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故)《二月十四號嗰日,我收到一份情人節禮物》

876 回覆
380 Like 3 Dislike
2019-06-06 20:46:10
歡迎你多謝
2019-06-06 20:46:42
咁誇張啊,我好少會睇故睇到喊
2019-06-06 20:46:58
咁我咪好榮幸
2019-06-06 22:13:09
等文等文
2019-06-06 22:18:20
好慘 特登去到入唔到場
真人真事?
2019-06-06 23:41:46
2019-06-07 00:24:33
等緊睡前服
2019-06-07 00:45:25
仲未訓 推一推post先
2019-06-07 01:14:19
2019-06-07 01:16:50
2019-06-07 01:18:31
推啊推!
2019-06-07 01:50:02
-------------------------

我們之後就去了雲南另一個城市,也就是我們這程旅途的終點站—大理。

大理和昆明完全不同。我們住在大理古城裡:這裡沒有高樓大廈,只有古色古香的老房子。

大概是城市人的弊病,我一走進這個地方就覺得這裡不能只是走馬看花,因為一切都實在太純樸和富有鄉土風情。活在大都市二十多年的人,就像走進了桃花源記一樣,看什麼都覺得特別美。

我們第一個到步的晚上就是喝酒。其實喝酒幾乎是他的日常,所以來到異地也不會例外。

而古城裡面也有很多酒館,和香港不同的是,這裡的酒館幾乎全部都有live band,他們唱的是民謠。

所以走在古城的大街上,經常聽到宋冬野的歌,這是大理的特色。

「間間都好靚,唔知去邊間好喎。」我們一路在大街上走,一邊看著兩邊令人眼花繚亂的酒館:「你有無心水?」

「喂,呢間正喎。」我們站在一間叫「黎家大院」的酒館門外,看到裡面的裝修就像四合院一樣,二話不說就進去了。

裡面的歌手就坐在中間,唱著我不懂的民謠。

我們叫了啤酒,不過一叫就是一打。

「我會唔會酒精中毒㗎。」我笑著望向阿宇。

「你咁飲得,紅酒都無事,啤酒無問題喇。」

我們沒有像在香港一樣玩著什麼酒game猜著什麼枚,只是靜靜地聽著歌、偶然碰一下酒杯。

「呢啲酒館幾好。」我想起了台北那間安慰劑,和這裡好像有異曲同工之妙。

「係囉。有時都唔想係咁玩,聽下歌傾下計咁仲舒服。」阿宇伸展了一下他的上半身:「終於可以放鬆下。」

「你長期都放鬆緊喇。」我拍了一拍他的頭。

阿宇的酒量一向很好,所以見意猶未盡之際,他又叫多一打啤酒。

「喂,得兩個人,飲唔飲到㗎!」我馬上叫住他。

「得喇,你唔飲我飲囉。」

然後一個男人走到我們桌邊。
2019-06-07 01:51:27
live
2019-06-07 01:51:44
「喂,飲杯!」他說著廣東話向我們舉杯,我們在異地聽到母語也很開心,於是也拿起酒杯和他乾起來。

「你哋廣東嚟㗎?」男人問。

「香港。」阿字禮貌地回應。

「我珠海人嚟㗎,以前都成日過嚟香港玩。」男人聽罷好像很興奮,之後問阿宇:「點樣稱呼你?」

「叫我阿宇得喇。」

「叫我阿強喇!」

「強哥!」

然後強哥又望著我:「靚女呢?」

「卓怡。」

可是他之後一直就叫著我「靚女」,我想強哥沒有記著我的名字。

阿宇反而好像跟他很投契,後來索性跟著強哥到他那一桌喝酒。

我很少應對這種場面,所以只好靜靜地跟在阿宇身邊。

「你會唔會悶?」阿宇後來意識到我只是坐在一邊喝酒便在我耳邊輕聲地問。

「唔會,你飲喇,我睇住你玩。」

他滿意地笑了笑,然後繼續和強哥聊天喝酒。

不久後有個賣花的女孩走過,阿宇問我:「你唔會要我送花畀你㗎嘛?」

「梗係唔會。」我不是特別喜歡花,這是真心的說話。

強哥問著我們旅程的計劃,可是我們的計劃就是沒有計劃;唯獨只有明天的行程是預期之中。

「我哋想去雙廊呀。」阿宇對著他說:「諗住租個啲電動車呢,之後環住洱海去小譜陀睇日落。」

「哦,日落好呀,係幾靚㗎。」強哥頓了頓,便問我:「你有無揸過電動車呀?」

我搖搖頭。

「咁靚女你唔好喇,阿宇你車佢喇。」強哥語重心長地說:「呢到啲路面情況呢,你無經驗好易炒。」

「我仲諗住可以一人一架添。」阿宇可惜地說。

「你車佢喇,安全啲好呀。」

後來我感到自己應該有點不勝酒力,便停了下來。

「靚女,做咩咁靜呀?同我飲返杯先喇!」強哥留意到我一直沒有作聲,便拿起兩杯透明的酒:「飲咗佢!」

我不好意思推搪,便一口氣把酒灌進口裡。

之後我就想吐了。

我馬上衝到洗手間去,酒精一下子就湧上頭腦,我好像好久沒有這樣吐過。
2019-06-07 01:52:35
阿宇在廁格門外叫著:「喂,你無嘢呀嘛?」

我抹了一抹嘴吧就向他大叫:「我ok呀!」

後來我整理好嘴角的殘餘物,一開門就見阿宇就站在外面。

他手上拿著一枝玫瑰花。

「喂,你係咪醉呀?」他溫柔地問我。

「少少喇。」我不好意思地向他說。

「送畀你喇。」他把花塞在我手上:「頭先個條女係咁話佢都係廣東人,之後迫我幫佢買枝。」

雖然他好像不情不願,但我還是甜甜地笑了出來。

玫瑰會厭,但浪漫不會;因為玫瑰是死物,浪漫是生的。

雖然這句話出於一個賤男身上,不過我還是由衷地認同。

只要是阿宇送的,我就覺得是浪漫。

之後他拉著我出去,向著強哥說:「唔好意思呀,佢有啲醉。我要睇住佢呀,所以我哋返去先喇。」

「哦,唔緊要呀,好閒啫。你睇住你女人先喇。」強哥很豪邁地說:「加個wechat先囉,我地再約過!」

「強哥,唔好意思呀。下次同你飲過呀。」我也向著他道歉。

「你加佢喇。」阿宇指著我說。

「我唔慣加人女朋友wechat㗎喎。」強哥馬上推說。

「我無wechat呀,你搵佢就搵到我㗎喇。」阿宇這樣說,然後著我拿出電話來:「嚟喇,都係一個聯絡方法啫。」

於是我們便在三時多就離開了酒館,慢慢走回我們的民宿。
2019-06-07 01:53:12
這條街比起數小時前的古城少了一份熱鬧,多了一份靜謐。

在這個人煙稀少的街裡道阿宇拖著我的手,我一手牽著他、另一手緊緊捉著他給我的玫瑰。

「玫瑰玫瑰最嬌美,玫瑰玫瑰最豔麗,春夏開在枝頭上,玫瑰玫瑰我愛你。玫瑰玫瑰情意重,玫瑰玫瑰情意濃,春夏開在荊棘裡,玫瑰玫瑰我愛你。」我邊走著邊哼著這首歌。

「喂,做咩係咁望住枝花笑。」他望向我。

「因為係你送囉。」喝了酒的我比平日大膽,我便直接這樣說。

「傻妹。」

之後我們又沒有說話,走到一半,他叫我抬頭望天。

我一望,映進眼簾就是一片星海。

「嘩,好靚......」我忍不住讚歎起來。

「呢到無光污染,所以星星同月亮都好清楚。」他指向右邊:「你望下個月光,幾大幾光。」

我順著他指的方向望過去,大理的月亮比香港看到的更大,而且真的有明月照大地的感覺。

此時我才發現,一路走來根本沒有任何街燈,引領我們前進的就只是那一輪月亮。

倚星抱月原來是這一回事,這是沒有光污染的城市。
2019-06-07 01:53:44
今晚係咁多
ot完好撚柒攰
正皮支持,多謝大家
2019-06-07 02:11:18
最尾嗰度寫得好靚
2019-06-07 02:26:55
睇完報到+推
2019-06-07 02:33:56
2019-06-07 02:34:07
2019-06-07 02:41:43
睇睇下就覺得 點解有才華既人有時就係要返濕9辛苦part time 然後神奇既係 原來平時係街見到既一個平常人 夜晚就係係到打文 而且係寫得好
我發現 人真係不可以貌相 同埋 香港真係唔係人住

祝 靠文字搵到兩餐
2019-06-07 02:45:21

無計,寫字搵唔到食,我又無錢
要返垃圾工係為生計
放工寫文先係我嘅生活
2019-06-07 02:52:03
黎緊有第一本書 係好既開始啦叫做
2019-06-07 02:54:52
我驚無人買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