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故)《二月十四號嗰日,我收到一份情人節禮物》

876 回覆
380 Like 3 Dislike
2019-06-02 01:17:21
呢個故長過tinder故嘅未咁快完
2019-06-02 01:17:40
深夜一推
2019-06-02 01:19:20
樓主22號去唔去聽deca joins
2019-06-02 01:26:56
2019-06-02 01:31:03
去呀!
2019-06-02 04:01:16
2019-06-02 04:19:44
再推一推
2019-06-02 04:30:25
2019-06-02 04:35:08
樓主個故好睇過場歐聯決賽
2019-06-02 05:03:32
唔好玩喇
利迷一陣全面進場屌柒你呀
2019-06-02 05:04:13
場波中段好悶嘛
2019-06-02 05:04:28
多謝大家咁夜幫手推
2019-06-02 05:05:07
成個ig都係睇緊波
2019-06-02 05:23:36
睇左tinder故追埋hall先
2019-06-02 05:30:10
hall其實寫得麻麻
第二季好少少,第一季我睇返覺得打冷顫
2019-06-02 07:57:41
睇到心情好差
2019-06-02 08:33:18
華麗留名支持
2019-06-02 10:48:42
開頭已經講咗做咗手術
2019-06-02 14:26:46
一陣出個文先
2019-06-02 14:30:42
等你
2019-06-02 14:49:42
--------------

我每天抱著矛盾的心情過活,一方面很想快點做手術,因為懷孕後身體種種的不適很影響我的日常生活;另一方面我也暗裡享受著這個奇妙的身份。

我很珍惜當母親的時光,而且阿宇對我也實在太好,雖然我們沒有明確的關係,但我依然覺得這一段時間是幸福的。

「沈卓怡,聽日我地就有期可以做手術,你o唔ok?」我沒有跟阿宇說我到醫院看醫生,因為他今天有個重要的present,我不想再影響到他。

「咁快?」我呆了,我以為最快也要下星期才有期。

「呢啲手術愈快做愈好,拖得耐對你同bb都唔好。」醫生一本正經地說:「咁你得唔得?你ok嘅話我叫姑娘book手術室。」

「我得嘅。」既然醫生說愈快愈好,我也不敢再拖延。

手術的日子突然逼近,我心理上其實未準備好和孩子道別。

離開醫院後,我在電話上跟阿宇說:「我聽日就要做手術啦。」

他看到之後馬上打過來。

「喂?你係邊?」他的語氣很緊張。

「我啱啱係醫院走。」我裝作平淡地說。

「你做咩睇醫生都唔同我講呀?」他有點激動地說。

「你要present嘛,我就係知你一定會走present嚟陪我,唔想你再走堂啦。」他已經為了我錯過了很多堂課。

「你真係...唉咁我而家嚟搵你啦。」

這晚的氣氛比過往任何一次也凝重。

我們都清楚知道,明天之後一切事情就會結束,意味著我們也要真正地和自己的孩子說再見。

因為大家都沒有胃口,我們隨便吃了一些東西就回宿舍去。

「今晚係最後一次三個人啦。」我摸著肚子講。

「係,真係最後一晚啦。」他沒有笑,然後望著我的肚子說:「突然間,我都有啲唔捨得佢。」

他說罷就直接把頭靠在我的肚上。

「個感覺好唔同...」他閉上眼睛後說:「以前瞓係女朋友個肚上面,都唔覺有咩特別;而家好似真係感受住個生命係到律動緊咁...好神奇。」

「咁入面真係有個生命係到嘛...」我摸著阿宇的頭,靜靜地看著他的樣子。

明天之後我們就什麼都不是。

我們會由一家人變回普通朋友。

就像從前一樣。

突然間,我捨不得的不僅是孩子。
2019-06-02 14:51:36
「今晚呢,係元宵節。」我發覺每次發生事情都會碰上這些日子。

「咁樣,我地一陣出去食湯圓好無?」他坐起身問我。

「好,應下節。」我笑著附和他。

凌晨一時多,我們就這樣牽著手,慢慢走到附近的一家糖水鋪。

這家店的糖水一點也不好吃,不過我們學校的學生都總會來光顧。

「兩碗湯圓。」他對店內的阿姨說,然後很快就送上兩碗熱氣騰騰的湯圓。

其實我不餓,也許是我沒有心情進食。

不過我也吃了數顆,因為這兩份湯圓是我們仨第一次團圓的見證,但也是最後一次。

「元宵節快樂。」他看著我說,然後又望向我的下半身。

「嗯,元宵節快樂。」

這個晚上好像特別平靜,與平日無異的星期二。

我們沿著小路走回宿舍,他牽著我手的身影在月光下拉出兩個長長的斜影,但我看起來就好像有三個身影一樣。

夜空裡的光映照著三個暗淡無光的生命,就像送著孩子一步步地走向死亡;而我們就只能在後面一直凝視著,但又無能為力。

這個晚上我們都沒有睡,只是靜靜地待在對方身邊。

我們自從第一次之後,都沒有再這樣睡在一起。

「聽唔聽歌?」他突然問我。

「好,你播。」

他爬到電腦面前按了幾下,響起了落日飛車主音的聲音,是《my jinji》。

我嚇了一跳,沒有想過他居然也會聽這種音樂,因為很多人都說這首歌聽著就想睡覺。

如果Deca joins是對絕望糜爛的呼喊;那落日飛車一定是浪漫復古的性愛bgm。
2019-06-02 14:54:56
本來想開口問他,不過當他爬回床上時,他順手就關了床頭燈。

宿舍外的街燈滲透著窗簾布,漆黑的房間裡仍殘有絲絲光影。

Every time you lie my place

他看著我我臉,順住髮絲地摸向我的後腦,然後把我的身體拉近他。

我屏息靜氣,靠在他的胸前,把手搭在他的腰上。

I do wanna say

it’s you, you my baby


他很緩慢地把頭移近,先吻了我的頭髮,然後再由額頭、鼻子,最後是嘴巴。

他的手仍然在我的髮際間遊走。

I won’t be too late

我把嘴唇微微張開,他便和我互相細舔著對方的舌頭,他的唇原來比棉花糖更柔軟。

My jinji don’t you cry

然後他的手由我的後腦一直向下摸,我們開始伸向對方的下體。

this world out of time

我們依舊是不帶半分激蕩,是溫柔細膩的愛撫。

Of time out of mind

他小口小口地在我耳邊咬著,我也把頭靠向他的耳邊並吹了它一口,他顫了一下。

Every time you lie in my place

I do wanna say it to you my baby


窗簾裡僅餘的光影映照著他迷朦的雙眼。

I’m down to your drain

於是我用腳把他整個人夾住,在他耳邊不斷地又舔又吹。

My jinji please don’t mind

房間裡除了音樂以外,剩餘的就只有他急速而輕微的呼吸聲。

in this world out of time

time of out mind

out of mind


這首歌我一聽就上了癮,因為編曲很迷幻浪漫;歌詞卻很哀傷。

當他終於進入了的時候,他在我耳邊小聲地問:「會唔會痛?」

「唔會。」

Oh don’t leave me behind

我背向他,他一直在親我的耳珠。

without you I would cry

他也沒有以很大的幅動抽插,每一下都像小心翼翼。

cause only you my babe

他抱得我好緊,好像在捉緊什麼一樣。

only you can conquer time

我想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以這個身份和他做愛。

only you can conquer time

Oh sometimes I

Without you, I would cry

Only you can conquer time

Only you can conquer time


可是我們最後都捉不住。

「好好記住呢晚。」完事後,他躺在我身邊抱著我說。

「我會。」我說罷之後,他便把手輕輕擱在我的腹上,就這樣一直維持不動。

我們就只能這樣,渡過最後一個有孩子的夜晚。
2019-06-02 14:59:07
----------

第二日一大清早,我收拾好簡單的行裝便和阿宇出發到醫院去。

其實我有點緊張,也許是我從來沒有動過手術;加上這次也不是普通的手術,而是親手結束一段特別的關係。

阿宇由上的士後就一直拖著我的手,沒有放開過。

「好快會無事。」他大概是看出我神色有異,所以安撫著我說。

「我好驚。」我終於忍不住老實地說:「其實我好唔捨得,我無諗過咁快就要做手術.....我未ready。」

「我知你好驚...不過件事始終要解決,拖落去我地都會愈來愈唔捨得。」他把手握得更緊:「我會陪你過,幾難捱都好。」

我靠在他的肩膊上,沒有再說話。

我知道他說的都是事實,但我對孩子的情感和不捨依然是難以抽離。

我很想再有多幾天時間和他好好相處、和他聊天,以及繼續當母親這個身份。

可是今天就要到此為止了。

我忍不住流下眼淚,但沒有讓阿宇看到。

到達醫院後,我們完成了一連串繁複的入院手續,然後我被護士帶到病房。

「你換咗手術袍先,一陣你搞掂就㩒鐘,我過嚟幫你塞藥。」

她指的是有助陰道和子宮打開的藥物。

「你換衫先,我係出面等你。」阿宇對我說。

換好衣服後,護士很快就幫我塞了藥,隔了數十分鐘後阿宇才回到病房裡。

「啊,真係好快。」由知道有孩子到今天,都不過是兩個星期的事,但已經經歷太多。

「係,話咁快就到今日。」他在病床旁邊的椅上坐下,然後又握起我的手:「一切好快就會結束,唔好驚。」

「我真係好矛盾...」我垂下眼簾說:「明明應該要快啲解決,但我居然唔想做住。」

「我諗你比我感受更大。」

「因為bb係我肚入面。」

我們之後一直沒有作聲,就像為孩子提早默哀一樣。

直到藥物的作用令我昏昏入睡,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要準備入手術室。

「姑娘,可唔可以畀多五分鐘我地?」在我脫掉身上所有飾物之際,阿宇突然向在場的護士說。

護士沒有說什麼,就離開了白色的病房。

「我想好好同佢道別。」他掀起了我的手術袍,然後再一次把頭靠在我的肚上:「以前無辦法好好咁同爸爸媽媽講再見,我唔想今次都係咁樣。」

我想他與我感受也有點分別吧。

我沒有經歷過生離死別;他卻早在天真爛漫的年紀就經歷過。

再一次承受離別,絕對是痛苦的。

我抿著嘴唇,只懂靜默著。

我伸手摸向肚皮,感受著即將逝去的生命。

原來有預期的離別也會如此不知所措,太多話未能在此刻盡訴,時間太少了。

我們和孩子相處的時間也太少了。
2019-06-02 15:00:18
「對唔住...我哋都好對你唔住。」阿宇又講。

能流的眼淚的我都幾乎能流光,我們正身處在一場小型葬禮,參加者就只我們兩個。

「希望到咗我準備好嘅時候,你會再返嚟...」我顫著聲音說。

「夠鐘啦。」護士拉開簾幕對我們說。

這個不速之客打斷了我們。

我馬上拭去臉上的淚。現實就是現實,不同於小說,大部分結尾也難以擁有完美的收場。

即使我們多努力主持這場悼念儀式,也是徒勞無功。

我們都無法讓時間靜止,就只能看著一分一秒地流逝,直到我們永遠地分離。

所謂陰陽相隔。

「瞓一覺就無事,我會喺出面等你。」阿宇捉緊我的手,在我額角上吻了一下。

然後我被護士由病房推去手術室。

整個過程不過十分鐘,不過我卻像坐了一程人生時光機。

我眼前是醫院奶白色的天花。醫院對我來說是個矛盾的地方,每天有人出生,也有人死亡。

每天都有人在這片地灑下過淚水。

有人會為著新生命的誕生喜極而泣;有人會為著本有的生命離世而痛哭。

這種悲喜交錯的場面在院內不同的樓層上演。

有生才會有死。

這個不能撇脫的因果關係,卻是我們無法好好面對的事實。

我的孩子生命太短暫,只得六個星期。

他未趕得上目睹這個世界的光采時,要比我先走一步。

我回想這二十多年,也許我過得太幸福。

我沒有親人離世過,一直都未曾體會這種感受。

而這個第一次,實在太難以忘記。

我一直把手放在肚上,用力記著這一切。

我和孩子再沒有明天,只有這一瞬間。

記住他吧。

「沈卓怡,你知唔知自己今日係做咩手術?」到達手術室後,當值醫生問我。

我深了一下呼吸,用力地說:

「終止懷孕。」

我人生到目前為止最難以啟齒的四個字。

直到麻醉醫生在我身上注射,我的手也活生生地被移開。

這是我最後一刻感受到骨肉相連。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