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破咗個文青處,但佢唔肯同我一齊。//《偏偏喜歡你》

1001 回覆
603 Like 18 Dislike
2020-08-14 13:03:16
追到live
2020-08-14 13:12:50
2020-08-14 13:38:44
2020-08-14 13:38:57
2020-08-14 13:39:30
佢出嗰陣時有睇Keep住live
2020-08-14 13:40:16
單戀的人,從來沒有任何資格向對方生氣、難過,即無主動選擇的權利,又無後退放手的孤勇,如此的——低下、卑微;和Tanya相處的片段不斷逐格播放,阿樂早就明瞭這個道理,痛苦地。

他也不想她做錯決定。

她覺得自己做錯決定。

昨夜那個她不是平時的她。

見完Matt之後,她知道了更多的事,她生氣、悲傷、不解。

她沒有了平日的冷靜,過往兩個月她都因失戀而過得很不自在,時常將所有問題歸咎自身,甚至已經開始計劃將來,要怎樣對Matt才能令二人都好?但是被離棄的打擊還是逐點逐點地令她自我質疑,每日都告訴自己要過得好一點、更美麗一點,心情徘徊在傷心、開心、傷心的無限輪迴中。

時有希望,所以,時時失望。

這一種失落愛人的空虛,又令她不適應於往日生活的節奏,對方已沒有和她通訊,二人只會在某些日子問:「Safe?」

然後,就沒然後。

青青記得有一次,在某個群組裏看見一個酷似Matt的人,她馬上慌張,不斷對比,又點像、又有點不像,但她也不敢致電給他,怕會令事情變得更麻煩,只能問他:「宜家喺邊?」最後知道那個人不是他時,她鬆了一口來自身邊人平安的自私的氣。

後來,他們有見,臨走時,Matt還贈了青青一個擁抱;當時她還慶幸。

再後來,青青知道,那個時候,Matt已有新歡。

到昨天,青青大概了解來龍去脈後,她有後知後覺的晴天霹靂,甚至在豔陽下看見了閃電燦爛地纏繞她的脖子。

Matt根本不在乎她生不生、死不死,他也不在意她過得怎樣——

好?哦。

不好?哦。

在那些她異常煎熬的流淚夜晚裏,他已抱住新人流連極樂。

再沒有希望和失望,只有絕望的感覺。

愛就是有這麼一種可愛可恨,快樂時,你被捧在手心,瞬間到達了天空之堂;一切快樂過後只得血腥的頹靡,愛人分開掌沿,你猝不及防地掉下去,狠狠跌落在萬里之下的廢置石泥地上,粉身碎骨地、摔死。

偏偏這次毫無美感的殘殺又是一種最乾脆利落的祭祀,爽快地悼念這死去的舊情,因為你清楚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活。

青青想證明、吃力、拼命地證明她也可以很好,如常生活。

所以,她想找個人做愛,去證明她也可以很野性,填滿那一刻夾雜不同情緒的空虛和寂寞;她不是那個因認為自己年紀太小、所以想多等一下下、只願意替男伴口交的無趣女人。每次Matt射精在她的口裏,她都希望對方不要嫌棄自己的稚嫩。

愛不到結果;

但做愛有結果,生理分泌比甜言蜜語確切得多。人的一張嘴何有幾句真話。

偏偏,青青本身不是特別開放的人,今早醒來,她就覺得好尷尬。以往沒和男友做的事,和朋友做了,以什麼的名義呢?

以「一時衝動」?如此,青青覺得自己對不起所有人,包括已與她無關的Matt,當然,最對不起的是阿樂。

阿樂竟然真的喜歡她。為什麼呢?不是常常惦記舊日女神嗎?青青看得出來,有時她說了一些話時,他的神色奇怪地變了變,她問,他答是Tanya也說出類似的話;而此,足夠影響他的神緒,這是念記。

阿樂真的喜歡青青?她懷疑。

這友誼還純潔嗎?

阿樂也有想過這樣的問題:這友誼不會純潔。或者,這已很難是友誼。

因為他覺得,自己是喜歡她的。

有些事,注定不可能再與以前一樣,因為他有得失心——

像他喜歡Tanya一樣。

本來,就知道Tanya喜歡自說自話,情緒也較大起大落,他認真地將她當朋友看的時候,總是覺得隨她的意吧,由她怎樣講些他不清楚的事,他作為一個文靜的友人只偶爾給予反應。

但是,當他發現自己喜歡了她,因為他已不止安於靜靜聽她講,反而開始有了表現的欲望,他也想令她了解自己,想被她稱讚和欣賞。

喜歡一個人以後,會有期望。

就算知道對方不喜歡自己,還是有種希望對方關注自己的盼望⋯⋯

有一次,Tanya能記住他的模型的型號名稱,他就已經非常開心;又有一隻,她下載了一款鋼琴App,阿樂在她面前完整地彈了一首大調曲子,她以崇拜的眼神看着他,甚至叫他教她,此後,他也下載了以方便二人對學。

這種期望很可怕,也會隨着沉沒成本的增加而提高;但現實卻在另一邊廂告訴你:

都咁耐啦,女神都冇乜反應,啫係我要收皮?

落差感很重。

如同阿樂覺得,明明他已與青青享受過親密和激情,她卻不要他的承諾……

等吓啦?等到佢Recover,我哋先傾呢個問題?

Sorry,俾多啲時間我諗清楚我想點先……
2020-08-14 13:43:37
加完350正皮更夜晚嚟多更
2020-08-14 13:46:55
青青果段入咗聖人mode嘅自白好正
2020-08-14 13:51:46
2020-08-14 14:02:28
阿樂同朝光太似啦掛
都係鍾意咗一個唔適合佢嘅人
2020-08-14 15:26:02
2020-08-14 18:56:27
2020-08-14 20:14:13
我唔覺得青青仆街
我係覺得佢on9

唔好講咩因為失戀乜乜物物未咁快走出
自己折磨自己做悲劇女主角
just do it
2020-08-14 21:05:03
lm
2020-08-14 21:17:14
推推
2020-08-14 21:20:25
曾經單戀四年
覺得自己好卑微
2020-08-14 21:41:19
覺得青樂兩個關係至少拖拉半個故
2020-08-14 21:42:50
2020-08-14 22:23:49
live啦!
2020-08-14 23:01:56
Push
2020-08-14 23:18:19
唔會啦
2020-08-14 23:18:39
抱抱
2020-08-14 23:19:11
2020-08-14 23:22:37
七、喂?

過了三天,阿樂和青青突然像關係不睦的鄰居,已無昔日温馨。

他們都不敢多講什麼,兩個人都不方便;她是未想清楚,他是只能等她想清楚,才敢表白,他連敲她的門也不敢,吃飯亦不敢多言,怕她若不接話就太尷尬。

太頹,太無所適從,就要找人聊。阿樂故約Tim少落樓下講兩句。

「煩咩?女人?你屋企嗰條女?」

Tim少見阿樂很頹,如同他早一陣子被Tanya拒絕。

「係。」

「得,啤啤佢先。」

Tim少又真的抽住一打啤酒停阿樂,飲不完大不了帶回家再飲:

「咩事呀?媾唔掂呀?」

「未媾——」

「咁你就收皮啦,都未媾就頹,你叫嗰啲媾完都失敗——啫係好似你以前咁嘅人情何以堪?」

Tim少向來嘴賤,偏偏阿樂實在令他忍不住開炮;阿樂沒好氣的回應:

「唔係啊,佢都唔俾機會我追佢,因為我哋上咗床啊……」

除了瞪大眼、擘大口——阿樂唔再係青頭仔,但佢喺度唉聲歎氣——Tim少只能以聲浪證明自己的驚訝:

「咩話?上——咗——床?」

阿樂向左右看了幾看,才大力地推了Tim少一下:

「屌你!就嚟成個香港都知啦,洗唔洗咁大聲啊?」

「你同佢上咗床?Very good吖!你破咗處啦喎!非常叻仔呀!」

Tim少反應過來;阿樂深呼吸,整個人癱倒在椅上:

「但佢避我啊。」

「益你喎完全係。有乜好煩呀,屌你呃酒飲。」

阿樂趕忙多喝兩啖:

「你明唔明?我唔係想同佢上床,我係想同佢一齊。但宜家就係因為我哋上咗床,跟住佢勁尷尬咁避我,我都唔知點追,而且,其實我破咗佢處……」

「人哋隻豬你就識食,媾女就唔識,你係咪廢㗎?嗰日屌得佢唔夠爽係咪呀?」

反白眼大概是他的最佳反應——

人哋俾你屌,破埋人處,仲媾唔到?咩料呀。

「唔關呢啲事……嗰晚呢,我哋都飲哂少少酒,佢就醉啲——」

Tim少打斷阿樂:

「你哋無啦啦做咩飲酒?」

「佢失戀,其實都失咗兩個月,但佢又知咗更多嘢,所以好唔開心囉。」

「哦,所以係你乘虛而入、趁佢病,攞佢命嘅?死仔,真係識玩;我都冇你咁衰呀,嘖嘖。」

無辦法。

很難不揶揄,他的林子樂同學已經長大,不再是昔日純情的薯仔,Tim少和他一起連續多灌幾啖;阿樂低聲說:

「唔係呀……第一啖係我錫嘅,但係之後係佢叫我錫佢㗎……」

「咁真係好委屈你喎,仲屌埋閪,慘呀慘呀,快啲問佢收返錢啦,蝕底哂啦係咪?」

Tim少擺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扁嘴樣。

阿樂笑一笑,又「妖」了一聲:

「咪潤我啦,我好後悔啦……我真係鍾意佢㗎。」

「你有冇戴套?」

「有。」

Tim少笑着指住阿樂:

「啫係醉唔哂啦,仲識做安全措施。扮哂嘢,你有心扑人哋嘅。」

「嗰吓係——」

阿樂承認。

「咁咪好囉。嗱,你媾女嚟做咩?搞完一大輪媾返嚟,之後呢?咪係同佢上床囉。宜家你呀,又唔洗媾,又唔嘥時間陪佢,又唔使洗錢買嘢𠱁佢,就直接到達終點。你仲想點?幾多人恨都恨唔到啊,仲要冇手尾跟。」

Tim少擺出一副演講的姿態,搞到阿樂都半信半疑,當然他肯定這個說法不適用於他:

「我係真係鍾意佢,想同佢一齊㗎。」

「想翻焯咪講,問佢肯唔肯囉。」

阿樂開始沒有力氣,他呢喃:

「唔係呀。佢好特別㗎,同其他人唔同,我真係想做佢男朋友。」

「咩特別?特別大波?多水?哦——緊吖嘛,你見識少啦,我帶你去媾。」見阿樂狠狠地鄙視他,Tim少續道:

「明哂,佢下面大碌過你,或者有三個波。」

「屌你咩。」

他們忍不住笑。

「飲啦。有咩好講喎。」

結果,他們不斷閒聊,說着說着又回去青青的話題,但總是無果。

「媾佢老母囉!首先,你要表白,可能佢以為你只係想繼續同佢扑嘢呢!」

「如果直接咁講,佢唔應承咪柒囉……」

「你柒得少?之前夠失敗啦?Tanya點對你啊,咪仲衰,你咪仲柒。」

「唔係、唔係呀,我哋宜家係同屋主,好老尷喎。」

「挑,宜家就唔尷咩?」

「尷,但冇理由再尷落去……」

「乜你咁麻煩㗎,男人老狗,連女都搞唔掂?」

「搞得掂就唔洗揾你,我宜家已經拖住佢攬住佢啦屌你!鬼唔知呀媽係女人咩!」

「得啦得啦,喺度發酒癲就叻。佢可能未諗清楚咋嘛,啱啱失戀就即刻同你一齊,你都驚啦吓話?」

「……」

他們住得很近,阿樂已經飲得很醉,勉強行到路,由Tim少送他回家。

青青聽見門鈴,前去開門,卻看見面紅紅的Tim少扶着頭已低垂的阿樂;Tim少立刻進屋,將阿樂放倒在梳化上,回頭看青青:

「佢好醉,你睇住佢。」

青青問:「佢做咩醉成咁?」

「你知㗎啦。男人愁,唔係為錢,就係為女人。」

Tim少打量青青,說;她似掩飾愕然一般地、昂了昂首:

「好。麻煩哂你。」

「喂,林子樂係好仔嚟。

雖然,我唔知咁多啦,可能佢做咗啲衝動嘅嘢,但未必有心,佢會對佢鍾意嘅人好好,同佢一齊一定會幸福。」

Tim少微笑,難得認真地講。
2020-08-14 23:23:48
下次加更就係400正皮
多謝咁多位巴絲嘅留言!!!
樓主ig: chingceciii
https://instagram.com/chingceciii?r=nametag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