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萬字][RPG][冒險]一起討伐魔王吧!

890 回覆
164 Like 3 Dislike
2016-12-19 17:16:36
第八章-螳螂捕蟬
2016-12-19 17:17:31
西蒙的大腦神經短路,思緒像碎片一樣不能整合組織。

「看來安多莉亞果斷衝向西門呢,真是單細胞的生物。」黑衣人脫下
斗篷。

西蒙血液瞬間沸騰。

「露露羞!!!」西蒙怨毒的眼神沮咒著他,狠不得把他碎屍萬段。

部份玩家嚇得落慌而逃。



「低賤的庶民,愚蠢的將軍,無能的城主。讓我來接收這個首都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露露羞縱聲大笑。

「昨天你的主意,難道?!」西蒙大悟。

「讓其他公會戰鬥,自己保存實力是常識吧?告訴你,是我通報敵人
今天防守西門的公會已經元氣大傷。‘K-On’已經被我們在東門殺
光了,北門的人被敵軍纏著,只剩下南門的‘精靈貓窩’20人不成氣
候。簡言之,你們已經沒有援軍了。」露露羞的奸笑幾乎勾上眼睛。

「松美組,等我信號,立即跑進尖塔警告城主。」西蒙蹲下來和松美
耳語。

松美心裡七上八下,沒有回應。

真子乾脆大腦當機,眼神空空如也。

「嗯!」六口彌生拔出大劍準備。

「神閃!」「天使護甲!」

尼菲特作出覺悟。



「哈!西蒙!你身邊就三十個一、二轉的新手。如何擋得住我們阿?
我看你蠻有經驗,加入我吧。我保證你得到更高成就。」露露羞從容
不迫,叉著腰得意洋洋問。



「我和妹控的死變態沒有合作的空間!」西蒙反言嘲諷。

「吶呢?!」露露羞十分惱羞。

「去阿!!!」西蒙向露露羞上空拋出十個紫球,張開長弓同時射破
它們。

上空爆出一片毒霧,擋著叛軍視線。

松美隊伍拔足就跑,向尖塔飛奔。

「盤風!」毒霧被一陣旋風吹散。

「看來你下了決定,我唯有成全你吧。」露露羞亮出武器──惡魔短
角弓。

西蒙咬牙切齒,不敢輕舉莽動。

「短弓作武器,一定是刺客。但他很可能已經三轉,是毒劑師。」西
蒙絞盡腦汁猜測對手底蘊。



帕修斯踢開紅色大廳的門,真子和尼菲特倒在地上喘氣。

大廳只有諾克斯一人。他正在逗一隻寵物貓玩,看到五人衝進來大吃
一驚,立即站起來回復嚴肅臉。

「甚麼事?」諾克斯繼續用冷漠的聲線說。

「城主大人,‘黑色騎士團’和‘夜勤病棟’叛變了!西蒙正獨力擋住他
們,叫我們來警告你。」帕修斯急忙報告。

「嗯,知道了。」諾克斯依然毫不在意。

「吓。叛軍正向這裡推進,想刺殺你阿。」帕修斯對他摸不著頭腦。

「嗯,知道了。」諾克斯答,他的嘴唇幾乎沒有動過。

「我忍夠你了!作為城主積極一點可以嗎?!很多人為你犧牲了
阿!」松美對諾克斯冷漠的態度忍無可忍,破口大罵。

「還有事嗎?沒有的話便逃吧。」諾克斯淡淡回應。

「你這個混蛋!你知道安多莉亞為了你正浴血奮戰,以十人之力擋著
百多人嗎?!你卻在這裡玩貓?!」松美握緊拳頭,幾乎氣炸胸膛。

貓~~~貓~~~喵~~~

松美的尾音在大廳迴盪。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諾克斯著魔一樣瘋狂大笑起
來。

他笑得彎下腰捧著肚子,眼睛擠出淚水來,圓形大廳把他的笑聲無限
放大,像魔音一樣滲透你的靈魂。

「喂。這傢伙是不是有精神病?不如報警吧,免得他下線後到處斬
人。」松美被諾克斯的陰森笑聲嚇怕。

「認同。」尼菲特皺眉瞪著諾克斯。

「你們很熱心阿~但。新手始終是新手,在Game Over前逃走
吧。」諾克斯收起笑容,回復平靜說。

「趕快給我們工錢。」六口彌生壓著大劍說。

「威脅我?太無力了吧?一轉的劍士。再者,我不能給你錢和道具。
走吧。」諾克斯露出詭異的微笑。

「可惡!連報酬也是騙人的嗎?!」帕修斯大罵。

「哇~他們來了!」真子一直盯著窗戶,看到黑衣人源源不絕湧進塔
底。
「算了~走吧!」六口彌生跑向暗門用力一推,門竟然被鎖上。

「你甚麼意思阿?!」松美問。

叮叮叮~~~

三把飛刀在暗影中飛擲向松美、真子和尼菲特,在空中被不明物擋
下。



「你好~諾克斯領~主~。」露露羞帶著六十名黑夜人闖進大廳。
2016-12-19 17:21:53
「可惡!被包圍了!」松美後悔。

六口彌生首次露出驚慌的表情,雙手發抖,無計可施。

「早叫你們逃。暗門後是我公會的倉庫。戰鬥期間不能打開,所以我
要死守這裡。」諾克斯輕聲說。



「身邊連護衛也沒有嗎?只有五個新手,人手好短缺呢。哈哈哈哈」
露露羞自信踏前說。

「西蒙呢?」諾克斯冷靜問。

「他戰鬥到最後一秒,逃走了。我欣賞他,所以放他一條生路。等我
坐上城主寶座時他便會回來乞求加入我了。」露露羞笑說。

「你想解釋來龍去脈嗎?很危險喔。」諾克斯說。

「北門血戰,東門的‘K-On’被我們全殲。安多莉亞陷入苦戰,你
現在孤軍無援阿~明白嗎?哈哈哈。」露露羞得意大笑著。

「我還有5個同伴。你只有一群見利忘義的爪牙。」諾克斯說。

「我中立的阿~!」松美急忙解釋。

帕修斯狠摑她一巴掌讓她閉嘴,五人站在諾克斯身後。

「義氣、良心這類愚蠢的想法只屬於弱者。真正的強者自然有人追
隨。你這個庸碌無能的廢物躲在安多莉亞身後過好日子,真是辛苦了
她。阿~~~等一下要綁她在床上好好調教才行。」露露羞舔唇淫笑
說。

一道綠光在露露羞眼前閃出,他電光石火間向後避開,眼眉被削走少
許。

「廢話少說。。。」諾克斯目無表情,但骷髏枚的眼骨冒出兩團綠
火。

大廳裡出現七隻半透明,手持鐮刀的幽靈。

露露羞掩著自己流血的眉毛,目露兇光。

「露露羞‧V‧ShaTin下令~拿下城主的首級!」露露羞指著諾
克斯大叫。

沒有人動手。

黑衣眾第一次看到靈媒的召喚物,不敢貿然進攻。

「膽小鬼上阿!」露露羞推了三個黑衣人上前。

中間的一隻幽靈慢慢飄浮向他們。

三人硬著頭皮迎戰。

一人拿著大劍橫揮向幽靈,刀鋒像斬空氣一樣使不上力,穿過幽靈的
身體。

幽靈舉起鐮刀,黑衣人嚇得六神無主,。

他中了‘恐懼’狀態,到處亂跑。

鐮刀從空中揮下,斬開黑衣人背部,鮮血直流,神官立即治療他。

另一個黑衣人對準幽靈面門射出兩箭,穿頭而過。

幽靈再舉起鐮刀,獵人見狀立即後退。

其餘六隻幽靈則在四周魂遊,沒有參與戰鬥的意思。

「用魔法!」露露羞大叫。

「白箭術!」「炎龍吐息!」

一白一紅的魔法飛向幽靈,沉實打在它身體上,把幽靈擊退少許,渾
身著火。

「就是魔法了!法師,神官把你們的攻擊魔法通通扔出去!」露露羞
一聲令下,二十多個黑衣人站出來詠唱魔法。

諾克斯用骷髏杖在地上畫了一個圓陣,再狠狠一篤。

圓形大廳的地板被綠光淹沒。

黑衣人紛紛跳起,不想站在綠光中。

「不要管!先消滅幽靈!」露露羞下令,數十招魔法轟向大廳7隻幽
靈。

啪~~~魔法被甚麼擋下,爆出刺眼強光。

整個大廳突然站滿骷髏,一個手執長矛、一個手執大劍、拿著形形色
色的武器。

黑衣人陷入驚慌,不斷後退。

「魔法免疫和物理免疫的海量召喚物~終於明白靈媒當城主的潛力!
不過我看穿你的把戲了!重甲上前,法師專心對付幽靈。反擊!」露
露羞站在最後喝令。

近戰部隊撞向骷髏兵埋身肉搏,刀光劍影,大廳裡一時殺聲震天。

5隻幽靈已經被吸引到前線,舞動大鐮刀揮斬向黑衣眾。

由於大廳大分擠逼,遠程部隊距離前線不遠,偶然被幽靈的鐮刀斬至
重傷甚至秒殺,光塵開始從不同位置冒出。

「哼!想用召喚物拖延時間,太天真了!弓箭手,直接攻擊諾克
斯!」露露羞繼續隨機應變。

一陣箭雨越過大廳中間的魔物,襲向諾克斯和松美他們。

「哇~~~來了!!!」松美尖叫。

「沒空間走位阿!」尼菲特急說。

叮叮叮叮叮~亂箭紛飛。

六口彌生舞動大劍呼呼生風擋下羽箭,帕修斯走到城主身邊舉盾防
禦。

六口彌生和帕修斯身中數箭,血量暴跌。

諾克斯身中五箭,但好像不痛不癢。

「高階禱文!」尼菲特回神過來開始戰鬥。

「導雷術!」真子高呼。

松美也射箭回敬。

「好!」諾克斯大喝一聲,眾人士氣一振。

「瘴氣!」諾克斯舉起骷髏杖大叫,幽靈身上開始冒出一團污綠色的
氣體。

四周的黑衣人吸入後立即頭昏腦漲,血量不斷下降。

「聖火圈!」神官以自己為中心畫出一個個藍色火焰圈,瘴氣不能進
入火圈範圍。

「血飲盛宴!」諾克斯詭異笑說。

這次骷髏兵身上冒出紅光,它們扔下武器,撲到黑衣人身上噬咬。

一條條紅線連接在諾克斯身上,不斷回復血量。

「野蠻人~上阿!!!」露露羞大叫。

後方跳出三個大斧黑衣人。

重斧一揮,所到之處骷髏兵被劈成碎片。

三人像開山劈石一樣推進。

「靈魂連結!」諾克斯把骷髏杖插在地上用雙手緊握,閉上眼睛。

後方一隻俳迴的幽靈立即雙眼冒出綠火,靈活舞動鐮刀飛前戰鬥。

和其他幽靈不一樣,它的動作快捷靈活,跟一個野蠻人打得難分難
解。

大廳裡的人屍大戰一時間分不出勝負。
2016-12-19 17:23:12
露露羞從斗篷下拿出一瓶霉黑色的毒液沾在箭上直射向諾克斯。

諾克斯早提防著敵方的冷箭射向自己,操控幽靈一刀把箭劈斷。

露露羞機靈一觸立即補射第二箭。

諾克斯看到羽箭在空中偏斜,根本不會命中自己,繼續專心和野蠻人
戰鬥。

「哇阿~~~~~~~~!」真子尖叫,沾上劇毒的羽箭正筆直射向
她。

「真子!!!!」帕修斯擲出盾牌,但距離太遠,沒可能到著。

嚓~~~

諾克斯衝到真子身前為她擋下一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愚蠢的諾克斯阿!為了一個新手,值得嗎?!
哈哈哈哈哈哈!仁者永遠不能稱王的原因阿!哈哈哈哈!」露露羞一
擊得手,瘋狂大笑。

「嗚~~~!!!」諾克斯嘔出大量黑血,視線模糊。

「你中了藍穴蠍的尾刺毒,那傢伙300級,我花了很多錢才買到少
量毒液阿!骷髏兵的吸血也救不到你,你最多只剩十秒命而已。哈哈
哈哈。」露露羞笑得更大聲。

骷髏兵和幽靈同時消失,似乎跟施法者的精神力有關。

大廳立即空空如也,他們再次被黑衣人包圍。

「快走~破窗可能不會摔死。」諾克斯用力身體最後一絲力氣說。

「你為甚麼要救我?」真子目無表情問。

她已經超過精神壓力極限,變得像電腦一樣冷靜。

「你們是無辜的阿。快走吧。」諾克斯勉強站起來。

「呵~~~還想繼續戰鬥?算了吧~你的血量快扣完了,最多只有三
秒。安多莉亞也救不了你!哈哈哈哈!」露露羞昂首狂笑。



嚓!

全埸玩家停止心跳,大廳安靜得連灰塵跌在地上也聽到。



「咦?!。。。哈。。。有趣有趣。」諾克斯低頭微笑,然後變成一
團光塵飄散。

黑斗篷。

紅鐵大劍。

六口彌生‘開紅’殺了諾克斯。

=============================



諾克斯在六口彌生的大劍前化成光塵飄散。

「六口。。。難道你?!」尼菲特難以置信看著六口彌生。

「我當城主,總比那個笨蛋好吧?」六口彌生用大劍指著露露羞說。

露露羞腦裡電雷交加,撐大嘴巴卻沒有說話,手指幾乎抓破臉皮。

「可惡阿!!!!!」露露羞的世界土崩石裂,精神崩潰跪在地上嚎
叫。

「幸虧你不斷倒數,我才預計到城主剩下多少血。」六口彌生冷笑
說。

「你!!!你這個下流的賤貨!!!我要把你碎屍萬段!!!」露露
羞舉起整瓶毒液想擲向六口彌生。

「無用的。城主死後戰爭立即結束,一天內不能PVP。

咦?!

你。。。你下跪求饒的話我考慮放過你。」六口彌生突然發現一個致
命破綻嚇得臉如土色,強作鎮定說。

「聽到沒有?下跪阿!人渣!」松美怒氣衝衝走向60名黑衣人。

「松美!!!你給我站住!」六口彌生怒喝。

「吓?不能PVP怕甚麼,讓我好好羞辱他!」松美恥笑著露露羞。

盛怒的露露羞咬緊嘴唇,滿嘴鮮血。

誰料到陰謀在成功之際會殺出一個程咬金。

「帕修斯拉她回來!」六口彌生大叫。

帕修斯不敢怠慢,立即把松美硬生生扯回六口身邊。

「怎麼了?!好好利用這一天不能PVP的時間阿!」松美不滿問。

「沒有系統訊息。。。」六口彌生努力狠撐雙眼掩飾自己的恐懼。

「甚麼阿?」松美一頭霧水,皺眉怒視六口彌生。

尼菲特突然明白六口彌生的話,瞬間感覺被潑了一盆冷水,毛骨悚
然。

「城戰還未結束。現在仍然可以PVP,不然系統會通告所有在普拉
姆斯城的玩家。」六口彌生盡量壓低聲線,不動聲色告訴松美。

「吓?!」松美大驚。

露露羞似乎也嗅到怪異的氣味,漸漸恢復理智。

「諾克斯死了阿?!」松美縮到六口彌生背後說。

「嗯。。。意味著。。。他並不是城主。」六口彌生壓下恐懼,慢慢
解釋。

「諾克斯不是城主?!」松美驚叫。

帕修斯直接用盾牌撞飛松美。

「甚麼?!」露露羞當然聽得一清二楚,他的眼睛失去焦點,抓著自
己的頭髮。

澎!!!大廳高處的窗戶被一隻龐然大物撞破。

一隻身形巨大的獅鷲在大廳中央懸空拍翼,展開的兩翼幾乎橫跨大
廳。

拍翼的風壓非常強勁,令地上的人幾乎站不穩。

「獅鷲?!這怪物超過300級阿!怎可能養在城堡?!」黑衣人驚
叫。

「露露羞。。。好大的膽阿。。。。」一人出現在獅鷲背上。
2016-12-19 21:43:03
依家睇番都幾好J
2016-12-19 21:45:24
留名
2016-12-19 21:58:03
留名

又玩一個回覆出一篇
逼自己快啲出哂
2016-12-19 21:59:10
第八章-螳螂捕蟬

我岩岩先知原來可以碌落去選擇更大既SIZE
2016-12-19 22:00:26
「露露羞。。。好大的膽阿。。。。」一人出現在獅鷲背上。

黑衣眾抬頭,還沒看清獅鷲騎士的樣子已經感受到他腥紅色的殺意。

「怎可能。。。哪來飛行座騎阿!!!騎兵和馭魔師也沒有!」露露
羞驚叫。

砰!獅鷲收起翅膀,重重摔在地上,整個地板震動起來。

白銀盔甲,燃燒的鳳凰羽毛,紅晶騎士槍───安多莉亞站在獅鷲背
上,居高臨下藐視著黑衣眾。

「安多莉亞?!」黑衣眾大感震驚。

「露露羞,要我解釋來龍去脈嗎?」安多莉亞冰冷的眼睛看著露露
羞,壓倒性的氣勢令露露羞窒息。

「等等!是他們殺死諾克斯的阿!」露露羞聲淚俱下指著六口彌生。

「一轉怎可能殺死三轉?聰明的你編一個好點的謊話吧。」安多莉亞
鐵面無情說。

露露羞額頭滲出豆一樣大的汗珠,腦裡陷入瘋狂的計算。

「叛徒,你還以為自己能活嗎?」安多莉亞像判官一樣在獅鷲背上審
視地上的露露修。

「去死吧!!!」露露羞整瓶藍穴蠍毒液擲向安多莉亞,手法之快不
可能閃避。

「小心阿!!!」尼菲特大叫。

整瓶毒液灑在安多莉亞身上。她的銀甲、白臉、粉紅髮上也沾上綠黑
色的毒液。

露露羞喜出望外,奇襲成功。

「讓我教你如何令敵人崩潰吧───」安多莉亞用手指沾上毒液送到嘴
巴。

一股苦澀無比的膿液滲透安多莉亞嘴裡每一個細胞,她本能地咳嗽著
───謹此而已。

「就是令對方明白彼此實力的差距──三轉和四轉的分別。」安多莉亞
像獵人玩弄獵物般譏笑著。

獅鷲昂首鳴叫,發出尖長的嘯聲。

「四轉。。。難道?!」露露羞大驚。

「我就是 ‘銀色龍紋’的會長、普拉姆斯城城主、隱藏的四轉職業──翼
騎兵。」安多莉亞此話一出,震懾大廳所有人。

「四轉。。。豈不是快350等?!」黑衣眾陷入恐慌。

「諾克斯。。。」露露羞墜入絕望的黑洞,回憶著。

「他一直是我忠心的僕人,甚至願意冒險成為我的替身防犯你這類人
渣。」安多莉亞眼神變厲,用騎槍指著露露羞說。

「你這麼強早應該顯示出來阿!這樣就沒有人敢攻城,其他玩家就不
會GameOver阿!」露露羞反駁。

「殺手鐧當然要藏起來,這樣就永遠處於上風。何況我不費吹灰之力
便把敵人打得落天流水,沒有掀露身份的必要。」安多莉亞說。

「你犧牲這麼多人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露露羞大罵。

「露露羞阿~虧你有臉目說出這句。同為會長,讓我告訴你吧。跟我
的霸業與覺悟相比,你只是我腳邊的小蟲而已。再者,我明碼實價招
兵買馬,何來卑鄙?」安多莉亞的嘴炮威力完全壓制了露露羞。

「可惡!!!那為甚麼你要暴露身份阿?!」露露羞大叫。

「因為~屍體不會說話的。」安多莉亞咧嘴大笑,露出雪白的牙齒。

獅鷲猛然跳上空中,黑衣眾爭先恐後湧出大廳。

紅晶槍燃燒起白色的烈焰。

「天虹衝擊!」安多莉亞大喝一聲,獅鷲像導彈一樣炸向黑衣眾。

轟隆~~~!!!尖塔外牆爆出一個大洞。

一個閃白色的巨浪突然猛撲向六口彌生五人,卻沒有任何衝擊力,連
頭髮也沒有撥動。

海量的光塵從衝擊點湧出,像雪花一樣填滿並懸浮在大廳。

星星光塵如水流一樣從安多莉亞的肩膀漉漉流下,她和獅鷲渾身閃閃
發光,像精靈一樣散發著夢幻的美感───假如忘記光塵算是屍碎的
話。
2016-12-19 22:01:10
安多莉亞離開獅鷲,走向六口彌生他們。

五人同時感到被獵食的恐懼。

「是你殺死了諾克斯?」安多莉亞在六口彌生面前停下,嚴肅問。

「嗯。我在他快毒死時‘開紅’殺死了他。」六口彌生堅定回應,她看著
安多莉亞身上的光塵明白沒有逃跑的可能。

「為甚麼?」安多莉亞看著六口彌生雙眼問。

「我不想城主之位落入人渣手中,謹此而已。」六口彌生答。

「哼~好。明晚的宴功宴記得出席。」安多莉亞滿意笑著,轉身走向
獅鷲。

「城戰結束了嗎?」松美問。

「還有少許敵人。我知道諾克斯被叛軍襲擊馬上召喚飛騎掃平西門的
敵人,但依然來遲了一步。」安多莉亞再嘆氣說。

「其實你大可以繼續隱藏身份,因為諾克斯GameOver後敵人也不知
道你的真身。」六口彌生說。

安多莉亞眼神一眨,苦笑起來。

「我的覺悟還是不夠阿~依然希望能夠拯救同伴,暴露身份在所不
惜。」安多莉亞搖頭嘆息。

「你這樣才真正辜負了諾克斯,浪費了他的帳號。」六口彌生冷冷
道。

「哼~孩子。好老練的口吻阿!你知道在跟城主說話嗎?別忘記我比
你高300級。」安多莉亞逼向比她高的六口彌生說,像妹姊鬥氣一
樣。

「要不是我遲起步,你就是攻城的人了。」六口彌生毫不畏懼說。

「哈~~~!有趣。」安多莉亞哈哈一笑,騎上獅鷲。

「休息吧。很快便沒有敵人了。」獅鷲一躍到半空,從破洞拍翼飛向
藍天。



「六口,你太搶戲份了。。。」松美驚魂未定說。

「是不是完了?真子很想嘔吐。」真子軟坐下來。

「嗯。完了。」尼菲特鬆一口氣說。
2016-12-19 22:01:23
第九章- 分道揚鑣
2016-12-19 22:02:44
魔法特效和狂野的戰吼不知不覺間沉默下來。

第三天的城戰非常平靜,牆外連人形也沒有,回復往日和平的模樣。

安多莉亞騎著獅鷲在空中翱翔,活下來的人聚集在中央花園等待系統
宣佈城戰完結。



GM03浮在黃昏的紅霞中。

「第一屆‘主城戰爭’即將完結。隨即禁止PVP24小時。

各玩家注意了喔 。10~9~8~7~~~~」

大家屏息以待,壓下越來越高漲的情緒。

「3~2~1~」GM03倒數完畢。



「系統提示:第一屆主城戰爭 完結。」

安多莉亞輕輕降落,和地上的戰友默默對望。

她高高舉起騎槍,露出勝利的笑容。

「喝呀!!!!!!!!」花園爆出一陣熾熱的歡呼。



真子高興得攬著尼菲特,六口彌生申展腰骨。

他們安全渡過了城戰。



GM03飄到花園眾上方施放璀璨絢麗的煙花慶祝,玩家熱情地揮
手。

「大家辛苦了~」GM03微笑說。

「GM!有方法復活城戰中GameOver的人嗎?我。。。失去了一半
的公會成員。課金的道具我也願意買!」精靈貓窩會長急急發問,忍
不住嗚咽。

「對不起,GameOver的玩家是無法復生。他變成的光塵後會被擊殺
者吸收。部份金錢和經驗值會轉移到擊殺者身上。如果復生
GameOver玩家的話會造成系統不平衡。不過,城戰中戰死的玩家在
48小時內再次購買帳號的話便會有三天的300%怪物擊殺及任務
獎勵經驗加乘。很快便可以追回等級喔。」GM03興奮說著,隱若
聽到金幣碰撞的聲音。

「太好了!!!多謝GM!」精靈貓窩會長精神一振。



「別客氣。讓我告訴大家姆大陸上各主城的戰報吧~~

普拉姆斯中央衛城───防衛成功,由‘銀色龍紋’公會控制。

古滋濕台───防衛失敗,於‘01天03小時前’由‘布拉格戀人’公會控
制。

哈格古───防衛成功,由‘獸人猶長 紅牙’控制。

維妮芙宮殿───防衛成功,由‘精靈議會’控制。

普拉姆斯中央衛城特別戰報。

攻城方參戰人數為-502人,陣亡289人。

守城方參戰人數為-435人,陣亡311人-包括85名叛軍。

接下來的24小時將關閉PVP工能,請好好休息吧。

以上。」GM03公佈數字。



紅色大廳重新吊上華麗的龍晶大燈,七彩光茫把大廳映照得如夢如
幻。枱上的美酒佳餚令人目不暇給,到處也是玩家碰杯的歡笑聲。

大家也脫下沉重的盔甲,換上可愛的時裝出席。貓耳、兔尾是必備。



安多莉亞穿上酒紅色的晚禮服,令人眼前一亮。

很難想像台階上美麗動人的女孩是一方霸主,戰埸上的終極死神。

她站在台階上舉起酒杯,大廳馬上安靜下來。

「多謝。我們今晚仍在這個豪華大廳慶祝,全因在座每位的努力。

我代表‘銀色龍紋’再次衷心感謝為位並肩作戰的盟友。

首次城戰,百密一疏。最大的敵人竟然在城內而非牆外,我身為城主
責無旁貸,絕無下次。」安多莉亞銀鈴般清脆的聲音在大廳迴響,每
字鏗鏘有力令人聽得頭頭是道。

她一拍掌,兩個NPC女僕從暗門提著腰高的大皮袋出來。

她們解開皮繩,一大堆龍幣源源不絕從袋口噴出來。

所有人被金光閃瞎,那堆金幣足夠買下拍賣所9成的裝備。

「這裡7000龍幣,大家隨便拿。以後的路多多關照。」安多莉亞
笑說。

玩家一窩蜂湧向金山,幾乎變成騷動。

手裡、胸前、衣袋、甚至用口咬,千方百計拿走最多金幣。

松美乾脆撲進金山把金幣扒進背包。
2016-12-19 22:03:06
特別嗚謝法官大人一路以嚟幫我捉錯字~
2016-12-19 22:05:22
大廳旁走出三個弘樂手為大家現場演奏,引爆狂歡的氣氛。

所有人也開懷暢飲,甚至有人在現實中嘔吐,需要下線洗澡。

安多莉亞被一堆公會會長圍著,她被哄得心花怒放,臉上一直掛著甜
甜的笑容。



杯盤狼藉,大部份玩家已經下線休息。

大廳剩下NPC女僕打掃及少量公會成員把佈置品收下。

松美五人還在角落大快朵頤。

「帕修斯!快拿那隻豬脾給我!」松美張開血盤大口把食物不斷倒進
去。

「免費也量力而為阿,你吃了六盤食物了。」帕修斯猶豫地把豬脾交
給松美。

「遊戲~怕甚麼~好吃~有屬性加乘~」松美一邊咀嚼食物一邊說,
把肥油和肉碎噴得滿桌都是。

真子和松美默默起革命,要把剩下的食物都吃光。

松美吃肉、真子吃甜品,合作無間。

「你們實在太嘔心了。」尼菲特忍不住吐槽。

六口彌生飽得捧著肚子打嗝。

「喲~我可以一起坐嗎?」安多莉亞禮貌地打招乎,像結交新朋友一
樣友善,完全沒有城主的架子。

五人停下動作呆望安多莉亞,松美嘴邊還滴著豬油。

「可以阿~畢竟你是主人。」帕修斯驚喜說。

安多莉亞笑著跳上椅子,坐到松美身旁。

松美立即被食物嗆到,往桌上噴出亂七八糟的肉糜嚇了安多莉亞一跳。

尼菲特沮喪得低下頭掩著臉,有半秒衝動把松美從好友名單刪除。
2016-12-19 22:07:47
「哈哈~慢慢吃吧,這種食物多的是。盡情跟我要吧。」安多莉亞哈
哈大笑,毫不在意。

「怎麼了?沒有公會內部派對嗎?」六口彌生微笑問。

安多莉亞眼神一轉,瞇起雙眼打量著六口彌生,臉上的笑容變得詭
詐。

「你很了解‘公會’阿~」安多莉亞語帶諷刺說。

「嘻~在其他遊戲當過會長,大同小異。」六口彌生呷一口酒淡淡
說。

「你們在現實認識嗎?五人一起開始玩這遊戲?」安多莉亞對這個五
人隊伍大感興趣問。

「不是喔。我跟松美、帕修斯是同學。尼菲特和六口彌生是在遊戲認
識的。」真子萌笑說。

「六口彌生。有趣的名字。」安多莉亞暗笑。

六口彌生偷偷瞪她一眼。

「城主很多事忙吧?怎麼有時間跟我們這些蹭飯吃的聊天。」六口彌
生反唇相譏。

四人也嗅到二人之間的火藥味。

「一個好的會長是會分權給可靠的同伴,不是嗎?你這麼有經驗也不
明白嗎?」安多莉亞嘴邊剔起一個恥笑。

六口彌生乾脆別過頭不理會安多莉亞。

「你們之後打算怎樣?」安多莉亞看著真子問。

「我們嗎?我們呢~~~應該是二轉後往古滋城繼續升等吧。我們都
以打倒大魔王為目標。」真子答。

「討伐魔王的條件知道嗎?要集齊4把城主金鑰才可以打開魔王城堡
的大門。你們有信心打倒我嗎?」安多莉亞從胸罩裡拉出一串銀鏈,
上面吊著一條手掌大的金色鑰匙,它上面刻著精美的花紋,隱約看到
普拉姆斯四字。

「城主的金鑰!!!」五人大吃一驚,看著安多莉亞胸前的金鑰,每
人夢寐以求的寶藏。

「我可以摸一下嗎?」松美嚥下口水大膽問。

「哈~當然~不可以。你是笨蛋嗎?」安多莉亞大笑拒絕。

「為甚麼給我們看這麼貴重的寶物。」六口彌生立即築起心防。

安多莉亞的笑容褪去,認真看著五人。

「打倒魔王的方法只有一個──合作。加入我的公會吧。」安多莉亞炯
炯有神的雙眼熱切期待著五人。
2016-12-19 22:10:46
五人暗暗吃驚,城主竟然親自邀請自己加入公會。

「這裡~。」安多莉亞給他們每人一張黑卡牌。

「這是經驗卡。怎麼了?」尼菲特看著黑卡問。

「只要你接受我的建議,你就可以使用這張卡牌。一張五百萬經驗
值,立即足夠跳升三轉,到達250級。」安多莉亞說。

眾人嚇得下巴摔在地上,雙手發抖看著這張平平無奇的黑卡居然藏著
500萬經驗值。

「但有條件。」安多莉亞眼神變厲。

「等我們先確認一下。2500萬經驗值對你來說多嗎?」六口彌生
挑出重點問。

「我下降了47級,現在剛好374級。勉強維持四轉條件。」安多
莉亞毫不保留說。

「用50等級換我們加入公會,太奇怪了吧?」尼菲特跟帕修斯耳
語,她的聲浪刻意給安多莉亞聽到。

「條件是───你!六口彌生,你要當我的副會長!」安多莉亞指著六
口彌生得意笑著。

「吓!?你腦萎縮嗎?」六口彌生大吃一驚,居然安多莉亞的目標是
自己。

「認真?這不是開玩笑喔。你公會的人會信服六口嗎?」尼菲
特提出理性質疑。

「有難度。但這款遊戲跟現實世界一樣求賢若渴。一個能幹可靠的同
伴太重要了,你能明白會長的感受吧?」安多莉亞直視六口彌生,想
用堅定的眼神說服她。

「我甚麼時候可靠能幹了?!」六口彌生反問。

「你們評價一下六口的人。你們認為她怎樣?」安多莉亞問其他四
人。

「六口很果斷冷靜。總能在短時間計做出最好的選擇。」尼菲特說。

「她很冷酷,但給人很可靠的感覺。真子待在她身邊總是覺得十分安
全呢。」真子手指抵在嘴唇回憶笑說。

「笨。。。笨蛋!」六口彌生被同伴稱讚害羞起來。

「一開始感覺很冷血,但認識久了明白她是一個很溫柔體貼的人。」
帕修斯也稱讚她。

「看~」安多莉亞得戚地張開手,試圖以群眾壓力說服六口彌生。

「小聰明而已~我。。。」六口彌生否認,被安多莉亞打斷。

「由你‘開紅’想殺死諾克斯搶城主之位來確保勝利已經證明你的能力綽
綽有餘。你不但有頭腦,更有膽識,同時有果斷的行動力。是一個不
可多得的人才。你撫心自問,加入我公會後省去大量升級時間,同時
更易討伐魔王。這不是最好選擇嗎?」安多莉亞說出鐵一般的事實,
每一個論點也無法反駁。
2016-12-19 22:13:05
六口彌生皺眉沉思。

「六口~你的事交由你決定吧。但我不會加入‘銀色龍紋’。」松美平靜
說。

「吓?!500萬經驗值還有金錢阿!你知道多少玩家想加入‘銀色龍
紋’嗎?現在我親自邀請你們呢!」安多莉亞大為錯愕,完全不理解松
美的決定。

「因為~我們要成立自己的公會並成為四城主!帶著我的同伴打敗大
魔王!」松美自信笑著說。

「你是笨蛋嗎?!光是守住一個城已經不簡單了。何況你要重新起
步?現在有這麼強的公會加入一定令你事半功倍。」安多莉亞站起來
激動反駁。

「沒錯。但線上遊戲的精髓正正是和伙伴一起成長,一起冒險。這樣
一步登天跟作弊有甚麼分別?就算封頂了也認識不到新朋友,這樣玩
遊戲還有意思嗎?」松美冷靜反問。

「六口彌生,你想想我說的話絕對合理,是最有效有益的建議阿!」
安多莉亞急說。

「我。。。」六口彌生一時難以回答。

「六口~你自行決定吧。留在我們這個小隊伍的確浪費了你的才
能。」松美站起來說,打開隊伍面版輕按。

「系統提示:六口彌生已被踢出隊伍。」

「。。。。。。。。」六口彌生沒有回應。

「哼~好大口氣阿松美。不過這正是我們玩遊戲的目的。」帕修斯站
起來。

「嘻~~~真子只會跟隨他們的。」真子笑著站起來。

「重新建立隊伍默契太煩了。」尼菲特也站起來。

「你們算甚麼意思?」安多莉亞驚問。

「我們要開始二轉了~不然進度只會更慢。」松美轉身離開大廳。

「再見了六口~你說二轉時要離開,現在有一個好歸宿了。」松
美補上一句,四人離開大廳關上門。

「只能說這是合理的決定。」六口彌生坐在安多莉亞身邊淡然說。
2016-12-19 22:16:26
四人前往銀行對面的市政廳尋找‘貝勒男爵’。

「松美真愛耍帥。那時候你也讓加奈帶升不是嗎?」帕修斯嬉笑說。

「我好歹也要拉怪,並非不勞而獲。我更曾經身陷險境阿!」松美回
想妖魔森林的日子猶有餘悸。



「勇者,恭喜你到達120級,可以晉升為二轉職業。每個基礎職業
也有兩個二轉職業。每個二轉職業會衍生兩個三轉職業。每個職業各
有特色,技能加乘的屬性也不同。請緊慎選擇你的發展路線。

轉職時,職業導師可能詢問你個人問題,請小心作答,因為他會根靠
你的答案決定你的職業,並非公開選擇。現在請尋找各自的導師──位
置如下。。。。」貝勒男爵說。



「好吧~各自轉職!再回到花園集合。」帕修斯說。

「真子不知道‘高魔法商會’在哪裡呢。。。」真子看著任務地圖苦惱
著。

「‘高魔法商會’在‘聖白花教堂’旁邊。一起去吧。」尼菲特說。

「快點出發吧!我要到北邊城外的‘獵村營地’呢。」松美急不及待說。

「那我和六口去。。。」帕修斯突然語塞。

對了,六口彌生已經退出隊伍,四人還未適應。

「好~一小時後回來花園集合吧。因為遊戲內密語系統設定為‘飛鴿傳
書’。只能一對一及按距離延遲5-10分鐘才收到訊息。所以很麻
煩,大家記得守時阿。」帕修斯說。

「嗯!」四人分開轉職去。



尼菲特來到一座歌德式的大教堂,彩色窗花畫著拉洛神開天闢地及打
敗大魔王拯救世界的故事。

「尼菲特 神職者將把一生奉獻給唯一真神──拉洛。奉祂的名字救助
弱者、審判世間的罪惡。我們將成為祂在地上的代表,領導世人得到
救贖。你有這份覺悟嗎?」紅衣主教問。

「是否包括盲目服從殺人指令?這是我對教廷的唯一不滿。」尼菲特
反問。

「神職者將把一生奉獻給。。。。。你有這份覺悟嗎?」紅衣主教重
覆。

「有。」尼菲特無奈答。

「尼菲特 我代表紅衣主教團宣佈,你正式成為教廷一份子──神
官。」紅衣主教從聖桌上拿起一件銀白色的祭司長袍,交給尼菲特。

尼菲特心滿意足接過祭司袍,撫摸袍上精緻的藍金色圖紋。





真子來到‘高魔法商會’內部。

三邊牆壁被形形色色的舊書填滿,桌上放著精密的銀器及藍藍紫紫的
液體。很多人埋首苦讀,氣氛像大學的圖書館一樣。



「真子 魔法師以知識及智慧帶領姆大陸進步。試探舊世界的極限,
發現新世界的領域。我們承傳遠古神秘力量──魔法,並把知識應用在
生活中改變現狀。你有這個信心嗎?」協會主席問。

「那個。。。有召喚使的選擇嗎?我對閱讀不感興趣呢。」真子尷尬
回答。

「有。請跟我來。」協會主席把真子帶到地牢的正方形密室,三邊牆
上有三道鐵門。

「請小心選擇你的召喚獸,因為你要跟牠成長一段時間,直到你有能
力召喚其他魔物。」協會主席說。

「哇~好像寵物小‧靈阿!」真子興奮地撲到第一道門,期待看到小‧
龍、車‧龜之類的可愛精靈。

她摸上鐵門,鐵門立即變成透明。

第一道門裡是一隻白色的鸚鵡,飛行時會留下一條光粉。

「靈鵡──增加你的技能範圍及治療你。」

第二道門裡是一隻綠色的獨角獸。

「蟲角獸──保護你及撞擊你的敵人,爭取時間給你行動。」

第三道門裡是一隻黑紅色的魔狼。

「火牙──加強你的魔法威力及吞噬你的敵人。」



選擇鸚鵡的話能大大減低她使用魔法的難度;選擇獨角獸的話便可以
直接保護其他隊友;選擇魔狼的話只會增加攻擊力。

「嗯~~~那一隻好呢。」真子苦惱著。

「魔法威力。。。力量。。。吞噬敵人。。。」這三個詞語突然深深
吸引著真子。

她靜靜看著魔狼,發現自己並不喜歡魔狼的外形。

它口中發出低聲的吼叫,真子甚至覺得害怕、反感。

她對魔狼的感覺很差,很想逃避它的視線,但她強逼自己面對。

「力量。。。我不要再被保護。。。成為負累。。。」真子皺眉沉思。

「真子 有決定了嗎?」協會主席問。

「嗯。我要魔狼。」真子冷冷道。

「這是初級召喚杖,只要把召喚靈石放進頂端的洞就可以召喚魔
物。」協會主席交出一把長杖給真子。
2016-12-19 22:17:31
松美來到‘獵村營地’,四周只有數間茅屋。對開是一個空曠的箭靶埸。

「要轉職嗎?」一個皮著皮甲,背著長弓的獵人問。

「嗯!我叫做。。。」松美精神奕奕自我介紹。

「誰管你的名字阿!擊殺藍色的敵人。」獵人粗魯打斷松美的說話,
把她傳送到靶場,在遙遠的彼端有一個蓋著藍布的稻草人。

松美怒火中燒,拉滿弓弦瞄準。

「喂!這麼遠怎可能射中阿?!」松美怒罵。

「誰管你的名字阿!擊殺藍色的敵人。」獵人重覆剛才的句子。

嘖!松美努力穩定自己的呼吸,突然注意到右邊的草堆後也有一個蓋
藍布的稻草人。她打著鬼主意,悄悄準備轉身射擊較近的稻草人。

在松美打算射擊之際,站在她右邊獵人突然拿起獵刀斬向松美,皮甲
變成一件藍色的布衣。

松美大吃一驚,立即側身躲開,拔出小刀插向獵人的胸膛。

就在刀鋒刺進獵人的布衣一瞬間,松美的身體突然動彈不得,僵在原
地。

「好~刺客。」獵人把一雙刻著花紋的銀色匕首扔在松美腳前,然後
轉身走回茅屋。

松美再次能夠自由活動,她呆望著地上的匕首,打開自己‘角色資訊’發
現自己的職業已經變成刺客。

「我的對白呢。。。」松美呆滯地拾起匕首走回主城。



帕修斯來到市政廳旁正方形的白色樸素建築───衛兵訓練營。

中間的大操埸有數十名NPC衛兵集訓,不斷揮動武器。

站在他們前方是一個穿著重甲和龍紋披風的教官。

帕修斯走向教官搭話。

「你好勇者大人。有甚麼事嗎?」教官問。

「我想問一下你是負責轉職的人嗎?」帕修斯反問。

「嗯。是的。你要轉職嗎?」教官問。

「對的。」帕修斯微笑回答。

「立正!」教官大喝一聲。

帕修斯嚇得夾緊身體站好,臉漲成紅色。

「帕修斯 劍士乃姆大陸上體質最優秀的職業。重裝護甲至雙手武器
都是我們的專長。但護甲跟武器只是工具,更重要是戰鬥的意志。你
必需要有堅韌的性格及體力才能無堅不摧。我們很多情況也要身先事
卒、衝鋒陷陣,同時不可以妄顧同伴死活。我們的劍象徵自身的榮
譽,你認為你是追求榮譽的人嗎?」教官問。

「是的!長官!」帕修斯大聲回應。

「下跪!」教官命令,帕修斯立即單膝跪下。

教官拔出長劍在帕修斯的兩肩點一下,再把長劍停在帕修斯頭上。

「我以普拉姆斯城貴族騎士長的身份冊封你為──騎士。你站起來的一
刻將會成為一個為榮譽而活的人。平身吧。」教官說。

帕修斯站起來,教官把紅寶石銀騎士長劍交給他。

帕修斯收起長劍,轉身離開。

六口彌生剛好進入操埸,她身後跟著兩個銀色龍紋公會的成員。

二人彼此呆望,百感交集。

「嗨~要轉職了嗎?」帕修斯微笑問。

「嗯。其他人呢?」六口彌生點頭,反問。

「都去轉職了,然後出發往古滋城。祝你好運了~城戰時要小心點,
副會長難做呢。要交換電郵嗎?我怕哪一天我們沒在線上而你有危險
我們就失去聯絡了。」帕修斯笑道。

「那個。。。」六口彌生皺眉想說話,但被公會成員打斷。

「副會長請快完成轉職。安多莉亞大人還有要事跟你商討呢。」公會
成員說。

「我們會再見的。」六口彌生急步進入操埸。

帕修斯看著六口彌生的背影嘆息。
2016-12-19 22:20:04
四人換上二轉的裝備,配備新的武器。

神官、刺客、召喚使和騎士組成的四人小隊向古滋城出發。



他們再次前往西邊,經過牆外的大樹,回想起六口彌生教他們‘開紅’躲
過黑衣人的事,一切盡在不言中。

「出來吧!波波!」真子突然把一粒黑晶石塞進召喚杖,狠狠插在地
上。

她身邊跳出一隻獵犬身形的魔狼。

「急不及待試用技能呢~哈哈」帕修斯笑道。

「樹底下有‘開紅’的人阿!」真子盯著大樹,神色凝重說。

「甚麼?!24小時未過,誰阿?!」松美望向大樹,黑衣人脫下斗
蓬──正是六口彌生。

六口彌生穿著銀光裝甲向他們揮手。

四人喜出望外,飛奔向她。

「為甚麼你會在這裡?為我們送行嗎?」松美率先發問,看到六口彌
生已經換上很利害的裝備。

「六口已經三轉了吧?」尼菲特難過地問。

並非妒忌,而是失去同伴的心情。

「非也。這些是你們的~」六口彌生打開背包,跌出十多件閃閃發光
的強化裝備。道袍、魔杖、匕首、裝甲應有盡有。

「城主太厚禮了吧!」眾人看著滿地神裝口水直流。

「非也。從公會倉庫偷的。」六口彌生奸笑說。

「吓?!副會長也要偷?!」帕修斯驚問。

「記得我打算選擇甚麼二轉嗎?」六口彌生反問。

「真子記得是‘浪人’。」真子回憶說。

「帕修斯,轉職時最後的問題是甚麼?」六口彌生笑得更狡猾。

「你是否一個追求榮譽。。。難道?!」帕修斯突然領悟到甚麼。

「哼~‘銀色龍紋’既死板又無聊。我仔細一想還是不適合我。因為我是
一個‘浪人’阿~!哈!」六口彌生笑道。

「甚麼甚麼甚麼甚麼甚麼甚麼?!真子不明白快給我解釋。」真子高
興得活蹦亂跳,拉著尼菲特問。

「她好像打算離開‘銀色龍紋’。」尼菲特笑道。

「那經驗卡呢?!一張500萬阿!」松美急問。

六口彌生從背包掏出一張黑卡。

五人嚥下口水,飢腸轆轆。

嗦嗦嗦~

六口彌生把它撕碎,卡牌突然爆出大量光塵。

樹葉沾上星塵閃閃發光,像聖誕樹的燈飾一樣美麗。

「哈?!」帕修斯難以置信,傻笑著。

「松美說過吧~要成立公會打倒大魔王。安多莉亞終有一天成為我們
的敵人,我不用這張卡的話還是銷毀它比較好。」六口彌生奸笑說。

五人站在星塵中微笑對望。

「在那邊阿!!!」城門中衝出十多個銀袍玩家,‘銀色龍紋’的成員。

「快跑吧!趁PVP未開放離開這裡。」六口彌生拉著真子飛奔。

「出發囉!向古滋城前進!!!」松美高興得連跑帶跳帶著眾人奔向
西邊。
2016-12-20 00:25:03
pish
2016-12-20 00:42:04
.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