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世界][歷史]我啊爸臨終之前叫我復興漢朝!(3)

996 回覆
57 Like 5 Dislike
2019-10-30 00:09:53
2019-10-30 00:12:52
要咩
2019-10-30 01:25:21

同女朋友仔去?
2019-10-30 01:30:03
真毒梗係自己去 邊有女
2019-10-30 01:59:56
仲以為咁可愛一定係夾比女朋友
2019-10-30 02:04:11
全部熊b都係我架

2019-10-30 08:07:07
八啩
2019-10-30 18:03:22
2019-10-30 18:07:41
2019-10-30 19:55:16
要文
2019-10-30 19:56:25
召喚樓豬
2019-10-30 21:08:51
伊林娜身體前傾,陷入沉思。聯合扳倒凌楚的計劃她只跟劉辰一人提過,這至少可以證明程復南確實是劉辰派來的。倘若漢室確實有意合作,那麼以借出基地為條件也並不過份。但問題是現在漢室內部已經發生政變,劉辰能否重奪政權也是未知之數,如此一來他的承諾又能否作準呢?

程復南似是看穿她心中的疑問,說道:「如果陛下不能重奪政見….這個嘛,你也是有眼看的,那群迂腐的大臣連蒙古國也不敢動,更不要說凌楚,所以他們是絕對不會跟你合作的。相反,如果陛下能夠重奪政權,他就能兌現他的承諾。」

他頓一頓,笑笑道:「當然啦,始終現在也沒有白紙黑字寫明合作條約,我也不敢百分之百肯定陛下會不會出爾反爾。所以說嘛,這一切都是一場賭博,就看妳願不願意賭這一把了,不過有危才有機,這個道理我相信總統妳應該很明白吧?」

伊林娜深呼吸一口,說道:「你讓我想一會。」

吊鐘滴答滴答作響,標示著時間的流逝,一分一秒,從無間斷。會議室安靜得能聽見空氣中的雜音,過了不知多久,伊林娜終於開口道:「好,我可以向你借出基地,但我再重申一次,我只會讓你和你的將士待在那裡,你們和蒙古國之間的紛爭我一概不理,更不會借出一兵一卒,明白了嗎?」

程復南微微一笑,說道:「成交,我替陛下多謝你的幫忙。」他伸出友誼之手

伊林娜跟他握手,說道:「希望漢皇陛下不會忘記自己的諾言。」

程復南未有作出任何承諾,說道:「合作愉快。」

伊林娜頓一頓,說道:「合作愉快。」
2019-10-30 21:09:15
------------------------------------------------------------------

2100年9月28日,距離商月婚禮尚餘三天。

程復南已經和伊林娜商量好,首先他會帶領三百羽林軍前往俄羅斯,換上俄軍軍服作偽裝,再經由俄羅斯轉往「駐蒙俄國基地」。不過當然,羽林軍在正式行動時不能穿著俄軍軍服,以免引人誤會。

為防發生突發事件,程復南打算早三天前往俄羅斯。故此,他一大清早便起床,準備出發前往福建省羽林軍營。他站在衣櫃前,半裸上身,沒有細想,便隨手拿了一件衣服,披上身子。接著走到衣櫃附近的一個玻璃櫃架,裡面擺放著專屬於羽林軍統領的貂裘,毛髮順滑,烏黑亮澤。本來在他被革職後,貂裘便已歸還漢室,但後來劉辰使人把貂裘清潔妥當,再放進玻璃飾櫃並送回公爵府,說是作留念之用。飾櫃呈長方體,密不透風,沒有任何開啟機關,換句話說,若然要取出裡面的貂裘,必須把玻璃打破。

程復南早有準備,拿起旁邊的鐵錘。說實話,他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自己會親手打破陛下所送的飾櫃,更沒有想過會有再次穿起貂裘的一天。他緊握錘柄,深呼吸一口,接著右臂發力,橫錘一揮。

「砰!!」飾櫃應聲而破,玻璃碎滿一地
2019-10-30 21:09:46
程復南掃開地上的碎片,走前兩步,看著衣架杆上的貂裘,然後伸手觸碰。三年時間,他早已忘記貂裘的觸感,此刻重觸故物,回憶頓時湧現,竟不自覺熱淚盈框。他往下撫順,掃到衣袋處,驚覺裡面有一件硬物。他把硬物取出,只見它通體晶瑩透白,雕刻出一隻老虎的形象,竟是屬於羽林軍統領的玉雕虎令!

程復南把虎令捧在掌心,倒抽一口涼氣,至此,他終於明白到當初劉辰為何要把貂裘送回來,為何要密封在一個玻璃飾櫃裡。這一切都是為了今天作準備。

他微微一笑,緊握虎令,接著拿起貂裘,反手扳在身上,走到全身鏡子前,凝視鏡中的自己。這身裝束雖然算不上威風凜凜,但卻是他三年來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價值,他不是有名無實的一等公爵,而是天子身邊的羽林軍統領。

「陛下,我是不會讓你失望的。」他喃喃道

---------------------------------------------------------------------

福建省羽林軍營。

「軍營重地,閒人不得入內!」兩名站崗的羽林衛嚴肅道,但當他們看清來者身上的衣裝,卻是眉頭緊皺,面面相覤

其中一人問道:「請問你是….?」

程復南笑笑道:「你們是新來的吧?」想起來也只有新來的才會負責站崗職位

那人不知如何應答,一臉為難。

程復南收起笑臉,說道:「乾位,正北方!」

兩名羽林衛下意識跟隨指令,左腳後退,右腿踏右,舉槍指向正北方。程復南趁其不備,縱身上前,電光火石間,二人的槍械雙雙被奪,待他們反應過來,程復南已經雙手各舉一槍,指著二人咽喉。

程復南道:「咳….應變力差了一點,但執行指令的反應還可以。咳咳….」

二人目瞪口呆,說不出半句話來。程復南微微一笑,反手一轉,把槍械交還他們。此時,另一名男子從營門前經過,看到這變幻莫測的一幕,更見到從前的統領大人。

男子瞪大眼睛,驚道:「程統領?」

程復南道:「唷,是阿庭嗎?三年不見,你好像也沒怎麼變嘛。」

兩名站岡守衛聞言更是驚得合不攏嘴,道:「統…統領?」

程復南笑笑道:「別大驚小怪了,那現在怎樣,我可以進去了嗎?」

「這個…」阿庭面露難色,畢竟程復南已不再是羽林軍統領,進入軍營似乎不合規距

程復南道:「我想以公爵的身份巡視軍營,那可以了嗎?」
2019-10-30 21:10:29
阿庭道:「哦…那當然可以,請進來吧。」既然有適當理由,他也不會將程復南拒諸門外

站崗守衛點頭敬禮,側身讓路,接著阿庭便帶領程復南入內。羽林軍營由兩棟宿舍和一個練武場組成,除非接到任務,否則羽林衛們一般都是待在軍營內訓練,週一至週五會在宿舍留住,週末才能回家。

現正中午時份,赤輪高掛,眾衛應該還在訓練當中。於是阿庭便帶領程復南前往練武場。剛一到達,只見羽林衛們正抵著烈陽,加緊操練,汗水遍地揮灑,空氣充斥著滿滿的陽剛氣味。

眾衛之中有不少是程復南時期的舊部,一見前統領出現練武場,均是又驚又喜,紛紛暫停訓練,走到程復南面前。一時間,場內前呼後擁,盛情而至,把程復南圍得水洩不通。對於新加入的羽林衛而言,看到這個場景自然是不明所以,一頭霧水,但還是靠攏過去湊熱鬧。

程復南微笑道:「大家最近過得還好嗎?」

「沒有統領的日子自然是過得比較苦悶啦。」一人笑笑道
「就是嘛,統領什麼時候回來帶領我們啊?」另一人附和道
旁邊的男子拍一拍那人腦袋,說道:「人家現在可是公爵了,還怎麼會回來帶領我們呢?」他轉過頭,看著程復南,笑笑道:「復南你怎麼那麼有空回來探我們?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開始想念與我們一眾兄弟同床共枕的日子呢?」

從前程復南部下們朝夕相對,打成一片,大家早已經如兄弟般親密,此次難得回來一遍,眾兄弟自然是熱情招待。

程復南微笑道:「豈止同床共枕,我還想念跟你們一邊上網,一邊談論女生的日子呢,喂大成,你的口味還是那麼重嗎?」

大成聽他提及自己,立即擺出一副趾高氣揚的表情,說道:「哼,我現在在追的女生可漂亮了,哇那個身材真是想起也….」他幾乎要滴出口水,續道:「唉多說無益,我讓你看圖最實際。」

正當他想取出手機時卻被眾兄弟聯合制止,一名兄弟說道:「喂拜托,你不要把你那個女神拿出來,想起也想吐。」他擺出惡心的表情

「什麼嘛,明明就很漂亮,你們品味那麼差還怪我。」大成不滿抗議

程復南看著他們打打鬧鬧的場面,不禁會心一笑,這證明現在的羽林軍,還是他所熟悉的羽林軍。世人皆道羽林衛冷面無情,生人勿近,小孩見到也避之則吉,但其實在脫去貂裘,除下職責後,他們也不過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程復南忽然輕嘆一聲,道:「不止這些,我還等著跟你們一起打球一起吃飯,一起從早上訓練到夜晚,再一起躺在練武場上倒頭大睡….」說著說著,他聲音漸變哽咽,似有萬分感觸

眾兄弟聽到也有共嗚,紛紛垂目而下,懷緬昔日時光。
2019-10-30 21:10:57
程復南重嘆一口,接著微笑道:「不過這些都要等這次事件完結之後。」

眾人面露疑惑。程復南續道:「你們還記得羽林軍的宗旨是什麼嗎?」

大成不再嬉皮笑臉,嚴肅道:「效忠漢室,保衛天子。」須知羽林軍與一般軍人警察不同,後者的就職宣誓詞為「效忠國家,保衛人民」,他們是為國家盡忠,為人民服務。但羽林軍不同,他們的就職宣誓詞是「效忠漢室,保衛天子」,所以他們的行為不須要對人民負責,只須予天子交待

一個服務國家,一個服務皇室;一個效忠人民,一個效忠天子。這就是兩者本質上的差別。

「好,很好。」程復南心懷欣慰,說道:「既然你們還記得自己立下的誓言,那我問你們,如果陛下正於危難之中,想你們幫忙,你們是幫,還是不幫?」

「當然幫。」眾人齊聲道

「既然如此我就照實告訴你們,首都朝廷已經發生了一次政變,陛下已經被軟禁於皇府之中!」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不論是舊部還是新人,無一不嘩然。

一人問道:「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於是程復南便將自己所知一切和盤托出,言無不盡。說畢,他見眾人眉頭深鎖,便作出總結:「這就是陛下對大家的請求,他希望我們能夠去蒙古國將太傅救出來。」

大成說道:「我們不是不相信你,但是…復南你應該很清楚,沒有陛下的手諭….我們真的不能聽從你的命令。」

眾人皆點頭表示認同。

說實話,這才是程復南所希望見到的場面,倘若他們不聞不問便跟隨一個前羽林軍統領出征蒙古,他才覺得憂心。

他一邊伸手入衣袋,一邊微笑道:「我明白大家的顧慮,但如果我今天不是公爵的身份,而是….」他把玉雕虎令取出,展示眾人,續道:「而是羽林軍統領呢?」
2019-10-30 21:25:43
2019-10-30 21:31:09
Live
2019-10-30 21:33:31
虎令一現,眾人為之嘩然,震驚之色盡顯臉上。大成顫口道: 「這…這是羽林令!?」

羽林虎令一般由羽林軍統領掌管,持令者形同皇帝的全權代表,賦予其先斬後奏,私下調動羽林軍的權力,對羽林衛而言,他的命令等同劉辰的聖諭,不得違抗。

程復南道:「這下可以了吧?」

事出突然,眾人始料不及,皆呆在原地,待反應過來,便拱手低頭,齊聲道:「謹遵統領命令!」洪聲震天,回蕩於練武場之中

程復南點點頭,道:「趕緊召集所有羽林衛,我們即日出發!」

「是!」
2019-10-30 21:34:33
老讀者係唔同啲
2019-10-30 21:39:15
lived
2019-10-30 21:41:07
長期Mon post等文
2019-10-30 21:43:05
「這...這是文?」
2019-10-30 21:56:56
程復南按下鍵盤的F5,轉到下一頁,看著樓主的更新,然後仔細閱讀。三年時間,他早已忘記追文的感覺,此刻重看舊故,回憶頓時湧現,竟不自覺熱淚盈框。
2019-10-30 22:01:55
紅點一現,眾人為之嘩然,震驚之色盡顯臉上。大成顫口道: 「這…這是新文!?」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