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破咗個文青處,但佢唔肯同我一齊。//《偏偏喜歡你》

1001 回覆
603 Like 18 Dislike
2020-08-19 20:49:54
文呀 我要文呀
2020-08-19 21:34:56
呢次咁快
2020-08-19 21:55:12
“The difference between life and the movies is that a script has to make sense, and life doesn’t.”
- Joseph L. Mankiewicz

現實往往比情節更瘋狂呀
2020-08-19 22:04:04
誰都沒有錯,但他也有尊嚴,所以,她為此抱歉。

「Sorry……我唔係咁嘅意思,只係口快——我唔係真係咁諗。」

阿樂清醒,憤怒和失望成了一種餘温,除之而來的是慌怕和內疚,身和唇開始有些不由自主的顫抖。

「唔緊要,我明你嬲咩,係我唔啱。」

青青有些不舒服,她輕輕地說,點頭。她沒有因為阿樂的糊塗生氣,也無法生氣,心頭只有一種無奈。

好累。好累。好累。

如果說正常人都該生氣的話,其實可能她不夠正常,這些天來,她過分壓抑的思緒和情感不但沒有爆發,反而因為習慣而更加沉默。

七月,沒有明媚春光,只有行雷閃電。

「唔係——」

在阿樂看來,是她不再想理他了。甚至憤怒、鄙視?他覺得她只是隱忍,沒有發作,但內心一定恨透他無禮的莽為。他越來越後悔。

「其實,我未必係你諗咁好,正如,你都估唔到我會唔鍾意——我意思係,你未必了解我好多,所以——」

青青沒有什麼情緒,只是有些生理性的不適,她柔聲對阿樂如此說。

「唔係……我係真心鍾意你㗎!因為,你真係好好、好好。」

阿樂趕忙擺手否認青青的——否定?

為什麼要否定呢?難道這些日子裏他的一切一切,她都不信任嗎?

「我唔係質疑你嘅真心,但係你睇吓,我就係一個會講出呢啲說話嘅人,而你以前唔覺……

唔緊要啦,下一個,一定更好㗎。」

青青一邊講,一邊點頭,肯定阿樂一定可以收穫真正的幸福;只是那個人,不是她。

阿樂雖然皺眉,但也不自覺地跟着她點頭:

「我明呀、明㗎,」他試圖跟上她的思路,但又因怯疚而說出一些討好的話語來誇張她:

「你咁文青,諗嘢deep啲唔出奇呀?」

青青將身子往後靠,沒來由地肯定了一些想法,她婉惜又慶幸地紅着眼,語調柔柔地說:

「我已經講咗好多次啦——我唔係咩文青啊。

我只係一個非常無聊嘅人,有時寫吓嘢,唔讀書唔清高,又需要鼓勵同支持,冇辦法憑一腔熱血嚟自我支撐。

你成日話,我好理智成熟,但我唔係㗎,有時都一時衝動不顧後果,我都可以好惡死咁鬧人,仲好幼稚。而且,你都見過我幾咁衝動㗎啦……

我覺得,你見到嘅我,同我本身,有啲出入。

我呢種,你喺街求其執一個都得啦。如果我真係有你講得咁好,點解我個Ex唔要我?」

她說完,覺得最後一句有些不妥,又笑:

「哈,你聽吓,我講得出呢種存有價值偏差嘅說話——

係,我就係唔係你諗得咁好,或者,唔係你諗嘅咁。」

阿樂不解,為什麼青青要否定雙方?他是真喜歡她,想每天都看見她、陪她做無聊的事。

即使他不能摘下漫天星辰、仍願意摺出洋洋灑灑的紙星星供她裝飾;即使他無后羿射日的本領、仍捨得燃燒自己的熱情,贈她不輸太陽的溫暖;即使他無從海底撈月、仍可成為她的白月光,予她柔和而冷冽的光輝。

為什麼,青青就不可以像Tanya那樣坦然地接受他的善待呢?Tanya可是非常需要他的。

至少,那麼,他可以多快樂一會兒。

「唔係、唔係——

點解你要為咗拒絕我,而去貶低自己呢?

我眼中嘅你就係咁、就係好好啊,有好多唔同嘅面向,但呢啲都係你,我鍾意嗰個就係你啊……

點解你要自貶呢,你好好,平時唔係好有自信㗎咩?點解要突登咁講?」

阿樂實在不解。

而青青,越發覺得他眼中的她太好了,她不忍:

「因為我真係唔係。」

「我鍾意你份人好爽朗、直率,又可以好温柔文靜,呢啲係啦啩?」

「唔係……假㗎,我扮㗎咋!爽朗?唔係啊,我都嬲㗎!我冇表現出嚟咋!温柔?都唔係啊,我都會覺得世界上啲人好衰,好想打死佢哋!仲有好多好多啊!總之唔係咁!」

青青想起Matt說她假,她冷笑了一下,然後稱是。她是很假,就如剛才、就如現在,她沒有大聲哭出來,說一句自己已經頂不順這些天的身心歷劫了,來自Matt和阿樂的,都支持不住了。

她眼中的自己,和阿樂眼中的她,有很大很大出入。

「正常啊,正常㗎,應該㗎喎?我係真係鍾意你咁樣㗎,點解你唔信……」

「唔係、我信,但係,唔應該……」

阿樂突然想起Tim少說:「你咁少對住女仔。身邊嘅女,你都幾乎鍾意過。」

阿樂閃過一下莫名的念頭,或者、也許,阿樂喜歡的人,不需要是青青;只要換個人和他相識和同居,可能他也會動心。

因為,向來,他都容易動情。

他又說:

「唔好講大話……」

阿樂甩頭,既否定自己的想法,也否定青青的說法。

「OK。但無論如何,我都係唔想繼續。」

她吸一口氣,和他說;他看見她的氣色慢慢變好,咬字更清晰,知道她越來越清醒、亦主意已決。他雖歷過剛才有些心有餘悸的愧疚,但說到底,不甘心,仍然爭取:

「可能只係未諗得定呢?我係男人嚟㗎,講咩青春啫?」

青青說:

「男人嘅時候唔係時間?總之,唔好再繼續啦,冇用㗎,對唔住……」

「因為?」阿樂問。
2020-08-19 22:04:15
「唔鍾意……」

她將尾音拉長一點點,試圖令這聽起來不太銳利。

阿樂沒有吭聲,青青見狀,不好說什麼,又道:

「對唔住。多謝你……好好休息。」

然後離去。

青青還有一個拒絕的原因,她怕了愛。但她沒有講,因為講完,阿樂一定會盡二百分去證明、去努力。

但問題不是出自他身上,她現在、根本失去了戀愛的能力,她太怕。但無論如何,已成定局,主意已決。

剛才這一幕,都注定他們不可以如初。

最後,房間得阿樂一人,他對着空蕩蕩的床發呆,回神的時候,發現眼鏡已泛起薄薄的霧氣。

他空虛。

到底,問題出在哪裏呢?已不是毒撚、也不當兵,為什麼仍然失敗?

這是他首次付諸進取行動來追求女子,但無果……

這時間短暫得似拉屎,還沒有感受完,糞便就已經沉沉落在水中。他的心情,卻像便秘,無可奈何地氣不過又傷心失落,期望落空卻在心裏有些明天可能更好的盼望。

Shit。

阿樂攤在床上。

直到,他電話震動了一下,過了五分鐘後他爬起身,從桌上拿起電話,看見是Tanya的WhatsApp message。





——————————
就到500啦感謝
樓主ig: chingceciii
https://instagram.com/chingceciii?r=nametag
2020-08-19 22:05:58
故事線發生喺係今年六月至八月中咋
上個故有成十幾年
2020-08-19 22:18:19
2020-08-19 23:04:07
新呢編阿樂有啲討厭
2020-08-19 23:22:27
竟然冇道歉,人設崩壞
2020-08-20 00:23:17
可能真係阿樂太毒撚其實追唔到女仔好閒啫,咁多內心戲嘅佢
2020-08-20 00:24:56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2020-08-20 00:48:36
有種覺得追人人地奉旨接受既感覺
2020-08-20 04:02:31
入魔了 搞Tanya了
2020-08-20 04:33:36
阿樂閃過一下莫名的念頭,或者、也許,阿樂喜歡的人,不需要是青青;只要換個人和他相識和同居,可能他也會動心。

好鍾意依段
對人心動好多時因為係自己寂寞時,佢咁啱出現陪伴,反而唔係因為嗰佢人有咩特質
2020-08-20 06:26:19
好同意你嘅講法

不過呢一個覺悟好似嚟得太快... 尤其是而家情緒咁起伏嘅時候好難會突然間咁理性分析
2020-08-20 10:13:25

有啲變態
2020-08-20 10:15:20
突然間攻守轉換得太極端
2020-08-20 10:36:55
樓下主個處咪...
2020-08-20 20:47:41
2020-08-20 21:36:17
九、神蹟

「樂仔,聽日得唔得閒?」

恰恰,命運恰恰,Tanya就真的、真的在這一刻來找他了。

「得閒,做咩?」

阿樂想都沒有想,直接按進去回覆。他很驚喜,他曾經以為,只能在Instagram看Tanya的一切消息。

「冇啊,都一個月冇見,想同你食餐飯咋嘛。」

他舒了一口氣。

不知何解,Tanya就是有某種神奇的魔力。阿樂也不知為什麼,他總是不能拒絕她的任何要求。只消這樣遙望她一下,內心萬分柔情湧上心頭。

即使,他覺得自己,是喜歡青青的。

不知何解。大概是有些人,永遠都是一把鎖在胸口上,不用開、不用解,它只是存在,並且在當眼處掛着,看一眼就離不開,多看一眼是一眼。

「好啊。」阿樂回覆,女神,當然要見。

但也不知何解,剛才的衝擊已經淡化,像一齣戲落了幕再來下一章,情感已不連貫。

人是不是這樣?如果沒有了一樣東西,但有另一樣渴望已久卻求而不得的東西降臨時,先前的失去就會變得比較地、無關痛癢了。

所謂放不下舊識,是不是因為新歡不夠好?

僅此而已嗎?

阿樂去廁所,之後敲敲青青的門,她應,開門。

他誠懇地說:「對唔住。」

「唔緊要。」她的眼紅紅。

他關心,希望像往常一樣閒聊:

「你做緊咩?」

「打文。」她的頭歪一歪,指向後方的書桌。

阿樂轉一轉眼珠:

「哦……幾好吖。我聽日會出門口,唔煮飯。」

「好啊。」青青點頭。

「早唞。」

他想像平時一樣拍拍她的肩,但她側一側身,微笑避開:

「嗯,你都係。」

他的心被她這樣的疏離刺痛了一下。

他記起第一次見她的時候,記得她的眼很大,同一天內,又見過她投入地為課堂笑。再見她的時候,她的身姿搖曳,頭髮隨便地綁着,他喜歡她的隨性和浪漫。

但此刻,他已不知道應該怎樣。

他傷害了她。他口中的這個——喜歡的人。傷了她,然後說,喜歡她嗎?

但她也傷害了他,她將他高高舉起,再狠狠砸下。

事實上,在今天之前,他一直覺得追求應該是要「有果」。Tanya是他沒有追過的女神,所以,他不覺得被拒絕是常事,反而既然已經明顯地進攻,應該要有所收穫才對的。他以為。

他如此想着,又覺得,算了吧。這該死的、沉沉的灰心。

青青坐在房裏,對住電腦。

不想打了不想打了不想打了。

下一秒,又打,不然,都不知道有什麼做。

身上的痛感已經褪去。她仍然覺得很內疚,但同時也知道——算了吧。

這個時候,Matt在做什麼呢——呵,她想的,是Matt。

她得多低賤。

她嘗試給自己的想法有個合理的解釋:

因為Matt,所以我行唔返出嚟,所以我冇辦法同阿樂一齊,所以我同阿樂互相道歉之後,再諗返呢個起因——Matt——好合理吖?

絕對唔係因為掛住佢先諗起。

她輕笑,埋頭繼續打字。

- - -

另一邊廂,阿樂再次看看Tanya的Instagram。

她在story裏分享了美食和低頭含笑。

然後,Tanya的WhatsApp message從電話屏幕彈出,撞到阿樂的眼裏:

「葵芳?」

「嗯嗯,好。」

本來,阿樂想拒絕的,畢竟他今天已經去了葵芳;但既然Tanya想,那就好。

他們已有一個幾月沒見了,但他是不可能忘記Tanya的。在阿樂眼中,她有世界上最美麗的嘴唇,對,她有最美麗的唇瓣和弧度,勾勒出一個個迷人的笑,如果她問:

「可唔可以要你條命?」然後衝他一笑。

阿樂必然無知無覺地說:「可以,你仲想要咩?」

所以,他認命。

這是為什麼,阿樂做了那麼久的Tanya的兵、即使Tim少已勸他回頭;阿樂折服於她的魅力之下,是他自己將自己放在比她低的位置的。

唉。

無可奈何。

即使,現在,明明阿樂覺得自己是喜歡青青的,想到Tanya的時候,還是會心癢。

「到底你想要咩㗎?」

「聽日見啦!」Tanya回覆阿樂。

他笑一笑,仿佛,這屋發生過的一切,都不比明天重要。








-
500正皮
樓主ig: chingceciii
https://instagram.com/chingceciii?r=nametag
2020-08-20 21:36:50
2020-08-20 21:38:46
好難分辨真愛到底係啲咩,係咪只係咁啱出現
2020-08-20 21:42:04
唉~都唔知講咩好啦 push
2020-08-20 21:52:03
其實大家都只係相濡以沫,青青因為失去matt而需要一個伴嚟令自已好過啲,阿樂因為做兵但得唔到想要嘅嘢而失落,大家都只係一刻嘅寂寞而做錯選擇,做人點都無得兩全其美,做人真難(文好睇,手動正皮
2020-08-20 22:21:04
推,想有加更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