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萬字][RPG][冒險]一起討伐魔王吧!

890 回覆
164 Like 3 Dislike
2016-12-19 09:36:44
lihkg巴打眾有興趣可以投稿角色
2016-12-19 11:23:41
睇哂第一季lm
快d出第二季
2016-12-19 11:52:11
睇哂第一季lm
快d出第二季


點解咁多lihkg既巴打睇哂 依到有冇新毒者?
2016-12-19 12:19:39
你keep住出就有更多人睇啦
2016-12-19 12:54:09
白蜘蛛正和頭上的松美惡鬥。

「松美和真子怎麼了。。。?」帕修斯吃驚問。

「等一下解釋,打敗頭目要緊。」六口彌生說。

「談何容易!」帕修斯急說。

「每個頭目也有弱點和‘破壞機制’令技術高超但等級低的玩家可以單
人挑戰。。。」六口彌生解釋著,白母蜘蛛的巨足襲來,她急忙閃
開。

「剛剛我們斬下她所有腳後便進入第二形態,不用慢慢磨血。真子和
我的‘組合技’看似威力強大,但對蜘蛛后的輸出其實不高。」六口彌
生繼續說。

「還要打多久阿?!沒時間了!」帕修斯看到尼菲特的‘消化’狀態還
有2分38秒便倒數完畢。

「第二形態理論上也有‘破壞機制’。它的足殼硬得幾乎斬不破,唯一
可能就是‘眼’或‘關節’。松美拔掉兩隻眼時我們沒抓緊機會‘斷足’,已
經落後了。」六口彌生說。

「眼睛還剩下五隻。」帕修斯數算。

滋~~~~~~!母蛛突然悲鳴,松美拔出蛛眼中的小刀扎進另一隻
眼。

母蛛身體再次抽搐,八足狂舞。

「上!」六口彌生奮力跳起,騰空飛向高大的蜘蛛后足前。

「喝~~~!」帕修斯照樣葫蘆跳起。

噗~他只移動了一個身位。

「喂!我跳不起阿!屬性點數都花在體力了!」帕修斯像小孩一樣追
斬蜘蛛巨足,但連體毛也削不到。

「旋風斬!」六口彌生凌空旋轉身體,像陀螺一樣旋斬向白母蛛左後
足的關節。

高速旋轉的大劍反射著閃爍的陽光,一團星花閃進蜘蛛腳跟身體連接
的關節。

咔!大劍像劈西瓜一樣輕鬆斬斷關節,整隻蜘蛛腳掉到地上。

白母蜘蛛微跌,急忙把前足踏後平衡。

六口彌生動勢下跌,旋斬卻沒有停止,剛好對上下一個關節。

咔!她一氣呵成連斷兩隻蜘蛛腳,踏回地面立即跑開。

白母蜘蛛身體嚴重左傾,它把左邊僅餘的兩隻前足盡量撐開。

斷裂的關節像排水口一樣湧出綠血。

松美還黏在白蜘蛛頭上左閃右避,白蜘蛛怎樣也甩不開她。

白蜘蛛惱羞成怒,對準石壁蠻撞過去。

砰~~~!亂石紛飛,白蜘蛛暈眩在地。

松美被逼跳回地上,六口彌生二話不說再斷右後兩足。

劇烈的痛楚喚醒白蜘蛛,它立即跺地趕走六口彌生。

「等等我阿。。。」帕修斯才剛剛跑到蜘蛛身邊它又跳走了。

白蜘蛛撞爆了四隻眼,僅餘最後一隻。

它身負重傷,跳躍距離大減,決定以攻為守。

白蜘蛛提起右前足刺向松美。

「AT力牆全開!」松美伸出右臂毫不畏懼迎接巨爪。

「系統提示:好友 松美 血量剩餘20%。」

松美被砰一聲擊飛到石壁。

「笨蛋!中二也看埸合阿!咦?!」帕修斯大罵,突然腳掌被黏緊。

存活的小蜘蛛甦醒過來,他的腳拳被蜘蛛絲像香口膠一樣牢牢黏著。

白母蜘提起巨足不斷刺擊帕修斯。

沒有尼菲特消除狀態,他只能舉盾挨打,一次又一次硬接重擊。

六口彌生再次跳起,旋斬向它右前足的關節。

白蜘蛛提防著六口彌生,它摺起蜘蛛腿擋下六口彌生的大劍。

叮!大劍和硬殼擦出花火。

「哼!」六口彌生眼見攻擊無效便回到地面掃蕩小蜘蛛。

「系統提示:好友 尼菲特 血量剩餘20%。」

「趕快阿!最後28秒而已!」帕修斯正全力坦著白蜘蛛的輸出。

「我斬不到,它一直盯著我阿。」六口彌生大急。

「想辦法!我也沒有遠程攻擊阿!嗚阿!」帕修斯稍一分神,被蜘蛛
腳刺在肩上。

「系統提示:好友 帕修斯 血量剩餘20%。」

嗖~!一枝羽箭命中白蜘蛛最後一隻眼。

松美出盡最後一分力拉弓射擊,隨即靠著石壁昏迷不醒。

白蜘蛛再次抽搐。

「最後機會了!」六口彌生躍起旋斬,左前兩足應聲斷裂。

白蜘蛛左邊腳被斬光,身體終於傾倒下來。

帕修斯乾脆放棄盾牌,握著單手劍跑到蜘蛛右前足關節以劈石開山之
力砍擊。

一劍又一劍,綠血四濺,但蜘蛛腳跟身體依然藕斷絲連。

「喝阿!!!!!」帕修斯把單手劍垂直刺進軟組織。

他把身體壓在劍上左傾,咔一聲撬斷關節。

「7秒!!!」帕修斯跑到最後一個關節重施故技。

啪叮!

「系統提示:道具 水紋劍 耐久度0%,請維修。」

水紋劍卡在蜘蛛腳中斷裂。

「3秒!!!」帕修斯渾身的肌肉顫抖,試圖徙手扯斷關節。

「讓開阿!!!!!!!!!!!」六口彌生爬到蜘蛛背上,向關節
飛擲大劍。

紅鐵大劍破風而進,利落斬開斷最後一足。

一串系統訊息彈出,擋著二人視線。

「難道。。。?!」帕修斯心如鐵墜。



「系統提示:成功擊敗白絲后。」

「系統提示:特殊擊殺-額外經驗獎勵100%。」

「系統提示:特殊擊殺-掉寶率提升150%」

「系統提示:50級每日任務──頭目獵殺(1/1)完成。」



白母蜘蛛像氣球一樣爆開,化作一大團光塵飄散。

尼菲特躺在地上,旁邊一條藍色光柱射向天花──稀有的頭目道具。
2016-12-19 12:55:03
第六章-紅色大廳
2016-12-19 12:58:07
尼菲特甦醒過來,看到蓬頭垢面的帕修斯溫柔地扶著自己。

他們還身處在白絲后的洞穴。

他默默看著帕修斯深邃的眼睛,帕修斯輕輕用手指抹去尼菲特臉上的
灰塵。

尼菲特忍不住輕輕舔唇,想說甚麼。

「回復術!」尼菲特若無其事為自己治療後站起來。

「-_______- 你好歹多謝一句吧。」帕修斯輸入表情。

「多謝。」尼菲特看著帕修斯甜笑說。

「還送了一張經驗卡呢。」六口彌生把黑卡牌送入口咀嚼。

渾身發出金光!連跳五級,到達72等。

其他人也到達65等。

「他們怎麼了?!」尼菲特注意到躺在地上的松美和真子。

「聖殿的頌歌!」沒有反應。

「淨化術!」沒有反應。

「不用擔心。他們只是‘超載’了。」六口彌生說著,一邊清潔自己的
武器。

「‘超載’是甚麼?」尼菲特問,帕修斯也一臉狐疑看著六口彌生。

「‘超載’是消耗疲倦值,突破體質極限的系統。當角色進入強烈的‘精
神波動’時有機會觸發‘超載’。例如真子為你復仇進入了‘超載’狀態。她
的「導雷術」不是白雷而是赤雷,同時攻擊力及範圍更強。但她也把
自己的魔力及疲勞值瞬間耗盡。松美則提高了強大的力量及敏捷屬
性。二人耗盡疲勞值後便昏迷,最快也要半小時才會醒來。順帶一
提,昏迷效果會影響你現實中的身體。」六口彌生解釋。

「這樣‘超載’太強大了吧,PVP變得不平衡呢。」帕修斯回想剛剛
松美和真子的力量說。

「非也。在戰鬥中‘超載’實屬自殺行為。因為‘超載’消耗的疲勞值不穩
定,隨時也會完結。另外‘超載’強化的能力或效果不能控制。你不能
突破‘設定限制’,如弓箭手不能使用魔法,法師不能使用未學會的技
能等等。同時‘超載’的觸法條件是‘精神波動’。攻城戰中多半人抱著必
死的決心戰鬥,並不是‘精神波動’所以不能觸發。他們兩個會進入‘超
載’狀態只反映一個事實。。。」六口彌生說。

「事實是。。。?」尼菲特問。

「他們是笨蛋,玩個遊戲這麼認真。」六口彌生看著二人說,眼睛閃
過一絲柔情。

「這樣遊戲變得多變化,更有趣呢~」帕修斯說。

「誰知道~頭目快重生了,先離開吧。」六口彌生說。

「我沒有魔力藥水了。。。不能照明。」尼菲特翻著背包說。

「為甚麼要照明工具?」六口彌生疑問。

「你不是摸黑進來吧?!」帕修斯驚問。

「到‘設定’把‘畫面光亮度’調高不就解決問題了嗎?雖然眼睛會感到刺
痛,但離開洞穴後調回來就可以了。」六口彌生若無其事說。

「。。。。。。。。。。。。」帕修斯和尼菲特面面相覷。
2016-12-19 13:08:03
「哈~再次看到陽光真。。。我的狗眼阿!!!」松美掩著自己的眼睛慘叫。

「都說了要把‘畫面光亮度’調回來。」六口彌生說。

「真子好像做了一個惡夢,很多蜘蛛的惡夢。」真子彆扭說。

「對了,我們得到一件稀有裝備阿。」帕修斯從背包拿出一個藍光布
袋。

「大家一起拆吧!」真子高興說。

他們拉開皮繩,帕修斯伸手進去。

「軟的!不是武器。」帕修斯笑著說。

六口彌生立即失去興趣。

「是防具嗎?」松美問。

「太軟太滑了吧?」帕修斯嘴角剔上眼眉說。

「帕修斯快點!真子沒耐性了!」真子興奮說。

帕修斯抽出寶物,高高舉在空中。

「時裝:白絲吊帶絲襪──遊戲中品質最優良,質感最細滑的絲襪。
良好的彈性及透氣度令你。。。」道具描述寫著。

「根本是垃圾阿!」松美大發雷霆。

「那玩意最少值50龍幣阿。」六口彌生說。

「吓?!」眾人大驚。

「高等時裝都是天價。」六口彌生說。

「六口小姐,要一起冒險嗎?」尼菲特問。

「為甚麼?」六口彌生反問。

「遊戲還是要跟朋友一起玩阿!」真子笑著說。

「朋友嗎。。。」六口彌生猶豫著。

「對阿!我們隊伍有賣萌、無口,但沒有御姐阿!」松美誠懇說。

「並非不可。但二轉後我要離開了。」六口彌生同意留在隊伍。

「為甚麼?」帕修斯驚問。

「在二轉後的危險世界,同伴很可能是你Game Over的原因。」六
口彌生語重深長說。

真子心臟突然受到電擊,默默低下頭。

「到時再算吧!歡迎加入~六口姐姐。」松美流著口水說。

「現在何去何從阿?」帕修斯打開地圖苦惱說。

「我們要補給及維修裝備呢。」尼菲特說。

「真子想120級才回去,順道轉職。」真子沮喪說。

「轉職任務110級便可以接了,完成後會自己升至120級。」六
口彌生補充。

「還是欠30級左右阿。。。」帕修斯說。

「要不要去毒螢沼澤?那裡的怪物數量多而且弱。四小時左右便可以
升20級,可以順道打多一次白絲后。」六口彌生建議。

「再打一次?!真子不要阿!」真子大吃一驚,搖頭拒絕。

「我一直都利用‘破壞機制’單人挑戰。保證輕鬆。」六口彌生說。

「我沒有武器不要緊嗎?」帕修斯問。

六口彌生在背包拿出圓月刀扔到地上。

「拿去吧。我不用單手武器的。」六口彌生說。

「好!出發吧!」松美說。



五人像開外掛般秒殺蜘蛛,穿過白絲洞到達毒螢沼澤。

沼澤濃罩著一片白霧,到處懸浮著小光點。

四周枯長的野草裡響著蟲鳴,水面波平如鏡,整個地區像幻象一樣不
真實。

「這裡地圖是75級。但小怪實力只有70級左右,放心農吧。」六
口彌生說。

「你對這遊戲好了解呢,你該不會是。。。」帕修斯說著,打開隊伍
列表確認六口彌生只有73級。

「我從封測開始玩,只不過跟家人旅遊才遲了起步。除了頭目以外的
資訊也略懂。」六口彌生說。



一隻肥大的啡色蛙從水裡跳出來,下巴鼓起時像燈泡一樣發出黃色
光。

「阿~黃燈蛙。就是它了。」六口彌生指著黃燈蛙說。

帕修斯拿起圓月劍揮向黃燈蛙,它雙腿跳彈避開攻擊。

帕修斯突刺向它依然打不中。

「喝呀!!!」帕修斯乾脆拿著單手劍亂舞。

砰!黃燈蛙被紅鐵大劍劈成兩半,眾人經驗值上升9%。

「哇~~~!!!」眾人驚呼連連。

「這隻青蛙經驗值太多了吧。」尼菲特驚訝說。

「嗯。但活捉更有用。」六口彌生說

「何解?」帕修斯問。

「期待吧。」六口彌生笑說。
2016-12-19 13:09:04
五人一路斬殺蝦蟲,一路等待第二隻黃燈蛙出現。

「你跟帕修斯也是劍士。但你比那廢渣強好多呢!」松美突然說。

「喂!」帕修斯大怒。

「我是輸出型,他是坦型。我屬性主要花在力量跟敏捷上。」六口彌
生心不在焉說著,她雙眼一直注視著水面的卜卜氣泡。

「你二轉會選擇那個職業?」尼菲特問。

「浪人。」六口彌生說。

突然一隻黃燈蛙跳到草地上鳴叫,眾人還沒反應過來六口彌生已經活
捉了它。

黃燈蛙像籃球一樣肥大笨重,六口彌生用雙手把它舉起。

「快彈它屁股。」六口彌生急忙說,一邊用力抓著黃燈蛙濕滑的皮
膚。

女生用眼神暗示男生:「叫你們喔。」

帕修斯無奈看著松美。

「人家也是女孩子喔。」松美咬著手指,嬌滴滴說。

「滾!人妖!」帕修斯怒喝。

他用手指向青蛙濕潤的屁股輕輕一彈。

「呱!」黃燈蛙大叫。

「呱!」「呱!」「呱!」「呱!」「呱!」「呱!」「呱!」
「呱!」

四周的草叢裡響出多聲蛙鳴,把他們包圍。

昏暗的沼澤亮起繁星般的紫色光球。

「拿著它!繼續彈!」六口彌生把黃燈蛙拋給帕修斯,拔出紅鐵大
劍。

帕修斯看著松美奸笑,松美無可奈何開始彈青蛙的屁股。

「呱!」紫色光球開始跳向他們。

六口彌生橫揮大劍,劈開十多隻亮紫光的青蛙。

所有人跳升一級。

「哇!!!」眾人呼聲四起。

「紫光是雄蛙,它們會被黃蛙叫聲及燈光吸引。我在封測中無意發現
的。紫蛙通常潛在水底,所以其他玩家都不會故意在這裡升級。」六
口彌生再揮一劍,各人經驗值又跳了50%。

「呱呱呱呱呱呱呱!」黃燈蛙突然激烈鳴叫。

「有感覺了嗎?下流的青蛙!」松美露出猥褻的表情,十指挑弄黃燈
蛙的屁股。

原本昏暗的沼澤亮起一片紫色光霞,像夜店的霓虹燈一樣鮮艷。

「有趣。」六口彌生輕揮大劍,甩走蛙血。

「嘻嘻!」眾人泛起嗜血的詭笑。

「呱!」「呱!」「呱!」「呱!」「呱!」「呱!」「呱!」
「呱!」

「呱!」「呱!」「呱!」「呱!」「呱!」「呱!」「呱!」
「呱!」

「呱!」「呱!」「呱!」「呱!」「呱!」「呱!」「呱!」
「呱!」



「系統訊息:恭喜到達80等級。獎勵道具-護心石已傳送到背
包。」

「哇~~~終於有了!」松美拿出護心石查看。

真子握著護心石,手指輕擦中間的紅寶珠若有所思。

「回去了嗎?」尼菲特問。

眾人沉默一會。



「呱!」「呱!」「呱!」「呱!」「呱!」「呱!」「呱!」
「呱!」

「呱!」「呱!」「呱!」「呱!」「呱!」「呱!」「呱!」
「呱!」

「呱!」「呱!」「呱!」「呱!」「呱!」「呱!」「呱!」
「呱!」



「系統訊息:恭喜到達110等級。請到普拉姆斯中央衛城尋找‘貝勒
男爵’進行轉職任務。」

五人終於踏上回家的旅程。



穿過農田,普拉姆斯衛城的高塔再次出現在遠方,它尖頂的黃金雕飾
反射著陽光。

帕修斯突然橫臂截停隊伍。

「走阿~本大爺要二轉阿!」松美興奮大叫。

帕修斯一腳踢她進草叢,並叫其他人躲進去。

十多個黑斗篷玩家在城牆外的大樹下休息。



「攻城戰甚麼時候開始?」松美問。

「兩天後。」尼菲特說。

「會不會是幫助守城的公會?」松美冒險抬頭查看。

「笨蛋!是友好公會早進城了!」帕修斯把松美按回草堆中。

「怎麼辦阿?真子不想PVP呢。」真子害怕說。

「打不贏,對方最少有十人。」尼菲特說。

「小心阿!!!」真子大叫,用身體保護尼菲特。

尼菲特身旁已經蹲著一個黑衣人。
2016-12-19 13:11:11
「喂!聽到嗎?!農田方向好像有人大叫。」樹底下的黑衣眾聽到真
子尖叫紛紛站起來。

「難道是守城的援軍?!」另一黑衣人驚叫。

「不可能。他們的援軍全部傳送到新手村經南門入城。北門和東門已
經集結了我們的人。理論上沒有人膽敢走西門阿。」黑衣人說。

「不管~殺掉就是了。」另一個黑衣人拿起一柄深紫色的雙手巨斧走
向草叢。

草叢裡走出三個黑衣人,他們押著帕修斯和松美慢慢走向黑衣眾。



「呵~。」黑衣人放下警剔。

「喂!有沒有看到兩個藍髮的巫師經過?」押著帕修斯的黑衣人問其
他黑衣人。

「沒有阿~今天只殺了五個想進城的人而已,都是近戰。這兩個人甚
麼回事?」樹下的黑衣人答。

「我也不知道。會長叫我押他們到牆邊拿贖金,好像是城主龍紋公會
高層的朋友。開價二千龍幣,反正等級低放進城也沒影響。」押著帕
修斯的黑衣人說。

「哼!你最好現在就放我!不然我朋友不會放過你!」帕修斯大罵。

「閉嘴。走。」黑衣人繼續押著帕修斯。

松美緊張得用力閉起眼,不敢張望。

「這傢伙很膽小呢!」拿巨斧的黑衣人輕掐松美的臉蛋。

「嗚呀~~~!」松美吃痛大叫,失去約10%的生命值。

「別玩壞。我要交差阿。」押著松美的黑衣人急忙說。

「好好好~要陪你們一起到城牆嗎?只要一到城牆上狙擊手射程範圍
便會被攻擊阿,一起去比較安全。」大斧黑衣人說。

「不用了~人多太惹目。」押著帕修斯的黑衣人說。

「喂~中間那個身體發抖呢!沒打過城戰嗎?這麼膽小。哈哈哈。」
大斧黑衣人說。

「這次是首次正式攻城,每個人也緊張吧。先走了。」三人押著帕修
斯和松美離開。

他們慢慢接近城牆,一步一步遠離黑衣眾,已經隱若看到城牆上的守
軍開始戒備。

「等等!忘了問你們是哪個公會的阿?循例也要問。」大斧黑衣人從
後大喝。

「紅。。。紅色香蕉。」押著帕修斯的黑衣人口吃說,加快腳步走向
城牆。

「吓?沒聽過呢。停下來!」大斧黑衣人大聲呼喝。

「跑!」三個黑衣人手臂一甩,同時脫下黑斗篷───六口彌生,真
子和尼菲特推著帕修斯和松美飛奔向城牆。

「可惡!」大斧黑衣人立即邁開大步追趕五人。
2016-12-19 13:12:42
嗖~~~~~叮叮叮!

帕修斯舉起盾牌擋下三支羽箭,一邊後退。

「救命阿!!!」松美向城牆上的守軍揮手大叫。

「野牛轟擊!」大斧手跳起,巨斧滯空半秒,以無影的速度敲轟向地
面。

泥土被龐大的衝擊力翻飛,整個地面下陷兩米之深。

帕修斯失足滑下大坑。

大斧手扭動身體,橫揮大斧劈向帕修斯。

尼菲特,松美和真子已經到達城門。六口彌生在巨坑之上不來及幫助
帕修斯。

大斧劃破長空發出嗡嗡聲,帕修斯馬上要被劈成兩半。

啪啪啪啪啪~!

城牆上的狙擊手紛紛開火轟向大斧手。

大斧手像轉筆一樣輕鬆舞動巨斧擋下來襲的子彈。

「抓著!」六口彌生伸出大劍,帕修斯扔下盾劍抓著刀背。

六口彌生用力把帕修斯拉上來。

啪!一顆子彈從樹底射出,迎面擊向六口彌生。

六口彌生無暇應對,她必需掉下帕修斯才能格擋子彈或閃避。

千鈞一髮間空中浮出一塊銀盾擋下子彈。

「喂!快跑進來阿!」松美頂著大門的小縫說。

六口彌生和帕修斯立即竄進小縫。

砰~~~!大門重重關上。
2016-12-19 13:14:05
眾人驚魂未定坐在城門。

「六口很機智呢。」尼菲特喘氣說。

「Solo Player必需靈活使用道具。」六口彌生說。

「真子還是不明白。」真子一頭霧水。

「六口‘開紅’的原因就是先發制人。」尼菲特說。

帕修斯,松美跟真子一起搖頭。

尼菲特沮喪嘆氣。

「在白絲洞我被你們包圍。當時你們‘開紅’的話我已經Game Over
了。為甚麼你們沒有襲擊我?」六口彌生提問。

「因為我們沒有打算殺人阿!」帕修斯大義凜然說。

六口彌生也苦惱搖頭,替三人的智商著急。

「因為她比我們先‘開紅’,我們不知道她底蘊不敢貿然出手。所以在
野外‘開紅’其實比不開紅安全。」尼菲特解釋。

三人恍然大悟。

「你好。城主宴請城內所有玩家到領主宮殿一聚,請跟我來。」兩個
NPC衛兵向五人說。

「不要阿!我們要去轉職了!」松美怒喝,轉身離開,迎面再來兩個
NPC衛兵擋著她。

「你好。城主宴請城內所有玩家到領主宮殿一聚,請跟我來。」四個
NPC衛兵同時說。

「看來他們被設定‘把玩家帶到宮殿’。我們不能脫身了。」尼菲特
說。

「去看看吧。領主會‘委託任務’給低等玩家參與城戰。只要完成他的
任務便會得到豐厚的回報。」六口彌生說。

「甚麼?!經驗值如何送出阿?」帕修斯驚問。

「城主會把自己的經驗值變成經驗卡,例如他把100萬經驗分成1
00張,每張卡會有1萬經驗值。所以城主困難之處就是平衡自身經
驗值。得到城主的經驗值是新手最直接的升級方法,前題是城主信任
並委託你任務。」六口彌生說。

「你好。城主宴請城內所有玩家到領主宮殿一聚,請跟我來。」四個
NPC衛兵再說。

「知道了好煩阿!走吧!」帕修斯怒喝。
2016-12-19 13:18:53
五人穿過冷清的街道,往日人頭湧湧的商業街或拍賣所只剩下NP
C,玩家都聚集到領主宮殿。

領主宮殿是一個處於山丘上的圓形城堡,哥德式高塔位於正中央。

城門大鐵閘左旁垂著兩面龍紋大銀旗隨風飄揚。

每個牆垛也站著一個弓箭手,身上裝甲反射著銀光。

穿過鐵閘後是一個正方形紅色磚地廣埸,兩邊是對稱的紅白色華豪建
築,對面就是黑色尖塔的底部。

真子和松美被莊嚴的氣氛震懾,不敢說話。

四名衛兵把他們領到一個銀髮男人面前,然後敬禮離去。

「歡迎來到領主宮殿。我是銀色龍紋公會的衛兵長──枯蟲。

請跟我來。」枯蟲微微鞠躬,引領他們進入尖塔底部。

枯蟲帶領他們穿過一片綠草地,路旁高高豎起七面不同色彩的大旗。

「黑底色配白色三角爪──黑色騎士團。

橙底色配燃燒的蜥蝪──火原蜥。

白底色配可愛的大眼貓──精靈貓窩。

黃底色配兩支結他──K-On輕音部。

紫底色配粉紅護士服──夜勤病棟。

純紅色大旗──紅色教條。

藍底色配一把金色翅膀大劍──加百烈的聖劍。

首次攻城戰很多玩家參與,這裡是七個參戰的友好公會,大約300
名玩家。加上我們銀色龍紋公會後大約有400名玩家。」枯蟲指著
公會大旗介紹。

「好下流的名字。。。」帕修斯鄙視著紫旗。

「敵人呢?」尼菲特問。

「在宴會將仔細說明。請進入尖塔二樓的‘紅色大廳’。再見。」枯蟲
深深鞠躬。

五人走進通天巨塔,踏上迴轉梯,來到一道厚重的木門,依稀聽到門
外的交談聲。

帕修斯摸著大門,深呼吸,用力推開。

一陣刺眼的紅光從門縫激射而出。

「這是?!」五人呆若木雞。



兩百多個‘紅人’站滿大廳,每個也冒著紅光,裝備精良。

他們沒有穿上黑斗篷,意味著全部都是滿手鮮血的殺手。

角落站著數十個像帕修斯一樣的普通玩家,只有數人裝備發光,比較
高級。

兩群玩家分別散發野狼與綿羊的氣埸。

大廳盡頭有數級台階,上面放著領主之椅。

前方的演講台站著一個穿著女僕套裝的粉紅雙馬尾的蘿莉。

「大家好~!我是銀紋公會的宴會主持──安多莉亞。多多指教。」
安多莉亞說。

台下立即安靜下來。

「請友好公會成員站到我的左邊,一般玩家站到右邊。

紅光立即縮到一邊,另一邊顯得暗淡無光。

「一般玩家你們好~因為兩天後就是為期三天的攻城戰,城主下令鎖
城。如果你不想參與戰鬥的話現在是最後機會離開普拉姆斯主城,我
們已經派人保護南門,請到新手村找傳送師離開。但幫助守城的話城
主將會派送豐富的獎勵,希望大家可以加入我方陣營。倒數五分鐘,
留下來的人代表會參加城戰了。」安多莉亞說。

「怎麼辦?」帕修斯被萬蟻纏身,不知所措。

「放棄吧。只要你踏出這門很大機會被襲擊。」六口彌生說。

「甚麼?!」眾人大驚。

「我們已經知道了他們軍容的情報,假如我們活著離開對他們沒益。

稍微想一下便明白,他們其實是逼我們加入。再者,各主城也進入備
戰狀態,我們不能轉職,等級會一直卡著。」六口彌生說。

「好卑鄙的手段!」帕修斯恨得咬牙切齒。

「大不了不上線,聽聽他們說甚麼吧。」六口彌生滿不在意說。

只有數位玩家離開。

「歡迎大家加入我們‘銀色聯盟’。現在請在‘設定’選擇‘顯示公會徽
章’。沒有公會的朋友請加入臨時公會‘銀色狼紋’」安多莉亞說。

玩家頭上紛紛彈出公會小圖案。

「系統訊息:銀色狼紋 公會邀請:是否加入?(N/Y)」

松美皺著眉,按下確定。

她的頭上立即出現一個銀色龍紋的公會圖案。

其餘四人也顯示同樣的圖案。

「那邊的玩家,請選擇‘顯示公會徽章’。」安多莉亞笑著說。

「抱歉!好像BUG了~我公會圖案沒顯示出來。」其中一人說。
2016-12-19 13:25:13
「地牢這種下賤地方是本大爺去的嗎?!」松美大罵。

結果她也是乖乖走到地牢,坐在木椅等待。

「我們就是‘棄子’阿。說不定叫我們打頭陣。」尼菲特說。

「怎可以?!真子才剛剛享受到這遊戲的樂趣。」真子大驚。

「退出公會下線就可以了。」六口彌生說。

一個米色頭髮,身穿皮甲,肩上踏著一隻鷹的男生和酒紅曲髮、穿著
粉紅色神官長裙的女生走進來。

「大家好!我叫西蒙──銀色龍紋的會員。將會在戰埸負責指揮你
們。」西蒙說。

「大家我,我是希露娜。多多指教。」希露娜禮貌微笑說。

「上面氣氛好糟糕呢~聽說剛剛死了九個玩家。老實說城戰早已經開
始了,在北門已經‘開紅’撕殺三天了。哈哈哈哈。」西蒙哈哈大笑
說。

「西蒙!長話短說。」希露娜乾咳打斷西蒙說話,挽救氣氛。

但地牢的氣溫已經降到冰點。



「攻城方的勝利條件只有一個。擊殺城主,如果城主不在線上便要摧
毀城主人偶。守城方勝利條件就是三天內城主不被擊殺。時間完結後
系統會立即禁止PVP一天。今次城戰我方參戰有400人,平均等
級是168。根據情報敵方比我們人多,平均等級不詳,但應該比我
們低。暫時有問題嗎?」西蒙像教師一樣解釋。

「我們要負責甚麼?大家等級都比較低阿。」一名玩家問。

「哈。我將會陪同大家在中央花園待機。我們主要任務是補給道具、
傳令及城內巡防。簡言之我們是後勤,並不會直接上前線。」西蒙解
釋。

大伙兒立即鬆一口氣。

「這裡每人10龍幣是城主給大家買道具及裝備的錢,請隨意使用。
大家已經不能離開主城了,攻城當天沒有上線的人,我們會記下你們
的名字喔~攻城在後天,現實時間晚上8上開始,我們在6時半會在
花園集合,請盡早出席。再見了。」希露娜笑著說。



夜幕低垂,酒館內───

五人喝著史萊姆飲料聊天。

「要不要逃走?」松美壓下聲線說。

「真子也覺得城戰好可怕。」真子大力點頭。

「六口意下如何?」帕修斯問。

「騎虎難下,不是碰到敵對公會就碰到銀色聯盟的人。」六口彌生
說。

「沒想到這遊戲的攻城戰很認真。」帕修斯皺眉說。

「這只是開端,往後會變得更複雜。封測時曾經有兩個城主合作,不
斷剝削其他玩家。最後變成世界公敵引發大戰,幾乎四份一的玩家都
在攻戰Game Over,遊戲商數日後停止封測了。」六口彌生說。

「六口知道好多呢。」真子佩服說。

「其實我在封測裡差一點成為城主了。」六口彌生吸著史萊姆說。

「甚麼?!」四人拍枱站起來。

「大戰後很多高級玩家也Game Over。我和一群沒有參戰的高級玩
家一直開荒,幾乎攻進精靈的城堡──維妮芙宮。但一直困在城外的
森林,直到封測完結也未離開。」六口彌生回想著。

「那麼四城堡有甚麼分別?」帕修斯問。

「沒有,只是跟著劇情和副本任務會經過的城而已。由低至高是人
族、蟲族、獸人及精靈。但人族主城是最多人流的城堡,代表最富
有,成為戰爭最激烈的地方。相反獸人和精靈城堡仍然未有公會控
制,情報不詳。」六口彌生說。

「END-GAME的路好遠呢。。。」松美嘆一口氣說。

「路長得很呢~」六口彌生嘆息。

「我累了~先下線。後天攻城才上。」尼菲特打呵欠說。

「嗯。後天見了!」眾人道別,尼菲特變成透明的黑影慢慢消失。

「六口要不要先交換電郵?」真子緊張問。

「為甚麼?」六口彌生反問。

「因為有甚麼意外的話。。。」真子欲言又止。

「放心,不逞強便沒事。」六口彌生說。

眾人輕輕道別後各自下線,剩下六口彌生。

她獨個兒坐在酒館,托著腮沉思。



夕陽把天空染成一片血紅。

四百名玩家全副武裝在中央花園列陣準備。

攻城日──終於到了。
2016-12-19 13:25:32
咁樣出法 下年先有第二季
2016-12-19 13:28:22
lihkg既新毒留下言啦~~~好多老屎忽呀依到

你地會見到佢地出埸

最好打都係狼巴
2016-12-19 13:30:00
咁樣出法 下年先有第二季


一日幾萬字架~老實講我卡左係神台匙石設定個位到,唔講太多住~費事新毒冇左個驚喜
2016-12-19 14:20:21
終於有啦好感動
之前紙言睇到一半無再更新
2016-12-19 14:32:13
第七章-陷阱
2016-12-19 14:32:56
終於有啦好感動
之前紙言睇到一半無再更新

 多留言~~~出快啲
2016-12-19 14:33:40
安多莉亞騎著一隻白色大狐狸在梯級上檢視軍容,身旁列著十個三轉
的重裝騎兵,但只有安多莉亞的狐狸是白色。



她換上白銀色的重騎士鎧甲、胸甲用黃金雕刻出一條龍紋、耳朵攝著
一支燃燒的鳳凰羽毛、披上一件淡白的龍紋披風、手執紅晶長矛和光
茫盾。



玩家按公會站成七團,帕修斯他們隸屬的後勤組成為第八團。

「城主已經鎮守著尖塔,不會外出。大家請按著計劃佈防──

‘火鱗蜥’、‘加百烈的聖劍’及‘精靈貓窩’守北門。

‘K-On輕音部’和‘夜勤病棟’守西門。

‘黑色騎士團’和‘紅色教條’守南門。

‘銀色龍紋’守東門。」安多莉亞身形嬌小,聲音卻十分響亮。

騎在白狐上的女孩威風凜凜,壓得住台下數百名戰士。



「騎兵長安多莉亞,我對你的戰術有意見。」黑色騎士團會長突然
說。

「請說,露露羞會長。」安多莉亞嚴肅回應。

「南門理應最少敵人。‘紅色教條’平均等級190,是我軍最精銳的
公會。雖然只有20人但防守南門綽綽有餘。」露露羞說。

「言下之意是?」安多莉亞問。

「‘K-On’雖然有70人,是繼‘銀色龍紋’後第二大的公會。但他們
主要是近戰和輔助職業。‘黑色騎士團’35人多半是遠程職業,應該
協助防守西門。假如西門沒敵人也可以保留實力。」露露羞說。

「中野指意下如何?」安多莉亞看著K-On輕音部會長問。

「聽從你的指揮。」中野指說。

「好吧。」安多莉亞同意。

七公會的人開始佈防,現場只剩下沉重的腳步聲。

每人個也神色凝重,不苟言笑,跟大廳的作風有天淵之別。

城牆外站著一片黑壓壓如螞蟻的敵人,無數攻城塔把城堡圍著,幾隻
異獸在上空飛翔。

敵人和城牆上的守軍遙遙對望,發光的武器像演唱會的螢光棒一樣
多。



花園內只剩下安多莉亞的騎兵團和後勤組的人。

「坐下吧~我們的命珍貴得很呢!哈哈」西蒙拉著一架裝滿藥水,羽
箭,飛刀。。。各式各樣道具的木頭車到達花園。

安多莉亞目不轉睛盯著伺服器時間。



卟~GM03再次出現在空中。

「大家晚安!讓人期待的城戰馬上開始。謹記!城戰開始後不用穿上
黑斗篷也可以攻擊敵對玩家,假如穿上黑斗篷進入‘戮魂’狀態的話會
傷害到友軍喔~請準備好!倒數來了喔~~~」GM03用系統公告
向全部玩家說話,像耳語一樣輕聲但清晰。



五!攻守雙方紛紛拔出武器。

四!「痛楚免疫」「會心術」「鏡像盾」雙方的輔助職業詠唱各種加
持。

三!弓箭手扣上羽箭,狙擊手上膛。

二!兩邊冒出五顏六色的光芒,魔法師預讀咒術。

一!。。。。。。。



「系統提示:主城戰爭開始。」

=============================



「我們坐在這裡甚麼都看不到呢。」真子坐立不安,四處張望。

「我幫/幫/幫/幫/幫/」西蒙微笑說著,聲音突然不斷重覆。

伺服器延遲半秒,LAG了一下。

北邊和東邊城牆同時爆出刺眼的強光,地動山搖,爆破聲此起彼落。

城牆上的碎石被擊飛到半空,中間夾雜不同的人影。

大量光塵飄上半空,哀鴻遍野。



攻守雙方密集的羽箭在半空交擊,像雨點一樣落到對方頭上。

近戰職業如潮水一樣冒著箭雨和魔法撲向城牆。

攻方巫師趁機上前施放強大的魔法,部份巫師中途被城牆上的狙擊手
放冷槍爆頭秒殺。

「黑雷!」「暴雪!」「焰風!」

狹窄的城牆上雷電交加,狙擊手和弓箭手被強大的魔法逼退。

突然兩面銀色旋渦浮現,把魔法吸收反彈到城外。

「小心鏡像師阿!」攻方戰士馬上四散,一個火龍卷突然出現,燒傷
多人。

大批神官和主教在後方為戰友祝福祈禱。

「對準攻城塔!開火!」‘火鱗蜥’的巫師眾同時向攻城塔噴出八條黑
雷,把攻城塔轟成碎片,一大堆光塵從木碎中飄出。

數量眾多的攻城塔始終到達城牆。

放下重重的塔門,數個拿大盾的騎士飛撲下去把守軍撞開,在城牆上
佔據位置。

「野牛轟擊!」接下來跳出數個拿大斧的野蠻人在窄道上使用範圍重
擊,數個巫師及弓箭手走避不及被大御八塊,血肉橫飛。

守軍的近戰部隊立即撲上去反擊,頑強抵抗。

碰碰砰砰!

刀光劍影,盾牌對撞的聲音響徹雲霄,一片混亂。
2016-12-19 14:34:09
「安多莉亞大人。我們公會在東門牆上受到沉重打擊,開始失去城牆
控制。」西蒙雙眼反白,透過獵鷹鳥瞰戰場向安多莉亞匯報戰況。

「北門呢?」安多莉亞問。

「盟友在城牆上和敵人埋身肉搏。‘火鱗蜥’退下城牆重整隊形。‘精靈
貓窩’前線被衝散,近戰遠程混成一團撕殺。剩下純近戰的‘加百烈’依
然陣型完整頑抗敵人。」西蒙滿額大汗,全神貫注觀察戰局,不容錯
過細節。」

「西門有敵軍嗎?」安多莉亞拉著白狐踱步,如熱鑊上的螞蟻一樣焦
急,恨不得立即開往前線。

「沒有。」西蒙答。

「好!我去北門。」安多莉亞眼神滲出鋼鐵意志。

「等等,安多莉亞大人!我們公會在東門快被趕下城牆,這樣下去隨
時失守!何況你不能隨便出陣,應該調派西門的盟友協防阿。」西蒙
急忙離開獵鷹視線,立即下跪請求安多莉亞三思。

「我們公會等級太低,東門早晚會失守。西門一定有伏兵,不能輕舉
妄動。唯一打破僵局的機會就在北門了。西蒙,東門的支援交給你
了。」安多莉亞心意已決,轉身面對身後的騎兵團。

「三轉的驕傲來了!不要令我失望,我的騎士團阿!」安多莉亞在白
狐背上舉起紅晶騎士槍高呼,英姿風發。

騎士團振臂高呼,熾熱回應。

「出發!」安多莉亞大喝一聲,十多匹狐狸昂然出陣,絕塵而去。



「我們有戲份了吧?」松美等得發慌說。

「讓我也刷一下存在感吧。」帕修斯尷尬說著。

「老老實實等吧。出面不是我們能應付的戰鬥。」六口彌生說。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