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世界][歷史]我啊爸臨終之前叫我復興漢朝!(3)

996 回覆
55 Like 5 Dislike
2019-11-19 23:57:20
好似暫時得朱古力姐
2019-11-20 00:07:22
然後張開雙臀
2019-11-20 00:07:36
加甜
2019-11-20 00:55:04
認認真真,真係想知商月憑咩成為太傅?
而且一直覺得劉辰商月口既故事前期太少。

( 小盈派正在等待 南盈重遇
2019-11-20 01:51:48
都 22 世紀仲騎馬
2019-11-20 02:15:51
睇個陣都諗到揸波
2019-11-20 08:00:08
到達之時正是中年,烈陽高掛天上,二人縱身下馬。劉辰拿出預先準備的水袋,餵給飢渴中的汗血馬,接著便牽起韁繩,引馬前行。


騎馬跑咗幾多年?騎到30歲算中年了
2019-11-20 08:21:04
錯別字和標點等低級錯誤是第一樣要執既事情。
至於朱古力這種邏輯問題係投稿前才修改。
2019-11-20 10:11:41
睇返先知原來咁多錯別字,唔該哂樓上既巴打
2019-11-20 10:19:02
有兩個原因
第一係商月祖上三代都係太傅,所以個家族本身由細到大就係培養做太傅(呢個應該有講過)
第二係嗰時公孫明想搵一個同劉辰年紀相約,亦師亦友既人做太傅,商月就變左最好既選擇(呢個唔知有冇交待過)
2019-11-20 10:44:32
第一個原因在商月登場時略略有提過,但不算太多
第二個原因就沒有,
而且亦師亦友變左互相愛慕啦,準備好新角色繼任太傅啦。
2019-11-20 14:15:23
笑死
2019-11-20 15:55:12
唔小心live咗 今次仆街喇
2019-11-20 17:58:27
點解咁講
2019-11-20 18:03:54
你試吓用data睇片打飛機 打打下爆data嗰種感覺
2019-11-20 21:40:49
語琴慘變condom
2019-11-20 21:42:29
飛機杯嚟姐
2019-11-20 21:44:30
咁個吊命太子仔係咩
2019-11-20 21:46:39
飛機杯個包裝盒
2019-11-21 01:13:50
正解 6月到宜家半個鐘睇完...
2019-11-21 01:35:00
sorry今日有啲事唔記得更新,依家出返
2019-11-21 01:36:12
商月道:「香港島摩星嶺那邊。」

劉辰道:「那走吧。」

於是,二人便去到香港島摩星嶺,走著走著,商月忽然指著一座西式平房建築,興奮道:「它還在這裡,我小時候就是住這裡的!」

劉辰定神一看,只見此建築極具英殖民時代風格,樓高三層,設有圓形窗台、煙囪和露台。他問道:「這應該是歷史建築吧?」

商月點點頭,道:「它以前是一座公有建築,被當作歷史古蹟,但中俄大戰之後香港也變得很窮,所以政府逼不得已變賣這些建築。」

「這…這應該很貴吧?」劉辰汗顏,沒想到原來商月以前也是個富家女

「這不是我們買的,我聽父親說過,這建築不知怎樣搌轉落到我爺爺手中。」

劉辰一聽,頓時鬆一口氣,續道:「那我們進去看看吧。」

商月點點頭,接著,二人便走到別墅門前,卻見有兩名西裝筆挺的保鑣守在門口。劉辰面露疑惑,上前問道:「請問…我們可以進去看看嗎?」

保鑣冷漠嚴肅,說道:「這裡已經被洛德集團回收了,不能進去。」

商月驚道:「什麼回收了,這棟別墅是我爸爸的。」

保鑣道:「漢政府下令,所有戰亂地區的資產,如果兩年之內沒有人來認領,就會交給發展商進行重建。」

商月一臉不解,轉頭看著劉辰。劉辰面露難色,把商月拉到一旁,說道:「的確是這樣的,因為戰亂之後很多居民都已經逃到別處去,那這些資產擱在這裡也是沒用,所以….漢室經過商討之後,就下了這道政令,讓發展商拿去做重建。」

商月一臉茫然,她雖然明白這項政令的必要性,但看著自己昔日的故居被鵲巢鳩占,心裡難免有點失落。

劉辰看著於心不忍,便說道:「沒關係沒關係,你不記得朕是什麼人了嗎,這種小事很容易解決。」他拍胸口保證

「等等。」商月阻止道:「正因為你是漢皇,你更加要遵守自己所下的政令,如果你今天用自己的身份去壓人家,以後還有什麼人信服你?」

劉辰笑笑道:「放心吧,我沒有笨到這個地步。那些發展商不就是想賺錢嗎,只要是錢可以解決的問題,對我來說也不是問題,交給我吧。」

接著,他重新走到保鑣面前,乾咳一聲,說道:「幫我聯絡那個…洛什麼集團的老闆,我要把這裡買下來。」

兩名保鑣打破嚴肅,竊笑起來,說道:「喂小子,你有多少錢啊?」
2019-11-21 01:36:38
「比你們兩個的家產加起來還要多。」

保鑣笑得更厲害,說道:「小子別玩了,趁我還沒有把你抓去警局之前快走吧。」

劉辰自從當上皇帝之後豈有被人如此羞辱過,他勃然大怒,說道:「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商月立即上前抓住他手臂,連忙搖頭。劉辰怒視保鑣,保鑣也不惶多讓,擺出兇神惡煞的表情。此時,左方不遠處傳來聲音:「發生什麼事了?」

眾人同時向左一看,只見一名二十出頭的男子緩緩走來。保鑣一見立即說道:「少爺。」

眾人或許看不見,但劉辰臉上卻是驚喜交集。他瞪大眼睛,止住顫抖的嘴唇,說道:「千燁!?」

此人正是劉辰多年不見的中學同學,段千燁。

段千燁微微一笑,然後對保鑣們說道:「你們是瞎了嗎,當今聖上也不認得?」

保鑣聞言一驚,揉揉眼睛,細心觀看劉辰,驚覺這張臉曾經在各大媒體出現過,正是大漢皇帝!

二人暗怪自己有眼無珠,立刻點一點頭,說道:「原來是陛下,是我們失禮了。」

劉辰別過頭去,輕哼一聲,道:「算了。」

段千燁見他不再追究,便笑笑道:「陛下….」

劉辰打斷道:「別叫陛下,就像以前一樣叫我阿辰就可以了。」

段千燁點頭,道:「阿辰…」他轉頭一瞥,看見劉辰身邊有一名女子在側,便問道:「這位是?」

未待劉辰回應,商月便搶道:「我是漢室的太傅,你好。」

「你好。」段千燁雖然有所懷疑,但也不便深究,接著便轉向劉辰,問道:「我剛才好像聽到你想買下這座別墅?」

劉辰道:「嗯,這棟別墅其實是屬於漢室的一個舊臣子的,所以我想把它保留下來。我知道我之前下了政令,允許發展商回收一些無人認領的舊資產,但是如果我用真金白銀向你們買下來,那應該沒問題吧?」

段千燁道:「這件事我做不了主,要等我父母做決定,但是他們現在在日本,讓我想想….沒記錯的話,他們應該今晚會過來香港一趟,我可以安排你們見一見面。」

劉辰笑笑道:「哦…沒關係,反正我們也不急,今晚就今晚吧。」

段千燁微笑點頭。
2019-11-21 01:37:15
說完正事,二人站在原地,一時相對無言。故友久別重逢,自然勾起不少回憶,但也許是不見太久,縱是心頭千言萬語,也不知從何說起。氣氛沉默片刻,最終由劉辰開口:「沒想到啊,你竟然是個富家子,還是什麼…洛德集團的太子爺,你以前藏得可密了。」

段千燁道:「正如我也沒有想到,你竟然是個皇帝,你也把我騙慘了,快把以前我借給你的錢還來。」

二人相互一笑,尷尬的氣氛全消。劉辰搭著他肩膀,說道:「你這臭小子,虧你還記得這些東西,別那麼小氣嘛。」

「錢也就算了,我還記得你那時候追那個班花….」

劉辰立即捂住他的嘴巴,輕聲道:「喂這個不能說,其他東西我還你就是了。」他有意無意瞥向商月,只見她臉色冷淡,擺出毫不在乎的表情,眼神卻現出一絲異樣

段千燁甩開他的手,對商月說道:「這位小姐,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劉辰再次捂著他的嘴巴,捂得密不透風,阻止他再漏出一字一句。

商月冷冷道:「我不合道,也不想知道。」

段千燁發出「嗚嗚…」聲,似是在求救,劉辰這才緩緩鬆開手。段千燁重獲自由,深呼吸一口,說道:「好了好了,既然這位小姐不想知道,那我就不說了。」

劉辰顯然還是放不下心,便警告段千燁,道:「你啊,不要亂說話啊,不然我就帶你去看風景啊。」

段千燁笑道:「幾歲了,你以為我還怕這種東西嗎?」

商月本已不解,聽得段千燁的話,更是一頭霧水,看風景到底有什麼可怕的。她按捺不住好奇心,問道:「看風景有什麼可怕?」

劉辰奸笑一下,說道:「這你就不知道了,看風景當然不是光看風景那麼簡單,」他忽然腦海一閃,問段千燁:「對了,也不知道那裡有沒有被炸了呢?」言語間透著絲絲傷感

「炸了。」段千燁淡淡道

劉辰目光下垂,重嘆一聲。

「不過炸了也不代表不可以重建啊。」段千燁補充道:「一年前洛德集團回收了那個地方做重建,預計再過一年就可以重啟。」

劉辰閃過一絲喜悅,但下一刻卻臉色下沉,說道:「唉…一年之後….一年之後我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出來了。」

段千燁道:「你倒不用灰心,如果你想看風景,今天就可以去。」
2019-11-21 01:38:16
劉辰喜上眉梢,說道:「真的?」

「普通人是不行的,但是我可以。」

「那我們快走吧!」劉辰興奮萬分

段劉二人滔滔不絕,說著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說話,商月彷彿被排除在外一樣,這使她十分不自在。

劉辰自然不會遺忘她,也看穿其心思,於是便走到她身邊,說道:「好太傅,你放心吧,這風景你也能看,就只看你有沒有這個膽量。」

商月淡淡道:「是嗎,膽量剛好是我的強項。」

劉辰道:「是嗎,千萬別讓我失望啊。」他轉向段千燁,說道:「千燁,我們準備好了,你帶路吧。」

段千燁點點頭,轉身往東北方向前進。劉辰則是毫不忌諱地牽著商月,跟隨而去。

「喂…劉辰…你放手…」說實話,商月並沒有完全原諒劉辰,本來是想保持一定距離,至少不要有親密的身體接觸,豈料此人如此霸道!

「不放不放….這輩子也不放~~」劉辰一邊歌唱一邊前行

「好難聽…放手…放手…」

如是者,商月雖不盡情願,但在劉辰的半強逼下也只能就範,怒氣沖沖地隨行。

眾人乘坐段千燁的車子,從香港島起行,一直長驅直入至九龍。也許是由於戰亂過後,經濟蕭條,百廢待興,馬路上行駛的車子寥寥可數,幾乎可以讓司機自由轉線,橫行無忌,因此只花費了十多分鐘,他們便到達目的地。司機把車子停泊一旁,接著眾人便逐一下車。

劉辰仰望面前的巨型門牌,上面以「童真奇幻」風格的字體刻著七隻大字,「夢可高主題樂園」。他滿臉興奮,說道:「果然和以前一樣!」

段千燁道:「這個門牌本來在內戰期間已經炸毀了,那是我根據一些照片和記憶將它重新打造出來。」

劉辰道:「這是必須的,不然就沒了那種味道了。」

正當二人醉心懷愐過往情壞,商月卻是一臉不解,說道:「原來你們說的看風景就是來主題樂園?」

這話反而讓劉辰感到奇怪,他問道:「難道你沒有來過這個主題樂園,在我們小時候那個年代很有名的,你父母沒有帶你來過嗎?」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