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破咗個文青處,但佢唔肯同我一齊。//《偏偏喜歡你》

1001 回覆
603 Like 18 Dislike
2020-08-22 01:29:51
老老豆豆
如果我係阿樂
我一定會追Tanya
青青只係之前失去Tanya嘅新鮮感
咁啱有個人所以就係青青
宜家嗰人醒咗緊係揀返自己女神
2020-08-22 01:39:51
呀樂見一個愛一個,靚少少埋身都發哂狂
典型毒撚仲要有暴力傾向,自卑同時自我
無錯佢係可以對另一半好好,但佢呢啲性格溝到女係無可能嘅事,所以佢連開始嘅機會都唔會有

越睇越嬲呢啲人期望樓主賜給佢孤獨終老嘅結局
2020-08-22 01:50:41
Team tim少
2020-08-22 01:53:52
收皮啦臭閪
2020-08-22 02:17:58
應該對方話分手就會變恐怖情人
2020-08-22 08:41:05
本來一路代入佢角色睇,直到佢咁對青青
2020-08-22 09:18:34
識得耐咗嘅女一定唔會鍾意佢
一開始都覺得佢幾好 直到佢咁對青青
2020-08-22 11:57:49
2020-08-22 12:28:39
雖然青青唔係好好,但阿樂條撚樣真係唔deserve青青。岩架啦,踩返落Tanya個氹到繼續做兵啦
2020-08-22 16:36:07
2020-08-22 17:51:58
垃圾狗公
2020-08-22 18:01:30
加速
2020-08-22 18:59:04
Live咗
好多位睇到心酸 樓主加油
2020-08-22 19:02:26
爆post未
2020-08-22 21:38:47
2020-08-22 22:42:09
星期六,出多啲
2020-08-22 22:42:21
2020-08-22 22:42:31
靠你哋啦
2020-08-22 22:42:57
一切,又回歸到最初的那時,像什麼都沒有發生。

彼時,青青正在阿樂的屋裏,無聊度日。

不用上學,又因為武漢肺炎疫情,大學的實體活動取消了,兼職也暫時擱置。

無聊,就真是一個好機會去胡思亂想,青青會對着電腦打文,然後發呆,可能一個小時只打了幾句,因為她會上YouTube看食物ASMR,聽着聽着就十分專注地看別人在吃,她什麼都沒有做,只將時間浪費。

她心裏沒有可以愛的人,就算想找些事去寄托,也未如人事,總有種迷糊的感覺。

作為失戀者,她的記憶落在最美好的瞬間,不知為什麼,只是懷念起從前開心的時光,總是止不住地感動,這令她對過往更加着迷;即使她失望於愛人的離去,仍然忍不住回味最初的快樂。

但她拒絕這一種回憶的襲來,因為傷心只會尾隨而至。

青青乾脆躺在床上玩電話,來回掃遍連登、Facebook、Instagram,連建議帖文都看了一遍遍,不斷刷新。

然後,她聽見客廳有聲響——阿樂回來了。

她起身,出門打一聲招呼,卻看見一個女生在阿樂身後慢慢地除鞋。

阿樂看見青青,他站在兩個女生的中間,突然覺得客廳很局促,空間似在無限地縮小。

其實剛才他已預想這個情景,原本覺得,最多是有些尷尬,因為Tanya就會知道他在和另一個女生同居。

但此刻,他覺得困窘,原因是自己可能會被青青鄙視吧——

明明這段時間都說喜歡青青、追求她、對她好,甚至不過昨天還向她求愛;然後今天,帶昔日女神回家。說得多麼、多麼真誠,甚至用暴烈的情緒佐證,但此刻,卻像在告訴青青一切都是謊言。

青青會不會以為他在示威?是為了氣她才這樣做?但他不是。

這一種真心話被揭穿的慚愧令他無地自容。

想到此處,一刻,阿樂完全靜止,他的眼落在青青的臉上,他們不發一言地對視,阿樂的臉因難堪越來越紅。

青青看見阿樂像Lag機一樣,她也有些尷尬,為着她這不知所措的多餘;只好踏步向前,和Tanya打個招呼:「Hi!」

Tanya一邊打量青青,一邊對青青微笑,又行到阿樂旁邊:

「樂仔,快啲介紹吓我哋啦。」

阿樂反應過來,向青青攤手:「佢係青青,係——我阿媽嘅朋友嘅女,有啲事嚟住幾日。」

青青聽了阿樂的描述,頓了一頓,幾秒後突然釋懷,又向Tanya點點頭。

阿樂續向Tanya攤手,道:「呢個係Tanya,我朋友。」Tanya正仔細看青青的五官,又對青青說:

「同樂仔住係咩感覺啊?」

青青看一眼阿樂,思考怎樣答Tanya才對大家都好:

「冇咩特別啦,咪又係咁過,我哋都係識咗一陣啫。」

其實,當青青看到Tanya的第一眼,她已經猜到這就是阿樂的女神。Tanya美麗,奶茶色的斜瀏海下,小臉十分明艷,眼尾上揚,牙齒整齊潔白,笑容非常有感染感力。青青又看到阿樂一動不動的呆,這一種凝滯,應該是女神才能帶給他的吧……

Tanya直覺氣氛有些奇怪,故試探地對青青說:

「都辛苦你呢段時間睇住阿樂啦。」

青青戴着近視眼鏡,穿着居家的睡衣,頭髮因躺在床上而散亂,Tanya卻認為她看起來還不錯,就是氣息有點差;這一點,不知為何,就是引起Tanya內心隱隱的不適,莫名其妙地。尤其當Tanya看見,阿樂整個人都靜止了,直覺引起她微微的——

嫉妒?擔心?危機感?認為原屬她的東西,有機會被人奪去了?

「唔會啊,都冇點睇住。唔阻你哋啦,我入房做嘢先。」

青青聽得出Tanya的意思:Tanya想確認青青對阿樂的態度。Tanya以「女主人」的語氣來測試青青會否反感,但凡看出青青感到不妥,Tanya的戒心只會加重。

青青不想惹事,只想逃離,何況,其實她和阿樂又沒有什麼關係。

她向阿樂和Tanya欠一欠身,回房;關門後,她長舒一口氣。

第一個反應,當然是愕然。明明阿樂說喜歡青青,但轉頭又與Tanya見面,更將她帶回家。瞬間,青青異常疑惑,又有一些委屈地想:不知道為什麼,總沒有男人能喜歡她很久——

她笑了。

但下一秒,青青又覺得不出奇。

她知道阿樂很喜歡Tanya,青青聽他講過為Tanya做的事,她這旁觀者都動容。這樣的女神和不過如此、又不接受他的青青,阿樂當然更對Tanya更有渴求,他根本未有放下。

而且,青青一直覺得阿樂並不是很喜歡她,這仿佛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最後,青青釋然。此前,她的心頭一直有點內疚,始終她有份誤導阿樂,令他追求她、失落、憤怒、傷心,她也不是無辜的。

這一種愧疚的感覺,就在此刻自私地悄然流逝,她說服自己,其實阿樂只是「剛巧」喜歡她,換個別人和他在一起愉快相處,可能他也會出現情感的投射,這個人,不需要是她。

而阿樂,根本未放下Tanya,她的存在很難複制,他的每一次心動就變得很模糊。說到底,他最愛的也是Tanya。

青青放心,安慰自己,她的惡行終於停止。

她沒有覺得阿樂是「狗公」、隨便喜歡、隨便求愛。因為他們都需要時間和經歷去成長、確認自己的情感,有時也會迷失,被當下的環境氣氛來催化自己的情愫。一如她自己,也曾經認為可以與阿樂嘗試發展。

算了吧,平手,打和,Super。

他們都幼稚,說到底,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從不是易事。

青青的心情馬上好了很多。至少,若然想念Matt,她的負罪感也會減輕,再沒有愧對他人,她只愧對自己。

Tanya問阿樂:「做咩木口木面嘅你?」

「冇啊,突然屋企多咗個靚女,唔適應咋嘛。」

阿樂回神,又如常誇獎她;他發現,就算很久沒有講這些滑頭的話,還是很流利,Tanya一出現就打開了這個開關。

「係咩,你屋企唔係不嬲都有個靚女咩?」

Tanya的眼㬓向青青的房間,挑一挑眉。

「OK啦,哈哈。」

阿樂有種受審的感覺,只得乾笑幾聲,不知怎樣應答。原本,他想向Tanya說「唔夠你靚」,良心卻忽然譴責他,叫他不要太過分了。
2020-08-22 22:45:57
「好熟㗎?」

Tanya一邊開電視,一邊輕輕地問。阿樂實在分不清,她純粹是八卦,還是真心在意,但無論如何,他的答案都是:

「唔係啊,識咗一陣啫,有幾句啦,佢都讀中大。」

「哦……」

Tanya仍然笑笑口,之後開始揀戲看。

她的危機感消散,青青主動回房的退避神情和阿樂帶她回家、此刻和剛才的回答,都告訴Tanya:

阿樂喜歡Tanya。

至少,現在,阿樂揀了Tanya,剛才,她聽見青青於阿樂竟是「我阿媽嘅朋友嘅女」,聽起來很疏離,如果他真的喜歡青青,應該不會這些撇清關係的話吧?

無論如何,Tanya都不太想管。

因為,不關她事,她只需無聊時,有個人能夠隨傳隨到陪她消遣、娛樂她。而這,她不會說出口的。

此刻,縱然阿樂的目光投放在電視上,但心緒極——度——不——寧——

他講了大話。

他跟青青挺熟的……但他就是下意識地否認了,原因是,他怕。

不知道怕什麼,仿佛,如果他說「熟悉」,他就會失去了Tanya,即使他從未擁有過她……

可是此刻,阿樂又覺得不妥,他看見,當他講出青青「只是」母親朋友的女兒時,青青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只是隨即又從容起來。他記起這一幕,察覺到青青的表情有一下垮了,故肯定他的說話是不妥的……

「哇,男三好慘……」

Tanya對着電視說,又拍拍阿樂的手臂。

「係。」阿樂回應,雖然他根本不知道誰是「男三」。

「你話啦,如果世界真係發明咗戀愛鈴,咁真心係咪要倚靠一部電話去定奪呢?」

Tanya幽幽地說。

他們在看《喜歡的話請響鈴》,Tanya向來都很喜歡煲韓劇,她覺得很浪漫;以前,阿樂也陪她煲,因為她的男朋友不肯陪她。

阿樂回答:

「可能係啦。咁,都幾可靠吖,咪唔會有誤會囉?」

「但係,都好悲哀啫。人類唔通冇信心、去憑心眼去確認自己嘅心意咩?」

阿樂心虛。

他覺得,自己非常需要「戀愛鈴」。即使此刻,他已經確定自己喜歡的是Tanya,也許,青青給予他的是寂寞的陪伴、新鮮的驚喜,但他還是感到後怕,原來,他根本不能認清自己的心意。

他到底想要什麼?其實,好像也很模糊。

青青的水樽已經沒有水,她出來斟,剛巧聽見Tanya的話,又和他們打一個照面,再默默回房。

她思考。如Tanya所講,其實他們都很糊塗,好像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昨日自勉要重新振作,今天對這個新人有感覺,明天覺得還沒有放下舊人。周而復始,何有窮己時?

「係嘅……唔知啊,可能可以呢。」

阿樂看着青青踏入廚房的背影,說,隨即,又看向Tanya;她則扁嘴:

「睇到好唔開心添,個個都好慘咁。」

阿樂未有專心看,但是看見Tanya此刻憂愁的神色,他的心又融一融;他想,現在,他應該是確認了自己的心意了,因為,他很明顯地做出了選擇,即使無論是青青還是Tanya,都沒有讓他揀。

最後,Tanya多留一會兒,就離開了。阿樂送走Tanya時,問:

「得閒揾多啲我啊。」

「一定會啦。拜拜,樂仔。」

Tanya轉身,阿樂目送她的背影。

他忽然灰心,所有的事情發生過以後竟了無痕跡,他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要做什麼。他是喜歡Tanya,但——又怎樣呢?

追她嗎?又當兵?

他不知道。

————————

等待550正皮
如果有任何意見或者感受都留言講吓話俾我/巴絲知
樓主ig: chingceciii
https://instagram.com/chingceciii?r=nametag
2020-08-22 22:50:10
虛空的悲劇
2020-08-22 23:08:25
2020-08-22 23:14:35
想點呀屌
2020-08-22 23:24:09
阿樂好唔討好
2020-08-22 23:24:26
搞左咁多野到頭黎都係乜都冇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