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世界][歷史]我啊爸臨終之前叫我復興漢朝!(3)

996 回覆
57 Like 5 Dislike
2019-11-07 22:38:41
就到啦
2019-11-07 23:17:02
最後倒數
2019-11-08 00:08:49
聽日到了
2019-11-08 00:44:00
2019-11-08 01:19:17
2019-11-08 01:55:24
2019-11-08 10:25:56
明日伏明日 就嚟等到頸都長
2019-11-08 10:33:32
2019-11-08 13:08:45
明日有?
2019-11-08 15:51:04
2019-11-08 16:17:25
寫緊啦
2019-11-08 16:22:01
俾你今晚夜d出
2019-11-08 16:26:18
2019-11-08 16:48:21
2019-11-08 16:53:24
2019-11-08 20:40:13
混亂之中,巴特和商月成功衝破迷霧,逃出婚禮現場。巴特不顧一切,拉著商月在草原上狂奔,眼見面前便是掛滿紅花,綿繡亮麗的「蒙古包新娘房」,彷彿抓到救命稻草一般,二話不說便衝進包內。

包裡空空如也,只有一張梳妝枱、兩張椅子和幾個衣架。巴特把商月安置在座椅上,然後單手叉腰,後撥頭髮,神情極為焦慮。

商月道:「到底….」

「不要吵。」巴特打斷她,並在包內來回踱步,過了片刻,他取出手機,只見屏幕左上方顯示著滿格訊號,這證明干擾器並未覆蓋這裡

他暗暗一喜,接著打開鍵盤,輸入一串號碼並致電過去。

「嘟嘟….」

不久,對方接聽電話:「喂?二公子,發生什麼事了?」他正是巴特的心腹

巴特道:「婚禮出了點事,那些東西還安好嗎?。」

「沒事,我已經把他們全部放進別墅的地庫裡。」

「很好,派人好生看管著,還有,幫我通知警察局長,叫他立刻派特種部隊前來支援,要快!我現在就把位置傳給你。」

「明白。」

電話掛斷。巴特立即把位置資訊傳送給心腹,然後收起手機,跌坐於商月旁邊的椅子上。

氣氛沉寂片刻,商月說道:「現在可以跟我解釋了吧?」

巴特看著他,悵然若失,說道:「有什麼須要解釋,現在有恐怖份子突襲婚禮,我叫特種部隊過來支援很正常吧。」

商月知道他沒有打算如實相告,而她也不想糾纏於此,她現在只關心一個問題:「那段影片是假的,對吧?」

巴特疑惑:「什麼影片?」

「婚禮開始之前你給我看的那段影片,我父親說要來參加我婚禮的那段影片,是假的對吧?」

巴特心頭一震,眼神閃縮,說道:「怎麼會是假的。」

「你到現在還要騙我?別說他由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過在婚禮上,就只說那段影片,也許你不知道,我父親是不會叫我阿月的。」影片開頭,商元便以「阿月」作稱呼

商月眼神凌厲,巴特根本不敢直視,便索性別過頭去,不作回應。
2019-11-08 20:40:29
商月追問道:「我父親到底在哪裡!?」

巴特嚥一口水,道:「我….」

「啪!」新娘房外傳出一下槍聲

緊隨槍聲,便是蒙面首領的聲音:「巴特!你給我出來!」

「啪!」房外再傳出槍聲

巴特心頭巨震,他猜想那首領應該在逐一搜索附近的蒙古包,不出五分鐘必然會找到這裡,眼下必須儘快逃離此處。一念及此,他便拉起商月的手,打算帶她從背門離開。二人放輕腳步,前往背門,以免發出任何聲響引起首領注意。

巴特輕輕打開背門門簾,豈料一打開便被一腳踹到後方,門後走進一個身影。巴特定睛一看,只見那男子手持步槍,面如冠玉,與其他蒙面人的裝扮不同,更奇怪的是,商月竟然喊出他的名字:「白晝?」

白晝冷冷一笑,舉槍指著地上的巴特。此時,正門也走進一名蒙面男子,同樣舉槍指著巴特,但眼球佈滿紅絲,顯然充滿怨恨,他說道:「巴特,我今天就殺了你為我的兄弟報仇!」

正要扣下板機之際,白晝急忙阻止:「程統領,這個人不能殺。」

程復南自然明白這個道理,總統兒子在大婚之日死於非命,這勢必引起牽然大波,後果不堪設想。他重哼一聲,接著慢慢鬆開手。

商月看著蒙面人,驚訝道:「程復南?」

程復南拉下面罩,說道:「好久不見了,商太傅。」

巴特心念轉動,脫口而出:「你們是劉辰派來的人?」

程復南本以對他厭惡,自然不會回應,而白晝則是笑一笑,道:「你猜對了。」

商月蹲下身子,將巴特扶起來,然後看看程復南,再把目光放到白晝身上,說道:「我之前說得還不夠清楚嗎?我跟劉辰是不可能的,他為什麼還要苦苦糾纏?」

白晝說道:「你是真心想嫁給他的嗎?」他瞥一瞥巴特

「是。」商月毫不猶豫

「那如果我告訴妳,商元已經死了呢?」

商月心頭巨震,顫口道:「你…你說什麼?」

白晝冷冷道:「我說你的父親商元早在五年前已經死了,而下令殺死他的人就是你的未婚夫。」
2019-11-08 20:41:17
一字一句如雷貫耳,如利刃一般無情地刺進商月的心窩,她雙手發抖,說道:「你騙我….你騙我!不會是真的…..」

「我沒有騙你,是你一直在欺騙你自己,我問你,這三年以來你有親眼見過你爸爸嗎?你有跟他通過一通電話嗎?我想巴特每一次都是拿一張照片,或頂多是一段影片來敷衍你吧?」白晝冷冷一笑,道:「相片和影片要偽造出來有多難?商月,我以前認識的妳可不是那麼笨,那麼好騙的,所以….或者妳不是不知道他在騙妳,妳只是不願意承認罷了,我說得對嗎?」

在白晝面前,商月彷彿一絲不掛,塵封在潛意識深處的秘密赤裸裸地呈現於人前。她眼神空洞失焦,緩緩鬆開扶著巴特的手。

巴特一臉焦急,說道:「你…你在胡說什麼?什麼偽造什麼死了,簡直是一派胡言!」

白晝不慌不忙,放下步槍,取出手機,開啟一段影片。影片中,商元像囚犯一樣被人壓在地上,背後有人手持步槍,抵著他的頭,然後開槍處決。正是之前艾力被威逼之下,向劉辰和白晝展示的片段。

槍聲響動,鮮血迸裂的一刻,商月不禁捂著嘴巴並驚叫一聲,接著淚水竟不自覺湧出。

巴特爭辯道:「你剛才也說影片可以偽造,那你怎麼證明你這段影片是真的?」

無恥之言最無敵,白晝竟一時語塞。此時,商月忽然對巴特說道:「打給我父親。」

「嗯?」巴特始料不及

「現在婚禮搞成這樣,你總要通知他一聲吧?你現在打電話給他,我就在旁邊安靜地聽著,只要我聽到他的聲音,我就相信你。」

巴特一怔,久久未有回應,只是左看右望,眼神閃縮。

商月一臉嚴肅,淚目盈框,喝道:「打啊!」

這下可難倒巴特,即使科技再高,他也不可能即時合成出一段屬於商元的聲音,更不可能使它對答如流。事到如今,他已是百辭莫辨,氣氛沉寂片刻,最終他輕嘆一聲,道:「是,他早在五年前就已經死了。」

聽得巴特親口確認,商月只覺萬箭穿心,幾近昏厥,她拼盡最後一口氣,深呼吸一下,問道:「是你下令殺死他的嗎?」

巴特猶豫半晌,答道:「是。」

話音未落,商月便扇了他一巴掌,哽咽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巴特默默承受,比起肉體上的疼痛,他更不能忍受商月那委屈怨懟的目光。他微微低頭,說道:「那是五年前的事,那時候他知道了一個很重要的秘密,所以我必須殺他滅口。」
2019-11-08 20:55:12
2019-11-08 21:12:59
商月
2019-11-08 21:20:08
2019-11-08 22:55:18
咁巴特會因愛成恨幫凌楚滅劉辰
定係繼續政變大計
2019-11-08 23:21:21
巴特會死
2019-11-08 23:31:52
巴特應該會退場
可憐的商月

以下FF劇情四重加密:
2019-11-09 00:50:58
push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