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破咗個文青處,但佢唔肯同我一齊。//《偏偏喜歡你》

1001 回覆
603 Like 18 Dislike
2020-08-16 13:25:26
點解覺得你講到有啲bitch feel
2020-08-16 13:51:05
feel到係兩個現階段都係寂寞空虛難耐
所以先急住搵慰藉
其實一切都係失去引致嘅錯覺
最後大家都真係放低
同時放過大家
重新出發
2020-08-16 14:03:17
2020-08-16 14:45:36
2020-08-16 14:57:21
樂只會更傷
2020-08-16 15:06:42
2020-08-16 16:35:45
2020-08-16 17:06:43
八、滾

今天,阿樂和青青外出。

這幾天,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又像發生過一些什麼,所以比以前有一種心照不宣的親密,但也照舊開心的笑。

阿樂覺得,青青開心就好,她不開心的話,則不能慢慢喜歡他;青青覺得,他們都不要想太多,覓理想對象時的自己,應該是自然自在的。

他們出去吃飯,有一個不言語的共識,就是:

阿樂在追求青青。

不是以往對待Tanya那種默默守候的忍隱,而是主動又明顯的進攻。

「你當一條女係女神,你就點都媾唔到佢。話你聽,你連閪都屌咗,你姿態咪再好似以前咁卑微啦,你都可以做返自己。女呢,係吸引返嚟嘅,唔係求返嚟。」

話者,是Tim少。

「你諗吓點解你媾唔掂Tanya呀?點解佢當你係兵呀?

因為,你都當自己係兵囉。我係女都唔冧你啦,男人最緊要就係有自信。」

這些一套一套的話,不斷灌輸入阿樂的耳裏,在腦中信服。

「你唔好理佢鍾唔鍾意你,喺呢段過程裏面,你同佢都冇錯,你就照媾,媾到佢受。

人哋鍾意你,咁咪最後好;唔鍾意,都係正常,人哋冇義務俾你媾一媾,就要受你媾。」


青青看得出來。

阿樂對她的好不止以前那般規矩,一直以來,他們之間都有些界線,沒有開過曖昧的玩笑;直到這幾天,突然,他的殷勤很熱切,他會碰她的肩、摸她的頭,會買一些小禮物贈她,譬如零食、耳環仔。

她將所有禮物原封不動地放在房間的枱上,不敢動。

青青的心意不斷搖擺。

問問女性,被不同的人追求時的反應為何?

曾經,她被喜歡的人追求,就是完全快樂的、並願意配合對方,也會給予回應;被不喜歡的人追求,她的反應非常冷淡,斬釘截鐵地說:

「多謝,但係,對唔住。」只有這樣才不會浪費對方的時間。

但阿樂是不同的。

阿樂之前一直淡淡地對她,完全沒有逾越友情;直到他們上床,之後他就好像突然很喜歡她。

青青疑問,是他之前已經喜歡了她、沒有表露,還是自從那一次後,才覺得他們很適合。

青青喜歡阿樂「這個人」,所以她並不反感與他相處,甚至覺得一直如此下去也好;但也不至於坦然地接受他的進攻,因為他並不是她「喜歡」的男人,不能給他同樣的回報。所以,她不能夠淡然地接受他的好,不能假裝什麼都看不見、又心安理得地安慰自己。

因為,如果阿樂繼續沉迷,青青不退避、不主動的態度絕對不是無辜的,反而是催化劑。

她頂不順,感覺好怪,也不想再遮遮掩掩無名無份地收下他的好,故直接問:

「你係認真、真係鍾意我嘅?」

這句話聽起來,EQ很低,還很蠢。

只是,他們始終差了一次直截了當的真誠談話,什麼都不講,但默契又不足夠令大家都心安。

「係。」阿樂坦言。

「點解?咁你宜家真係追緊我?」

青青點頭發問;阿樂心想:咁唔係點?唔通當你係純粹嘅好朋友?

「係;冇點解啊,就係鍾意。」

「結果未必好。」

她嚴肅地說,又補充:「應該係好大機會都唔好。」

「知你難追……你唔洗理我,照平時咁就得。我同你都知我鍾意你,同埋追緊你,你就考慮吓囉?」

阿樂曾在房門外,聽見青青傾電話,彼時,她在凝重拒絕了別人的追求。

「對你唔係太公平,我真係唔知結果。」

但是她又很想試試,說不定大家都可以幸福。青青心想,如此的矛盾、自私。

「唔會。咁係我鍾意吖嘛。」

如Tim少所講,先動心的人是阿樂,無可責怪,只有努力嘗試。愛情從不是公平的玩意。

「好。Set個時間俾大家……」

阿樂聽罷,點頭,不滿於青青太理智。

不,其實,自他認識她以來,她就是理智的,除了與他上床的那一晚。

他惻然,這段時間,她只會因愛情失去理智;但此刻她冷靜非常,他甚至因此有些恨。

下一秒,阿樂跟自己說,他也要成為青青心尖上的人,讓她不用懷着孤勇亦不必失去理智,只須躺在他懷內,永遠快樂、温和。

沒有眼淚,只有笑臉。
2020-08-16 17:07:08
所以今晚仲有感謝
2020-08-16 17:30:05
星期日無嘢做 只好追文
文呀 我要睇文呀
2020-08-16 17:36:47
2020-08-16 17:42:22
阿樂傻仔沉晒船咁好咩
學Tim少話齋
最緊要做翻自己
2020-08-16 17:54:44
樓豬話今日仲有
2020-08-16 18:19:46
2020-08-16 18:20:26
2020-08-16 21:29:19
Pish
2020-08-16 22:22:17
下一秒,阿樂跟自己說,他也要成為青青心尖上的人,讓她不用懷着孤勇亦不必失去理智,只須躺在他懷內,永遠快樂、温和。

至於青青,她有被追求的經驗,她的反應通常很冷靜,面對對方的好意並不會表現得很驚奇,只會輕輕地拒絕。她告訴自己,這是觀察期,不要因為對方是自己的好友而分神。

何況,其實她一直覺得阿樂眼中的她,和她知道的她,很大出入。

譬如她不是文青,她喜歡讀無厘頭的金句、看有感覺的甜故、聽流行的琅琅上口的歌曲、儲笑出聲就要落地獄的memes,她不夠水平去成為一個「文青」。

譬如她就是一個普通至極的人,她有不好的情緒,會有脾氣,不一定因為受到什麼刺激,年少的她就是敏感脆弱。如果有外來的刺激,她也會很在乎,不至於坦然到一笑置之,她還很幼稚。

她不過如此。

但阿樂好像看得青青很好、很特別,她不安——

對,連同這一種莫名的顧慮,她都有,而阿樂不覺得她會這樣想。

青青疑惑,但又講不出心頭的怪異,怯懦的她沒法無緣無故開口質疑他,萬一他真是喜歡她的全部呢?最後拒絕的時候,只會更加不忍。

阿樂有對待女生好、被拒絕的經驗,在他被青青拒絕他的喂食,誓要自己拿着匙羹時,他的反應也很冷靜,只默默地遞過去,他告訴自己:正常,繼續努力。對她好從來不是加分項,如果喜歡她,對她好只是追求的必要條件,任別人追求時也會如此。

阿樂又想起Tanya……

他明白,並非他對Tanya不夠好才落得如此下場。

阿樂甚至沒有追求過Tanya,沒有表露過褻視她的意圖,直接換上兵衣入伍。即使他的身型比Tanya高大,但在她面前,仿佛永遠走不出她的無邊無際,而他則變得很渺小。

阿樂告訴自己,不可以再這樣,他不可以渺小,他要試試讓自己用腳尋覓靚麗的風景,不要只在車上走馬看花。

要爭取,要努力,要追求。

要帶有目的性,要有雄性的狩獵觸角,要主動而非被動,而自信而非自卑。

所以,阿樂每日都關心青青。

所以,阿樂給青青送小禮物,附上小字條。

所以,阿樂陪青青看戲,和她認真地分享觀後感;也在看的時候記下一些細節感滿分的伏筆,好等最後告訴她時,捕捉她的一刻驚歎。

所以,阿樂在網上查找什麼令女生心動的方法,摸頭、摟肩……

所以,阿樂見青青一臉頹相的時候,會想辦法逗她開心;她笑的時候,那黑眼珠是具有萬有引力的黑洞,就這樣將他吸進去。

原本,阿樂想去更多的地方,但武漢肺炎肆虐,疫情更嚴重,所以沒有去一些打卡地點。他懊惱,因為如果可以,他會帶青青到Tanya喜歡的餐廳,相信青青也會喜歡。

可是沒法。因此,阿樂經常和青青困在同一個家之內,他彈琴給她聽,他也教她看譜。她完全不識音樂,只能從生日歌學起。

他看着她,最後流暢地彈完一首生日歌,她抬頭,有些困窘地笑着:

「太廢啦我,宜家先識彈呢四句。」

「唔會啊,教埋你其他都得,好冇?」阿樂安慰。

他有期望。

「好。」

青青回應,開始放寬心來和他曖昧——

好,試試、試試。

截至今天,距離他挑明心意,已經過了一星期;距離二人約定的期限,還有一個星期。

總共只得兩個星期,青青覺得,在頻繁的接觸與相處下,應該不用太長時間就可以確認心意。阿樂問她:

「如果都係確認唔到咁點?」

「應該唔會啩……半個月,應該夠我哋諗清楚啦啩?」

如果確認不來,就是不想確認;正如,如果不知道喜歡與否,就是不夠喜歡。

心,動就動,不動就不動,簡單明瞭,只是不敢承認。

阿樂和青青出去附近吃飯、閒逛。

他們吃車仔麵,阿樂從青青的碗裏夾走了一塊魷魚:

「你都夾返我一樣啦!」

她問:「豬紅好唔好食?」

「正。」他點頭。

她故夾走一舊,問:「你平時同女仔食飯,都會夾走人哋啲餸㗎?同佢交換食?」

阿樂平時當然不會,因為他平時不怎麼和女生吃飯;那就只是Tanya,Tanya常看着阿樂的碟子,說:「好吸引喎!同我換幾舊得唔得?」然後就將筷子伸過來,阿樂已經習慣。

久而久之,也變成了阿樂的認知——女生喜歡與男生交換餸菜。

阿樂答:「唔係啊。見係你咋。」

青青滿意阿樂的回答,忍不住微微一笑。

食完飯後,他們周圍行:到衫舖,分別挑選了一些衣衫,在鏡前靠在身上比一比;到書店,打一陣書釘;到家品店,坐在沙發上發呆,當是久站的休息,還有對住湛着霧氣的風扇抬手。

很快,又去遊樂店舖換了幾個硬幣,在籃球架前用力地,希望破今日、別人的紀錄。

「Wow!最高分!」

他們投擲,最後擊掌,情緒高漲,已經忘記分幾鐘之前,他們內心想:

阿樂和Tanya玩過,一起投過幣,一起破過紀錄。

青青和Matt玩過,一起投過幣,一起破過紀錄。

就在剛才,他們將球投進籃子裏的那一刻喜悅,仿佛,不只跟對方分享;每次舉手似球,似是在昂頭上香,悼念未亡的心上人,煙在空氣中飄揚,不顯眼地刺痛着他們的喉嚨。

他們看着對方,總閃過一刻乾冷的心虛。

已與自己無關的舊識,卻未曾不在心頭縈繞。

但至少,阿樂和青青都是愉快的。

他們太投契了。

青青驚奇,她分不清楚,是他們天生投契,還是因為互相是對方的新貴,才有一層來自新鮮感的濾鏡;其中一方正在作追求之舉,當中是不是夾雜了迎合和討好呢?

無從知悉。

下一秒又想,管他呢?
2020-08-16 22:25:43
已出加更同日更
下次加更就係450正皮啦!
多謝你哋嘅留言希望你哋鍾意
樓主ig: chingceciii
https://instagram.com/chingceciii?r=nametag
都悄悄地賣舊故嘅廣告
結咗婚十幾年,好似已經唔太愛。//《相愛十年》
Post 1: https://lihkg.com/thread/1974011/page/1
Penana:
https://www.penana.com/story/63190/相愛十年-結咗婚十幾年-好似已經唔太愛
2020-08-16 22:28:09
2020-08-16 22:29:42
2020-08-16 22:50:14
2020-08-16 22:57:45
唔知點解 想Sad Ending
2020-08-16 23:30:07
2020-08-16 23:52:13
同路人
2020-08-17 00:07:09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