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哲理] 《黑白的世界不止於灰》(完)

603 回覆
212 Like 2 Dislike
2018-12-11 18:09:19
lm
2018-12-11 19:19:21
2018-12-11 19:24:52
手機震了震,連登仔終於發訊息過來。

「衰仔,一篇唔夠喉啊。」連登仔如是說。
2018-12-11 20:29:25
2018-12-11 22:17:15
寫緊
2018-12-11 22:34:13
褲已除,等緊你篇文
2018-12-11 23:34:23
2018-12-12 00:15:08
寫緊

加油
2018-12-12 00:15:42
41 繼續吃草的羊


在收到明月姐訊息後的第二天,我和何諾兒一起前往工廈。

再一次踏進舊式升降機,手拉上鐵閘。

雙腳一沉,我們穩穩上升。

橙色數字持續換閃,3……4……

我和家姐都等了很久,等待明月姐告訴我們真相。

今天有機會了。

「震。」終於到了六樓,手拉開鐵閘,踏出來後把鐵閘拉上。

一起往602室走去。

站在古樸的木門面前,我們的心情都有點緊張。

最後手還是推門進去,「鈴鈴。」

明月姐伸了懶腰,以一副為什麼早到的眼神盯著我們。

我和家姐坐在她面前,她也倒了半杯水給我們。

「關於你地想知既野,我能夠講既並唔多。」明月姐說,「但至少可以解開你一部分既疑問。」
2018-12-12 00:20:15
好緊張
2018-12-12 00:25:00
「有咩想問?」她背靠椅背。

桌上有一部復古照相機。

「哩部相機——」我眼光放在復古相機上,「可以幫人回到過去?」

「我地之前去既旅行,係回到舊既時代?」我再問。

明月姐點頭,默認了。

「下一條。」她說。

「你成日都進行哩種時間旅行?」家姐問。

明月姐點頭,再次默認。

「基本上每個時間點,都有我既熟人同線眼。」明月姐說,「所以我借野先咁容易。」

「下一條。」她喝一口水。

「佩盈點?」我問。

她差點噴了水。

「或者我再講多少少。」明月姐拿起照相機,「想去時間旅行,首先要有黑白照片。」
2018-12-12 00:33:15
「雖然可以係部機設定日期同時間,但如果冇確實地點,都係去唔到。」她說,「而確實地點,係靠影相既人,即係我,清晰諗住一個確實既地方。」

她從抽屜拿出過往佩盈的照片。

「直接對住張相,係唯一既辦法。」她說,把一張照片放到我面前,「當然,我唔會講出實際操作細節。」

這是月台上短髮的佩盈,是十六歲的她。

「你仲有幾多張?」我心急問,「係咪只要你仲有佩盈既相,就可以帶我去見佢?」

明月姐只有三張佩盈的照片,就是之前看過的三張,包括十八歲畢業典禮的佩盈,以及二十六歲上班族打扮的佩盈。

「得咁少?」我問。

「其實,本身我只有十六歲嗰張。」明月姐坦言,「冇後面嗰兩張。」

「點解?」我問。
2018-12-12 00:35:40
「因為佩盈好短命。」明月姐說,苦不堪言,「十六歲離家出走,之後就係小木橋跣腳,跌落小溪而死。」

就是我拉住了她,結果褲襠爆軚那一次?

「不過,由於你拉住左佢,所以佢冇事。」她從容地說,「於是有左十八歲嗰張。」

「十八歲既佢,因為爸爸冇去到畢業禮,佢好失魂,走左出馬路。」明月姐說,「但因為我地去搵佢,話佢知鄭健既消息,所以佢都冇事。」

「第三次,本身冇預你去。」明月姐說,「佩盈本身會變成灰色,然後係公司……」

「結果真係變成灰色,但成功比你挽回佢既色彩。」明月姐說,「所以你功勞真係好大。」

「咁……第四次呢?有冇第四次?」我問。

「我雖然線眼好多,但一個星期以來,仍然收集唔到佢之後既相。」明月姐說,意思是沒有她的消息。

也沒有第四次。
2018-12-12 00:39:14
「你一直返到過去,驚唔驚影響到依加既……時代?」家姐問。

「首先,哩部機去到既時代係有限,冇照片既時代係去唔到。」明月姐說,「其次,世界上有九成既人,即使被救幾次,都係唔會影響到現代。」

「只有少數『領頭羊』被改變,現代先會改變。」她說。

看我們不明白的樣子,她便解釋一下。

「知唔知咩叫領頭羊?」明月姐問,「羊群本身係好散亂,各自各食草,直至有一隻羊向一個方向跑起黎,然後其他羊就會跟住佢。」

「跑起黎嗰隻就係領頭羊,佢控制住羊群既大方向。」明月姐說,「哩種人,唔可以接觸,會搞亂個世界。」

「咁你就接觸跟係後面既羊?」我問。
2018-12-12 00:44:41
在線上
2018-12-12 00:46:31
明月姐微笑,慢慢搖頭。

「冇意思。」她說出了意味深長的一番話,「你要明白,羊群本身停留既地方,可能有好多靚草。」

「領頭羊帶住羊群東走西走,唔一定有靚草食,更多時候係白行一趟。」

「我最想接觸既,係羊群開始走喇走喇,但仍然選擇留低食草既羊。」

「哩種羊,唔太理其他羊去邊,總之佢好開心咁食緊草,佢就會繼續食。」

這時候我腦海裡冒出一個畫面。

有一隻繫著彩帶的白羊正在快樂地吃草。

「咩咩咩……」羊群正在前進。

我是羊,回頭看到牠,便停下來,沒再追隨羊群的步伐。

離群的我走到牠的身邊,陪伴牠,跟牠一起吃草。

其他羊群都走光了,草地只剩下我倆。

也許我沒有改變,只是換了對象,把牠當成了我的領頭羊。

「咩咩咩?」牠問。

「咩。」我答。

直至有一天只剩下我,我也沒有跟隨羊群,因為繫彩帶的牠早已是榜樣。

「咩。」我獨自咩叫。
2018-12-12 00:59:35
回到眼前,明月姐問我還有沒有問題。

我看到她背後的牆上,仍然貼著我初次來到時被她拍下的照片。

背景是火車站月台。

「點解要揀我?」我問。

明月姐有點錯愕,想了一下才回答。

「唔係我揀你。」她說,「你係孫醫生推薦既人。」
2018-12-12 01:00:22
暫時咁多
喜歡故事,留言正評
2018-12-12 01:01:22
今日好多文
2018-12-12 01:03:44
今日好多文

但都係唔夠喉
2018-12-12 01:58:26
今日好多文

但都係唔夠喉

但都係唔夠喉
2018-12-12 10:11:13
2018-12-12 10:11:47
2018-12-12 10:39:00
唔知點解睇到佩盈跌落河有d好笑
2018-12-12 10:49:28
一次又一次嘅拯救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