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公館》【我是放映員,每晚都讓觀眾『真 實 體 驗 電 影 』】

1001 回覆
580 Like 21 Dislike
2019-05-08 22:57:29
2019-05-08 22:58:20
新讀者留名
2019-05-08 23:01:53
2019-05-08 23:04:53
2019-05-08 23:23:06
2019-05-08 23:23:19
2019-05-08 23:30:18
支持Gay廉新故
2019-05-08 23:33:09
2019-05-08 23:38:23
2019-05-08 23:38:33
2019-05-08 23:38:56
隔天,施凜瑜想了一想,覺得需要道歉,就來到上層門口,可是怎樣拍門也沒有回應,似是屋中沒有人。

琴聲也沒有再互相交織共嗚過,直至他知道她已經搬離這村屋。

回到電影的中幕,他一邊流淚,一邊用塗改液在枱面猛然㪣下一個心型。

還是沒有回應。

在這一邊的心意,傳遞不到去另一邊。

相見為何這般的難?

如果想要再次相見⋯⋯其實需要的是什麼?

是不是他缺少了什麼元素?一直以來沒有的元素?

一直以來都拿不出的⋯⋯

是那東西!

他駕着單車,直踩到正在拆除的學校琴室樓下,他急得扔下單車,直奔上樓。
2019-05-08 23:39:36
躡手躡腳的他,逃過建築工人的法眼,好不容易竄入正在封鎖、施工的地盤,不小心擦得遍體鱗傷。

他坐在鋼琴前,鏟泥車開始拆樓。

四周的建築不停的倒下。

你是否願意放下一切,不惜一切代價去追尋一個你愛的人,跟她一起?

他開始彈下鋼琴,琴聲慢慢響起。

流着眼淚的他,彈起琴說:「我願意。」

激昂的琴聲在破爛不堪的屋內迴響,破碎的不是琴聲,也是散滿一地的木屑,而是心。
2019-05-08 23:39:46
回到公館戲院。

「直到今天,我還是很後悔自己當時的舉動,還是想念她陪我彈琴。」施先生說回他自己的故事,臉上有一陣放鬆的表情,同時又露起後悔的面貌。

「如果我能像戲中的葉湘倫一樣,可以回到過去就好,彈琴回到過去找路小雨。」

「故事中,葉湘倫對愛是有不顧一切的態度,不理自己的時代,不介意別人的目光,用新身份活下去。義無反顧,是他對愛情的態度,如果沒有這種覺悟,即使活到過去也無補於事。」我說。

他沉默不言。

「雖不能改變過去,電影世界之中也不能,但你能改變現在。」我說。

他抬頭望着我。

「施先生,你們那天看電影坐得前嗎?」

「很後,怎麼了?」

「有些白化病的人其實很少會看電影。」

「為什麼?」

「因為白化病其中一個特徵,就是他們的視力較一般人差。」

「可是⋯⋯她有回答我電影劇情⋯⋯」他此時才恍然大悟說,睜大眼睛望着我:「她⋯⋯」

「可能就是你想那樣,而且或許也提示了她所在的地方。」

「謝謝你!」

他立即衝出門口。
2019-05-08 23:43:44
2019-05-08 23:50:32
朴蔚玲問:「他明白什麼?」

「關你什麼事。」

「又是什麼都不說,小器鬼!」

第二次見施先生,已經是一個月後的事。

那天之後,他就在香港盲人輔導會(HKSB)的門口每天的等待,下雨時等;晴天時等;大風時等;無風時等,坐着等; 站着等。

連門口的看守員也跟他熟悉了。

如同交響樂的休止符落在樂譜的尾端,他想做的只是讓樂曲繼續下去,他有想過,人海茫茫,而他對她毫不認識,名字也不清楚,性格也不清楚。再者,知道她有盲人協會的袋子也不代表什麼,她可能只是經過,可能只是別人送給她,可能是留念品,再者時間一分之差,也會讓他們遇不見。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心中卻異常的堅定,他覺得這一切的等待都是應該的,因為他曾經傷害了她。

或許在別人的眼中,他是一個愚笨的人,在等一個不太可能再出現的人。他卻是覺得應該要等,這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事。

或許是他心中相信,相信他們終有一日可以再次相見。

就這樣一個月。

對或錯,聰明或笨拙,不是單一個時點可以定斷。

那天是一個陽光普照的中午,由於昨日開會太夜,等待期間,他在門口不經意睡着了,在瞇眼矇矓之間,他隱約感覺有一個皮膚雪白的女生站在他面前。

「有人跟我說,你在找我?」

一把熟悉的聲音,把他整個人都從睡覺中,一秒醒過來。

一覺醒來,看見一直等待的人,此刻他卻是說不出什麼說話。

「 我⋯⋯等了妳一個月⋯⋯」

「我在這裏上班,當然知道。」原來她是活動助理。

「為什麼?」她反問。

「因為我想見妳。」

「但我有病。」

「我覺得妳是獨特。」

「可是我太白。」

「我喜歡白的人。」

「我眼睛看不清楚,不好看。」

他說:「我覺得妳藍色的眼睛好漂亮。」

「你的朋友不會接受我。」

「那他們就不是我的朋友。」他堅定的說。

他遞上一把雨傘,說:「如果妳不能曬太陽,我願意成為妳的雨傘,陪妳走在陽光下;如果妳不能看電影,我願意成為妳的眼睛,把世上所有的故事都告訴妳。」


說完故事,他身邊走出了一個股膚雪白、眼睛的瞳孔是藍色的少女,活像卡通走出來的人。


「所以,這次我們會去看普通戲院,謝謝。」施凜瑜拖着她的手說,兩人面上流靈着幸福的笑容。

除了一個人。

「真可惜,這次你沒有機了。」望着他們離開的背影,我對朴蔚玲說,她板着口臉,苦口說:「我的音樂男⋯⋯」

自此,我沒有再見過她彈鋼琴。

第三節完
2019-05-08 23:52:30
2019-05-08 23:53:17
Pish
2019-05-08 23:54:18
多謝巴打
2019-05-08 23:54:45
噢 原來係你
2019-05-08 23:55:00
歡迎!!
2019-05-08 23:58:27
不能說的秘密多人識我唔出奇
原來咁少人識情書同死神來了
2019-05-09 00:02:46
嘩咁多happy end
係咪睇開個gay 廉同西樓月如鈎嚟
雖然鍾意睇happy end 但覺得好訝異
2019-05-09 00:05:51
為左符合作者同連登風氣可以考慮用斷背山
2019-05-09 00:10:30
細個睇死神來了都會嚇親
2019-05-09 00:10:30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