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哲理] 《黑白的世界不止於灰》(完)

603 回覆
217 Like 2 Dislike
2018-12-08 23:55:57
出文出文~~
2018-12-09 01:57:05
2018-12-09 01:59:45
這時,女人把糧草遞到山羊的嘴前,牠便乖乖咀嚼起來。

「你講咩話?」她摸著山羊的頭,靜靜地說。

「講咩話……」我想了想,再模仿一下,「咩咩咩咩咩。」

她笑了。我覺得不好笑。

「哩邊請。」她請我進去。

居然聽懂了。

我跟隨著她,沿路看到幾塊農田,分別種不同的蔬菜。

一路上,我簡單介紹自己的目的,包括在找能夠種植番薯的農場。

她告訴我,這裡是有機農場,會用輪種的方式,以及使用動物廢料來保持泥土肥沃。

到了一間有冷氣的屋裡,黃色牆壁上有不少有機耕種的圖表。

輪種同一塊田,表示無法連續種植同一種番薯。種完番薯,就要改種下一種植物。

使用動物廢料,就是山羊的……

怪不得,牠有特別好的糧草,原來是為了有好的大便。
2018-12-09 02:00:41
咩咩咩咩咩
2018-12-09 02:06:28
我坐在椅上,跟她交流。

她說可以幫忙種植我需要的番薯,但只有一季的收成,無法全年供應。

我也看了農場的介紹,看到她們的理念和全年耕種表。

「我明白喇,咁我返去考慮下先。」我揹起背包,準備離開。

「不如留個電話?有需要可以聯絡我。」她提出,拿出手機。

「我姓林,你可以叫我林小姐。」她說。

「我叫何常。」我接過她的手機,輸入了自己的號碼,「我何嘗唔想成為……」

說到這裡,我收了口。

「你話……你唔想成為?」林小姐問,接回已撥出的電話。

「我唔想成為隨便講完就算既人,所以,我會認真考慮。」我的手提電話震動,拿出來拒接,再新增聯絡人。

「你叫?」我問。

「林間美。」她說。

「林間美。」我手指按按,儲存了。
2018-12-09 02:11:28
林小姐送我離開,途中看到一個木製的鞦韆時,有點想去坐一坐。

「要唔要坐下?」她邀請。

我停步,看手機的時間。

「咩咩咩咩咩。」山羊在遠處叫。

「唔洗喇,唔該。」我禮貌地說,再度起行。

離開農場後——

上了小巴,回到有巴士的地方。

回家的巴士到了,我上前兩步,這一刻我有了上車的念頭。

但我還有兩個農場要去,行程滿滿。

便忍耐著,目送了巴士開出。
2018-12-09 02:12:14
暫時咁多
2018-12-09 02:23:31
咩咩咩咩咩
2018-12-09 03:23:38
2018-12-09 03:26:20
咩咩咩咩咩
呢幕諗起某劇嘅場景咩咩咩
2018-12-09 08:59:15
Live咗
好好睇
想買書 但唔知《孤獨的島 》重製同舊版有乜分別?
2018-12-09 10:05:35
原版已經買唔到
重製版內容冇分別
多謝支持
2018-12-09 10:10:03
先生有心寫 讀者感覺到嘅
支持!
因為我打算上網買
見到佢有2本唔同
封面都唔同咗 諗緊會唔會係多咗幾頁序啊果啲嘢
2018-12-09 10:15:35
據知原版應該買唔到,如買到可以試下
2018-12-09 10:17:05
好 唔該曬
2018-12-09 14:57:27
輕推
2018-12-09 15:49:37
呢個故會唔會出書 好好睇
2018-12-09 16:04:09
2018-12-09 17:25:40
咩咩咩咩咩
2018-12-09 18:22:48
2018-12-09 20:31:17
2018-12-09 20:31:42
Push
2018-12-09 22:00:01
寫緊
2018-12-09 23:46:37
中午,我去了另一個農場,下午再去第三個農場。

離開時再拜訪了一個中途遇到的農場,因為不是每個農場都能在網上搜到,有些只能靠雙腿訪尋。

背包多了幾條番薯,都是農夫們給我回家品嚐的,覺得好味道就合作。

回到家裡的時候,剛剛好是晚飯時間。今天家姐沒有外出,所以又是一家四口吃飯。

吃完飯,我再一次洗澡後,坐在電腦前工作。

我先把今天的收獲,用筆記錄在紙上。

接著規劃開店的事,包括要拿取商業登記證,登記早前想好的店名——灰色番薯店。

還有就是要聯絡地產或業主,要租之前看上的小型鋪位。

因為店名和店鋪地址,我都已經告訴佩盈,還有預計開店的日期。

我告訴佩盈的日期,是在兩個月後。

到時候天冷,很適合賣熱烘烘的烤番薯。

而且兩個月,應該足夠我安排好一切。
2018-12-09 23:55:54
電腦螢幕映著眼睛,我還要學習很多事情,如裝修工程、銀行中小企計劃等等。

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十二點。

每逢到了這個時間,我都會停下來。

從電腦螢幕前抽離一下,為了保護眼睛而休息。

添一杯溫水,稍作休息才繼續工作。

「細佬,你係咪太忙?」家姐拿起了螢幕前的紙張,上面是滿滿的待辦事項。

我喝著溫水,沒有回話。

「你係咪用努力黎麻醉自己?」她問。

是的,我不可能很高興,不可能無動於衷地,面對沒有佩盈的日子。

我必然是心有鬱結,必然是心有不捨。

我怎麼可能在離開佩盈之後,仍然假裝沒有事發生,樂觀積極地過日子?

我怎麼可能接受,可能不會再見到她?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