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破咗個文青處,但佢唔肯同我一齊。//《偏偏喜歡你》

1001 回覆
603 Like 18 Dislike
2020-08-21 09:37:47
其實樓主係咪阿樂
唔知點解直覺覺得
2020-08-21 09:38:04
信我啦,愛情既野十不離九,最後一係同青青一齊,一係就同Tanya 或者tim少一齊

2020-08-21 12:10:27
鍾意你嘅文字繼續努力
2020-08-21 12:55:49
2020-08-21 12:57:08
2020-08-21 12:58:19
pishhh
2020-08-21 13:10:05
係咪有得睇bad end?
2020-08-21 16:08:56
幫推
2020-08-21 17:18:35
加速
2020-08-21 17:55:18
一齊先係bad end
兩個on99真係為性交一齊
2020-08-21 20:48:49
其實尼段真係好撚true
2020-08-21 22:05:12
Tanya開始和阿樂閒聊,她的手,又重新放在他的臂彎內。

認識青青,阿樂很高興;但此刻,他在懷疑他的高興是不該的。

因為忽然,他覺得,自己背叛了Tanya……

阿樂和Tanya沒有任何契約,她甚至拒絕了他,但他仍覺得自己有變心的罪名。

「呢間好唔好?」Tanya問;阿樂點頭,然後和她一起行入去。

Tanya坐在阿樂的對面,低頭打開餐牌,他看得見她的睫毛根根分明、也在眼尾上揚,頭頂的髮看起來也異常順滑。

和青青不一樣。青青的眼睫毛只長長地垂下,沒有生氣,頭上也有些呆毛。

阿樂不自覺地將青青和Tanya對比,但她們的身影未曾重疊,始終,他清楚她倆是很不一樣的人。

而且,他一直清楚,他不會愛其他人、比愛Tanya還愛……

即使,他後來喜歡青青、想和她在一起、肆意追求她;但如果、或者青青是Tanya,阿樂根本不會對她的拒絕、將他由天堂砸至地獄,而感到生氣和失控,因為那種情緒就變成了頹喪,心頭的委屈卻仍唯唯諾諾,不敢作出任何行為傷害她。

唉——愛?

唔知吖,唔知係咩嚟,唔知點解。

「我揀好啦,A3,嘢飲照舊,你幫我叫埋吖。」

Tanya喚一喚阿樂,然後拿出電話,將其亮屏,又熄掉。

阿樂看了看Tanya揀的是麵,所以他決定選一個飯,以免與她重複,因為她喜歡在一頓飯裏吃出不同的口感和味道。每次和她吃飯,他都會如此,已成習慣。

「一個A3,一個B2,兩杯凍檸茶,一杯少冰。」

阿樂來回頭向侍應和Tanya,她就如此笑笑看着他,當中竟然滲集着崇拜,像他在建立什麼豐功偉業一樣。

然後,二人脫下口罩。Tanya拿出酒清搓手液,示意要擠到阿樂的手上。

「我同男朋友分咗手啦。」

「係。」

「今次係真係分咗手啦。上次見你嗰時,啱啱分咗,但之後我哋有一齊返過十幾日,但之後,都係分咗手。」

「點解?」

「冇嘅,我突然覺得,想要嘅唔係佢……我同佢,硬係好多拗撬咁,就算一齊咗成年,但係都好多不滿。」

阿樂心想:但平時,Tanya的post散發着甜蜜的氣息。

「咁你想要啲咩?」

「嗯……就得我㗎囉,真係錫我㗎囉,最好唔好同我咁多嗌霎啦。」

「哦……幾好吖。」

他不敢直視她,因為他突然害羞,總覺得她口中想講的人,就是他。

他能夠遷就她、也足夠疼愛她、平時都不會和她唱反調,非常順她的意。

「唉,唔知世界上有冇呢啲男仔呢?」

Tanya對着阿樂微笑。

飲品到,他替她篤檸檬,以往,她讚他將酸度調至剛剛好,有檸檬味又不太酸,他竟從中有成就感——其他人如他一樣知她心意嗎?

阿樂想起和青青吃飯時,青青喝的是熱檸水,然後將四片檸檬全部篤爛;當時,他覺得,還是Tanya的「難度」大一點,要好好照顧Tanya的難度大得多。

「好飲。好耐冇嚟啦,對上一次嚟,仲係同Ex添。」Tanya漫不經心地說,又補充:「幾好食㗎不過都。」

「咁咪好囉。」

在阿樂聽來,Tanya不斷散發單身的氣息。

「我個Ex呢,佢……」

然後,Tanya就開始批評她的前度,什麼情緒化、幼稚、小氣、爛玩、懶惰;每聽一句,阿樂都在心裏暗忖:好彩我唔係咁啫。

Tanya的舊男友和阿樂很不同,屬於帥氣的「MK」,以前阿樂極度不忿,覺得自己才是忠心對她的那一個,認為他們很快就會分手。事實上,Tanya也不斷在想分手、分緊手、唔想分手之間不斷遊蕩。

現在,她終於分手,回復自由身,並說出她想另覓一個符合阿樂條件的男友。

這是在暗示他吧?

是吧?

「算啦,都過咗去啦。」阿樂假惺惺地說,但其實在心裏暗喜,他一直都喜歡聽Tanya說男友的壞話,仿佛她說得越多,就是越喜歡與其男友類型完全相反的他。

他們低頭,吃了兩口。

「都係嘅,點似你吖,咁好仔。」

Tanya帶點揶揄又帶點調皮地道。

「當初又唔揀我?」阿樂試探地問。

「係囉,後悔囉。」Tanya似笑非笑地答,根本分不清真假,但已夠阿樂竊喜:「哈哈,最好係啦。」

她不再提記和他和一輩子的好兄弟了!

「傻㗎咩,我哋一生一世都會係好兄弟嚟。」

他的心不自覺地加速,一下、兩下,呯呯呯。這不是在收他做兵吧?

「咁你呢?樂仔,你最近點吖?」

「幾好吖,唔錯。」

是,阿樂應該要證明,他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讓Tanya知道他可以很好,絕對不輸那些她口中很自信的男生。但竟見她有些隱隱的落寞,他就忍不住補充:

「都係以前好啲嘅。」

然後,Tanya笑問:「有冇識到女仔啊?」
2020-08-21 22:05:23
阿樂心虛,擺手答:

「冇啊。」

他講了大話。他覺得,不能讓她知道。阿樂和青青的事,是他永遠都不能說的,因為這樣,他就不忠誠了,是為棄卒。

「點解你好似咁唔自然咁嘅?」

Tanya狐疑;阿樂說:「啱啱有一啖,太難吞。」

就在阿樂說「冇啊」的一刹,他突然覺得自己沒有多喜歡青青,此刻,他甚至後悔這些天的一切一切,他已不能給最純粹的Tanya了,他也背叛了那一個說會永遠守護Tanya的自己。

如果此刻Tim少在,他會說:

「你條仆街個腦係咪裝屎?呢條女收你做兵,宜家揾返你,竟然令你後悔自己食過呢一條女?

你究竟想要啲咩?午時花、六時變咁。」

悲劇。

阿樂的心突然湧上對青青的愧疚,他昨夜不應對她如此無禮……他深化了自己的情感,將首次追求受挫失敗的嬲怒、歸類為愛而不得的失落,但他的愛卻不至於令她遭受這樣的對待。

他暴走了,一刻思潮汹湧。

像一部爛透的小說,作者因為過分情緒化而寫出亂七八糟的情節。這文章和寫手都太糟糕了。

愧疚,他以情緒加深了對青青的喜歡,他也在哄騙了她。

Tanya多吃幾口,她的聲音又將阿樂喚回了現實:

「咁你會唔會想要一個女朋友啊?」

「想嘅,如果有。你呢?」阿樂點頭。

「我唔想住啊,拍拖咁麻煩,宜家咁咪幾好。」

Tanya啜一啜飲管,然後抬眼看阿樂——她好漂亮、表情好可愛,世上竟然有這樣的人。

「哦……慢慢嚟囉。」

阿樂認同又似不認同,但他至少看到了希望,Tanya在單身的情況下和他見面,然後說出一些令他感到欣慰的話。

青青於阿樂的印象開始模糊。是。若說阿樂如此自私、忘情,他是、他是;但,誰又敢保證在女神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不會自我質疑?這想吃了很久的葡萄啊,在心間永遠都是甜的,給他送上別的蜜桃、雪梨,都不是最初想吃的那一串提子。

誠實問心,意義不一,悲哀地。

「等間有冇嘢做?嚟你度睇Netflix得唔得?」

Tanya又朝阿樂笑。

「得嘅……」

一切,又回歸到最初的那時,像什麼都沒有發生。


————
下次加更就係550個正皮
琴日加咗,感謝感謝,今日都出長啲
ig: chingceciii
https://instagram.com/chingceciii?r=nametag
2020-08-21 22:05:43
感謝
2020-08-21 22:05:56
2020-08-21 22:10:06
跟住撞到應一應,阿樂發現自己都係放唔低青青
2020-08-21 22:23:09
完故
2020-08-21 22:27:00
lm
2020-08-21 22:32:04
阿樂千其唔好追tanya
2020-08-21 22:37:43
而家好似過咗廿四個鐘就睇唔到邊個有睇自己story
Highlights都好似係咁 應該係
2020-08-21 22:52:07
pish
2020-08-21 23:21:57
2020-08-21 23:45:28
「等間有冇嘢做?嚟你度睇Netflix得唔得?」

Tanya又朝阿樂笑。

Tanya想Netflix and chill?
果然阿樂最愛只係Tanya
所謂青青,只是無謂的新鮮感
其實幾好吖 青青唔需要內疚 唔需要對阿樂負責
2020-08-22 00:30:17
2020-08-22 00:38:31
想睇Tanya睇到青青點喎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