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項][武俠][長篇] 路仔 穿越到武俠世界 (10)

1001 回覆
31 Like 4 Dislike
2019-06-05 05:41:08
A
2019-06-05 06:35:44
1 捉E因
2 耍盲雞
3 包剪揼

滿意未
2019-06-05 06:52:21
可能寫到有d 1999 嘗試下跟住幾篇執下
2019-06-05 07:09:06
A
2019-06-05 07:29:03
打麻雀 鋤dee 波子棋
2019-06-05 07:53:15
B 挑戰大佬 叫佢讓路叔一招
2019-06-05 08:13:31
A
2019-06-05 09:11:08
鋤dee
2019-06-05 09:12:43
又話唔寫世叔出手 係咪想寫無情 路仔屌打對面
2019-06-05 09:22:37
仲有中女醫生
2019-06-05 09:33:17
---B---

世叔看了看我問道「仁甲,你覺得呢?」
我想了想,依白老的為人…然後回答道「白老竟然如此提議,必然有乍。」
白老大笑,說道「難道你想說讓我們甚麼都不做便離去嗎?」
然後唐宣也笑起來,同時從腰間拔出那唐門的短刀,擺出架勢看向我們,說道「我想諸葛正我你也知道今天要給我們一個交代吧,竟然你們拒絕了白先生的提議,不如就由我直接向你們取人了!」
世叔此時搖了搖頭說道「不,我是認為由路少俠出戰,始終有誤,畢竟他不算是我們神侯府的人,讓他代表神侯府與你們交手,也不合禮數…倒不如幾位聽閣下一個建議吧。」
唐宣沒好氣的答道「有屁快放!」
世叔笑了笑,續說道「毋需動氣,我的提議也很簡單,我們神侯府不打算與你們在此以命相搏,倒不如由我提議三個比試,以三局兩勝的方法來比拼吧。」
唐宣正想開口拒絕,但白老卻笑了笑打斷了唐宣,說道「聞得諸葛神侯武藝超卓以外,還智冠天下,在下也有興趣聽聽神侯你有甚麼好意見。」

「第一項就是暗器,聽仁甲所講閣下也是一個用暗器的一流高手,那麼就在庭園中來一場暗器比試,互相發招,先被擊中者敗。」世叔說道。
「好,我也想知道這位「暗器之王」無情的實力,到底有多少斤兩。」白老答道。
世叔點點頭,續說道「那麼第二項就是比內力,就各自派出一人來個內力比拼,點到即止,自然不傷和氣。」
白老笑了笑答道「不傷和氣嗎?也好,那第三項呢?」

唐宣此時打斷道「竟然都讓你提議互比兩項了,那麼第三項就由我們決定吧。」
「結果你應該仍是想讓我和那個弟子比試吧。」我說道。
唐宣笑了笑答道「不然你想挑戰我們任何一人也可以。」
世叔點了點頭「這…也可以,我們就三人在,就每人和你們比試一次。」

A. 「都聽世叔的。」
B. 「不了,(提出其他方案)」

---
聽日繼續

修訂
2019-06-05 10:21:21
B鬥智
練武之人除左身手了得,重要有智有謀!
打麻雀三盤兩勝制
2019-06-05 10:40:41
象棋
2019-06-05 11:24:05
中女唔洗打啦 今晚仲有野要做
2019-06-05 11:50:05
要醫返好路仔 應該會畀人打到半死
2019-06-05 12:36:05
今日頭篇要小小時間 如無意外篇幅可能長小小
2019-06-05 13:07:34
最終決定

猜枚決勝負
2019-06-05 17:34:11
---A---

世叔的提議也有他的道理,我答道「都聽世叔的。」
白老笑了笑說道「那麼就請各位先到庭園。」
我們一行人走到庭園的空地,不得不說這畫面是頗怪異的,我們明明一言不合便會打起上來,但大家都看似若無其事的一起走到空地之上。

到了空地以後,無情跟白老便各自到了一旁,無情一副如箭在弦的樣子,而另一邊的白老則雙手放於背後,異常的冷靜,更有一股不放無情在眼內的感覺。
無情自然也是察覺到白老的態度了,他眼神當中帶點怒氣,但卻保持著冷靜的樣子。

白老冷笑一聲,挑釁道「暗器之王 無情,來吧。」
無情眼神一轉,右手一抬便射出三枚銀針,白老他冷笑,從懷裡掏出一把石子,一曬出去便擋下了那些銀針,然後腳下步法一轉,一個轉身又將向無情攻回去…
白老拋出的那個像是一個小鐵球的東西,乍看不比一顆石子大很多,無情隨即在自己的輪椅側邊一按,一個鐵球從他的頭側飛射而出,與那小球相撞,「啪」的一聲,白老那個小球便爆裂開來,同時射出無數鐵針,在旁的我們也欠些被誤傷,我馬上拔出劍來阻擋,而世叔則輕輕一閃便避開了,另一邊廂的唐宣則被墨瑯的那塊布保護了。

而無情他也是冷靜的在輪椅上一按,輪椅馬上轉了一圈,將那些銀針全打在了輪椅那木製的背上。
無情此時開口問道「這看起來與唐門的暴雨梨花針如此相似…」
「這是我讓唐門做的,算是一個爆發形的暴雨梨花針,沒想到暗器之王居然連這樣也能看出來,果然我也要對你刮目相看一點了。」白老答道。
「白老…你本不姓白對吧…」無情問道。
白老眉頭一皺,隨即手上一揮又投出數顆飛石,石後又跟隨著數支銀針,就像是用那飛石保護著那幾根針一樣…這也是一貫白老的暗器手法。
無情隨即連發數把飛刀抵擋,以飛刀阻擋那些石子與銀針,但在石子與飛刀碰撞的一刻,竟然像有一股奇怪的勁度,將那飛刀擊開過來,還將另外的飛刀的路徑偏離,全數落空。無情見狀,馬上運輕功配合著輪椅的獨特移動方法去迴避…
無情本應是能夠完美的閃過,但白老沒有放下手腳,往八個方位擊出飛石,將無情的路完全封死。
無情這下可是正中下懷了,縱然他有著輪椅和輕功彌補自身傷殘的不足,但這卻是他無可改變的弱點。

一發銀針打到了無情的肩上,深深的插進去了,無情痛苦地低鳴了一聲,同時也代表…是白老拿下一局了。
「抱歉,是我贏了。」白老說道。
無情的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或許他根本沒有想過會在暗器這方面輸給其他人…
世叔馬上走到無情身邊,細看了無情的傷口,而白老則說道「放心,沒毒的。」
無情回過神來,說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是我輸了。」無情雖然刻意強忍情緒,但他眼中可是滿滿的不甘和悔恨,這倒是可以看出來的。

無情點穴將血止著,然後世叔慢慢的將他推回來。
世叔話中暗藏怒意的問道「接下來就讓老夫來,誰要和我比一比。」
唐宣大笑說道「聞得諸葛正我的功夫獨步天下,就由我這位唐門長老來會一會你吧!」然後他便走上前來,與世叔對峙著。

世叔抱拳行禮,對著唐宣說道「請!」
唐宣賊笑一聲,馬上運氣。一道綠氣像是從他背後一湧而上,連他的皮膚也像添了一層綠,但那綠色卻不是停了下來,而是一點一點慢慢的變得深色,變得像是紫色一樣,從旁看去,此時唐宣他整個人看起來簡直是令人作嘔,像極一個滿身瘀血的屍體一樣…
世叔淡然一笑,說道「沒想到有生之年,我竟能見識到唐門蠱毒功的威力,老夫還真是三生有幸。」
唐宣不屑地哼了一聲,說道「廢話小說,領教一下我唐門的功夫吧!」
話罷,唐宣抬手便向世叔雙掌打去,世叔不慌不忙,以雙掌畫了個圓,往唐宣雙掌推回去,就在兩人接觸的一下,「呼」的一聲,世叔身後便有股氣爆發而出,接著「砰」的一聲,唐宣便口吐鮮血,飛到十數步外。

這庭園之上,所有人都愣住了,大概也沒人見識過世叔全力的一擊,竟然和這唐門長老相差如此之大。不過世叔也氣喘如牛,看來是一擊過後便要休息了。
唐宣他全身顫抖,跌跌撞撞的爬起來,再說道「這難道就是驚艷一槍嗎…?」
世叔氣喘地答道「正是。」
唐宣又是一陣大笑,說道「諸葛正我,果然厲害!」話畢,便昏倒過去了。

「那麼這局是老夫得勝了吧?」世叔問道。
白老笑了笑答道「當然,那麼路少俠,無情受傷,神侯力竭,看來果然是該你上場了。就當是我們讓你一下,由你選你想挑戰誰人?」

A1. 白老
A2. 墨瑯
A3. 墨瑯的弟子
B. 不打了 提出其他方案(有咩提議 合理既有機會上鏡)
2019-06-05 17:34:28
---A---

世叔的提議也有他的道理,我答道「都聽世叔的。」
白老笑了笑說道「那麼就請各位先到庭園。」
我們一行人走到庭園的空地,不得不說這畫面是頗怪異的,我們明明一言不合便會打起上來,但大家都看似若無其事的一起走到空地之上。

到了空地以後,無情跟白老便各自到了一旁,無情一副如箭在弦的樣子,而另一邊的白老則雙手放於背後,異常的冷靜,更有一股不放無情在眼內的感覺。
無情自然也是察覺到白老的態度了,他眼神當中帶點怒氣,但卻保持著冷靜的樣子。

白老冷笑一聲,挑釁道「暗器之王 無情,來吧。」
無情眼神一轉,右手一抬便射出三枚銀針,白老他冷笑,從懷裡掏出一把石子,一曬出去便擋下了那些銀針,然後腳下步法一轉,一個轉身又將向無情攻回去…
白老拋出的那個像是一個小鐵球的東西,乍看不比一顆石子大很多,無情隨即在自己的輪椅側邊一按,一個鐵球從他的頭側飛射而出,與那小球相撞,「啪」的一聲,白老那個小球便爆裂開來,同時射出無數鐵針,在旁的我們也欠些被誤傷,我馬上拔出劍來阻擋,而世叔則輕輕一閃便避開了,另一邊廂的唐宣則被墨瑯的那塊布保護了。

而無情他也是冷靜的在輪椅上一按,輪椅馬上轉了一圈,將那些銀針全打在了輪椅那木製的背上。
無情此時開口問道「這看起來與唐門的暴雨梨花針如此相似…」
「這是我讓唐門做的,算是一個爆發形的暴雨梨花針,沒想到暗器之王居然連這樣也能看出來,果然我也要對你刮目相看一點了。」白老答道。
「白老…你本不姓白對吧…」無情問道。
白老眉頭一皺,隨即手上一揮又投出數顆飛石,石後又跟隨著數支銀針,就像是用那飛石保護著那幾根針一樣…這也是一貫白老的暗器手法。
無情隨即連發數把飛刀抵擋,以飛刀阻擋那些石子與銀針,但在石子與飛刀碰撞的一刻,竟然像有一股奇怪的勁度,將那飛刀擊開過來,還將另外的飛刀的路徑偏離,全數落空。無情見狀,馬上運輕功配合著輪椅的獨特移動方法去迴避…
無情本應是能夠完美的閃過,但白老沒有放下手腳,往八個方位擊出飛石,將無情的路完全封死。
無情這下可是正中下懷了,縱然他有著輪椅和輕功彌補自身傷殘的不足,但這卻是他無可改變的弱點。

一發銀針打到了無情的肩上,深深的插進去了,無情痛苦地低鳴了一聲,同時也代表…是白老拿下一局了。
「抱歉,是我贏了。」白老說道。
無情的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或許他根本沒有想過會在暗器這方面輸給其他人…
世叔馬上走到無情身邊,細看了無情的傷口,而白老則說道「放心,沒毒的。」
無情回過神來,說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是我輸了。」無情雖然刻意強忍情緒,但他眼中可是滿滿的不甘和悔恨,這倒是可以看出來的。

無情點穴將血止著,然後世叔慢慢的將他推回來。
世叔話中暗藏怒意的問道「接下來就讓老夫來,誰要和我比一比。」
唐宣大笑說道「聞得諸葛正我的功夫獨步天下,就由我這位唐門長老來會一會你吧!」然後他便走上前來,與世叔對峙著。

世叔抱拳行禮,對著唐宣說道「請!」
唐宣賊笑一聲,馬上運氣。一道綠氣像是從他背後一湧而上,連他的皮膚也像添了一層綠,但那綠色卻不是停了下來,而是一點一點慢慢的變得深色,變得像是紫色一樣,從旁看去,此時唐宣他整個人看起來簡直是令人作嘔,像極一個滿身瘀血的屍體一樣…
世叔淡然一笑,說道「沒想到有生之年,我竟能見識到唐門蠱毒功的威力,老夫還真是三生有幸。」
唐宣不屑地哼了一聲,說道「廢話小說,領教一下我唐門的功夫吧!」
話罷,唐宣抬手便向世叔雙掌打去,世叔不慌不忙,以雙掌畫了個圓,往唐宣雙掌推回去,就在兩人接觸的一下,「呼」的一聲,世叔身後便有股氣爆發而出,接著「砰」的一聲,唐宣便口吐鮮血,飛到十數步外。

這庭園之上,所有人都愣住了,大概也沒人見識過世叔全力的一擊,竟然和這唐門長老相差如此之大。不過世叔也氣喘如牛,看來是一擊過後便要休息了。
唐宣他全身顫抖,跌跌撞撞的爬起來,再說道「這難道就是驚艷一槍嗎…?」
世叔氣喘地答道「正是。」
唐宣又是一陣大笑,說道「諸葛正我,果然厲害!」話畢,便昏倒過去了。

「那麼這局是老夫得勝了吧?」世叔問道。
白老笑了笑答道「當然,那麼路少俠,無情受傷,神侯力竭,看來果然是該你上場了。就當是我們讓你一下,由你選你想挑戰誰人?」

A1. 白老
A2. 墨瑯
A3. 墨瑯的弟子
B. 不打了 提出其他方案(有咩提議 合理既有機會上鏡)
2019-06-05 17:34:54
On9連登post左兩次
2019-06-05 17:38:08
A3
2019-06-05 17:46:15
A1吸鳩佢
2019-06-05 17:47:10
A1
2019-06-05 18:01:44
a1 係時候吸撚死佢
2019-06-05 18:14:46
A1 唔信樓主會作男主輸
輸左差唔多完得故
睇個勢之後男主絕世武功單嘢會揚開去,之後就難吸
不如係呢個機會吸多d提升自己之後報仇重好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