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萬字][RPG][冒險]一起討伐魔王吧!

890 回覆
164 Like 3 Dislike
2016-12-29 08:44:28
松美呆望著浮在空中的系統訊息沉默起來。

「安多莉亞。。。。。?!」松美打開好友列表驚呼。

「線上好友: 安多莉亞 在—‘普拉姆斯中央衛城’。」

「普拉姆斯發生了甚麼事?!」松美驚呼。

「她在城內跟玩家戰鬥、觸發陷阱或是有人在城內釋放怪物屠城。以
上是所有可能性。」神神子也回到天台上說。

「在城內釋放怪物?可以做到嗎?」松美驚問。

「使用點數道具—‘異界魔符’。」神神子答。

「我們趕快去吧!」松美正想按下好友傳送。

「為甚麼?」神神子問。

「吓?當然去救人阿!」松美大吃一驚問。

神神子的眼神冷酷得像死物一樣,臉容驟變。

「為甚麼要救她?」神神子反問松美。

「她是我們的朋友阿!」松美激動反駁。

「她是我們的良性競爭對手,但最終‘銀色龍紋’滅亡才是
對‘Kanatheon’最有利的情況。‘銀色龍紋’是姆大陸上最富有、最多人
及最強悍的公會,他們的存在會大幅減少‘Kanatheon’的發展空間。
現在‘古滋濕台’被‘精靈議會’控制,只有‘普拉姆斯’及‘哈格古’由玩家控
制。只要‘普拉姆斯’失守,我們‘Kanatheon’便會成為姆大陸上最強大
的公會。何況我們並沒有背叛或攻擊安多莉亞。我們只是沒有出手相
助,並沒有所謂的‘道德責任’。讓‘銀色龍紋’現在滅亡才是上策。」神
神子語出驚人,松美難以置信看著神神子。

「我們不應該救安多莉亞嗎?」松美放低想按下傳送的手指。

「我並沒有建議,只是客觀計算出對我們有利的行動而已。我認為六
口。。。」神神子目無表情解釋。

「聽好了神神子!」松美怒吼。

神神子立即閉嘴,靜靜看著松美。

「友情、愛情、親情。全部也會叫你奮不顧身地犧牲!」松美跺地激
動說。

「‘感情’,用一個含糊的專名詞解釋不理性的‘完全利他行為’,終將招
至滅亡。我們應該理性行動,現在我們只有二人之力,其他人並沒有
上線。安多莉亞也陷入危機的話敵人一定十分強大,我們過去也於事
無補。」神神子說。

「可能只差我們少許力量而已!為了朋友義不容辭,這才是‘正確’的
事阿!」松美無法反駁神神子的論點,但她只能說出肺腑之言。

「松美,你的用詞越來越模糊同時情緒越來越激動。‘正確’比‘感情’更
難定義。你是否開始動搖了?」神神子這句有如利箭貫穿松美心臟。

松美被完全擊敗,垂下頭沉默起來。

「嗯。我開始動搖,但我更害怕失去朋友!這就是不理性的感情了!
好好感受吧!」松美猛然抬頭,怒不可遏對神神子破口大罵,奮然按
下‘傳送’介面,整個人變成一團彩色幻影消失於空中。

「意義不明。。。」神神子呆在原地,看著本來松美站著的位置空空
如也。

天台再次剩下她孤獨一人。
-------------------------------------------------------

「系統提示:公會會長 安多莉亞 血量剩餘20%。」

「安多莉亞大人?!」身處古滋城的‘銀色龍紋’會員嚇得六神無主,

軍心大亂。

他們已經攻到內金字塔底部,跟死守在內的高精靈軍隊以死相拼。

雙方在空中互相轟炸技能,爆炸聲及哀號此起彼落。

戰埸上碎片橫飛,每個人也冒著槍林彈雨拼命殺敵。

高精靈不甘示弱,利用居高臨下的地勢差頑強抵抗‘銀色龍紋’的攻

勢。



美豔性感的大天使長在內金字塔頂高舉刻著四翼、頂端存著一顆白色
能量球的‘精靈天翼魔杖’詠唱一個強大的範圍魔法,把整個古滋城內
部照得如白晝一樣明亮。

轟隆!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公會成員 。。。。。。 血量剩餘20%。」

「諾克斯大人!快離去吧!安多莉亞大人要緊阿!」鏡像師力勸諾克
斯撒退。

‘銀色龍紋’的士氣接近崩塌邊緣,隨時一敗塗地。

「全部給我衝上去!!!」諾克斯指著‘大天使長’咆哮,聲音雄壯得
掩蓋戰場上的戰吼與呻吟,清晰可聽。

眾人嚇破膽,不敢再有異議,但心中的恐懼揮之不去。

「安多莉亞大人交給我們的任務是取下‘大天使長’。她是信任我們才
帶著少量騎兵回頭救城!我們空手而回就是對她最大的不敬!同時我
們要相信安多莉亞會長的實力!給我殺上去!為了會長,衝
阿!!!」諾克斯高舉骷髏杖怒吼,身邊召出海量的骷髏兵補充傷員
的位置。

‘銀色龍紋’的軍隊只能硬著頭皮勇往直前。

「嗯~很好。人類。」大天使長露出一個魅惑的微笑,再次舉起大魔
杖詠唱魔法,天使守衛們也開始投入戰鬥。

雙方再次於內金字塔的長梯給上展開殊死之戰,拼一個你死我亡,

黑紅色的血液像瀑布一樣沿著梯級流下。
2016-12-29 08:46:21
「多多!咬緊牙關阿!!!」廢青狼激動得淚如雨下。

逆十字如同重鐵船錨一樣無堅不摧,廢青狼竟然把它揮舞得像羽毛一
樣輕巧。

呼磅!!!!!!!

「嗚阿~~~~~!」安多莉亞一聲尖叫,連人帶龍被逆十字重擊飛

開,直摔到‘普拉姆斯’高塔上,轟出一個大洞。

「多多!不要死阿!」廢青狼的油髮垂下、瞳孔變回普通的啡色脫
離‘超載’狀態—————但他沒有昏倒!

廢青狼一邊痛哭,一邊扛著逆十字慢慢走向高塔。

「我跟你拼了!!!」一個狐騎兵大喝一聲,挺著騎槍衝向廢青狼。

卜滋~~~~~

一個修羅擋在廢青狼身前雙手握著騎槍。

騎兵強大的衝擊力令他無法握穩,騎槍從他手中一滑,刺進他的肩
膀,把整個左肩插爛。

「嗚!」修羅右臂發出刺眼的光茫,用力掐壞騎槍把騎兵截停。

「甚。。。」騎兵大吃一驚,左邊突然一個黑影略過。

噗~水球爆破的聲音,紅狐狸的頭被逆十字架打爛,血肉模糊倒在地
上抽搐。

一個行刑官趕過來助陣,把狐狸擊殺。

「阿門太老土了,我不會說的。」廢青狼舉起逆十字架甜笑說。

「呸!偷襲的小人!」騎兵倒在地上反唇相罵,絕不求饒。

他銀白色的盔甲被污泥染黑、高貴的身體像庶民狼狽地倒在地上。

「阿門!」廢青狼把十字架插向他的頭顱,把騎兵的頭盔打壞,數塊破
金屬片飛剌進騎兵的眼裡。

騎兵立即發出悽厲的叫喊,瘋狂抓弄自己的金屬頭盔,鮮血在頭盔的
氣孔溢出。

「對不起!我沒想到會殺不死你的!」廢青狼大驚,急忙扶起騎兵把
他的頭盔脫下,他右邊眼球被鐵片刺進,腫脹得似乒乓球一樣大。

「立即治療,‘大地元靈’。」廢青狼召出一隻綠色的小精靈親吻騎兵
的傷口,居然把眼傷瞬間治好,但血量只回復少量。

「甚麼。。。?」騎兵錯愕看著廢青狼。

廢青狼甜甜一笑,油髮再次飄起、瞳孔變成金色。

他突然轉動逆十字,用打哥爾夫球的標準姿態把騎兵的頭顱打飛。

「每次殺~不死你殺不死你也醫好你~
切記要~爭口氣要爭口氣你不要死~~~」廢青狼扛著逆十字架,哼
著歌曲慢慢走向普拉姆斯高塔。

普拉姆斯已經陷入一片火海,整片衝天火光把夜空染紅。

安多莉亞倒在普拉姆斯高塔下,身邊只剩下兩個忠心耿耿的男女騎兵
守在她身旁。

「棄城吧安多莉亞大人!留著生命東山再起阿!」女騎兵力勸安多莉
亞。

安多莉亞血流披面,右手掩著自己左腰深長的傷口。她的裝甲被打凹
多處,出現多條裂痕。

「不行。。。作為城主。。。」安多莉亞堅持戰鬥,掙扎起來。

她胸上突然感到劇痛,力不從心倒在地上,胸腔內傳出碎裂的聲音,
看來是肋骨被打斷了。

「神官!!!快找神官!!!」女騎兵驚呼,男騎兵立即飛奔離開尋
找神官。



安多莉亞再次掙扎站起來。

「安多莉亞大人,不要再動了!」女騎兵驚呼。

「快離開。。。我們退到北邊召集殘兵反擊。。。不能跟那個人單
挑。。。」安多莉亞吃力移動身體,傷口立即傾瀉出大量血液。

「不行!你再動的話。。。」女騎兵立即按著安多莉亞。



躂,躂,躂。

廢青狼及剩下的一個行刑官及修羅已經走到她們面前。

修羅拋出一把折斷的騎槍。

「剛剛離開的騎兵留下武器了。」修羅靜靜說。

「可惡!」女騎兵大怒,被安多莉亞拉著韁繩。

「走。。。」安多莉亞抱著傷腰,痛不欲生單著眼睛說。

「我不會離開你的!」女騎兵斷然拒絕。

「跟諾克斯密語,殺盡古滋的精靈後立即佈防。無論如何也要得到一
座首都,‘銀色龍紋’必須要存活下去。」安多莉亞撐著紅晶騎站起
來,打算跟敵人玉石俱焚。

「但。。。」女騎兵大驚。

「快去,這是我最後的命令,否則來不及了。」安多莉亞咬緊牙關
說。

「多多~~~要完了嗎?!」廢青狼走到她們面前驚呼。

「走。」安多莉亞怒瞪女騎兵一眼,女騎兵不敢怠慢騎著狐狸離開。

「你是誰?操控‘超載’開關的職業。。。」安多莉亞看著廢青狼問,
她視野被染紅、左眼被血液覆蓋。
2016-12-29 08:58:01
「陽炎塵!」深淵龍灑下光粉。

「納命來吧!廢青狼!!!!!」安多莉亞皺緊紅眉,青筋暴現大喝
一聲,騎著深淵龍俯衝向地,直取廢青狼。

廢青狼再次冒出金光,舞動逆十字架扎穩馬步。

「多多!!!!!!!」廢青狼的金色瞳孔擴張得像網球一樣大,熱
切期待著安多莉亞。

安多莉亞把廢青狼撞到百米開外。

轟隆~~~~~~!後方的房屋像積木一樣倒塌,激起萬丈沙塵。

沙塵裡突然火光熊熊,傳來深淵龍低沉的吟嘯,隱若聽到它的利爪跟
木十字架交擊的聲音。

「好痛快!好痛快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廢青狼忘形大
笑,揮動十字架像舞蹈一樣享受跟安多莉亞的戰鬥。

他們激戰的影子投映到沙塵上,廢青狼剛好跳起來重擊向安多莉亞。
深淵龍一個轉身,用幼長如鞭的黑尾把他擊飛!

「五倍動能!」安多莉亞舉起紅晶槍大叫。

深淵龍長嘯跳起,身體鋪上一層七彩炫光。

「地靈硬甲!」廢青狼的右臂膨脹成一條巨石條,防禦力短時間內激
增。

血紅色的夜空突然閃出一道畢直的彩虹直轟地面。

澎!!!!!

遠來傳來一巨響,整個普拉姆斯也震動起來。

另一邊廂—————

「仲裁之刃!」行刑官高舉逆十字架,一團幽幽的黑影從天而降纏著
他的武器。

「喝阿!!!!!!!!」修羅率先發爛,急衝向松美揮出右勾
拳。

一條金光從左邊彎向松美頭部,她千鈞一髮間縮後,修羅的巨拳
剛剛好停在她鼻子前,一股強勁的拳風迎面吹來。

「火靈之觸!」修羅突然開拳成爪,掌心噴出一條火手臂抓向松美。

這一驚非同小可,松美急忙扭動身體,側身閃向右邊。

火爪剛好擦破她左肩的風衣,燒出一個長長的缺口。

「溶影術!」松美立即潛到他的影子。

「影縛!」數條粗黑繩緊緊勒著修羅的身體。

「白箭術!」神神子保留魔力,向修羅使用最基本的攻擊。

修羅被擊退數米,松美趁機剌向他的心臟卻被修羅蠻臂擊退,
防守嚴密得滴水不漏。


行刑官舉起逆十字橫掃向神神子的左腰,以她魔法師的體能無法避開如此雄勁的攻擊。

神神子以電火石火的速度計算對方武器揮動的軌跡,瞬間瞄準它下一秒的位置。

「黑雷。」神神子伸出手掌,朝逆行刑官雙腳射出黑炮,希望
把行刑官逼走。

行刑官眼見黑炮去勢甚低,奮力躍起,黑炮就在他腳底穿過。

「阿門!」行刑官騰空舉起逆十字架,從上而下敲向神神子。

「‘借力打力’來了!」神神子朗聲一叫。

行刑官及修羅同時一驚。

「要害掃瞄。」松美立即從修羅身邊跳開,雙眼追蹤二人的器官。

行刑官身處空中感到莫明其妙,把心一橫使出全力打向神神子,務求
把這個金髮少女秒殺。

逆十字瞬間敲到神神子面前,馬上要把她得血肉模糊。

「相位轉移。」神神子伸出右臂,手臂魔符急速旋動。

行刑官及神神子中間出現一面鏡盾,出口就是修羅的正上方。

「小心阿!!!」行刑官身在空中無從借力,急忙收起勁力但無補於事。

「吓?!」修羅嚇呼一聲,抬頭看到行刑官的逆十字穿過鏡盾從天而降。

轟~~~~~~

行刑官重重摔在修羅身上,把他壓倒在地。

他們因為組隊的關係並沒有造成傷害,但依然感到一片暈眩。

「嗚阿!!!!」行刑官背部劇烈刺痛,‘枯骨匕首’已經完全插進他
身體內,命中心臟。

松美知道神神子引誘敵人跳起,等到她喊出‘暗號’後立即跳開,在行
刑官摔下來的瞬間閃到他背後攻擊。

「可惡阿!!!」修羅心知不妙,行刑官大量吐血到他臉上。

三人像三文治一樣疊在一起。

松美露出勝利的微笑,正要扭動手腕攪爛行刑官的心臟。

修羅被壓在最底,他粗長的金光右臂從下而上抽向松美,順勢向左邊撐起身體,把松美從行刑官背上摔走。

松美被底下龐大的力量拋起,摔到旁邊。

修羅剛好轉在行刑官身上,立即幫同伴治療。

「嗄~~~~阿~~~~」他頸上一涼,咽喉被匕首劃無法
說話。

松美早已經閃回他背後,雙匕直插向修羅背部。

「神阿你是我最後的護盾!」行刑官急忙大叫。

磅~~~

松美被一道金光彈開,狼狽爬起來。

「淨化術。」「高階禱文。」

行刑官馬上治好修羅頸上的傷口。

神神子慢慢走到松美身旁。

「優先擊殺行刑官,他的支援力比修羅強。炎爆術。」神神子目無表
情說,在腳邊召出一粒小火球。

「yes my lady。暗~影~粉~」松美淡然一笑,伸出右手優雅地灑
出一團黑紗塵在火球上。

噗~火球炸開,二人進入隱形狀態。

修羅及行刑官馬上明白自己的實戰經驗及默契遠遠比不上神神子及松
美。

他們慌忙忙站起來,互相靠背站立。
2016-12-29 09:04:48
普拉姆斯城內烽煙四起,血腥野蠻的戰鬥充斥大街小巷。

‘性殿十字軍’勢如破竹,已經一舉攻下四份之三的區域,只剩下西門
依然由‘銀色龍紋’最後二十人守著。



修羅及行刑官聽到彼此瘋狂的心跳聲,脈膊發出陣陣脹痛。

他們專注聽覺,捕捉四周的風吹草動。

修羅前方的地面突然發出聲響。

「火靈之觸!」修羅不假思索,伸出一隻火手臂抓向前方。

修羅後方突然冒出16面鏡盾。

「糟。。。」二人大驚轉身。

「動脈切割。」松美突然出現在行刑官面前,藍光一閃,把他的咽喉
劏開。

修羅馬上揮拳打向松美。

「白箭術!」16道白光同時轟擊修羅,把他遠遠彈開。

「天鏡落雷。」神神子冷酷看著修羅,用鏡盾把他團團圍緊。

拍滋~~~~~~~修羅被一個小雷暴瘋狂轟擊,四周的泥土被閃雷炸出多個小坑。

強勁的電流貫穿修羅身體,令他陷入‘麻痺’狀態15秒。



「咳~~~嗚!!!」行刑官必須等待30秒的‘流血’效果過去才可
以使用招能。他胡亂舞動逆十字架,只求趕走松美。

呼~~~呼!!!

松美向左閃避一個直砍,再俯身躲過十字架橫掃,向前一個箭步突
進。

她把握行刑官橫掃十字架時張開手臂的機會,靈巧竄到他右下方。

嗖~~~~~

行刑官的大脾被劏出一個大血口,他立即軟跪下來。

十字架舞動得越來越慢,松美輕而易舉閃開。

嚓!

行刑官背上再中一刀,他把十字架插在地上勉強支撐身體。

「先解決第一個!」松美微笑,出現在行刑官背後舉起匕首,朝他頸
上插下去。

「風靈怒吼!」修羅大喝一聲,隔著十多個身位朝松美打出一拳。

磅~~~~~~!

一條直線氣炮把松美狠狠彈開,神神子也來不及用鏡盾防禦。

修羅立即扶起行刑官。

磅澎!!!!!

遠方傳來一聲巨響,地上傳來震動的漣漪。

他們二人突然驚嚇回頭,看著音爆的源頭。

正當松美想搶攻時眼前彈出一條訊息。

「系統提示:好友 安多莉亞 血量剩餘20%。」



天空突然冒出一個巨形黑影,而且越來越大,高速接近四人!

砰~~~~~~~~~!

一件龐然大物從空中重摔在地,把四人震開。



松美揮手撥開空中的塵埃,突然心跳停頓。

「安多莉亞!!!!」松美瞠目結舌,衝向黑影。

深淵龍狠狠摔在地上,它的左翅被打斷,傷口血肉模糊,骨頭像木棒
一樣斷開參差不齊。本來身上佈滿黝黑光亮的鱗甲,現在鱗甲被翻開
或脫落,像水桶的破洞一樣湧出啡紅色的龍血。

「吼。。。。。吼。。。。。」它輕輕蠕動身體,掙扎站起來,每次
呼吸也吐出死亡氣息,黑淵龍的生命有如疾風中的殘燭一樣隨時灰
飛煙滅。

安多莉亞被它壓在地上,正吃力抽出被夾著的小腿。

松美和神神子立即救出安多莉亞。

她蓬頭垢面、神色憔悴。本來光潔明亮的白銀肩甲被打碎,雪白的香
肩出現兩條紫黑色瘀痕、鮮紅色的披風被撕去半邊、身上的裝甲也凹
陷出一個個大洞,隱約可見十字架的正方形鎚頭。

安多莉亞的左腿血如泉湧,她嘗試踏出一步立即發軟,下意識用紅晶
槍撐著地下—————砰!

「系統提示:道具 紅晶石騎士長槍 耐久度0%,請維修。」

滿佈裂痕的紅晶騎槍斷成三截,變成碎片,她呆望著手中握著的騎槍柄。

「嘖!」她不耐煩把槍柄扔到一旁,對深淵龍伸出手掌。

「回收。」安多莉亞默唸。

噗~~~深淵龍變成一團白煙消失,地上留下一個龍形大坑。

廢青狼出現在對面,他的情況不比安多莉亞好到那去。
2016-12-29 09:05:57
半邊神道袍被扯爛,坦胸露臂,身上出現多個肉洞滲出一條條血絲、
嘴角滴著血液、逆十字架兩邊斷裂,變成一枝直長木棍————但他
依然臉掛微笑。

他跟安多莉亞兩敗俱傷,不分勝負。



「高階禱文。」行刑官立即為廢青狼回血,形勢再次逆轉。

「多多~~~你還有飛行座騎嗎?我已經殺了你的獅鷲,再重創你的
深淵龍。看來你不捨得它死去呢,一定是很難捕捉座騎對吧?」廢青
狼擦走嘴邊的血絲,喘著氣挑釁。



「哼。我還有更多的座騎等著出來,你擔心自己吧。你的疲勞值差不
多消耗完了吧。只要我再拖一會便取勝了。」安多莉亞譏笑反駁。

「是嗎?看來你不太了解‘狂熱者’呢。支持我的,是追隨者的狂熱
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廢青狼身負重傷,但依然朗聲大笑。

「我已經支持不住了,只剩下重傷的深淵龍有戰鬥力。」安多莉亞在
松美及神神子身邊輕聲說,眼睛保持凌厲盯著廢青狼。

「盡管我跟松美在2對2的戰鬥上取得上風,如果你打不贏‘狂熱
者’的話我們的勝算是零。」神神子冷靜說。

「你有甚麼高見?外掛使用者?」安多莉亞不悅問。

「我們是時候撒退了。」神神子對她的挑釁毫不在意,簡單說。

「不。我跟普拉姆斯共存亡。人在,城在、城破,人亡。」安多莉亞
已經有死亡的覺悟,異常冷靜說。

松美跟神神子穩住呼吸盯著廢青狼,已經無計可施了。

安多莉亞輕嘆一口氣,感慨搖頭。

「你們走吧,沒必要在這裡完結。」安多莉亞幽幽道。

「你呢?」松美擔憂問。

「我是‘普拉姆斯’的城主,逃走的話這帳號也沒有意義了。」安多莉
亞苦笑說。

「留得青山在阿!城堡被突襲,你已經傾盡全力救援,已經盡責
了。」松美說。

「喂~~~遺言要說快一點喔。」廢青狼挑釁說,其實他忌諱安多莉
亞會召喚出其他強大的座騎,不敢貿然進攻。

「六口彌生會明白的,好好跟隨她吧。」安多莉亞心情輕鬆起來,展
露豁然開朗的笑容。

安多莉亞拔出黑焰劍,靜靜看著敵人。

「松美走吧。這裡已經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神神子說。

「嗯。已經沒有必要了。」松美放下匕首,皺眉說。

「再見了安多莉亞。」神神子點頭道別,轉身離去。

松美一屁股坐下,百無了賴托著下巴。

安多莉亞哼笑一下,繼續盯著廢青狼。

「甚麼意思?松美。」神神子皺眉問道。

「我知道不能說服你,但我不會扔下朋友離開的。」松美皺眉說,她
刻意避開神神子的眼神。

「盡管當時人也勸喻你離開,你也決定白白送死嗎?」神神子目無表
情問。

「嗯。」松美頭也不回,簡短回應。

神神子一愣。

「再見了,松美。」她輕輕轉身離去。
2016-12-29 09:06:45
未出完,爆個石先,好肚痛
2016-12-29 09:15:34
磅!

安多莉亞遍體鱗傷的身體從天而降,重摔到他們身前。

她的秀臉被劃破、右腿被削出一大塊肉、黑焰劍跌在地上。

安多莉亞的‘超載’已經完結,失去意識陷入昏迷。

「安多莉亞大人!!!」女騎兵剛好回來,跳下狐狸用打開背包拿出
體力藥水灌給安多莉亞。

躂,躂,踺,踺,踺。

廢青狼渾身被惡靈一樣的黑影纏著,他全身變黑,只剩下一雙金色的
眼睛慢慢步向四人。

「是你!你把安多莉亞大人!可惡阿!!!!」女騎兵對著眼前的怪
物咆哮,不顧一切衝上去。

「來吧~孩子。讓我令你得道。」廢青狼張開雙臂迎接她。

「三倍動能!」女騎兵提著騎槍直衝向廢青狼。

騎槍畢直穿過廢青狼的小腹。

女騎兵一擊得手,暗暗驚喜停下來。

廢青狼突然向前走動,令騎槍更深刺進身體,把女騎兵從狐狸背上抱
下來,溫柔放在地上。

女騎兵大出所料,身體嚇得不斷發抖,夾緊雙腿。

廢青狼的金色眼睛像魔鬼一樣靜靜盯著她。

「孩子~成仙吧。」廢青狼輕輕在她唇上輕輕一吻。

「吓?!」女騎兵嚇得閉上雙眼,咬緊嘴唇。

磅!!!!!!!!

女騎兵突然被炸個爛稀巴,變成一堆肉泥。

廢青狼再次回復人形,擦著嘴巴,血量大復回升。

「‘狂熱者’~當然有‘殉教’的技能阿。只要成功秒殺敵人使可以吸收他
們的體力。為甚麼我要解釋?」廢表青狼笑著說,突然自我否定。

他靜靜看著餘下清醒的人———神神子及松美。

「你們兩個十分忠心。這個世代稱之為‘蠢材’,但我視之為美德。好
好珍惜自己的性格阿。」廢青狼微笑,慢慢走向他們。

「神神子快走。我們在‘哈格古’碰頭吧。」松美傾出全身的力量勉強
坐起來。

「嗯。。。。嗯。。。。」神神子嚥下口水震驚說,立即跑離松美。

「合理的決定,我使用完‘殉教’短時間內不能跑動。只好以你作結,
美女。」廢青狼在松美頭上舉起一個新的十字架。

「哼。下次我一定會殺了你。」松美單手撐著虛弱的身體說。

「嗯~一言為定呢!」廢青狼甜笑一下,十字架重摏向松美頭顱。

「相位轉移!」廢青狼腳下出現鏡盾,被傳送到數十米外。

「笨。。。笨蛋!你在幹甚麼?!」松美立即破口大罵—————神
神子回來了。

「我在。。。幹甚麼?!」神神子萬分震驚低頭看著自己不受控的身
體。

「好孩子,要回來救人嗎?」廢青狼慢慢笑吟吟走回來。

「快跑阿笨蛋!真的要走了!趕快跑。」松美怒吼。

「嗯!要跑。不,我不想。我應該要跑,但我想留下來。為甚麼?這
是甚麼?我不能計算。我再不跑便要浪費護心石了,為甚麼我不想
跑。不,因為身體不受控,我是跑不動。咦?到底我想不想跑?不!
我應該考慮‘應不應該逃跑’而不是‘想不想逃跑’。想?我想?我想甚
麼?我在想甚麼?‘不理性行為’出現在我身上?到底這是甚麼?」神
神子呆在原地不停自言自語,腦裡天人交戰。

廢青狼和松美呆望著神神子。
2016-12-29 09:16:24
「她的性格是這樣嗎?」廢青狼指著神神子驚問。

「呃。。。平日會好一點。」松美苦笑回答。

「她比我更瘋狂呢。。。算了。再見,好孩子。」廢青狼笑說,再次
舉起十字架。

「相位轉移!」神神子再次把廢青狼傳送離開。

「你很煩阿!」廢青狼大吼一聲,他一躍而起,心有不甘重重轟向松
美。

「我不想跑。我要留下來。保護,保護松美對我有甚麼好處?沒有,
但我腦海只想到一件事,就是要保護松美。這是正確。。。等
等。。。並沒有所謂正確。。。但這是我想做的事,我喜歡做
的。。。。喜歡。。。。我喜歡。。我喜歡———————————
松美。」神神子突然冷靜下來,看著松美。

「結論。。。。」神神子冷酷無情看著松美。

但廢青狼在她混亂時已經跳到松美頭上,十字架已經有松美頭上,沒
有空間傳送走廢青狼。

「松美。。。不能死阿!!!!!!!!!!!!!!!!」神神子
吼出靈魂慟哭。

她的左臂也浮出魔符、它們急旋得變成一團黑影、像手套一樣罩著她
的雙手、雙眼變成純白一片,空空如也。

她雙腳狠插進地,四周的泥土被異力浮起,身邊閃出32面光明盾。

「白箭術!」神神子指著廢青狼怒吼。

嗡~~~~~~~~~~~~~~~~~~~~~

空氣中響起極低沉的弧音,令所有人的肌肉隨之顫抖,心驚膽跳。

一輛白色火車直衝向廢青狼。

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磅!

廢青狼被摔到數百米外。

「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
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
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
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神神
子以非比尋常的語速不斷重覆松美的名字。

「神神子。。。你‘超載’了。。。」松美驚嘆說。

「‘超載’———精神波動。我精神波動,因為你。你是松美。。。松
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
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
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
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松美。
松美阿!!!!!‘花羅萬象’!!!!!!」神神子握緊雙拳朝天尖
叫。

花羅萬象—————鏡像師在‘超載’才可使用的幻術。

隆~~~~~~~~神神子身後的泥土浮凸起來,出現一面巨形虹光
幻鏡。

廢青狼渾身金光,用十字架狠狠劈開房屋衝回來。

「死丫頭,你好搶戲份阿!」廢青狼怒吼奔向神神子。

「死丫頭,你好搶戲份阿!」神神子模仿廢青狼的說話,雙眼緊緊盯
著廢青狼,打量著他的數據及實力。

「這是。。。為了松美。。。松美。。。松美。。。喝阿阿阿阿阿阿
阿阿阿阿阿阿!!!!!!!!!!!!!!!!」神神子身上爆出
一條銀色巨光柱直衝天際,把半個‘普拉姆斯’照亮成為中午。

廢青狼及松美也感到不對勁,神神子的威力已經變得離譜。

巨型虹光幻鏡表面泛起波動的漣漪。

廢青狼決定先下手為強,跳起來往她頭上狠狠敲去。

廢青狼決定先下手為強,跳起來往他頭上狠狠敲去。

磅!!!!!!!!!!!!廢青狼的逆十字架在空中擊中一塊木
條,虎口震得發麻。

磅!!!!!!!!!!!!廢青狼的逆十字架在空中擊中一塊木
條,虎口震得發麻。

廢青狼手上一軟,抓不穩十字架跌在地上。

廢青狼穩穩握著逆十字架站在地上。

現場——————出現了兩個廢青狼?!
2016-12-29 09:17:05
現場——————出現了兩個廢青狼。

一個冒著金光,一個身上披著虹光。

「甚。。。甚麼一回事。。。」廢青狼嚇得目瞪口呆,無法反應。

「喝阿!!!!!!!!!!!!!!!!!!!」神神子沒有命
令,只是指著金光廢青狼怒吼。

虹光廢青狼馬上轉動十字架轟過去。

=============================



澎~~~

廢青狼用十字架擋下自己鏡像體的攻擊,他看著自己的鏡像體突然淚
如泉湧。

兩個廢青狼旋動巨形十字架互相毆打,傳來納悶的骨頭碎裂聲。

「我。。。原來如此完美阿!哈哈哈哈哈哈!!!」廢青狼哈哈大
笑。

鏡像體表情木納,跟廢青狼本體的性格大相逕庭。

磅~磅~磅~!

廢青狼的力量明顯比鏡像體高,他的十字架不停重鎚在鏡像體的武器
上。

突然響出清脆的碎裂聲,鏡像體的武器被廢青狼打碎,變成一堆小銀
粒散落地上。

廢青狼從下抽擊,一棍打向鏡像體的下巴,把它擊倒在地。

他奮力跳起,高舉十字架刺向鏡像體。

「相位轉移!」神神子召出一面光明盾擋在廢青狼面前。

廢青狼早料有此一著,凌空伸出右爪。

「火靈之觸!」一隻巨形火爪狠狠掐著光明盾。

鏡盾立即冒出刺眼的強光、冒出熱騰騰的蒸氣發出金屬腥臭、表面開
始龜裂。

咔~整個鏡盾被火靈爪掐碎。

廢青狼從天而降,左手撥開空中的鏡像碎片,把十字架狠狠插進鏡像
體的肚子裡,把它釘在十字架下。

「嗯~~~我受傷時也是如此迷人阿。」廢青狼舔著嘴唇,蹲在鏡像
體身上撫摸它的胸膛。

鏡像體極力掙扎,但十字架深深插進泥地面,它沒有足夠力量拔起。

廢青狼雙手拉著鏡像體的右臂,左腳踩在它的肩上。

「好好感受我阿!」廢青狼大喝一聲,把鏡像體的右臂活生生扯斷,
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碎骨聲。

「挺住阿!堅持阿!」廢青狼悽厲叫喊,一邊把‘自己’肢解。

砰!

鏡像體被廢青狼粉碎,他沾著滿身銀粉幽幽站起來。

「真是~好痛快阿。」廢青狼張開手臂伸展腰骨,舒服說。

「以魔法師來說,你的‘超載’時間真長呢,一定是抑壓很久了吧?」
廢青狼看著神神子感慨說,突然覺得神神子很可憐。

神神子握著幼銀杖靜靜看著廢青狼、她的金髮及琉璃短裙正反地心吸
力浮起、渾身發出不協調的氣埸。

「讓我。。。解放你吧。」廢青狼緊握插在地上的十字架,低頭默
禱。

十字架燃燒起黑色的火焰吞噬廢青狼,他全身被黑焰包緊變成純黑,
一雙金眼睛慢慢走向松美及神神子。

「神神子,已經足夠了!現在他不能奔跑,你趁機逃走吧!」松美驚
呼。

「拒絕。我拒絕離開你。我不想離開你。我想一直留在你身邊。」神
神子回復冷靜說。

松美欲言又止,心裡甜絲絲,覺得普拉姆斯的存亡已經不值一提了。

神神子的黑符再次旋動,31面鏡盾緊緊圍著廢青狼。

「黑雷!」

磅!!!整個普拉姆斯感受到震動。

一條黑焰臂破塵而出,一拳打碎鏡盾。

神神子大吃一驚,立即控制鏡盾浮走。

黑焰臂順勢橫掃抓著9面鏡盾在掌心狠狠掐碎。

剩下的鏡盾閃回神神子身邊戒備。
2016-12-29 09:17:55
普拉姆斯不知不覺間安靜下來、城內的血戰已經停止、熊熊烈焰已經
熄滅,天空變回一片烏藍。

普拉姆斯高塔下的區域像戰壕間的無人地帶一樣炸出一個個大洞、碎
石和鮮血濺到牆上或草地。



突然,前方漆黑的街道亮起點點紅光,隱約看到十多個逆十字架從四
方八面慢慢向追塔移動—————‘性殿十字軍’已經肅清‘普拉姆斯’,
殺盡城內不投降的玩家及NPC。

「是時候落幕了。」廢青狼像惡魔一樣逼向二人。

他背後的大黑影向神神子伸出黑焰臂。

神神子停止思考,她明白勝算是零。

她垂下雙手,回頭看著松美。

相對無言,松美卻擺出一個心滿意足,勝利的笑容。

神神子愣在原地—————她笑了。

「這是。。。快樂。」神神子臉上一癢,她淺黃色明亮的大眼睛流下
銀色的眼淚。

神神子回頭微笑看著‘性殿十字軍’,擺好姿態,餘下的鏡盾精神爽利
在她身邊旋舞,英姿風發。



神神子、松美及昏迷的安多莉亞被二十多人包圍。

「今晚是我在遊戲裡最盡興的一晚,多謝。」廢青狼認真點頭道謝。

「哼~別忘記,我會親手殺了你。」松美笑說。

「嗯。一言為定。」廢青狼微笑說。

廢青狼左手一指,四周的行刑官及修羅一湧而上。

噹~~~~~~~~

安多莉亞突然被一道金色光柱照射,身邊浮出魔法陣。

「難道?!」四周的行刑官心知不妙,立即撲上去把奄奄一息的安多
莉亞擊殺。

澎!!!!!

現場閃出強勁的剌眼銀光,‘性殿十字軍’眾人不得停下來擋著強光。

銀光退去,一面銀色大旗出現在安多莉亞身邊—————— ‘銀色龍
紋’的部隊終於傳送過來!

救援部隊只有十人,依然不及‘性殿十字軍’。

但他們雙眼充滿暴怒的血絲,像乒乓球一樣凸出來。

他們的家,普拉姆斯一夜間被‘性殿十字軍’燒成頹垣敗瓦。

‘銀色龍紋’的人舉起武器狂呼酣戰,聲勢浩大,戰意激昂。

「慈悲的眼淚。」「淨化術。」「憐憫。」

兩個主教馬上為安多莉亞及松美治療,松美的斷臂重新長出。

安多莉亞從‘超載’的昏迷中清醒過來。

「嗚。。。」安多莉亞掙扎坐起來,腰上依然劇無比,但勉強能夠移
動。

安多莉亞立即評估戰況,發現友方依然處於必敗的劣勢,另外黑色的
廢青狼令她不寒而慄。

「安多莉亞大人,這是諾克斯叫我帶給你的。」男主教急忙從背包拿
出一張橙光卡片。

「這是!!!!!!」安多莉亞雙目發光,驚喜接過卡片。

安多莉亞不假思索,忍受刺骨的劇痛衝進‘普拉姆斯’高塔。

整座高塔的窗戶和破洞冒出柔和的綠光。

呼~~~呼~~~呼~~~

陣陣微風從高塔吹出,撫過眾人的臉蛋。

塔底一面牆壁浮出一個純白色的圓,‘澎’一聲被爆破。

安多莉亞慢慢走出來,身後跟著一個長著兩翼的巨形高精靈。

她留著精靈的標準銀長髮、猶勝白雪的皮膚、穿著低胸的墨綠色長
袍、握著‘精靈天翼魔杖’—————萊雅大天使長。

‘性殿十字軍’目瞪口呆看著美艷大天使長。

「今晚實在。。。太令我興奮了。姆大陸實在太刺激了!」廢青狼解
除‘殉教’技能,驚嘆看著大天使長。

「‘殲敵模式’—ON。」安多莉亞不吭一聲,在介面默默調整。

「七炫圖。」

萊雅大天使長拍動翅膀,灑出七彩炫粉,高高舉起白色長魔杖。

天空突然冒出百多個白色光球吸收著懸浮空中的炫粉。

安多莉亞千瘡百孔的身體騎上最後一隻低級座騎———黑黃色的陸行
鳥。

她慢慢舉起黑焰劍。

「為了。。。咳。。。‘銀色龍紋’。」安多莉亞咳出一口鮮血,默默
說。

‘銀色龍紋’十多人靜靜看著安多莉亞;看著皮開肉綻的安多莉亞;看
著皮開肉綻但依然堅持戰鬥的安多莉亞。她的眼神告訴會員———她
從來沒有放棄過。

「為了安多莉亞!!!」男主教舉起神杖為戰友福祝,一道聖光把‘銀
色龍紋’的銀白色裝甲照得閃閃生輝。

十多把武器同時被舉起。

「衝阿!!!!!!!!!」安多莉亞帶領銀色的軍隊進攻!

空中百多個白光球順時針旋轉同時噴出七彩螺旋射線,被它射中的‘性
殿十字軍’立即感到窒息,難以移動。

「老大!如何是好阿?!」臘鴨佬驚呼。

「實在。。。太美麗了。」廢青狼放下手中的十字架,心如止水欣賞
著安多莉亞及她身後的壯士。

五秒過後,七彩螺旋射線在地上畫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魔法陣。

噹!!!!!!!!

一條比‘普拉姆斯高塔’更粗壯的七彩光炮從地上的魔法陣激射向天。

「哇阿!」‘性殿十字軍’的血量暴瀉,身體不能動彈。

安多莉亞已經衝到他們身邊,肆意屠殺無法還擊的敵人。

‘性殿十字軍’兵敗如山倒,似風中微塵一樣四散。

「一個不留。給我殺!」安多莉亞背腰痛得無法追擊,逼不得以停下
來。其他‘銀色龍紋’人分散追捕漏網之魚。
2016-12-29 09:18:49
「神神子!我們勝利了!!!」松美興奮得攬著神神子。

「嗯。太好了。」神神子甜笑,眼睛不斷流出銀色的眼淚。

「神神子。。。你的‘超載’還沒完嗎?」松美注意到神神子的衣服還
在飄動。

「很快便完了。」神神子微笑說。

「你的手很冷呢,不要緊嗎?」松美驚覺神神子的身體像冰塊一樣
凍。

「松美。。。」神神子水汪汪的眼睛含情默默看著松美。

「嗯?」松美怪問,她感覺到怪異的存在。

「我好像。。。很幸福呢。」神神子輕輕眨眼,流下一滴銀眼淚,模
仿真子吐出小舌頭賣萌,一臉幸福美滿的樣子。



松美一悟,緊緊摟著神神子的纖腰跟她接吻。

四周依稀聽到打鬥聲、地上傳來微震,但他們完全不在意,眼中只有
懷中的對方。

煙花會謝 笙歌會停 顯得這故事尾聲更動聽。

二人難離難捨分開,松美輕撫神神嫩滑的秀臉,神神子臉上紅粉緋
緋,情迷意亂看著松美。(百合)

「等你昏迷完結後一起回到‘哈格古’吧。然後下星期跟我看電影,不
可以拒絕我阿!」松美笑說。

「嗯。」神神子甜笑點頭。

松美腳上一痛,她皺眉看著地上。

神神子雙腳被一粒粒黑色正方形的黏著。

「這是甚麼?」松美蹲下來摸向黑方塊。

「哇阿!!!!!!!!!!!!!」松美的指尖被黑方塊吞噬消失,
鮮血直流。

「神神子!!!你怎麼了?!」松美大驚,立即搖動神神子身體。

神神子的意識開始模糊,眼神漸漸變得空空如也。

「這就是。。。幸福呢。。。」神神子焉然一笑,再滴下銀眼淚。

黑方塊不斷生長,慢慢纏上神神子的大腿。

「神神子!!!醒醒阿!!!」松美不斷搖動神神子身體,但她已經
對外界沒有反應。

神神子一臉痴呆幸福,傻笑著。

松美拔出‘枯骨匕首’刺向黑方塊,想把它從神神子身上割走。

她抽出匕首,發現整把刀鋒消失了。

「甚麼。。。一回事。」松美嚇得啞口無言,心如鐵墜。

黑方塊已經吞噬了神神子半身,松美決定豁出去,緊緊攬著神神子讓
黑方塊一起吞噬自己,突然被巨力拉開—————無盡加班出現在他
背後。

「你女兒快GG了!有護心石也不能浪費阿!!!」松美驚呼,大哭
指著神神子。

無盡加班鐵面無情看著松美。

「特別專案13:代號—虛偽的人 完成。」無盡加班默唸。

整個姆大陸的天空從夜藍色變成純白,所有人停止戰鬥,抬頭驚訝看
著白天。

松美已經無法反應,只懂得呆望天空。

「松美。。。我。。。喜歡你。」神神子張開眼睛看著松美,想把她
牢牢記在心中,側著頭可愛微笑著。

突然一個大黑方塊從她的頭冒出。

噗~神神子變成一堆黑粉散落在地。

松美跪在地上,靜靜看著地上的黑粉。

無盡加班打開介面,手中出現一個白色布袋,把神神子的黑粉裝起
來。

「系統提示:重大更新———AI‘超載’系統開發完成。在五分鐘後
進行緊急維修。請各玩家下線。」
2016-12-29 09:25:28
「神神子。。。。。。。」松美看著空空如也的地面。

「抱歉,松美。我是GM02。我們研發團隊一直無法令AI‘超
載’,令到‘人偶’系統並不完美。所以我被委派一直跟蹤神神子的動
向。多謝你的幫忙。」無盡加班—GM02說。

「她。。。她說媽媽探望。。。房間。。。」松美張大嘴巴看著GM
02。

「那只是每一星期的‘維護’,我們把她傳送回’系統檔案’的’房間’而已,‘媽媽’就是她的首席AI開發者。」GM02解釋。

松美靜靜垂下頭,沒有回應。

「呃。。。AI。。不,神神子‘創作’了一段音樂送給你。我在她的
專屬檔案播給你聽。」GM02打開介面按通。

松美耳邊突然響起一段悠遊悅耳的音樂,就像第一次在‘華斯汀大教
堂’湖邊聽到的音樂一樣動聽,更重要是———她清楚感受到神神子的
快樂正蘊藏在音樂裡。

松美的思緒隨著音符跳動,神神子的幻影就在她眼前翩翩起舞,她的笑容是多麼幸福甜蜜。

突然,松美淚線缺堤。

「神神子阿!!!!!!!!!!!!!!!!!!!!」松美跪在
地上仰天嚎哭。
2016-12-29 11:43:03
神神子
2016-12-29 12:59:58
係高登有埋角色歌,不過從來冇人比感想,所以冇出到.仲有背景歌

2016-12-29 14:14:17
已知職業表: (四轉已經完成設計,只係未公佈)


一轉  二轉  三轉    四轉(隱藏)       

        
     浪人<
        
劍士<
        
     騎士<
         騎兵  -翼騎兵(唯一飛行座騎)  
------------------------
         行刑官
     神官<
         主教  
神職者<
         木靈  - 形)            
     異教徙<
         修羅  - 狂熱者(控制超載)
------------------------

         賢者  -
     巫師<
         鏡像師 -
魔法師<
         馭魔師 -
     召喚使<
         靈媒  -
--------------------
         影鬼  -
     刺客<
         毒劑師 -
弓箭手<
         陷阱師 -
     獵人<
         狙擊手-
2016-12-29 14:45:30
大家聽我呻吟一下。

當我為第二季既劇情,伏筆仲有角色變化諗到頭都爆果時見到其他故只要有甜+小小奇幻就好易聚集人氣就覺得好迷妄。

雖然我成日打錯字,但係我對自己既用字文筆都有要求,例如成語要用準,形容詞要多變化,描寫要夠生動。寫完如果有時間就修改一下行文將冗字刪減方便讀者閱讀。

劇情盡量輕快,以戰鬥/日常轉換令節奏有變化減低閱讀疲勞。

伏筆真係一早落筆,有心人會睇得出端倪,唔係夾硬屈出嚟。

到底係咩原因我篇嘢硬係冇咩人氣,明明有睇既巴打反應都唔錯,我自己都好享受。

第二季要諗個誇張既標題先得 下星期3~咁多位~
2016-12-29 14:47:03
大家聽我呻吟一下。

當我為第二季既劇情,伏筆仲有角色變化諗到頭都爆果時見到其他故只要有甜+小小奇幻就好易聚集人氣就覺得好迷

雖然我成日打錯字,但係我對自己既用字文筆都有要求,例如成語要用準,形容詞要多變化,描寫要夠生動。寫完如果有時間就修改一下行文將冗字刪減方便讀者閱讀。

劇情盡量輕快,以戰鬥/日常轉換令節奏有變化減低閱讀疲勞。

伏筆真係一早落筆,有心人會睇得出端倪,唔係夾硬屈出嚟。

到底係咩原因我篇嘢硬係冇咩人氣,明明有睇既巴打反應都唔錯,我自己都好享受。

第二季要諗個誇張既標題先得 下星期3~咁多位~
2016-12-29 14:52:43
《我唔小心係異世界仆街,一手揸左落隻蜘蛛女個波到》







一起討伐魔王吧第二季
2016-12-29 14:54:04
膠完繼續寫文。

日日都寫緊架~~~

原力賜我靈感
2016-12-29 15:49:52
加油啊樓主
一直睇緊
2016-12-29 15:51:21
加油啊樓主
一直睇緊

我認真架。。。。
《我唔小心係異世界仆街,一手揸左落隻蜘蛛女個波到》

會唔會吸引啲 但係我唔想加甜
2016-12-29 16:02:34
應該會吸引d
2016-12-29 16:03:26
大家聽我呻吟一下。

當我為第二季既劇情,伏筆仲有角色變化諗到頭都爆果時見到其他故只要有甜+小小奇幻就好易聚集人氣就覺得好迷

雖然我成日打錯字,但係我對自己既用字文筆都有要求,例如成語要用準,形容詞要多變化,描寫要夠生動。寫完如果有時間就修改一下行文將冗字刪減方便讀者閱讀。

劇情盡量輕快,以戰鬥/日常轉換令節奏有變化減低閱讀疲勞。

伏筆真係一早落筆,有心人會睇得出端倪,唔係夾硬屈出嚟。

到底係咩原因我篇嘢硬係冇咩人氣,明明有睇既巴打反應都唔錯,我自己都好享受。

第二季要諗個誇張既標題先得 下星期3~咁多位~


絲打寫得好好睇
成個世界寫得好立體 令我可以聯想到個世界出黎
而且情節好緊湊 我追故追到好似睇金庸小說咁
特登唔睇紙言就係為咗留翻驚喜俾自己
要繼續加油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