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哲理] 《黑白的世界不止於灰》(完)

246 回覆
155 Like 1 Dislike
2018-12-01 09:53:56
初時,雨點輕輕,還是有客人光顧。

雨像絲一樣細,已經沒有人願意停留。

佩盈一直撐著傘,遮著她、烤好的番薯和我。

火車站出來的乘客,行李頂在頭上,匆匆跑過。

家姐給了我一柄新傘,跟我打一下氣,就回去找陳嬸。

我右手握柄,左手推上去,開了傘。

就這樣,我和佩盈就各自站在傘下,看著灰暗的天氣。

新一批番薯烤好了,車面開始堆積番薯。

眼前完全沒有人想停留,更不會發現我們。

我們的存在感消失了。

這種感覺,很無助,彷彿被低落的心情籠罩。

要是雨一直下,恐怕就完成不了賣一千條的目標。

我不安著,在冷雨中,祈求快點停雨。
2018-12-01 10:01:52
足足半小時,才有一個男孩拉著媽媽過來買烤番薯。

由於他們沒有雨傘,所以很狼狽,想快點買完。

男孩選了番薯,我報了價,媽媽正在翻手袋。

但她翻不到錢包,在雨中愈來愈焦急,男孩又一直催促,她快要發脾氣了。

糟糕,難得的一個客人,也要不歡而散嗎?

此時,有傘遮到媽媽頭上,隔絕了雨——

是佩盈,一手遞出了傘。

雨水落在佩盈身上,頭髮沾濕了。

「慢慢搵,唔洗急。」佩盈對她說,有著溫暖的微笑。

很快,那位媽媽就找到了錢包,感謝地付款走了。

看著媽媽拉著男孩奔走的樣子,真的很溫馨。

我再望向佩盈——

她看著,也是保持笑臉,有著酒窩的臉龐。

為什麼?

我們都是人,你卻總是與眾不同?
2018-12-01 10:07:31
下一位客人來了,他又冷又餓,冒雨過來想買兩個烤番薯。

「係既。」我和佩盈說。

隨即我伸出了傘,佩盈負責磅重和入袋。

客人有點驚訝,對於我遮住他的舉動,但還是微笑接受,付款後滿意地離開。

路過的人,看到了。

我慢慢把傘移回自己的頭上。

與傘下的佩盈相視而笑。

突然佩盈伸出了傘,手臂直直的,遮住前方的位置。

「有冇人要買烤番薯?」她放聲說,不理會打在身上的雨。

「又甜又熱辣辣既烤番薯!」她放聲說,一直遞前雨傘。

鬚髮都濕了。

終於有人注意了我們。

當有人從遠處跑來的時候,我打從心底佩服,旁邊有色彩的她。

比起祈求停雨的我,她太過耀眼。

「五毫丫。」佩盈報價,我幫忙入袋和遞上。

「多謝晒。」我們一起說。
2018-12-01 10:15:26
然後該我了。

右手伸前了傘,讓路人充滿好奇。

「有冇人要買——」我放聲喊,中途吸了口氣,「熱辣辣既烤番薯?」

絲絲擦過是雨。

「一條番薯唔該。」有客人匆匆躲進來。

我和佩盈互望一眼,開始拿番薯磅重。

「嗱。」佩盈遞給客人,我收了錢,放進布袋。

生意就這樣維持下去。

終於雨停了,氣溫因一場小雨而驟降。

想買烤番薯的人,變得更多了。

小販車一下子熱鬧起來,我和佩盈忙得應接不暇。

油布傘靜靜靠在一旁。

就這樣,時間過去一截。

回過神來,時候已經不早了。
2018-12-01 10:15:51
暫時咁多
2018-12-01 12:15:23
入嚟輕輕放低個名先
2018-12-01 13:38:56
我們都是人,你卻總是與眾不同
2018-12-01 15:18:26
第一個post一次過追到live
個故好有意境
2018-12-01 16:22:01
新post 留名
2018-12-01 17:55:25
2018-12-01 19:53:30
新po lm
2018-12-01 21:09:49
2018-12-01 23:05:39
新po 留名
2018-12-02 00:21:41
第一個post一次過追到live
個故好有意境

多謝支持
2018-12-02 01:58:09
新post留名
2018-12-02 02:53:50
2018-12-02 07:56:55
晚上七點的時候,陳嬸留下手推車,說要回家煮飯。

「食完飯我就會返黎幫手。」她說,挽著餸菜,「你地自己夾食飯啦。」

我、佩盈和家姐三人站在原地。

家姐說已經吃過東西了,只看我和佩盈。

商量後的結論是,最少要有兩人看檔,每次只能讓一人出去吃飯。

於是,佩盈先去了,留下我和家姐。

「細佬,好好合作。」何諾兒站我右邊,「當係為開店既事,做一次練習。」

「好。」我說。

「但真係冇問題?你地分開食。」她好奇。

「唔緊要,我地已經一齊食左好多餐。」我說。

剛才的銷量一直不錯,要努力維持下去。

「腳步、腳步……」火車站有一批乘客暴走出來,何諾兒戴上厚手套,準備迎接。

這是我們姐弟第一次合作賣番薯。

是不是有重要意義,我沒有想那麼多。
2018-12-02 08:11:03
半個多小時後,佩盈回來了,換我去吃飯。

盡快吃完,我就回來了,在半個多小時後。

小販車有客人排隊,卻只有家姐一個看守。

「你返黎嗱?」家姐高興。

我戴上厚手套,收好外套,再次加入幫忙。

「佩盈呢?」我問,蹲下來夾出烤好的番薯,再加一些炭。

「有一個叫小齊既小朋友,叫走左佢。」家姐說,描述起來。

具體情況是——

小齊來了,佩盈跟他打招呼,蹲下來聊兩句,發現了什麼。

無論如何她都要去看一看,就跟著他走了。

「佢有冇話幾時返?」我問,把底盤推進去,站起來。

「佢話好快返。」家姐回應,又對客人說,「四毫。」

「咁我地唯有信佢。」我說。

能夠讓佩盈放下這裡的工作,肯定有什麼重要原因。

目前我只能緊守崗位,努力把番薯賣出去,完成我們的目標。
2018-12-02 08:17:44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八點的尾班車開出後,客人明顯減少。

我和家姐才得以緩和一下。

此時明月姐出現,陳嬸也回來了。

我和家姐看著明月姐,她環起雙手,靠著樹幹,在看我們。

她的眼神,彷彿在提醒我們的打賭。

今天之內,必須要賣出一千條番薯,不然我就輸了。

「賣左好多喎。」陳嬸說,有點喜悅。

她點了一下,剩下二百條番薯,也就是我們已經賣出八百條。

「最後二百條,係咪打算去返上次嗰度賣?」陳嬸問。

的確,上次是佩盈提議,移動去賣串燒、米線等有很多小販的地方,會有較多的人流。

總比現在只有下班的火車站職員要好。

這樣的話,我們應該能在剩下的時間裡,賣出最後的二百條番薯。

可是佩盈還沒有回來。

「再等一陣先。」我判斷。
2018-12-02 08:26:02
八點半,火車站的職員都走了,眼前已經沒什麼人。

「細佬,係就依加去喇。」家姐提醒,「我驚你唔夠時間賣。」

「再等一陣!」我仍舊判斷。

終於,佩盈在五分鐘後出現,趕回來的她,十分氣喘。

「你去左邊?」我擔心問,出去扶著她。

「何常。」她氣喘著,「去禁區,有危樓嗰個禁區。」

「點解?」我問。

「因為天氣凍,好多露宿者流傳話可以去嗰度避寒。」佩盈抓住我手臂,「依加好多人去左嗰度,基本上附近一帶既流浪漢、露宿者都去晒。」

「但嗰座危樓黎架喎。」我擔心地說。

我們之前潛入,已經覺得殘破不堪,但由於人少、逗留時間短,才沒有出意外。

這一次……
2018-12-02 08:30:52
「好喇,佩盈都返黎喇,係時候轉移去賣宵夜既地方。」陳嬸說,準備推小販車。

「等等。」我說,「我想去第二個地方賣。」

「你唔係想去佢講既禁區啊?」陳嬸問。

「係。」我承認。

「嗰班人冇錢架。」陳嬸不批准,「你點賣啊?」

「去禁區既話,基本上等於認輸。」家姐提醒,「應該係話,除左去賣宵夜嗰度,我地無論去邊,都等於認輸。」

明月姐在旁邊看著,似乎在看一齣好戲,自己即將會贏的好戲。

「如果你地唔去,我就自己去。」陳嬸說,「當然人工方面,就會冇左賣出一千條既獎勵。」

她很想抓緊這個機會,賣出全部的烤番薯。

「佩盈,你係咪無論點都想去?」我問。

佩盈點頭,毫無別的想法。

使我——

沒有別的選擇。
2018-12-02 08:34:48
「陳嬸我冇話唔賣,你冷靜啲先。」我試圖解釋,影帝上身。

「但我有啲餓……」我厚手套拿起一條,「如果我想買番薯食,有冇員工價?」

「客咩氣,你想食既,咪食囉。」陳嬸很好人。

「唔係咁好既,我都想比返啲錢你。」我扮怕熱情,「員工價八折,有冇問題?」

「好啦好啦,你想要幾條?」陳嬸問,想幫我選,「女朋友洗唔洗食啊?你咪揀兩條靚架囉……」

明月姐環著雙手,背靠樹幹,留意著我的一舉一動。

何諾兒一臉不解地看我。

佩盈也很焦急。

只有我揚起嘴角,露出沒人明白的微笑。

明月姐,這場勝負……

從一開始,我就贏了。

「全部。」我說。

「二百條,五毫一條,即係一百蚊,八折之後——」我掏出錢包,取出八十元,「就係八十蚊。」
2018-12-02 08:45:15
陳嬸先是錯愕,後是體諒,然後收下了。

賣出一千條番薯,任務完成。

明月姐卻像算到了一樣,沒有絲毫動容。

我把斜揹布袋,還給陳嬸,再說晚點會歸還小販車。

「夜啲還都冇所謂。」陳嬸體諒,收回布袋。

她支薪給我們後,在我耳邊說了一句話,就先回家了。

三人都得到賣出一千條的獎勵。

「多謝陳嬸!」三人致謝。

收起身後的橫額,放在手推車上。

「行得。」佩盈說,負責手推車。

「出發!」我說,正要推小販車。

家姐立即過來幫忙,跟我一起推。

我們三人,向最後的目的地進發。
2018-12-02 08:46:20
暫時咁多
喜歡故事,記得正皮留言
2018-12-02 11:08:57
要完了要完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