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公館》【我是放映員,每晚都讓觀眾『真 實 體 驗 電 影 』】

1001 回覆
580 Like 21 Dislike
2019-05-20 05:46:27
Pushhhhhhhh
2019-05-20 06:54:56
LM
2019-05-20 08:28:59
lm
2019-05-20 08:55:12
2019-05-20 10:05:51
2019-05-20 15:51:44
lm
2019-05-20 20:05:39
人呢
2019-05-20 20:36:31
尋晚失眠一野睇到live
2019-05-20 21:09:27
會變左世界奇妙物語
2019-05-20 22:00:38
2019-05-20 22:22:29
2019-05-21 00:14:49
朴蔚玲對於我的答案似乎不滿。

「這是什麼意思?」

「我只是陳述事實而已,世上的感情從來都是離離合合,不一定有愛就能在一起。」

「果然是冷血鬼,一點感情也沒有。」

女人就是一種這樣的生物,明明是講事實,但因事實太過殘酷,就會給她打成冷血。

原因是,她們覺得你冷靜地講得出代表你接受到。

難不成我要苦住口臉哭着說才叫有感情嗎?

「妳跟那個男生最後怎麼辦?」我決定扯開話題。

「什麼男生?」

「就是妳向他表白那個男生。」

「喔⋯⋯他拒絕了。」

「我就是想知道為什麼,以妳的條件⋯⋯」

「他不喜歡就是不喜歡,難道還能逼人嗎?」

「當時他的理由是什麼?」我問。

她認真的思考一會,便說:「好像是⋯⋯對談戀愛沒有興趣。」

「聽起來好像藉口⋯⋯」

「對⋯⋯所以我才說,他不喜歡。」

「所以你們就沒有再聯絡?」

「不是,我反而更加對他纏綿,我跟他說:『我不會放棄你!』。」

她說,表白失敗使她採取更主動的攻勢,當時她想,失敗不代表什麼。
2019-05-21 00:15:01
「到底是怎樣?」

「不就是主動約他食飯、看電影,閒不時約他放學、跑步之類。」

她每天的中午都會來到他的班房,找他吃飯。

「喂,我們一起吃午飯吧?」

「吓?但我要跟朋友吃飯。」

「那一起吧!」

「吓,這樣好嗎?」

「當然好。」

就這樣,她一個女生跟他的幾個男生朋友一起吃飯。

用膳時,他們都聊着男生的話題,她完全聽不懂打機的術語、什麼是越位,一點都插不上嘴。

「什麼是魔水⋯⋯什麼是越位?」她問。

「都叫妳不要跟我們吃飯,怕悶到妳。」

隔了一天,果然她不再找他。

結果過了第二天,她又跑來跟他們一班朋友吃午飯。

「不是說了,妳會悶⋯⋯」他說。

「越位,就是人家給你球,你帶着球但比倒數第二個對方球員更近底的線,就是越位!」她一氣呵成地說,全場呆愣。

「至於魔水,就是信長遊戲的道具,用來對抗魔法技能,有3秒使用時間。」

這句一出,大家更是呆住不懂反應。

她眨一眨眼對他說:「我說過,我不會放棄你。」
2019-05-21 00:31:20
Live
2019-05-21 00:45:52
lm
2019-05-21 00:55:13
push
2019-05-21 01:27:25
2019-05-21 02:33:32
「越位,就是人家給你球,你帶着球但比倒數第二個對方球員更近底的線,就是越位!」

紅巴,都係唔明
2019-05-21 03:57:25
Sweet girl
2019-05-21 20:41:36
新讀者lm
2019-05-21 23:52:22
係隔日出文?
2019-05-22 00:02:45
有試過?
2019-05-22 00:04:11
新讀者唔識規矩
2019-05-22 00:08:17
爽 一入就有文
2019-05-22 00:08:22
故事說到這裏,她就抱怨:「就只有你問問題,怎麼我就不能問你?」

「你想問我什麼?」

「嗯⋯⋯你有沒有看過卡通?」

「當然有。」

「是嗎?我還以為你是從太空來,不看我們人類的東西。」

「每一個人小時候喜歡卡通啦,我當然也有迷戀過卡通的年代。」

卡通,是小朋友童年的寄託,是他們對現實世界的擴展,充滿着夢想與童真。

「那你喜歡什麼?」

「超級小黑喵、多啦A夢還有小新。」

她笑得不能自己。

「你看的東西跟你的外表完全不合稱。」

「那妳看什麼。」

「唱K小魚仙。」

「就只有女生會看。」

不過,人長大後,就會對昔日的卡通嗤之以鼻,因為我們都急着要長大。

可是,也有一些人是永遠都不會長大的。

「其實⋯⋯公館裏能不能看卡通片?」她問。

我蹙眉望她,她再說:「OKOK,我知道我知道,我換一個問法,有沒有人的電影是卡通片?」

「當然有,卡通片也有劇場版,只要是電影也可以。不過這個就要看個人的內心。」

她還是不可置信的時候,就有一個男人推門進來。

「有沒有一些永遠活在過去的電影?可以把我鎖在童年?」這是他進來的第一句話。

陳俊生是一個三十五歲的西裝人士,有家室,有一個五歲的兒子。他是公司中高層管理層,正值上位的階段,近來面對大項目,工作壓力極重,而且兒子要上小學,物色心儀學校也是一種壓力。

「先生,電影的體驗不是我們所能決定。」

「那是誰決定。」

「你的內心。」

「沒所謂,就讓我體驗一下童年就好,小孩子的電影。」

他似乎聽不懂我的說話。

「如果想看電影的話,不如選2010年的《怦然心動》(Flipped),小孩子純愛電影的經典。」

他說:「我不是想要愛情電影,我不要愛情。」

我再推介2017年的電影《牠》(IT),他只是:「我最怕恐怖片,也不想冒險⋯⋯我是想體驗。」

我點一點頭,說:「我明白了。」出好戲票後,我就領他到一號院。

朴蔚玲好奇的跟在後面,細聲的問:「這次是不是卡通片?」

我只揮手把她趕走。

帶到他進場後,他馬上疲憊的坐下來。

「提醒先生,在電影結束前必須離場,不可留戀。」我說。

「我明白。」他不耐煩的說。

他急不及待的扣好安全帶,就開始電影世界的旅程。

他從一個立體的世界,來到一個二次元的電影世界。

卡通的電影世界。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