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世界][歷史]我啊爸臨終之前叫我復興漢朝!(3)

996 回覆
58 Like 5 Dislike
2019-10-18 08:13:02
以為是公子獻頭,原來是奉孝殺戮
今天,四奇郭嘉的黑暗兵法重現人間

八奇之四拯救商月,令我感動
2019-10-18 10:48:38
其實劉辰啲手段都幾陰險
2019-10-18 11:29:48
「一刀、一刀,劈得血肉模糊」
2019-10-18 11:51:30
2019-10-18 13:22:46
樓主點頭道:「嗯,出文吧。」
2019-10-18 13:44:01
點解你地可以咁有創意
2019-10-18 13:53:02
橋唔怕舊最緊要受
2019-10-18 13:53:43
溫書都特登上黎睇一睇你地啲二次創作
2019-10-18 16:57:56
好耐無嚟
2019-10-18 18:22:17
2019-10-18 22:53:49
歡迎返黎
2019-10-18 22:54:19
今日都係溫書溫到嘔,所以冇文
2019-10-18 23:00:27
劉辰續道:「樓主,你寫故有半年了吧?你應該最清楚,讀者並不在乎你溫書,他們只在乎有沒有文。」
2019-10-18 23:30:40
咁mean既
2019-10-18 23:32:32
韓信表示由他出手的話整個蒙古國會被他夷平
2019-10-19 19:40:47
樓豬今日有冇文
2019-10-19 23:11:21
LM
2019-10-19 23:23:54
二人點點頭,接著跟隨禁衛進入皇府,再走到大殿。大殿之上,劉辰早已坐到龍椅之上,二人拱手行禮,並站到所屬位置上。過了一會,待眾臣到齊,朝議便正式開始。

劉辰說道:「相信大家對近日的情況也十分擔憂,朕跟大家一樣,也很想盡快解決此事。朕相信大家也看過蒙方的回應,他們矢口否認這件事,還說是我們捏造證據,對於此事眾卿有何看法?」

眾人面面相覤,沒有人提出看法。最終站於首席的公孫明說道:「陛下,臣認為此事宜用外交途徑解決,不如派外交部長親自前往蒙國商談。」

丞相一言,百官隨即附和,只有外交部長程皓一人略顯遲疑,皆因現在蒙古人都認為漢省無故冤枉他們,反漢情緒十分高漲,他只怕自己去到會被生吞活剝。可是為官者總不能輕易退縮,最終也附和丞相所言。

「談什麼?」劉辰道:「這兩個月來朕給了他們無數次機會,打了不下三十通電話,但是他們還沒有給出一個滿意的答覆!鐵證如山擺在眼前也矢口否認,還有什麼好談?」

眾臣無言,公孫明反問:「那陛下認為應該怎麼做?」

劉辰道:「朕覺得應該出兵蒙國,就算不真的開打,至少也要大軍壓境,給他們一個下馬威,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是好欺負的!」

「不可。」公孫明淡淡道

劉辰目光如炬,強忍怒火,道:「為何不可。」

公孫明道:「我們一出兵就中了凌楚的圈套,到時候他就會說我們違反首府條約,出軍討伐逆軍。還有,打仗勞民傷財,實非民心所願。」

劉辰道:「你跟朕說民心?你剛才在外面沒有聽到那些人在示威嗎,朕只是順應民意而行!」

「外面頂多只有三十幾人,烏合之眾而已,豈能代表民意?」

「一派胡言!」劉辰猛然站起,高舉手上的厚重本子,說道:「這是人民上書呈朕的“萬人請願書”,還有網上鋪天蓋地的武伐蒙古留言,你有睜大你的眼睛看過嗎丞相?這就是漢省人想要的,這就是民意!」他一手把「萬人請願書」扔到陛階下,摔到眾臣面前
2019-10-19 23:24:08
氣氛凝回片刻,接著法務部長上前,拱手道:「臣等都知道人民的心願,但出兵一事牽連甚廣,懇請陛下三思。」

接著各部朝中重臣紛紛出言勸諫,懇請陛下三思。一時間,反對聲浪如怒潮洶湧,掩蓋整個大殿。劉辰目眦欲裂,怒火中燒,喝道:「你們這是幹什麼!想一起來反朕是嗎!?」

眾臣弓身拱手,齊聲道:「臣等不敢,只希望陛下能三思而行。」

劉辰拂袖一怒,回身坐到龍座上,說道:「不用說了,朕意已決,不日御駕親征蒙古,太尉,朕命你立刻整備大軍,準備出發!」

眾臣依然拱手低頭,不發一言。

劉辰把目光落在祁克身上,說道:「太尉,接旨!」

祁克汗顏,猶豫半晌,接著道:「臣領旨。」

劉辰掃視眾臣一遍,說道:「還有沒有人反對?」過了片刻未見回應,便續道:「退朝!」

眾臣見劉辰態度強硬,無計可施,唯有紛紛告退,只有祁克和公孫明依舊留在殿上,一動不動。

劉辰冷笑道:「果然是朕的肱股大臣,所有人都走了,你們還留著。」他本來預料公孫明會先出言駁斥,但是他錯了

「陛下!」祁克說道:「恕臣直言,你為了一個女子而出兵蒙古,賭上千萬人民和將士的性命,置整個漢省的安危於不顧,你不覺得這樣的行為很自私嗎?」

劉辰回道:「那蒙古國禁錮我漢省人民,難道這樣也不管嗎?」

公孫明道:「所謂的禁錮,陛下騙得了別人,難道騙得了自己嗎?」

劉辰一怔,心想難道公孫明已看穿自己捏造證據一事?他冷冷一笑,也不作隱瞞,說道:「最重要的是人民相信什麼。」

二人見劉辰如此頑固,也不知從何勸起,最終祁克說道:「難道就非要出兵不可嗎?不能試試用外交途徑解決?我相信總有其他辦法可以救出商月吧。」

劉辰道:「差不多一年的時間,朕用盡了所有的方法,威逼也好,利誘也罷,他們都不瞅不睬!說實話,朕本來並沒有打算真的要出兵,只是想做做樣子,希望他們至少會願意跟我談一下,但兩個月了,足足兩個月!他們連一通電話都沒有回覆過我!」
2019-10-19 23:24:22
看見劉辰聲嘶力竭的模樣,祁克實在痛心疾首,說道:「臣真的,真的不明白,不就是一個女子嗎?論外貌論學識,她也不是萬中無一啊。她真的值得你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嗎!?」

劉辰道:「朕想要的人,萬里河山也比不上。」

祁克打算續話反駁,卻被劉辰阻止:「你們今天已經說得夠多了,朕不想再聽。」說畢便站起身來,轉身離去

二人勸諫無果,皆是重嘆一聲。公孫明笑笑道:「祁克,沒想到你我也有意見一致的時候啊。」

祁克道:「我只是不想看到陛下作出傷害漢室,傷害人民的事。」

公孫明道:「但若陛下一意孤行,你說我們應該怎麼辦呢?」

祁克沉默良久,最終嘆息道:「我不知道。」他心裡雖然忠於漢室,但亦明白盲目服從君命,實屬愚忠。他頓一頓,續道:「說句實話,陛下把感情放得太重,這樣的人,也許不是當皇帝的材料。」

公孫明道:「確實。」他伸一伸懶腰,輕嘆一聲,說道:「最近煩心的事真的很多,也沒有時間好好放鬆過,有興趣來我丞相府喝杯茶嗎?」

正所謂盛情難卻,正好祁克也想找機會放鬆一下,便一口答應。

--------------------------------------------------

數天後,皇帝寢殿。

劉辰對著座地鏡子,張開雙臂,讓侍女們把軍服整理妥當。凝視鏡中的自己,他忽然感覺有點陌生,眼神好像失去了過往的神彩。一個被壓抑的想法再次不安份地竄上腦海,他這次的決定,是正確的嗎?

這個問題,他曾經問過自己無數次,甚至在夢裡也纏繞不散,但沒有一次能得出肯定答案,他只知道如果什麼也不做,自己必定會抱憾終生。

門外守衛敲門,說道:「陛下,太皇太后想見一見你。」

劉辰想了想,道:「不見,跟她說朕要準備出征,沒有空閒。」出征之日才急忙請見,準沒什麼好事

守衛乾咳一聲,道:「但是陛下….太皇太后說這是召見,請你務必前往。」

召見?屁話。

「不見,幫朕轉告太皇太后,有什麼事情等朕歸來再說。」

「是…是。」
2019-10-19 23:25:00
經過三年的觀察,劉辰早已明白高曌一直以來都沒有把他當皇帝看待,口口聲聲說安心養老,不涉朝政,實際上不斷攏絡群臣,暗中操縱朝局,想把他弄成自己的傀儡皇帝。

哼,可笑,她想當慈禧太后,但我可不是光緒皇帝。

此時,李氏兄弟上前,侍女隨即退開。李石說道:「陛下,祁太尉已在大殿等候。」

「好。」劉辰披上將袍,接著便動身前往大殿

大殿之上,祁克早已換上軍服,威風凜凜,立於首席。除此之外,漢政府核心成員也到達殿上,靜候聖駕。此事並不在劉辰預料之內,畢竟今天是出征之日,除太尉之外,其他人等也是多餘。但轉念一想,這也並非不可理解,群臣聚首一堂,大概是想作最後勸諫吧。

劉辰冷諷道:「很好,除了白晝之外,朕的三公六卿都到齊了。怎麼啦,是來為朕送行的嗎?」

公孫明道:「陛下,這是三公六卿的聯合請願信,望陛下能收回成命。」他把書信拱手呈上

李頭接過書信,把它交給劉辰。劉辰打開信件,掃視內文一遍,然後擱置一旁,說道:「朕看過了,沒什麼其他事了嗎?」轉頭看著祁克,道:「太尉,我們出發。」

群臣忽然單膝跪地,齊聲道:「請陛下收回成命!」

劉辰掃視一遍,把目光落在祁克身上,只見他一臉誠懇,不禁冷笑道:「太尉,朕記得你當初答應過朕,就算所有大臣官員反對,你也會執行朕的命令。是你說錯了,還是朕聽錯了?」

祁克說道:「是這樣沒錯,但如果陛下的命令是對漢室有害,恕臣不能認同!」

劉辰笑一笑,走下陛階,說道:「朕是不會收回成命的,那你們現在打算怎樣,罷工嗎?」

眾人無言,劉辰便甩一甩手,續道:「算了,如果太尉你堅決不從,那也沒差,朕就自己領兵出征,朕倒是想看看那些將士們是聽你的,還是聽我的。」說畢便徑自往殿門前進

祁克縱身擋在他身前。此舉冒犯至極,觸發羽林衛舉槍相對,並喝道:「你幹什麼,退下!」

祁克毫無懼意,直視劉辰,臉色繃緊,說道:「臣最後最後勸你一次,懇請陛下收回成命。」

劉辰絲毫不讓,淡淡道:「不可能。」說畢繼續前往殿門

祁克看著他的背影,萬般無奈,重嘆一聲,道:「那就不要怪臣了。」
2019-10-19 23:25:14
聲音剛落,兩人從殿門奔進大殿,接著更多人陸陸續續入內。他們個個冷面無情,手持槍械,身穿漢軍正規軍服。踏步之聲不絕於耳,電光火石間,漢軍已把大殿包圍得水洩不通!同一時間,皇府內外,正門側門均被漢軍重重包圍。

羽林衛見有異狀,瞬速應變,把劉辰圍在中心,舉槍對著漢軍,喊道:「保護陛下!」

劉辰更是大驚失色,掃視漢軍,說道:「你們在幹什麼!?」

祁克跪地拱手,說道:「這是不得已之舉,還請陛下原諒。」

公孫明也跪地說道:「我們只是想阻止陛下犯下彌天大錯,絕對無意冒犯,事情完結之後,要怎樣懲罰,我公孫明願意一力承擔。但這段時間內,懇請陛下暫在皇府休養。」

劉辰驚道:「你們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嘛!?」休養一說,形同軟禁!

公孫明沒有回應,說道:「這段時間內,我們會代替陛下處理政事。」

劉辰怒火中燒,指著眾臣,說道:「你們竟然想軟禁朕!」他臉色鐵青,眼現紅絲,怒道:「今天朕就要出去,看誰敢攔我!」

劉辰直欲發狂,不顧一切,向前走去。

「孤敢!」聲音如雷貫耳,不怒自威

劉辰硬生生停下腳步,心臟如被重捶一擊。

眾臣下跪拱手:「參見太皇太后。」

「咚…咚…」龍頭拐杖重拄地面,一下一下,如死神的催命符

劉辰緩緩轉過身來,只見高曌站於陛階之上,龍座之前。他微微點頭,說道:「太…太皇太后。」

高曌說道:「皇帝,蒙古之事就交給大臣們處理,不用你操心。」

劉辰自然心有不甘,說道:「不可…」

「劉辰!」高曌硬生生打斷,說道:「孤說此事要交給群臣處理,你聽懂了沒有!?不要逼我命人把你押回寢殿。」

劉辰眼冒火光,震怒喘息,卻一時無從駁斥。氣氛僵持片刻,高曌放緩語氣,說道:「洛妃已臨盆在即,你作為丈夫,是不是很應該陪在她身邊?」

劉辰怒視高曌,已全無敬愛之意,過了半晌,他終於重重嘆氣,對羽林衛說:「放低槍吧。」

羽林衛雖不情不願,但還是領命放下槍械。

高曌點點頭,道:「希望你能明白,祖母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眼見劉辰已是強弩之末,氣焰不再,便續道:「阿辰,回去吧。」
2019-10-19 23:25:48
今日出多啲,但係黎緊兩日都可能冇文
2019-10-19 23:25:58
Welcome
2019-10-19 23:32:02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