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故)《二月十四號嗰日,我收到一份情人節禮物》

874 回覆
362 Like 3 Dislike
2019-05-30 04:07:33
消失咗好耐,呢排終於終於有時間,好好地寫返個短篇同大家見個面。

一個平凡嘅故事,唔係甜故,仲有少少苦同酸。

啱睇嘅話畀個正評,依然係每晚出文,出唔到會講聲。

IG: yuyumhotline2_
2019-05-30 04:08:20
「沈卓怡,你點呀。」Mandy一手拿起一疊文件上下掃射,應該是回顧我這個少女的資料。

「無呀,幾好。」我報上一個笑容,試圖讓她放心。

「今日唔見男朋友嚟陪你嘅?」她很在意這一點,每次來她都會問。

我其實根本沒有男朋友。

我差一點就講出口了。

「佢今日有啲緊要嘢做,嚟唔到。」我始終沒有講真話。謊言一但開了個頭,就必須繼續下去,直到永遠,絕不可以半途而廢。

「係啊,咁你地幾好呀嘛?做完手術之後佢有無陪你?」她有點可惜地望向我,然後追問下去。

「有,佢日日都陪我。」我點點頭,這句倒是真話。

「咁你同佢關係喺呢件事之後變成點?」

「佢好好,由知道開始之後日日都陪住我,有時係一餐飯嘅時間,有時候係全日....總之我地每日都會見,佢驚我唔開心,所以佢都畀好多關心我,照顧得我好好。」我回想起這個多月來的片段,這些回顧也是千真萬確的。

「咁你對你地段關係有無信心?覺得穩定咗?」

「係呀...」我把身子坐直,可能是又要說謊的關係,我有點緊張:「始終佢同以前我遇過嘅男仔唔同啦。我地一齊經歷咗件人生大事,呢件事就算過咗去都好,都係一個抺唔走嘅事實。呢種關係同牽連係令我覺得佢好唔同,當然佢對我好好,所以令我覺得佢好重要...」

「我諗佢都會咁樣諗。」我再補上一句。

「我咁樣睇你對你男朋友都好有信心,你好信任佢喎。」她把身體傾前,然後再問:「咁佢有無講過佢點諗?」

其實我也不太了解他的想法。

但在她面前都需要把戲演下去:「佢同我都好大壓力,佢雖然無講出口,但我知道佢無乜同人傾訴過呢件事。所以佢應該好壓抑,對我都好內疚,覺得自己害咗我...所以我都唔會係佢面前講太多我對呢件事嘅諗法,我怕會令佢更加大壓力。我唔想佢唔開心。」

她恍然大悟地點點頭:「咁你都好為男朋友著想喎,你地好為大家諗。」

「係呀,佢對我咁好,我都好愛佢,為佢諗係好應該做嘅事。」我肯定地定頭。

我的確愛他,不過很抱歉我只能把故事的其中一部分告訴你,剩下的都是難以開口的破事。

「咁就好啦。有啲女仔有咗但無男朋友陪,真係好慘㗎...見到你地因爲呢件事之後感情好咗,我都好放心。」她的話好像一根失了方向的針般戳進我的心窩,痛處驟然又現。

「嗯,我都覺得我好幸福。」向著一個陌生人說這樣假的大話,雖然有些心虛,但好像比較理直氣壯。

她接下來就關心一下我的身體狀況、手術後的復原情況等等。

「下次你嚟覆診個時見醫生得啦,因為你個case都唔使我再跟,你同男朋友咁好。」臨結束時她再說,就像在我的傷口上補刀一樣。

望到診所內的少女總是有個男孩伴在身邊,一陣心酸和難堪再度湧上心頭。

對呢,只有我是沒有男朋友。
2019-05-30 04:09:06
幾時出實體書
2019-05-30 04:09:13
依舊,你們可以叫我沈卓怡。

自從K離開了以後,我不敢認真投入任何形式的感情關係。

或許是不想再經歷重新習慣和適應一個人,所以我沒有再找男人 。

任何試圖踏進我情感圈的男人都會被我拒於門外,我害怕了。

於是這樣過了一段日子。在畢業前夕,一個人悄然無聲地踩進了我的安全網。

方天宇和我之間的相識和關係有點微妙。他的母親和我的母親是舊同事,所以小時候我經常都會到他家裡玩;有時候會在我樓下的會所BBQ;有時候會去海灘一起疊沙堆。

我記得母親替我們拍過一張合照,相片中的阿宇只有八歲,而我是七歲。他摟著我的肩膊,然後我們一起對著鏡頭舉起V字,笑得非常燦爛。

「第時我想嫁畀你呀方天宇!」我當時實在太天真無邪,居然說出這樣的笑話。

「好呀,我大個咗一定會娶你沈卓怡㗎!」我也記得當時他是這樣回應我。

我們的母親在背後聽到當然笑到扭作一團,互相戲言著要把自己的兒子和女兒許配給對方。

對,小時候的我們實在太純真和簡單。

後來由我九歲開始方天宇就沒有再出現過。

「媽咪,方天宇去咗邊呀?」我有一段時間經常想起這個玩伴,於是拉著母親的長裙問她。

「阿楠姨姨...佢地成家去咗美國呀。」阿楠姨姨就是方天宇的媽媽,說著時母親的神色有點古怪。

「美國?好遠喎,咁佢地幾時返呀?」我仍然努力不懈地問著母親。

母親當時並沒有真正地回答過我。

到我懂事以後,我才知道阿楠姨姨一家人在飛往美國探親時遇上氣流,飛機失事後只得方天宇活下來,他全家都死了。

我自從九歲之後就沒有見過方天宇。

然後到我一直長大,我開始認識不同的男人,在大學裡過著放縱的生活,然後再遇上阿君和K。種種男人令我逐漸遺忘方天宇這個小時候出現過的人物。
2019-05-30 04:09:23
「今日有人嚟見工喎。」老闆娘抹著玻璃杯跟我說,這是一間咖啡店工作的日常。

因為以前的同事海文開始了他的實習工作,於是我們店也多了一個兼職空缺。

「yes! 終於有人分擔下我啲工作量,你唔係到個時我真係做到踢哂腳㗎!」我和老闆娘關係很好,所以和她相處也很自然,像朋友多於主僕關係。

然後一陣風鈴聲響起,一個穿著深色襯衫的男生推門而進。

他一臉峻冷地走進來,走向老闆娘的方向,和她談了幾句之後,老闆娘就和他握手了。

「怡,過嚟呀。」老闆娘向我招手,我放下手上的東西走向他們,老闆娘對我說:「呢個係我新請嚟幫你嘅,佢叫方天宇。」

我當時還未意識到方天宇是誰,單純是覺得這個名字很熟。

「哦,你好呀。」我望向他,嘗試想起「方天宇」這三個字到底與我有什麼關係;他只對我說了聲「你好。」

幾秒過後我突然想起了和他在海灘上砌城堡的往事,對,那個我曾經說過要嫁給他的人就是方天宇。我鼓起勇氣問他:「喂,你細個係唔係住荃灣?」

老闆娘好像被我嚇壞,她望一望向我,又望向方天宇。

「係呀.....」他孤疑地望向我,然後問:「你識我?」

「我係阿玲姨姨個女,沈卓怡。」

然後我們一直凝視著對方,十六年前的畫面驟然在眼前一幕幕重演。
2019-05-30 04:09:47
「係呢,你呢十幾年點?」我和他在咖啡店門外點起煙來。他比我高上個半頭,小時候的酒渦依然在兩頰,不過他很少笑,至少由見他的第一秒到現在只笑了一下,就是我們凝視對方的一剎那。

「你應該有聽過玲姨講,我屋企嘅事?」他吸了一口氣,然後再抽了一口煙,眉頭深鎖地說:「我之後去咗姨媽屋企住。」

「咁你...過得幾好啊嘛?」對著一個失去摯親的朋友,其實我有點同情他,但又不知道說什麼話對他才是最合適。

「姨媽佢地一家人好好,一直都好照顧我,供到我上大學。」他的視線一直盯著地下,來回地又吸又呼:「不過人地阿媽始終係人地阿媽,唔係我阿媽,話就話親戚,我都唔想白食白住咁耐。」

「所以出嚟返工?」

「係呀。雖然返part-time都賺唔到幾多,不過畀返少少租都好。我個心過意唔去。」

「哦...咁都好呀。」我大概不知道如何對應,唯有說著這些模棱兩可的話。

「喂。」我轉移話題說:「得閒去我屋企食飯呀,我諗我媽咪都想見下你。」

「哈,阿玲姨姨仲會記得我咩?」他似笑非笑地望向我。

「點會唔記得。得啦,你得閒再同我講,我叫佢煲湯。」我拍拍他的肩膊。

沒有想過十多年前的玩伴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和我重遇。

而他就好像一個沒有方向的鳥,突然間飛進了我的生活裡。


我向母親提起他之後,母親看起來比我的感受更深。大概是因為阿楠姨姨是她的好朋友,當時母親心裡已經很可憐阿宇這個孩子。只是當時我的年紀太小,她無法向我分享這種心情。

「唉,阿宇真係好可憐。」母親重重複複地說。

「我都覺得佢好慘,細細個就無哂最親嘅人。」我嘆了一口氣,想起阿宇那張好像不會笑的臉。

「你叫佢多啲上嚟食飯啦,我順便又可以見埋你,成日喺hall唔返屋企。」母親不喜歡我整天待在宿舍,不過這數年來她也習慣了我以宿舍為家的生活,漸漸就只要求我多回家吃飯。

「知喇,我下次返工同佢講。」

由這時開始,因為母親很想照顧阿宇的緣故,他經常被母親邀請到家裡吃晚飯。

起初他也不情不願,應該又是覺得不好意思之類;後來母親實在太堅持地要他定時定候到我家作客,阿宇只好接受母親一番好意。

「玲姨,今日又要上嚟打攪你啦。」阿宇在玄關脫鞋,然後向在廚房忙著的母親打招呼。

「傻仔嚟嘅,唔準再咁客氣㗎下,阿姨嬲㗎!」母親從廚房大喊出來,然後叫我:「卓怡,幫我裝碗湯畀阿宇先啦!」

「係喇!」我向阿宇點點頭,然後就走進廚房端了一碗花膠雞湯給阿宇。

「小心熱。」阿宇小心翼翼地接過我手上的熱湯,說了一聲「謝謝」,然後放了在餐桌上面。

「我攤一陣先飲。」他說。

然後又是一陣沉默。

「我媽好煩呀可,又迫你上嚟食飯。」我找著這些無聊話來說,是因為對著他總有種無形的壓力,害怕觸動他內心不可觸碰的痛處。

「又唔好咁樣講。玲姨好好,我好耐無試過咁有家庭溫暖。」

「你係你姨媽到住,佢地都錫你呀?」我試探著問。

佢聳聳膊,沒有再說什麼。

所以我都沒有再追問下去。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段時間。我和阿宇雖然識於微時,但似乎長大後就有份距離感,儘管他經常到我家吃晚飯,我們也沒有太多的話題。

有時候望著他,我甚至有點懷疑他到底是不是當年和我一起玩沙堆的小男孩。

感覺太不一樣了。
2019-05-30 04:11:33
-------------------

當晚是大學一個活動過後的慶功宴。大學生喜歡把酒當水喝,基本上每個星期大家總會找到不同的原因到酒吧消遣玩樂,說到底也只是找個理由喝酒而已。

我和同科同學經常光顧這家酒吧,環境不是特別舒服,只是因為它的酒比一般酒吧便宜。在重量不重質的前題下,這間酒吧一定是不二之選。

當晚酒吧裡熱鬧非常,全場幾乎滿座。

除了我校的學生外,在場還有不少鄰校的學生。

這個情況也是常見的,因為兩間大學的距離不遠,而這間酒吧就正正在中間點。

我看到阿宇在一群男女之中。我差一點就不認得他,因為他跟平常在我面前的形象實在相差太遠。

他喝酒喝得很兇,不斷和人猜著十五二十,輸了就一杯杯地乾進肚裡,毫不吝嗇。

看起來他應該有點醉,因為他的臉很紅,而且喊聲也很大,我們隔了數張桌也能把他的話聽進耳裡。

「屌你老母...又我輸呀?飲囉!」他不斷重複類似的話,像要把整間酒吧的酒喝進肚裡一樣。

後來我和朋友也開始投入酒局,便沒有再留意阿宇。

直到我視線再投向他時,他已經摟著一個女生,然後不斷掃向她的腰部。

雖然反差有點大,但他其實也是一個正常大學生,和我以前交過的男人沒有什麼分別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喝了酒就和女生胡混在一起,很正常吧。

我喝到一半之後終於受不住酒吧裡混濁的空氣,逕地獨自逃到外面抽煙。

「沈卓怡?」我一直低著頭看電話,沒有留意到阿宇什麼時候已經走到我面前。
2019-05-30 04:12:51
喂,今晚出住咁多先
聽晚繼續,有興趣追落去畀個正評鼓勵下我先,多謝
2019-05-30 04:13:43
認真,7月!
2019-05-30 04:14:30
沈卓怡
2019-05-30 04:32:50
睇到你story, 過嚟擺低個正皮
樓豬早抖
2019-05-30 04:35:37
多謝你
早啲休息!
2019-05-30 04:40:51
我愛樓主
2019-05-30 04:45:26
樓主都愛你,多謝
2019-05-30 04:46:40
我愛樓主
2019-05-30 04:53:08
睇咗story過嚟 支持樓主
2019-05-30 04:57:19
愛我係可以嘅,但唔好揸我個波
2019-05-30 04:59:04
睇完你story即刻鳩衝過嚟,好鍾意沈卓怡嘅故事
我愛樓主
2019-05-30 05:00:20
幾時都話story嘅發明係偉大嘅
多謝
2019-05-30 05:01:04
文呀!我要睇文呀!
2019-05-30 05:01:25
乜咁畀面呀
多謝多謝
2019-05-30 06:27:15
起身出門翻學前睇到story即刻過黎
2019-05-30 06:37:45
正皮留名!
樓豬返嚟啦
2019-05-30 06:39:31
早晨
2019-05-30 06:39:59
得閒就會返嚟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