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哲理] 《黑白的世界不止於灰》(完)

603 回覆
212 Like 2 Dislike
2018-12-18 19:09:17
2018-12-18 20:46:34
2018-12-18 20:46:46
2018-12-18 21:41:12
求文
2018-12-18 22:44:11
文呢
2018-12-18 22:49:23
寫緊
2018-12-18 22:57:22
2018-12-18 23:10:32
2018-12-18 23:36:20
2018-12-19 01:33:40
寫緊

加油!
2018-12-19 01:48:33
2018-12-19 03:10:59
2018-12-19 03:54:24
2018-12-19 06:06:41
44 彩色的世界


不記得以前是從電視看過,還是在哪裡看過這麼一句話,「流著淚吃過飯的人,都會變得堅強。」

那時候我沒有體會,現在我稍微能體會了。

在約定之日之後的一天,我依然早起上班。

氣溫比昨天更低,我踏出家門的時候,已經明顯感覺到了。

冷風撲臉,驅使人清醒起來。

在遇到佩盈之前,我的腳步是無力的,數次遇到佩盈後,步伐變得沉重而謹慎,然而今天的步伐終於輕盈了一點。

看著前面的人的腳步,我跟著前面的人沿路前進。

走著,我心想不要成為羊群,必須要抬起頭來。

頭慢慢抬起,眼睛和視野跟著上升。

天空是一片藍天。

小鳥劃過無雲的天空。

對,這裡是彩色的世界。
2018-12-19 06:23:58
路過棕色的樹幹,常綠的樹葉。

即使是冬天,也有些樹不會落葉,有著全年常綠的葉子。

活在彩色的世界,就該有彩色的樣子。

我昂首挺胸,收拾心情,準備精神奕奕地上班。

開店後,我繫上黑色圍裙,再次投入工作。

在寒冷的天氣裡,用陳嬸的話來說就是商機,用佩盈的話來說是發放溫暖的時候,無論是哪一種都好,我都要做好本份。

洗番薯的時候,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又投入到無限重覆的工作裡。不,我覺得有點不同,裡面好像包含了意義和一絲期待。

小熊維維是第一個兼職員工,不知道將來會有誰的加入。

也許,新員工也會有覺得無意義的時候,覺得同樣的日子重覆三百六十五次就是一年。

「到時候再告訴他意義就好了。」我心想,把洗淨的番薯放入蒸爐。

正式開始蒸焗今天第一批番薯。

「早晨。」何諾兒到了。
2018-12-19 06:31:52
不久小熊維維也來到,「早晨!」

「早晨!」我回應。

灰色番薯店開始營業,日子就這樣過去。

三天後。

斜陽西下。

本日氣溫回升了一點。

忙了好幾天,今天總算輕鬆下來。

我站在收銀機位置,看著一個個路人連影子。路人都是那幾類,放學時間有學生,下班時間有上班族,其他時間有遊客等等。

小熊維維正在派宣傳單,家姐把烤好番薯端過來,我幫忙夾進玻璃保溫箱。

這時——

一位年約六十五歲,像是剛退休的先生,穿著棕色格仔紋的西裝,挽著旅行包
站在人群中。

他看著手上的電話,看了本店的招牌多次,好像確認了地址才走過來。

莫非是以前租這裡的舊店的老顧客?

老先生走到面前,正想說話,看了我卻說不出口。

「何……常?」他打量著我,久久才說。
2018-12-19 06:32:07
樓主成日通頂出文,小心唔好捱壞身子吖
2018-12-19 06:40:37
我認識這個人?腦海裡迅速回想。

「我係何常。」我說。

「你認唔認得我?」他欣喜若狂。

我不認得他,直至他說出了自己的姓氏,才放大了瞳孔。

「我姓齊,叫天勝。」他謙謙介紹。

「齊天勝?」我瞪眼,嘴巴發抖,「小……齊?」

也就是在黑白世界裡,曾經住在禁區危樓中的男孩?

當時的他才十一歲左右,皮膚曬成深灰色,現在也是深色皮膚。

「你幾好……丫嘛?」我問。

「我幾好。」他露出慈祥的笑容,謝謝關心。

現在的他跟當年相比,真是成熟太多了。

「哩幾十年,都算係幾好。」他滿足地說。

「佩盈呢?鄭健呢?」我問。

齊天勝開口說了鄭健的經歷。

簡單來說,鄭健成為了那裡最著名的帽匠。過著辛苦也值得的生活,名利雙收地活了數十年,直至十年前才仙遊。
2018-12-19 06:54:47
「佩盈呢?」我雀躍起來,「佢……有冇同你一齊黎?」

只見齊天勝搖頭。

「佩盈姐,已經唔係度喇。」他宣告了她的死訊。

什麼?他在說……什麼?

右手動作遲緩地,他從旅行包裡取出一頂黑帽子。

「哩頂係佩盈姐親自縫製既帽。」他有點情緒。

「當年你走左之後,佩盈姐下決心向爸爸學習縫紉技術,第一件成品就係以你頭型為基礎,所製成既哩頂紳士帽。」齊天勝說完,雙手遞了過來。

我看著帽子,眼睛眨了眨,模糊視線。

「個個戴都話唔舒服,但佢話你戴一定會舒服。」他再說,「但有時……佢都會擔心,連你都話唔舒服咁佢就真係失敗。」

我雙手微抖,慢慢地接過。

手觸摸到帽子的瞬間,就知道用料有多好,拿起就已感受到製作者的用心。

這是她為我度身設計的帽子。

眼前彷彿看到她為我呈上來的樣子。

二話不說,右手把帽子戴到頭上。
2018-12-19 06:59:37
齊天勝期待我的感言。

微風輕吹,眼淚快掉下來。

「超舒服。」我正式評價。

齊天勝低頭,輕拭眼角,吸泣一下。

「咁就好。」他微笑說,難掩淚角。

「話我知,佩盈既事!」我以正眼看他。
2018-12-19 07:04:34
故事快將完結
喜歡故事,留言正評
2018-12-19 07:13:43
喊到收唔到聲
2018-12-19 09:04:47
2018-12-19 09:05:10
2018-12-19 09:54:57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