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萬字][RPG][冒險]一起討伐魔王吧!

890 回覆
164 Like 3 Dislike
2016-12-30 01:43:18
有無人可以俾個甜位我睇下
2016-12-30 02:19:47
有無人可以俾個甜位我睇下


甜位有劇透,唔好聽
2016-12-30 02:29:35
肯開第二季未
2016-12-30 02:38:10
肯開第二季未


星期三
2016-12-30 02:50:58
肯開第二季未


星期三


柑柑同廢師傅
2016-12-30 02:52:17
肯開第二季未


星期三


柑柑同廢師傅


No劇透
2016-12-30 03:02:57
今晚要出果章聽朝出
2016-12-30 04:04:04
今晚要出果章聽朝出

唔急 聽日先出啦
晚安
2016-12-30 07:13:52
催文追文既日子又回來了
2016-12-30 09:59:48
哇,連登人流好似真係好旺
2016-12-30 12:04:59
2016-12-30 12:23:04
今朝出左灣仔搞公司嘢,依家番去出文
2016-12-30 12:43:11
第二十三章—天堂的根
2016-12-30 12:45:04
「嗯。所以你把高精靈的情報告訴我們的話,我們便可以有效降低傷
亡進入‘維妮芙宮殿’,把‘精靈議會’從魔王手中釋放。」真子誠懇說,
一邊眨動水汪汪的大眼睛。

「我們身上有拉洛神的祝福經文,如果變成黑色意味著魔王已經腐蝕
了族人的心靈。可惡!要不是我失去了翅膀。。。好吧,真子大人。
我相信你的說話。高精靈屬於‘神族’生物,跟北部其他‘神族’生活在‘幽
語森林’。我們的身體有聖屬250抗性、火屬—30抗性、闇屬—8
0抗性。如果想有效擊殺高精靈的話最好使用闇屬武器及穿著聖屬抗
性的防具。此外高精靈的平均體力也勝於其他種族,敏捷特別利害,
你們盡可能使用‘緩速’的技能吧。」布查感慨說著,為自己種族的坎
坷未來擔心。

真子在布查腳邊努力舉起小尾指。

「跟你約定了!我們一定會救出長老,找回你的翅膀。」真子甜笑
說。

「我不明白你動作的意義。」布查目無表情看著真子舉起小尾指。

「互勾小尾指是人類彼此許下諾言的意思。」神神子冷冷說。

布查驚喜看著真子,慢慢蹲下來。

她的頭部已經比真子全身更大,長銀髮像窗簾布一樣垂下來把真子罩
著,一陣精靈幽香從它身上飄出。

「一言為定了,真子大人。」布查伸出大腿粗的小尾指。

真子大吃一驚,整個人攬著布查的尾指。

布查跟真子的好感度再次提升。

「‘華斯汀大教堂’背後有一所小修道院,裡面藏著一條通往‘聖骸大
殿’的地道。打倒‘聖骸大殿’的‘魔骸聖獸’後便會得到‘聖物箱’。你們可
從寶箱得到大量聖屬抗性的防具及闇屬的武器。你們應該去試試
看。」布查笑著站起來,說出更多情報。

「哇。。。。。」眾人再次對真子攻略NPC的能力震驚,連六口彌
生也自愧不如。

「好!事不宜遲!出發吧到大教堂吧!」松美一馬當先,拉著神神子
的手離開公會高塔。

「等等。」神神子摸著松美的手停下腳步。

「怎麼了?」松美自從神神子被‘數據化’後每次她有異樣也大為緊
張。

神神子走到布查腳邊,抬頭看著大天使長。

「布查,回答我的問題,不清楚答案便不用回應,可以嗎?」神神子
冷眼看著布查問。

「可以。」布查點頭同意。

「為甚麼。。。你不說高精靈語?」神神子表情木納,但她炯炯有神
有神的眼睛告訴大家她找到BUG了。

=============================

神神子的問題如雷貫耳,眾人立即回憶過去跟高精靈交鋒的片段。

的確,所有高精靈兵種也說‘精靈語’。但盧黑、村長、布查及萊雅是
說‘通用語’———玩家能理解的語言。

布查欲言又止,她跟神神子默默對望。

大廳安靜得連毛髮掉下也聽到,現場只剩下燭光晃動,所有人也靜止
下來等待答案。

「嗯。就是這樣。」神神子閃爍的眼睛回復平靜,她已經得到答案
了。

「你可以說明一下嗎?」尼菲特皺眉問。

「低階的精靈只會說精靈語,高階的精靈會說通用語。主要原因很可
能是‘要跟玩家溝通’。高級單位有劇情觸發,所以必須要說通用語。
低級單位便沒有劇情,所以用‘精靈語’。」神神子說出自己的假設。

「這樣意味著魔王並不能控制‘高級單位’,我們有可能不戰而勝智取
其餘兩名大天使長!做得好,神神子。」六口彌生驚喜說。

神神子眨一眨眼,回頭看著松美。

松美給神神子一個大姆指,她的嘴角微彎一下。

「農夫、安德魯。城防交給你們了。」六口彌生命令說。

「好阿!你們出城後我是不是成為‘代理會長’了?」農夫雙眼發光,
興奮得跳起來。

「好。我批准你使用這個頭銜。」六口彌生給農夫一個肯定的微笑。

「等等。你要我留下來像NPC一樣的巡防,然後你們去冒險?」安
德魯不滿說。

「當然了~你是公會最強的玩家。有你負責防務肯定萬無一失!」加
奈對安德魯冷嘲熱諷。

「你們杯葛我嗎?」安德魯語氣冷靜卻像乾草一樣隨時起火。

「別誤會,你的確是最可靠的公會成員。四轉中防禦力最高的守魂使
十分耐打,遇上突發情況可以換取大量時間,假若當晚‘普拉姆斯’是
由你把守的話說不定敵人連城門也進不到。」六口彌生認真說。

「你們會後悔的。」安德魯環視眾人,把視線停在真子身上,拂袖而
去。
2016-12-30 12:46:05
「好~二十分鐘後在‘獸木神壇’集合,我們一起傳送到大教堂。」六
口彌生解散眾人,各自準備武器和道具。

「嗯。。。闇屬的武器很貴呢。。。」松美瀏覽拍賣所的告示板。

「松美,你應該買聖屬武器及闇屬的防具。因為‘聖骸大殿’的怪物很
可能是闇屬性。」神神子建議。

她一直跟在松美身後。現在二人如影隨形,出雙入對。

松美恍然大悟,微笑撫摸神神子的頭道謝。

神神子慢慢低下頭,臉頰開始發熱。



真子跟帕修斯正在哈格古城鎮的商店街購買補給品。

「帕修斯。。。這樣對安德魯好像很壞阿。」真子內疚說。

「吓?他是騙你定立契約阿!一天沒解除契約,他也是一個不可信的
人。」帕修斯激動回應,聲音大得四周的人也看著他們。

「但我是自願立下契約,而且他拯救我數次。我心底裡很感激安德魯
的,只是我受竉若驚覺得不舒服。」真子皺眉說。

「你是笨蛋嗎?!無論他如何對你好也是佔著你便宜阿。你做人好歹
多點心眼,不要常常被人當傻瓜一樣玩弄阿!」帕修斯聽到真子替安
德魯辯護後大發雷霆,喝罵真子。

「真子不笨!我只是相信他而已。他一開始裝作NPC也沒
有。。。」真子不甘心反駁。

「閉嘴!糊里糊塗被人佔了便宜也懵然不知,我真是替你的智商著
急!好好跟我說話去做,不要跟他接觸!知道沒有?!」帕修斯乾脆
掐著真子手臂,逼她正視自己。

真子淡紫色的大眼睛狠狠盯著帕修斯。

「帕修斯好過份!真子不是笨蛋!」真子聲淚俱下反罵。

帕修斯看到真子的眼淚後立即溶化,搭著真子肩膀想安慰她。

真怎料子大力推開帕修斯,掩著嘴巴飛奔離去。

「真。。。真子!」帕修斯後悔莫及,真子已經消失在轉角,來不及
追趕。



‘Kanatheon’的幹部聚集在圓形‘獸木神壇’中央的傳送師旁邊———

「尼菲特領主,請問你們想去哪裡呢?」傳送師問。

「華斯汀大教堂。」尼菲特說。

「請確保每人也曾經到訪‘華斯汀大教堂’,不然會誤傳到異世界
喔。」傳送師提醒他們。

「沒問題,開始吧。」尼菲特說。

傳送師舉起魔杖,幹部的腳下開始冒出一個個小魔法陣。

一陣強光刺眼,身體一輕,下一秒已經腳踏實地。

華斯汀大教堂正面聖白色的外牆再次照耀著眾人。

尼菲特、六口彌生、松美、神神子、加奈、真子及帕修斯沿著大教堂
繞圍,尋找布查所說的小修道院。

松美沿途手舞足蹈逗神神子開心,神神子跟在松美身邊,靜靜聆聽她
的廢話。尼菲特、六口彌生及加奈在推測‘聖骸大殿’的內容。真子及
帕修斯心存芥蒂,二人相隔甚遠跟在隊伍最後方。



他們終於繞到巨型的大教堂後方,六口彌生突然胃痛起來。

前方的山坡出現了十多間大小相若的樸素小屋,頂部也有一個十字
架。

「哪一間才是我們正確的修道院阿?!」松美立即感到不耐煩。

「布查說‘有一間’並非‘只有一間’。看來要逐家逐戶檢查了。」尼菲特
無奈說。



薄木門被譏譏聲推開,他們進入第一間修道院。

修道院的結構一目了然,一個簡單的長方形。

前方放著傢俱如衣櫃、煮食用品及沙發;中部放著一張長木桌,上面
放著一個純銀蠟燭台、枱上放著12份餐具及酒杯、中央有一瓶葡萄
酒;最深處一個放著十字架的祈禱台。

陽光穿過窗戶變成一道道聖光柱照耀在木桌上,灰塵偶爾在光柱裡飄
過令人感到時間在這個空間靜止下來。

他們旁敲側擊,不斷試探牆壁或地板有沒有空心的地方,但沒有發
現。

他們再探訪其他修道院,一樣沒有發現隱藏通道。

「好累阿!」松美進入第六間修道院也沒有發現,氣餒坐到長木桌
上。

「布查有其他提示嗎?」加奈問。

眾人搖頭。

松美拿起葡萄酒研究,倒了少許在玻璃杯中。

熊——————祈禱台左右兩枝白蠟燭自動燒亮起來。

「原來如此。。。」六口彌生沉思。
2016-12-30 12:51:46
眾人分頭行事,把酒倒進酒杯裡觀察變化。

「喂~~~渣渣。在我這裡!」加奈站在山坡上修道院門前揮手大
叫。

其他人立即趕到加奈身邊。

這間修道院比其他清潔,沒有灰塵,其他地方也有好好打掃,好像一
直有人經過似的。

他們看到祈禱台慢慢下陷,石磚井然有序移動—————一條深長的
石梯級出現在原本祈禱台的位置,彷彿通往深不見底的黑暗深淵。

他們看著幽暗的地道已經感受到一陣寒意,誰也不願意先走。

「跟著我吧。」帕修斯鼓起勇氣,身先士卒。

當他的身體剛剛擠進地道,前方立即亮起一排綠焰火把,直達底部。

綠焰並不像火焰一樣剛烈,反而像一個鬼魂一樣冤弱地飄搖。

本來黑暗的地道被忽明忽暗的綠幽光照成詭異的綠色,更教人毛骨悚
然。

眾人魚貫竄進地道,武器早已經握在手。

他們忐忑不安,心想—————到底在‘聖骸大殿’會遇上甚麼?

=============================



隊伍的心情隨著下降梯級慢慢沉重起來。

他們拿著武器步步為營向下走,到達漆黑的圓形地窞。

當他們踏上平地一刻,地窞的綠火把自動燃燒起來。

這裡的地磚霉霉黑黑,磚縫長出黑色的小植物。

圓地窞的對邊有一道密封的鐵門,左右各有一條通道。



鐵門兩旁站著兩具纏著枯藤的骷髏。

它們雙手均交疊在胸前,像木乃衣一樣挺直身體。

左邊的骷髏拿著白色的權杖,右邊的骷髏拿著黑色的鐮刀。

「看來是迷宮形式的地圖。」六口彌生走近骷髏研究,真子害怕得發
抖跟在她身後。

「要不要分成兩組行動?」加奈想加快探索的進度,決定冒險。

「我覺得一起行動比較好,畢竟我們對敵人一無所知。」尼菲特反
對。

他們同時看著神神子,等待她的分析。

「數據不足,沒有意見。」神神子冷淡回應。

「我們分成兩組以探索地形為目標出發,每十分鐘密語分享資訊,意
下如何?」六口彌生說,沒有人異議。

「假如遇上怪物不要輕舉莽動,先等另一隊人趕到。」尼菲特最後提
點,眾人點頭。

松美、神神子、帕修斯一隊;尼菲特、六口彌生、加奈及真子一隊。

他們分別進入左右通道。



松美隊每深入通道一步,前方便亮起一點綠光。乎似火把會根據玩家
的位置觸發開關,這樣的設計令抑鬱的地牢更加詭秘,總令人提心吊
膽。

昏暗的通道意外寬敞,足夠四人並肩而行。

卻正因為身邊是空幽幽的區域,令他們更害怕兩邊或背後會有怪物來
襲。

突然通道兩邊牆壁凹陷進去,站著兩具穿著鏽鐵甲的骷髏。

它們開張空空如也的骨頭嘴巴,顱骨了無生氣側垂到一旁。

神神子乾脆召出鏡盾擋在隊伍後方,一邊記下他們走過的路線。

他們沿途一直繃緊神經,不敢鬆懈。

松美不禁掛念‘橡木地牢’狹窄但有空全感的地道。

「你跟真子怎麼了?」松美試圖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沒有特別~」帕修斯的表情非常苦惱,明顯口不對心。

「別說慌,你們為甚麼吵架?」松美瞇起雙眼說。

帕修斯感慨嘆氣。

「我叫她跟安德魯保持距離。怎料到她居然替那個賤人說好話,我一
時衝動罵了她一頓。」帕修斯懊惱萬分,抓著自己的頭髮,臉容靦腆
說。

「你應該多相信真子。她就是這個性格,你應該欣賞她。不要把自
己的意見套在她身上阿。」松美反罵帕修斯。

「但她也不能隨便相信別人阿,總有一天會有壞人傷害她的!」帕修
斯激動得向前方舉起長劍說。

「所以,她更需要你的保護,不是嗎?」松美微笑說。

「我就是要保護她才禁止她走向危險阿!」帕修斯大呼冤枉。

「你並非保護她,你是企圖控制她。不要混淆了。」松美恥笑說。

「你跟她一樣不可理喻!明明安德魯騙她定下契約,她卻倒果為因,
以拯救了自己多次證明他是好人,根本是邏輯錯誤阿!」帕修斯開始
發怒。

「帕修斯,你情緒很激動。你喜歡真子嗎?」神神子突然問。

「喜歡?甚麼喜歡?我和松太跟她是青梅竹馬,認識十幾年了!我當
然關心她阿!早把她當成家人了。我的家人也十分喜歡真子,節日也
會邀請她來聚會阿。你這個人莫明奇妙!」帕修斯突然語無論
次破口大罵。

「喜歡一個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呢。。。」神神子臉頰緋紅,甜笑
著低頭自言自語。

帕修斯正想回頭痛罵神神子,突然眼神一變。

「天護衝擊!」帕修斯舉起盾牌直衝向神神子。

神神子馬上意識到危險,憑著帕修斯眼線角度及衝擊方向推算出敵人位置,千鈞一髮間向左邊閃避。

一把鋒利的骨矛從後擦過她的右耳,差點貫穿她的腦袋。
2016-12-30 12:58:43
剛才兩具骷髏兵等他們經過後動起來,空空的眼窩冒出兩團綠火。

松美立即隱形閃到骷髏背後瞬間刺出三刀,在骷髏的鏽鐵甲上擊出破
洞,碎骨紛飛。

骷髏轉動骨矛回頭刺向松美。

「溶影術。」

「系統提示:使用技能 溶影術 失敗。原因:目前區域沒有影
子。」

「甚。。。」松美大吃一驚,手足無措站在骷髏面前。

嚓!

骨矛狠狠插穿松美的肚子,把她整個人刺舉起來。

松美的影鬼黑布衣開始變得濕漉漉,鮮血慢慢沿著骨矛沾上骷髏的骨
手掌。

她痛得臉容扭曲,雙手發抖,吃力握著骨矛防止身體滑下。

時間停止在瞬間———

「松美!!!」帕修斯怒喝一聲,向骷髏刺出水銀劍。

另一具骷髏舉起骨矛刺向神神子,渾身格格作響。

10面鏡盾在松美被刺穿的瞬間已經分別黏在兩邊牆壁,調整好角
度。

「白箭術。」神神子高舉幼銀杖,頂端爆出耀眼強光。

澎!

兩隻骷髏被一波強光衝擊,後退數米。

刺著松美的骷髏把骨矛向橫一甩,松美虛弱的身體被摔到牆壁上慢慢
滑下,拉出一條血痕。

銀光閃爍,9面鏡盾一字排開,把骷髏和他們隔開。

「相位轉移。」神神子向懸浮在自己面前的鏡盾伸出手說。

神神子冰冷的表情同時出現在9面鏡盾裡。

骷髏挺起骨矛刺向鏡盾陣。

「黑。雷。」神神子悠然說。

噹~~~轟!!!

9條密集的黑雷像洪水一樣從鏡盾射出,填滿地道所有空間。

牆壁及地面的石磚瞬間龜裂,骷髏無路可走被黑炮淹沒。

「‘基礎治療’!挺得住嗎?需要叫尼菲特來嗎?」帕修斯第一次使用
神職者一轉的技能,幸虧他還記得轉職時的任務內容。

「很痛,但不是重傷。我熬過10分鐘的‘流血’狀態便可。」松美痛
得彎下腰,按著自己傷口,鮮血從指隙溢出。

黑雷把牆上的綠火把全數擊毀,他們回程的時候只能穿過那片漆黑的
空間。

神神子目不轉睛盯著後方。

白森森的骨架從地上甦生,骷髏竟然毫髮無損,拿著骨矛再次站起
來。

它們渾身光脫脫,鏽鐵甲被黑雷燃燒殆盡,只剩下數塊燒紅的破鐵片
卡在骨頭表面。

「太厚血了吧?!」帕修斯驚呼,站在神神子身旁。

「骷髏有魔法抗性。」神神子目無表情說著,腦海不斷運算如何徹底
摧毀它們。

「拉洛次元劍!」帕修斯把金光水銀劍狠狠跪插向地。

啪!

一把金巨劍破土而出,從下擊碎一具骷髏。

「聖屬武器及聖屬技能就是答案。」帕修斯得意笑說。

「冷卻多久?」神神子尖銳問。

「一分鐘。。。」帕修斯的的熱血瞬間冷卻。

鏡盾再次旋動。

「讓我送你60秒吧。」神神子對著骷髏伸出銀杖冷冷道。
2016-12-30 13:11:43
與此同時,尼菲特隊伍進入了右邊通道———

真子的召喚長杖換了一粒奶白色的‘魔靈石’,裡面不斷浮出幻紅光
———強化物理攻擊效果。

她們的通道也自動燒起綠火把,引領玩家慢慢深入蜿蜒曲折的迷宮。

「當心這塊地磚。」六口彌生注意到前方道路中央一塊石磚凸起,形
跡可疑。

她和尼菲特小心翼翼避開,加奈卻自信滿滿從上方跨過去。

真子一直嚇得不敢張望,低頭跟著加奈。

「甚麼地磚?」真子抬頭吃驚問。

卡嚓—

「。。。。。。。。。。」眾人慢慢回頭,欲哭無淚看著真子。

「這塊。。。」加奈翻著死魚眼指著被真子布靴踏平的地磚。

「丫!對不起!」真子嚇得跳起來,縮開雙腳。

前後同時傳來鐵鏈拉動的聲音,兩道鐵閘從下冒出把她們牢關在內。

「唉~~~~~~~~呀。」加奈胸膛悶燒著怒火,用力爪緊自己的
臉。

「準備。」六口彌生舉起雙拳,擺好搏擊姿勢。

尼菲特已經把技能用得滾瓜爛熟,轉眼間把隊友的態勢加滿。

「雪靈兔!」真子召喚出一隻腰高的巨形白兔。

它的毛髮白得閃閃生輝、粉紅鼻子扇扇鼓動、深紫色瞳孔、大腿肌肉
異常發達,幾乎佔了一半體積、大腿兩邊也出現兩個藍色魔符。

四人一獸屏神聚息圍成一圈。

兩邊牆壁同時破出大洞,6隻腐爛見骨的屍骸鹿飛撞出來。

雪靈兔反應最快,牆壁爆破一刻立即向前像炮彈一樣迎頭撞向屍骸
鹿。

頭骨撞鹿角,爆出令人反胃的碎骨聲音。

屍鹿的角被撞碎、頸骨斷裂令頭部軟趴趴垂在前足之間———但它的
腐屍眼睛卻一直盯著雪靈兔。

雪靈兔額頭被碎鹿角剌傷,雪白的毛皮被鹿角挑得皮開肉綻,鮮血淋
漓。

「冰牢!」真子冰封一隻屍鹿的前足。

「上阿小白!」她指著屍鹿大叫。

雪靈兔飛奔撞向屍鹿,它的前足應聲粉碎,倒在地上掙扎。



加奈被活蹦亂跳的屍鹿弄得眼花繚亂難以瞄準,她只能使出‘魔法彈
幕’掃射。

一隻屍鹿垂頭頂著鹿角向加奈衝刺,彈幕打在屍鹿身上只擦掉少許肉
塊,根本無法截停它。

鹿角轉眼刺到面前,加奈電光石火間滾開。

屍鹿沒有停下腳步,反而全速衝向牆壁,後腿用力一蹬,穩穩踏在牆
壁上。

它用鹿角對準加奈,四足同時爆炸發力,從牆壁反彈向加奈。

加奈花盡力氣才避開屍鹿第一次衝擊,沒料到它馬上從後方再次來
襲,無法閃避。

「聖光障壁!」尼菲特在加奈身後召出光牆把屍鹿擋開。

屍鹿在光牆前站起,流著腐敗啡血的屍眼盯著小隊,踢動前蹄挑釁。

磅!!!

一個白色雪球像跑車一樣把屍鹿撞飛,摔到牆上變成一團肉泥。



另一邊,六口彌生正獨力對付四隻屍鹿。

它們被地上冒出來的‘腐血藤’牢牢縛著,無法掙脫。

「敗血術。」六口彌生的拳刃變成不祥的黑色,輕輕刺進屍鹿頸部。

本來黑色的拳刃變成紫色,它吸食了屍鹿的血液得到‘充量’。

屍鹿身上的爛肉由紅色變成黑色、本來啡色的毛髮開始枯萎,冒出黑
色的血管。它的呼吸變得粗糙,四足變軟癱在地上。

後方一隻屍鹿突然掙破血藤,直衝向中央的尼菲特。

「魔鬼之觸。」六口彌生憑空刺出拳刃,刀刃突然噴出一條血柱高速
射向屍鹿的屁股。血柱黏上屍鹿後瞬間變成一條嫩粉紅色的粗大血管
連在六口彌生的手掌上。

她馬上抓緊血管把屍鹿在尼菲特面前勒停,屍鹿繼續向前狂奔但無法
扯斷堅韌的血管。

「血液抽取。」六口彌生掐緊血管,它馬上從嫩粉紅色變成紫紅色。

本來扁平的血管開始揼脹,大量鹿血沿著血管輸向六口彌生。

屍鹿慢慢回頭,發現自己被紫繩拉著,決定回頭撞擊。

但它跑到半路突然四足發軟,眼前一黑,失血過多昏迷倒地。

六口彌生急忙拔掉拳套刃,血管立即斷裂,大量鮮血從破口湧出。

此時中了敗血術的屍鹿已經變成一具乾巴巴的屍體躺在地上。

「星火燎原!」加奈向剩下兩隻被腐血藤縛著的屍鹿點火。

藤蔓馬上被燒毀,加奈再補上一記「炎爆術。」

轟隆~~~一陣燒肉香傳出。

現場一片凌亂,血肉橫飛。

雪靈兔變成一個黑紅色濕漉漉的肉球。

前後的鐵閘終於升起。

「專心點阿。」加奈眼帶責意看著真子說,真子急忙點頭道歉。

她們竄過彎彎曲曲的地道,到達一個長方形大廳,前方有一個深不見
底的大血池—————彼方站著一具大骷髏,一道奇異的聖光從上照
著它,頸上搭著一條黑底金色十字紋的神官領帶。

「看來。。。要過去對面呢。」尼菲特苦惱看著大血池說。
2016-12-30 13:13:48
多謝咁多位巴絲打支持

其實係岩岩出post果時見冇咩人覆,仲衰過高登有小小灰

尋日突然好多新毒出現,立即爆衝第二季。

一晚間諗通左好多設定!期待吧渣渣們!
2016-12-30 13:14:28
依家改緊解謎果部份 比半個鐘我修改
2016-12-30 13:34:05
依家改緊解謎果部份 比半個鐘我修改


第二季?
2016-12-30 13:38:25
依家改緊解謎果部份 比半個鐘我修改


第二季?


第一季,血池。

我吸收左教訓,就係唔好寫咁多複雜機關

好似選王篇咁用設定代替仲好
2016-12-30 13:40:36
她們慢慢走近長方形的大血池,一陣腥臊的氣味洶湧而至。

池邊有一塊凸起的地磚,上面畫著一個類似「?」勾形符號。它是一
個四份三的圓形,在其中一邊缺口伸出一條直線。

旁邊兩塊地磚也畫著同樣的勾形「?」符號,但比中間一塊小。

「要踏上去嗎?」加奈猶豫看著凸出來的地磚。

「先弄清楚有沒有其他機關,注意地面有沒有陷阱。真子留在這裡
吧,免得你錯誤觸發機關。」六口彌生苦笑說。

「好吧。。。」真子默默低頭。

她們沿著平台仔細觀察,並沒有發現其他符號地磚。

六口彌生對眾人點頭,一腳把凸起的地磚踩下去。

它的勾形符號立即冒出白光。

隆~~~~~~~~~~整個房間開始震動,本來平靜的血池激起千
層紅浪花。

一個巨大的石製勾形從血池中升上來。

六口彌生腳兩旁的地磚同時升起來,六口彌生決定把它們踩下去。

血池裡的大勾形中冒出一個中勾形;中勾形中再冒出一個小勺形;小
勺形中央冒出一塊七彩光球的地磚。明顯,她們的目標就是要踏上中
央的光球地磚。

鳥瞰血池,把勾形當成時鐘看的話;大勾形「?」的直線指著6時方
向、中勾形「?」指著12時方向、小勾形「?」指著9時方向
—————它們表面全部發出白光。

每個勾形伸延出來的直線末端有一塊藍色地磚,另一端圓形盡頭則是
紅色,分別是開始及終結位置。



現在血池邊的三個勾符地磚也冒著白光。

大勾形的直線伸向她們身處的地台,只需要輕輕一跳便可以踏上。

「站上去試試看吧?」加奈想盡快通關,決定冒險行事。

「等等,假若我們要越過血池到達彼岸的大骷髏身邊,我們首先要到
達中間的彩光地磚‘啟動某個機關’,最後目的是把這個最外圍大勾形
的直線轉到12時方向便可以跳上彼岸。意味著有機關可以控制它們
轉動。」六口彌生看著血池裡的勾形陣沉思。

「隨了這三塊地磚外沒有其他機關了阿。可能在上面找到呢?」加奈
急不及待想爬上勾形。

「會不會。。。」尼菲特注意到地磚在觸發機關後發出光茫,總覺得
它就是控制台。

她踏上中間畫著最大勾形符的光地磚。

隆~~~血池表面被震波激起圈圈漣漪,血花四濺。

大勾形開始逆時針轉動,現在直線指著3時方向。

尼菲特驚喜萬分,鬆開腳後再次踏上。

大勾形竟然變成順時針轉動,回到她們面前。

「矣?」隊伍大失所望。

「我以為它會繼續轉到12時方向呢。」尼菲特苦惱說。

「那樣話太簡單了,設計師不容許我們忽略中間的機關吧?。」六口
彌生說著,在中間的勾符地磚重覆實驗。

她們發現大勾形只能到達3、6及9時方位。

「這樣好簡單!現在大勾形的直線在我們前方,就是6時方位。而它
的終點在9時方位,但我們並不需要走完全程。我們沿著白色的表面
走到12時方位便跳向中勾形,然後照樣葫蘆走到9時方向跳到小勾
形就可以到達中間的光球地磚了。」加奈靈機一觸說。

「沒有那麼簡單吧?」六口彌生不認同加奈的做法。

「試試看吧!」加奈一馬當先跳上大勾形直線的藍色地磚上。

勾形十分狹窄,僅能有兩足之闊,稍一不慎便會掉下血池裡,天知道
裡面養著甚麼。

加奈身體輕輕晃動,差一點掉進血池,其他人驚呼連連。

「沒事~哈。」加奈張開雙臂保持平衡,慢慢在白色的勾形表面走
動。

眾人不敢掉以輕心拔出武器提防有機關襲擊加奈,一邊擔心加奈會失
足掉到血池裡。

加奈細小的體形在勾形上異常方便,輕而易舉走到了12時方向,中
勾形的直線藍磚就在她面前。

「我要跳了!」加奈大聲叫喊,她已經走到血池彼端,距離隊友百米
之遙。

「小心一點阿!不要失手!」尼菲特大叫。

真子和六口彌生也屏息以待,掌心掐出一把冷汗。

加奈看準藍格深呼吸,以平日從PVP訓練回來的心理韌力保持冷
靜。

她咬緊牙關,一鼓作氣騰空躍起。

所有人也停止心跳,祈求加奈一定要成功。

加奈成功踏上中勾形的藍格,但著地時腳腕微扭,整個人失去平衡跌
向左邊。
2016-12-30 13:41:51
隊友馬上爆出驚呼。

加奈整個身體向左傾斜,她馬上踢出右腳,雙手在空中瘋狂打轉,極
力取回平衡。

跌勢回穩,重心慢慢移回右邊,加奈雙腳終於平實踏在勾形上。

眾人鬆一口氣。

加奈的心臟暴跳如雷,體力腎上腺素飆升令她感到無比痛快,嘴上泛
起自信的微笑。

她繼續前進,剛踏出第一步在中勾形的白色表面上,大廳響起「叮
~」一聲—————所有勾形上的白光變成紅光。

「甚。。。甚麼一回事!?」加奈大驚,身體維持踏步姿勢,不敢動
彈。

=============================



「別動!」六口彌生立即大吼,她早料到不會如此順利。

加奈像雕塑一樣原地僵硬,甚至不敢用力喘氣。

整個空間注滿紅光,警告玩家不要再輕舉妄動。

「中間的光紋地磚可以控制最大的勾形,那麼左右兩塊就是中、小勾
形的控制器了吧?」尼菲特對著三塊光紋地磚沉思。

「加奈站穩阿!我們把你轉回來!」六口彌生高呼。

她的聲音在呼間裡迴盪,但傳到遠方加奈的耳中時只像蚊子一樣滋滋
聲。

六口彌生踩向左邊的光紋地磚,中勾形突然劇烈晃動。

加奈幾乎被震下來,她只好蹲下來盡量把重心貼近地面穩住身體。

中勾形開始逆時針轉動,從12時轉到9時。

尼菲特再踩一下,中勾形轉到6時方位,跟大勾形相同方向。

加奈回頭一看,只要她跳到大勾形上繼續直衝便可以回到陸地。

她不假思索,轉身助跑起跳,輕而易舉踩在大勾形的紅光表面上。

紅光一閃,彼岸大骷髏的牆壁兩角突然冒出兩台十字弩發射器朝加奈
背後射出兩枝巨型弩箭。

「別管!快跑!」六口彌生急忙大叫。

巨型弩箭破風飛翔,尖刃劃破長空發出刺耳的嗡嗡聲。

加奈在險要的環境下無法防禦,只好向岸上狂奔,六口彌生及真子已
經站到邊緣伸出雙手等待她。

「聖庇所!」尼菲特消耗幾乎三份之一的魔力把魔盾擴張到加奈身
後。

加奈衝到大勾形直路的盡頭奮力跳起,隊友溫暖的手臂就在指呎之
間。

巨弩剛好碰上魔盾,魔盾像肥皂泡般被刺破。

眾人目瞪口呆,眼睜睜看著兩枝巨弩馬上要貫穿加奈後腦及胸膛。

白影一閃,噗———加奈身後爆出一堆光粉,她已經安落著陸,回到
隊友身邊。

真子命令雪靈兔起跳,為加奈擋下弩箭。

雪靈兔立即被射得穿腸破肚,當埸斃命。

假若召喚獸陣亡便會變弱,但只要有足夠休息便能再次召出。

加奈驚魂未定,坐在地上大口喘氣,恍惚地對真子點頭道謝。



勾形陣瞬間變回白光,回復原狀。

「看來陷阱機制是逼我們用設計好的方法通關。一開始加奈走在外圍
的大勾形上並沒有觸發任何機關,意味著這是‘許可的行動’。但她中
途跳到中勾形,白光立即變成紅光,應該是‘警告’的意思。當加奈踏
上紅光表面時馬上觸發了陷阱,那就是‘懲罰’。」六口彌生嘗試抽絲
剝繭,挑出重點分析。

「但我們一定要跳到中間的勾形才可以踩上中央的光點地磚阿!」加
奈不忿說。

「紅色。我們忽略了末端的紅色地磚。可能我們要由藍色的地磚開始
沿著白光路走到紅色地磚,才可以避免白光變成紅光。」尼菲特指著
勾陣裡的紅色地磚說。

「真不痛快呢。。。」加奈苦惱看著血池裡的勾形陣。

「嗯,合理的推測,我們要把勾形的起終點連接在一起。現在大勾形
的起點在6時方位,逆時針發展,終點在9時方位。那麼中勾形的起
點要在9時,然後它的終點會在12時方位。最後小勾形的起點應該
在12時,終點在3時。」六口彌生用拳刃在磚地上畫出拼圖。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