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哲理] 《黑白的世界不止於灰》(完)

276 回覆
161 Like 1 Dislike
2018-12-02 11:30:39
老漢一推
2018-12-02 12:14:17
如果佩盈俾部相機影到會點
2018-12-02 14:50:02
2018-12-02 16:00:56
如果佩盈俾部相機影到會點

去到男主個世界然後全部人都係灰黑色
2018-12-02 17:54:47
遲咗咁耐先入嚟真係唔好意思
孤島故睇2次都好有感覺
仲有羅馬故嘅啊牛同其他故之前都追曬!
而加又要迎接新故完結 好唔捨得
2018-12-02 20:08:05
遲咗咁耐先入嚟真係唔好意思
孤島故睇2次都好有感覺
仲有羅馬故嘅啊牛同其他故之前都追曬!
而加又要迎接新故完結 好唔捨得

能夠睇2次真係厲害
多謝支持
2018-12-02 23:20:06
2018-12-03 00:09:33
新post留名
2018-12-03 00:26:46
2018-12-03 01:27:43
2018-12-03 09:12:37
2018-12-03 09:45:36
39 最低等的人種


馬路有車駛過,燈光掠過我們。

我們把小販車推到禁區前,三條鐵鏈軟垂著,封鎖了裡面。

「頭先我已經見過一部分人。」佩盈說,「佢地都唔肯出黎。」

危樓窗口有人在偷看我們,擔心有人要趕他們。

他們的表情,有些很臭臉,也有頹廢的臉。

毫無疑問,他們都活成了最落魄的樣子,都活成了最低等的人種。

相信沒有任何父母,願看到自己的子女變成這模樣。

「依加點?」家姐問。

此時,我們穿著厚外套,抵禦街上的冷。

「開始烤番薯。」我說。

然後蹲下來,把在第三層保溫中的番薯,端出來。

再在燈柱之間,豎立橫額——「遠路在前,溫暖在此」。

佩盈說,想請裡面的人吃番薯。

我都聽她的。
2018-12-03 09:48:19
於是佩盈朝著危樓,喊了幾聲,叫大家下來吃番薯。

「熱辣辣既烤番薯,有冇人想出黎食?」她大聲問。

可是偷看的人多,卻沒有人下來。

「裡面大概有幾多人?」我問,投入地翻著第二層番薯。

「我都唔知。」佩盈說。

她看著車面,有八條烤好的番薯。

「我可唔可以拎入去,請佢地食?」佩盈問。

「你要小心佢地。」我說。

佩盈想反駁,我卻先說下去,「小心佢地當你係天使。」

她靦腆笑了,把番薯先放入紙袋中。

「咁我去架喇。」她說。

「去啦。」我把八袋番薯放到第三層的鐵網上,打算用鐵網把番薯送進去,「但我要陪你!」

「家姐,睇檔。」我說,主動端起鐵網。

「冇問題。」家姐回應。
2018-12-03 09:51:46
跨過鐵鏈,我們再一次越過了界線。

佩盈拉開了危樓的門,有點緊張地進去。

我跟著她,小心翼翼地端著。

「有冇人想食烤番薯?」她問,上到一樓。

「我。」馬上有人回應。

原來是一位被婦人抱住的小孩。

婦人的黑眼珠,也是盯著番薯不放。

今天我們也賣了很多番薯給小孩子,在雨中的時候,更是靠小孩拉媽媽來買。

二話不說,佩盈拿了一條番薯給小孩。

當婦人撕開番薯皮的時候,香氣騰騰的番薯肉呈現眼前。其他人也過來了,也就二十人左右。
2018-12-03 09:55:16
「真係比我地食?」大叔臭臉,衣衫不整。

也有骨瘦如柴的少年,不知道為何淪落至此。是離家出走嗎?還是從小時候就被拐走?

「我想要一條。」他目光只有番薯。

佩盈直接就拿給他們,我端著的鐵網逐漸變輕。

番薯的蒸氣,一個一個地冒出來。

在咬下去的瞬間,婦人流下了淚,用姆指抹走眼淚,再喂小孩子。

臭臉大叔咬下的時候,更不知原因地喊了一聲。他目光含淚,反映出窗口透來的光線。

骨瘦如柴的少年,雙手捧著烤番薯,比起早上買番薯的學生更加珍惜地捧著。生怕吃了,就不會再有。

我看著眼前的情景,深受震撼。

雖然我只是站著,由佩盈來分發。

可是我看到的,是一眾可能是最低等的人,露出了人間最棒的食相。
2018-12-03 09:58:36
八個番薯,很快就派完了。佩盈說要回去再拿一批過來。

沒有等我,她就回去了。

我看著十二位沒有番薯的人,垂下了空空如也的鐵網。

「我想同大家講。」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我竟然想跟他們談判。

「我唔知係咩原因,令你地淪落到成為被施捨既一方。」我揚聲說。

「毫無疑問,你地正係處於人生既低谷。」我說,「但我相信,冇人甘心自己一世接受施予。」

「假如有能力去做啲野,假如有機會,憑自己既努力去換取回報。」我看著大家,嘗試問,「你地一定會願意去付出既係咪?」

說實話,我並沒有太大的期望,他們可以為了番薯而做點什麼。

不過我還是願意一試。
2018-12-03 10:01:31
「頭先嗰個好似天使一樣既女仔,係我見過最好既人。」我說,「我好擔心哩座危樓會冧,會連累到送番薯入黎既佢。」

「你地望下牆上既裂痕,似係可以住人架咩?」我再問。

「如果你地想食番薯,出面有,但你地可唔可以,自己走出去食?」我提出,「唔好再要佢送入黎。」

「另外,我仲想講——」

「雖然我唔擔心你地,甚至你地都唔擔心自己,但如果棟樓真係冧落黎,你地一夜之間死晒。」我說,「剛才既天使一定會為你地流眼淚。」

「如果你地唔想佢擔心,請你地出去,好唔好?」我拜託他們。

「但……出面咁凍……」瘦削的流浪漢不願意。

「有一件保證會出汗既事,我想你地幫手。」我說,「事成之後,再請你地食多條番薯又有乜所謂?」

大家都看著我。
2018-12-03 10:15:16
「你想……我地做啲咩?」一位流浪少年問。

我微笑,嘴巴說出了請求。

能不能拿著番薯出去,在人們面前張揚地吃番薯,當有人問起,就說這裡有超好吃的番薯賣。

因為我必須在今晚之內,賣出餘下的二百條番薯,真正達成賣出一千條番薯的目標。

使我的離開不留一點遺憾。

「就係咁?」他問,望望其他人。

結果,佩盈在樓下準備進入時,有流浪漢出來領了一條番薯。

接二連三,一個接一個拿番薯。

大家都趁熱撕皮,趁熱想咬一口,卻都忍住了。

曾聽說,人分為兩種,一種是摘果子吃的人,餓了就往樹上摘果子吃。

一種是耕種的人,願意先做大量的付出,願意延遲獲得收獲。

摘果子吃的人不會明白耕種的人,到底為了什麼而掘鬆大片的泥土,甚至嘲笑他的努力。

只有耕種的人明白,自己一時的忍耐,是為了巨大得使人無法想像的回報。

流浪漢忍住了食欲,都心急走去人多的地方。

最後出來的人是我。

帶著一臉的自我滿足。
2018-12-03 10:16:50
暫時咁多
喜歡故事,記住留言正皮
2018-12-03 10:26:46


呢章好有feel
2018-12-03 10:59:53
我好鍾意先生呢章所表露出黎既信息

係我眼中
佩盈可以拎得出勇氣 係因為何常係佢身邊
我諗人人都會經歷過想放棄一切 由得自己變灰既時候
對佩盈黎講 何常就係一手將佢由深淵拉返上黎既人
仲要唔止一次

面對真實同現實既社會
人好容易就感到挫敗
覺得世界灰暗 自己所做既野係毫無價值可言

但係佩盈遇上左何常呢個神秘既男人
呢個男人幾乎無條件既愛令到佩盈仲相信人性
而—何常既愛 對佩盈既憐惜就基於八年前 遇上既十六歲佩盈
一個信念堅定 正面而陽光既少女

八年前既邂逅 同樣改變兩個人

只要何常係自己身邊
佩盈就會想將自己接受到既愛分比其他人
係一種好正面既情感

好鍾意呢種故事

睇完呢章腦海一直浮出一句說話
「受過他人恩惠 唔係應該要好好回報返咩?」

期待二人既結局
2018-12-03 15:19:01
暖暖嘅文字
2018-12-03 17:11:19
2018-12-03 18:11:20
新po留名
2018-12-03 20:18:07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