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傭兵》(8)

1001 回覆
12 Like 0 Dislike
2018-10-18 16:17:06

真心正

真心正㗎

冇相你話你碌鳩好似火箭咁識解體都得啦

斷鳩
2018-10-18 16:19:18

真心正

真心正㗎

冇相你話你碌鳩好似火箭咁識解體都得啦

Remote鳩
2018-10-18 16:19:32
真心正㗎

冇相你話你碌鳩好似火箭咁識解體都得啦

斷鳩

智能碌鳩呀
2018-10-18 16:21:59
真心正㗎

冇相你話你碌鳩好似火箭咁識解體都得啦

Remote鳩

講咁多廢話都係唔肯擺圖出嚟 渣ga
2018-10-18 16:34:12
冇相你話你碌鳩好似火箭咁識解體都得啦

Remote鳩

講咁多廢話都係唔肯擺圖出嚟 渣ga

媽媽話碌鳩唔可以隨便俾人睇 尤其係男人
2018-10-18 16:36:22
Remote鳩

講咁多廢話都係唔肯擺圖出嚟 渣ga

媽媽話碌鳩唔可以隨便俾人睇 尤其係男人

咁大個人都冇自己思想 渣ga 同埋呢度有女人
2018-10-18 16:57:03
講咁多廢話都係唔肯擺圖出嚟 渣ga

媽媽話碌鳩唔可以隨便俾人睇 尤其係男人

咁大個人都冇自己思想 渣ga 同埋呢度有女人

有自己思想咪又係俾人牽住走
得妹妹仔一個咋嘛
2018-10-18 16:58:50
媽媽話碌鳩唔可以隨便俾人睇 尤其係男人

咁大個人都冇自己思想 渣ga 同埋呢度有女人

有自己思想咪又係俾人牽住走
得妹妹仔一個咋嘛

一個唔係女人啊而家?
2018-10-18 17:21:48
咁大個人都冇自己思想 渣ga 同埋呢度有女人

有自己思想咪又係俾人牽住走
得妹妹仔一個咋嘛

一個唔係女人啊而家?

佢見慣世面啦
2018-10-18 18:35:46
2018-10-18 18:52:15

又係最後校對時間
2018-10-18 18:52:37
我要文
2018-10-18 18:58:02
我要文

仲有三分鐘
2018-10-18 19:00:02
上回講到白髮少女放低錢後,坐返喺窗邊位。
雨姐收好錢,就去沖咖啡。
飛揚留意住白髮少女,見佢放本筆記簿喺檯面,轉轉手上支筆。
白髮少女身上總係散發住陣陣光芒。
就好似...天使一樣!
一個...唔會笑嘅天使...
就好似望到人間嘅疾苦之後,唔再識得喜悅。
眼中就只有...怨恨?
假如話綽姿係冷血無情嘅冷艷美人...白髮少女就係哀怒瞋恨嘅復仇天使!
「飛揚~幫我拎俾嗰個女仔~」雨姐將一杯Espresso同一碟黑森林蛋糕放喺櫃檯上,再指指白髮少女。
又係Espresso?
又令飛揚諗返起宋伯伯...
飛揚送餐俾白髮少女,又八八卦卦偷睇佢寫乜。
白髮少女望住飛揚!好似唔多鍾意人八卦佢啲嘢!
梗係冇人會鍾意俾人𥄫嘢㗎啦!
飛揚真係垃圾!
雨姐話教飛揚沖咖啡~
飛揚好用心咁學~學咗都成個鐘~
然後,梓翹嚟咗!(即係白髮男~)
雨姐叫飛揚沖多杯咖啡同拎多件蛋糕,出去同梓翹傾傾喎~
梓翹問起飛揚呢幾日過成點。
飛揚覺得自己唔死得總算托賴啦...
梓翹飲得出杯咖啡係飛揚沖~仲話每個人沖都會沖出唔同嘅味道~係個人獨有...所以飲得出呢杯咖啡唔係雨姐沖。
跟住既劇情發展又會係點呢?




準備出文

2018-10-18 19:00:41
我同梓翹都留意住電視裡面嘅新聞...

梓翹突然講咗句:「仲係冇呢度嘅消息。」

『吓?』梓翹突然咁講一句,我接唔到落去喎...

「新聞...」梓翹指一指部電視,「一直都冇報導過呢度裡面嘅情況。」

『係...吖?』又好似真係...

今日成朝,久唔久都會望吓部電視...

但裡面啲新聞...好似真係一直都係講中國點點點威出宇宙...其他各國點點點臣服於中國...香港受咗幾多多多祖國嘅恩惠...
2018-10-18 19:01:37
就算有講呢區,都只係講恐怖份子仍然佔據屯門、元朗、天水圍!裡面係點就隻字不提!

恐怖份子?!

點解唔係革命軍反抗軍反政府組織而係...恐怖份子呢?

「日本都係咁吖呵?」梓翹突然問一問!

『吓?』梓翹突然咁問一句,我又接唔到落去...

「會唔會就連香港嘅情況都冇報導過?」梓翹仍然留意住新聞。

『冇...冇...』其實我都唔知...只可以鳩答冇啦...
2018-10-18 19:02:52
「唔知仲有冇其他國家會關心香港呢?」

有冇其他國家關心香港...

就喺呢個時候,電視嘅畫面突然一黑!

『沒有...訊號?』黑色嘅畫面之中,只係出現“沒有訊號”嘅方塊。

「唔通...」雨姐拎住個遙控撳撳撳,「電視頻道被停用?」

『電視頻道?』點停用?
2018-10-18 19:03:51
「係吖...」雨姐熄咗部電視,「當電視台停止傳送Data過嚟,我哋就冇電視睇。網絡同新聞都已經被監控...而家就連想睇吓電視都唔得...遲吓如果連發電廠都冇埋,都唔知點生活。」

『發電廠?』用核能嗰個吖?

「咁又唔使擔心咁多...」梓翹食啖蛋糕,「話晒個發電廠都喺屯門範圍。」

『發電廠唔係喺大亞灣㗎咩?』仲未爆嘅話。

梓翹一邊歎蛋糕,一邊歎咖啡:「自從屯門、元朗、天水圍被反抗軍佔據之後,大亞灣就停止對呢三個地方供電。而家呢三個地方都係靠龍鼓灘發電廠。」

龍鼓灘...發電廠?
2018-10-18 19:04:57
老老實實,住咗屯門咁多年...都未去過龍鼓灘...亦唔知原來有發電廠!

越嚟越覺得自己唔單止對香港唔認識...就連自己成長嘅屯門都唔了解!

「總之就唔使擔心咁多~」梓翹歎咖啡同蛋糕歎到津津樂道。

「但願如此~」雨姐又喺櫃檯入面歎吓咖啡同蛋糕。

唔使擔心咁多?

或者我有更多嘢要擔心...
2018-10-18 19:05:51
同梓翹一邊歎住咖啡同蛋糕,一邊吹陣水。

不知不覺就過咗差唔多成個鐘。

咖啡店裡嗰三個女顧客都已經離開,只剩返仲歎緊咖啡嘅雨姐、坐喺我面前嘅梓翹同埋仲坐喺窗邊...望住本筆記簿轉緊筆嘅白髮少女。

『都差唔多喇~我諗...都係時候要做吓嘢喇~』正當我打算收返啲用完嘅杯杯碟碟入去之時...

“叮!叮!”兩聲...有人打開木門...

『歡迎光...臨...』我見到...有三個光頭大漢推門行咗入嚟!

係...係西貢獻命!
2018-10-18 19:06:40
「喂!拎啲好嘢嚟!」三個西貢獻命嘅光頭佬大搖大擺咁行入嚟!仲向住雨姐呼呼喝喝!

係入嚟幫襯?

當然唔係啦!

佢哋都冇放低錢!

擺明就係蝦蝦霸霸食霸王餐啦!

「好...好...」雨姐無奈咁走去沖咖啡...

梓翹就一面冷靜,繼續歎咖啡。

至於我...我淨係呆望住西貢獻命班人...
2018-10-18 19:07:25
「望咩呀望?未見過靚仔呀?!」其中一個西貢獻命目露凶光咁睥住我!

『隨...隨便坐...隨便坐...』你咁嘅樣叫靚仔就仆得街啦...

「屌!濕鳩!」三個西貢獻命並冇搵個空位坐低...

佢哋三個大搖大攞咁...望住坐喺窗邊嘅...白髮少女...行過去!

「咦咦~喂!有靚女喎~」其中一個摸住自己啲鬍鬚,行近白髮少女身邊!

仆...仆街喇呢次...俾佢哋睇中白髮少女添!
2018-10-18 19:08:04
白髮少女乜反應都冇...

「妹妹仔~一個人吖?」另一個西貢獻命又開始撩白髮少女!

仆...仆街喇呢次...開聲撩喇!

白髮少女仲係乜反應都冇,轉吓轉吓手上支筆...

「做乜咁Cool吖?叔叔下面好Hot喎~」另一個西貢獻命仲要開始講衰嘢!

仆...仆街喇呢次...咁搞法...

白髮少女停止轉動手上支筆...

我應唔應該...阻止?
2018-10-18 19:08:54
「唔玩筆...不如玩巨棒啦~」

我係唔係應該要去...阻止?

「又粗又長又硬嘅巨棒~」

阻止...阻止...阻止...

「三碌鐵一樣嘅巨棒~」

『你哋...』我只係行近咗兩步,講咗兩隻字...

「咩料呀?!」其中一個西貢獻命就一個轉身扯住我衫領!
2018-10-18 19:09:57
『你哋唔好咁...過份...』我雙手捉住西貢獻命隻手!

唔捉唔知...原來佢隻手...又粗又硬...成碌鐵咁!

「我哋過份?哈哈哈~再過份啲都仲得呀!」話口未完,佢就一個轉身將我Fing埋窗邊!

『嗚呀!』好痛!後腦撞埋塊玻璃度勁痛!

不過好彩...冇撞爆塊玻璃...

西貢獻命一手捏住我條頸,撳我埋去塊玻璃度!

『咳...咳咳!』仆...仆街...冇...冇帶精神液喺身...

不過就算有帶...我又係唔係要用?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