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咗婚十幾年,好似已經唔太愛。//《相愛十年》

1001 回覆
548 Like 4 Dislike
2020-04-15 22:28:43
廁所的開門聲似滾燙的白煙,灼了阿朗的眼,他發現,很久沒有在她身上注目。

思思走出廁所,舉手擦乾半濕的頭髮,露出有些許贅肉的腰,繼而望一下阿希剃不乾淨的鬍渣。

他們對上眼,原來對方的眼白已經充滿紅筋。原來時間會將腹肌變成肥肉、將潮流變成邋遢。

「做愛?」

阿朗問,他想起對上一次和她親密交流,已經是四個月之前的事。

「我有啲攰,聽日先。」思思向手機伸手。

阿朗沒有失落,沒有快樂,沒有驚訝,像預知了她的答案,輕輕地講:

「咁,我自己嚟。你攰就瞓先啦。」

「我幫細路睇下功課。」

思思走出房,又回頭,從阿希的唇上親了一下。

他們忘了上一次擁吻是什麼時候,對方的靈魂,已經不再供自己吸啜。

只是有時,在獨處時,他們都想起那個十八歲的冬天,懷念分享過的沐浴露香味,懷念被對方的頭髮刮過的臉龐,懷念——

以前,無拘無束的愛。
2020-04-15 22:30:24
一、十八歲

阿朗第一次見思思,是在2005年的中文會考口試。

從備試室出來,在考試室門外等候的那麼幾十秒,他記住了她的笑容,像是在替他或他們打氣。

五點許的夕陽西下,太陽不忠,曬出微紅的臉,出賣了初夏的心動。

思思的樣子散發着「良善」的氣質。

馬尾,白Tee,深藍牛仔褲。

發言緊張,容易臉紅,疊聲時退讓。

雙頰有酒窩,侃侃而談時懂得盛酒,或者,在試後離開考場討論題目時,阿朗已經微醺。

「留個contact?」阿朗問。

「ICQ?」思思答。

之後,他們就認識了。

「我叫程思思。你呢?」

「程日朗。同學,你抄我姓程喎:p」

人會不自覺地對頻繁交談的對象產生好感。

二人本身的社交圈子並不重疊,聊天輕鬆,大講特講學校miss阿sir的壞話,同學的八卦緋聞。

「我個中文miss教書勁求其,都唔知學咗啲咩。」

「頂!我嗰個都係,仲要偏心啲成績好嘅同學。」

不用擔心自己的過往被對方知道,因為你是一個怎樣的人,經歷了什麼事,都由你決定。

這也是一種安全感。

阿朗首先心動。

思思對他來說,感覺很fresh。

她會記得他提過的英雄電影,她會耐心地安慰與家人爭執的他,她會讚美他安排的一日行程——這些簡單的事,他甚少從以前的女朋友身上獲取。

過往在戀愛關係中,他很用心。奈何,奈何。

以前,譬如對方遲到半小時,他沒有生氣,但因為她覺得他生氣,所以她生氣,離去。他尾隨了她好幾條街,才能獲得她的原諒。他勞累。

他覺得思思不一樣,她温文、成熟、有個性。

「你對上一次拍拖係幾時?」

「一年前囉。咪提啦,我深信我下個女朋友會更好!」

他喜歡思思。

他開始追求她。

思思不傻,她明白一個男人無事獻殷勤,是帶有目的性的。不然,何解常常message對話,甚至約她到郊區看日落,時間也是成本。

只是,只相識了一個月就談喜歡她嗎?

喜歡她的樂觀積極?他知不知道她的悲觀消極?

知不知道她的器官形狀?知不知道她的皮膚温度?知不知道她的血管深埋濃烈的不安全感?

而這些,都不能從她平和的臉容看到。

思思擔心阿朗不是真鍾愛她。

「你可唔可以,做我女朋友?」

「行啦,傻佬。」

只是,十八歲有十八歲的嚮往。

如果想太多,則失去了年輕的率性。

她不是那麼瞻前顧後的人,她想,如果對方並非認真喜歡她,又如何?如果分手,代價又是什麼?些許時間,些許心機,輸得起。

而且,她喜歡他。

她至今記得,有一次,因為他們錯過了尾班巴士,他陪她走了兩個半小時回家。期間,她的腳後跟被鞋蹭掉皮,他單膝跪下替她貼膠布。

夜半無人,只有微冷街燈知道他們的行蹤;像透了一場無人觀禮的婚宴,沒有鑽戒,沒有香檳,沒有祝福聲,但足夠讓她說一句「我願意」。

她心動。

何必擔心太多。

至少此刻,她覺得自己擁有了全世界。
2020-04-15 22:32:32
如果你睇緊,可以留言同我講
2020-04-15 22:36:05
二、十八歲(續)

世界很大。

阿朗和思思去了泰國玩,像大人一樣,又沒有大人陪伴。

晚上,在酒精刺激下,阿朗的脊椎向前彎,與攤坐床上的思思四目相對。

他吻她,用舌頭挑釁她的濕潤。

往下,吸啜她頸上的毛孔,在乳頭上打轉,仿佛要將其磨擦得更淺色。

「停——sorry呀⋯⋯太快啦⋯⋯」

思思說。即使她感受到自己嬌喘微微,如果她用手指向下摸,必然暢通無阻;但她沒有。

「唔緊要,我可以冷手打個熱飛機。」

其實緊要。緊火,又想要。

他明白。她再率性,到底也是青澀的。

思思從小就讀校風純樸的學校,連校服都是純白色的,雖然懂得開一些黃腔,聽得明白cheap jokes,但也僅在紙上談兵的層面,文人打仗,難免露怯。即使她真有一刻想過,今晚就和他做愛,將他包圍和被他填滿。她知道他已經很久沒有性生活,也許他暗暗懷念前女友的姣好身材,而如果真的如此,思思妒忌,她希望可以給予對方一切所需⋯⋯

「口?幫你?」

她緊張,自己膽小,但還是想滿足對方,她不願意落下風。故落力表現,技術生疏,還望對方舒服。她暗忖自己要多看AV偷師。

他有快感。

他的快感來自她一下下大力的口腔收縮,着實不輸陰道的彈性,即使偶然有牙齒滑過他的命根,感覺也只是癢癢的,刺激微微,不痛。

最重要的是,他看見她認真的表情,她凝神地前前後後伸伸縮縮,又會望向他,譬如看他的表情、動作,她怕她表現不佳。

他愛她的這種在乎和落力。

他有感被愛、被需要、被重視。

這是他們拍拖的第二個月,

這是他們到了泰國遊玩的第三個晚上。

這是思思第一次嚐到精液的味道——鹹,她只能如此形容,像黏稠的大海,不會流動,但以氣味攻佔她。

她覺得自己太頑皮了,竟然那麼早就和人口交。

但又隱隱覺得這是正確的,她想做大人,不再是以前看親熱戲碼也被掩眼的小女孩了。對她而言,已經很大膽和破格,違反了她的乖巧。

雖然她知道,眼前的他並不認為這是什麼。

她想,希望沒有令他失望。

他當然沒有失望。在那天之前,他愛她的善良、可愛、古靈精怪、善解人意,那天起,他也愛「她愛他」。不是說口交等於愛,只是當中流露的情意無限。

二人深深相擁,沉沉睡去。

在異國他鄉的日子,是快樂的。沒有人認識自己,也聽不懂自己所說的話。就算忽然大叫,羞恥感也不高。

和心愛的人過無拘無束的日子,是自由,是了無牽掛,是心無雜念。

「其實,我哋真係好有緣。你諗下,考個試都拍到拖喎!真係好神奇!」

思思和好友分享她和阿朗的相識經過,一個個都調侃她不專心考試,同時覺得驚奇。

阿朗也是。當他的兄弟聽說此事,有以下反應:

「哇,個天真係唔公平⋯⋯」

「咪撚講笑啦屌,發完夢未?今晚打唔打波?」

「咁正,阿嫂靚唔靚?」

阿朗笑:「你哋唔恨得咁多㗎啦。」

他們於對方而言,是最稱意伴侶,是最有緣分的相聚。

旅遊期間,一天天的食玩瞓,一起長胖,互相「脂養」。

不足50泰銖的泰式炒河,是他們終生懷念的味道。
2020-04-15 22:54:59
我睇緊架
2020-04-15 22:58:12
留言鼓勵
2020-04-15 23:01:20
多謝你新手唔太識規矩
2020-04-15 23:01:49
2020-04-15 23:03:35
加油 睇到依度為止 感覺幾好
2020-04-15 23:04:33
三、十九歲

有些時光過去即永遠。

很快,阿朗和思思成為了大學生。

大學的生活沒有想像中那麼有趣,比起中學,少了些歸屬感,多了些人文氣息,以及長大了的自由。再沒有班主任嘮嘮叨叨叫你上課不要打瞌睡、不要欠交功課;全層最吵耳的再不是你們班,你們也不再是歷屆以來最頑劣和最差勁的學生。

同樣再沒有一起被罵的同學,不會再在午時一同練習班際singing contest、課後操練past paper。大學的友誼多是hi-bye情,project-mates、group-mates只見幾次,完成作業以後不復相見,即使在校園重遇,連點頭問好也欠奉。

這是長大嗎?阿朗心想,好冷漠。

他和思思繞過未圓湖,卻希望事事圓滿;在天人合一處拍過合影,願萬化冥合,不憂不慮。

在同一個campus拍拖,是甜蜜的,打破了以往校園的禁忌感,深刻地讓他們知道,自己已不是當初的小青蛙,不只看着班房左側的小窗户、一天天坐井觀天;他們可以光明正大的手牽手,在充滿書卷氣的校園、在無垠天空下、在對方的瞳孔裏。

「將來,我唔想打死一世工。」

思思唸哲學,別人說,這科揸兜乞米;除非考公務員,有鐵飯碗。

她浪漫,多愁善感,日復日的文字格式工作並不適合她。最重要的是,她覺得無聊,難道一生就在小小辦公室斷送?和自己共往年歲的,不應是縫隙滿塵的鍵盤。

「我都係啦。我想做老闆,等你打跛腳都唔洗憂!」

阿朗答。他是心理學系的學生——將來要成為「心理學家」嗎?未有定案。對於未來,感覺還是不清晰的,但他希望生活輕鬆,不想捉襟見肘地過活。

他記起,父母常因家貧而吵架——

「屙尿可唔可以揭起廁所板?當我係工人咁日日幫你抹?有錢請到阿四就話啫,但你又咁窮,妖,早知就唔嫁俾你!」

「你都痴痴地,應該係我話唔娶你。你睇下你,個仔冇錢學嘢但你走去買護膚品?」

「如果你慳番啲唔賭波,我洗搞到塊面又殘又黃?你估個個都好似你咁樣衰,唔理外表呀?」

「屌你老母正臭閪,扮到咁撚靚想出去𠝹仔?你唔好唔記得自己仲有個仔㗎!」

「哈。扮靚一定係食仔?講真,我出到去都冇人睇得出我生過啦。早知唔同你結婚,唔幫你生仔,我一定好過好多。」

阿朗覺得,他是不應該出生的。

父母所有的濃情蜜意都被世俗瑣事溶蝕。

自己的存在,好像加速了他們關係的消亡。一罐罐奶粉,一包包尿片,一張張燈油火蠟帳單,一句句冷嘲熱諷,一下下打鬥,殺死了甜蜜愛情,火化撒灰海葬,不可能再重溫。

他發誓,他和思思不要、不會、不能變成這樣。

他們有各自的理想,和對方一起過理想生活。

最好不做朝九晚五的打工仔,不坐繁重沉悶的寫字樓,不領微薄的薪金。

最好是新鮮有趣的,有情懷,有美感,還有錢。

最好婚後家庭幸福美滿,夫妻舉案齊眉,同時熱衷激烈運動,生一仔一女凑個「好」字,不讓他們愁衣憂食。

這是理想。

這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過的幻想。
2020-04-15 23:06:15
希望個post唔好沉底
有咩建議都可以話俾我聽
2020-04-15 23:08:23
謝謝巴打呢排感覺實在太沉鬰,寫下文排解
2020-04-16 00:33:24
文筆我鍾意
2020-04-16 00:35:45
2020-04-16 00:51:49
你個名,嗯,不需要太認識我
2020-04-16 00:53:00
謝謝
2020-04-16 01:02:48
我睇緊
2020-04-16 01:27:44
我都有睇你個故,謝謝你
2020-04-16 02:36:11
我都謝謝你
2020-04-16 02:52:28
想睇佢哋結咗婚中年人嘅生活
樓主加油
2020-04-16 02:52:55
撳錯不推文
推翻
2020-04-16 03:49:17
寫得幾好

題材嚟講幾新鮮,喺高/連登多數愛情故都係青春愛情故或食女故,好似未見過好嘅愛情故係主打中年夫妻關係嘅,希望樓主你可以寫出一部好作品
2020-04-16 12:23:13
謝謝你可以幫手推下,沉咗p牌係咪唔應該出post
2020-04-16 13:21:16
輕輕一推
2020-04-16 13:39:36
個主題幾正。
我們都在成長過程中慚慚變成我們曾經不想變成的樣子。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