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故)《二月十四號嗰日,我收到一份情人節禮物》

872 回覆
361 Like 3 Dislike
2019-06-01 02:14:45
多謝你留言
之後嘅劇情有甜有澀,希望你鍾意
2019-06-01 02:16:05
lm
2019-06-01 02:22:05
已經feel到sad ending
2019-06-01 02:57:21
一直都做緊cd rom追樓主啲故 今次忍唔住要lm
好撚好睇
但同時好撚痛
2019-06-01 03:16:22
乜戴套都會中咁驚
以前試過冇嚟一個月衝左上家計會驗
不過最後冇事
2019-06-01 03:43:18
多謝你肯留言比我知有人睇緊
2019-06-01 03:44:13
只可以話,世上無100%安全嘅避孕方法
2019-06-01 04:20:23
係唔係都好啦
希望沈卓怡堅強
2019-06-01 04:46:48
2019-06-01 07:06:23
正皮等咗好耐終於有新故
好睇啊
2019-06-01 09:43:10
係story見到樓豬終於又出文即刻九秒九狗衝支持
未睇先正皮是常識吧
睇到好撚驚,果然100%避孕既方法就係唔好做呀屌
2019-06-01 10:48:29
可以再睇你嘅文好高興
嗰日一睇到story即刻仆到入嚟
2019-06-01 11:42:35
琴晚睇ig先見到之前miss左
2019-06-01 12:31:57
多謝你
2019-06-01 12:32:32

驚就唔好扑
2019-06-01 12:33:09
感動,仲有忠實fans
2019-06-01 13:14:53
今晚有啲嘢搞
一陣晏晝出文,等大家過個美好星期六
唔好屌我出得少呀!
2019-06-01 13:44:27
Story 見到就過黎睇
2019-06-01 14:25:45
阿宇坐在椅子上睡著了。我走到他身邊輕輕拍他:「走啦。」

他整個人頓時清醒過來,然後問我:「醫生點講?」

我向他解釋了一切情況,包括我要到醫院做手術的事宜。

「好,唔好擔心錢,最緊要你身體。」他摟著我的肩膊,對我說:「你睇下想係邊間私家醫院做,你再同我講。」說罷他就咳了幾聲。

「好...我後日都要嚟覆診。」

「我陪你。」他看起來很虛弱,我想他一定很不舒服。

「我地走喇,你快啲返屋企抖下。」我坐直整個人,對他說:「唔好再死頂陪我,返去瞓下。唔係之後你點陪我?」

「好,我返去。」他點點頭,然後道:「你比我想像中冷靜。」

「因為我無喊?」

「係。我以為你會喊得好勁。」

我沒有將在醫生房內的心情告訴他。

「無嘅,我ok。」

「咁就好。」

他走了之後傳送了一張相片過來,是一張在巴士裡影出窗外的日落景色。

「等件事過咗去,同你去睇日落。約定你。」他說。

「我其實好想陪你,但係我身體真係支持唔住。」他又說。

「唔緊要,你抖下先。」我依然在他面前壓抑著自己的情緒,盡量想表現得平淡一些。

我沒有馬上回到宿舍,而是回家去。

我其實一點也不想回家,但我沒有辦法,因為我需要錢。

我心裡數算過,如果要到私家醫院做手術,我現時銀行有的存款一定不夠。

家裡還有這兩年存下的利是錢,我想也有幾千元吧?

父母親碰巧都不在家,唯獨是我哥哥正在打機。
2019-06-01 14:26:38
「咩風吹你返嚟?」他知道我長期都在宿舍住,平時除了約了母親之外絕少會主動回家。

「關你咩事。」我說罷就爬上自己的床鋪,從枕頭底下拿出一個白色的信封,裡面就是我兩年以來的利是錢。

我拿出一疊銀紙,數來數去也只得四千六百三十元。

「明明應該有六千幾㗎喎...」我碎碎唸地說。

「喂,我之前係你到拎咗二千蚊,賭波輸咗。」哥哥見我反覆地數錢才漫不經心地說。

「屌,你唔講嘅?做咩拎我啲錢?」我忍不住激動的情緒和他理論。

「你啲錢放係到咁耐又無用,平時爸爸都有畀下錢你喇,你起哂鋼做咩啊!」他不甘示弱地道。

「咁我有起急事呢?我而家要用錢,畀返二千蚊我得唔得?」我嘗試沉著氣和他說,此刻錢比一切更加重要。

「無喎,未出糧,下個月先喇。」他依舊是那種若無其事的態度,其實我心裡面很生氣。

「做咩咁等錢使呀?比人搞大咗個肚要落仔呀?」他突然又開口調侃我。

雖然我知道他只是開玩笑,但他永遠不會知道他隨口一句玩笑就是鐵一般的事實。

我沒有勇氣向他坦白,只好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你就搞大人個肚,你個妹有無咁蠢呀。我要交學校嘢啫。」

「咁做乜咁神秘返嚟好似偷錢咁,你同爸爸講咪得囉。」他一臉從容:「反正佢一定畀錢你嘅。」

「得喇,我自己搞掂。」之後我拿了床上的四千六百三十元就飛快地奪門而出。

我一出門眼淚就不斷地流,我沒有抹走,只是讓眼淚一直流下去。

第一次為錢而躊躇奔波,居然是因為懷孕這件不可告人的破事。

我心裡實在太害怕,如果連錢都沒有,我連處理這件事的資格也沒有。

我隨便上了一架巴士,一直呆著目光看著窗外的風景。

總站是尖沙嘴碼頭,我理所當然地下了車,順著人群在海傍蹓躂。

看到街上愛人一對對,我已經沒有那種羨慕別人的心情。

以往單身就會想戀愛,大時大節更甚;但是現在好像什麼事都變得不再重要了。

我走著走著就停下了腳步,眼裡看著維港的景色,其實香港真的很美。

遠處傳來busking的歌聲,是一把低沉的女聲,緩緩唱著王若琳的《 I Love You》。

我想起了肚裡的生命,忍不住伸手摸了他一下。

大概因為這個世界上除了母親以外,他是唯一與我骨肉相連的摯親。

就像一份突如其來的情人節禮物,雖然令我措手不及,但此時此刻陪著我的就只有他。

我一直看著這片海,直到這個情人節結束以後。

我又再摸著自己的肚子,對著他說:「有你陪我過,係最好嘅情人節....情人節快樂呀bb。」

沈卓怡雖然是一個個體,但一點也不覺得寂寞;因為現在有另一個生命,活生生地在我體裡。
2019-06-01 14:27:42
---------------------

可能是荷爾蒙變化的關係,除了身體上各種不適以外,我的母性居然愈來愈重。

我走每一步都會小心翼翼,生怕會影響到孩子。

每天晚上我甚至會跟孩子聊天。

「BB,今日媽咪返咗成日工,有無搞到你好攰呀?」我每晚都在床上像瘋子一樣對著肚子自言自語,如果被人看到一定以為我是神經病。

但我的確真心真意想和孩子分享我的一切。

其實有時候會覺得自己這樣很奇怪,既然也打算不要他,為什麼還要這樣緊張?

直到星期六覆診時,當天值日的輔導員給了我一個答案。

「沈卓怡,你好,我叫Mandy,係呢到嘅社工。」她是一個年紀比我稍大的姐姐,看起來很和善的樣子:「你想我點叫你?」

「你叫我卓怡得㗎啦。」

「好。今日見到男朋友嚟陪你喎。」她理所當然地當阿宇是我的男朋友,這也是很合理的,我想沒有人會假設他只是和我意外才有這個孩子吧。

「係呀。」為了不想解釋太多,我唯有撒謊。

「咁其實呢件事發生咗之後,你地兩個點去面對?」她問。

「um...其實我最初知道個時真係好驚,因為呢次事真係個意外,我地無諗過用套都會中。所以一開始我驗到自己有,我都唔敢同佢講。」

「咁之後呢?」

「我覺得自己一個人真係suffer唔起呢件事,因為實在太嚴重...所以都係話咗佢知。」

「佢知道咗之後點?」

「佢好好,一直都話會同我面對,唔會掉低我,所以我都無咁驚。」

Mandy邊聽著邊點著頭,然後她問我:「咁好好呀,男朋友嘅支持同陪伴好緊要。你自己呢?你嘅心情係點?」

「其實我係個好鍾意小朋友嘅人,我係有打算第時會生bb嘅...咁突然意外咗有咗,真係唔係我預期之中。不過我好奇怪,知道自己有咗之後我每晚都會同bb傾計,我好想係呢段時間好好地同佢相處,好想盡我最大嘅努力對佢好。但明明我係打算唔要佢...」

這是我第一次向別人透露這種心情,對方居然是個陌生人。
2019-06-01 14:29:28
「好正常嘅。其實好多女仔都會咁樣,因為個bb係你親生骨肉,同你身體連住。所以媽媽嘅感受會好深,你會好在意個bb。」

之後她繼續和我分析:「其實睇得出你好鍾意小朋友,所以你會好緊張bb。呢段時間你可以好好地對佢呀,就算你唔要佢都好,最後同佢呢段時間你都可以錫住佢,bb會知㗎。」

「我好內疚...佢係一個生命,係我嘅小朋友,但係我真係無辦法要佢...」我突然就哽咽起來:「其實我好想生出嚟...但我無能力養...我心理都未ready做一個媽媽...」

Mandy抽了兩張紙巾出來,然後遞向我面前:「咁現實環境的確好多因素要考慮,唔係話生出嚟就一定係對bb最好...如果你知道呢個情況下佢唔適合出世,其實bb唔會怪你。」

我泣不成聲,應該是因為懷孕之後都沒有真正把情緒好好釋放過,我的眼淚一發不可收拾般流下。

「呢段時間可能你會好煎熬,因為每日都會諗住呢件事。不過我建議你盡量保持返心情愉悅,因為你太唔開心都會影響到你同bb。你都想bb係最後呢段時間好好地㗎嘛?」

我一邊抹眼淚一邊點點頭。

「所以你唔好成日喊,你要開心啲。想食啲咩就去食啦,因為你想食嘅即係bb都想食嘅。而家你唔係一個人㗎啦,你要好好照顧住自己先,知道嗎?」

「好...我會好好地對自己,同埋bb。」

「你呢種心情有無同過男朋友講?」她追問。

「無...唔想再畀壓力佢,我怕嚇親佢。」我不好意思向阿宇表達自己的感受,因為他事實上也不是什麼男朋友,只是我的朋友。

「你應該要同佢分享下。太過壓抑自己會有反效果,而且呢件事都唔係你自己一個人嘅事,佢都有權分擔你嘅感受,好同唔好方面都係。」她循循善誘地說。

「好,我知道。」我微微點頭。

「好啦,咁你一陣出去問姑娘拎埋封轉介信,你睇下幾時約醫院個邊啦。」

我向她道謝之後,就離開了社工房。

「嘩,入去咁耐嘅?」阿宇跟上次一樣坐在外面等我,他問:「傾咗啲咩?」

「無呀,都係問我心情點樣個啲問題。」我嘗試表達得輕描淡寫:「同埋我呃佢,話你係我男朋友,因為我廢時解釋咁多。」

「係咩?哈哈,咁你點樣講。」他似乎很好奇我們的對話。

「話你有陪我呀,對我好好之類啦。」我尷尬地說:「因為佢好關心我個情況,怕我自己面對會好唔開心。」

「咁你都無講錯呀,我真係會陪住你。」他神色認真起來:「我知你好驚,所以你有咩都要同我講,呢條路點樣都好啦,都有我係到。」

我沒有想過他會如此上心,包括對我和孩子的事。
2019-06-01 14:29:51
樓主呢排住summer好撚懶 大家迫佢寫快啲
2019-06-01 14:32:07
----------------

由事情發生後,我和他除了在咖啡室上班時會見面之外,他幾乎每天都陪著我。

有時候是吃一頓飯,有時候是一整天的陪伴。
他連酒也沒有再喝,因為他把所有時間都奉獻了給我。

即使我們沒有見面,他也很著緊我的一切。

「你返工小心啲,啲粗重嘢叫老闆娘做,你唔好做啦。」他總是這樣叮囑著我。

「得喇,你都知無咩粗重嘢做㗎。」

「總之你攰就休息下,唔好操勞咁多啦。」

「你係關心我身體,定係個bb?」我忍不住問他。

「你。」

所以我的世界也就只剩下他一個。

「今日你想去邊?」阿宇放學後到我的宿舍接我,這已經成為我們的日常。

「周圍行下啦,我唔想再成日瞓係到。」懷孕以後我經常卧在床上,一睡就是十多小時,很久都沒有外出走走。

「咁我地去沙田個邊行下啦,有個城門河,個環境都幾舒服。」

我們坐上巴士到沙田。這個地方對我來說很陌生,因為我家住在九龍的關係,很少機會來到這一區,因此我完全不熟路。

「你住沙田㗎咩?」我們下車後向著斜路走下,旁邊就是城門河。

「我姨媽就係住沙田。」他始終都認為這是「姨媽的家」,不是他的家。

「哦...」我望向河邊:「呢到都幾啱散步喎。」

「係呀,我有時都會落嚟跑下步。」

「如果我住呢頭,我都應該會成日落嚟行下。」

下午的城門河人流不多,有些放了學的小學生在跑;有些老人在慢走;這種交錯就像一個快鏡和慢鏡在重疊。

我們在一座橋的前面停下了,他望著河說:「好似無好好同你傾過件事。」

「吓?」我有點驚訝,沒有想過他會主動提起這個話題。

「其實我真係好對你唔住。」他嘆了一口氣:「呢段時間辛苦你啦。」

「唔好又講對唔住啦...你都好好,又無走咗去,又日日陪我。」我衷心地說:「我好多謝你,真心嘅。」

「傻啦,呢啲係我應份㗎。」他摸著我的頭:「我地都將第一次奉獻咗畀對方。」

「嗯...估唔到會咁。」我輕輕靠在他的肩膀上:「雖然我哋決定咗唔要,不過我會好感激有過呢段經歷。」

「我都係。其實諗深一層,無論發生好定唔好嘅事,都係我哋人生嘅一部分。所以我地要學識接受佢、面對佢。」他繼續順著我的髮絲向下摸,另一隻手輕輕摟著我的腰部。

「我相信呢件事過咗幾耐都好,都係對我哋往後人生一個好好嘅體會。」我轉身回抱他說。

「細個嘅事,本身已經令我覺得生命好脆弱,話無就無。我無諗過去到而家我又要經歷多一次...」他輕輕放開我,然後點了起煙:「但真係無辦法,我哋都無能力要...如果夾硬生佢出嚟,對大家都唔好。」

「如果當初我好堅持話要,你會點?」我好奇地問。

「我會勸你唔好要。」他輕笑了一下。

「咁我死都話要生呢?」

「如果你好堅持,我都無計嘅。」他聳聳膊:「不過我真係會叫你唔好,因為我地真係承擔唔起呢個責任。」

「我都係問下,我都知要唔到。」我沒有向他坦白,其實我對孩子有很深的感情。
2019-06-01 14:32:23
突然一下胶痛,我忍不住彎下身來。

這是懷孕初期經常會發生的事,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所以我也不太驚慌。

反而我的舉動嚇壞了他:「喂,做咩呀?好痛呀?」

「係呀...有時候唔知點解會好肚痛。」我捂住肚子說,然後扶著欄桿對他說:「唔使擔心,一陣就無事。」

他不知所措地扶著我,直到我慢慢挺直身子,他才鬆一口氣。

「嘩,畀你嚇死。」他抱著頭問我:「我可唔可以...摸下佢?」

「好呀。」

然後他蹲下身,輕輕撫摸了我的肚子數下後,對著孩子說:「BB,你要乖乖地。媽咪陀你好辛苦㗎啦,唔好整痛佢,知唔知呀。」

我沒有想到他會說這種話。

一陣溫熱在眼眶裡幾乎傾瀉而出,我眼前是一個很愛護我和孩子的爸爸。

到這刻我才忽然意識到,我們之間的身份和關係,不是情人也好,至少是一家人。

我們三個是真真正正的家人。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