無言,默默點頭。

「好~那麼我先走了。」安多莉亞心滿意足跟‘銀色龍紋’的成員站起
來準備離開。

叮叮鈴鈴~~~

安多莉亞放下一個大皮袋在桌上,裡著藏著大量龍幣。

「甚麼意思?」尼菲特皺眉問。

「這裡有10000龍幣,快買點像樣的傢俬及補給品吧。不然新手
也看你們不起。日後稅收賺到錢後再還我。」安多莉亞懶洋洋撥動手
掌說,讓‘Kanatheon’感到她毫不在意這筆金錢。

「哼~好。」六口彌生走到安多莉亞面前跟她握手,二人識英雄重英
雄微微點頭道別。

「走吧!」安多莉亞走到城牆外騎著石龍飛回‘普拉姆斯’。



「‘古滋濕台’。。。」六口彌生坐在大廳沉思。

「怎麼了?」尼菲特問。

「為甚麼是‘古滋濕台’?」六口彌生問。

「可能‘古滋濕台’本來設計易攻阿,沒有城牆,自出自入。」帕修斯
說。

「如果精靈軍隊當真如此強大應該先攻下‘普拉姆斯’大量屠殺玩家才
對。」六口彌生捂著嘴巴思考。

「算了吧~~現在得不到答案呢。」帕修斯苦笑說。

「我們如何賺錢阿?一想便頭痛了。」農夫趴在桌上說。

「對了。。。城戰後木材不是很貴嗎?」尼菲特驚覺。

「嗯。怎麼了?」六口彌生好奇問。

尼菲特打開公會成員資料看著,突然眼前一亮。

「我有妙計。」尼菲特笑說。
2016-12-28 16:32:30
夜幕低垂,松美跟神神子坐在城牆上靜靜欣賞‘哈格古’的風景。

一望無際的沙漠上空掛著銀圓月,幾片薄雲擋著月亮底部,增添一種
朦朧美。

松美興高采原跟神神子分享自己的音樂,神神子靜靜坐在一旁聆聽,
沒有說話。

一隻小白鳥站到松美肩上。



「密語 無盡加班:獨自過來旅館後巷一下。──05分前。」

「哼?等等我很快回來。」松美怪哼一聲,站起來離開神神子。

神神子回頭看著松美離去,沒有說話。



「怎麼了?」松美老遠已經看到無盡加班站在街道中央,四周只有少
量其他玩家在。

「你跟神神子好像熟絡了。」無盡加班皺眉說。

「我也覺得呢!你妒忌了嗎?」松美奸笑說。

「你有覺悟令她幸福嗎?」無盡加班突然嚴肅說。

「呃。。。我。。。跟你有甚麼關係阿!你自己努力吧!」松美大怒
說。

「冷靜一點。我有一件事想拜託你。」無盡加班捉著松美的手誠懇
說。

「告白便自己努力吧!」松美極力掙脫他的手。

「我是她的爸爸。」無盡加班厲眼神色看著松美認真說。

「吓?!」松美驚慌失措 ,無盡加班的眼神告訴松美這是事實。

「岳父大人你好!我會努力為神神子帶來幸福!一直在公會裡表現雖
然頑皮,但現實的我是一個十分正直的人,請不要誤會!」松美九十
度鞠躬,激動解釋。

「她的故事。。。由她自己說明吧。我知道這遊戲有‘超載’系統。這
個孩子一直都好像沒有感受過快樂,我每天下班後一直上線陪伴她,
但她也無動於衷。一直但你是特別的存在,她對你特別親熱。我從來
沒有看過她凝視你雙眼的眼神,那個冰冷中蘊藏熱切期待的眼神。我
想你就是命中注定的人了,請好好對待她吧。神神子一直都陰陽怪
氣,跟其他人相處不來,請你多多包容。」無盡加班說著突然父愛氾
濫,嗚咽起來。

「我。。。我會努力的了!」松美再次鞠躬。

「那我放心了,我先下線睡覺。好累。」無盡加班居然以一個大呵欠
完結對話下線。

「我得到岳父大人首肯了!等著我吧~親愛的!」松美意氣風發看著
獨自坐在城牆上的神神子自言自語。
2016-12-28 16:34:52
松美拉著神神子拔足狂奔,離開案發現場。

「成功了。。。」她們停在森林裡的一棵大樹下喘氣休息。

「有選擇的情況下,我仍然認為冒險行事是不智的行為。」神神子汗
流浹背但保持冰冷的表情說。

「但我們成功了!作為一個人要有自信~打從靈魂深處相信自己然後
勇往直前,人生才有意義阿!凡事只看數據多沒趣阿。」松美神采飛
揚指著神子,深邃的眼神穿透神神子的瞳孔直達她心底。

「人生的意義。。。」神神子重覆這一句,皺眉思考。

「好~我們前往下一個目標吧。」松美神氣踏步前進。

森林長著參天高樹,上空不時有銀藍色的飄蟲飛過,偶爾傳來兩聲蟲
鳴。

陽光被高低不一的樹葉擋著,由墨綠到蔥花綠———不同層次的綠色
也映托在樹冠上。



綠油油的國度似仙境一樣令人忘記時間的流動,松美及神神子二人在
樹下的小路悠閒前進。

松美心滿意足甜笑,享受著遊戲裡的如畫風光————及跟身邊伊人
的漫步。



「根據情報所指,‘哈格古'四周有6個‘不友善'勢力。他們各霸一
方,靠徵收玩家路費及搶劫NPC商隊糊口。六口彌生要我們盡快‘解
決'他們。」神神子看著地圖說。

「唉,為甚麼我們分到的是苦差阿~~~真子跟安德魯只負責巡防太
幸福了。」松美嘆氣說。

「安德魯是現時公會最強的玩家。他的實力及裝備跟以令其他玩家崇
拜‘Kanatheon',加上外表及性格普遍討人喜歡的真子當公會形象
大使是明智之選。我支持選六口彌生的分工。假如以你獨特的衣著品
味及個人品行代表‘Kanatheon'巡邏的話,恐怕會引起其他玩家
對‘Kanatheon'的誤解。」神神子語氣單調,眼睛盯著前方的小路
說。

「真失禮阿。你不覺得我們分到苦差嗎?」松美不耐煩問。

「‘苦差'的定義為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不,我不覺得我們的工作滿
足‘苦差'的條件。」神神子回答。

「嗯?你喜歡嗎?」松美隨口一問。

神神子突然身軀一震,呆若木雞站在原地。

「怎麼了?」松美吹著哨子,漫不經意回頭問。

「沒事,繼續走吧。」神神子嚥下口水說。

「你好古怪,我好喜歡!哈哈!」松松輕鬆一笑,回頭繼續前進。

「意義不明。。。」神神子皺著眉喃喃自語。

她用力揪著自己衣襟,胸口感到納悶窒息。

「哼~~~不知道真子他們在忙甚麼呢?」松美看著樹影婆娑的小路
說。



‘哈格古'湖邊的‘樹林'—————

「不要緊~‘Kanatheon'歡迎不同類型的玩家加入。大家只要到‘綠
場'裡砍伐五棵‘銀柏樹',拿著木材交給在‘哈格古'西邊沙漠薄鐵
圍牆的公會幹部‘帕修斯'就可以加入公會了~大家加油阿!真子期待
在公會大廳看到各位!」真子香甜細膩的聲線像布丁一樣滑進眾人耳
朵。

「喝阿!!!」十多人拿著伐木斧跑進‘綠場'裡伐木。

「六口彌生真是物盡其用,入會的任務設計成幫公會賺錢。」安德魯
坐在石上哼笑。
2016-12-28 16:35:49
「沒辦法,公會剛剛起步太需要資金了。」真子吐出舌頭賣萌。

「說起話來,‘木靈'的技能真特別呢。」安德魯看著樹說。

樹只穿著一件簡單的白闊袍,在袖子上繡上普通幾條金紋。

他的皮膚變成綠色,像嫩樹皮一樣微微泛皺、曲捲的淺啡頭髮。

樹沒有使用武器,赤手空拳裸足行走。

每當他踏出一步,附近的沙地紛紛冒出嫩綠小的草芽。

「轉職成‘木靈'要犧牲自己的皮膚跟聲線呢,真子很佩服你的意志
力,我一定不能接受自己的皮膚變得乾巴巴的。」真子騷著後腦苦笑
說。

「。。。。。。。。。」樹站在旁邊靜靜看著他們。

他的腳掌陷進沙子裡,腳趾用力抓緊沙粒,前方的沙地冒出井然有序
的綠草,排成一句。

「這是神職者的另類奉獻。此後我每次使用技能。。。」綠草瞬間枯
萎,變成碎片回歸黃土,然後同樣位置再冒出另一排綠草。

「每次使用技能也會消耗‘自然之力',我要定期回到森林的‘原生樹
'收集。。。」

換草———

「收集‘自然之力'。不然。。。算了,這個說話方法很煩,你們慢慢
領會吧。」綠草全部枯萎,再沒有新的草冒出,樹鬆開腳掌。

「六口姐姐希望你可以盡快把‘哈格古'三份一的沙漠變成綠洲。一來
可以生產木材賺錢,二來創造更多宜居的地區。我們可以用低房價吸
引玩家到‘哈格古'定居發展。‘哈格古'城堡太細小,我們需要把商
業街及裝備店設立在‘湖外'。這樣城堡就可以改建成‘公會要塞'。
你認為自己需要長時間?」真子問。

「我的‘自然之力'每次可種70棵樹,大約三天時間便完工。」地上
的綠草說。

「太好了~麻煩你,樹。你說如果剩下的沙漠變成一片柔紫色的薰衣
草田你說多美阿~」真子抬頭遠眺仍未綠化的大漠感慨說著。

一陣微風輕撫起真子粉紫色的髮絲,她優雅地按著耳朵上飄飄秀髮,
嘴角揚起甜美的笑容。

「。。。。。。。。。。。」樹沒有回應,靜靜看著真子。



「再高一點!」帕修斯大喝。

帕修斯被委派到邊緣地區興建哨塔,他跟五人團隊對著介面亂七八糟
按著。

空中出現奇形怪狀的木建構,怎麼看也不似哨塔。

「不對!你這塊木放太高了,要放低一點。」

「不對!你這根木要橫放!」

「不對!你這裡是要疊出一個‘V'型當地基承托阿。」

帕修斯看著六口彌生的設計圖指揮眾人安放木材,整座高塔開始傾
斜。

「帕修斯大人,可以讓我研究一下設計圖嗎?‘V'型地基完全違反物
理學,在遊戲裡也不可能實現。」會員走到他身邊質問。

「你不相信六口副會長的設計嗎?」帕修斯不悅,交出六口彌生的手
繪圖。

會員接過地圖,白眼立即反到後腦,直接把設計圖塞回帕修斯手中。

「怎麼了?!」帕修斯惱羞成怒,打開設計圖查看。

「你把設計圖反轉看了,‘V'型是塔頂好嗎?」會員鄙視著帕修斯
說。

「。。。。。。。。。」眾人瞇起眼看著帕修斯。

「誰知道阿!重新再來吧。。。」帕修斯面紅耳熱,羞恥得想把頭塞
進沙堆裡。

他們立即竊竊私語。

「嘖~我本來應該跟在真子身邊阿!可惡的安德魯。」帕修斯氣得咬
牙切齒,回著遠方湖中的‘哈格古城'。



古滋城外圍的‘黑森林'殺聲震天—————

「喝阿!!!」十多個‘銀色龍紋'的成員撲向列成矛陣的高精靈銀矛
兵牆。

雙方激烈推撞,一時間難以分出勝負。

諾克斯把骷髏杖刺在地上,召出十隻幽靈助陣。

它們集中向高精靈矛陣一個位置進攻,一口氣衝破高精靈的防線。

安多莉亞正跟五個高天使守衛在空中撕殺,刀光劍影。

她的攻擊力雖高,但獅鷲不及高天使守衛靈活,她額外花很多時間追
殺它們。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