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世界][歷史]我啊爸臨終之前叫我復興漢朝!(3)

996 回覆
60 Like 5 Dislike
2019-10-02 01:14:08
2019-10-02 01:14:57
2019-10-02 01:23:34
3p
2019-10-02 01:38:41
小盈
2019-10-02 02:40:53
我都覺得似
2019-10-02 13:50:55
2019-10-02 13:58:59
為商月一推
2019-10-02 14:27:10
2019-10-02 14:34:00
2019-10-02 16:31:30
2019-10-02 19:16:07
遲啲睇下先
2019-10-02 19:16:29
2019-10-02 19:17:59
這一年來,他閒來無事便會聽聽漢語新聞,看看華語電視,為的就是希望與漢族小美女進行深層次交流,他空等了多少個日月,今天終於能夠大派用場,教他如何不興奮。

至於零號方面,說實話,她並不是種族歧視,但是那首領身上的體味實在讓人難以接受,比那醜陋的臉容還要噁心。

首領沒有理會她的反感,只覺慾火難耐,飛身撲前,打算在面前這個弱質女子面前,一展雄風!

豈料那女子卻不像表面般柔弱,身影如電,一個轉身便閃避開去。但這並無阻首領的色心,反而使他更為興奮,他摩挲掌心,淫笑道:「原來你喜歡玩這個的,好啊好啊,看我抓住你再好好懲罰你!」

首領再次飛身撲前,眼見零號近在咫尺,兩人之間只有不到半米距離。正自興奮之際,一個拳影在他眼前略過,以雷鳴之速抽擊他臉頰。拳勢如虎,首領還未弄清發生什麼事,只覺痛徹心靡,牙齒崩裂,整個人飛倒床上,下一瞬間,零號已壓在他身上並掐著其脖子。

整個過程,只有不到兩秒時間!

首領半臉紅腫,嘴角淌血,痛得說不出話來,只是驚恐地看著面前的女子,只見她眼神銳利,透著絲絲邪氣,彷彿是從地獄深處破土而出的死神般,全無剛才那柔弱女子的痕跡。

雖然首領還沒弄清情況,但總算明白這個女子並非一般人,難道是敵軍派來的間碟?中東聖軍?還是政府軍?沒想到自己英明一世,竟然會栽在美人計手裡!其實他早就應該想到,好端端怎麼會有一個絕色美女出現在家門前呢…

萬千思緒略過腦海,最終他只得出一個結論,就是這個女生不好惹!

「你想…怎樣…」首領腫著半邊臉,艱難地吐出這句話

零號皺起眉頭,凝視著他,總覺得腫著半邊臉十分難看,噁心至極。她露出厭棄的表情,二話不說,重拳一揮,把另外半邊臉也打腫!

首領不明所以,痛得暈頭轉向,只覺無緣無故慘遭毒打,十分委屈,幾乎要滴出眼淚。零號看著制成品,露出一抹微笑,雖然依然很醜陋,但左右平衡後,總比之前賞心悅目得多,她說道:「你這個老色鬼,竟然想碰我,這就當是給你的懲罰。」

首領已盡數放下剛才的銳氣,求饒道:「對…對不起…你想要什麼…我…我都給你…」兩臉紅腫,口齒不清

零號也不想多作糾纏,於是便伸出機械臂,手掌朝上,下一瞬間,手腕位置的皮肉整齊分離,開出一個缺口,卻不見絲毫血跡。缺口射出淡藍光芒,顯示出一個全息影像。

首領看得瞠目咋舌,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覺。
2019-10-02 19:18:29
「喂!」零號見他神不守舍,便呼喝一聲

首領回過神來,只見全息影像上出現了一個男人的容貌,正是商元。

零號問道:「你有見過這個男人嗎?」

首領凝視一看,雖然全息影像的解像度頗差,但是面前這個男人,卻是化了灰也認得。他心念電轉,眼球左滾右滾,嘴巴半開不合,似是欲言又止,猶豫片刻,他搖搖頭,道:「不知道…我不認識他。」

零號見他表情閃縮,猶豫不決,猜想背後必有古怪,於是決定稍作威嚇。她斜目一瞥,只見床頭櫃上擺放著一把銀制小刀,閃爍生輝,鋒利至極。她心念電轉,心生一計,露出邪魅的笑容,接著拿起小刀,把刀面貼在他的臉上,說道:「我看得出來,你在耍我,對吧?」

銀刀面傳來刺骨的寒涼,首領捏一把冷汗,搖頭道:「真…真的不知道,真的…」

零號用刀面拍一拍他臉頰,說道:「你知道嗎,我這輩子最恨人家騙我,每個騙過我的女人,臉上都會多了幾道刀痕,從此沒有男人要她…」說著,她以刀面貼著其臉頰,輕輕順落而下,掃過頸項,掃過胸膛…

她續道:「至於每個騙過我的男人,我對他們比較好,只會留給他們一道傷痕,僅僅一道…」話音未落,刀片已到達其下體位置

首領感覺刀刃已抵住自己的命根子,以這可怕女人的力量,恐怕稍微施力便能斷其子孫了。他嚥一口水,額上狂冒冷汗,心裡更是連聲叫苦,並非是他不想如實相告,而是那個男人涉及到蒙國二公子,若然被他發現自己涉密了,恐怕會連累整個「波斯灣聖軍」。

零號用食指在刀背上敲了兩下,並揚起嘴角,眼神勾魂,妖媚道:「怎樣,你要騙我嗎?」

人生在世,總要面對很多艱難抉擇,而首領正面臨這種情況,他到底應該選擇保留命根子,還是保留組織呢?他猶豫良久,眼見零號越發不耐煩,最終,他下了畢生最重大的決定。

「我不知道!打死我也不知道!」他艱難地吐出這句話,接著閉起眼睛,準備承受胯下一刀!

反正現在科技發達,要以人工合成技術重塑玉莖也並非難事,只不過是痛一陣子,一切便會雨過天清,乾脆當作一場夢魘罷了!

他嘗試以無窮無盡的思緒充斥腦海,沖淡隨之而來的痛感。可是,一秒過去,兩秒過去,三秒…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身體還是沒有傳來痛感,難道自己已經痛暈了嗎?他緩緩睜開眼睛,只見零號正盤坐在床尾,把玩著那柄銀制小刀,冷笑著凝視自己。他急忙摸摸下體,只覺命根子還在,立即眉開眼笑,興奮非常。
2019-10-02 19:20:16
正當他暗自慶祝之際,忽然想起那可怕女人依然在自己床上,立即收起笑臉,提高戒備。趁她沒有壓著自己,瞬速從枕頭下抽出一把手槍,指著零號。首領會心一笑,慶幸自己終於奪回主導權,畢竟在這種距離之下,任她身手再好也避無可避,除非她不是正常人!

但是很抱歉,她的確不是一個正常人…

零號冷冷一笑,伸手而出,電光火石間,已奪去手槍並斷成兩截。首領根本看不清狀況,只覺一個虛影從眼前略過,接著手槍便被她徒手折斷!

至此,首領已經不能保持冷靜,只因眼前的女子,根本不是人。他張大嘴巴,眼神已失去神彩。

零號再次泛起一抹微笑,但這次卻不是邪惡敵意的笑容,而是一個溫暖的微笑。她已決定好了,既然強攻不行,那便轉試軟攻!

「這位大哥,」她說道:「你果然很忠心啊,我替二公子感謝你的忠誠。」

首領回過神來,一臉疑惑。

零號跳下大床,續道:「對不起,我剛才只是替二公子試探你一下,而你果然沒有出賣他,很好,很好。」

「你…你是蒙國二公子的人?」首領茅塞頓開

眼見首領這般反應,零號更肯定自己的計劃奏效。事實上,從展示照片開始,零號見他驚訝詫異,欲言又止,便知道他必定是認識商元的,那既然認識,為什麼要拼命隱瞞,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命根子呢?想到此處,她便記起商元的筆記本裡曾經提到蒙古國與「波斯灣聖軍」的連繫,又記起巴特正急於為商月尋父。這些事件縱合起來,雖然沒有百分百肯定的邏輯關連,但似乎有一絲無形的連繫。於是,她便決定假扮巴特的使者,從他的反應中看出端倪。

零號收藏「猜對了」的喜悅,微微點頭,續道:「對,我是二公子派來試探一下你的,畢竟此事事關重大,你懂的吧?」

首領愕然地點點頭,但對於零號還是半信半疑。

零號見狀便問道:「你不相信我?」

「噢…不是,但是…請容許我問一下,二公子派你來是有什麼事呢?只是為了試探我?」首領依舊抱有質疑

「當然不是,」零號再次伸出機械臂,展示全息影像,說道:「二公子派我來見一見他。」她盡量說得保守一點,以免露出馬腳

「見…見他?見他幹什麼?」

「這個你不須要知道。」零號故弄玄虛
2019-10-02 19:21:58
首領似乎更加狐疑,疑惑之色全寫在臉上。

零號心感不妙,難道自己說錯了什麼?她乾咳一聲,道:「艾力,我很忙的,處理完這件事之後,我還要去西部基地找阿布,商議有關軍火上的問題,接著還要到中部基地找阿明娜,你知道她有多麻煩的,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妨礙我的時間。」她急中生智,將筆記本上記載有關各基地首領,以及他們的性格特質盡數說出,希望以此增加可信性

果然,首領見她對各基地的情況瞭如指掌,漸漸放鬆戒備。

零號眼見成功在望,便續道:「怎樣,你肯相信我了嗎?我還要盡快回去跟二公子覆命的。」

「你…你真的要見他?」

「是啊,二公子說一定要讓我親自見一見他。」零號交叉雙手,滿不耐煩

首領艾力對這個要求還是感到十分懷疑和奇怪,但權衡輕重後,決定順應她的意思。他從床上下來,與零號始終保持一定距離,以免再蒙受拳擊,說道:「跟我走吧。」

零號見他驚恐的表情,頓時心生玩意,飛身靠近,搭著他肩膀,柔聲道:「艾力哥哥,你剛才不是很想碰我的嗎,現在為什麼離這麼遠啊,不想理人家了?」

艾力聽得心裡發麻,這樣的柔言蜜語在這個女人口中說出來,彷如死神的低吟。他尷尬一笑,輕輕推開她,還要避免碰到任何敏感部位,說道:「我…我哪裡敢啊,哈哈…別耍我了。」他已暗暗決定從今往後都不再碰漢族女子

零號破聲一笑,樂不可支,她最喜歡看到凡人畏懼自己的模樣,真是又可憐又可笑。

零號與艾力並肩走出建築物,軍營內的人皆回過頭來,放下手上的工作,看得目瞪口呆。他們見過很多完好無缺的女子被送進建築物,卻從來沒有見過一個毫髮無損的女子從建築物走出來,還要與首領並肩而行,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教他們如何不驚訝。

艾力見狀乾咳一聲,眾人便又回到各自的工作上。

離開軍營,艾力帶領零號走到不遠處的樹林。此處巨樹參天,枝葉茂密,只有少量陽光經過重重阻隔,照射下來,灑在地上。蟬嗚鳥嗚相互輝映,交織成美妙的歌聲,寧靜而悠揚,置身此地倒是有一種古老森林的風味。

零號雖然喜歡這裡的景色,卻不禁疑惑:「他怎麼在這種地方?」

「噢…對啊,因為這裡平常很少有人經過,面積又大,不易被人發現。」

零號面露疑惑,心想難道商元真的如此重要,須要把他藏在這樣的地方?可是重要的犯人一般不是都藏在地牢之類的地方嗎?怎麼會是在一片樹林裡,難道這裡有一個專門監禁重犯的地方?

再多走一段路,艾力停下腳步,說道:「到了。」
2019-10-02 23:29:15
對於後續被拯救並回歸漢室的劇情,女主角商月表示現時進度的確比較緩慢,但因為其父是拯救自己的關鍵人物,因此只能留在蒙古每日傷心等待。商月並表示如有一個智比八奇的角色來蒙古拯救自己,會比現時只有等待更加有效和刺激。
2019-10-02 23:54:34
零號好撚正
2019-10-03 01:04:50
切佢切佢
2019-10-03 01:54:46
2019-10-03 02:02:47
2019-10-03 09:53:47
係咪得我一個鐘意零號
利申 絲
2019-10-03 11:35:20
堅定的商月派
2019-10-03 11:38:38
商月
2019-10-03 12:36:23
小盈派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