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世界][歷史]我啊爸臨終之前叫我復興漢朝!(3)

996 回覆
60 Like 5 Dislike
2019-11-09 01:55:00
2019-11-09 14:29:28
2019-11-09 23:21:06
2019-11-09 23:49:51
夜少少出,大家眼訓可以唔洗等
2019-11-10 00:05:26
訓唔到 等你
2019-11-10 00:12:52
聽日先睇
2019-11-10 00:15:45
巴特默默承受,比起肉體上的疼痛,他更不能忍受商月那委屈怨懟的目光。他微微低頭,說道:「那是五年前的事,那時候他知道了一個很重要的秘密,所以我必須殺他滅口。」

商月淚目凝視,說道:「就是這樣?」

巴特點頭,道:「就是這樣。」

「所以你接近我也是有目的的?」

「不是!」巴特道:「你父親的死是五年前的事,而我認識你只是這三年的事,當年我在影武者手上把你救走的時候,根本不知道妳的身份。是到了後來妳說起關於你父親的事,我才知道….原來妳就是商元的女兒。」

「那當你知道之後,為什麼還要一直騙我,為什麼要讓我跟你結婚?我真的不明白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有什麼陰謀?」

巴特苦笑搖頭,道:「從來就沒有什麼陰謀,老實說….一開始我把你救回來並不是因為你是誰,純粹只是因為我討厭凌楚,想故意跟他對著幹才把那些影武者殺死。之後我就把你留在身邊,當妹妹一樣看待,到後來我們開始慢慢熟絡,妳開始對我說一些心底話,再到後來我知道了妳就是商元的女兒,經過這一切一切後,我才發現原來妳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變成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所以不管妳相不相信也好,我是真心,真心愛妳的。」

白晝冷冷一笑,忍不住插話:「原來你愛一個人的方式就是不斷欺騙她嗎?」

巴特道:「這是我唯一想到能把她留在我身邊的辦法,雖然她從來沒有明言,但是我一直都知道她的心裡早已有另外一個人。」他看著白晝,續道:「當你很愛一個人的時候,這種感覺,你明白嗎?」

白晝一向心如止水,情緒無甚起伏,但此刻心中竟泛起一絲波瀾。多年來,他雖然在女性堆中兜兜轉轉,因任務須要,伴侶換個不停,但他卻從來不知道,愛是什麼。

巴特轉頭凝視商月,誠懇深情,彷彿在暗送綿綿情意,他並不奢求會得到原諒,只希望自己的心意能夠被明白。商月的表情似乎軟化起來,確實,巴特在這三年內一直真誠相待,把自己捧在手掌心,也從未做出越軌之事,這是無庸置疑的事實。

未待商月作出回應,新娘房外傳來腳步聲,保守估計至少有三十多人,他們喊道:「二公子,你在哪裡?」

巴特知道是前來支援的特種部隊,大喜之下便打算呼叫求救,可是程復南反應瞬速,縱身把他壓在地上並捂著嘴巴。巴特雖極力掙扎,但他貴為公子哥兒,自小嬌生慣養,又豈會是程復南的對手。

程復南壓低聲浪,喝道:「閉嘴!」

巴特瞪大眼睛,不住發出「唔唔…」事。白晝見狀便舉槍指著他的額頭,說道:「你敢喊一聲我就要你和我們陪葬!」

受到生命威脅,巴特漸漸安靜下來,程復南見狀也慢慢鬆開手。

「咳…給我安份一點!」程復南說道
2019-11-10 00:16:09
巴特說道:「外面全都是特種部隊,就算你們殺了我也逃不出去,還是束手就擒吧。」

白晝和程復南相互一視,然後點一點頭。接著,程復南從裝備匣裡取出一枚炸彈並扔到巴特身上。

巴特驚惶失措,連忙退後。他看著那枚炸彈,幾秒過去依然沒有爆炸,他的表情也從恐懼轉為疑惑。

「很熟悉吧?」程復南說道:「這就是你借婚禮物資之名運送過來的武器。」

「那…那輛車是被你們劫走的?」巴特想起心腹曾告訴他有一輪運輸車失蹤了

白晝說道:「政變須要武器,將武器偽裝成婚禮物資送進蒙古國,這確實是一個很聰明的辦法。」

聽得他們的對話,商月心念一轉,已猜出事件的大概,她看著巴特,一臉詫異,說道:「原來….婚禮是假的,它只是為了掩飾你的政變陰謀。」

「我….」巴特緊皺眉頭,無言以對

白晝見他甚是可憐,便伸手把他扶起,冷笑道:「這個妳倒是不要冤枉他,他雖然利用這場婚禮把武器運送進來,但是他並沒有打算在今天發動政變。」

商月面露疑色,半信半疑,於是程復南便補充道:「雖然我很討厭這個人,但白晝說的確實是真的,我已經派人查過了,那些武器運送來之後就直接去了一棟別墅裡,到今時今刻也沒有任何要行動的跡象。」

商月轉頭看著巴特,等候他的解釋。巴特則是苦笑一下,說道:「我剛才已經說了,我是真心愛妳的,我又怎麼會忍心破壞我們的婚禮呢。」

商月一時不知該回應什麼,於是便別過頭去。

白晝抓住這個時機,說道:「好了二公子,現在我們來做一個交易吧。」

「什麼交易?」巴特問道

「我們來蒙古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把商月帶回去,其他事情我們一概不想理…..」他邊說邊取出手機,續道:「而我手上有你通敵叛國的證據,只要我打一段訊息,那輪裝滿武器的婚車還有那個司機就會直接被送到總統面前。如果這些還不夠的話,我手上還有一些你與“波斯灣聖軍”通話的錄音,我是從誰手上拿到的,不用我多說了吧。」

那個該死的艾力,竟然把一切都供出來了!巴特輕嘆一聲,道:「所以你想用這些證據來換商月?」

「還有我們的性命。」白晝說道
2019-11-10 00:16:32
氣氛沉靜片刻,白晝續道:「那輛運輸車就在十哩外的樹林裡,皇位和女人,你自己選一個。」他毫不避諱地點出巴特的野心

江山美人,自古皆是兩難的選擇。

程復南見他猶豫不決,便說道:「你知道她的心不在你那裡,強行將她留在身邊,有意思嗎?」

特種部隊已鎖定區域,正全力搜索巴特的下落,踏步之聲越發接近,找到這裡只是時間問題。

巴特轉過頭來,與商月對望,他彷彿看到三年前那個被影武者追趕的女子,雖然中槍敞血,卻堅忍不屈。這一瞬間,一股淚意湧上心頭。

蒙古男兒,淌血不淌淚,他強忍淚水,說道:「月,你會原諒我嗎?」

商月一時語塞,饒是她聰明絕頂,也實在不知如何回應。

巴特破涕一笑,續道:「我想我們不會再見了吧。我只希望你記得,我今天做這個決定,不是為了我自己,也不是為了政變,而是為了妳。」最終,他還是不禁流下一滴眼淚

他頓一頓,說道:「祝你幸福。」說畢便轉身走出蒙古包

新娘房外,特種部隊見巴特現身,紛紛圍攏過去。其中一人問道:「二公子,你沒事吧?」

「沒事。」巴特道

「那些恐怖份子呢?」

巴特想一想,說道:「我剛才一直逃到這裡,然後就躲在裡面,只有我一個,沒有其他人。」

「真的嗎?」另一人半信半疑,探頭看看新娘房

巴特伸手阻止,說道:「真的。」

既然二公子如是說道,他也不好質疑,便點點頭,道:「二公子沒事就好。」

巴特看著遠方,負手而立,說道:「走吧。」

另一邊廂,蒙古包裡,三人一同靜候特種部隊離去,待聽得腳步聲遠去消失,他們總算鬆一口氣。這時候,程復南忽然弓身彎腰,以槍拄地,捂著嘴巴不停咳嗽:「咳…咳咳….」

商月問道:「你怎麼了?」

「我沒事…咳…沒事,咳咳!」話音未落,一口鮮血應聲吐出

程復南站立不穩,幾近跌倒,幸好白晝及時攙扶,但他依然咳嗽不止。

白晝見他如此狀況,便代為回答:「他在三年前被影武者追捕的時候胸口中了一槍,自此便落下了舊患,不能再做劇烈運動。」

商月一怔,心想一個羽林軍統領不能運動,那就跟一個音樂家失去了聽覺一樣,她此刻才知道,原來三年前一役,不止改變了她一個人的人生。

程復南強行支撐身子,說道:「巴特已經離開,咳…我們也是時候要走了。」

「嗯。」商月和白晝同時點頭

草原之上,晨風漸起,日出東邊,天空被染成一片橙紅色。蒙國世紀婚禮在一場混亂之中落幕,三人走出蒙古包,踏上回歸之路。
2019-11-10 00:34:43
三百人只餘下兩人
2019-11-10 01:49:35
好彩復南冇事啫
2019-11-10 13:36:25
pish
2019-11-10 13:53:21
之後係咪幫辰仔政變奪返大權先
2019-11-10 14:02:30
羽林軍全滅
2019-11-10 14:25:23
白晝冷冷一笑,忍不住插話:「原來你愛一個人的方式就是不斷欺騙她嗎?

白晝自己都係一樣......
2019-11-10 14:26:45
只要我打一段訊息,那輪裝滿武器的婚車還有那個司機就會直接被送到總統面前。

唔會嘅
2019-11-10 14:30:42
有商月就可以同班廢老大臣講數
唔需要又搞既變既
2019-11-10 14:31:13
政變
2019-11-10 15:19:39
好期待商月望到洛語琴個肚之後有乜反應呀
2019-11-10 15:25:26
白晝冇愛過
天瑜
2019-11-10 19:40:14
「咪因為你囉,為咗打聽你嘅消息我俾人落咗迷藥呀」
2019-11-10 19:46:09
咁個仔商月有冇份?
2019-11-10 19:47:24
但係白晝係真心愛零號
期待白晝屌零號
2019-11-10 23:03:19
冇咁誇張
2019-11-10 23:03:52
就黎有得睇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