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世界][歷史]我啊爸臨終之前叫我復興漢朝!(3)

996 回覆
58 Like 5 Dislike
2019-10-07 16:30:43
push
2019-10-07 19:55:40
皇帝喎
2019-10-07 19:57:39
一直都覺得係
2019-10-07 20:26:13
劉辰續道:「樓主,朕一直以來很少上連登,很少留言,更從來沒有想過要催你出文,這是因為朕信任你,正如你的囡囡信任你一樣。朕信任你會馬上更新,會立即出文的,對吧?」
2019-10-07 20:41:18

巴打次次都改得好好笑
2019-10-07 20:54:56
2019-10-07 23:24:24
又幾有創意
不過今日冇文,應承大家聽日會出多啲
2019-10-07 23:25:14
唔好召喚神獸
2019-10-07 23:31:34
仲有半個鐘就聽日了
2019-10-07 23:50:12
2019-10-08 00:04:37
唔會

2019-10-08 00:06:33
北伐
2019-10-08 02:14:24
深夜一推
2019-10-08 02:56:54
這劇情是必須發生的
2019-10-08 03:04:57
屌半個機械人
2019-10-08 08:18:47
2019-10-08 11:30:31
十米好似少左d
2019-10-08 15:11:29
10 miles
2019-10-08 16:35:50
新讀者留名
2019-10-08 21:36:19
第六十三章 陰謀

艾力緩緩睜開眼睛,目光所及,只見這裡四面環牆,燈光昏暗,微弱陽光從一個小天窗揮灑進來,映照出房間的輪廓。此情此景,明顯是一個密室。

他嘗試移動,卻驚覺自己被綁在一張椅子上。他驚惶失措,試圖掙脫束縛,無奈麻繩極粗,根本不能動彈半分。

掙扎無果,他拾頭一看,只見一男子走進視線範圍。

「(阿拉伯語)你…你是誰?」他情急之下使用母語,但當意識到男子是一名亞洲人,便嘗試以漢語說道:「你…你是什麼人?這裡是什麼地方」

白晝坐到對面的椅子上,笑笑道:「很明顯這裡是一個密室,你已經昏迷兩天了。至於我嘛,就是打暈你的人。」

艾力整理思緒,回想起失去意識前的情況,他明明已經制伏了那個可怕的女子,還準備殺人滅口,但突然被人從後襲擊,接著便昏迷過去。想到此處,他恍然大悟,睜大眼睛,說道:「我知道了…你是那個女人的同伙!你們…你們到底想怎樣?」

「沒怎樣,只是我有些事情不明白,想問一問你。」

「什…什麼問題,我要說的都說了。」

白晝點點頭,道:「所以商元真的死了嗎?」

「商元…」艾力想一想,道:「你是說相中那個男子?對…他真的死了,我親眼看著的。」

白晝露出質疑的表情,把弄著手上的刀子。

艾力嚥一口水,道:「是真的,你相信我吧,我還有證據!」

「證據?」白晝停止把弄刀子

艾力點點頭,道:「你現在有沒有電腦之類,總之能夠上網的東西,我可以立刻拿證據給你看。」

白晝走到旁邊的桌子前,把手提電腦拿來。艾力一臉為難,說道:「你好歹也先解開我的手,不然我用不了電腦。」

白晝猶豫片刻,接著順其意願,解開手綁,反正自己有槍在手,諒他也不敢輕舉妄動。艾力舒展一下筋骨,接過電腦,開始拿出所謂的證據,當然,白晝全程在旁監視,以免他有什麼不軌企圖。

艾力專心注視屏幕,敲打鍵盤,不發一言。以白晝中規中矩的電腦知識,猜想他應該是想在瀏覽雲端之類的東西,但介面卻非一般民用的雲端系統,也許是類似暗網內的雲端系統。
2019-10-08 21:36:38
艾力開啟一個檔案,檔案名稱是阿拉伯文字。檔案內有多段影片,每段影片縮圖都是一名犯人跪在鏡頭前,旁邊站著兩名蒙面槍手。白晝已有預感,這些大概是行刑影片。

他點擊其中一條名為「0102」的影片。

影片開頭,商元跪在鏡頭面前,手腳被綁,披頭散髮,臉上皺紋滿佈,老態盡現,彷彿訴說著一段段滄桑歲月。背景傳來聲音:「(阿拉伯語)你叫什麼名字?」

艾力免得浪費時間,於是直接快轉到影片末,最後十秒。只見蒙面槍手舉起步槍,抵著商元的後腦。商元閉起眼睛,臉上似有淚痕。過了片刻,蒙面槍手接收命令,扣下板機。「砰」的一聲,子彈貫頭而出,鮮血迸裂,額頭上出現一個可怕的血洞,不久,商元呼吸停止,應聲倒地,生命隨之消散。

播放完畢,艾力關閉影片,說道:「看到了吧,他真的已經死了。」

白晝畢竟見慣生離死別,對此也沒多大感觸,只是從他加入復漢組織起,對商元的英勇事跡便常有耳聞,如今看著一代英雄殞滅,不禁略感惋惜。輕嘆一聲後,也瞬速平復過來,說道:「好,但是我還有一個問題,蒙古國的二公子和你們有什麼關係?」

「這個…」艾力目光閃縮,左看右望

「告訴我,我答應會放你走。」白晝淡淡道

艾力冷冷一笑,道:「你會放了我?信你才有鬼。你殺了我吧,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白晝拿起小刀,眼神冰冷如死神,說道:「殺了你?不會,我會慢慢折磨你,把你的肉一片一片割下來,再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讓你生不如死,這才是我慣常的做法。」

艾力嚥一口水,泠汗直冒。若然將巴特的秘密說出來,必會為「波斯灣聖軍」招致滅頂之災,但是如果不說,那種切膚之痛必定生不如死,血腥的畫面光是想像已覺噁心可怕。

躊躇半晌,最終,他深呼吸一口,決定寧受千刀萬剮,也絕不服從!雖然如此,但面對極限痛楚,他依舊無法神色自若,眼神透著無比恐懼。

白晝突然笑一笑,然後扔掉小刀,說道:「但是我覺得你應該不是怕受皮肉之苦的膽小鬼,」接著把臉湊近艾力,續道:「告訴我,你最怕的是什麼?」

艾力臉上全是冷汗,頭髮也濕透,嘴唇顫抖,說不出半句話來。

「不說嗎?」白晝皺眉道:「讓我想想,既然你連生不如死的折磨也不怕,自然也不會怕死。那麼…難道是家人?不對,根據商元筆記的記載,你應該是沒有家人,也無兒無女。」他托起下巴,認真思索,說道:「那麼對你來說,到底什麼是最可怕的呢?」
2019-10-08 21:37:01
白晝思索片刻,接著靈光一閃,說道:「哦…我知道了,你最怕的是你的組織會滅亡。」他續道:「這樣的話一切就能說通了,你為什麼寧死也不願意出賣巴特,是因為你知道出賣了他,就可能會為你的組織帶來滅頂之災,我說得對嗎?」

艾力瞠目結舌,感覺全身一絲不掛,在這個男子面前什麼也掩飾不了。但震驚也只是一刻,下一秒鐘,他便冷冷一笑,道:「你知道就最好,那你就應該知道你沒有什麼可以威脅到我。」

白晝冷笑道:「是嗎?」

「當然,難道你可以滅了整個「波斯灣聖軍」嗎?雖然我不否認你那個女伴確實很厲害,但如果想打倒千軍萬馬,還是有點痴心妄想。」艾力對此頗有自信

「他當然不可以,」密室鐵門打開,門後走出一名男子,劍眉星目,衣冠堂堂,手上拿著一本筆記。他續道:「但是我可以。」

白晝轉過身來,拱手道:「參見陛下。」

進門之人正是劉辰!

兩天前,當劉辰接到白晝的來電,得知他拖著兩個昏迷的人,滯留在伊拉克境內,便立即派人前往接應。事情十分順利,三人在昨晚便已抵達漢省境內。零號因損毀嚴重,已被轉移至“科技部"進行維修,而艾力傷勢不重,作簡單包紮後,便被送往皇府地牢的密室。

艾力驚訝詫異,說道:「你…你又是什麼人?」他總覺得男子有些面熟,一時三刻卻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劉辰緩步走近,待艾力看清他的容貌,立即瞪大眼睛,驚道:「哦…你…你是中國那個什麼自治區的首長!」他總算想起不久前的新聞報道

劉辰笑笑道:「你猜對了。」

艾力看看白晝,再看看劉辰,說道:「你…你們是一伙的?他是你派去的人?」他本以為零號和白晝只是單獨行事,即使背後有勢力支持,也不過是一些武裝組織。他哪裡想到二人背後竟牽涉到一個國家!

「嗯。」劉辰翻閱手上的筆記本,說道:「中東的局勢那麼混亂,勢力盤根錯折,本來呢,就算派兵去也未必能殲滅你們。但是現在竟然被我得到了這本指南書,」他把勢力分佈的篇章展示給艾力,續道:「要剷除你們這些烏合之眾,簡直是輕而易舉。」

艾力一瞥那筆記本,心知自己已成俎上魚肉,但還是死不心惜,說道:「哼,我對你們的政治環境熟悉得很,凌楚一直想收回兩省,如果你無緣無故插手中東事務,他肯定會借題發揮,到時候…哼,你想想自己的處境吧。」

劉辰笑笑道:「好,我最喜歡跟有智慧的人說話。那我也告訴你,我是不可能會出兵的,但是你想想,凌楚奉行帝國殖民主義,一直對中東地區虎視眈眈,那如果我把這本筆記交給凌楚,他就等於得到了中東世界的通行證。你猜猜,到時候他會怎樣?」
2019-10-08 21:37:30
凌楚政權的殖民主義一直是中東世界的一大隱憂,近半年凌楚的爪牙已延伸至伊朗,長此下去伊拉克也難以獨善其身。幸虧伊拉克的勢力錯綜複雜,而且資訊封閉,外界難以知曉其真正實力,才讓凌楚稍為卻步。倘若他得到完整的資訊,想必伊拉克必在三個月內淪陷。

凌楚絕對是比巴特更可怕的對手!

想到此處,艾力捏一把冷汗,猶豫片刻,最終心灰意冷道:「算了,你想知道什麼,我告訴你便是。」

劉辰笑笑道:「聰明,好,現在告訴我,蒙古國和你的組織…那個什麼「波斯灣聖軍」有什麼關係?」

艾力回道:「是蒙國總統的二兒子巴特,他說可以幫我們剷除另外兩大勢力,幫我們建立伊拉克新政府。」

劉辰與白晝相互一視,接著劉辰問道:「你點名說蒙國二公子,那就是說蒙國總統不知道這件事?」

艾力搖搖頭。

劉辰道:「你那麼肯定巴特不是受他父親指使?」

「肯定。」艾力點頭道:「這就關係到巴特為什麼要幫助我們了。」

確實,巴特不會無緣無故幫助「波斯灣聖軍」建立新政府,背後一定有某種利益關係。劉辰問道:「那他為什麼要幫你們?」

艾力道:「他想借助我們的力量,幫他在蒙古發動一場政變。待他當權之後,他就會出兵幫我們消滅另外兩大勢力。」

此話一出,劉辰二人皆難掩錯愕。

「發…發動政變?」劉辰疑惑道:「我不明白,蒙古國的總統不是民選出來的嗎?他們有國會,有不同黨派,怎麼發動政變?」據他所知,蒙國的總統由人民選出,任期為五年,現任總統已連任一次,算起來今年是他總統任期的最後一年了

此時,一直默不作聲的白晝忽然說道:「他想當皇帝。」

「蒙…蒙古皇帝?」劉辰腦海中想像出當年成吉思汗「彎弓射大鵰」的場面

白晝皺起眉頭,道:「沒想到他的野心竟然那麼大。」

劉辰的思緒早已飛到九霄雲外,心想若然漢皇和元帝相遇會是一番什麼景象呢?不過自己可是漢高祖血脈正統,那個巴特只是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野孩子,想必成吉思汗也不會認他吧。
2019-10-08 21:37:43
welcome
2019-10-08 21:54:10
越嚟越好睇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