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破咗個文青處,但佢唔肯同我一齊。//《偏偏喜歡你》

1001 回覆
603 Like 18 Dislike
2020-08-13 00:34:38
2020-08-13 00:35:34
政見唔啱真係可以byebye
2020-08-13 00:49:28
you got me~我地會找到更好的!
2020-08-13 00:49:42
斬欖啦⋯
2020-08-13 00:50:24
你都係
2020-08-13 00:53:13
2020-08-13 01:13:30
2020-08-13 06:43:55
啱啊...
我自己覺得的確有愛先會有性
而男人嘅愛/好感好容易就會有(睇樣睇身材點都會有)
然後就會沉船做水泡
瀨撚晒嘢又抽唔到身
又不斷畀假希望自己
2020-08-13 10:11:04
我唔知男人係點諗,但係一啲唔細心嘅位真係令人覺得好唔開心
睇到篇文入面寫
阿樂也躺下,捧捧青青的臉,憐愛地看她。她也望他,但不夠幾秒又移開目光,閉眼繼續輕輕喘氣,她整張臉還是很紅。

其實我都諗返有一次佢啱啱落機返屋企,瞓完一醒就扑咗我兩獲,之後又合埋眼繼續瞓,連我喊緊都唔知
我覺得自己好似飛機杯咁,唯一唔同就係屌我會有BB,飛機杯唔會
2020-08-13 10:35:41
2020-08-13 11:04:35
2020-08-13 11:25:45
pish
2020-08-13 14:16:55
痴撚線...佢真係仆街嚟
好撚心痛你
2020-08-13 15:28:16
咁又唔係仆街嘅
佢搭咗10幾個鐘頭飛機攰又正常嘅
雖然我捐埋一邊喊都想佢可以理吓我
2020-08-13 18:48:33
2020-08-13 18:49:42
攰同唔理你感受係2樣嘢嚟
條友正仆街
2020-08-13 21:09:38
pish
2020-08-13 22:01:44
青青去洗手間,抬眼看鏡,她看見自己的雙眼皮因淚水和酒精而深厚得像一段十年的友情。洗臉、刷牙,在這日復日的動作裏,她又覺得生活如常;但昨夜的激烈仍在下體發酵得隱隱作痛,提醒她,一切無法如舊。

張青兒,你,真係仆街嚟。

阿樂看見她走路的姿態有一點奇怪,雙腿合得不夠埋,不明所以:

「做咩?你整親對腳咩?」

「琴晚……今朝起床就有啲痛。」

她落座餐桌,準備食腸仔多士煎雙蛋;他反應過來,有些不好意思:

「對唔住。」

他抿一抿嘴;她低頭微笑:

「唔好咁講,我自己有責任。」

「咁……不如以後都由我照顧你?」

他捉住她的手,腦中又閃過Tanya那對纖細的手;續道:

「同我一齊,好唔好?」

青青的手很小很小,體積只有他的一半多點,卻被她輕易掙開,如同她在睡覺時那樣:

「唔好講呢啲啦。」

她心虛得不敢看他,只敢藉吃東西來移開目光;但她不明白,他喜歡自己什麼?是為了負責任才這樣說嗎?

更心虛的是,青青無法斬釘截鐵地拒絕,因為,她對阿樂是有一些好感的,她明白,要不是如此,她是不會在情慾驅使下和他發生關係;因而混亂,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做,才對大家都好,或者說,怎樣才是對的。

他笑:「怕咩醜喎?」她吞吐幾下:「唔係呀——Sorry。」

「你未ready好?」

阿樂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覺,他可以等。

「我……未諗清楚,琴晚可能係有少少衝動咗。」

青青艱難地道;他呆一呆——即係點?

「哦……好吖,咁你諗諗佢。」

阿樂唯有這樣說。

講真,經過昨夜他覺得自己完全沒有損失,反而賺了很多很多,他聽她說了好多話,知她酒量很淺,知她愛情價值觀,知她平時無論怎樣沉穩卻還是有失控的一面。

何況,他的處子之身並不值錢——Tim少還經常笑他是青頭仔,笑他太易動情卻苦戀無果。

只是,阿樂不明白什麼是「一時衝動」?

青青並不喜歡他,是嗎?

那為何一開始不推開他,後來更邀請他吻她,甚至最後也不反抗呢?

那可是生理性的痛楚啊——

就算怎樣的酒醉,也應該可以在一瞬間清醒吧。

但反正,她給他的印象又多了一些,總是不斷地有反差感,這很令他入迷……她並不是單一的人物,相反很多元很新奇,很中他意。而此刻,她竟然選擇逃避,與昨天的勇敢又很違和。

天知道,落差會使人欲罷不能。

「做咩啊,當我免費鴨呀?」

他想開一下玩笑,舒緩一下尷尬的氣氛,他不願令二人有隔閡。

「唔係、唔係啊,絕對冇咁覺得你係免費㗎……都唔係鴨。」

她慌張起來,她不想他這樣想,雖然,她的確靠他破了處,原屬意氣之爭,她只是想證明她也能有令男人緊握不放的能耐,絕對不比別人遜色;但她心知自己的行為,在別人看來是在利用他,愧疚地續道:

「或者,你可以當我係免費雞……可能咁樣會好啲。」

對你嘅快感會好啲;我良心都會好過啲。

她對他掀扯嘴角,淡淡的笑。

「我講笑咋,點會咁諗你。」

他怕她真將他的調侃放在心上,他只是說說,她何用叫鴨?

她突然好後悔昨天發生的一切。

她感覺自己真的在利用了他的陰莖;而他就算穿過了她的陰道,卻未有通往她那愛人的心。

即使沒有酒醉,卻沒有清醒到分辨得來自己的心。她好像很喜歡與他共處,但又不是很喜歡、沒有那種心動的歡喜;若說是不喜歡,好像又有些偏頗。

「好食,我飽啦。」

她正準備將二人的碟一同拿進廚房洗;他捉住她的手肘問:

「今日我哋一齊出去行吓吖?」

「唔啦,休息吓啦,我諗你都攰。」

投射。

阿樂沒有放開:

「我唔攰啊,或者我哋夜晚先出去?」

青青甩開,繼續去廚房:

「不如遲啲,我唔想出街住。」

他有些想問:她是不想出門,還是不想和他出門?但他也想到,她平時也能自己留在家中耗很多時間:

「咁好啦——如果你ready好嘅話,就同我講。如果你再需要多啲時間,都可以,我可以等。」

青青沒有說話,阿樂只聽到她開水喉洗鑊、洗碟的聲音;然後她出來,輕聲問:

「如果我唔會ready到呢?」

「點解呢?」

阿樂直視青青,無可避免地就是有些傷心。這次,是不一樣的。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喜歡了她,雖然只與她相識不夠一個月,卻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親厚感覺;雖然她未曾承諾什麼,口頭亦常言另一位男子的事,但是,阿樂就是覺得,他們應該要有以後。

青青也和阿樂對視,他們都知道,此刻的糾纏已不是為了今晚出不出街。

「Sorry。」她說。

今晚出不出去,心境也不允許他們走出這一座死寂的圍城;也有一個原因,雖然青青未能確定自己的對阿樂心意,但她就是怕了,所以,她搖擺不定。

「咁又唔洗。」

阿樂覺得他和青青忽然很疏離。

只能說一些客套的說話,講多兩句就是一些語帶雙關的話,到底少了幾分真摰;但明明,昨天是非常親密,他既是聽她瘋狂訴說的密友,也是聽她瘋狂呻吟的一夜夫妻。不過一夜,他似乎沒能再聽見她,整個人都變得異常飄渺。

捉得到,摸得到,感應不到。

阿樂的自尊受損……

但,沒有關係。這是「應該」的——

他說服自己:青青才剛失戀,需要多一點時間去整理思緒和心意。

何況,他明白,交出真心者注定是被動的。

單戀的人,從來沒有任何資格向對方生氣、難過,即無主動選擇的權利,又無後退放手的孤勇,如此的——低下、卑微;和Tanya相處的片段不斷逐格播放,阿樂早就明瞭這個道理,痛苦地。

他接受。
2020-08-13 22:03:03
就到350正皮
多啲嚟密啲手
樓主ig: chingceciii
https://instagram.com/chingceciii?r=nametag
2020-08-13 22:09:54
2020-08-13 22:16:57
Live
2020-08-13 22:20:43
睇到有啲胃痛
2020-08-13 22:23:59
最後單戀之人嗰段好sad
2020-08-13 22:26:54
加速
2020-08-13 22:28:32
可能只係男女諗法唔同啦
仲記得我第一次覺得自己似個飛機杯係有一次
我瞓緊覺 之後覺得個閪突然間一陣滾燙
即刻醒咗 原來係佢插緊我 我果下都唔識反應 淨係下意識攬住佢
完咗之後心諗點解我好似個飛機杯咁 佢話插就插
但係佢又話見其他人都咁做 好平常 所以佢又試吓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