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微血腥][微18+]我比狼人點錯相,然後比隻吸血鬼救返?!(2)

108 回覆
16 Like 0 Dislike
2019-10-06 21:31:18
各位好耐無見計落應該都有差唔多兩個月無出過文了,真係懶咗唔少連個故啲Detail位都要重睇自己寫過啲咩先可以寫到落去
不過都好老實講香港最近幾個月發生太多事,實在無太多心思可以花係寫文身上,但係我既然開得PO,就一定會堅守番以前既原則,儘量一日一文(Or 兩日一文),希望大家睇得開心!
循例都要講番句,新Post無……
傻啦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
VG 12

「忘返」依舊是「忘返」。

「忘返」依然是一所書店,只是店內再也沒有人與阿Q打鬧、沒有人與曉真換班、沒有人興多采烈地為顧客介紹書籍。店內歡快氣氛不再,愁雲慘霧籠罩住「忘返」,貼在落地玻璃上、經受日曬雨淋而漸漸脫落的尋人啟示也宣示了無能為力的失落。

「已經半年了……安凡那小子仍然沒有一點音訊。」收銀臺後的阿Q看著門外的尋人啟事被風得剝落、飄走,開口道。

「嗯。」曉真沒有多說甚麼,她筆直的站在書架旁邊,撣著五分鐘前才撣過的書架。

那書架放了安凡看過的書,還有他最愛的作家出版的書籍。

曉真還記得安凡在失蹤的前一天,才剛剛和自己約好了要去看電影。她還記得自己當天花了一小時打扮自己、化了一個好久沒花的妝容、更早了半個小時就到電影院前等候安凡,可是直到電影完場,她也沒能等著他。

曉真很生氣,回到家哭得妝都化開了,她覺得安凡是個大話精,根本就不遵守諾言;安凡也是一個大笨蛋,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愛看電影、不知道自己平日因家管嚴的關係而甚少外出,這次是用盡全力討好父母才得到特許、也不知道自己一直也想要和他約會。

曉真還想著下次上班見到安凡,必須得要擺個臭臉,讓他知道自己很生氣。可是等著一天,等著又一天,曉真始終沒能等到安凡上班的那天。

安凡就此從眾人的生活當中消失,無聲無息。

「也許,我們都必須承認一個事實,一個無論如何也不能忽視的事實。」阿Q突然語調沉重的道:「安凡被吃了,被狼人吃了。」

狠人在「表社會」中雖然有一定地位,可也不代表他們都是守法的好市民。狼人有著人類的外皮,可是骨子裡仍然有著狼人的獸性,人類的血肉對他們來說有著異常的吸引力,特別是月圓之夜,他們更加無法抑壓自己的野性,因此「表社會」的人類一般也會特別注意月圓的夜晚,儘量減少外出。

然而,只要不是太過嚴重的吃人事件,就是「特殊種族調查科」都會對狼人們的惡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此「表社會」的尋人啟事一直都是各市中數量最多的,就算向警察報案,絕大部份都只會是無功而回,或是直接宣佈死亡。

當然,屍體是怎麼樣的找不回的了。但是家屬們都心知肚明,只好含冤接受。

「這個說法不無可能。」一個少年推門走了進來,說道。

來者正是安凡的好友可邁。半年過去,可邁臉上曾經掛著的一抹玩世不恭微笑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愁容、明亮有神的雙睛卻被一層層的黑眼圈拉垮、整潔的臉龐也被長期沒有整理的鬍渣取代。

可邁在安凡失蹤過後,日日夜夜都在街上張貼啟事,在網上發佈安凡失蹤的消息,怎至動用到父母在政府內的人脈幫忙。可是想當然,一點消息也沒有得到。

自此,可邁偶爾都會來到「忘返」跟阿Q和曉真交換情報,大概是大家都認識安凡的關係,相處起上來都沒有任何問題,甚至可以說是一見如故。

「但是有一點很奇怪,我的同班狼人同學和安凡是同一天失蹤的。後來那同學則是被發現死在安凡家附近的巷子,巷子中也有打鬥的痕跡。若果只有安凡一人失蹤,我也許會認為這起事件和狼人有關。但是那狼人和安凡向來沒有接觸,又怎麼會剛好出現在安凡家附近的巷子?再說了,有能力殺死狼人的,除了吸血鬼,我也想不到有其他可能了。當然,SSIF也是有這個能力,可是他們兩者關係匪淺,大概不會亂下殺手。」可邁走到曉真面前,接過曉真手上的撣子,道:「我猜,那呆子仍然活著,只是現在身處在一個非常嚴重的處境,無法和我們聯絡罷了。俗說常說『呆子有呆福』,他不會死掉的。」

可邁一番說法著實有理,曉真哭腫的雙眼也終於綻放了一點希望,用力點頭道:「對,他一定不會有事的!」

阿Q當然也是備受鼓舞,可是他仍然有一點疑問:「就算安凡那麼倒霉,不小心捲入了狼人和吸血鬼的爭鬥,SSIF應該也會出面幫忙。而SSIF是為市民服務的部門,理應不會無緣無故扣押安凡這麼長時間。如果依照這樣的邏輯推論下去,安凡最有可能身處的地方是……」

「是吸血鬼身處的『裡社會』。」

又有一把男聲推開「忘返」的大門,但是這個人卻不是曉真、阿Q或是可邁的朋友,而是顧客。
2019-10-06 21:36:55
好耐冇見
2019-10-06 22:02:00
Long time no seeeeeeeee
2019-10-07 00:05:44
等你好耐
2019-10-07 18:58:56
新讀者留名
2019-10-07 19:24:58
終於有文
2019-10-08 02:20:10
寫定有存貨 定決心一日一更?
2019-10-08 10:52:19
向來都決心一日一更但做唔做到就另一回事啦
2019-10-08 12:39:23
等左好耐
雖然呢排真係無咩心機
2019-10-08 16:16:54
留名
2019-10-08 16:17:50
合法公民抗爭
請大家跟住做
https://lih.kg/1637669
2019-10-08 23:44:10
*

把新買的書放進手工造的皮包,天允愉快地走在「裡社會」外圍的街道上,完然無視眾人投來的奇異目光。

畢竟走在那兒,簡直和在地獄的邊緣走鋼索一樣危險,吸血鬼隨地都可能從暗角位置跳出來大快朵頤。因此,「特殊種族調查科」長期都會指派局員到「裡社會」外層的街道巡邏,確保沒有可以讓吸血鬼躲藏的暗角或是其他潛在危險。也因為這個項目雖然輕鬆卻又帶有幾分危險,不少老局員也會派新晉的局員單獨前往,一來可以訓練他們的危機意識,二來如果真有吸血鬼出現,也可以當是訓練的一環。

要是不小心死了,那也只能怪他實力不足了,會在外圍守株待兔的吸血鬼,大多都是落單或是實力不足,不能進入大社團的弱者。

天允也是「表社會」的居民,當然知道這些潛規則,但是他並不是因為信得SSIF的局員有能力處理突發事件的能力,也不是相信不會有吸血鬼出現,而是他根本不在乎。

他壓根兒就不在乎會不會有人巡邏,有沒有吸血鬼,他只是走在自己想走的路上,好像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或物可以阻擋到他。

「抱歉,這兒是『裡社會』外圍街區,非常危險,請你回到『表社會』的街道上。」一名綁著高緊尾,神色英氣的女子突然從旁出現,攔在天允面前說。

「就叫你不要這麼沒禮貌了,我們可是政府人員,對待市民都得以禮相待。」女子旁邊則是一個嬉皮笑臉的男子,左臉頰上的刀疤似乎宣示了自己參與過相當危險的戰役。

他轉頭對天允說:「麻煩你回到『表社會』的街道上,要是出了甚麼意外那就不好了。」

天允沒有馬上照他們的話做,而是側頭看了看他們雙手:男子右手中指戴著象徵SSIF局員的戒指,而女子則是無名指。看來兩人的身份都無誤,而且男子的階級和實力比女子都還要高。

女子見天允沒有行動的打算,提高了嗓識,又說一次:「請你馬上回到『表社會』的街道,不要給我們添麻煩!」

「別這麼大聲好嗎,銀羽?」男子皺眉對銀羽說。

「他要是再不回去,我可就要動用武力了,湯遜。」銀羽似乎絲毫不懼怕比自己高階級的男子,湯遜,大聲道。

天允依舊是不為所動,但是兩人的名字和簡歷已經在他腦海中頁頁播放:「爆拳」的銀羽和「弧光」的湯遜,兩人是SSIF近期最為灸手可熱的師徒組合,以火爆脾氣和其異能爆炸拳擊聞名的銀羽擁有強大的攻擊力,但是攻勢單一不變,欠缺機動力;湯遜的「弧光」異能可以把自己身體化為流光,模糊對手視線,攻擊力雖然欠奉,但是機動力和協作力強,是一個團隊必不可少的輔助角色。

兩人最近聯手解決了好幾個懸賞單上排名前三十的狼人,也幫忙警察組織攻破黑社會的行動,最重要的是他們兩人都是「五煞」「鑫鑫」的腐新收的屬下,前途無量。

湯遜向天允擺手示意:「先生?先生?你聽到嗎?」

天允道:「謝謝你們的提醒,但我今天想走這條路回家。」

別說是一旁火爆的銀羽已經快要發作不說,就是好脾氣的湯遜也忍不住怒道:「先生,我希望你不要再為我們的行動添亂了!你應該很清楚自己是走在甚麼樣的道路上,而且是在和甚麼人說話。要是你再不聽話,我將會把你交給警察。」

天允冷笑一聲,沒有答話,然後半蹲在地打開手提包,拿出了一支羽毛筆。這年頭是圓珠筆橫行的世代,根本就不會有人使用羽毛筆這種中世紀的產物。

可是不知為何,這根羽毛筆在天允手上卻一點都不突兀,反倒讓人覺得兩者是天作之合的一個配對。

「羽毛筆?」湯遜暗忖,對天允的舉動感到可疑的同時也察覺到了一絲不妥。

湯遜用手指敲了敲銀羽的手背,這是兩人設下的暗號,意思是:「有不妥,隨時可以動手。」
2019-10-09 00:36:52
法師?
2019-10-09 21:38:03
冇人嘅
2019-10-09 22:28:54
好正常嘅
2019-10-09 23:03:36
出文啦快d
2019-10-09 23:40:12
銀羽雙手拳縫早就隱隱約約可見幾絲火光冒出,湯遜的身體也綻放了幾分光華,兩人皆己進入戰鬥狀態,準備好應對眼前的天允。

「C級局員銀羽,每一次擊拳都會伴隨強力的爆炸;B級局員湯遜,身體會化為流光,這就是你們倆人的異能。」天允又從手提包中拿起一本筆記本,隨便翻開一頁,說:「我不認為你們對上我,會有任何的勝機。」

「你為甚麼會知道我們的資料?你也是SSIF的人嗎?」湯遜雙腿已化成流光,雖然沒有可能比得上光速,可是卻也不比雷潮的速度遜色。

「不,他沒有戴戒指!局內規定所有局員都需要戴上戒指以茲識別,他沒有戴上就足以證明他不是局員!」銀羽倒是細心,馬上就察覺到天允沒有戴SSIF的戒指。

「說!你是從哪兒得知我們的資訊?」湯遜怒問,手指閃出一束流光襲向天允。

只見天允從容側頭,閃過了湯遜的閃光攻擊。銀羽和湯遜默契十足,見湯遜的攻擊不得手,矮身搶前,下鈎拳已經來到了天允下巴。針對下巴的拳擊本來就已經殺意十足,配合上銀羽的異能就更加危險!

在這危機關頭,天允依然是不慌不忙,一邊用羽毛筆在筆記本上書寫的同時,一邊向後躍躲過了銀羽火藥味十足的一拳。

「你竟然……!」正當銀羽驚訝天允那單薄的身子可以躲過訓練有素的自己的一拳時,適才用來揮拳的右手竟不受控地朝自己臉上轟來!

銀羽打心底沒有想過相處二十多年的右手會有不受自己控制的一天,沒能反應過來,硬生生吃了自己一記爆拳飛出數近十米遠!由此可以看出她剛才是真的起了殺心,異能全開,想要解決天允。

「銀羽!」湯遜也沒有想像過會有這樣的一個局面,當下也沒有打算繼續追擊天允,而是身化流光趕到銀羽身邊!

「可惡……他也是……異能…人!」銀羽臉上全是燙傷和燒傷的創口,雖然在千鈞一髮之際把異能削弱,但剛才一拳也有七成異能,這下子臉上必留疤痕。

湯遜聽罷馬上回頭看向天允,仔細的感應著剛才銀羽和天允交錯時一剎、所留下的殘餘異能。果不其然,空氣中除了銀羽異能的硝煙味外,還能感覺到一絲淡淡的異能痕跡。

「看來他要麼是未有登記在案的異能人,要麼就是局裡的叛變者。」湯遜放下銀羽,瞪著天允。

對比起狼人、吸血鬼和人類三個種族,異能人的人數可以稱得上是少得可憐。為了吸納每一個有可能成為未來的戰力的異能人,所有異能人在異能覺醒的時候就必須要向「特殊種族調查科」登記在案,並且會自動成為局員候補,在成為局員候補之後,就可以隨時進入訓練班學習如何成為一個「特殊種族調查科」的局員。雖然這個政策並不是強制性的,但是近九成五以上的異能人都會主動前來申報,希望可以成為SSIF的一員。

而叛變者則是成為SSIF一員以後,因私人原因、利益問題或是被上級視為危險份子,而離開局裡的異能,他們都統一被稱為「叛變者」。先前「思想家」詩綿利用異能找出的「一口吞」則比較特別,他骨子裡是一個叛變者,可是表面上仍然在為SSIF賣力,不過最後也是被人成功討伐。

「先旨聲明,我可不是未有登記的異能人或是叛變者,我是一個守法的良好市民呢。」天允似乎看穿了湯遜的念頭,先開口澄清。

「你是甚麼人?我可從來沒有聽過你這號人物!」湯遜此刻深知眼前的少年是一個危險人物,遠不是自己可以應付的程度,因此決定先打探清楚對方底細。

「這世上有太多人你不認識了,有甚麼離奇的?」天允大笑,似乎覺得對方說了一個笑話一樣。
2019-10-10 00:58:30
2019-10-10 03:33:41
長啲啦
2019-10-10 16:00:59
湯遜也知道以自己的階級來看,的確不可能認識所有異能人,單是在局內認識到「五煞」己經可以說是極限了,再上一級的「Sephiroth」根本就是自己難以企及的存在,難不成這少年……

「我知道了,我們會離開的。」湯遜不能肯定自己內心的想法是正確,可是大丈夫能屈能伸,適時的退讓但可以保全自身並不是壞事。

「是你們先對我動武的,現在卻想要離開?」天允不滿的說,又開始在筆記本上書寫了一長串的字句:「我覺得身為一個SSIF的局員,卻沒有一點動手殺人反被殺的覺悟,配得上是SSIF的局員嗎?」

「嗯…?嗯嗯!嗯!」湯遜想要開口為自己辯駁,但嘴巴卻是怎麼用力都無法發半點聲音。

「我覺得你有點吵,所以先不讓你說話了。」天允把封閉湯遜語言能力一事說得就像是在餐廳點餐一樣自然,又道:「看來有必要改變一下訓練班的教學內容,現在的新局員個個都軟趴趴沒半略能耐。腐也是老糊塗了,竟然把這種小角色收為己用,完全不在乎質素。」

湯遜冷汗自額上滾滾而下,他現在終於確信眼前少年的異能與階級絕對是A級或以上的程度。要是真動起手來,要殺掉銀羽和自己都是易如反掌的事,他現在不過是在戲弄自己取樂罷了!

湯遜看了看重傷倒地、奄奄一息的銀羽,下定決心要帶著自己的伙伴逃離這兒。反正自己的異能本就不擅攻擊,倒不如盡展所長逃跑。

既然心意已決,那就當機立斷吧!湯遜異能催谷至極,身軀頓時散發出好比烈陽一樣的強光,天允也不得不閉上眼睛移開視線。

「好機會!」湯遜暗忖,抱起銀羽拔腿就跑。在「弧光」異能加持之下,湯遜的速度堪比流星,眨眼間已奔出好幾百米開外。

然而湯遜始終不是真正的流星,始終不是真正的流光,沒有流星的速度和流光的質量,他終究還是被追上了。天允斯文的臉幾乎貼上了湯遜的臉,冷笑道:「你不可能逃得了的。」

湯遜不由得大吃一驚,他看著天允飄在半空的身子竟然可以追上自己「弧光」的異能速度,眼神不自禁地流露了恐懼。

不可能!不可能!這人的異能究竟是甚麼?為甚麼他可以追上我的速度?他的異能是屬防禦型的還是攻擊型?是被動觸發還是主動觸發?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為甚麼是我?

「要不是你多管閑事,也不會落得今天這樣的下場。」天允的言語如同寒冷,直教湯遜從心底顫抖起來:「『消失』。」

沒有轟動的爆炸,也沒有戲劇性的化灰,更加沒有科幻電影的空間撕裂,湯遜和銀羽兩人就只是從天允眼前的空間中消失,連同湯遜釋出的「弧光」異能都半點不剩地消失了。

天允理理衣服,對於自己剛剛抹消了兩個人的事情毫不在意,在他眼中這就是喝人吃飯一樣普通不過的事,不需要多在意。正如人類走在路上時,不會注意自己踩死了多少隻螞蟻一樣,這是不實際也是不必要的。

理好衣衫以後,天允發現自己的手提包還在方才的街道沒有帶來,不禁嘆了口氣說:「『提包』。」那皮製的手提包就憑空出現在天允手上。

「時間都浪費了。」天允原本是打算慢慢的在「裡社會」外圍走走,觀察一下這個陌生的地方,豈知會被銀羽和湯遜兩人打擾,破壞了自己的好心情。

天允就是這樣,只要自己的行動被人擾亂,他就再也沒有心思繼續做下去。因此他總是難以從一而終地完成一件事。

而這世上如今只有一件事,就算被人毀了他的興致也會想要繼續完成下去。

「罷了,今天就先這樣吧。」天允的視線穿過了「裡社會」的尖刺圍欄,似是要搜尋著甚麼一樣,眼神迷離不清道:「如果可以,希望我們可以早點相見,吸血鬼之王李安凡。」
2019-10-10 16:30:56
Sephiroth No.1?
2019-10-10 16:47:06
2019-10-10 18:29:56
今日咁早估你唔到天允係高級人
2019-10-10 19:22:56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