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世界][歷史]我啊爸臨終之前叫我復興漢朝!(3)

996 回覆
60 Like 5 Dislike
2019-11-14 10:54:59
我想知班廢老大臣見到商月返黎之後有咩反應。
2019-11-14 11:04:48
「拿,都話唔駛出兵就解決到㗎啦,皇上你話我地係咪醒過你」
2019-11-14 12:48:02
推推先,有商月
2019-11-14 17:50:54
第七十章 重奪政權

一星期後,隔離病房。

洛語琴眼泛淚光,捂著嘴巴,看著氧氣箱裡的兒子,哭道:「怎麼會這樣….怎麼….」

劉辰於心不忍,將她擁有懷中,抹去眼淚,說道:「沒事的,沒事的。」此話說出來,連他自己也覺心虛

「他在我肚子裡明明好端端的,怎麼會變成這樣….」洛語琴哽咽

「妳不要太擔心,醫生很快就會幫他安排手術,沒事的。」劉辰安撫

「他才剛剛出生而已,那麼快就要捱一刀,為什麼要這樣….」洛語琴的心已碎滿一地

但其實,洛語琴痛苦的同時,劉辰又豈會不是呢?他深呼吸一口,擠出微笑,說道:「別說這個了,不如我們說說兒子的名字吧,我們還沒有幫他取呢。」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他健康快樂。」

劉辰想了半晌,說道:「那不如就叫….劉天康,保佑他每天都健康,每天都快樂,好不好?」

洛語琴含淚點頭。

此時,站在旁邊的李頭說道:「娘娘萬福,上天一定會保佑太子殿下洪福齊天。」

洛語琴一怔,詫道:「太子殿下?」

劉辰微笑道:「他是朕的長子,將來自然是要繼承我大漢皇朝的。」

其實劉辰本來並沒有打算立刻確立皇儲,冊封太子,但經醫生一言,他明白到或許兒子已命不久矣,那麼給予太子名份,也算是一種慰藉。

洛語琴內心雖然對此感到欣慰,卻完全笑不出來,只是微微點頭並「嗯」了一聲。從進入病房開始,她的目光便沒有離開過兒子,那張小臉掛著笑容,雖然佈滿紫痕,但依然十分俊俏。天康天康,但願他真的能夠人如其名,天天安康。

-----------------------------------------------------------------------------

朝議之上。

這幾天裡,蒙國世紀婚禮被恐怖份子襲擊之事傳遍世界,據悉死傷六人,有十餘人失蹤,當中包括新娘子。此事震驚各國,猶其是亞洲地區,據聞在婚禮場找到的屍首當中,有懷疑是漢羽林軍的人,蒙方並未就事件作出回應,反而是中方卻一口咬定是漢省所為,要求漢皇親自交待事件。

公孫明與群臣正就事件展開商討。公孫明環顧四周,說道:「怎麼今天只有我們幾個,還有其他人呢?」
2019-11-14 17:51:11
祁克與眾臣面面相覤,皆無頭緒。公孫明輕嘆一聲,道:「算了,我們先談吧。你們對婚禮遇襲一事有何看法?」

祁克說道:「羽林軍只有陛下能夠調動,如果這件事是真的話…」

另一人道:「可是陛下一直深居皇府,又怎麼調動羽林軍呢?」

公孫明想一想,說道:「此事十分嚴重,沒有弄清情況之前不宜下什麼定論,不如這樣,我們現在就去找陛下問問吧。」

「你們想找朕嗎?」殿後傳出聲音,眾臣回頭一看,只見劉辰身穿龍袍,頭戴玉旒,立於殿門前

他緩步走到龍椅前並坐下來,眾臣齊聲拱手道:「參見陛下。」

劉辰說道:「一段時間不見,眾愛卿,朕的政府運作得還須利嗎?」

公孫明回道:「須利,陛下不必擔心。」

劉辰道:「很好,那麼蒙古國的風波平息了,」他看著公孫明,道:「丞相,該是時候還政於朕了吧?」

公孫明道:「陛下親政固之然好,但在這之前,我們還有一件事要解決。」

「什麼事?」

「陛下如果有看新聞,應該知道蒙國的婚禮被恐襲,新娘子失蹤,而調查人員則在婚禮場找到疑似羽林衛的屍體。」

「那又怎樣,和你們還政於朕有什麼關係?」

「臣只想問一句,此事是否陛下所為?」

眾臣面向劉辰,皆期待著答案。劉辰毫不猶豫,淡淡道:「是,是我派羽林軍去把商月搶回來的。」

眾臣驚愕失色,議論聲四起,祁克說道:「陛下可知道這樣會給了凌楚一個藉口,讓他收服漢省!?」

劉辰豈會不知中方一口咬定此事是漢省所為,但他卻不在乎,說道:「這個問題遲些再說,朕只是想知道,丞相和太尉你,會否把政權歸還於朕?」

公孫明道:「在把事情弄清楚之前,恕臣不能從命。」

劉辰冷冷一笑,道:「原來你們是真的想搞政變。那好吧,」他大喝一聲:「把人帶進來!」

聲音一起,白晝和保安局長李澤領頭而進,他們身後跟隨著四名警察,而每兩名警察則押解著一人。
2019-11-14 17:52:19
公孫明回頭一看,驚道:「你們….」只見被押解的二人正是外交部長和法務部長,皆位居六卿

李澤說道:「這兩個人涉嫌參與政變,我已奉陛下之命將他們拘捕。」

白晝拿著一份文件,說道:「這裡是他們的罪證,有影片和錄音,還有相片。」監察百官本就是御史大夫的天職,白晝對眾官的行蹤、習性可說是瞭如指掌,要拿到罪證更是易如反掌

公孫明目瞪口呆,道:「這…」

「丞相不必驚訝。」劉辰笑笑道:「這兩個人不過是前戲,後面還陸續有來,對吧李局長?」

李澤拱手道:「臣已根據白大人的指示,將涉事一干人等全數拘捕並收入監中。」

劉辰點點頭,道:「那請問李局長,顛覆政權罪,一經定罪,最高可判處什麼刑罰呢?」

李澤道:「依據中央政府原有憲法,此罪最高可判處死刑。」

劉辰笑一笑,道:「那可就慘了,朕一次過失去了那麼多肱股大臣,真是太心痛了。」

外交部長和法務部長聞言大驚,皆匍匐在地,說道:「陛下饒命啊!」

公孫明指著李澤,怒道:「你竟然出賣我們!」須知保安局長之前也是參與政變的一份子,卻不知什麼時候被劉辰拉攏過來。保安局掌握警局、海關等一切內防部門,是除漢軍外最重要的軍事實力

「丞相稍安無燥,朕不是說好戲在後頭嗎?」劉辰拿起一份文件,說道:「由於時間關係,朕已經要求法庭優先處理這兩個人的案件,這份就是法院報告,讓朕看看….」他翻閱文件,接著道:「噢…這下可慘了,法院裁定了二人犯下顛覆政權罪,證據確鑿,判處槍決死刑。」

兩名部長聽得審訊結果,立時叩頭求饒:「陛下饒命啊…我們只是一時糊塗,以後也不敢了。」

劉辰將法院報告拋到眾臣面前,說道:「不能不能,朕一直相信司法獨立的,不能干預法院判決,唉…朕也幫不了你們,朕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快執行死刑,讓你們不用擔驚受怕。」

兩名部長嚇得幾乎尿出來,叩頭不止。劉辰臉色一沉,正色道:「把他們抓起來,當場槍斃!」

警察把二人抓起來,蒙上頭套,接著舉槍相向,等待進一步指示。劉辰淡淡道:「殺。」
2019-11-14 17:52:42
「啪…啪!」槍聲作響兩下,正中頭部,血濺大殿,伏屍兩具

殿內眾臣嚇得亡魂皆冒,連忙後退,場面一度混亂。兩具屍首被警察拖走,在地上流下一道血痕。待眾臣平復過後,劉辰說道:「朕這樣做,並不是故意要嚇你們,也不是要當一個暴君,朕是要你們清楚知道,誰敢搞政變,甚至軟禁朕,就只有一個下場。」他掃視一遍,喝道:「明白了沒有!?」

眾臣低下頭來,連聲稱是。劉辰收起怒容,笑笑道:「那你們現在是要效忠丞相,還是效忠朕,自己選吧。」

眾臣紛紛遠離丞相太尉,站到右邊去。劉辰看著公孫明,說道:「丞相,你現在沒有支持者了…哦不是,還有一個,」他轉頭看著祁克,說道:「所以現在你打算怎麼做了,太尉,帶軍進來血洗皇府?順道把朕和太子也殺了,這皇位就是你祁氏的了。」

祁克惶恐,單膝下跪,拱手道:「臣不敢,請陛下恕罪。」

劉辰轉看公孫明,說道:「那你呢丞相?」

事已至此,公孫明已無計可施,便說道:「緊遵陛下旨意。」

劉辰微笑道:「很好,那朕等下就命人去丞相府把公文拿回皇府囉。」

但見眾臣再無異議,他便喊道:「退朝!」
2019-11-14 19:41:51
辰仔難得發威
2019-11-14 19:47:06
btw應該係

事已至此,公孫明已無計可施,便說道:「遵陛下旨意。」
2019-11-14 19:50:38
好型!
2019-11-14 20:17:32
太傅未上朝既
2019-11-14 21:06:38
會唔會諗緊點同洛妃講數?
2019-11-14 21:28:43
商月在中國失蹤
原本她在漢室組織既私人物品應該沒有搬來漢省
點都要回去執拾搬上來吧。
2019-11-14 21:32:41
好型
2019-11-14 21:36:05
商月啊
2019-11-14 21:50:54
劉辰道:「很好,那麼 mid-term 的風波平息了,」他看著白日夢才子,道:「樓主,該是時候還文於朕了吧?」
2019-11-14 22:26:34
唔該哂,唔小心寫錯字
2019-11-14 22:29:38
第七十一章 羅馬帝國

皇帝寢殿。

「陛下,你看看這則新聞。」白晝把一份報章遞給劉辰

劉辰默念標題:「歐洲淪陷危機?歐盟正式向美洲、亞洲各國請求援助。」

內容如是道:「一股勢力龐大的革命風潮在歐洲漫延,多國相繼發生叛亂,那些革命軍捕殺異見人士,炸毀國會,甚至毀壞各地的歷史文物,包括皇宮、教堂等等。歐盟經過一輪緊急會議後,正式對外宣佈,歐洲各國已無力自行應對叛亂,請求美亞等國施以援手,解救歐洲於水火之中。」

報章下方附有一張照片,據稱是革命軍的首領,名字是「亞歷山大 · 凱撒 · 哈布斯堡」。更讓劉辰詫異的是,照片中人他竟然認識,正是年初俄國世紀慶典之時,利用自己脫身的長髮少年。

劉辰皺眉,說道:「哈布斯堡?」

白晝點點頭,道:「嗯,正是十九世紀統治奧匈帝國的哈布斯堡王朝。」

「這個人是哈布斯堡王朝的後人?」劉辰指著照片中人

「至少從姓氏來看,是有這個可能性。」

劉辰笑一笑,道:「這可就有趣了,我竟然認識這個人。」

白晝面露疑惑。

劉辰說道:「你記得我從世紀慶典回來之後,就叫你的天網局幫我查一件事嗎?」

白晝道:「關於一個間諜的那件事?」

「嗯,其實也是因這個凱撒而起,那時候他脅持了語琴,威逼我幫他逃離俄羅斯。那時候他是利用「生命連接裝置」技術脅持著語琴,最重要的是他知道我對付凌楚之時也使用過這個技倆。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懷疑漢室滲入了間諜。」

「原來如此…」白晝微微一笑,道:「那就真的巧了,前兩天我的手下告訴我,他們已經成功找到一個間諜,雖然不肯定是不是你要的那個間諜。」

「真的嗎?那就事不宜遲了,跟我去確認一下吧。」

二人坐言起行,離開皇府,往囚室出發。
2019-11-14 22:29:55
今日好多文
2019-11-14 22:40:46
2019-11-14 22:50:51
2019-11-14 22:54:05
漢朝與羅馬
兩大強國加埋實夠砌凌楚

btw 商月幾時再上水?
2019-11-14 23:07:38
多文正 但都好好奇商月上水未
2019-11-14 23:36:09
心機之作一定要正評
2019-11-15 00:02:01
今日完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