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萬字][RPG][冒險]一起討伐魔王吧!

890 回覆
164 Like 3 Dislike
2016-12-25 17:50:16
今晚食完飯出文~ 聖誕大放送
2016-12-25 17:50:49
去左紙言度追故


出到邊?我好耐冇更
2016-12-25 19:44:11
去左紙言度追故


出到邊?我好耐冇更


講到加奈殺死藍蛇會長
2016-12-25 19:45:45
去左紙言度追故


出到邊?我好耐冇更


講到加奈殺死藍蛇會長


2016-12-25 19:50:27


出到邊?我好耐冇更


講到加奈殺死藍蛇會長




會唔會回得太快 btw樓主加油
2016-12-25 20:05:54
「‘布查大天使長’?!」安多莉亞和諾克斯震驚重覆。

「她本來是‘隱藏任務’的頭目,但我們剛好觸發條件令她歸順我們。現
在設置在我們公會大廳裡。她戰鬥力仍然不詳,但輕鬆輾壓260級
的怪物。」六口彌生說。

「‘公會護像’我們只在‘白冰原’的山洞得到七隻普通小怪。沒想到連頭
目也可以‘卡化’。你們是如何得知這個隱藏地方的?」安多莉亞感到難
以置信,問。

「我們只是從一個普通的樵夫NPC手上得到一張地圖。真子跟他好
感度達到頂點,他告訴我們一大堆情報,不過有少許錯誤而已,大致
可靠。」六口彌生說。

「從NPC手中得到地圖?!原來有這樣的設定。諾克斯,明天向所
有‘普拉姆斯’的NPC派發100龍幣。」安多莉亞立即說。

「安多莉亞大人,連守衛也算進去的話‘普拉姆斯’有400多個NP
C,這樣會消耗很大部份公會財富阿。」諾克斯震驚說。

「照做。那個‘公會謢像’太重要了,而且頭目應該只會卡化一次。價值
無可比擬。」安多莉亞說。

「好的。」諾克斯勉強同意。

「你們說錯誤的情報是甚麼?」安多莉亞追問。

「它把主城的名字搞錯了。‘哈格古’讀成‘夏格古’,‘維妮芙宮殿’讀
成‘維妮芙堡’。」尼菲特說。

「不~它沒有讀錯。那兩個是Alpha封測時候的首都名,最後玩家投票
改名了。可能那個是絕無謹有的舊NPC阿!一些只在封測出現過的
地點,甚至現在未更新的地方它也知道~你們太走運了!那張地圖給
我看一下吧!」安多莉亞打蛇隨棍上,要求查看樵夫的地圖。

「抱歉,地圖在‘冬精靈村莊’被NPC撕毀了。」六口彌生搶答。

「也合理,這樣銷毀舊資料。不然太可怕了。」安多莉亞鬆一口氣
說。

「你有甚麼情報嗎?我們提供的‘布查大天使長’情報十分珍貴,坦白說
5000龍幣也買不起這個情報阿。」尼菲特反攻。

「我只能告訴你‘普拉姆斯’南邊海岸經常有‘異教徙’襲擊玩家,應該是
公會所為,但我們每次趕到時他們已經離開了。另外‘哈格古’附近有三
個公會在爭奪地盤大打出手,今天有一個公會被滅門了。我知道其中
一個存活的公會叫‘牧藍之歌’大數約30人,另一個沒有情報。」安多
莉亞說。

「嗯~~~這樣。」他們大約知道兩星期後的對手是誰了。

「好吧,我們就此別過了。有甚麼需要便密語吧,我們盡力而為。」
尼菲特說。

「等等!請務必帶我看看‘布查大天使長’」安多莉亞懇求說。

五人嘆一口氣,點頭同意。



「原來這裡也有一個戰埸遺跡,平日沒必要都不會走進平原。」安多
莉亞騎著一隻黑獅子說。

「騎兵座騎不是狐狸嗎?」尼菲特看著黑獅子驚問。

「騎兵阿~捉座騎就可以了。最近我捉了一條石龍,飛行座騎,感覺
良好~哈哈。」安多莉亞哈哈大笑說。

「原來翼騎兵可以騎龍。。。。。」帕修斯開始後悔選擇‘禁衛軍’這條
路線。

「到底多遠阿?」安多莉亞開始不耐煩。

「你騎著獅子!最沒資格投訴是你!」松美雙腳酸軟說。

「到了。」六口彌生指著遠方的大屋說。

「哈~三層,不賴呢。」安多莉亞嘲諷說。

突然他們看到一個粉紅女生正飄在空中───GM03。

=============================
2016-12-25 20:06:40
「喂~~~!我被禁言不能發送密語,GM說。。。安多莉
亞!!!」條理農夫向他們跑來,看到安多莉亞後立即火冒三仗。

「你公會成員嗎?」安多莉亞指著農夫問。

「嗯。GM說甚麼?」尼菲特問。

「‘Kanatheon’。你們在這裡設置了公會大廳呢~」GM03飛到他們
頭上說。

「嗯。有問題嗎?」尼菲特問。

「剛剛客服收到投訴,玩家舉報有人使用‘惡意設計’獵殺玩家。所以我
來到調查。」GM03說。

「農夫~~~~~~~~~~」帕修斯盯著條理農夫說,他尷尬地低
下頭。

「我仔細觀察一會,如果其他玩家不主動進入你們公會大廳的話‘公會
護像’便不會攻擊。但我發現這位玩家‘條理農夫’不斷利用‘公會護像’升
級,這樣有損遊戲平衡。我認為‘惡意設計’的投訴成立。你們有甚麼想
說嗎?」GM03說。

「GM~我是‘銀色龍紋’的安多莉亞,我可以進去看看那隻‘公會護
像’嗎?」安多莉亞說。

「可以。隨便。」GM03說。安多莉亞及諾完斯進入大廳。

「你打算如何處置我們的大廳?」尼菲特問。

「我會移走你們所有的建築,但完整歸還‘公會基石’。你們有甚麼意見
嗎?」GM03問。

「立即做,馬上做。」六口彌生暗暗叫好,她正苦惱如何取得第二
塊‘公會基石’。

GM03打開彩色介面輕按,Kanatheon的大廳憑空消失。安多莉亞
及諾克斯驚嘆不已走過來。

「祝你們好運了~再見。」GM03消失在空中。

「不行!我們要加緊收集NPC的地圖。」安多莉亞心意已決。

黑獅子原地消失,突然一隻龐然大物出現在安多莉亞身旁────石
龍。

它比獅鷲更巨形,表面是粗糙不平的灰岩石,每踏步也地動山搖。

安多莉亞向諾克斯伸出手,他居然也爬到石龍背上坐下。

「我要趕回‘普拉姆斯’跟公會高層開會,你們搭順風車嗎?」安多莉亞
問。

「可以載我們到‘古滋堡’嗎?或者到‘普拉姆斯’叫你的騎兵載我們到‘古
滋’。」松美得意問。

「吓?你當我的騎兵團是交通工具嗎?!遺憾告訴你,只有翼騎兵可
以載人。這隻石龍更可以載十人,你們趕快決定不要浪費時間。」安
多莉亞心急如焚說。

眾人爬上石龍背,真子第一次摸到如此巨形的魔物。

它的表皮像石頭一樣堅硬冰冷,在關節間看到白色的肌肉。

「抓緊了~跌下去真的會GameOver阿。」安多莉亞說。

胡~~~~~!石龍低沉地吟吼向前方衝刺。

他們像騎著未馴化的野牛一樣被彈起,雙手緊抓著龍背的石塊以防被
彈走。

石龍雙足一跳,大地劇烈震動,它幾乎垂直竄向空中,向南方飛去。

‘Kanatheon’所有人也嚇得閉起雙眼用雙腿夾緊龍背。

伏~~~~~呼!耳朵被狂風吹響,身體慢慢平穩下來。

他們j轉眼間已經身處數千呎高空,地上的村落像灰塵一微
細。
2016-12-25 20:07:10
「哇看看!‘華斯汀大教堂’原來在這裡阿!」真子興奮得大叫,指著下方的小建築群說。

「原來‘普拉姆斯’比‘華斯汀大教堂’大了兩倍阿!在空中一目了然。」
松美也驚嘆說著。

帕修斯回首查看北邊,精靈的首都被一片樹林擋著看不見盧山真面
目。

「抓緊了!」安多莉亞突然命令石龍急降再翻筋斗,嚇得乘客紛紛尖
叫。

「哈哈哈哈哈!」安多莉亞心花怒放大笑。

「他們會有心理陰影阿,放過他們吧。」諾克斯苦笑說。

剛剛走了兩個多小時的路程現在十多分鐘便完成,他們降落在‘普拉姆
斯’花園。

六口彌生扶著樹幹嘔吐大作,其他人也躺在地上不能動彈。

「祝你們好運,兩星期後要好好活著阿。」安多莉亞嫣然一笑,騎著
石龍飛回高尖塔。

「我不行了,先下線,我應該吐在床上了。。。」六口彌生擦著嘴巴
說。

「嗯。那麼明天開始招生吧。」尼菲特點頭同意。

「好!明天見!」真子揮手下線。



古滋城外────

「最近商隊來得好少阿。」一個神職者說。

「應該有敵對公會搶我們的貨品吧。」獵人回答。

「豈有此理。兩星期後。。。咦?」神職者發現一輛馬車被撞翻,貨
物散落地上。

「不像搶劫呢。。。」獵人查看馬車的貨品完好無缺。

「這是甚麼?」神職者拾起一條手掌大的白羽毛。
砰~~~!他身旁爆出一團光塵,獵人被一把銀矛穿胸秒殺。


「這是甚麼阿?!」神職者者抬頭────兩個高精靈天使守衛拍動翅
膀在上空靜靜看著他,手中拿著白羽大劍。

砰~~~!
2016-12-25 20:07:26
第十六章-鏡花水月的少女
2016-12-25 20:08:26
六人前往古滋堡途中────

「勇者大人!我被一個神秘組織追殺。可以幫助我嗎?」一個綠髮白
衣的女孩從森林衝出來哀求他們。

「NPC,難道是隱藏任務?」帕修斯驚問。

「不行,要專注於招生,不然我們兩星期後連城門也衝不進去。」尼
菲特反對。

「說不定有神器喔?」真子提議。

「但我們當務之急是招生。。。」六口彌生勸說。

自從真子拯救六口彌生之後,她支持真子所有決定。

突然三個黑衣人出現在樹頂,隊形整齊跳下來。

「C‧C,皇帝殿下跟你有誓約,請跟我們回去。」黑衣人說。

「我不要!救我阿勇者大人!」C‧C攬著帕修斯撒嬌。

「喂!別纏著我的人阿!」尼菲特生氣推開C‧C。

「喂,他們好像三轉,認真起來不妙阿。」

「他們不玩便趕緊走吧。」黑衣人交頭接耳。

六口彌生瞇起眼細心傾聽。

「勇者大人!他們是中了Geass的士兵,一定要用這把‘祝福的木劍’才
可以打敗他們!」C‧C交出三把木劍。

「。。。。。。。。。。。」六人默默看著手中的木劍。

「不就是把破木劍嗎?!混帳!」松美大怒,把木劍扔向C‧C身上。

「嘖~沒情趣的傢伙。我們找其他人玩吧。」C‧C藐視他們,留下木
劍,跟黑衣人離開。

六人呆在原地目送他們。

「誰來解釋一下?」條理農夫一頭霧水。

「沒有‘系統資訊’顯示,證明他們只是Role-play的玩家而已。他們扮演
NPC然後邀請其他玩家參加自創的劇情。」尼菲特鬆一口氣說。

「我知道如何收生了!」松美狡猾的表情告訴眾人她又想到下流的鬼
主意。



「唉~~~很迷茫阿。轉職後不知道要去哪。」一個女巫拿著一張空
空如也的地圖苦惱說。

「聽說古滋城南邊是170級的地圖。我們去看一下吧?」男獵人建
議。

「你們哪裡都不用去了。」一個黑衣人從樹後站出來。

「‘紅人’!」女巫及男獵人立即拿起武器備戰。

女巫的肩後突然被輕撫一下。

「嗯~你很香呢。哈哈哈!」有人在她耳邊細語。

女巫嚇得立即回頭,後面空無一人,只有自己的影子。

「找我嗎?」她的滑臉被輕掐一下。

「電弧衝擊!」女巫高舉魔杖,腳邊放出大量小電蟲向四周擴散。

獵人向樹邊的黑衣人射出兩枝箭,黑衣人化成黑煙消失。

「是剌客!小心被背刺。」獵人跟女巫背靠背瞪著金睛火眼戒備。

獵人吹響口哨,在空中盤旋的獵鷹突然撲向女巫面前的空地。

「嗚!」黑衣人被獵鷹發現,馬上現形。

「星火燎原!」女巫把地面變成火埸。

「燙!燙!」黑衣人大驚,他感到腳掌快被烤熟不斷彈跳。

「得手了!」獵人志在必得,向黑衣人眉心射出一箭。

嗖~啪!羽箭在女巫的耳邊被一隻手捉著。

女巫身旁浮出一股黑影,出現另一個女黑衣人。

她把羽箭隨手扔到地上。

「獵鷹看不到的隱形技能?! ‘影鬼’!」獵人大驚。

「嗯~~~」‘影鬼’一拳揍在女巫肚子上,她吐出口水,痛得彎下腰。

近距離下獵人無計可施,只好揮動獵弓打向‘影鬼’。

‘影鬼’像墨水一樣溶化,獵人撲了一空。

他的影子突然竄出一個黑影,正是‘影鬼’。

它用木劍刺向獵人後腰,同時踢向他膝骹。

獵人負傷跪下,‘影鬼’舉起木劍準備了結他的生命。

「白箭術!」女巫用意志力克服肚子的劇痛,用魔法彈開‘影鬼’,但它
微微歪過頭便避開了。

刺客把她的魔杖踢走,現在二人肉隨砧板上,等待創子手行刑。

「業火!」

一條黑色焰火噴向他們,把‘影鬼’及‘刺客’趕走。

後方出現一個穿著白銀重甲的金髮男騎士及散發不詳黑氣的紫髮少
女,她身旁還有一隻三頭魔狼。

「姆大陸上充斥著欺負新手的人渣,讓我做你對手吧。」騎士用寶石
長劍指著‘影鬼’及‘刺客’說。

「我。。。我們。。。帕修斯,我們公會名字怎讀?」紫髮少女欲言
又止,跟男騎士耳語。

「我們‘Kanatheon’總不袖手旁觀!」帕修斯怒吼。

「對。。對阿!」真子口吃附和。

「難道是專門照顧新手,公會氣氛超歡樂的‘Kanatheon’?!最近‘紅人
圈’內流傳要提防的新興公會!」‘影鬼’語氣誇張說著。

「太~浮~誇~了~」‘刺客’輕聲說,毫無緊張感。

所有人同時盯著充滿違和感的‘刺客’。

「甚麼?!居然是‘Kanatheon’?!」‘刺客’大驚,舉起匕首說。

「救救我們!我們被偷襲了!」女巫聽到 ‘Kanatheon’的簡介後聲淚俱
下向帕修斯求救。

「有本事就救人吧!」‘影鬼’舉起木劍刺向女巫。

「天護衝擊!」帕修斯舉起冒光的聖月盾,氣勢磅礡衝向女巫。
2016-12-25 20:09:09
「天護衝擊!」帕修斯舉起冒光的聖月盾,氣勢磅礡衝向女巫。

‘影鬼’及‘刺客’被他的盾牌的能量波彈開。

「不要緊吧?」帕修斯像天使般伸出手臂扶起二人。

「嗯。。。」二人驚喜地抓著他手臂站起來。

「小心!」女巫指著帕修斯身後大叫。

帕修斯像先知般擋下‘影鬼’的刺擊,轉身斬向‘影鬼’。

它再次影失,然後從帕修斯的影子竄出。

「別動!我斬不到!」帕修斯怒喝。

帕修斯轉身斬向‘影鬼’,它再次閃到帕修斯背後。

「我說。不~要~動!」帕修斯對著‘影鬼’怒罵。

「要害掃瞄!」‘影鬼’扔下木劍,亮出藍刃黑鋼匕首精準刺向帕修斯背
部。

叮~~~。匕首刺破少許銀甲,帕修斯輕微出血。

「嗚阿!你的木劍呢?!」帕修斯吃驚說。

「別管。我想試攻擊力很久。」‘影鬼’笑說,揮拳打向帕修斯臉上。

帕修斯千鈞一髮捉著他的拳頭,難以置信看著‘影鬼’

「松太!說好不打臉阿。」帕修斯厲色盯著松美,輕聲說。

「拳腳無眼阿!哈。」松美哈哈大笑,轉身一個側踢把帕修斯踢開。

「好吧!拉洛次元劍!」帕修斯怒吼一聲,把寶石長劍跪插向地。

一把金色光劍破土而出,插進松美的屁股。

「好痛阿!!!」松美掩著自己血如泉湧的屁股跳起來。

「這不就是木‧葉的千‧殺嗎。。。」‘剌客’事不關己般靠在樹幹看戲。

「雷矛!」女巫舉起魔杖,一條金色旋雷轟向‘剌客’。

‘剌客’滾到一旁。

「雷焰射線!」真子大吼一聲。

魔狼噴出一條金紅雷射轟向‘刺客’。

「喂!等等!劇本不是。。。」‘剌客’驚呼。

轟~~~!

「系統提示:好友 條理農夫 血量剩餘20%。」

「停手阿!」松美跟帕修斯喝停真子。

「呵呵~~~想不到附上‘雷屬’靈力的魔狼這麼利害。」真子驚喜說。

「三轉的戰鬥好高深,我看不明白。」獵人嚥下口水跟女巫膽戰心驚
站在一旁觀戰。

「我們還是不要插手較好。」女巫說,卻不敢放下魔杖。

「走!撒退!」松美大叫。

‘影鬼’跟‘刺客’飛奔向樹林消失。



「多謝你們阿!」女巫及獵人跑過來道謝。

「不要緊。我們‘Kanatheon’一向照顧新手,對加入公會的新人更是呵
護有加呢。」帕修斯微笑說,雙眼卻熱切期待著。

他們聽到後驚喜萬分。

「那個。。。不知道我們有資格加入你們公會嗎?」女巫害羞問。

「絕~對~歡~迎!你們的名字是?」帕修斯激動流淚說。

「巨蟹座。」女巫說。

「山羊座。」獵人說。

「先說明我們是專注在戰埸的公會喔,一定會參加城戰的。」真子補
充說。

「沒問題。聽說這遊戲的城戰十分精彩。」二人回答。

「好~邀請你們公會了!」帕修斯打開介面說。

「系統訊息:巨蟹座 已經加入公會。」

「系統訊息:山羊座 已經加入公會。」

「歡迎阿~~~!」真子熱情地揮手說。

「哇!公會其他人等級也十分高呢,但人有點少阿。」山羊座說。

「我們本來是精英制的公會,只收200級以上的人。但最近新手比
較多,會長決定招募新手。你們跟著這條路直走就會看到一個粉藍髮
的‘主教’及一個深藍髮的‘血魔’。她們是會長及副會長,你們去打招呼
吧。」帕修斯笑說,一邊推他們走。

「嗯!」二人興奮地跑向尼菲特及六口彌生。



四人在森林中相聚。

「喂!說好用木劍阿!你拿出主要武器想殺了我嗎?!」帕修斯揪起
松美衣領大罵。

「堂堂‘禁衛軍’讓我試下技能不可以嗎?!」松美反駁。

「誰。。。在意我。。。」條理農夫在旁奄奄一息說。

「尼菲特跟六口要照顧新會員,你先喝體力藥水支撐吧。」松美說。

「我為了公會差點GG,現在連基本治療也沒有。。。」農夫大感委
屈,伏在地上嗚咽。

「真子會注意的了~」真子尷尬笑說。

=============================



「系統訊息:奶垂 已經加入公會。」

「系統訊息:波多野 已經加入公會。」

「系統訊息:名字很長玩迷藏的話很可能會被發現喔  已經加入公
會。」

「系統訊息:掩耳盜鈴 已經加入公會。」

「系統訊息:Alex 已經加入公會。」

「系統訊息:卡本特 已經加入公會。」

「系統訊息:。。。。。。 已經加入公會。」

「系統訊息:。。。。。。 已經加入公會。」

「系統訊息:。。。。。。 已經加入公會。」

。。。。。。。。。。。。。。。。。。。。。。。。
2016-12-25 20:09:55
「19人~加上我們6個剛好25人。三天來說成績很不錯呢!」帕
修斯看著公會資訊說。

「真子覺得欺騙別人不太好。」真子苦笑說。

「沒辦法呀,時間逼人。我們說明會參加城戰,他們全部同意才加入
公會的。」松美說。

「回去吧~尼菲特在‘普拉姆斯’訂了一個宴會廳作迎新會呢。」帕修斯
說。

四人離開之際,路上傳出猛烈的爆炸聲,四周落下紛紛樹葉。

他們跑到路邊,發現狹窄的森林小道被轟出一個個地洞,樹木倒榻在
路上。



一個嬌小玲瓏的金髮少女站在路中心。

她用銀環束著側馬尾、一堆黑色魔符纏繞著右臂浮動、身穿一件黑色
短背心露出小蠻腰、肩上斜浮著一個白光環、下身穿著一條閃閃發光
的白琉璃短裙、穿著單邊過膝黑絲襪、白色短布靴、左手拿著一枝幼
長的銀杖,上面刻著精美的幾何浮雕。

她身邊站著一個藍袍神官,抬頭看著五個敵人───高精靈天使守衛。

「快離開,打不過!」藍袍神官神色緊張說。

「的確。但她們速度太高,逃不遠。」金髮少女目無表情看著天使守
衛,腦中卻分析著數千個逃走計劃。

天使守衛圍著她飛舞,金髮少女以靜制動,只用眼睛盯著它們。

突然一隻天使守衛舉起翼矛從後刺向少女。

她沒有移動,翼矛只差半截手指的距離便刺進她的背部。



天使守衛面前突然出現一面銀色橢圓鏡,它來不及轉向迎面撞上。

奇怪的是,它沒有受傷,而是穿過了銀鏡。

「白。箭。術。」少女向前方高空舉起銀杖,慢條斯理說。

天使守衛回頭一看,它出現在金髮少女前方的高空,銀鏡轉移了它的
位置。

眼前一白,天使守衛被光炮擊中墮地,但只受輕傷。

「計算慢了。」金髮少女後腰被翼矛刺傷痛得單著眼睛,神官立即為
她治療。

其餘四個天使守衛不敢進貼近她,改為拍動翅膀,從高處發射出羽毛
刺。

金髮少女眼球高速抖動,以極限的動態視力捕捉羽毛刺的方向及數
量。

她四周突然浮出八面圓鏡,把半數的羽毛刺反射回去。

「嗚阿!」男神官被刺中數箭,鮮血染紅了半件道袍。

金髮少女也身中數箭。

「抱歉。我打不贏它們,分開逃走吧。」金髮少女無情地向神官說。

神官無奈點頭。

她開著鏡盾包圍自己開始逃跑,卻被天使守衛追上。

「天護衝擊!」帕修斯像火車一樣爆開兩旁的樹幹衝到少女身旁。

少女見狀立即向旁翻滾,八面鏡盾從不同角度照著帕修斯。

「等等。我們是來幫你的。」帕修斯急忙解釋。

少女剔起眼眉沒有盡信,但她的鏡盾開始轉向。

「雷動之力!」三頭魔狼的毛髮末端變成金色,速度大幅提升。它奮
力一跳居然高及空中的天使守衛,一口咬著它的翅膀拖到地上。

松美突然出現,踩著天使守衛胸口,藍刃匕首刺穿它的眉心,把天使
守衛利落擊殺。

他們把少女團團圍著,四個天使守衛在空中高速飛舞。

「它們飛這麼快打不到阿!」帕修斯眼球嘗試捕捉天使守衛,不一會
已經感到暈眩。

一個天使守衛突襲他們,帕修斯舉起月盾撞開它。

「把它們撞到我左邊。」金髮少女,視線沒有離開過天使守衛。

空中的八面鏡盾不斷微調角度,像雷達一樣追蹤臉前飛過的天使守
衛。

帕修斯再次擋開天使守衛的俯衝刺擊,盡量把它彈向少女左邊。

天使守衛射出羽刺,他們像刺蝟一樣全身掛彩,但少女毫髮未傷。

天使守衛再次衝擊,帕修斯奮力一頂,把它撐到少女面前。

金髮少女瞳孔突然瘋狂擴張,舉起右臂,黑符高速旋動。

她一撻手指,8面鏡盾突然分裂成16面小鏡盾。

「黑。雷。」金髮少女用銀杖指著其中一塊鏡盾慢慢唸。

磅!!!!!!!!!!!

粗壯的黑雷經過多重反射分裂成16道光炮,網狀散射向不同方位。

天使守衛見狀立即轉向,但無論飛高或低,總有一條黑雷射向它們。

感覺是它們自己撞上黑雷而不是黑雷擊中它們。

轟隆!!!

四個天使守衛重時被黑雷直接擊中,有一個天使守衛更被三條黑雷蒸
發。它們被一擊秒殺,化成一堆光塵雨飄落。

「計算完成。」金髮少女再撻手指,鏡盾瞬間消失。

「為甚麼高精靈要襲擊玩家?這樣太不尋常了。」帕修斯大惑不解。

「高精靈加入了魔王陣營阿。攻擊玩家很正常?」松美嘗試解釋。

「還是回去跟六口討論一下吧。。。」帕修斯覺得事有蹺蹊。

金髮少女和神官靜靜看著他們。
2016-12-25 20:10:12
「你好~我們剛好路過而已。」帕修斯忘記了少女的存在。

「你好。」金髮少女冷淡回應,目無表情。

「她是鏡像師吧?就是三轉。不如招她進會?」農夫建議。

「感覺她好強。不會加入我們這類小公會吧?」帕修斯面有難色說。

「喲~美女!要不要加入我們公會一起冒險阿?」松美拉下圍巾厚著臉皮問。

少女喜怒不形於色,靜靜看著他們。

「算吧松太,不要自討沒趣。」帕修斯拉走松美,松美不甘心繼續
說。

「加入我們可以有更多同伴一起冒險,同時有更多情報可以。。。」
松美極力推銷。

「好。」金髮少女乾淨俐落答應。

「咦?!」眾人大驚。

「為甚麼你要加入我們這個小公會?」松美驚問。

「喂!笨蛋!」帕修斯立即掐著她的嘴巴。

「公會理解為‘團隊合作’的隊伍。在這個遊戲跟其他玩家合作的效率比
起單人冒險高得多。現在我們只有二人隊伍的確不便利。減去加入你
公會後浪費我時間及精神的潛在風險後,我得出的結論是:有公會‘很
可能’比沒有公會好。所以請讓我加入你的公會吧。」金髮少女長篇大
論說著。

四人聽得啞口無言。
「我理解你們的表情為驚訝。綜合環境因素我只發現一個潛在可能
───我令到你們受驚了嗎?」金髮少女用人畜無害的表情問。

「這傢伙腦袋有問題。。。」農夫擔心說。

「不管了~她強阿!先拉進公會吧。」松美一意孤行。

「請問你的名字是?」松美笑問。

「神神子。」神神子說。

「我叫無盡加班。」神官說。

「好~給你們公會邀請了。」松美打開介面說。

「系統訊息:神神子 已經加入公會。」

「系統訊息:無盡加班 已經加入公會。」

「先回去‘普拉姆斯’參加公會晚宴吧。」帕修斯笑說。

「嗯。」神神子簡短回應。
2016-12-25 20:57:17
第十七章- Guild vs Guild 公會戰爭
2016-12-25 22:30:22
一日睇晒頭一季 留名下季
2016-12-25 23:01:59
推! 沒睇重post 等第二季
2016-12-25 23:37:32
一日睇晒頭一季 留名下季


你去左高登睇?
2016-12-26 00:06:54
一日睇晒頭一季 留名下季


你去左高登睇?


冇下次
2016-12-26 10:47:47
第十七章- Guild vs Guild 公會戰爭


繼續出 快啲出
2016-12-26 18:37:45
新讀者留名
2016-12-26 19:39:27
幾時出
2016-12-26 19:43:15
留名等出第二季 快
2016-12-26 19:56:37
岩岩到家,抖抖先
2016-12-26 20:13:15
‘普拉姆斯’上城區一間高級餐廳的大門掛著公會旗───二翼魔法
書,‘Kanatheon’的旗幟。



門前放著一個告示牌。

「‘Kanatheon’公會包埸,明天照常營業」



豪華大廳的長餐桌坐滿‘Kanatheon’的會員互相交談,彼此認識。

「我叫巨蟹座,你呢?」女巫問。

「神神子。」神神子答,她眼神冷漠但沒有惡意。

「你也被帕修斯拯救嗎?」巨蟹座問。

「不。我被天使守衛攻擊時他們出現,然後一起擊退天使守衛。所
以‘拯救’一詞並不恰當,我認為用‘合作’一詞更準確。」神神子解釋。

「呃。。。嗯。。。」巨蟹座皺眉斜視神神子,知難而退。

「請問我令到你受驚嗎?其他人跟我交談後也展露這個表情,然後終
止對話。如果可以的話請繼續發問,我樂意交談。」神神子平淡說。

「嗯~我有點尿急,先離開一下,抱歉呢。」巨蟹座苦笑站起來。

「尿急是生理反應,你應該下線解決而不是在遊戲內尋找洗手間。綜
合環境條件,我得出的結論是:你並非尿急,你只想找一個借口離
開,原因是不想跟我有芥蒂。請不用在意,因為我也不在意。你離開
吧。」神神子說。

巨蟹座啞口無言,山羊座突然拍她肩膀。


「喂~我認識了兩個騎士,很有趣的傢伙!介紹你認識吧!」山羊座
興高采烈拉走巨蟹座。

「你應該更直接說出你的感受阿。」松美剛好經過,偷聽神神子跟巨
蟹座的對話。

「加班提出一樣的建議,但我的用字已經是最簡單直接。我並沒有強
烈感情要抒發。另外,假如在一般對話內加插誇張的表情及語氣有機
會扭曲意思及內容,從而陷入更大的誤會。所以我拒絕。」神神子
說。

「你到底有沒有朋友。。。。。」松美翻著死魚眼說。

「‘朋友’的定義很深奧同時分成幾個層次,請問你指哪一類‘朋友’?」
神神子認真回答。

「你最常跟誰一起玩樂呀?」松美開始不耐煩。

「無盡加班。」神神子說。

「現實生活呢?」松美追問。

「現實生活。。。我不知道。我只留在房間裡。」神神子沉思說。

「你上學或上班總會認識其他人吧?!」松美大吃一驚。

「我並沒有勞動的需要,每星期媽媽也會回家探我一次。」神神子
說。

「富家千金。。。難怪你跟庶民難以溝通。。。」松美搖頭嘆息。

叮叮叮~六口彌生站在大廳前方敲響玻璃杯,眾人立即安靜下來。

「‘Kanatheon’第一次公會晚宴即將開始,請各位隨意找個位置安頓下
來。」六口彌生說。

「你獨自一人不要緊嗎?」松美發現沒有人願意接近神神子,她孤獨
地坐在長餐桌後方。

「嚴格來說我不是獨自一人,加班在我身邊。」神神子看著腳邊說。

無盡加班正大字型躺在地上打呼睡,發出陣陣鼻鼾。

「那麼我先回到會長身邊囉~」松美皺眉說,轉身離開。

「嗯。晚安,松美。」神神子微微點頭,然後繼續冷眼觀察別人歡
呼。

。。。。。。。。。。。

「嘖~還是跟我來吧!」松美無明火起,拉著神神子走到餐桌前端,
坐在真子身旁。

「你好阿。神~神~子。」真子在空中畫著手指,笑著歡迎她。

神神子點頭示意,皺眉分析著情況。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