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故)《二月十四號嗰日,我收到一份情人節禮物》

872 回覆
361 Like 3 Dislike
2019-05-31 19:51:21
覺得正咁就要買書啦7月
2019-05-31 20:04:16
而家出文
2019-05-31 20:05:29
我應該告訴阿宇嗎?

我不敢說。

我們又不是情侶,頂多是發生過關係的朋友,我期望他能為我負責任嗎?不可能吧。

想起這些有可能令我更難受的反應,我還是決定自己面對好了。

我當晚在網上預約了家計會的醫生,之後就想倒頭大睡。

可是我睡不著。

我來來回回地摸著肚子,裡面真的有一條小生命在活動嗎?

回想起這個月以來身體上奇怪的變化,我的嗜睡、嘔吐、腰酸背痛、食慾不振...種種徵狀也是懷孕的緣故。但我居然毫不發現。

我很難過,這段時間我還喝了很多酒、抽了很多煙。

就像間接虐殺完自己的孩子才後知後覺一樣,一陣內疚感漸然而生。

第二天我裝作一切如常地上學,我有一刻試圖安慰著自己:也許驗孕棒出錯吧。

雖然心裡面已經作出最壞打算,萬一真的確認懷孕,我也只能走一條路。

我實在無法在這個階段承擔一個孩子的責任。我很清楚「窮人生仔正仆街」這個道理,我沒理由要我的家人為我養多一個孩子,這是不可能的事。

我嘗試故作理性地盤算著一切後著,但心裡面又覺得非常徬徨。畢竟這不是普通的傷風感冒,不是吃一粒藥睡一覺就能解決的病症。

上課時看著身邊的同學,突然覺得自己像被隔離了一樣。

我忽然就是一座孤島。

任由海浪再大也好,也只能獨自咬緊牙關去面對。

沒有人會理解到我的狀態。

下課後Ashley把我拉到平常抽煙的位置,她點完火後馬上問我:「驗咗?」

我點點頭,有點艱難地開口說:「...中咗,應該係。」

我看著她的臉色驟然變了,然後說:「屌....真係有...咁你打算點呀。」

「我book咗家計會,打算check清楚先。」我冷靜地說:「真係有嘅,都係得一條路。」

「你係想唔要嘅?」

「我點樣要...我養唔起,唔想害咗個bb。」我愈說愈小聲。

「係嘅,我都明,唔通要你大住個肚返學咩。」她抱著頭:「唉,唔知講咩安慰你好。你同咗個男仔講未?」

「未...我唔敢講。」我老實地說。

「你快啲同佢講啦。就算咩關係都好,佢始終有份,有權知㗎。」Ashley望向我:「可能你覺得講嚟個結果都一樣,但如果我係佢,知道有人有咗我嘅BB我又唔知情,我會嬲自己成世。」
2019-05-31 20:05:55
-------------------------

當天晚上,我花了很大的勇氣才決定和阿宇坦白。

我深了一下呼吸,然後在電話打上:「我好似有咗。」

沒有想過這種電影才看到的橋段也會發生在我身上。

「吓,咩呀,認真?」阿宇馬上就回覆了,他好像不相信我說的是真話。

「我琴晚用驗孕棒,好似真係中咗。」

「睇醫生先喇一係,未必準其實......」

「我都希望唔準...」

「點解你唔一早講,我嚟搵你?」

「我唔敢講,驚你唔知咩反應。」

「傻喇,一定要講,我會陪你一齊面對。」

雖然他這樣說,但就是一句話,我想也只是嘴巴上說說而已,這種話誰也懂得講。

結果沒多久,阿宇就直接打了過來。

「喂。」我有點尷尬,因為不知道該用什麼語氣面對他。

「你點呀?」我第一次聽到他這樣溫柔的聲線。

「無咩點,啱啱返咗hall。」

「咁...如果睇完醫生真係驗到有,你打算點?」

「都係得一條路姐?」

「都係...不過點都要問咗你點諗先,我地之間需要有個共識。」

之後我們繼續在這個話題上打轉,少有地以這樣認真的態度討論一件事。

「你聽日幾點落堂?」阿宇在掛線前問我。

「五點。」

「我嚟搵你啦,我地去食啲嘢。」

第二天,阿宇在我下課後和我到學校附近的餐廳吃飯。

「約咗幾時睇醫生?」他劈頭第一句就問。

「星期四。」

「我陪你啦。」他二話不說就回應。

我點點頭。

整頓飯我們也沒有太多說話,感覺很奇怪,但誰都沒有意欲再說話。

我想是事情的嚴重性令大家都無所適從,好像生怕說了什麼都會令氣氛更加沉重一樣。

「一陣出去公園坐下?」餐廳附近有一個小公園,那裡多數都是一些老人在散步,鮮有我們這種年紀的學生出沒。

「好呀。」

接近黃昏的天色開始變成紫紅色,我們坐在公園的長椅上。

「對唔住。」他先開口說。

「唔好咁講啦,大家都有份。」我指的是這件事的源頭。

「唉,我都未試過面對呢啲事...其實我一聽到都唔知畀咩反應你好。」他說。

「我知呀...其實我都好混亂,唔識處理。本來打算唔同你講㗎。」

「你傻㗎?使唔使咁瀟灑呀?」他有點激動地說。

「唔係,只係我怕你知道咗唔知會點反應啫。」

「我唔會掉低你㗎喎。」他突然握起我的手,然後拍拍我的手背:「出咗事就一齊面對,我會陪住你。」

我微笑了一下,一陣溫暖頓時湧上心頭:「好,多謝你。」

一座孤島忽然與另一座孤島相接了。眼前的煩惱分了一半給他,原來我也不是孤苦無依。

此際我突然看到,他頸上有一抹暗紅色的吻痕。

我本想開口問他,又覺得沒資格過問什麼,他的風流我也早已看過。

我只把頭輕輕靠在他肩膊上,然後他就這樣握著我的手,一起看著天色漸變。

「咁星期四見啦我地。」

「好呀。」
2019-05-31 20:06:25
------------------------------------

見醫生的前一個晚上,阿宇跟我說:「我好似發燒。」

「係呀?咁一係聽日你唔好陪我啦,你休息下。」我不想麻煩別人,這是我難以改掉的性格。

「我聽日會無事㗎啦。」

「係咪㗎?如果你聽日仲係好唔舒服,真係唔使勉強喎。」

「唔得,一定要陪。」

「我怕辛苦你啫...」

「定係你唔想我陪?」

「唔係啦。咁如果你真係頂唔順就話我知啦。」

「得㗎啦。」

他一直很堅持要陪我,最後他戴著口罩出現了。

我發現街上好像特別多情侶,而且不少人手上都捧著鮮花之類的東西。

我看一看日期,原來今天是情人節。

回想這二十多年來每個情人節,有時候有男朋友,有時候沒有。

沒有想到有一天會以這樣的心情過這個日子。

「今日情人節喎原來。」我跟戴著口罩的阿宇說。

「係囉,今日原來係情人節。」他抬頭望望街上的情況:「周圍都係情侶,哈。」

我沒有再說什麼,和他走進了一棟商業大廈。

診所內有很多人,大部份都是和我年紀相若的少女。

有些少女身邊也有一個男人陪著,有些則沒有。

「沈卓怡!」登記後幾分鐘,診所姑娘遞了一個小盒子給我:「你去放小便呀,一陣幫你驗多次。」

我點點頭,然後去洗手間把尿液排進小盒子中。

「我入去啦。」護士又再一次喊我的名字,因為只能自己進入護士房和醫生房:「你係到等我啦。」

他點點頭,然後再捉著了我的手:「無事嘅,唔好擔心。」

我也微笑著點頭,然後轉身進了護士房。
2019-05-31 20:07:01
「沈卓怡係咪呀?」護士看了看手上的資料後,指著我手上的尿液說:「坐啦。你畀我呀,我幫你驗孕先。」

然後她抽出一枝驗孕棒,直接把它插進尿液中,再將它平放。

就像我前幾天一樣。

「咁我同你講解下啲流程先喇。如果你真係有bb,你係咪打算做人工流產手術嘅?」她開朗的聲線與對話內容非常格格不入,我聽起來很不舒服。

「係。」我果斷地說。

「好啦,咁其實我地就有提供兩種選擇嘅,包括藥物流產同人工手術流產嘅。」之後她拿了兩份單張出來,詳細向我解釋兩種方法的流程和風險。

「好啦,你有無唔清楚嘅地方?」她講解完畢後問我。

「無啦。」

「好,咁我睇下個結果先。」她抽起那枝驗孕棒:「咁而家確定咗沈小姐你真係懷孕嘅。」

雖然一早已經知道結果,但聽到診所護士的肯定後,依然像一枝棒棍倒頭就敲下來般。

「我幫你量埋血壓,一陣你出去等入醫生房,佢會幫你做個基本嘅檢查嘅。」

「好。」

我拿著兩份單張出走護士房,阿宇馬上站起來問我:「點呀?」

「真係有。」我深了一下呼吸:「一陣入醫生房做檢查。」

他好像已經預料到這個結果:「咁一陣睇下醫生點講,唔好驚,我係到。」

「唯有係咁喇。」

家計會內的環境跟一般診所無異,唯獨是有一部電視,不斷重播著宣傳性和愛的觀念、話題之類的影片。

其中一段令我很深刻的是講有關愛的訪問片段。

「我覺得愛係,你願意為對方無條件付出之餘,都唔會埋怨同後悔你做過嘅一切,甚至係自己受傷都覺得心甘情願。」

和阿宇一起聽著這些話,其實內心或多或少都有一份尷尬。因為我們不是情侶,但又處於這個情境下。

「沈卓怡!」再次聽到自己的名字,終於要見醫生了。

「喂。」阿宇在我進房前又說:「我係到等你,好快無事。」

「好,你等我。」
2019-05-31 20:07:29
醫生房內分為兩邊,一邊是放著檢查用的病人床和儀器,一邊是醫生的辦工桌。

「沈卓怡,坐啦。」醫生向著電腦一邊敲打一邊問我一些病歷紀錄。

「你以前有無咩長期病?」

「我以前有哮喘。」

「哦?ok,咁有無藥物敏感?」

「無。」

一連串的查問後,她叫我躺上床。

「你除哂下身,包括底褲。之後你擘開對腳踩住個腳踏,對腳有咁大擘就咁大就得㗎啦。」她一邊戴上手套一邊說。

「好。」

大概是二十二年來都沒有試過做這樣的檢查,我有點緊張。

醫生把先把自己的手伸入我的陰道做初步的檢查:「可能會有少少唔舒服,你放鬆得㗎啦。」

「好。」

通常有人把手伸進來都是前戲的時候,但原來在這種情況下塞進來真的有點痛。

「咁我而家會放個儀器入嚟睇下照唔照到bb嘅,都係會有啲痛,你忍一忍。」

她把一個顯示器推到我面前,這種就是平常在電視電影上看到那種用來照超聲波的顯示器吧。

一陣冰冷的感覺驟然在下體中散開,像一個金屬硬物塞進了下體一樣。

顯示上出現了一堆黑影,當中夾雜著一團白色。

我的心臟承受著前所未有的震憾。

「照到啦,你望唔望到bb?而家你大概有咗六個星期,雖然未見到手腳,不過bb個形都係到㗎喇。」她移動著儀器,然後畫面上的白影就跟著移動。

我看了幾秒之後,就別過面不敢再看下去。

我沒有想過自己第一次親眼看見這個畫面,會在這個年紀和階段。

忍不住我就落下了一行淚,這是我的孩子,但我不能要。

一想到這個可怕又殘忍的事實,我更加不忍直睹。

檢查過後,醫生有點遺憾地跟我說:「因為你有哮喘病歷,而我地診所只提供到半身麻醉服務,所以幫唔你做手術。」

她把一張單張放到我面前:「呢啲係香港合法可以做人工流產手術嘅醫院,你可以返去考慮下去邊間做,我地會寫返轉介信畀你嘅。」

我點點頭,然後望著單張上數家醫院的電話:「咁我幾時要決定好?」

「你後日返嚟覆診,到時要決定好㗎啦。」醫生托托眼鏡說:「你可以同男朋友商量下先,因為公立一定平啲,不過要排期,到時你個bb再大啲就要引產咁生個死胎出嚟,你會好痛;咁私家通常就好快,你一約就應該有期,到時候會做全身麻醉,你唔會覺得痛。但當然價錢就貴好多喇。」

「好,明白哂,唔該你醫生。」

「唔使客氣。有咩唔明白你星期六返嚟再問我。」

臨離開醫生房前,我看到醫生整理的文件中夾住一張超聲波照片。

「我想問我可唔可以拎返?」我指著相片。

醫生抱歉地回應:「因為呢啲係醫療紀錄嚟,我地呢邊唔可以畀你。如果你真係想要返張超聲波相,到時你問醫院個邊拎copy,佢地會畀你。」

「好啦,唔該。」

我瞟向超聲波相片裡的白影,心裡的難過依然未能平伏。
2019-05-31 20:08:23
今晚係咁多先
一個正皮代表你嘅支持啊,多謝各位
2019-05-31 21:51:58
好正呀
2019-05-31 22:01:34
無人睇係咪太悶太平淡
2019-05-31 22:28:41
咁快到咗標題既二月十四既
係咪接近尾聲
2019-05-31 22:38:41
好好睇
有追哂樓主你所有故!
想問呢個係咪真人真事
2019-05-31 22:43:04
未啦,放心
2019-05-31 22:43:57
唔係啦,邊有咁多真人真事寫
2019-05-31 23:28:42
今次好沉重
2019-05-31 23:29:20
睇到呢度已經有少少唔忍心再睇
2019-05-31 23:35:46
好沉重就真
唔係好有勇氣睇
2019-05-31 23:51:02
好現實,睇到想喊。
2019-05-31 23:55:19
一開個故就知會sad ending
但係忍唔住睇落去
2019-05-31 23:58:49
我每次都好沉重㗎喎
2019-05-31 23:59:10
唔好呀,已經好少人追啦
2019-05-31 23:59:51
我俾勇氣你!睇落去
2019-06-01 00:00:01
有人睇架!
新讀者留名
2019-06-01 00:02:12
以前都係感情
主角點玩都係冇乜後果
今次關乎到墮胎
真係
2019-06-01 00:02:38
現實都係咁上下㗎啦,人生就係悲劇嘛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